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章 异国他乡

    “大小姐,这个的确是蝎子帮的标志,而这个青黑色的蝎子是他们堂口堂主的颜色,蝎子帮比起战斧人数到规模都差了很多,如果说战斧是E国顶尖的黑帮,规模和武器都媲美正规军,那么蝎子帮虽然是第二,可是却都是些下三滥的狠角色组成的,无恶不作,草菅人命。”

    一旁莫家在E国的下属详细的向着沈书意介绍着蝎子帮的情况,蝎子帮太混乱,都是些亡命之徒,完全依靠实力在帮派里说话,没有任何的规章制度,拳头和子弹就是话语权,谁的拳头硬,谁的子弹准,那么在蝎子帮就享有老大的地位。

    “他们为什么会绑架夏峰?夏家不可能和蝎子帮有什么冲突。”沈书意皱了皱眉头,如果是战斧这样有规章制度,管理严格的黑帮,沈书意倒可以走正规的途径将夏峰给救出来。

    可是听到下属的介绍,蝎子帮根本就是一群亡命之徒,吃喝嫖赌,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这样的帮派,根本没有什么规矩可言,夏峰落到这些人手里,只怕是凶多吉少,当然了,如果蝎子帮这么混乱,说不定绑架夏峰也是为了钱。

    “蝎子帮之前只对一些在E国的商人绑架勒索,不会动这些正规的商人,是不是改变了行事作风?”想到之前陆纪年给的一些资料,沈书意不得不往这方面推测,如果真是这样,那只是求财,夏峰至少还是安全的。

    几个下属倒是诧异一愣,没有想到沈书意的消息这么灵通。莫家这些年都是莫念在做主,莫五爷早些年就修身养性,将生意都交给了莫念,所有人都以为莫念会是莫家的继承人。

    可是之前突然传出来莫家有了个大小姐,而且大小姐和莫五爷分开二十多年,是莫五爷的亲外甥女,因为莫五爷放出话来,所以莫家人即使有什么想法也都放在肚子里的。

    莫家的家规严格,没有人敢冒着被砍头的危险质疑莫五爷的命令,而传言莫少对这个大小姐也是疼爱有加,甚至比莫五爷还要上心,丝毫不担心会被夺权什么的,所有莫家众人也就不再多想,毕竟只是二十多年之后才认回来的大小姐,当千金小姐供着就行,想要夺权可不容易,莫家这种混黑做毒品生意的帮派,没有威信根本不可能压住下面的人。

    “蝎子帮前几天老大伊万&8226;诺维奇被杀手给杀死在了别墅的游泳池里,据说是顶尖的杀手做的,蝎子帮的二把手基米尔上位,为了给伊万报仇,正在彻查,绑架夏峰可能是为了求财。”

    另一个下属接着开口,分析着目前的情况,“有消息传闻是因为之前蝎子帮打劫抢夺外国商人在E国的钱财,引起了众怒,所以这些商人悬赏了花红,从英国过来的一个杀手接了任务杀了伊万,如今蝎子帮突然对这些正规商人也动手绑架了,估计是为了杀鸡儆猴,也是为了立威揽财。”

    “基米尔?那个仇视华人的前E国中校?”沈书意离开龙组多年了,所以对这些也不关注,不过这个基米尔,沈书意倒是知道。

    当年在暗中随着最高那一位出访E国时,身为随扈,沈书意如同影子一般将自己隐匿在暗中,和其他龙组的同伴构成一张牢不可破的防护网,而基米尔中校当时负责外围的检查和保护工作,这个男人非常的仇视中国人,态度很是傲慢。

    可是因为是最高规格的国事访问,基米尔却不敢真的做什么,而且以他的资格也只是在外围工作,所以基米尔竟然在沈书意休假的第二天,看到沈书意在访问团入住的酒店外马路上走动,恶意的刁难,这个偏执而疯狂的男人,竟然指控沈书意行踪可疑,要将人带回去审问。

