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章 分歧出现

    地下通道的交通事故很快就有了明确的调查结果,负责交通调度的赵方力已经被警方拘捕归案,而罪名就是在中国时间因为饮酒,所以导致地下通道事故的发生,情节极为恶劣,不久之后就会被法院提起公诉。

    “不出去吃?”周子安这几天也忙的够呛,地下通道的事故虽然已经有了官方的解释,但是毕竟死了好几个人,影响太恶劣,想要挽回政府的名誉,周子安这个才进入政府宣传部的科长可以说是事必躬亲,忙到一天二十四小时手机都开机着。

    不过虽然累的够呛,喉咙都沙哑了几分,不过周子安总算是打响了自己政界生涯的第一步,圆满的解决了地下通道这件事,甚至受到了省委的点名表扬。

    “小意在家。”冷声的开口,谭宸直接向着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

    自己怎么着也算是谭宸的情敌吧?就这么被他光明正大的往家里带,谭宸是不是太看不起自己了?周子安俊雅的脸上闪过一丝挫败,既然谭宸都不在意,自己还顾忌什么,所以周子安也直接打开车门上了副驾驶这边坐了下来。

    揽月苑里,沈书意坐在沙发上沉思着,纤细的眉头皱了皱,有点的心不在焉,沈书意一贯都是冷静而理智的性子,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去做什么,对于感情,沈书意更是认准了就不会回头,即使日后有一天,真的走到分手的那一步,沈书意至少可以安慰自己曾经我爱过那样一个出色的男人。

    可是即使在理智冷静的人,真的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却也会有些的患得患失,心神不定,“谭宸,这个混蛋!”沈书意咬牙切齿的嘀咕着,她倒是不认为谭宸这几天忙的连人影都见不到是因为在外面有人,即使他身上带着女士香水的味道,沈书意还是相信谭宸的。

    可是相信归相信,心里头依旧不痛快!记得以前秦炜烜和沈素卿有些勾搭不清,暧昧的时候,沈书意都是冷眼看着的,可是如今,将人换成谭宸的时候,沈书意已经开始在脑海里幻想着将谭宸凌迟处死,十八种酷刑伺候着。

    厨房里,因为谭宸这几天天不亮就出去忙,夜里不过了凌晨不回来,所以沈书意那情绪这几天蹭蹭的攀升着,一直都习惯了沈书意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冷静淡定,突然看到沈书意坐在沙发上,表情诡异的模样,厨房里三个男人都齐刷刷的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冷,莫名的蛋疼。

    “沈丫头会不会半夜拿出一把剪刀将谭宸给咔嚓了?”陆纪年手里抓着个西红柿在啃着,原本三个男人准备来厨房做饭的,一个人弄一个拿手菜出来,那至少也可以当晚饭吃了,好缓解沈书意那看起来很是凶神恶煞的情绪。

    可惜陆纪年外表看起来人模人样的,精明帅气,带着几分邪魅的慵懒,可是骨子里那邋遢的够呛,还竟喜欢藏脏袜子,真不愿意洗,丢垃圾桶也好,放洗衣机里让关煦桡一起洗了也好,可是陆纪年偏不,他就喜欢藏,床底下,衣柜下,甚至连天花板上头爱藏着,让关煦桡这温和脾气的好男人都气的差一点将陆纪年给赶出大门,所以做饭,陆纪年只会吃而已。

    关煦桡和谭沐回头看了一眼提议做晚饭,可是这会只会啃西红柿的陆纪年,两人齐刷刷的冷哼一声,继续处理着流理台上的蔬菜,活该陆纪年到如今都是孤家寡人,哪家姑娘眼睛瞎了才会看上这么一个虚有其表的邋遢男人。

    “哥,这几天是怎么回事?”清洗着手里烧汤用的小青菜,谭沐低声的询问着关煦桡,以前在北京城的时候谭宸哥的重心都在军区里,作息时间都很规律,可是现在倒是忙的好几天都不见人影,难怪小意的火气节节攀升着。

    谭沐来N市直奔军区来的,谭宸并太在意权势,关煦桡又进了公安系统,所以军区这一块,谭沐只能亲自过来了,刚好在北京军区,谭家势力太大,而且谭景御看起来没个正经,可是北京军区绝对是一块铁板,牢固的很,完全没有谭沐锻炼的机会,所以谭沐倒是愿意过来N市。

    摇摇头,关煦桡也有些诧异的,不明白谭宸为什么这几天会这么忙,甚至连陪小意的时间都没有了,关煦桡此刻皱了皱眉头,谭宸哥突然这么忙,是在地下通道出事之后,难道谭宸哥准备介入权力的中心了?

