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章 极品家人

    入夜之后的揽月苑一片的静谧,沈书意放下手里的文件,揉了揉眉心,抬头看了一眼角落里摆放的落地钟,已经凌晨十二点了,可是谭宸还没有回来。

    “咚咚。”书房的窗户被敲响,打破一室的宁静,沈书意侧过头看向窗户外,拉开窗帘,果真二楼之外,正是陆纪年那张英俊邪魅的脸放大的映在玻璃窗上,比起走正门,陆纪年更喜欢爬窗户,越爬越顺手了。

    “你闲的没事做吗?”没好气的开口,沈书意打开窗户看着动作利落进来的陆纪年,还穿着睡衣,吧唧着拖鞋,若不是这一张英俊的脸庞,和那闪烁着精明算计的邪魅目光,估计没有人能相信这么不着调的一个男人竟然是龙组的头,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这不是看沈丫头你独守空房,所以特意过来陪你嘛。”勾了勾嘴角,陆纪年颀长的身影靠在窗口,眯着狭长的凤眸,眼角的鱼尾纹微微的折叠着,看起来格外的魅惑勾人。

    “别惹我。”白眼一瞪,沈书意没好气冷哼一声,转身向着书桌走了过去,她这几天一直压着情绪,谭宸太忙,早上她还没有醒人就走了,晚上沈书意睡的呼呼的谭宸应酬才回来,即使沈书意心里头知道谭宸这么做这么勉强都是为了保护自己,可是知道归知道,心里头依旧不痛快。

    双手快速的举起做出投降的姿势,陆纪年可不敢招惹此刻的沈书意,这丫头平日里看起来和善可亲的,可是真的惹毛了她,蒋海潮那死无全尸的结局就是下场。

    “沈丫头,帮个忙,怎么样?”无比殷勤的凑到了沈书意的面前,陆纪年快速的从睡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一张纸,一脸狗腿模样的递给了沈书意。

    沈书意怀疑的看了一眼无事献殷勤的陆纪年,打开纸快速的扫了一眼,是E国华人的资料,很简单的资料,身份姓名住址工作什么的,“牵扯到E国的黑帮?怎么回事?”

    龙组是特殊的部门,不同于国安部和军情处,龙组的性质是保护是随扈,不涉及到其他的利益纠纷,所以当陆纪年将资料递过来之后,沈书意不由怀疑的瞅着陆纪年,挑了挑纤细的眉梢,“你给我正经一点?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如果被上面知道陆纪年和其他部门有关系往来,这可是犯大忌的死罪。

    “不要这么死板,要知道变通变通。”陆纪年心虚的笑了起来,摸了摸沈书意的头,这丫头有时候就是太正直了一点,真的一点都不可爱!

    “别嬉皮笑脸的说实话!”侧过头避开陆纪年的手,沈书意脸色难得严肃认真起来,这可不是小事,一旦被发现,轻则被开除出龙组,一辈子都会被监视被管制,重则直接会被秘密处死,连个墓碑都找不到,尸骨无存,陆纪年胆子也太大了一点。

    “好吧,我说实话说实话。”看沈书意表情不对,也知道她这是担心自己,陆纪年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收敛了吊儿郎当的神色,“之前偶然遇到了一次,孟楠是前国安部的,多个朋友也多条门路,以后消息什么的也灵通一点,放心,我有分寸,不会把自己的小命给弄丢的。”

    孟楠在E国卧底,E国黑帮的势力及其庞大,甚至掌控了国家25,的经济,更不用说武器什么的,甚至让美国都很是忌惮,孟楠从最底层的小喽啰做起,到如今也算是老资格了,可是却因为调查一桩案子而陷入了麻烦里。

    “贩卖情报的?”沈书意算是了解了孟楠如今的身份,E国经济和军事都是亚洲这一块的龙头老大,在E国经商和间谍活动的中国人很多,他就靠贩卖消息赚钱,可是如今却因为帮派之间的斗争,孟楠阴差阳错的被当成了替死鬼,所以联络上了陆纪年请求帮忙。

    毕竟是私活,陆纪年不方便出面,龙组的其他人也不方便,刚好沈书意准备将库存的古韵在E国打开你市场和销路,所以陆纪年脑筋一转就求到了沈书意这里,让她借着去E国做生意的机会帮忙将孟楠给平安弄出来。