    毫无疑问的,基米尔被沈书意狠狠的削了一顿,随扈的工作原本就是精神高度紧张,沈书意当时也知道基米尔对访问团的工作人员诸多的刁难和羞辱,所以下手自然也没有留分寸。

    而基米尔想要报复的时候,根本找不到沈书意的身影,毕竟随扈就是影子,他们一旦伪装起来,外人根本无法找到,这件事虽然没有闹大,不过毕竟出手的是沈书意,上面那一位还是知道了,上位者的手段和城府是其他人根本无法比的。

    等结束国事访问回国的第二天,沈书意就收到消息基米尔因为受贿罪被告上了军事法庭,之后被开除了军队,再次听到这个人的名字竟然是在蝎子帮。

    “是的,伊万在位的时候,蝎子帮还算有点规矩,可是现在基米尔上位了,蝎子帮根本就是一条疯狗,前两天还冲撞了我们莫家,不过因为有战斧在,蝎子帮倒是不敢对莫家如何,不过基米尔有可能因为仇视华人,所以对夏峰动手绑架了。”莫家和战斧在毒品这一块是合作的关系,所以即使是基米尔也不敢真的对莫家动手,可是回话的男人正色的打量着沈书意。

    和普通城市的女孩子一样,娇嫩白皙的肌肤,一身悠闲舒适的服装,身材是江南女子的纤瘦,面带微笑,看起来冷静淡定,可是就凭着刚刚简短的问话,在场的人却也不敢小看沈书意,能知道这么多,绝对不是普通角色。

    “替我去战斧打听一下孟楠目前的状况,还有不惜一切代价保他不死。”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沈书意将今天过来的另一个目的说了出来,对上几人诧异的表情,微笑的开口,“帮朋友的一个忙,孟楠在消息这一块很灵通,将人捞出来,对我们也很有利,而且孟楠之所以被陷害,只怕也是因为基米尔仇视华人的结果。”

    如果说莫念是冷酷而黑暗的,那种漠然里透露出来的危险气息,让人震慑害怕,那么沈书意的微笑,她的平静,反而让人感觉到捉摸不透的高深,因为看不透,所以也不敢对沈书意小看,而她的一切表现都太平静太自然,无形之中透露出来的自信和冷静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和听从。

    这边交待完毕,沈书意向着画廊走了过去,而当看到画廊里的四个人时,玩味的一笑,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刚刚还太说基米尔,现在竟然就看到本尊了。

    基米尔是一个英俊的E国男人,因为是白人,所以肌肤很是白亮,深刻的五官,鼻梁高挺,瘦削的脸颊,若不是知道他疯狂偏执的本性,只怕会将这么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当成一个绅士。

    “不是归你们管的事情,最好不要插手!”棕色的眼睛冷冷的看着沈书意,带着盛气凌人的狂傲,因为战斧的关系,基米尔并不能对莫家这些中国人动手。

    可是消息灵通之下,基米尔自然知道夏峰这一次接机的人是沈书意,也是莫家的人,所以基米尔此刻冷冷的警告着沈书意,表情狂傲,即使时隔多年,依旧没有改变对中国人仇视的恶劣态度。

    而因为没有了军队的约束,在蝎子帮这样的黑帮里,基米尔那种偏执的心理似乎愈演愈烈,此刻他挑着眉梢,神色倨傲,似乎来这里对沈书意放话都是浪费时间和口水。

    “基米尔,这位漂亮的中国姑娘惹你生气了吗?”陪伴在基米尔身边的是一个妩媚的女人,约莫三十来岁的模样,一身奢华的装扮,打扮的很是年轻,风姿绰约,笑着走了过来,打量了一眼沈书意,似乎很诧异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让基米尔竟然亲自上门来警告。

    沈书意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面带着浅浅的笑容,眼神冷淡的看着目中无人的基米尔,在脑海里将所有的事情都过了一遍。

    孟楠之所以被战斧给抓起来关到地牢里,也是基米尔仇视华人的原因,伊万的死亡可以说是犯了众怒,所以那些商人才联合起来雇了顶尖的杀手杀了伊万,这对E国黑帮而言可以说是一桩丑闻,所以蝎子帮肯定要找回脸面。

    而孟楠也或许是因为知道些什么所以被基米尔陷害了,战斧将孟楠给关了起来,可是即使如此,基米尔依旧不罢休,以前蝎子帮只是打劫抢夺一些小生意人,可是如今,基米尔却疯狂的直接绑架了夏峰,因为沈书意和夏峰是在一起的,所以基米尔消息灵通的查到了沈书意和莫家的关系,这才来到画廊这边警告沈书意。

