152章 飙车惩罚

    俗话说的好无巧不成书,沈书意和童瞳过来医院那是为了看扭伤了脚,钱包和手机都弄丢的南宫晚,当然,童瞳更是好奇这年头竟然还有人会不惧怕上校的?

    可是谁知道在沈书意过去缴费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秦炜烜,原本相处了快十年,可是或许是因为彼此都没有真正的投入多少的感情,或许是因为双放都保守着属于自己的秘密,这一次再见到面,却如同是陌生人一般。

    “小意?”诧异着,秦炜烜最近还算不错,没有了秦天朗恶意的打压,秦氏集团又恢复了活力,虽然失去了古玩街的招标,但是秦炜烜打听到这一次巴黎时装公会不仅仅是为了夏家服饰,更重要的是为了即将在N市投资建设服装城,这让秦炜烜不由的看到了巨大的商机,毕竟女人和孩子的钱一贯都是最好赚的。

    所以在知道沈素卿入院之后,秦炜烜快速的就过来医院了,秦氏集团一半是实业,另一半走的就是金融投资这一块,可是如今全球的经济都不好,没有实业的支撑,即使是秦氏集团也很容易出事,就如同之前秦天朗的恶意打压一样,只要资金一旦出现短缺,秦氏集团也就岌岌可危了。

    但是如果是实业的话,那就不用了,实业就等于牢固的后盾,外人想要打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实业就是生产产品,面对的还是普通大众,外界的压力对实业的影响小了很多,经过秦天朗恶意打压这一次,秦炜烜已经有意将秦氏集团转为实业公司。

    “嗯。”淡然的开口,沈书意并没有交谈的欲望,所以只是颔首之后向着电梯走了过去,不用想也知道秦炜烜过来是为了看沈素卿。

    虽然过来是为了看望沈素卿,但是秦炜烜真正的用意还是为了这一次服装城的建设,沈家虽然没落了,毕竟曾经也在服装业红火过,也有一些牢固的关系,所以秦炜烜这才放弃了应酬过来看望沈素卿,顺便套些话,却没有想到碰到了沈书意,想到了媒体上的报道,知道沈书意和梅特尔大师的关系,秦炜烜自然不愿意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看到秦炜烜也快步挤进了电梯里,沈书意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两步,倒没有再开口说什么了,毕竟相处了快十年,沈书意的冷淡,让秦炜烜心里头如同针扎了一般,眼神一沉,带着痛苦看着相顾无言的沈书意。

    “小意,如果时间能倒转回来,我们还会这样吗?”电梯里,秦炜烜苦涩的开口,他并不后悔,为了当年在秦家那猪狗不如的生活,为了报复,秦炜烜知道自己必须不择手段,他必须将个人的感情放在利益之外,否则他拿什么去报复秦家!

    可是当初做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如今,当失去了,看着沈书意那带笑的疏离陌生的表情,秦炜烜突然惊觉到一种痛从骨子里蔓延到了全身,原来他已经失去了,在他最开始做出选择的时候就失去了。

    沈书意怔了一下,抬眼看着表情落寞的秦炜烜,可惜还容不得她说什么,电梯叮的一声响了,沈书意迈步垮了出去,秦炜烜愣愣的站在原地。

    片刻之后这才苦涩一笑,抬手挡住了要关闭的电梯走了出去,答案是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时间无法倒转回去,而秦炜烜永远不可能为了感情放弃报复秦家,放弃秦氏集团。

    “沈小姐,你也是来看沈大小姐的吗?听说沈大小姐因为和你不和,所以才会剽窃了夏家服饰的设计图,和美佳公司合作来陷害你?”

    “秦总裁,沈大小姐身为你的未婚妻,你对此有什么想要说的?”争相恐后的记者们呼啦一下蜂拥的围堵过来了,闪光灯更是亮的刺眼。

    “秦总裁,听闻您曾经和沈小姐才是恋人?为什么又会和沈大小姐订婚?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内幕和隐秘呢?”