    “详细资料一会给我。”点了点头,沈书意答应下来,陆纪年不方便出面,不过她倒可以,而且莫家和E国最大的黑帮战斧有毒品的往来,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沈书意倒也可以安全脱身,也正是因为莫家的关系,所以陆纪年才厚着脸皮让沈书意帮忙。

    “行,我回去整理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陆纪年朗然一笑,随后又打开窗户,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这爬窗户倒是爬成习惯了。

    将桌子上的文件收拾了一下,沈书意站起身来关了灯向着卧房走了过去,安静的屋子,因为只有一个人在,所以显得格外的清冷和寂寞,以前她在沈家小楼住的时候,倒也习惯了这份寂寥,只是有了谭宸的陪伴,而这几天又突然是一个人,这感觉还真的有点不是滋味!

    “混蛋谭宸,有本事晚上不要回来!”哼哼两声,十二点半了,沈书意直接拉过被子将脸都给盖上了,蜷缩着身体睡了起来。

    过了十分钟之后,远远的有汽车声传来,谭宸脸上带着倦累和疲惫,因为知道沈书意这会肯定睡了,所以他没有将车子开回院子,直接停在了路边,打开车门下了车,一身的酒味和烟味被夜里的风一吹倒是散了几分。

    抬头看向家里,二楼卧房的灯已经熄灭了,院子里的路灯还亮着,客厅了的灯也亮着,谭宸打开院门走了进去,安静的客厅里,桌子上还摆着两个碟子,谭宸走了过去打开,一碟是已经包好的饺子,直接下锅煮一下就可以吃了。

    一碟是用肉末和老干妈辣椒炒出来的酸菜,酸菜切的碎,肉末在油锅里炸香之后,将酸菜倒进锅里,用辣椒一炒,酸辣的味道很是下饭。

    不太饿,谭宸将碟子又放回了冰箱里,上了二楼,推开卧房的门,黑暗里,并没有开灯,担心惊醒了沈书意,谭宸看着蜷缩在床上的人,忍住将人抱进怀里的渴望,凝望了片刻之后,动作轻缓的打开了衣柜,拿了睡衣又转身去了楼下。

    房间也有浴室,但是一定会将沈书意吵醒,所以谭宸动作轻缓的下了楼,去楼下的客房洗澡,冲去一身的疲惫和烟酒味,如果说绝杀完全依靠实力和能力拉说话,那么想要在N市,以前关老爷子掌控的军区站稳脚,更需要的就是经营和人脉,所以喝酒应酬根本都无法推脱。

    半个小时之后,带着一身的水汽,沾染在身上的烟酒味散了去,谭宸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这才脚步轻缓的上了楼,这会差不多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掀开被子,看着睡在床里侧背对自己的沈书意,谭宸犹豫了一下,这才将手轻轻的伸了过去搭在了沈书意的腰上,却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担心将人给吵醒了!

    有本事晚上不回来啊!沈书意闭着眼,呼吸轻缓,完全像睡着了一般,只是背对着谭宸的小脸上表情凶狠着,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小愤怒。

    落在沈书意腰间大手犹豫了一瞬间,谭宸看了看似乎真的睡着了沈书意,身体向着床里侧挪动了几下,完完全全的将沈书意给抱在了怀里,一晚上的倦累和疲惫似乎消失了。

    头轻轻的靠到了沈书意的头上,一只手伸了过去,让沈书意的头枕到了自己的肩窝处,揽着沈书意腰间的手也收紧了几分,让她清瘦的身体完全契合的靠在了自己的怀抱里,谭宸这才安心的闭上了眼准备睡觉了。

    等了半个小时,背后谭宸的呼吸均匀起来,沈书意这才慢慢的挪动着身体,转了个圈,抬头看着闭着眼睡着的谭宸,让你天天出去应酬喝酒!还粘着香水味回来!还让女人接你的手机!