    “基米尔先生不要太过分!”不得不说莫家人绝对是忠心的,这边看到基米尔威胁沈书意,一旁跟在沈书意后面的男人快步的走上前来,冷眼看着基米尔,若不是因为在E国,这样敢来莫家放肆的人,早就变成尸体被抬出去了。

    可是战斧虽然和莫家有合作关系,毕竟战斧也是E国黑帮,更维护的还是蝎子帮,只要蝎子帮没有太过分,战斧是不会给莫家出头的,这个道理莫家人明白,基米尔也清楚,所以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来莫家的据点挑衅示威。

    “哼!”冷嗤一声,根本没有将莫家放在眼里,俗话说的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更不用说莫家在E国只是一个据点,所以基米尔嗤笑着,棕色的眼睛突然危险的眯了起来,阴冷森寒的光芒凝聚在眼底,手腕一动,一把银色的手枪却已经在掌心里,枪口对准着男人的眉心。

    倨傲狂野的笑了起来,基米尔得意洋洋的开口,语带羞辱!“中国猪!你要试试看是你的嘴巴快还是我的子弹快吗?”

    “退下。”清冷的声音响起,沈书意当年和基米尔冲突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出口侮辱,沈书意当时毫不客气的一脚踹了过去,狂傲自大的基米尔没有防备,直接被踹翻在地,恼羞成怒之后,直接诬陷沈书意是危险分子要将她给逮捕,时隔多年,这一幕再次出现。

    男人并不畏惧基米尔的枪口,不过却听从沈书意的命令后退着,恭敬的站到沈书意的背后,这样剑拔弩张的时候,沈书意语调不变,神色不变,就凭着这份胆识也称得上是莫家的大小姐。

    “这里是莫家的地盘,动枪的话,如果有什么损伤,可别说我们仗势欺人,毕竟是基米尔先生你送上门来让我们欺负的。”笑着开口,沈书意眼神冷了几分,倒没有什么杀气,乍一看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更加的冷静镇定。

    “你算什么东西?”当年在军区就是因为一个中国女人而引发了冲突,基米尔虽然疯狂,但是也不傻,他知道当年突然被人告发贪污受贿,被送上了军事法庭,绝对是和他冲突的那个中国女人有关系,可是根本找不到这个人。

    如今看着眼前的沈书意,想起了旧恨之下,基米尔表情狰狞的一变,当年被驱逐出了军区是他一生最大的耻辱,所以此刻,基米尔看着挑衅自己的沈书意,他虽然不敢在莫家的地盘上杀人,但是教训教训还是可以的。

    E国人本来就高,再加上沈书意身材娇小,所以当基米尔的手枪向着沈书意的头打了过来时,身后几个莫家的人眼神一变,刚想要冲上来救人,可是沈书意却站在原地并没有动,在枪托要砸到自己脸颊的时候,身体突然一个侧转,脸颊避开了枪托。

    沈书太抬手抓住了基米尔的手腕,用力的一个反扭之后,横手再次劈向了基米尔的手肘处,这里是胳膊上的麻穴,基米尔手不受控制的一松,手枪坠落下来。

    沈书意接过手枪,用脚狠狠的踢向基米尔的膝盖,吱嘎一声!剧痛之下,基米尔单膝跪在了地上,而此刻成了沈书意居高临下的站着,手里的手枪枪口指着基米尔的额头,而单膝跪地的基米尔显得异常的狼狈。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前后不过几十秒的时间,所以莫家的人根本没有来得及动作,基米尔的两个下属也没有来得及,所以当众人回过神时,便是眼前这一幕。

    “基米尔先生,伊万先生尸骨未寒,我想基米尔先生估计不想去九泉之下陪伴伊万先生的,所以有时候,脾气还是得克制一下,否则枪一走火,就什么都没有了。”淡然的开口,沈书意笑着,没有一点的杀气,可是此刻她的自信她的强大让在场的人都明白这个女人绝对是真正的狠角色。

    将手枪丢给了基米尔,沈书意看向表情凛然敬佩的莫家人,微微一笑,语调简短有力,“送客!”

