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章 自责内疚

    到了医院,因为地下通道的重大交通事故,所以医院的救护车几乎都出动了,急症科的医生和护士也都出去了一大半,毕竟这事影响太恶劣,估计一会就有记者和媒体过来医院采访,所以医院也为了树立自己的形象,自然也就抽调大部分的人力去处理地下通道里受伤的患者。

    “你再等一下,现在医院太忙,你等一下!”一个护士快速的开口,随后不等沈书意回答,就急匆匆的向着门诊这边跑了过去。

    沈书意无奈的站在一旁目送着护士匆匆跑开,这已经是第三个护士了,脸上的鲜血已经洗干净了,就余下额头上的一道伤口,被刘海遮挡住了,不仔细看还看不见,手肘手掌还有膝盖处也只是擦伤,唯一严重的就是脚踝,这会肿的跟猪蹄子似的。

    “怎么回事?医生呢?”周子安手里提着一个装衣服的袋子,俊雅的脸上眉头皱了起来,十多分钟之前他就送沈书意来了二院。

    因为跳车,沈书意身上的衣服都不能穿了,斑斑血迹,看起来有点的触目惊心,所以周子安就出去给沈书意买了一套衣服回来,结果前后快二十分钟了,却没有想到沈书意还是脸色苍白的坐在一旁,医生护士倒是匆匆的在医院走廊里跑来跑去的,就是没有人一个人过来给沈书意处理伤口。

    “一会就来,谢谢了。”身上的衣服满是血迹,也都蹭破了,沈书意接过周子安递过来的袋子,看了看四周向着卫生间方向走了过去,准备过去先将衣服给换下来,要不一会谭宸过来看见了准得黑着一张脸。

    看着沈书意一瘸一拐的清瘦身影,凉鞋外那原本该是雪白娇嫩的脚踝此刻已经肿的厉害,周子安脸色阴沉下来,一把抓住正匆匆跑过来的医生,声音严厉,“你们怎么回事?没有看到病人已经在这里等了二十多分钟了吗?”

    “你谁啊?”医生突然被周子安给抓住,同样脸色不悦,可是定睛一看周子安一身的优雅尊贵,倒也不敢放肆,只是语调依旧有些的不耐烦,“医院正忙着抢救地下通道的受害者,其他病人一时半刻没时间处理,要是小伤就等一下!”

    这会周子安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没有人过来给沈书意处理伤口,再听着不远处医院一个主任医师正在对医生护士训话,“媒体已经过来了,所以医院务必要做好接待工作,尽一切可能抢救地下通道的伤者,其他病患可以缓一缓,地下通道的伤者一切优先,听到了没有?”

    “听明白了。”医生和护士整齐的回答着,随后又匆忙的跑开,直奔急症室这边,准备接待被急救车送过来的伤病患。

    并不是说医院这样的做法不对,可是为了给医院在媒体和大众面前树立一个好的形象和面子,却放弃其他同样需要救治的病人,可是终究还是为了一个面子问题。

    看到这一幕,周子安直接被气乐了,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片刻之后,沈书意刚将沾满鲜血的衣服换了下来,几个医生和护士匆忙的跑了过来,那态度殷勤的活像沈书意是重症病患,耽搁几分钟就会死亡一样,医生和护士严阵以待的将沈书意给带到了病房里处理伤口了。

    “周少,我真不知道是您的朋友出事了,请多多包涵,多多包涵,只要是今天地下通道这事闹的太大,二院离的最近,媒体都过来了,我们要是处理不好,医院的形象就毁了。”二院院长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低头哈腰的向着一旁的周子安解释着,谁知道今天怠慢了一个病人,竟然还是这么有来头的主。

    不过话说回来,周少在圈子里传言那可都是顶呱呱的,温文尔雅,俊逸非凡,如今为了一个女人动怒了,院长一琢磨,脸色倏地一边苍白了几分,心脏都快要吓停了,该不会这是周少的女朋友吧!

    “不用客气,你们为难我知道,既然媒体过来了,我陪你过去一趟。”周子安优雅一笑,之前脸上的阴霾之色消失的无影无踪,不愧为N市的优雅贵公子,而此刻周子安准备过去面对媒体也是为了给市政府挽回形象,尤其是为了周栋今年竞争市委书记这个位置做好正面的宣传。

    院长一看周子安这态度,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也知道周子安陪着自己过去一趟,也是为了地下通道重大交通事故的事,再加上沈书意的伤口处理也需要一段时间,院长随即陪同周子安想着急症室这边走了过去,“周少这边走,急症室在这边,沈小姐身上的伤处理好了之后,已经安排好了高级病房,周少一会可以回来探望。”

    “嗯,麻烦院长你了。”周子安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若是可以,周子安倒也想要第一时间陪在沈书意身边,可是刚刚爸已经打了电话过来,周子安知道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去地下通道的交通事故现场已经失职了,如果这会再因为儿女私情而耽搁了工作,不但把会不高兴,周子安自己也不可能真的这么拎不清,所以此刻周子安也只能先离开去面对媒体。

