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章 寻找证据

    银行抢劫案发生之后,关煦桡负责这个案子,虽然之前纪检委和公安都收到了匿名举报的资料,其中就有翟月和银行劫匪之间的通话记录和短信,也包括他们见面的照片。

    不过翟月的脸倒是拍的清楚,几个银行劫匪只拍到了一个侧脸,不过这些证据却也说明了翟月正是这一次银行抢劫案里的内奸,而翟月只是翟家的女儿,所以所有人都将怀疑的目标落在了翟正椿的身上。

    所以当关煦桡和手下两个警察加上沈书亦过来银行时,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快速的走了过来,“几位警官,丁行长正在办公室里等各位过来。”

    “麻烦带路。”关煦桡温和的笑了笑,他今天穿的是便衣,卡其色的T恤,黑色修身长裤,温雅的气息,英俊的五官,再加上身为警察的浩然正气,让关煦桡看起来格外的耀眼。

    银行的女工作人员瞄了一眼关煦桡,脸微微有点红,毕竟很少看到这么温尔尔雅的警官,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雅致尊贵的气息,倒更像是名门世家的少爷公子,甚至连声音都清朗悦耳。

    穿过银行的安全门,关煦桡三人连同沈书意一直向着丁国的办公室走了过去,女工作人员敲了敲门,“丁行长,几位警官过来了解案情。”

    办公室的门应声打开,丁国满脸的愁容,看到关煦桡几人,随即强撑起笑容,伸过手来,“几位警官快请进快请进,这都是我的责任,是我没有尽到职责,这才导致发生了这么重大恶劣的案子。”

    “丁行长不必自责,谁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关煦桡伸手和丁国握了一下,介绍了自己的两个手下,又看向沈书意,向着丁国介绍着,“这是沈小姐,当时被劫匪绑架上车,今天我过来一是为了了解一下案子,二是为了让沈小姐回忆一下案发的经过。”

    “沈小姐,你好,对你的遭遇,我深感抱歉,不过请放心,我们银行一定会给沈小姐相应的经济赔偿,让你受惊了。”丁国随即热情的向着沈书意伸过手,却又不动神色的带着几分诧异打量着眼前的沈书意,看起来只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却让蒋海潮不惜血本来报复,丁国不由的暗想人不可貌相,只怕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

    “丁行长客气了,赔偿就不用了,如果能协助警方抓到劫匪才是最重要的。”沈书意同样打量着眼前完全看不出一点心狠手辣的丁国,看起来只是一个老好人,笑的热情无比。

    可是翟正椿给的资料沈书意都看了,丁国绝对算得上以权谋私,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的大贪官,而这一次银行抢劫案抢走的现金只怕丁国也有份。

    招呼着关煦桡和沈书意几人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丁国也坐了下来,皱着眉头,人也没有睡好,看那起来很是颓废,声音都显得有气无带着疲惫,“关警官,这一次这些劫匪的确太专业了,前后不过三分钟不到的时间,又挑在了银行快要下班的时候,所以我们根本没有防备,八千万就被他们给抢走了!”

    关煦桡和沈书意对望一眼,八千万,这些人还真的够黑的,竟然一口气里应外合的抢走了这么多的钱,而丁国这个罪魁祸首竟然还一脸装模作样的愧疚自责,只怕暗地里高兴的和江海潮分着赃款。

    “我是难辞其咎,这也是我的责任,等这一次的案子查清楚之后,我会立刻引咎辞职,至于该怎么判,我听组织的听党的安排。”丁国唉声叹气着,摇摇头,似乎根本无法想象竟然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发出这样的惊天大案,这样的案件竟然发生在自己的手里头。

    关煦桡打开卷宗,上面有抢劫案发生之后,所有银行员工还有银行内存取款的客户录的口供,目光收敛了那份温和,显得有些的锐利,关煦桡看向自演自说的丁国,“丁行长,银行抢劫案发生在四点二十六分,当时劫匪开的是一辆武装押运的运钞车,车子停到了银行门口。”

    “是啊,当时快要到下班的时间了,劫匪突然冲了进来,其中一个劫匪腰上还绑了炸弹,威胁我们的工作人员,如果有人报警,立刻引爆炸弹。”丁国面色沉重的开口,似乎回忆起了当时惊险万分的一幕。

    “银行的卷帘门是被劫匪关闭的,所以才导致外面的路人根本不知道银行里发生了抢劫案。”关煦桡继续开口,“银行的监控系统被劫匪入侵了吗?”