    接过手枪,受到这样的侮辱之下,基米尔直接举枪对着沈书意的后背砰砰的扣动了扳机,可是手枪咔嚓响了几声,却没有子弹射出来。

    “难怪在伊万先生去世之后,基米尔先生才能上位,这样背后开枪的小人行径如果传出去,只怕蝎子帮的脸都要丢尽了。”如同料想到了这一幕一般,沈书意慢悠悠的转过身来,看着表情震惊的基米尔,手腕一动,几颗子弹从沈书意的掌心里滑落到了地板上,谁也没有看出来刚刚沈书意夺枪之后,是什么时候将子弹从弹夹里给卸下来的。

    “走!”这一刻,对上沈书意的目光,那种眼神,很平静,平静到似乎是在看一个死人,基米尔心里头一颤,不安的感觉浮现,表情狰狞的变了变,可是人终究是怕死的,沈书意如果真的要动手杀人,基米尔只怕就算是九条命也不够死的!

    所以即使愤怒不甘,基米尔却没有再多做停留,脸色难堪的带着手下快速的离开了画廊,虽然愤怒的五官都扭曲了,但是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基米尔是不敢和沈书意正面冲突的。

    “大小姐,基米尔这个人很疯狂,他本身又仇视华人,小姐这样做,只怕基米尔不会罢休的。”如果说之前对沈书意的尊敬是因为莫五爷的命令,那么刚刚沈书意这么漂亮的一手,大家风范的教训了上门挑衅的基米尔,在场所有莫家人对沈书意那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和敬佩,难怪五爷说大小姐骨子里流淌着莫家人的血液,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莫老将军泉下有知必定会很欣慰的。

    “他既然查到我和夏峰有合作,甚至还到这里来挑衅,如果我们弱了,基米尔才会纠缠不休的找麻烦,不过基米尔只怕不敢轻举妄动了,是人都惜命的,更何况基米尔如今可是蝎子帮的老大,他不敢的。”沈书意笑了笑,倒不担心。

    基米尔这样的疯子,只有让他怕了,不敢了,才能安生,不过沈书意倒也担心自己离开E国之后,基米尔会继续仇视莫家,会不断的找麻烦,不过暂时先不考虑这个问题了,先将夏峰和孟楠给捞出来再说。

    离开了画廊之后,沈书意回到酒店,在八楼餐厅吃着饭,于天明就咚咚的赶了过来,满脸的焦急和不安,直接冲到沈书意的餐桌前,“沈小姐,绑匪来电话了!”

    “坐下慢慢说。”沈书意倒不担心,基米尔既然查了自己,肯定也查了夏峰,他绝对不敢真的对夏峰下杀手,招来古武世家夏家的报复。

    不过基米尔在自己这里受了气,估计也会拿夏峰出气,也幸好夏峰是夏家的人,从小习武,即使受点皮肉伤,倒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他们绑架了夏设计师,让我们将夏家服饰所有的资金都转移到他们的账户上,将公司过渡到他们的头上,才会放人。”于天明气喘吁吁的开口,E国黑帮林立,虽然商机也很多,不过伴生而来的也是各种危险。

    之前蝎子帮专门打劫一些来E过做生意的小商人,可是从来不会动这些正规的公司,可是却没有想到如今竟然这么张狂的直接就对夏峰动手了,而且开出的条件如此的苛刻,让人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根本是等于让夏家将E国的分公司拱手奉送给基米尔。

    “先报警。”思索了片刻沈书意开口,因为E国和中国接壤,来E国的华人也很多,基米尔这么仇视华人,如果不将这颗毒瘤除去,日后受苦受折磨的还是中国同胞,所以沈书意已然有了决定,否则即使能救下夏峰,但是还有其他中国人怎么办?

