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章 自作自受

    第二天,下午,距离沈书意被吃的干净已经过了一天一夜。

    “你这是纵欲过度?”虽然很不好意思开口,可是看着沈书意揉腰的动作,南宫晚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同情无比的拍了拍她的纤腰,毫不意外的听到两声呻吟声,纵欲过度的结果就是腰都酸软了,被这么一拍,说不出来的难受。

    “学姐,你别太高兴。”沈书意哼哼两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瞄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南宫晚,貌似容叔可是单身了这么久了,所以……沈书意眼神愈发的邪恶,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喂,你这是干嘛?笑的我毛毛的?”南宫晚搓了搓手臂,危险的感觉席卷而来,让她很是戒备的看了一眼驾驶位的沈书意。

    “没事。”微笑的开口,沈书意发动车子离开了,不过这一次为了顾及到南宫晚,所以车速倒没有飙的很快,当然,沈书意打死不愿意承认被谭宸知道她又开快车的话,肯定会再次将人从里到外的给吃个干净!

    南宫晚侧过头瞄了一眼沈书意,眉眼之中的春色和幸福压都压不住,而露在领口的白嫩脖子上,依稀还可以看见青紫的暧昧吻痕蔓延到了衣服下面,只是露在外面的肌肤就有这么多的痕迹,南宫晚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只怕衣服下面的痕迹更加可观。

    “我打了你一天电话都是关机,你们该不会真的在床上滚了一天一夜吧?”南宫晚笑眯眯的开口,娃娃脸上满是好奇之色,比起柏斯然那个渣的不能再渣的男人,谭宸那个面瘫一看就是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不过这么纵欲,南宫晚同情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貌似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虽然没有滚上一天一夜,但是从沈书意这会下午出门,腰还酸痛,腿还有点打弯的趋势来看,其实也相差不远了,这一次沈书意算是明白为什么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就连谭宸这么自制的面瘫脸,在床上的时候那根本就是禽兽啊,而且还是失去理智的禽兽。

    又是啃又是咬的,煎鱼一般,将她是翻过来翻过去的折腾,以前沈书意看电视电影小说,即使说折腾一晚上,那也都是变着花样来的,好吧,谭宸那个面瘫脸绝对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所以就两种姿势,不停的做做做!

    做到最后,沈书意都直接累的昏睡过去,结果醒来之后,好不容易在浴室里洗了个清爽,结果,谭宸竟然又有反应了!而且还一脸隐忍的模样,绷着峻脸,让沈书意都感觉自己多么的狠,将自己男人给饿到几乎要化身为狼的地步了。

    然后的然后,等从浴室出来,沈书意倒是又清爽了,不过这已经洗了第二次,直接被谭宸给压在浴缸里,狠狠的折腾了两次,终于受不了的将人一脚给踹下床,跌撞着将谭宸给推出门,反锁之后,沈书意这才蜷缩到床上好好的睡了几个小时,结果睡醒之后就接到了南宫晚的电话。

    “羡慕啊?容叔可还没有结婚呢?”脸微微的有点热,沈书意笑着揶揄着坐在副驾驶位的南宫晚,以前她以为结婚生子,其实也只是为了完成一个女人的任务一样,毕竟大都人是都要结婚生子的。

    找一个能谈得来,价值观差不多的男人,相处久了自然也会有感情的,即使不到轰轰烈烈的地步,但是也会扯了证住到一起,共同抚养一个孩子,一辈子就会刷的一下过去了。

    可是在遇到谭宸之后,沈书意才突然顿悟原来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见不到会思念,见到了会想要黏在一起,相拥而眠,甚至冒着油烟做法,宁愿手粗糙了去洗衣服做家务,这却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心甘情愿。

    “容大叔?你没有感觉大叔身份太高了吗?”南宫晚头摇的拨浪鼓一般,她就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人,遇到柏斯然这个渣男已经够无奈的了,南宫晚想起容温俊雅却显得清冷的脸,大叔这样的好男人只可以拿来瞻仰,偶然幻想一下的,但是真的走到一起,南宫晚可没有这个打算,也不敢有这样的打算,她什么身份,大叔什么身份,南宫晚可以知道的清楚。