    关煦桡过来的最快,直接避开了急症室这边的记者,虽然医院这会已经人满为患了,不过都是送去的是普通病房,高级病房这一块,因为周子安的关系,沈书意的伤虽然是皮外伤,不算太严重,可是普通病房都满了,所以直接给送到高级病房去了。

    “伤得怎么样?”关煦桡快步的推开门进来,看着沈书意坐在病床上,额头上的伤口已经处理了,不算太严重,不过脚踝倒是给严严实实的纱布给包裹起来了。

    关煦桡根本没有想到蒋海潮竟然这么疯狂,为了杜绝石磊招供出来,竟然不惜派人追赶自己,宁可车毁人亡,而在沈书意进入地下通道之后,蒋海潮更是丧心病狂的同时打开了地下通道出入口的交通灯,造成了这惨烈的车祸,不过对外界而言,这是因为交通指示灯突然失控才造成的惨烈车祸,这也是给媒体和公众的一个借口,否则如果说是人为的原因,只怕N市政府的形象彻底就这么给毁掉了。

    “没事,脚扭伤了,已经处理好了,不过小刘他去了。”沈书意牵强的扯起一个笑容,想起地下通道的车祸现场,沈书意眼睛里上过沉重的内疚和自责,可是在关煦桡的面前终究保持着惯有的冷静和镇定,丝毫没有被他看出来有什么不妥之处。

    听沈书意提到小刘,关煦桡温和俊逸的脸上也闪过惋惜和无奈之色,走到病床前,看了看沈书意,确定只是皮外伤,唯独脚踝的扭伤算是最严重的,叹息一声,“你也不要自责,这都是蒋海潮的原因,据说负责交通指挥灯调度的这人是蒋海潮的死忠部下,这事这些人都得负责,谁也护不了这些丧心病狂的禽兽!”

    “我明白,你过去急诊室这边看看情况吧,我在这里等谭宸过来。”点了点头,沈书意攥紧了手,面上不显,可是却知道地下通道这些人的死亡却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如果不是自己,小刘不会在车祸里死亡,甚至还被那些人在尸体上补了一枪,即使如何的想要给自己脱罪,可是心里头却还是沉沉的压着一把锁,根本解不开,涩的难受,只是沈书意习惯了自己抗下所有一切,在关煦桡面前并没有表露出分毫来。

    “那我先过急症室这边。”亲眼确定了沈书意的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关煦桡也没有多停留,转身离开了病房。

    病房安静下来,沈书意脸上那强撑起的平静表情瞬间消失了,表情漠然的靠在病床上,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地下通道惨烈的一幕,汽车的刹车声,撞击声,痛苦的呻吟声,失去了亲人和朋友的悲痛哭声,一切的一切,如同针尖一般狠狠的扎在沈书意柔软的心尖上。

    谭宸从部队赶到二院的时候,周子安已经结束了和媒体的接触,甚至还安抚了医院急症室里的伤者以及他们的家属,将政府正面负责的形象塑造的无比成功,而周子安也在前几天低调的进入了N市政府工作,暂时就在宣传部。

    温文尔雅的气质,英俊的五官,再加上圆滑的说话技巧,不单单媒体给了周子安已经政府正面的印象,伤者家属也表示这是意外事故,虽然家人受伤是无比的难过和疼痛,但是并没有因此迁怒到政府身上,不得不说周子安的确很有手段。

    “等一下!”眼前着电梯门就要关上了,周子安快速的小跑了过来,带着几分倦色,刚刚面对媒体和伤者,周子安说得也是口干舌燥,这会正准备去看沈书意,结果随着电梯门的再次开口,周子安一愣,没有想到电梯里竟然是谭宸。

    “这都过去快一个小时了。”抬起手腕,周子安看了看时间,神色依旧俊雅,英俊的脸庞上带着一丝薄凉嘲讽的冷意,从沈书意刚好和周子安碰见来医院已经过去五十多分钟了,在周子安看来他是真的不明白沈书意这么聪明剔透的人,为什么要选择谭宸这一看就是冷酷麻木,甚至不知道心疼人的男人。

    面无表情着脸,谭宸并没有因为周子安的故意挑衅而有什么表情变化,神色冷然,完全看不出对沈书意出事的焦急和担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个男人是真的冷心绝情,可是若是仔细一看,就会从这张面瘫脸上看出细微的表情变化。

    原本深邃的黑眸此刻幽深不见底,五官显得更加的冷绷而紧拧,薄唇紧抿成一条线,谭宸浑身上下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冷酷气息,他远远不是外人看的这么无动于衷,相反的正是因为压制了表情,所以整个人才会显得更加的冷漠无情。

    电梯很快就到了,谭宸大步迈开向着病房的方向走了过去,周子安也抹了一把脸跟了过来,其实他并不是死缠烂打的人,可是唯独对沈书意这份似有似无的感情却总是割舍不下,或许这也是周子安这个少爷这辈子第一次这样失去了理智和判断,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儿女情长的时候,不再用周家的一切来约束自己,随心而为。

    “等一下,谭宸!”三两步追上了谭宸,周子安快速的挡到了谭宸的面前,周子安个子挺高,可是面对谭宸却还是矮了半寸,这让周子安不由的后退了两步和谭宸平视着,这才惊觉的发现谭宸皱眉的这一瞬间,那股扑面而来的冷酷气势,锐利如霜刀,让周子安下意识的惊了一下。

    “让开!”冷酷着声音,谭宸不悦的看着挡路的周子安,这一会,他根本懒得理会眼前这个男人,在路上的时候,谭宸已经知道地下通道的事故有多么的惨烈,不亲眼见到沈书意安全,谭宸根本不放心!