    所以沈书意决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即使战斧和E国的政府都会维护蝎子帮,那么沈书意就将事情闹大,闹到台面上去,逼着战斧和政府不得不处理,而若是其他人被绑架了,沈书意倒也不敢这么大胆的直接来一个釜底抽薪。

    可是夏峰不同,他身体好,功夫底子也硬,二来,基米尔绝对不敢真的杀了夏峰,那么等待他的将是夏家的报复和抹杀,所以夏峰即使受苦但是绝对性命无忧,而借着这个机会可以将基米尔给干掉,一了百了。

    “报警?”于天明怔住了,有点不敢相信的看向沈书意,E国的黑帮在国际上也是鼎鼎有名的,政府也拿这些武器装备精良,人数众多的黑帮没有办法,更不用说这些黑帮还掌控着国家百分之二十五的经济,也资助着不少党派,可以说是真正的官黑勾结,报警根本不可能有用,否则之前就不会有那么的生意人被黑帮打劫绑架。

    “报警,将事情闹大,通知媒体,通知大使馆,放心,夏峰不会出事的。”沈书意笑着开口,继续吃着晚餐,事情闹大了,到时候证据确凿,谁也保护不了基米尔。

    “是,我明白了,我立刻就去做。”于天明响起夏峰被抓之后让自己求助沈书意,再看着沈书意沉着冷静的模样,于天明点了点头,快速的起身离开,不过还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是打了电话给夏老爷子,毕竟报警的话,如果蝎子帮撕票,那么夏峰就为危险了,于天明担不起这个责任。

    接到于天明的电话,夏老爷子眯着眼,从知道夏峰被绑架之后,夏家人都震怒了,夏家这些年虽然韬光养晦,但是那也是跺跺脚,N市也要动三动的大家族,即使在E国没有势力,可是在中国有势力就行了,出了国门,自然会有国家去交涉。

    “按照沈丫头说的去做,同时将消息散布出去,谁敢动了我们夏家的人,我们夏家绝对会让他们百倍的偿还回来,小峰如果出事了,蝎子帮所有人都会给小峰陪葬!”夏老爷子冷声的开口,带着肃杀之气。

    “是,我知道了!”于天明答应下来,既然夏老爷子这么说,于天明也没有后顾之忧了,遵照命令和指示的将夏老爷子的话放出去。

    夏家众人都等待在一旁,看到夏老爷子挂了电话之后,都焦急的看向夏老爷子,夏秋月也是满脸的担心和不安,“爷爷,我哥怎么样了?人救出来了吗?”

    等夏老爷子说完之后,夏秋月直接炸了起来,愤怒的尖叫着,“爷爷,你疯了,你竟然听从沈书意的话,这样一来,如果他们撕票了怎么办?我哥就回不来了!”

    其他人夏家人也是眉头紧锁着,夏老爷子这个决定太危险了,很有可能就会激怒绑匪,而最先遭殃的人就是夏峰了。

    “够了!”看着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的夏家人,夏老爷子皱着眉头,洪亮的嗓子这么一吼,现场倒是安静下来了,所有人都看向夏老爷子。

    “这些人敢绑架小峰,就敢绑架其他在E国经商的商人,沈丫头这么做,就是为了将事情闹大,将这些暴徒一举给灭了,日后,我们中国人在E国倒不用担心被这些黑帮所威胁绑架了。”夏老爷子沉声的开口,不得不说沈书意的这份考量让夏老爷子敬佩,身为中国人,在同胞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这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责任和义务,夏家是百年世家,这点担当还是有的。

    “可是凭什么让我哥去冒险?”夏秋月就不敢不甘心的质问着,对沈书意这个决定很是痛恨,异国他乡,原本中国人就是弱势群体,再加上暴徒可是那些杀人不眨眼的黑帮,公然带着枪的,夏秋月板着脸,冷声的开口,“我看是沈书意故意这样做,拿我哥的生命去冒险,她好担着美名。”

    “小峰比起普通人身体根底好了很多,蝎子帮的人除非都想死,否则他们绝对不敢动小峰,好了,就这么决定了,我要亲自打几个电话!”夏老爷子快速的开口,摆摆手阻止了其他人说话,径自的向着书房里走了过去,既然事情要闹大,那么就闹得大大的!