    “喂,你们俩当我是空气吗?”不得不说被忽略的陆纪年很不是滋味的看着凑在一块说悄悄话的关煦桡和谭沐,他一直都是一个人,虽然也有忠心的下属,可是死党朋友倒很少。

    难得和关煦桡这温和性子的男人很是对口味,所以陆纪年自然没脸没皮的赖上关煦桡,至少也摆脱了孤家寡人的生活,可是谭沐过来之后,陆纪年立刻就吃醋了,这两人是开裆裤长大的死党,所以谭沐来了N市之后,陆纪年立刻感觉自己被抛弃了,谭沐和关煦桡之间的默契,根本是外人介入不了的。

    谭沐回头看了一眼被抛弃的,宛若小媳妇模样的陆纪年,峻朗的脸上表情微微的变化了一下,同情的看了一眼关煦桡,好像这就是传说中的交友不善。

    关煦桡刚准备说什么,院子外传来了汽车声,厨房里,三个男人立刻都停下话来,齐刷刷的看向大门口,关煦桡表情倒是很平静,陆纪年就满眼的幸灾乐祸,谭沐倒是一直沉稳的模样。

    还知道回来!沈书意冷眼瞪着走进来的谭宸,又看了一眼他背后跟着的周子安,原本气呼呼的表情却又变化了,笑着站起身来。

    谭宸也知道自己这几天太忙,忙到忽略了沈书意,所以这会看到沈书意笑靥如花的走了过来,不由的加快了脚步,可惜沈书意却从谭宸身边直接越了过去,直接无视了谭宸径自的向着周子安走了过来。

    “周少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笑着开口,背对着谭宸,沈书意声音听起来倒很是热情,可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的凶悍!

    “和谭宸一起过来吃个饭,打扰了。”周子安朗然一笑的开口,倒是不失君子风度,只是看着沈书意这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不由同情的看了一眼谭宸。

    “怎么能说是打扰呢,上一次还麻烦周少送我去的医院。”沈书意笑着开口,怀疑的看了看周子安,他和谭宸过去可不对盘,可是现在居然会和谭宸一起回来吃晚饭?

    面瘫脸上表情有点的呆滞,谭宸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被沈书意给无视了,听着她和周子安相谈甚欢的声音,谭宸眉头皱了皱,不悦之色直接写到了峻脸上。

    “你的腿还没有好,我自己就行了。”周子安快速的拦下沈书意,也不当自己是客人了,起身拿过茶壶给自己和沈书意还有谭宸各自倒了一杯茶,对上沈书意笑靥如花的热情,周子安转念一想就知道沈书意这是故意的,可是看着谭宸那黑的可以刮下锅灰的脸,周子安突然感觉即使是做戏那也是好的,至少可以看到谭宸变脸。

    小意?以前和沈书意在一起的时候,她的注意力都会全部放在谭宸身上,可是此刻,看着沈书意根本无视自己的存在,和周子安有说有笑的,谭宸紧抿着薄唇,明白沈书意这是因为自己这几天的忽视而生气了,倒也压住了情绪,坐到了沈书意的身边,大手向着她放在膝盖上的小手伸了过去。

    “周少还是第一次上门,我陪你出去走走,秋凉了,揽月苑的景色倒是不错的。”可惜在谭宸的手伸过来的瞬间,沈书意直接站起身来,避开了他的手,笑着对周子安提议着,随后也不等他回答,径自的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那好,就一起出去走走吧。”朗然一笑,瞄了一眼黑着脸的谭宸,周子安随即大步追上了沈书意的身影,虽然知道沈书意这是在演戏,只是为了故意气气谭宸,可是周子安俊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的灿烂,想到这里,周子安都不由自嘲的苦笑了一笑,情不知所起,果真说的一点不假。