    沈书意诧异的一愣,回头看着南宫晚,她以为学姐并不在意这些的,否则怎么会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压力,和容叔相处起来倒是很平和随意的,却没有想到南宫晚竟然也会在意着身份门第。

    “因为没有所图,所以才能当朋友一样的相处啊。”笑了起来,南宫晚抿了抿红唇,虽然感觉放弃容大叔这么好的男人,的确有点可惜,甚至还会感觉到一丝瑟瑟的钝钝的难受,但是人贵有自知之明。

    沈书意收回目光并没有再说什么,感情的事情从来不是外人可以插手介入的,而且容叔太清冷,也没有真的对学姐有什么特别的照顾,不过如此一来,沈书意倒也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南宫晚补办身份证和银行卡出了问题时,没有选择找容叔而是等了一天才找自己帮忙。

    因为柏斯然暗中的下黑手,所以南宫晚装有手机和银行卡还有证件的包给弄丢了,原本这些证件都是沈书意帮忙让莫家给弄的假证件,但是夏家翻译的工钱可都是打到了银行卡上来的,所以南宫晚只能重新补办,可是因为柏斯然暗中的搅和,再加上这些证件也都是假证件,最后南宫晚只能让沈书意帮忙来银行补办。

    这年头有人有权就好办事,柏斯然虽然权力不小,但是毕竟他的地盘是A省,在N市这边,莫家的势力可是大了很多,更何况有了翟正椿的帮忙,沈书意和南宫晚刚过来,银行的经理就热情的接待着两人,完全没有了之前南宫晚一个人过来办事时的冷淡态度。

    “没有关系,麻烦龚经理帮我复印一下证件了。”沈书意微笑的开口,和南宫晚就在这边等着,突然的,当银行电动卷闸门向着降的时候,沈书意表情一变,迅速的将一旁的南宫晚快速的拉了起来,推到了角落的绿色盆栽后面,一米多高的圆柱形花盆,再加上绿油油的植物职业的遮挡,完全将南宫晚的身影给挡住了。

    “不许动!”劫匪来的很快,脸上都带着各种恶魔化的面具,有的是僵尸的造型,有点是吸血鬼的造型,让原本就被吓到的银行众人更是心生恐惧!

    “是都不许动!不许报警,如果警察来了,我们立刻就引爆!”三个劫匪迅速的冲到了柜台前面,手里的枪手对准了柜台后的银行工作人员。

    而其中一个人快速的拉起了T恤衫的衣摆,露出绑在腰上的炸弹,右手拿着手枪,左手拿着一个引爆装置,让原本想要趁机按响警报器的银行职员满脸冷汗的将手颤抖的收了回来。

    银行的电动卷闸门慢慢的降到离地面还有一米左右的高度停了下来,沈书意双手抱着头,快速的瞄了一眼卷闸门外,停的是一辆武装押运的车子,目光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这个时间段银行也快要下班了,所以即使突然关了门,过路的行人也不会注意到什么,这些劫匪是踩着点在银行快要下班的时候过来的。

    “所有人都不许动,谁报警,只要听到警笛声,大家一起死!”震慑住了银行的职员之后,身上帮着炸弹的劫匪快速将腰间的炸弹露给了在场的所有人看,凶神恶煞,加上手里头举着枪更是慑人。

    按理说这些绑匪为了钱,说会引爆炸弹,很有可能只是吓人的噱头而已,毕竟炸弹一爆炸,不单单是人质会死,这些劫匪也都会死,可是这样的情况之下,却没有一个人敢报警,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劫匪真的疯狂的引爆炸弹呢?再者抢的也是银行的钱。

    “我们只是为了钱财,不是为了杀人,所以大家老实一点,我们马上就走,谁也不会受伤,否则的话……”带头的男人阴狠的开口,阴森一笑,手里的枪猛然的对准了天花板上的灯,子弹射出,还亮着的白炽灯啪的一声被子弹给打灭了,玻璃哗啦一下飞溅开来,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些劫匪不是说的玩着,他们手里有枪,真的敢动手杀人。

    电动的卷闸门只关到了大约一米来高,所以除非外面有人会蹲下身来向着银行里看,否则绝对不会知道银行里有劫匪,而银行里的人质唯恐劫匪真的会引爆炸弹,所以谁也不敢报警,谁也不敢反抗,即使劫匪根本没有将手机给收走,也没有人敢在持枪劫匪拿着手枪的时候报警,或者偷拍。