    “是的,事后我们的电脑维护人员检查时才发现系统被黑客入侵了,前后一共五分钟。”丁国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看向关煦桡,声音都压低了几分,“关警官,我们的系统可是最先进的,一般外部很难入侵,我们有最新开发研制的雷达T系统,只要有黑客入侵,按理说系统会自动警报,也不知道为什么劫案发生的时候系统却没有发出警报,不过事后我们仔细排查了,发现有人进入系统篡改了雷达T系统,而能做到这一点只有我们银行内部的高层人员,进入雷达T系统的随机密码外人根本不知道。”

    “所以丁行长你怀疑有内奸和劫匪里应外合的抢走了八千万的现金。”并没有因为丁国的爆料而有什么表情变化,关煦桡神色依旧平静,“因为银行里的雷达T系统被人给恶意关闭了,所以不但没有检测到有黑客入侵,银行内部的监控系统也暂时失去了控制,没有拍下劫匪的抢劫的一幕。”

    “只怕这件事和翟正椿脱不了关系吧,我可是被劫匪给绑架走的,而之后翟正椿的女儿翟月就过来了,而翟正椿也有办法进入银行的安保系统吧?”沈书意开口,声音冷淡了几分,说起翟月,态度明显的带着一份仇恨。

    丁国诧异的一愣,却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会这么开口,不过他倒是没有上当,打着官腔圆滑的开口,“沈小姐,至于是什么人泄露了雷达T系统的密码,和劫匪里应外合来抢劫银行,这需要警方来查证,我们只能提供相应的线索,不能妄下结论。”

    “不过雷达T系统当初就是翟会长负责引进的,他对这个系统最了解,设计系统的电脑团队也是翟会长亲自找来的,貌似关系还不错。”丁国笑了笑,快速的站起身来向着一旁的柜子走了过去,弯着腰翻找着,片刻之后拿出一份文件交给了关煦桡,“这是当初雷达T系统的相关资料,这里还有翟会长的签字。”

    “小刘,你去银行电脑控制中心,检测一下雷达T系统。”关煦桡快速的翻阅了一下丁国递过来的文件,对着身后的警察开口,“小刘,如果破译不了,让沈小姐帮忙,她可是真正的电脑高手,什么人篡改了雷达T系统,沈小姐绝对能查的水落石出。”

    “是,关队。”小刘快速的站起身来,只是目光有些怀疑的看了一眼沈书意,银行抢劫案原本就破朔迷离,八千万的现金被劫匪抢走了,和劫匪唯一有正面接触的翟月也在医院里割破颈部动脉自杀了,虽然这一切的证据都指向了已经被双规的翟正椿,都怀疑他在辞退银监会的职务之后,想要在出国之前趁机狠狠的打捞一笔,可是从关煦桡的问话和态度里,小刘看得出这个案子水深的很。

    丁国眉头一皱,脸色有几分阴沉,目光里上过一丝锐利之色,不由的看向一旁的沈书意,面带着浅浅的笑容,目光平静,看起来像是一个普通的城市女孩,可是正是这份平静,让丁国心里头突然扑通扑通的打鼓着。

    “关警官,不是我不相信沈小姐,可是银行的安保系统绝对是最重要的机密,所有客户的资料包括银行贵重物品的保险柜,还有金条储备,这些机密资料都储备在系统里,外人没有资格进入我们的系统,否则一旦出了什么事,谁也担负不起这个责任。”丁国态度坚决的制止了关煦桡让沈书意帮忙查找安保系统的提议。

    虽然丁国他相信蒋海潮的人一定做的滴水不漏,之前入侵的黑客IP地址在经过查找之后,最后会锁定到翟正椿的别墅,可是让沈书意动手来查,丁国总是不放心。

    “小刘你先过去。”关煦桡示意小刘先过去电脑控制中心,自己站起身来,对着沈书意使了个眼色,“沈小姐,那我们先去大堂那边,回忆一下当天劫案发生的情况。”

    “行,那我们就过去吧。”沈书意笑着开口,瞄了一眼看起来神色倒是平静,可是眼神却诡谲的丁国和关煦桡一起向着外面走了过去。

    丁国一看沈书意和关煦桡这态度,不但没有松了一口气,反而是更是的担心,有种来者不善的紧绷和不安,但是此刻也只能站起身来,小刘是警察,自然有权进入银行的系统,而且他也绝对查不出什么来,之前蒋海潮保证过了,警方的电脑高手过来也查不到蛛丝马迹,所以暂时放下心来的丁国也就陪着沈书意和关煦桡向着外面的大堂走了过去。