    就这么被丢在了客厅里,看着关上的门,谭宸深呼吸着,这几天忙的厉害,他并不热衷权力,所以也很少用心思在这上面,再加上谭宸的性子并不适合这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争权夺势,培养人际关系,所以这几天谭宸也累的厉害,这会更是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生着闷气。

    厨房里,关煦桡和陆纪年还有谭沐对看一眼,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沈书意和谭宸之间吵架,当然了,并不能说是吵架,要真的吵起来或许过一会就没事了,可是沈书意性子太冷静,谭宸性子太沉闷,所以这两个人根本不可能脸红脖子粗的吵架,也正是他们性格的迥异,关煦桡等人其实一直都很诧异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哥,小意只是有点闹脾气,你别在意。”关煦桡温声的开口,虽然他不认为自己的安慰有什么效果,但是关煦桡终究还是担心谭宸和沈书意的关系。

    “吵架分手什么的太正常了,夫妻都还有吵架离婚的呢,更别说你们还没有结婚……得,算我没说。”对上谭宸凶狠的眼神,陆纪年无辜的一耸肩膀,好吧,自己不该提什么离婚分手,可是,陆纪年摸摸鼻子,自己难道说错了吗?这本来就是事实啊,这年头很多十年二十年的夫妻转眼都能各奔东西,更何况谭宸和沈丫头这才认识多久,会分手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吧。

    “哥,你这几天在忙什么?”谭沐直截了当的开口询问着谭宸,他看起来很是稳重老陈,话也不多,五官俊朗,带着军人的正直和刚毅。

    可是谭宸依旧板着面瘫脸并没有说什么,黑眸之中目光略显疲惫和倦累,谭宸此刻想起小时候,那个时候谭骥炎就非常的忙,工作应酬太多,谭宸和谭亦更多的时间都是和童瞳这个母亲在一起的。

    谭宸并不喜欢权力和金钱,所以他小时候其实有点反感谭骥炎的忙碌和应酬,忽略了家人,偶然要一家四口出去一趟,还得挤着时间,而每每那个时候,谭宸一直都记得童瞳脸上的喜悦和期盼,那个时候谭宸就告诉自己,日后,他绝对不像谭骥炎这样,为了工作而忽略家人。

    所以谭宸进了军区,但是却建立了绝杀,他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可是沈书意的一次又一次的遇险,让谭宸突然犹豫了,迷失了方向,他知道自己必须像谭骥炎这个父亲一样牢牢的抓住权力,这样才没有人敢对沈书意下手,可是当他这么忙碌而忽略沈书意的时候,沈书意的无视,让谭宸有些的烦躁,似乎不管怎么做都是错的。

    院子里,立秋之后,那酷暑燥热的天气终于凉爽了下来,尤其是在傍晚的时候,太阳落山了,风一吹,让人感觉无比的惬意和清爽。

    “你和谭宸在谋划什么?”走到了僻静的林荫道上,沈书意的脚还有点隐隐的痛,所以她直接坐到了长椅上,回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周子安,脸上刚刚刻意伪装出来的热情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余下冷静和理智。

    “战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周子安看着神色冷淡,眼神过分冷静的沈书意,想到她刚刚的笑容和热情,只是为了气气谭宸而已,心里头不由的酸涩了几分,背靠着身后的粗壮的大树,看了一眼沈书意继续的开口,“我若是和谭宸继续鹬蚌相争下去,只不过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所以你们选择合作了?在外界看来还是互相争斗撕咬的敌对?”沈书意何其聪明,周子安跟着谭宸进了揽月苑,沈书意立刻就想到了这一层,如今周子安这么一说也是肯定了沈书意的推测。

    在外人看来,谭宸和周子安是不死不休的敌对,但是暗中两个人却是心照不宣的合作关系,那么想要完全控制N市军政商三界的势力必定是指日可待,只怕日后,利用这种假象,他们可以继续合作下去,不单单是N市,甚至可以将势力扩展到J省,甚至发展到北京城去,当然,这种明着是敌人,暗地里是伙伴的合作关系,需要的是完全的信任。