    对着南宫晚摇摇头,沈书意一眼就看出劫匪身上的炸弹是真的,如果他真的按下引爆器,只怕所有人都要丧命在这里,这些劫匪估计是为了钱将自己的老命都豁出去了。

    快要下班了,银行还没有扎帐,不过一天的交易金额都在这里,钱真的有不少,在枪的威逼之下,所有的钱都被拿了出来,装到了劫匪带来的几个大行李包里,而因为有炸弹的威胁,不单单是人质不敢乱动反抗,银行里的职员也不敢报警反应,否则炸弹一响,所有人都得死,估计劫匪也是掐准了中国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怕事心理,才敢用这样的狠招。

    所有人都将呼吸放慢了,只期盼着这些绑匪抢走了钱之后立刻就离开,可是却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暗中偷偷报了警,当绑匪即将钱都丢到了外面的车子上,要离开的银行,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感觉死里逃生的时候,突然的,警笛声响了起来。

    “谁报得警?”愤怒的低吼着,一个劫匪拿着枪,阴冷的目光看向瑟瑟发抖的众人,透过面具,那森冷的眼神阴狠的吓人。

    “快走,警察就要过来了!”外面的劫匪催促着,估计也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敢报警,可是警笛声越来越近,劫匪看了一眼银行里惊恐的众人,“抓一个人质!”

    “啊!”南宫晚惊恐的捂住了嘴巴,刚要冲出来,可是却被沈书意一道眼神冷冷的给制止住了!

    可是就这么一个出声,让劫匪也注意到了躲在花盆后的南宫晚,直接将枪对准了她的头,将人给拽了出来,沈书意原本握紧的拳头又松了开来。

    如果只是沈书意一个人被抓挟持了,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会趁机挣脱,电动的卷帘门是半开的,劫匪都要弯着腰进出,而外面的运钞车尾巴正对着银行的大门口,所以劫匪弯腰之后直接就进了车子里,丝毫不担心外面的行人会看见他们这些带着面具的劫匪。

    可是当南宫晚也被挟持了,而且劫匪的手枪对准了她的头,沈书意却也不敢随意的行动了,而挟持沈书意的绑匪直接用枪托狠狠的撞了一下沈书意的头,粗暴的催促着,“快点走!”

    头上剧烈一痛,鲜血顺着伤口流淌了下来,沈书意吃痛的抿了抿嘴角,暗中对着南宫晚再次使了个眼色,任由劫匪压着自己弯腰出了卷闸门,直接进了运钞车里,而南宫晚也被压着一起进了运钞车。

    双手咔嚓一下被手铐给铐住了,沈书意坐起身来,靠在最里面,当头上被套上黑色的布套时,沈书意怔了一下,这些劫匪原本是为了抢劫银行来的,所以应该不至于在车子里准备挟持人质的手套和头套。

    当然了,沈书意也无法肯定,毕竟这些劫匪行事很快,前后不过三分钟的时间,或许他们也预料到了会有人报警,所以提前准备了这些手铐头套这些工具,用来挟持人质。

    将沈书意戴上了头套,而将南宫晚直接给敲晕了之后,几个劫匪将脸上那凶残的面具都给拿了出来,露出一张一张的脸,并不如那种穷凶极恶的劫匪歹徒,肤色偏黑,眼神锐利,更像是训练有素的专业劫匪。

    一二……六十五,左转弯,一二三四五……一百二十八,红绿灯……沈书意闭着眼慢慢的记数着,每一次车子的转弯,每一次碰到的红绿灯,注意力高度集中,也幸好是用黑色的布套罩住了她的脸,所以车子里几个劫匪丝毫没有预料到沈书意正在一点一点的将从银行离开的线路都给记在了心底。

    运钞车开到了一处没有监控探头的大桥下面,快速的将沈书意和昏厥的南宫晚重新的押上了一辆越野车,汽车再次发动,这会已经出了城区。

    绕回来了?当外面的喇叭声和红绿灯多了的时候,沈书意明白换了车子之后他们又回到了市区,依旧慢慢的在心里头默默的记着,包括其中有两处建筑工地的噪杂声,一处商业广场上大喇叭的宣传声,直到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确定没有任何人的追踪之后,汽车终于停了。