    沈书意和秦炜烜都有点傻眼了,谁也没有想到医院里竟然还守着这么多的记者,而且比起之前在夏家走秀会场里的记者,这些记者的素质可低了很多,噼里啪啦的,什么话都问了出来。

    沈书意根本没有办法离开,也只能跟着秦炜烜快速的向着另一边撤了过去,也幸好,医院保安这会也过来了,再加上几个黑色西装的男人,终于将围堵的记者给拦截了下来这才脱了身意也被挤的一身臭汗。

    而此刻,沈书意这才再次发现虽然隔绝了记者,但是病房走廊这边挤了不少人,不过有好些还都是熟面孔,之前在走秀的时候看到过,都是服装业的人,而被众人围在中间的沈父脸色异常的难看。

    “沈勋,不是我们话说的狠,说得难听,实在是这一次素卿太不像话了,不要说小意是不是她的妹妹,就算是没有关系,剽窃设计图,陷害他人,这可都是大忌,更不用说这一次夏峰是要去巴黎时装秀的,如果真的被陷害了,受损的不仅仅是夏家的名誉,也包括我们整个中国服装协会的名誉!”

    一个瘦瘦的老头,冰冷着表情,带着皱纹的脸上,神色异常的严重,身为服装协会的一把手,汪老自然也来参加了今天夏家服饰的走秀,只是会特意来医院这一趟,汪老不由的瞄了一眼走廊尽头的男人,秦家的太子爷,不要说沈家得罪不起,就是汪老自己也得罪不起。

    “汪老,你还说这些做什么?今天幸好是查清楚了,夏家服饰没有被算计到,否则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一旁另一个服装公司的老总凉凉的开口,不屑的看了一眼脸色难堪的沈勋,冷哼一声,“沈勋,你以为巴黎时装公会的代表仅仅是为了夏家服饰来的吗?他们还想要在N市投资一个国际服装城,亚洲规模最大的服装城,可就是你的好女儿,只怕这事得黄了!”

    这样的大帽子扣了下来,沈父脸色再次难堪的一变,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四周众人,包括汪老在内都是用这么愤怒而责备的眼神看了过来,让沈父终究没有吐出一个字,整个人却像是苍老了很多一般,佝偻了背影。

    这一生,沈勋都是风雅著称,最看不得的就是作奸犯科,阴谋算计的小人,他的天依服饰虽然规模越来越小了,但是沈勋自认为自己还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一生光明磊落,可是到头来,这洁白的羽毛就这么毁了,而泼了脏水的人还是自己最疼爱的宝贝女儿。

    听着众人冷嘲热讽的话,秦炜烜脸色猛然一变,他来医院就是为了打探服装城的事情,如果可以入股的时候,日后的利润只怕真的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但是却没有想到就因为沈素卿这么一来,沈家被整个服装界当成了公敌,而秦炜烜和沈素卿也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如此一来,秦炜烜想要介入服装城的建设,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可是这个时候,秦炜烜知道他不能站出来维护,否则必定也会被这些人给迁怒,但是他同样不能出来撇清和沈家的关系,无情无义的人绝对不值得信任,所以秦炜烜只是沉着峻脸站在一旁,表情沉重。

    看着被众人指责的沈父,沈书意心里头有一点的难受,但是却没有主动过来说什么,不管如何,她和沈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沈小姐,你这是来看望你姐姐的?比起某些人,沈小姐果真是有情有义多了。”汪老自然也看到了沈书意,做了这么一出戏给沈书意看之后,立刻笑呵呵的迎了过来,神色热情而慈和,完全没有了刚刚责备怒斥沈父的严厉和古板。

    “汪老,你好,各位好。”沈书意微笑着走上前去,她既然走的是服装这一条路,日后自然少不了和这些人接触,并不需要多么融洽的关系,但是不为敌自然更好。

    “祝贺沈小姐今天走秀的圆满成功,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这边汪老还没有说话,自然有其他的人快速的上前祝贺着沈书意,不管是虚情假意,还是真心道喜,商场之上从来都是如此,见面一团和气,要捅刀子也是背后面下狠手。

    沈书意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她不太喜欢交际,但是不代表她不擅长,所以事到临头了,沈书意自然也是游刃有余,八面玲珑,和众人倒是交谈的很是愉快。

    沈勋呆呆的看了一眼沈书意,似乎第一次认识这个女儿一般,而病房里,已经苏醒的沈素卿,一想到刚刚被众人狠狠的责骂,甚至不得不逼着道歉,如今对比之下,看着被众人捧的高高在上的沈书意,嫉恨和不甘慢慢的凝聚在眼底。