    谭宸不是那种阴险算计的小人,所以周子安可以相信谭宸的合作,而周子安是极其聪明的男人,他看得清事实,所以周子安也不会破坏这份合作的关系,和谭宸合作,对周子安而言百利而无一害。

    “他不喜欢这些的。”叹息一声,沈书意缓缓的开口,目光悠远的看着天边的夕阳,谭宸根本不喜欢这些勾心斗角,否则谭亦就不会选择自己来帮忙,可是,沈书意明白谭宸突然有这样的改变却是因为自己。

    “他是男人,很多时候会身不由己,没有选择,小意,这是男人的责任和担当,如果谭宸不能保护你,只能看着你陷入危险里,他又怎么配留在你身边,照顾你保护你?”感慨的开口,周子安最羡慕的就是谭宸可以找到这么一个为了自己而考虑的女人,周子安身边的女人何尝不多,可是谁不是冲着他的身份和家世来的。

    当然,也不排斥真有被周子安吸引的女人,但是呢,进入了周家,在这样权力和财富的圈子里,最初纯真的感情还能保持这么纯粹吗?周子安这样的身份,日后的婚姻必定是政治联姻,感情里插入了政治的因素,还能有纯粹的感情吗?

    沈书意原本和周子安出来是想要让他不要和谭宸继续合作下去,她不想看着谭宸这么疲惫,为了自己去应酬去交往,谭宸是一匹孤傲的狼,他永远都做不来左右逢源,口蜜腹剑的狡猾狐狸,而沈书意也舍不得谭宸委屈,但是周子安的话却让沈书意犹豫了。

    “小意,你该知道谭宸既然做了决定,他就不会改变。”看着沈书意的为难,周子安淡淡的开口,隐匿住眼底深处的一丝算计和深沉,日后若是谭宸和小意不和的话……周子安终究还是为了自己的那渺茫的,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感情而选择了算计。

    沈书意突然的抬起头,眼神锐利的看向一旁的周子安,他还是一副俊雅尊贵的模样,沈书意眼神沉了沉,终究没有再开口说让周子安放弃和谭宸合作的打算,“走吧,回去吃饭。”

    当开门声再次响起,一直坐在沙发上沉思的谭宸猛然的抬起头,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此刻却带着几分的不安,谭宸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既然只有权力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那么即使不喜欢又如何?

    “我买了几个熟菜回来。”沈书意笑着开口,完全看不到之前的坏情绪,而桌子上,关煦桡和谭沐倒是折腾出了几个熟菜,再难的菜肴他们也无能无力了,不过因为气氛不对,谁也没有心思关心晚上的菜色,这会看到沈书意恢复了正常,还带了菜回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去拿碟子。”诧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谭宸却没有多想什么,心里头的不安总算散了过去,快步的走了过来,再次伸过手握住了沈书意的手,而她没有再躲闪,这让谭宸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大手紧紧的包裹住了沈书意的手牵着她向着厨房里走了过去。

    拿过碟子将蔬菜装盘,谭宸回头看向身侧的沈书意,突然伸过手一把将人给抱在了怀里,低沉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歉意。

    “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可是谭宸,我不想你做你不想要做的事情,也不想你勉强自己,更何况我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那么需要保护。”放软了身体,沈书意靠在谭宸的怀里,双手抱住他的腰,低声的继续开口,“谭宸,你还要和周子安继续合作下去吗?”

    “嗯。”半晌之后,是谭宸低沉却肯定的声音,他不喜欢权力的争斗,但是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谭宸认为一切都值得,只是因为太忙而忽略了沈书意,所以谭宸才感觉到如此的抱歉。

    沈书意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其实她更希望谭宸可以放弃的,可是谭宸的态度太坚决,沈书意笑了笑,“好了,快将菜端出去,陆纪年之前就嚷着饿死了。”

    原本都是六点吃饭的,可是因为这几天谭宸太忙,有时候都不回来吃饭,有时候也是忙到七点多才回来,今天也是如此,七点才回来,所以陆纪年才饿的去啃西红柿。

    餐桌上,看到谭宸端着菜出来饿了,之前冷肃凝重的神色消失了,又恢复了惯有的面瘫,关煦桡三人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是和好了吧!可是唯独周子安淡淡的笑了笑,神色高深莫测。