    将沈书意和南宫晚关押到了废旧仓库里,直接用绳索将两个人绑在了椅子上,劫匪们快速的侦查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任何可疑之处,这才放下了警惕。

    又等了大约十分钟的时间,沈书意仔细聆听着,外面有汽车停在了仓库外,而劫匪里,带队的两个男人快速的走了出去看着从车子上下来的翟月,冷声的开口,“人我们已经替你抓来了,交易结束。”

    “你们走吧。”翟月大方的开口,脸色异常的差,不过想到沈书意就在屋子里面任由自己处置,翟月不由的阴狠了眼神,大步的走了进去。

    而几个绑匪也都陆续的走了出来,上了越野车直接发动车子离开了,可是翟月若是仔细小心谨慎一点,就会发现别墅外早已经埋下了炸药,而且别墅里的监控探头在翟月进入之后就已经启动了。

    这是女人的脚步声?沈书意诧异的一愣,高跟鞋的声音让她几乎有点不敢相信,毕竟之前这些劫匪虽然都没有露面,可是所有的步骤却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完全是专业人士作为,呼吸很缓慢,脚步声也很轻微,可是此刻却明显是高跟鞋的声音。

    “你也有今天?”阴森的笑了起来,翟月一把拉下沈书意头上的黑色布套,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脸暴露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被绑起来的沈书意,洋洋得意的笑了起来,“我爸怕了你,可是沈书意我可不会怕你!”

    “你和那些劫匪合作?”皱着眉头,沈书意看着表情狰狞而扭曲的翟月,翟家毕竟过去掌控着N市的银行,所以如果有劫匪想要抢劫银行,找到翟月合作也不是不可能的,而翟月的目的只怕就是自己,可是那些绑匪太专业了。

    翟月狰狞一笑,从包里拿出一个针孔,猛然的向着沈书意的胳膊扎了过去,可惜却被她侧身一让,整个人连同椅子一起向后退了一米多远避开了针孔。

    “你敢躲?沈书意你信不信我直接杀了这个女人,听说她可是你的学姐,你们关系不错!”翟月一击不成,表情瞬间恶毒起来,手里头的针头直接对准了南宫晚的眼睛,而此刻她还是在昏厥着,这一针下去只怕南宫晚的眼睛就要毁了。

    “你特意和这些劫匪合作将我抓来,不是为了杀我吧?”沈书意不动声色的活动着椅子后面被绳索给绑起来的双手,绑的手法很专业,而他们也似乎知道自己有几分身手,所以绑的很用力,绳子几乎都要勒进了肉里。

    “杀了你?哈哈。”翟月笑了起来,将针从南宫晚闭合的眼睛上拿了下来,“我为什么要杀了你?杀了你太便宜你了,一死百了,你不是什么痛苦都没有了?沈书意我要让你活着痛苦万分!”

    如果不是沈书意,爸怎么会突然决定离开N市,而且还要辞掉现在的工作,翟月从小娇惯着长大,现在就这么离开去国外,她除了有点钱之外,什么地位和身份都没有了。

    而且佟宝的翻脸无情,更让翟月无法接受,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沈书意害的,所以翟月阴狠着表情,抓紧了手里的针再次向着沈书意逼近了,“你放心,死不了,这里面只是有点药而已。”

    手腕剧烈的摩擦着肌肤,鲜血顺着勒紧的绳索慢慢的滴落下来,借着说话的功夫,手腕终于可以活动自如了,沈书意刚准备动手挟持住翟月,突然不安的感觉在心里头席卷而来。

    沈书意快速的抬头看了看自己的位置,直线距离之下,不远处就是仓库的窗子,而窗户正对面是一个小山头,绿绿葱葱的都是茂盛的树木,夕阳的阳光之下,绿叶之中,有明亮的光芒一闪而过,狙击手的瞄准镜!