    银行还在正常的营业,沈书意看了看四周,几个监控探头在抢劫发生的时候都被劫匪控制了,他们速度又快,银行又刚好要下班了,所以钱很多,一次就被抢走了八千万,沈书意目光流转的看向四周,脑海里只感觉又一道光芒一闪而过!。

    “小意,怎么了?”关煦桡看着沈书意突然盯着银行柜台看了过去,不由压低了声音询问着,毕竟没有了监控,当天所有的事情只有靠沈书意的回忆才能重现,其他人不管是银行的工作人员,还是来银行的客户,都被劫匪给吓的够呛,丝毫回忆不起什么细节,而且众说纷纭,关煦桡明白真正能还原犯罪现场的人只有沈书意了。

    “当天,银行里面一共来了四个劫匪,他们一共拿了三个包,抢了钱之后,另外两个人警戒,其中两个人将包放到了车子里,煦桡。”沈书意停顿下来,仔细的思索了一下,脑海里的一切慢慢的如同电影倒带一般清晰的浮现。

    “三个包:长大约四十厘米,宽度在二十厘米,高度也大约在四十厘米,这样三个包能装下八千万吗?”沈书意看着柜台前取了钱的一个女士,她将十万块钱放到了自己的手提包里。

    一沓是一万,十万就是十沓,足足有两块红砖那么的厚,一百万就足足有一百沓,二十块红砖,八千万现金的体积,抢劫的时候,银行工作人员直接将钱一股脑的丢到了背包里,不是一沓一沓整齐的排放着码着,所以三个包不可能装下八千万的现金。

    关煦桡温和的表情一沉,快速的在心里头计算着,如果仔细的将钱都整齐的摆放着,或许能放下,但是当时的情况,钱都是随意的扔到背包里的,这样占据了空间,看了一眼不远处站着的丁国,关煦桡正色的开口,“所以绝对没有抢走八千万。”

    “肯定的,翟正椿给的资料里,关于丁国贪赃枉法的证据是一条接着一条,可是丁国却已经打算引咎辞职了,那么他怎么能将自己洗的干净,只怕他虚报了被抢走的金额,然后将银行账目亏空的漏洞给填满了。”沈书意已经可以很肯定这样的推测。

    当时劫案发生的时候,一切太快,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即使是沈书意也没有办法仔细想这些细节,如今到了银行里之后,沈书意慢慢的将一切在脑海里回放着,自然就注意到了这只怕是丁国和蒋海潮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如果没有被抢走八千万,假设只抢走了一千万,那多余出来的七千万就是虚报的数字了,丁国就利用这七千万莫须有的钱将过去自己亏空的银行账目给填满了,那么丁国引咎辞职,即使有人来查账,账目上绝对没有任何的漏洞,直接将这些年他亏空贪污的钱都用抢劫案给填满了,而劫匪真正抢走的钱丁国和蒋海潮还可以平分。

    “蒋海潮利用银行抢劫案将让劫匪将你绑架走,到时候再利用爆炸来报复,实在不行,暗中还有狙击手在,蒋海潮给蒋明这个侄子报仇的目的是达到了,而丁国将翟正椿拖下水,将过去的一些罪名推到翟正椿身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带着这些年贪污的钱逍遥过日子,而翟正椿被双归了,那么周家就可以借此将自己的人推到银监会里。”关煦桡瞬间就分析出这一起银行抢劫案里隐匿的门道,果真都是勾心斗角的算计,三方面都有利。

    “关队,银行的系统查不出什么情况来,顺着当天入侵电脑系统追踪排查,我最后查到的IP地址是翟正椿的别墅。”小刘低声的开口,走到角落里向着关煦桡汇报着情况,他是公安局里电脑最好的高手,可是此刻,小刘也明白自己水平还是不够,要查也只能查到陷害翟正椿的证据,其他的东西都查不到了。

    “我过去看看。”沈书意凛然着眼神,笑了笑,目光柔和而平静的看向走过来再次阻拦的丁国,悠然一笑的开口,“丁行长不放心的话,可以让银行的工作人员在一旁监督着,我绝对不会做什么多余的事情。”