    沈书意用完晚餐,这边于天明再次过来了,“沈小姐,消息我已经放出去了,警方这边也报案了,警方让我们过去一趟录个口供。”

    “那行,我们过去吧。”沈书意点了点头,不过可以想象的出这一行只怕不会有什么效果,E国的警方和黑帮一贯都是勾结的,否则蝎子帮绝对不敢这么无法无天,报警只是走一个程序。

    来到警察局之后,沈书意和于天明坐在一旁等待着,警察局里人来人往的,可是除了最开始一个警察让他们等着,这都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都没有人来问一句,明显是故意的,不过幸好沈书意刚刚吃了晚饭,而于天明在沈书意的建议之下半路也买了一份快餐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否则这会就得饿肚子了。

    “沈小姐,你等一下,我去打个电话。”于天明也感觉不对劲,和沈书意说了一声之后,走到角落里打了电话,夏家在E国的分公司发展的还不错,所以于天明和警局的人也认识,该孝敬的自然也都孝敬。

    沈书意倒很安静,只怕基米尔已经和警方这边打了招呼,想要报警都不容易了!看了一眼打电话的于天明,他脸上的笑容渐渐的隐了下去,看来也不顺利。

    “这位警官,我们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了,我们的一个同胞被绑架了……”于天明对着沈书意摇摇头,随后拉住一位警察快速的开口,想要将事情给说一遍。

    “我还有事,请稍等!”警察态度倒也和善,但是却依旧不理睬于天明,找了个理由就快速离开了,四周的人看了看于天明和沈书意,眼神都有点的怪异,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主动过来帮忙。

    异国他乡,原本就是弱势群体,即使被绑架了,可是连警察都这么官黑相互,于天明冷着脸走向沈书意,表情有些的晦暗,这幸好夏家权力在中国够大,难怪之前那些被打劫勒索的小商人只能自认倒霉,胳膊拧不过大腿。

    “等着吧,他们越不作为对我们越有利。”沈书意倒是淡定多了,她不是多事的人,但是有基米尔这样仇视中国人的黑帮头目在,日后在E国的同胞只怕会倍受凌辱,所以沈书意也决定利用夏家人的手将事情管到底,也算是身为中国人给同胞做的一点贡献。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这会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沈书意和于天明就这么安静的坐在角落里继续等待着,估计是他们这淡定的态度,所以警察局里一个副局长肚满肥肠的走了过来,脸上带着阴险算计的笑容。

    “抱歉抱歉,实在手里头的案子太多了,不知道两位有什么事情来警局?”副局长瓦西里笑着向着两人伸过手来,热情的握了握,又招呼另一个警察过来,“请两位和我们这边走。”

    于天明有点担心的看向沈书意,即使他知道沈书意绝对不简单,但是他毕竟年长一些,再加上警局这些人的态度,明显就是和基米尔勾结在一起的,所以于天明一看要分开就不放心沈书意了,毕竟她看起来太年轻,柔柔和和的,完全不像是强势的人。

    回给于天明一个放心的笑容,沈书意平静的跟着瓦西里副局长向着一旁的审讯室走了过去,坐在一旁,一个警察拿着笔录本走了进来,态度严谨,眼神冷漠,“姓名。”

    从最基本的姓名年龄国籍,到来E国的原因和夏峰被绑架的经过,一一询问记录了一遍之后,警察再次的开口,依旧是询问姓名年龄国籍,将刚刚的问题重复的问了一遍。

    这是准备来精神摧残的审问了?沈书意挑了挑眉梢,原来这种审问倒是全世界通用的,很多时候,警察为了口供,会不间断的二十四小时询问犯人,你问几个小时之后,得,警察离开休息了,换一个警察过来继续问。

    犯人根本没有办法休息,刚要瞌睡了,强光灯直接打到脸上,或者警察突然猛一拍桌子,就是不让你睡觉,摧残你的精神,警察轮番倒转的过来询问,也不动手打人,钻法律的空子,就这么摧残你的精神,让你精神崩溃,最后只能警察说什么你就应什么。

    比起耐性,沈书意不输给任何人,所以当警察一遍一遍的询问着,重复着相同的问题,沈书意也好脾气的一遍一遍的回答着,同样重复着相同的答案,一字不差的还原。

    这边沈书意倒是安静的很,可是被折磨的于天明在三个小时之后,好脾气都耗尽了,神色狰狞了很多,暴躁的咆哮着,明显感觉出这些警察是在恶整自己。

    国安部的这些设备还真的挺好用,幸好容书速度够快,沈书意不厌其烦的回答着,态度平静,眼神平静,让已经换一个人过来询问的警察都诧异的皱了皱眉头,一般人在连续回答了三个多小时相同的问题之后,情绪绝对会变化,可是沈书意则完全不同。