    所以懒得理会叫住追击的周子安,谭宸越开他继续前进,而背后突然响起周子安指责的声音,让谭宸原本迈开的步子倏地一下停了下来。

    “谭宸,小意之所以会一而再的遇到危险,都是因为你的原因,身为男人,你不但不能保护她,反而让小意一次又一次的为了你的利益而陷入到这些勾心斗角里,谭宸,你不配称为小意的男朋友!”愤怒的开口,周子安冷冷的目光盯着谭宸的颀长的背影,终究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这辈子第一次心动,可惜他心动的女人却喜欢上了眼前这个面瘫脸的男人,不甘心呐!

    背对着身后的周子安,谭宸并没有开口,只是脸色终究还是暗沉了几分,随后大步的继续离开,脸色更加的严肃而凝重,推开病房的门,看到靠坐在病床上的沈书意,虽然她的表情收敛的很快,可是那一瞬间,沈书意沉默的脸色,愧疚的眼神,却依旧如同一把刀一般直接刺到了谭宸的心上,小意识如此的自责和内疚!

    “你过来了,放心吧,我没事,就是一点擦伤,不过脚扭了,估计这几天都不能下地了。”对上谭宸那严肃的表情,沈书意笑着开口,语调轻快,并不想谭车因为自己而担心。

    谭宸面瘫着峻脸,一步一步,步履沉重,远不是周子安看到的那么的无动于衷,只是习惯的将情绪收敛压制着,白嫩的手掌心此刻擦着药水,身上的衣服也不是早上出门的那一套,即使不去地下通道的事故现场看,谭宸也知道当时的情况多么的危险和惨烈,否则另一个和小意同车的警察就不会当场死亡。

    “小意。”低声的开口,谭宸坐在了床边,伸过手将强撑着笑容看起来若无其事的沈书意紧紧的抱在了怀抱里,面瘫的俊脸上表情凛冽的骇人,周子安的指责化为利箭插在胸口,谭宸紧紧的抱着身体僵硬了片刻,随后柔软下来的沈书意,小意会得罪蒋海潮,会引来这些报复,其实周子安说的不错,终究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如果自己不是因为厌烦这些勾心斗角而选择避让,却让小意来处理这些事,小意怎么会遭遇这些,谭宸收紧了双臂,黑眸里翻腾着心疼和自责的情绪。

    “我没事。”温暖的怀抱,熟悉的气息,那所有伪装的坚强在一瞬间溃散了,沈书意双手抱着谭宸的腰,埋首在他的胸膛上,笑容从脸上褪去,那份自责和内疚让沈书意眼眶酸涩着,更加用力的抱着谭宸,放任自己在他的怀抱里软弱下来。

    “没事了,都过去了。”低头,轻柔的吻落在沈书意的额头上,谭宸拨开她散落的刘海,看了看额头上的伤口,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沈书意身上的伤口,手肘手掌都严重擦伤了。

    心疼的握住了沈书意的指尖,谭宸目光下移,看了看沈书意包裹着纱布的脚踝,谭宸卷起沈书意的长裤,膝盖处也是严重的擦伤,擦了药,可是一大片血肉模糊的肌肤,让谭宸眼色更加的凝重,大手轻轻的摩挲着沈书意腿上的肌肤,若不是因为自己不愿意接手这些勾心斗角的事,谭亦怎么会让小意来帮忙,那么小意也不会受伤。

    沈书意并不知道谭宸此刻复杂的情绪,只当他的严肃表情是因为自己的受伤,心柔软下来,难受和苦涩也消散了不少,沈书意握住了谭宸的大手,笑着开口,“不要板着脸,放心,只是一些擦伤,过几天就好了。”

    “嗯。”应了一声,谭宸抬头,目光复杂着,看着到了这个时候还来安慰自己的沈书意,心里头的自责更加的沉重,周子安刚刚的嘲讽其实并没有错,是因为自己才会让小意陷入到了危险里,只是谭宸的表情一贯都是内敛着,再加上沈书意此刻也还是因为地下通道的车祸而内疚自责,所以也没有注意到谭宸不对劲的眼神。

    ------题外话------

    抱歉,云南这边跟团的酒店没有网线,网吧又不给外省人上,要在云南注册什么的,所以这几天更新兼职太麻烦了,都是去网吧里,找个帅哥蹭别人的电脑用一下,所以这几天的更新不定时,太抱歉了,亲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59》,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59章 自责内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59并对婚宠军妻159章 自责内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