    “抱歉,沈小姐,规章制度就是规章制度,绝对不容许任何人破坏,我也担不起这个责任。”丁国言辞激烈,态度坚决的反对着,一扫之前老好人的憨厚目光,“关警官,我们银行配合警察查案子是我们的义务,但是沈小姐是外人,绝对没有资格进入我们银行的系统。”

    沈书意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证件,笑着递了过去,“丁行长果真遵纪守法,不过请丁行长放心,我绝对不会泄露任何资料的。”

    丁国面色复杂,接过沈书意手里的工作证,上面赫然写的是国安部三个字,下面有三处的两个字,而当打开证件,证件里是沈书意的一寸照片。

    “沈小姐,你是?”丁国声音有点的结巴,脸色难堪,他根本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是国安部的人,脸上的冷汗不停的渗透出来,丁国双腿有点打颤,突然感觉之前这个天衣无缝的银行抢劫案是不是真的如同自己想的那么添衣服缝!

    “我想我现在可以去控制中心查看一下电脑系统了吧。”沈书意笑着将国安部的工作证收了起来,和关煦桡离开了大堂。

    丁国看着离开的沈书意和关煦桡,快速的拿出了手机走到角落里,一手颤抖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颤巍巍的拨通了蒋海潮的手机,“蒋司令,出事了!这个沈书意竟然是国安部的特工!”

    电话另一头,蒋海潮愣了一下,估计他也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还有这样的身份,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们来银行了?做了些什么?”

    “沈书意和关煦桡正去控制中心,他们想要找出当时黑客入侵雷达T系统的痕迹!”丁国脸色灰白着,他甚至可以想象出如果真的被沈书意和关煦桡查出了什么,那么自己就真的完了!

    “慌什么,就算是国安部的特工又怎么样?你以为我的人都是吃素的吗?”咔的一声挂了电话,蒋海潮快速的拨通了之前负责黑客入侵的手下,“快,有人要追踪你之前入侵银行雷达T系统的痕迹,会不会出事!”

    “放心,绝对查不到!”电话另一头的男人阴沉的笑了起来,在退出银行系统之后,他早就将所有的痕迹都抹除干净了,所有人来查最后只会查到翟正椿的头上,想要查到自己这里可没有那么容易。

    丁国从蒋海潮这里得到了保证,这也挂了电话,匆匆的向着控制室这边走了过去,而控制室里,沈书意刚刚到,小刘看了看沈书意让出了自己的位置。

    控制室里,另外几个银行的负责系统维护和修复的人员也站到了一旁,目光带着怀疑看了看沈书意,出了抢劫案之后,他们自己就进行了维护和排查,根本查不出什么来。

    坐了下来,沈书意将自己的随身带过来的移动硬盘连接到了电脑上,双手快速的敲击着电脑,和之前小刘排查的情况一下,所有的一切都非常正常,雷达T系统这边在抢劫案发生的这段时间里,有五分钟的故障时期,警报系统被关闭了,监控探头也被屏蔽了。

    沈书意调出了程序,继续查了下去,一旁小刘开口道,“这里有个明显入侵的痕迹,我是利用回溯程序,去查找入侵的源头,这个黑客很狡猾,IP地址都涉及到了全球范围,都是随机的入侵网络,不过这里,还有这里,到最后又绕回了N市……这里是翟正椿的别墅。”

    丁国站在一旁,他虽然看不懂屏幕上那跳动的程序和代码,但是小刘的话让丁国放下心来,看来即使他们来查也查不到什么,悬着的心就慢慢的放了下来。

    “很棘手吗?”关煦桡弯下腰,他倒是能看懂一点,可是再深入就不行了,编写程序什么的还是顾钧澈更懂行,给他一台电脑一根网线,钧澈都能宅上十天半个月。

    “放心,可以瓮中捉鳖,我让钧澈帮忙放长线钓大鱼。”沈书意神秘莫测的笑了起来,看起来柔和的目光里却带着凌厉的杀气,和远在北京城的顾钧澈直接联络上,两个人准备联手设下一个诱饵。

    只要是黑客,真正的黑客高手,都有一种潜在的征服和侵略性,当他看到一个难以破译的程序,一定会忍不住的想要攻克,这可以说是黑客的通性,如同野兽看到猎物一般,总会忍不住的去扑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56》,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56章 寻找证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56并对婚宠军妻156章 寻找证据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