    哼哼着,要不是怕惊醒了谭宸,沈书意直接一口就咬在了谭宸的脖子上,可是这会,黑暗里,沈书意亮晶晶的目光里算是狡猾和阴险的算计。

    身体慢慢的挪动着,曲起的腿有意无意的蹭到了谭宸的腿间,沈书意小手也搭到了谭宸的后背上,抱的紧,再加上沈书意刻意这么左蹭蹭,右蹭蹭,小脸埋在谭宸的胸膛上,温热的呼吸喷吐在他睡衣敞露开的肌肤上,舌尖还顽皮的舔了舔……

    还没有醒,毕竟这几天有点的累,不单单是身体,精神上也累,可是被沈书意刻意这么一挑逗,谭宸还闭着眼,可是只感觉呼吸越来越低沉急促,身体也越来越燥热,一股灼热的热流直奔腿间而去。

    看到谭宸快要醒了,沈书意倏地闭上眼,表情平静,一副睡熟的模样,平日里,睡的熟了,一直不习惯和人睡而单独睡了二十多年的沈书意,也不知道怎么就养成了无尾熊的睡姿,直接将谭宸当抱枕给抱个严实,所以这会她这手脚都缠在谭宸身上的姿势半点不会让人怀疑,平日里都这么睡的。

    小意?低沉的嗓音显得格外的沙哑,黑暗里,谭宸晦暗着双眸,低头看着蜷缩在自己怀抱里将自己当抱枕给抱着的沈书意,她的脸直接贴着胸膛,随着呼吸,那若有若无的气息撩拨在胸膛上,让谭宸原本就有些失控的理智更加的溃不成军。

    “唔唔……”感觉到谭宸的后退,沈书意不满意的嘟囔着,还没有睡醒的模样,身体又往谭宸的怀抱里缩了缩,小手不满的抱紧了谭宸的腰,身体向上挪动了一下,倒是放过了谭宸的胸膛,可是小脸却直接枕到了谭宸的脖子边,一出去气,温热的气息就喷吐在谭宸脖子处,尤其是沈书意似乎感觉这个姿势还不舒服,所以腿直接卡到了谭宸的腿中间,娇嫩的唇就这么贴着谭宸的喉咙,然后继续睡。

    若是平日里,这样亲密无间的拥抱姿势,谭宸铁定在心里头乐开了花,可是此刻,谭宸只感觉一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香气飘在鼻尖,而因为沈书意过于亲密的姿势,腿间刚刚苏醒的某处此刻更是灼热起来。

    深呼吸着,想要将苏醒的某地再给压下去,可是谭宸好不容易感觉降温了,沈书意又扭动了一下身体,这么蹭了蹭,让谭宸之前的一切努力直接功亏一篑!

    大手不受控制的从沈书意被撩起的睡衣上摆摸了进去,停留在那纤细的腰肢上,肌肤光滑而细腻,腰很瘦,但是因为这么多年的训练,却很紧实,摸起来让人爱不释手。

    “你回来了?好困……”感觉到谭宸的大手越摸越上,都袭到了xiong口上,沈书意再次悠悠的转醒,含混不清的嘀咕一声,眼睛倒是没有睁开,嘴巴直接对着谭宸的脖子亲了亲,亲昵娇憨的模样如同是撒娇的波斯猫,而那细细的牙齿甚至还直接咬到了谭宸上下滑动的喉结上。

    “小意?”浑身紧绷着,气息已经灼热而混乱,谭宸强忍着欲望,看着刚说了一句又睡着的沈书意,终究还是将大手从沈书意的睡衣里撤了回来,身体也慢慢的向着床外侧挪动着,没有了软玉温香,谭宸这才冷静了一点。

    可是?看了看睡裤之间凸起的地方,再看着蜷缩在一旁睡的熟的沈书意,谭宸却也舍不得将人给吵醒,只能这么干晾着,等这股被沈书意“无意”之间勾起来的热浪慢慢褪去。

    让你以后还天天早出晚归!黑暗里,沈书意瞄了一眼,阴森森的露出一口小白牙,原本以为谭宸不是靠自己的五指姑娘解决,就是去浴室里冲冷水澡,可是等了半天,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微微的睁开眼,沈书意快速的向着床外侧瞄了过去,谭宸这会闭着眼,峻冷的脸庞上带着几分隐忍的难受,眉头皱了起来,眉宇之间有着一股可以感知的疲惫,再没有了之前的随意轻松。

    心里突然就舍不得了,沈书意静静的瞅着谭宸,明知道他这么忙碌这么勉强都是为了保护自己,再看着谭宸腿间根本没有消退下去的某处,这些天谭宸早出晚归,别说和沈书意亲热了,就连见面说话的时间都短,所以才会被沈书意这么左蹭蹭右蹭蹭,就给蹭出火来了。