    沈书意的上衣是一件浅青色的亚麻衣服,斜开的领口,左侧的胸口上水晶的装饰花,而其中一个水晶则是微型的监控设备,将审讯室里的一幕现场直播记录下来,传送到了国安部的特工手里,这样的录像一档曝光出来,E国的警察局绝对要蒙羞,报案人遭受这样精神折磨和摧残,就说明了警方和绑架的暴徒根本是狼狈为奸。

    所以警察问的越狠,态度越恶劣,沈书意倒是越平静,笑着看了一眼单面镜的墙壁,只怕瓦西里副局长此刻正在墙的另一边看着自己这里。

    片刻之后,瓦西里走了过来,看着沈书意,依旧是笑容满面,“既然沈小姐已经录好口供了,我们先过去吧,于先生那边还没有好,请沈小姐要等待片刻了。”

    “无妨。”沈书意站起身来,瞄了一眼笑的奸猾的瓦西里,这是准备用于天明来要挟自己?沈书意自己很淡定,但是于天明毕竟只是普通人,几个小时的精神摧残,只怕于天明坚持不下来了。

    果真到了另一个房间,隔着单面镜,审讯室里,于天明精神有点崩溃,整个人烦躁不安的坐在椅子上,不管警察怎么询问呢,于天明都不再开口。

    “你们动刑了?”明显看出于天明不单单精神不对,一只手还捂着腹部,那是胃部,沈书意快速的回头看向瓦西里,他们竟然敢动刑?

    “不,不,沈小姐多虑了,我们可是警察,怎么会动手呢,是于先生自己失控,胃部撞到了桌子角上。”瓦西里笑着开口,转过身让一旁的警察调出了审讯室里的录像,画面里,于天明的确是失控的站起身来,暴躁的对着警察吼着。

    尔后,警察在避让于天明的时候,绝对是故意的出脚狠狠的绊了一下于天明,他的胃部狠狠的磕到了桌子拐上,可是因为监控拍摄的角度问题,并没有看到警察出脚绊倒于天明,只能看得出是他自己因为情绪失控,最后踉跄的撞到了桌子角磕伤了胃部。

    “估计他是担心夏峰了,毕竟被歹徒已经绑架走了好几个小时了,情绪会失控也很正常。”沈书意平静的开口,静静的看着审讯室里的于天明,他的确要遭罪了,不过再等等,等大使馆的人过来就好了,而且该拍摄的也拍摄下来了,占了理,证据确凿,想要做什么就简单容易多了,E国政府即使想要包庇也不行了。

    没有想到沈书意是这么的冷静,瓦西里副局长皱了皱眉头,果真是个难缠的角色!不过想到基米尔答应将夏家服饰的资产分给自己三分之一,每年也可以拿到百分之十的分红,瓦西里副局长眼中露出了贪婪的笑容,这可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在E国就得听他们的,这些中国人不管在中国权力如何,到了自己的地盘也翻不出天来!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瓦西里走向门口,听到门口警察的话,不由诧异的一愣,看了看沈书意,随后点了点头,让警察离开了,自己向着沈书意走了过去,“沈小姐,米娜小姐想要和你见一面。”

    米娜可是E国出名的女富豪,当然也是女寡妇,十六岁的年纪嫁给了E国的富豪,而三年之后,富豪去世之后,米娜成功的拿到了所有的财富,谁也不知道米娜是怎么哄骗富豪签署的遗嘱,将大部分的遗产都留给了这个女人,而他的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根本没有分到什么家产。

    这又是什么人?沈书意倒没有听过米娜这个名字,不过看瓦西里的态度,沈书意点了点头向着外面走了过去,一间安静的会议室里,当看到风韵十足的米娜,沈书意笑了起来,竟然是她!之前和基米尔一起来画廊的那个妩媚的女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64》,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64章 异国他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64并对婚宠军妻164章 异国他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