    蒋海潮的死亡被定性为失踪,这其中就有周子安的帮忙,地下通道的责任完全归罪到了赵方力身上,而因为石磊的招供,丁国也被逮捕了,翟正椿安排好了翟月的后事之后,带着妻子还是出国了,毕竟国内也没有他留下来的意义了。

    N市在无声无息中,权力已经有了一些的变故,因为谭宸的介入,沈书意将之前谭亦需要让自己帮忙的事情和人脉关系都交给了谭宸,她倒是又闲了下来,只负责古韵的生意和发展。

    “抱歉,谭连长刚刚去洗手间了,有什么事吗?我可以替你转达。”电话里传来清脆柔和的女音,女孩子态度落落大方,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和谭宸的关系非同一般。

    “不用了,谢谢。”挂了电话,沈书意叹息一声,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原本她还想约着谭宸一起吃午饭的,而早上也说好了,可是过了饭点,谭宸还没有打电话过来,沈书意就打了电话过去,却没有想到会是一个女孩子接的电话。

    “男人在外打拼不容易,很多时候身不由己,以你的聪明绝对不会因为这些误会谭宸的吧?”陆纪年优哉游哉的开口,笑着啃着手里的鸡腿,瞄了一眼沈书意,他就知道谭宸一旦开始介入权力的中心,肯定会忙的没有时间,不过这样也好,晚上又有口福了。

    “滚!”没好气的开口,沈书意直接将桌子上的文件夹向着沙发前的陆纪年丢了过去!心情莫名的糟蹋了几分,虽然知道谭宸这么努力,这么打拼的确是为了保护自己,可是沈书意真的不需要谭宸这么小心翼翼的保护,甚至连见一面都不容易!

    “军区那些老家伙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管有关系没关系,到一起了,首先喝上几大瓶茅台,然后再有事说事,谭宸在N市的根基太薄弱,想要在军区揽权,估计有的喝。”陆纪年避开砸过来的文件夹,邪魅一笑,无比同情这些天天天都在应酬被灌酒的谭宸,不过这还好是在军区,谭宸虽然性子冷沉闷了一点,但是还能打开局面,如果是在政坛,谭宸这性子绝对不行。

    “我出去吃饭。”肚子也饿的咕咕叫了,再看着陆纪年在办公室里大快朵颐的啃着鸡腿,沈书意拿起包和车钥匙站起身来。

    “喂喂,这几天市场上出现了很多山寨的衣服,天依服饰不要成本的在打压我们古韵,你还有心思出去吃大餐呢?”可惜陆纪年的声音被关门声给隔断了,自从之前的服装走秀,沈素卿原本想要陷害沈书意,可是却被揭穿了,反而害的天依服饰名誉大跌,既然已经撕破脸了,沈素卿也终于不再藏着掖着,光明正大的打压古韵。

    而天依服饰的战略的确可以说很是卑鄙无耻,每一次古韵新款设计一出来,天依服饰立刻让旗下的设计师开始大规模的仿照,然后设计出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五的衣服,而价格只有古韵的三分之二,大批量的将衣服投入市场。

    而古韵的确遭到了冲击,毕竟比起沈书意的资金,天依服饰要雄厚的很多,网店这一块,古韵差不多都被沈素卿用这样即使亏本也要打压沈书意的贱招给抢占了。

    到了预订的餐厅,侍应生虽然诧异只有沈书意一个人来这里吃情侣餐,但是还是将餐点送了上来,沈书意坐了下来,喝了一口咖啡,古韵这段时间的情势的确不容乐观。

    沈素卿根本就和疯了一样,不计成本的打压古韵,毕竟古韵才成立,很多方面比不上天依服饰,而且天依服饰仿照出来的衣服卖家比古韵低了很多,沈素卿宁可亏本,也要将古韵打压,根本不在乎是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呦,怎么,你一个人过来吃饭?谭宸呢?”冤家路窄,这边沈书意刚还想着古韵的行情,沈素卿竟然也在这家情侣餐厅吃饭,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沈书意独自坐在一旁,不由讥讽一笑的走了过来,挑着眉梢,“沈书意,怎么了?是不是秋装卖不出去,都库存在厂里了,资金链断了吗?可惜啊,和你斗,你还太嫩了一点!”