    沈书意一个翻身直接压到了谭宸身上,让闭着眼的谭宸不由一惊,双手一把抱住沈书意,他这会退到床外侧了,担心沈书意这么大咧咧的动作直接给摔下床去。

    “小意?”当对上沈书意清明的双眼,半点没有睡梦中被吵醒的朦胧之色,谭宸怔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低沉浑厚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歉意,“对不起。”

    这会谭宸也明白了,刚刚沈书意是故意的,而他上床睡觉的时候都快凌晨一点了,小意早上七点多就起来,这么晚还没有睡,必定是在等着自己,峻冷的脸庞上表情愈加的愧疚。

    “难道你在外面交了公粮,所以这会回家没有粮食可以交了吗?”看着强忍的谭宸,哼哼两声,沈书意小手直接探了下去,感觉到谭宸猛然之间紧绷的身体,和掌心里明显变的更为灼热坚挺的某处,低声骂了一句笨蛋,直接吻住了谭宸的唇,他真的没有必要说对不起!

    安静的夜晚,气息在瞬间显得暧昧缠绵起来,沈书意终究舍得不看谭宸这么煎熬,所以脑子一热,心一软,就傻了吧唧的将自己给脱的干干净净送了过去了。

    天色已经明亮,阳光显得有点刺眼,毕竟这会已经九点钟了,沈书意含混不清的嘟囔着,翻了个身,直接拉过被子盖住头,遮挡住窗户外的阳光。

    “女人果真傻!谭宸这个混蛋!”沈书意嘀咕一声,转了个身,床外侧已经没有了谭宸的身影,难怪都说结婚之后,男人和女人都得变!

    女人结婚之后,心就收了,全心全意的放在家里,放在男人身上,放在孩子身上,可是男人结婚之后,就认为女人是自己的了,不需要像谈恋爱的时候那样小心呵护着,工作重要,朋友重要,就老婆孩子不重要!

    这会沈书意揉着酸痛的腰,没有看到谭宸,第八天孤零零的在床上醒来,心里头莫名的酸楚起来,她从来不是矫情的人,可是这会还是感觉到心里头有点不痛快。

    身上倒是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不过浴室里,沈书意又冲了个澡,看到镜子上脖子和胸口处斑斑点点的暧昧吻痕,还有那酸软的像是被碾压过的腰肢,沈书意苦笑一声,下一次自己再心软就一拳头敲晕自己!

    桌子上有早上谭宸才包好的饺子摆放在碟子里,沈书意烧了开水煮了就能吃,豆浆也打好了放在冰箱里了,拿起谭宸留在桌子上的字条:小意,早上有事先出去了,饺子在桌子上,中午等我一起吃饭,下午去和平公园。

    “算你还有良心!”郁闷的心情消散了不少,沈书意哼着小调在厨房里煮起饺子来吃,这会都快十点了,沈书意想了想就煮了八个饺子,多余的放到了冷冻箱里冻着,中午一会就要吃饭了,难得谭宸知道安排约会,虽然古板了一点,但是沈书意脸上的笑容怎么都压不住。

    沈书意衣服都算不错,虽然不是国际顶尖的品牌,但都是以舒服为主的棉麻系列的衣服,穿起来有种悠闲的感觉,配上沈书意精致的五官和娇嫩的肌肤,显得格外有味道。

    谭宸发了短信过来,让沈书意先去餐厅等一下,他一会就过来,有点事情给耽搁了,这边刚在餐厅坐了片刻,手机响了起来,原本以为是谭宸的电话,结果一看竟然是沈父的,这让沈书意眉头皱了一下,将手机丢在一旁没有接。

    可是如同卯足了劲一般,电话挂断不到几秒钟之后又响了起来,沈书意叹息一声,拿起手机,神色带着一股疏离和淡泊,“喂,你好。”

    “小意,你在什么地方?”沈父的声音带着一股的疲惫之色,之前沈素卿让旗下的两个设计师在参观夏家服饰的时候,借机偷拍剽窃设计图,企图嫁祸给沈书意,可是事情败露,再加上秦天朗在暗中推了一把,如今天依服饰直接被N市服装协会给剔除出去了。

    这也就算了,本来天依服饰也是老品牌的服装公司,有固定的客源,名声也行,所以虽然比不上夏家服饰,但是也还算能自保,但是翟月的死亡,翟正椿的出国,以前沈家服饰和翟家的亲戚关系,即使来往不算密切,但是各个部门也算给沈家面子,从不会刁难。