    对于恶意的视线,沈书意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警觉到了,而且汪老他们也是被秦天朗给支使过来的,这会任务完成了也就都走了,所以沈书意似笑非笑的看着病床上脸色狰狞的沈素卿,刚要买过步伐走过去,可是沈父和沈母却第一时间挡了过来。

    如同护犊子的母兽一般,沈父和沈母阴沉着脸,眼神警备的盯着沈书意,不管多么坦荡的一个人,被这么多人质问讥讽,自然有一股子的怒气,所以自然而然的这股火就不由的对着沈书意来了。

    “你还想要做什么?素卿被你害的还不够吗?”声音有点沙哑,沈母红了眼眶,尖利着声音,终于失去了往日端庄高贵的模样,恶狠狠的向着沈书意低吼出声,“我忍了你二十多年了,一个小三生的私生子,就在我眼前晃悠了二十多年,沈家给你吃给你喝,供你上学,沈书意,还不够吗?你还想要害我们一家三口到什么时候?”

    “妈,不要说了,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犯了错也不会这样。”病床上,沈素卿苍白着脸,坐起身来,凄楚的开口,看了看沈书意,泪水从眼角滚落下来,“小意,你恨我没有关系,可是爸妈是无辜的,你不要再将这些人特意叫过来找爸妈的麻烦,有什么气你冲着我撒!”

    这边沈素卿刚说完,沈父脸色陡然之间遽变,不敢相信的看着沈书意,半晌之后,愤怒的咆哮,表情恐怖的扭曲着,“你害的素卿昏厥住院还不够吗?你还故意将这些人将外面的记者找来看沈家的笑话,沈书意,你真是狼心狗肺!”

    “那个我要澄清一下,汪老这些人包括记者都是我叫过来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总不好叫沈小姐替我担了罪名。”秦天朗优雅的笑了起来,信不向着几人走了过来,扫了一眼脸色阴霾的秦炜烜,他答应了沈书意不再打压秦氏集团,可是不代表他不会落井下石。

    “为什么?”秦炜烜阴沉着脸,目光愤怒的看着秦天朗,他将服装协会和其他服装公司的人找来,秦炜烜知道自己和沈家的关系,他再想介入服装城根本就是比登天还难。

    “在商言商,服装城可是稳赚不赔的大生意,能抢先干掉一个对手自然是好的,对吧,沈小姐,你和梅特尔大师的关系不错,何不替我美言几句,我们到时候合作,一举拿下服装城如何?”秦天朗鄙视的看了一眼秦炜烜,这个弟弟果真是幼稚啊,竟然还问为什么,既可以出一口气,看秦炜烜憋屈,又可以赚钱,何乐而不为呢。

    “你果真是闲的没事做。”沈书意无奈的看着一脸笑意盎然的秦天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给秦炜烜找不痛快,断了秦氏集团的财路。

    “别介,这事可不是我起的头,没有沈大小姐的部署安排,事情也不会到这一步。”秦天朗悠然一笑,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沈素卿,啧啧两声,“沈小姐你离开沈家果真是对的,最毒妇人心,我也算是见识到了,笑话也看过了,一起走吧。”

    沈书意自然也不愿意留下来,所以和闲的无事做的秦天朗一起离开了,这会外面的记者也都走了,“最近有点不太平,蒋海潮一直在暗中,你小心一点。”

    说完话,秦天朗潇洒的摆摆手直接向着电梯走了过去,他之所以来N市,也是为了狠狠的打压一下秦炜烜,不过古玩街的建设,让秦天朗赚了不少,他对从商没有什么兴趣,不过服装城这事如果成了,对N市乃至对整个中国服装业都是一个质的飞跃,

    所以秦天朗已经准备暂时回北京城了,而他踏上从政这条路的第一块基石就是服装城的建设,所以秦天朗才故意透露了蒋海潮的事情给沈书意,也算是卖个好,日后他代表的就是政界,而服装城能不能落在N市,还需要沈书意的帮忙。