    “你以为你靠着压低价格又能维持多久?”心情不太好,这会看到沈素卿就更不太好了,沈书意冷笑一声,早知道就不来这里吃饭了。

    “那又怎么样?天依服饰有的是钱,实在不行,炜烜哥还可以借我钱周转,我就是用价格战将你打败!你又能怎么样?顾客又不是傻子,同样的设计,同样的质量,可是我们价格却低了三分之一,而且还是老牌的服装企业,顾客肯定会选择我们天依服饰的产品!”沈素卿得意洋洋的笑着,这么长时间了,她这是第一次在沈书意面前扬眉吐气。

    “那你就继续亏本下去吧,我们就这么死磕着,看谁坚持到最后!”丝毫不畏惧沈素卿无耻的挑衅,沈书意低头吃了一口煎的嫩嫩的牛排,突然脑海里亮光一闪而过,沈素卿在国内市场打压古韵,可是还有国外市场呢!

    想到仓库里那么多库存的服装,沈书意笑了起来,既然国内市场不行,那还可以走国外市场,如今在国外的华人也不少,而且在国外的华人更喜欢中国的古文化,相信古韵的设计风格一定会让她们喜欢的!

    看着沈书意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吃的挺香的,沈素卿不甘心的咬着牙,踩着高跟鞋离开了,不管古韵设计出什么样的服装,只要衣服一出来,天依立刻就让设计师抄袭过来,然后大批量生产,她就不相信打不垮古韵!

    而同样的饭点时间,另一家私藏菜的会馆包厢里,“小谭,我这个女儿刚刚从国外留学归来,脾气拗的很,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直接说,这丫头还就听你的话。”主位上,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笑呵呵的开口,越看谭宸越满意!

    原本老婆当年生了女儿,高兴归高兴,可是慢慢的,张彖倒是有些的担心了,女儿终究是要嫁人的,他在军区打拼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坐到这个位置,一旦内退下来,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是儿子,还可以继承自己的位置,但是女儿?

    张彖后来就想这个给女儿找个可靠的丈夫,这样自己即使退下来了,但是也等于是幕后的太上皇,倒不用担心什么,而谭宸的出现,让张彖看到了希望,今天原本是和谭宸出来吃饭的,但是实际上却是相亲宴。

    “爸,有你这么在外人面前贬低自己女儿的吗?”娇俏的表情很是嗔怪,张雪不满的看了一眼父亲,随后笑着看向谭宸,“谭连长,如果我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你直接说啊,在国外这些年,有些习惯估计不好。”

    张雪性格很是开朗,大大咧咧的,但是谭宸给她的感觉很是古板封建,又是军人,张雪在被那么多追求者哄着捧着之后,谭宸倒是让张雪很喜欢,丝毫不阿谀奉承,这样才是真正的男人,才可以依靠可以放心。

    即使性子冷了一点,但是以后不会有什么花花心思,女人这辈子要找的就是这样的男人结婚,谈恋爱的时候到可以找一个浪漫的男人,但是结婚还是需要找谭宸这样可靠的。

    “我已经有谈婚论嫁的恋人了。”谭宸冷沉着声音开口,话音刚落下,张彖的表情倏地一变,一旁张雪笑容也是僵硬在脸上,不过随即又恢复过来,只是脸色依旧有些的不好看。

    “小谭,你这是什么意思?看不上我女儿吗?”冷着声音,张彖刚刚还笑呵呵的脸完全冷了下来,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年轻人说话不要这么古板死硬!”