    如今名声坏了,靠山也没有了,天依服饰的销售量差了不少,找茬的人也有不少,毕竟商场如战场,天依服饰面对的是中老年女性的顾客,也有其他的服装公司是同样的客源,所以自然也有竞争,如今天依服饰遭挫,外界的竞争倏地一下大了起来。

    而沈素卿为了打压古韵,用价格战,造成天依服饰看起来销售量不错,但是实际上却只能自保,根本没有什么盈利,外加同行这么一打压一竞争,今年秋装的销售量不行,资金链就这么断了,所以沈父这才打了沈书意的电话。

    “有什么事在电话里说吧。”冷淡的开口,并不是沈书意狠心绝情,可是和沈家的人,她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些琐碎的家务事,沈书意也懒得浪费时间去处理,基本上也都是吃力不讨好。

    “小意,你在哪里,这事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过来找你!”沈父再次坚定的开口,问出了沈书意所在地之后,挂了电话,直接让司机将自己送来了餐厅。

    和谭宸约会的好心情再次被破坏的消失殆尽,沈父来的很快,可是当沈书意看到沈父的时候,还是错愕的愣住了,不同于过去那种温文尔雅的君子风姿,如今的沈父看起来至少老了五岁,脸上都有了皱纹,黑发里也夹杂了不少白发。

    或许是真的累了,沈父坐了下来,而一旁侍应生只知道这个位置之前被预订了,刚好是两个人的餐,看到沈父过来了,以为他就是预订的人,直接将午餐送了过来,沈父诧异的愣了一下,看了看沈书意,倒也没有客气的吃了起来,这若是在平常,沈父绝对不会如此失去风度。

    沈书意早上吃的迟,又吃的是饺子抵饱,所以这会也不饿,看着吃的有点快的沈父,沈书意琢磨着,沈父着急非得见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又是沈素卿整出了什么幺蛾子。

    吃饱之后,精神和体力都恢复了不少,沈父擦了擦嘴角,倒是恢复了往常的风度翩然,放下筷子,看了一眼沈书意,这才开口,“小意,不管如何,我终究是你的父亲,在沈家这么多年来,我们供你吃喝,俗话说生恩不如养恩,我自认为没有亏待你。”

    “我以为我和沈家的关系在当初沈素卿陷害我而被公安机关抓捕的时候就断了。”当初沈素卿总是想着法子陷害沈书意,可是人多时候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沈素卿机关算计反而将自己给搭进去了,当时在看守所里还犯了病。

    沈父和沈母求到了沈书意面前,沈书意也算是还了沈家的养育之恩,所以将沈素卿从看守所里给捞了出来,也和沈家断了关系,沈父和沈母倒没有再出现在沈书意面前,可是唯独沈素卿即使拿到了天依服饰,即使和秦炜烜订婚了,却依旧不放过沈书意,处处打击报复,弄到头来又将自己给搭进来了。

    沈父脸色一变,阴沉下来,没有想到沈书意话说的这么绝,可是如今有求于人,沈父攥紧了时候,看起来苍老了不少,目光紧锁住沈书意过于冷淡而平静的脸,可是为了沈家,为了沈素卿的将来,沈父终究还是将老脸给豁出去了。

    “小意,你给素卿认个错,这样素卿心里头舒坦了,就不会为了和你竞争而将心思都扑在天依服饰上了。”天依服饰如今外部的环境就很恶劣,沈素卿又执意和古韵打价格战,导致天依服饰资金短缺,沈父又舍不得委屈沈素卿,所以这才找到了沈书意。

    表情呆愣住,沈书意几乎以为自己这是听错了,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沈父,沈书意嘲讽的笑了起来,过去她还期望着沈父对自己的父女之情,果真是脑子进水了。

    “沈先生,我想你弄错了吧?是沈素卿喋喋不休的和古韵杠上了,你想让天依服饰正常发展,该让沈素卿收手,而不是来找我?”声音清冷着,沈书意冷眼看着沈父,面色也冷了很多,“还有我凭什么给沈素卿去道歉?”

    “要不是你一直让素卿受挫,她怎么会失去理智的和古韵杠上?”沈父声音提高了不少,原本求人的态度也变得强势了几分,怒火冲冲的看着沈书意,“你难道就不能体谅一下你姐姐身体不好吗?让步一下又怎么样?”