    “谢了。”沈书意道谢一声,这才去找了童瞳和南宫晚,南宫晚的脚虽然扭伤了,不过倒也没有什么大碍,休息一两天就没事了。

    可是当汽车回到揽月苑的时候,沈书意和童瞳倒一个一个都没有尽兴,手痒的恨不能再将车子给开出去,绕着城区跑几趟。

    “你们……呕……”可惜,南宫晚只是无比惧怕的看了疯狂的两人,然后直接冲到了墙角处干呕了起来,那是开车吗?南宫晚煞白着一张脸,只感觉到现在头还是晕乎乎的,双腿直发抖,胃里更是一阵一阵的翻腾,再次干呕了起来。

    “晚晚,你没事吧?刚刚你难受怎么不说?”童瞳摸了摸头,快速的走了过去,体贴的拍着南宫晚的后背,主要是她和小意飙的太尽情,完全忘记后座还有一个南宫晚。

    “死不了。”南宫晚干呕着开口,抱着一旁的大树稳住了身体,那种在天旋地转的感觉这才消退了一点,是她不说吗?她在后座,怕一开口就吐了出来,所以才一直憋到家了。

    “怎么这么晚都还没有睡?”这边沈书意下了车,瞄了一眼站在门口,面瘫着脸,同样眼神冷酷的谭骥炎和谭宸,小心肝莫名的颤抖了几下,为什么有种很是心虚的感觉。

    听到沈书意的声音,童瞳猛然的转过身来,对上谭骥炎黑的可以刮下一层锅灰的脸,和一旁沈书意对望一样,不祥的感觉在心里头蔓延开来。

    “车速多少?”冷着声音,谭骥炎怒着脸,对于童瞳这种一碰到车就魔化的表现很是生气!年轻的时候,虽然谭骥炎也禁止童瞳开快车,但是倒没有多生气。

    可是年纪大了,虽然保养的很年轻,但是却也有种岁月匆匆而过的感慨,所以谭骥炎生活作息也越来越规律,所以童瞳再有这种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的举动,谭骥炎的怒火压都压不住。

    “别太过分!”谭宸终究是看不惯谭骥炎这个父亲板着脸为难童瞳,尤其是童瞳垮着脸,表情很是无辜又可怜的样子,让谭宸不由的感觉是谭骥炎在欺负童瞳,所以表情也冷了。

    “你以为开快车的就小瞳一个吗?”谭骥炎冷声开口,大步的走了过去,就在童瞳快要将身体都缩到沈书意背后的时候,谭骥炎直接大手一揽,将人给横抱了起来。

    “谭骥炎……”童瞳老脸一红,这都几十岁的人了,可是对上谭骥炎的黑脸,投给沈书意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随后双手抱住了谭骥炎的脖子,将红红的脸埋在了谭骥炎的胸膛里,反正不就是一夜三次吗?年轻的时候,更疯狂的时候也有过!

    比起谭骥炎怒着脸,谭宸依旧面瘫着脸,看不出喜怒,只是凤眸之上的眉宇却紧紧的皱了起来,让沈书意脸上谄媚的笑容渐渐的淡了下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所以沈书意只能老实的认罪了。

    “我就一时手痒,而且你也知道这车速快不到哪里去的。”软糯着声音,沈书意也厚着脸皮直接抱住了谭宸的腰,仰起头,精致如画的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很晚了,我们回去睡觉吧?”

    冷着脸,谭宸揽过沈书意的腰,同样直接面瘫着脸将人横抱起来,有样学样的将人向着屋子里抱了过去!后背一阵发凉,沈书意仰头看着湛蓝的夜空,她可怜的小清白今晚上估计就要没了!

    被丢在院子里独自干呕的南宫晚,背靠着大树,同情的看了一眼被抱进去的两个人,貌似男人一般惩罚女人都会将人压在床上,反过来复过去的嘿咻嘿咻吧?可是为什么有种很羡慕的感觉呢?

    床很软,所以被摔在床上沈书意倒也没有什么痛,只是看着居高临下的谭宸,不由的吞了吞口水,心虚的笑着,“那什么,又出了一身汗,我去洗个澡?”