    因为沈书意刚刚要躲避翟月,所以连人带椅子后退了一米多,所以导致外面的狙击手也只能跟着调整射击的角度。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沈书意在翟月再次逼近的时候,再次向着左侧挪动着,眼睛状似不经意的扫过窗户外,果真再次看到了狙击手的瞄准镜反射的太阳光。

    “翟月,你要是真的敢动手,你以为莫家会放过你吗?你们翟家还想顺顺利利的离开去国外吗?”镇静下来,沈书意慢慢的开口,冷笑的看着被激怒的翟月。

    天色已经晚了,所以沈书意需要拖延时间,有狙击手在,再想到那些劫匪身上都绑着炸弹,沈书意也担心仓库外面也有炸弹,这会倒不敢轻举妄动了。

    “你以为我会怕?”冷笑一声,眼神早已经扭曲,翟月猛然的上前,对着沈书意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听着清脆的巴掌声,不由畅快的笑了起来,“等一会我的人过来了,沈书意你就好好享受吧,而等到后天我就要离开中国了!”

    所以翟月才如此的不甘心,既然要走,那么在走之前一定要狠狠的报复回来,否则她这辈子都不甘心,而当神秘人将一个手机丢到她的卧房,翟月接了电话这才知道有人想要抢劫银行,而作为翟月帮助他们的代价,他们会替翟月将她的仇人沈书意给抓来。

    没有任何的迟疑,翟月立刻就答应了,她虽然不能离开翟家的别墅,但是在别墅里倒是活动自由,而且这几天翟正春正忙着退出,所以书房有些的乱,有些机密的东西也就被翟月给翻了出来,其中就包括了翟正椿的笔记本电脑。

    沈书意舌尖顶了顶被打的左边脸颊,这一点痛她倒是不在意,翟月的恶意羞辱,沈书意也无所谓,她更担心的是暗中的狙击手,和翟月合作,只怕抢银行是幌子,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抓自己,或者说也为了抓谭宸!

    不过前后过了这么长时间了,谭宸也该找到这边了,沈书意压下心里头的不安,再次瞄了一眼窗户外,狙击手还在,或许不仅仅是为了瞄准自己,也可能是为了瞄准谭宸,蒋海潮可能是想要在报复之后,将一切的罪名都推到翟正椿身上,毕竟这件事翟月就插手了,翟家想要摆脱干系只怕没有这么容易。

    谭宸没有过来,沈书意不敢乱动,狙击手一直潜伏着,不过当门外再次有汽车刹车声传来,而四个流里流气,一脸猥琐的乞丐走进来时,沈书意看着翟月狂喜的脸,和她手里头的针筒,忽然明白里面会是什么药剂了。

    “这是催qing的药?”沈书意嗤笑一声,故意挑衅着翟月,如果真的是,沈书意也就认了,大不了等谭宸过来了将人给压起来,但是如果是有危险的药,沈书意倒不敢冒险,即使有狙击手,她也要搏命一次。

    “放心,这可是佟宝当初搞来的好东西,没有任何毒副作用,会让你欲仙欲死的!只怕四个男人都满足不了你!”翟月得意的大笑起来,扬起手里的手机,“我会将你的照片都拍下来,放出去,让大家知道你淫dang的一面!”

    认了!沈书意低头看着胳膊上被扎上的针筒,她可以第一时间避开狙击手的枪口,但是学姐还晕厥在椅子上,所以她不能冒险。

    药物被注射进了身体里,慢慢的,发热的感觉逐渐的明显,心跳加速了不少,脑子也有一瞬间的晕眩,沈书意闭着眼,并没有看眼前四个乞丐般的男人那手在腿将上下活动的低俗一面,而翟月唯恐报复的不够尽兴,又拿了几支药出来丢给了四个她特意照过来的乞丐。

    只是催qing药,沈书意判断了药性,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而废旧的仓库里,四个奇怪呼吸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不过因为受雇于翟月,这会没有她的命令倒也不敢乱动,只是眼神越来越赤红,贪婪的目光看着昏厥的南宫晚和看起来太过于冷静的沈书意。

    “还等什么,还不过去!”翟月大声的开口,站到一旁,拿着手机对着沈书意录像着,她原本是想要看沈书意承受不住药剂的作用,像一条母狗一般的发qing,可是等了快二十分钟了,四个乞丐男人眼神越来越不对劲,其中一个人甚至已经发泄出来了,而且他们的目光不单单是看着沈书意,甚至也瞄向了自己,翟月心里头突的一下,有些的害怕,所以急促的开口。