    “要不是沈素卿脑子进水的天天要和我过不去,她会受挫吗?沈先生,你该庆幸我对捏死沈素卿一点兴趣都没有!”沈书意直接气乐了,之前在古韵工厂了,听那些女工人说家里的那些极品亲戚什么的,沈书意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可是如今看着沈父这模样,沈书意才明白原来还真的有这么多极品的人。

    “因为你的关系,天依服饰已经资金周转不灵了,工商和质检也一直在找麻烦,银行这边也不给贷款!,现在仓库里还压着三百多万的库存!”沈父说到这里,眉头紧缩着,只要资金链一旦出了问题,天依服饰就危险了。

    可是沈素卿为了争一口气,为了打垮沈书意,不但没有看到目前危险的局势,反而继续大量的仿照古韵的设计,大批量的生产秋装,到时候一旦销售不出去,库存大量积压,再加上如今时装流行的太快,一年一个样,天依服饰肯定会被拖垮的。

    但是看着沈素卿终于散去了平日里晦暗的表情,转为了高兴,沈父又舍不得责备沈素卿,只想让这个女儿高高兴兴的,可是天依服饰的情况越来越为吸纳了,沈父只能来找沈书意,让她去给沈素卿道了歉,沈素卿心里头舒坦了,自然不会再揪着古韵不放手,也不会继续打压古韵。

    “所以呢?”沈书意挑着眉梢笑着,她倒要看看这些人还能说出什么样极品的建议来?反正谭宸还没有过来,纯当找乐子了。

    “我按照现在的销售价将库存的衣服卖给你,你和夏家服饰合作,现在销售路子也广,和巴黎时装公会也有关系,这些库存你完全可以销售出去。”既然沈书意不愿意道歉,沈父想了想还是要解决天依服饰资金短缺的问题,所以想要将这些很有可能卖不出去的库存衣服都兜售给沈书意。

    “那我赚什么呢?”沈书意慵懒的坐在椅子上,一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上好的普洱茶,口味醇厚,沈书意一副精明的商人模样,冷笑着继续开口道:“在商言商,同样的价格将库存卖给我,我一毛钱都赚不到,还给天依服饰解决了库存,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你!”沈父眉头紧锁着,恨恨的看着过于精明的沈书意,这态度,哪里像一个女儿对父亲的态度!奸商也莫过如此!可是有求于人之下,沈父只能恨声的开口解释,“天依服饰的这些衣服都是按照成本价定价的,这个价格已经是最低了,再低,就要亏本了!”

    “沈素卿不是就想要用价格战来拖垮古韵吗?”嗤笑一声,沈书意倒是知道天依服饰的价格的确是成本价,可是因为沈素卿这么卑贱的手段,古韵的衣服都大量库存了,她都准备去E国打开销售市场,天依倒是想要将这些库存丢给自己来处理。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看着沈书意这么不愠不火的态度,沈父终于耐心用尽,他原本就讨厌商场这些手段,更不用说是对自己的女儿低声下气的,沈父脸色阴霾下来,怒着脸看着沈书意。

    “不怎么样!沈素卿既然让天依服饰资金链断了,这是她罪有应得,古韵可不是垃圾桶,所以沈先生,你不用再说了,如果你不死心的话,可以去其他服装公司,让他们帮忙处理天依的库存衣服。”冷冷的开口,沈书意直接站起身来,和沈父说话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那你让银行不要卡着天依服饰的贷款,工商这些部门不要天天来找麻烦!还有劳动部门,已经煽动天依的员工要罢工了!”看着转身离开的沈书意,沈父倏地一下也站起身来,怒吼的咆哮,砰的一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将桌子上的茶杯震的咚咚响。

    “我不是沈素卿的老妈子,她出了什么事,惹了什么祸,沈先生,我没有义务来给她擦屁股,沈先生,你该庆幸我没有暗中插一脚已经是我人品高尚了!”懒得再说什么,丢下最后的话,沈书意直接向着门外走了过去。

    被丢下的沈父牙齿咬的嘎嘎响,脸色阴霾的骇人,可是却也拿沈书意没有办法,天依服饰的问题正在慢慢严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爆发出来了,他必须解决,否则素卿以后要怎么生活!