    “你碰到秦炜烜了?”冷着嗓音,谭宸黑眸定定的看着床上的沈书意,自己和小意都不用香水,可是小意身上明显有股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而谭宸记得这种味道的香水就是秦炜烜用的。

    “你怎么知道的?”诧异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沈书意看了一眼来者不善的谭宸,抬起手臂仔细的闻了闻,果真有股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应该是在电梯还有后来被记者围堵的时候从秦炜烜的身上沾到的。

    “小意!”醋意上涌,谭宸突然将人给压在了身下,板着脸,不管是开快车,还是碰到前男友,都让谭宸不悦着。

    “意外碰到的,他去看沈素卿。”看着吃醋的如同孩子般的谭宸,感觉到他浓浓的占有欲,沈书意无奈的笑了起来,双手亲昵的抱住了谭宸的脖子,将人给拉了下来,挺起身主动的吻住了他紧抿的薄唇,安抚则会这个吃飞醋的男人。

    气氛在瞬间就显得暧昧旖旎起来,彼此亲密的交换着气息,而谭宸原本就不是隐忍的男人,所以此刻那略显得粗糙的大手直接滑到了沈书意的衣服里,贴合着那柔软细腻的肌肤,一寸一寸的摩挲开拓着……

    理智在亲密的相拥和热吻里早已经飞去,沈书意扭动着身体,似乎想要避开谭宸,可是又似乎想要更加的贴近,而左右磨蹭的结果就是谭宸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原本面瘫的俊脸却紧绷着,隐忍着,即使他早已经有些忍不住了,可是却还是想要先取悦呼吸急促,面色娇红的人。

    “呃……没有关系。”声音干哑着,谭宸脸上的汗滴落到了身上,沈书意急促的喘息着,看着一直隐忍着谭宸,那紧绷的五官此刻显得如此的魅惑,让沈书意的心直接软成了一趟水,红肿的唇笑了起来,用力的抱紧了谭宸,将自己没有一点后悔的交出去。

    谭宸低头亲吻着沈书意满是细汗的小脸,细碎的吻一点一点的下移,将那喘息和shen吟声都封在了口中,衣服早已经扔到了床下,肌肤熨帖着肌肤,那是一种细致而无比温暖的感觉,让谭宸黑眸更为复杂的翻滚着。

    终于,当彼此结合的那一刻,沈书意猛然的绷紧了身体,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是的怪异,说不出来的感觉,比起亲吻比起拥抱,这感觉的确太怪了。

    合二为一的那一刻,那象征着贞洁的薄膜破裂,痛倒是可以忍受,可是那怪怪的感觉,让沈书意别扭的动了一下身体,谭宸的呼吸猛然之间低沉起来,握着沈书意腰肢的大手如同铁钳一般的收紧,让沈书意都感觉到痛了。

    “那什么,你还好吧?”为什么自己感觉没什么,可是谭宸这表情不像是享受,倒像是压抑着什么,原本面瘫的俊脸都有些的扭曲了,黑沉的眼睛狠狠的看着沈书意,让沈书意蓦地感觉到有种要被拆吞入腹的可怕感觉。

    “好像是没有小说电影里说的那么愉快。”只感觉气氛很是尴尬,而谭宸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沈书意干干的一笑,只感觉谭宸原本隐忍的俊脸直接恶魔化了,大床嘎吱声响……

    “够了啊,谭宸,你他妈的当炒饭呢!翻过来摔过去……”

    “我错了,我没有力气了,啊……慢点慢点……”

    再之后,声音已经断断续续,有气无力,太过于激烈的感觉,飞上云端,在极致的欢快到来的那一刻,又重重的跌下。

    身体和感官早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泪水从眼角沁了出来,那种疯狂的感觉,沈书意喉咙哑的冒火,全身酸软的没有一点力气,只能被动的如同在大海里颠簸的小舟一般,上上下下,要只是这样那也就算了,偏偏那种激烈的感觉不断的传来,摧毁着沈书意所有的理智……

    “谭宸,你好了没有?”半睡半醒之后,又再次的被谭宸压了起来,沈书意困难的睁开了眼,看着继续在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不就是说错了一句话吗?不就是说了感觉有点怪,没有什么愉快的,这个男人有必要像吃了药一般,不停的折腾折腾,他就不怕被磨细了磨软了!