    南宫晚已经醒了,被解开绳索之后,看了一眼沈书意,倒也冷静了下来,不过当眼前一个满是恶臭,直接裸着下半身的乞丐过来时,南宫晚直接抡起椅子猛然的砸了过去,砰的一声,男人直接被砸到在地。

    沈书意也活动着手腕,站起身来,不动声色的靠近了气喘吁吁的南宫晚,和她快速的避到了安全区域,离开了狙击手的射击范围,冰冷着眼神,冷傲的看着走过来的三个男人。

    或许是沈书意的眼神太冷,那种满是杀机的冰冷眼神,让三个男人猛然的停下了脚步,粗重的喘息着,手还杂不停的活动,可是因为乞讨多年,所以他们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一眼就看出了沈书意的可怕,那种平静背后,隐匿的可怕和强大,如同那些野兽一般,看起来只是冷静的站在一旁,可是随时会发动强烈的攻击,一击必杀。

    “你们还等着做什么?不想要钱了吗?”翟月一看四个乞丐,其中一个人被南宫晚给砸晕了,半天没有爬起来,另外三个人去停在了沈书意的两米远,一动不动,气的翟月猛的从包里拿出之前说好的一万块钱。

    看到钱,又看到了拿着钱的翟月,三个乞丐粗重的喘息着,眼神满是无法压抑的狂暴和欲望,突然的,其中一个男人低吼一声,一把向着翟月扑了过去,钱他们要了,人他们也要了。

    “学妹?”呆呆的一愣,南宫晚猛然的抓紧了沈书意的手,却感觉到烫的吓人,南宫晚不由担心起来,而不远处翟月的尖叫声,和三个男人的兽欲,让南宫晚皱紧了眉头,此刻,她们也是自身难保,但是看到翟月被这样凌辱,却也有点于心不忍,只是虽然有点同情,南宫晚却没有任何举动。

    “跟着我离开!”如果只是翟月一个人,沈书意不介意以怨报德救下翟月,可是暗中还有狙击手,沈书意不准备冒险,冷着声音,呼吸微微的急促,浑身上下的肌肤如同又羽毛在轻轻的刷着,难耐之下,只能靠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

    翟月只有一个,可是想要一逞兽欲的乞丐却有四个人,所以当药性完全发挥出来,其中一个乞丐不受控制的向着沈书意和南宫晚扑了过来,甚至不再惧怕沈书意那肃杀冷血的眼神。

    随后抄起地上的一根棍子,太长,两米多,不方便动手,沈书意看着冲过来的乞丐,突然横手向着棍子中间劈了下去,咔嚓一声,棍子被劈成两半,倒像是双节棍。

    乞丐的脚步猛然的停了下来,粗重的喘息着,眼睛发红,已经压制不住药性催出来的兽yu,但是沈书意这一手,却让乞丐忌惮着,依靠着最后一点的自制力,猛然的转过身来,再次向着翟月扑了过去。

    靠着墙角挪动着,在碰到窗户的时候,矮着身,沈书意快速的拉着南宫晚向着门口挪移着,而一旁被四个乞丐给压住的翟月将尖利的叫了起来,可是刚叫出一身,嘴巴却再次被堵住了,让人作呕的味道,让翟月痛苦的挣扎着,可是敌不过身上的八只手。

    “小心,紧紧跟着我!”呼吸急促着,吐出来的气体都带着灼热,沈书意的脸也在药性之下泛红了,可是强大的危机之下,她的神经绷的紧紧的,瞄了一眼之前狙击手潜伏的位置,带着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不过却同样高度警惕的南宫晚慢慢的挪动着。

    南宫晚不知道沈书意在防备什么,翟月的痛苦也近在眼前,南宫晚看得出沈书意绝对有办法救人,可是她却似乎在忌惮着什么,连走路了都是如此的小心谨慎,南宫晚知道自己这会是个累赘,所以听话的跟着沈书意挪动着步伐。

    “上车,趴在车厢里别动!”打开了翟月的车子,一把将南宫晚给推了进去,沈书意快速的滚到了车子底下,仔细检查起来,防止车子上被转了炸药。

    趴在车厢里,南宫晚听到沈书意的话,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细细的看着车厢里,也摸了摸座位下面,压低了声音,“学妹,什么东西都没有。”