    “谭连长,我想你误会了,我只是感觉你可以当朋友,完全没有其他的意思。”张雪拉了拉愤怒的父亲,笑着对谭宸开口,可是脸色依旧有点的难看,毕竟任谁被一个自己看中的男人这么拒绝,无异于是大众被打了一巴掌一样的难看,不过张雪还算涵养好,所以才会忍住没有发脾气。

    谭宸看着脸色勃然大怒的张彖,看着强颜欢笑的张雪,莫名的烦躁起来,他原本就讨厌这些应酬,明明是一句话可以说的事情,却总是推三阻四,绕很多的圈子,谭宸不是玩不转官场,只是厌恶,如同此刻一样,明明是约好和张彖这个少将来说正事的,却莫名的变成了相亲宴,甚至让他放弃了和小意中午吃饭的约定。

    “小雪,我们回去吧,有些人该回去好好反省反省!”估计还是很看好谭宸这个未来的女婿,所以张彖并没有当场拂袖而去,而是又吃了几口之后,这才啪的一下摔了筷子站起身来。

    “谭连长,我爸脾气不好,你不要介意,我们先过去了,改天我一定亲自给谭连长你赔罪。”笑着站起身来,张雪和谭宸招呼了一声,这才和张彖一起离开了。

    私房菜的菜色很不错,口味也正,可惜谭宸却是一点食欲都没有了,沉着面瘫脸,谭宸端起酒杯子,直接喝了一口白酒,他知道要打好关系,站稳自己在军区的势力,需要不少应酬,可是这些应酬只会让谭宸感觉到厌烦,而同样的,也因为应酬,谭宸基本都是早出晚归。

    “哥,你没事吧?”谭沐刚好也在这里吃饭,正是进入了N市军区之后,谭沐虽然没有能直接拿下蒋海潮之前的位置,但是坐这个位置的人也是个傀儡,可以说谭沐如今在警备司令部里绝对是炙手可热的人物,这几天饭局也多,刚刚在包厢里才知道谭宸这个饭局实际上是相亲宴。

    “坐。”冷沉着嗓音,谭宸并没有看进来的谭沐,以前谭宸只想着将绝杀建立好,而绝杀也不需要和这些人打交道,如今,谭宸才知道这些交际应酬实在够烦的,而他也不喜和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套近乎拉关系。

    “哥,谭亦哥才适合做这些。”谭沐稳重的开口,他们这些发小和死党里,谭亦哥最热衷的就是这些,那可是真正的老狐狸,将人卖了你还替他数钱呢,谭宸哥更像是一个带兵大战的将军,不适合这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我明白,只是有些不适应,以后会好的。”谭宸揉了揉眉心,只是不适应而已,过去这么多年,他一直子在绝杀,完全靠作战能力说话的地方,根本不需要这些虚假的关系和应酬,如今谭宸只是需要时间让自己适应。

    多余的话谭沐也没有再说,其实他真心感觉谭宸哥不可能喜欢这些算计和应酬的,即使适应了又如何,自己肯定过的不开心,而谭宸哥这么勉强自己,小意肯定也是不高兴的,不过谭沐也知道多说无益,谭宸的性子太冷,这事除非他先放弃,否则谁也劝不动。

    因为找到了打开销路的问题,沈书意情绪好了不少,开车回古韵的途中却意外的接到了谭亦的电话,声音还是清越带着笑意,“嫂子,我哥这段时间貌似钻牛角尖了,你也别太在意,过段时间就好,我哥这是太在乎你了。”

    “我知道。”沈书意笑着开口,虽然心里头有些小小的不满,但是沈书意何尝不知道谭宸这么做都是为了保护自己,她若是不领情那就太傻了,有一个男人为了你,愿意委屈自己去做不喜欢做的事情,沈书意自然是理解的,只是她何尝不心疼谭宸这么委屈勉强自己呢。

    “得,看来是我多虑了。”笑了笑,谭亦是刚刚接到谭沐的电话,所以才不放心的给沈书意打了电话,弄了半天,嫂子完全明白,那就看哥什么时候能回头了,其实哥完全不需要这么担心和着急。

    谭谭已经进入警备司令部了,暗中开始收拢军区的势力,煦桡在公安这一块也慢慢的站稳了根基,哥只需要和容叔那样完全依靠自己的势力站稳脚跟就行了。

    这些勾心斗角的琐碎事,由他们来做就行了!军区的力量虽然需要经营和人脉,但是同样也需要英雄的存在,而谭亦看来谭宸只需要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势必会有人追随在谭宸身后,在军区论实力,绝对没有人是哥的对手,哥因为太在乎,所以才急切了,不过幸好嫂子明白,没有因此生气和哥生疏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61》,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61章 分歧出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61并对婚宠军妻161章 分歧出现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