    可是这些话沈书意却也不敢说了,再说她只怕三天三夜都下不了床!呃……突然的,战栗的感觉如同闪电一般席卷到了全身,精神和身体上的欢愉到达了顶点,让沈书意再次无力的被谭宸给弄的jiao喘连连。

    天色渐渐明亮,身上终于舒爽了,可是做了一整夜!沈书意看了一眼将脏掉的床单拿去浴室的谭宸,狠狠的一咬牙,抱着被子,三秒钟不到的时间沉沉入睡。

    不同于沈书意睡梦里都皱着眉头说不要的可怜,谭宸虽然还是面瘫着峻脸,可是神色之间那种饕餮和满足,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春风得意了一整晚。

    “不要了……谭宸……”迷糊的开口,沈书意动了动身体,闭着眼,嘟囔着,可是当腰间有温暖的大手细细的按摩着,那舒服的感觉,让沈书意紧皱的眉头终于舒缓了下来。

    谭宸将人给抱在了怀里,将沈书意怀里碍事的抱枕给抽了出来丢到了一旁,大手慢慢的按摩着,的确满足了,所以这会,谭宸倒没有什么欲望了,就这么抱着怀抱里终于从里到外都属于自己的人,无声的勾起薄唇笑着。

    日上三竿,睡的根本不知道醒,沈书意睁开眼,看了一眼窗帘外明亮的阳光,拿起床头柜上的手表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三点。

    好吧,终于做了!沈书意重新的倒在床上,拍开席上自己腰间的大手,背对着谭宸,闭着眼,打死不承认自己只是尴尬了!

    “小意?”谭宸声音微微压的有点低,侧过身,将远离的人又抱到了怀里,温热的气息暧昧而温情的喷吐在沈书意的耳边,看着她瑟缩了一下身体,耳朵红红的,谭宸软了峻脸,低声的哄着,“起来吃饭?”

    “不吃!”傲娇十足的开口,一想到昨晚上自己被翻过来翻过去的做,做到最后,沈书意脸上一阵发热,那个哭起来求饶的人,绝对不是自己!太丢脸了!

    可惜说的理直气壮,可是肚子却咕咕的叫了起来,沈书意脸上的羞红直接蔓延到了脖子下,而谭宸温热的大手已经落在了她平坦的饿瘪的小腹上,太过于亲密的动作之下,沈书意倒是没有拉开谭宸的手,直接一个翻身,整个人趴到了谭宸的怀里,反正就是不抬头看这个昨晚上化身为狼狠狠吃了自己的人。

    “起来吃饭。”并不懂得多少甜言蜜语,但是谭宸知道沈书意这会绝对饿了,所以再次开口,虽然舍不得将人放开,却还是先坐起身来,准备起来穿衣服。

    闭着的眼微微的睁开了一点,“暴露狂!”无声的开口,沈书意倒是红着脸打量着谭宸绝对健美的身躯,宽肩窄臀,略显得麦色的健康肤色,流畅的身体线条,看起来瘦削,可是却蕴藏着无尽的力量,尤其是那腰,一想到昨晚上谭宸那疯狂的速度,跟机器一般的做着活塞运动,沈书意拍了拍脸,不能想了,太色了。

    穿好衣服,又将沈书意的衣服拿了过来,看着被子里缩成一团的人,谭宸无奈的看着就是不起床的沈书意,“我去将吃的拿过来。”

    半天没有等到沈书意的回答,谭宸只能转身出了房门,而此刻,缩在被子里,听到了关门声,沈书意这才将脸给露了出来,低头瞄了一眼自己的身上,青青紫紫的一片,忍不住的骂了一句禽兽!可是笑容却从脸上蔓延到了眼中,幸福的感觉。

    谭宸拿着饭和菜进来时,沈书意已经穿了睡衣,靠在床上,睡的太久,头有点晕晕的,所以坐起来倒是舒服了一点,可是腰上的酸软,让她又想要躺下来。

    将饭菜放到一旁,谭宸直接将窗口的木桌直接搬到了床边,这才又将饭菜放到了桌子上,看着红了脸,目光流转不定的沈书意,谭宸走到了床边,大手温柔的抚上沈书意的脸,“先洗漱。”

    “嗯。”沈书意点了点头,拉下谭宸的手,可惜还没有扔开,他却已经反手握住了沈书意的手,牢牢的包在了掌心里,沈书意抽了抽,谭宸加大了几分力度,抽不出来,沈书意也就算了,掀开被子下了床。

    腰软的没有了力气,踉跄了一下这次站直了身体,没好气的看了一眼一脸满足而且还得意表情的谭宸,这个男人还真是够了!不知道说一句好听的,倒是还敢很得意!