    车底下也没有东西,沈书意摩挲到了驾驶位这边,快速的打开车门人也进去了,弯着腰,仔细检查着车子前面,却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刹车什么的也都没有动过,翟月的车子没有被动手脚,松了一口气。

    沈书意突然发动汽车,速度快的让后座没有防备的南宫晚狠狠一头撞了过去,鼻子立刻被撞红了,两管鼻血刷的一下流了出来,南宫晚用力的抓住了车子的座椅,却也不敢起身,依旧趴在车厢里面。

    汽车速度很快,呈现着S形的线路防止被狙击手瞄准,渐渐的,翟月的声音远了,狙击手也没有任何动作,沈书意正诧异着,突然,前面有几辆车快速的开了过来,熟悉的车子让沈书意猛然的踩住了刹车,人趴在方向盘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小意,你没事吧,放心,狙击手已经解决了。”童瞳快速的下了车,直奔沈书意的车子而来,拍了拍车窗,当她和谭宸还有谭骥炎他们过来时,身为狙击手,童瞳第一时间就感觉被人给盯上了。

    容温直接带着自己的保镖,还有关煦桡和陆纪年过去解决狙击手了,谭宸和童瞳还有谭骥炎三个人过来救人,因为狙击手没有解决,他们也不能轻举妄动,这会刚收到容温他们的消息,开车过来了,结果就碰到了沈书意的车子了。

    “小意?”谭宸刚开口,皱着眉头,神色阴沉的看着沈书意不对劲的脸色,可惜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沈书意却突然从驾驶位蹿了出来,一把扑向了谭宸。

    没有防备之下,谭宸直接被扑倒在地,而沈书意虽然忍的难受,不过一只手还是护向了谭宸的后脑勺,她若是不这么做,谭宸估计只会任凭自己的头砸在冰冷的地面上。

    灼热的唇直接堵住了谭宸的薄唇,那股压抑的热浪这一刻如同火山喷发一般,根本就压不住了,所以沈书意脑子里那紧绷的弦啪的一下断裂了,药性太强,忍到现在几乎都是身体的极限,毕竟是佟宝他们弄来的好药,药性极强,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否则佟宝他们这些少爷也不敢用。

    童瞳呆傻的愣住了,眨了眨眼,回头看向一旁的谭骥炎,她从来不知道小意还有这么热情似火的一面,这还是在外面,竟然就这么压倒谭宸了!

    这个臭小子还真有福气!谭骥炎很是鄙视的看了一眼谭宸,绝对不是羡慕!打开车门,看着从后座爬出来,鼻子被撞红的南宫晚,再看了看地上的拥吻的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我们先上车。”

    “不是吧?谭宸这也太猴急了!”陆纪年直接叫了起来,刚解决完了狙击手,原本还是准备过来支援的,可是相隔大约十米远,那车子上下颠簸震动着,陆纪年眼珠子都要瞪掉下来了。

    谭宸哥这也太……关煦桡温和的表情也破裂了,呆呆的看了一眼,随后收回目光戒备着四周,虽然狙击手解决了,但是也担心暗中还有其他埋伏,这会谭宸哥和小意只怕根本没有精力戒备暗中可能出现的危险。

    汽车的空间太窄小,谭宸直接将座椅放了下来,看着坐在自己腰腹上的沈书意,粗喘的气息之下,狠狠的压抑着渴望,“要去医院吗?”

    “没事,没有副作用!”脸已经完全的潮红,眼神也有些的迷离,沈书意再次低下头,一口咬在了谭宸的咽喉处,自己都这么难受了,这个面瘫脸竟然还能忍住!之前的一天一夜,让他忍的时候,他倒是一点不客气的将自己折腾过来折腾过去。

    沈书意急促的喘息着,双手直接将谭宸的衣服给扯开了,小手急躁的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挪动着,可是药性让四肢无力,之前因为狙击手又精神高度紧绷,所以这会沈书意根本就像是服了肌肉松弛剂一般,虽然她很想压倒谭宸,但是那力气小的也只能抱住眼前的人。

    “别动,我来,不要受伤了!”谭宸同样压抑着,拉住了沈书意四处放火的小手,将人抱了抱,吻住了那不满的翘起来的红唇,车厢里气息越来越炽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53》,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53章 自作自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53并对婚宠军妻153章 自作自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