    打了谭宸的电话,沈书意坐在汽车里,“谭宸,你什么时候才能过来,我都饿了!”找了个借口,懒得将沈父的事情说给谭宸听,这些糟心事,沈书意自己经受一遍也就算了。

    “再等我半个小时。”低沉的声音压的有点低,谭宸接着电话向着门口走了过去,而餐桌前,一个军区的老将军笑着开口,声音浑厚,“小谭,快点过来,就等你敬酒呢。”

    “小意,你饿了先吃饭,我一会就过来。”谭宸这几天都在拜访这些军区有实权的老一辈子,撇开谭家的关系,依靠自己来打关系,的确很难,谭宸也只能先和这些人熟悉起来,而中国想要熟悉起来,自然就是要吃吃喝喝,尤其牵扯到了军区,那关系就是喝酒喝出来的,越能喝,关系会越牢固。

    谭沐吃了一口菜,看着出去接电话的谭宸,他是直接带着谭景御这个父亲的关系过来N市的,所以即使年轻,在场的人都给谭沐几分面子。

    而且不同于谭景御的吊儿郎当,没个正经,谭沐看起来沉稳刚毅,话并不多,可是却给人非常可靠的关系,再加上谭景御这个北京军区一把手的将军父亲,在场的人不管权力多大,都得给谭沐几分面子。

    “那好吧,你先忙。”沈书意失望的开口,又和谭宸说了几句,知道他在忙,沈书意挂了电话,撇了撇嘴巴,饿倒是不饿,只是早上起来就期待和谭宸的约会,人没有过来失望有点大。

    “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们这些小辈一个一个都是青出于蓝,我们老了啊。”餐桌这边气氛依旧很是热闹,不得不说谭宸虽然面瘫了一点,话少了一点,可是还很是很让这些老一辈的将军们赏识。

    合作合作,自然要找一个可靠可信的合作伙伴,谭宸绝对是最可靠放心的伙伴,这点眼力,这些老辈们还是有的,可是毕竟不了解,谁也不可能这么匆忙的合作,自然要多吃多喝多交谈,接触多了,再看看谭宸的处事能力,才能近一步说合作的事情。

    “姜老,我敬你。”不习惯说那些官场上的话,谭宸倒也干脆,直接端起酒杯,看了一眼姜老,直接一仰头,一杯子的白酒灌了下去,面不改色,眼神沉稳。

    “好小子,这酒量还真是不错,干了。”姜老哈哈大笑着,很喜欢谭宸这性格,军人嘛,总要有几分血性和担当,而不是想那些政客,就靠耍嘴子皮,姜老毕竟身份摆在这里,可是他还是和谭宸一样一口干了酒,让在座的人明白姜老的确很欣赏谭宸。

    谭沐和谭宸的关系并没有曝光,毕竟谭宸只是外调过来的,可是谭沐却是高调从北京军区过来的,所以一般人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能想到这层关系的人也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大家都心知肚明,小辈们想要在N市军区站稳脚跟,只靠家里的背景那绝对是不行的,关键还是要看自己。

    没有心思回餐厅吃饭,沈书意将车子开到了和平公园这边,菊花展倒也开始了,还没有到九月,不过这些菊花有些花期早,提前就开放了,远远的就能看到公园门口一盆一盆摆放的菊花,盛开的艳丽,倒让人心情好了不少。

    公园门口有些店,沈书意进去点了杯水和一块黑森林蛋糕,慢悠悠的吃了起来,陆纪年将孟楠的资料更为详细的传了过来。

    沈书意这会坐在角落里,正对着笔记本屏幕看着,孟楠这事还不算太麻烦,只是被他所在的帮派当成了抵罪羔羊,这会人还被软禁着,具体处理结果还没有出来。

    【沈丫头,E国这边情况瞬息万变,你尽快过去吧。】纪年通过QQ发来了消息,他也担心过去迟了,孟楠就成了尸体了,在E国黑道横行,打听一般的消息很容易,但是想要进E国最大的黑帮战斧,甚至还到了孟楠如今的位置可不容易,所以陆纪年不管是与公与私都想要保护下孟楠。

    【知道了,我尽快过去。】沈书意发了一句话,她还想要和莫念哥联系一下,之前和东突恐怖分子艾布力这边,最近也有消息过来了,沈书意想要将见面地点也约在E国,这些事都得处理好,否则一旦出了错就麻烦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62》,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62章 极品家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62并对婚宠军妻162章 极品家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