    “我扶你过去。”明显感觉出醒来之后沈书意的表情有点不对劲,很容易炸毛,谭宸低声的开口,虽然他更想用抱的,可是他知道沈书意绝对会一脚踹过来,所以忍下了将人抱起来的渴望,手臂紧贴着沈书意的腰扶着人向着浴室走了过去。

    “可以了,谢谢。”到了浴室,也有了一点力气,沈书意裂嘴一笑,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脾气大的连自己都吃了一惊。

    对着镜子,看着满脸含春的自己,这笑的这么媚的女人绝对不是自己!沈书意摇摇头,可惜,即使她气鼓鼓着脸,那眉眼里的春意根本压不住!

    洗漱之后,再次出了浴室,谭宸倒是依旧站在一旁沉默的等着,依旧体贴的扶着沈书意的腰将人给扶到了床上,拿过枕头垫到了沈书意的腰后面,这才将筷子递了过来。

    “你不吃?”诧异的一愣,沈书意看着只有一副碗筷,终于,经过昨晚的嘿咻之后,第一次正眼看着谭宸,还是那一张面瘫脸,可是莫名的,似乎连最后一点的距离都消失了,像是生活在一起几十年的老夫妻一般,融洽而自然,或许真的做了,就更像是一家人了。

    “吃过了。”谭宸低声的开口,示意沈书意快吃饭,他中午就起来了,原本是准备叫沈书意起来的,结果沈书意意睡的沉,谭宸也就舍不得叫人,自己也躺到了床上给沈书意按揉着腰,最后自己也睡了一下,这才陪着沈书意一起起床的。

    吃了饭,人也有力气了,等谭宸将碗筷都送走了,再次抱着沈书意的时候,她这会算是恢复了正常,软软的靠在谭宸的怀抱里,看着他落在自己小腹上的大手,柔软的小手覆盖在了谭宸的手背上,握住了他的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们回北京结婚。”谭宸低头看着软在自己怀抱里的人,温情的吻落在了沈书意的头顶上,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的幸福而安心,似乎就想要抱着这么一个人,慢慢的变老变老,一辈子似乎都嫌短了,最好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这样抱着怀抱里的人慢慢的过完一生。

    “等事情忙完了再说。”结婚多么遥远的字眼,可是此刻,沈书意却笑了起来,扭头看了一眼还是面瘫着脸的谭宸,这个男人还真是不解风情,什么浪漫的话都不会说,连求婚都没有,可是心却如此的安定,靠在谭宸的怀抱里,沈书意只感觉即使天塌了,世界末日了,也所谓的。

    “谭叔和瞳呢?”沈书意和谭宸腻歪了一下,突然想起来,揽月苑可不是只有自己和谭宸在住,客房收拾了给谭骥炎和童瞳住下来了,结构自己睡到下午三点才起来……

    沈书意嗷了一声,无力的倒在谭宸的身上,丢脸丢尽了!这一下估计谁都知道自己和谭宸昨晚上滚床单了,而且还一睡到下午才起来。

    “下午才出去的。”谭宸倒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听到自己回答又恢复精神的沈书意,想想终究还是没有告诉她,童瞳其实下午两点的时候过来叫人了,原本是想要和沈书意一起出去逛街的。

    “那我们做什么?”知道童瞳他们都出去了,总算没有那么的尴尬了,沈书意回头看向身后的谭宸,睡是睡不着了,但是身上软的厉害,沈书意也不想出门,可是当感觉身后顶着自己的灼热,沈书意表情一僵,恶狠狠的对着谭宸直接发飙了,“想都别想!”

    “看电影。”虽然很是可惜,但是知道昨晚上自己太过分了一点,谭宸安抚的拍了拍炸毛的沈书意,起身将书房的笔记本给拿了过来,随后又霸道的将人给拥在了怀里。

    “我自己坐!”只感觉后面是定时炸弹的!沈书意僵硬着表情想要离开,可惜谭宸的双手牢牢的禁锢了沈书意的腰,将人给圈在了怀里。

    反正难受的又不是自己!沈书意挣脱不开也就懒得动了,靠在谭宸怀抱里,随他抱着,自己选了一部美国才出来的动作片电影慢慢的看了起来,人体沙发还挺不错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52》,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52章 飙车惩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52并对婚宠军妻152章 飙车惩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