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章 争锋相对

    “沈小姐,请坐,恕我冒昧了,之前在画廊都没有来得及和沈小姐打招呼。”笑着开口,将警局的会议室直接当成了自家的会客厅,米娜妩媚的撩了一下耳边散落的碎发,精明的目光打量着沈书意,随即笑着开口,“同样身为女人,只怕也只有沈小姐明白身为一个女人的无奈和艰难,世道艰难,我们女人更应该互助不是吗?”

    “不知道米娜小姐找我是为了什么?”听着米娜够煽情的开场白,沈书意笑着勾着嘴角,目光柔和而清澈,神色平静,半点看不出之前被这些警察精神折磨了三四个小时,神情里也不见一点疲惫之色,沈书意这会倒是有点好奇这个女人突然来找自己是为了什么?毕竟她之前可是和基米尔一起去的画廊。

    “听说沈小姐在中国也是从事服装生意的,可是有了夏家服饰在前面挡着,其他人想要再发展就困难多了。”意味深长的开口,米娜抽出一根女士香烟点了起来,深吸了一口,白色的烟雾从红唇中吐出,映衬着一张脸格外的魅惑勾人,笑意点点,就等着沈书意上钩了。

    听她这话的意思,是想让自己吞了夏家服饰在E国的分公司?沈书意眼珠一转,立刻就洞悉了米娜话里的深意了,不由的笑了起来,倒是没有因为米娜的提议而露出任何的贪婪之色,清越着嗓音,“夏家服饰可不仅仅是一家服饰公司这么简单,夏家在我们中国那可是百年的家族,我前脚吞了夏家服饰在E国的分公司,估计后脚回到中国就会被夏家人给抓起来。”

    “这一点沈小姐可以放心,由我们出手,夏家完全怀疑不到沈小姐身上,这里是E国,还是我们本国人说了算,沈小姐只要暗中帮忙经营决策就可以了,分公司的事情我会找人坐镇管理的,当然了,我相信以莫家的势力,即使夏家也要避其锋芒,更何况所有的事都推到我们身上了,夏家也没有理由为难沈小姐你。”米娜扬声笑了起来,眼神里带着胜利的光芒,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好,话不需要说明白,点到为止。

    基米尔可是蝎子帮目前的一把手,他们绑架了夏峰,一方面是因为之前伊万被杀,蝎子帮要找回一个面子,所以基米尔趁机对夏峰动手,掠夺夏家分公司所有的资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基米尔仇视华人,所以他才会选中夏峰,而不是其他国家的商人。

    可是蝎子帮毕竟是黑帮,绝对不可能经营夏家分公司,即使将公司抢夺过来了,那也只能转手卖出去,而米娜这个女寡妇估计最不差的就是钱了,她先将夏家分公司吃过来,可是她自己不懂经营,尤其是夏家公司还是从事中国的服装行业,所以米娜就想到了沈书意,可以和沈书意联手合作,一起赚钱。

    “沈小姐,这只是一个开头,日后若是有其他的机会,我们同样可以合作。”对着沈书意眨眨眼,一个夏家服饰她不会动心,但是第二个、第三个公司呢?米娜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基米尔强行抢夺了这些公司之后,米娜都准备低价将这些公司转手买过来。

    然后和沈书意一起经营,莫家毕竟也是黑帮,所以日后即使米娜和基米尔闹掰了,她也不担心自己手头里的这些公司会被基米尔给抢走,或者被其他黑帮觊觎,毕竟还有沈书意的一半,有莫家的一半,基米尔的势力还没有强大到从莫家手里头抢东西的程度。

    而且米娜也都算计好了,如果沈书意想要独吞,这些公司都在E国,莫家的势力还不够,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所以米娜完全不担心自己到头来给沈书意做了嫁衣裳,所以这事不管怎么想,米娜都是稳赚不赔,财源滚滚。

    “所以我只需要暗中负责经营销售,都分给我一半的股份?而政府这一方面和黑道方面都有米娜小姐你负责?”沈书意玩味的笑了起来,说实话这可是大赚的生意。

    基米尔强行抢夺了这些公司,但是蝎子帮不可能会经营的,只会转手卖掉,所以收购价绝对很低,日后只要经营好了,这些公司可都是十分赚钱的行业,一本万利也不为过。

    米娜笑了笑,一手夹着香烟继续吸着,目光魅惑的凝望着沈书意,同样是女人,而且都是聪明的女人,大家都知道男人是靠不住的,只有女人自己手里头有钱了,什么样的男人要不到!什么样的感情得不到!

    “米娜小姐,中国有句古话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些不义之财,米娜小姐拿到手难道不会感觉到心虚吗?这可是无数商人日日夜夜的忙碌才辛苦建立起来的公司,可是转眼就被米娜小姐你们用这样不正当的手段取得了,甚至逼的他们家破人亡,这样的昧心钱,我们中国商人不屑为之,我们要赚钱,那也是光明正大的去赚!”笑容突然一凛,沈书意正色的开口,站在正义的高度疾言厉色的指责着笑容僵硬的米娜,到时候一定让国安部的人给自己脸上打上马赛克,这话说的沈书意自己都起鸡皮疙瘩了。

    米娜着实被沈书意这突然转变的态度给弄蒙了,可是毕竟也不是什么善良角色,否则即使当年从老富翁手里骗到了遗产,没有心机手段的话,也根本不可能守住这份遗产这么多年。

    “沈小姐,我记得中国也有一句古话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米娜冷笑的开口,刚刚妩媚动人的表情瞬间转为了毒蛇般的阴冷,被沈书意这么戏耍了一番,米娜眼神毒辣的盯着沈书意,气的妆容美丽的脸上表情都有些的狰狞扭曲了。

    “怎么?米娜小姐也想要请蝎子帮还是请基米尔先生来抢夺我的生意?”面对米娜的变脸,沈书意倒是半点没有怯弱,依旧摆出中华民族的大家风范,笑着开口,透露着自信和张扬。

    “米娜小姐不要忘记了,这里即使是E国,即使贵国政府袒护你们,知道你们违法乱纪也不处理,但是我们背后还有自己的祖国,我不知道其他国家为什么没有出面保护他们的公民,保护他们的合法财产不被侵占,但是我们中国绝对不会放任任何一个同胞在异国他乡被欺凌!”

    嘲讽的笑了起来,笑过之后,米娜有点诧异也有点怀疑的看着一套一套,几乎像是官方说辞,不过米娜也感觉不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所以看着沈书意冷笑的开口,“沈小姐,忘记你自己现在可是被关押在警局!能不能出去还是一回事,我也没有看见贵国政府过来处理?毕竟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一不小心照应不过来也是常有的事。”

    刚刚过来警局这边询问笔录,手机什么的都比收缴了,若是有人知道沈书意他们来警局了还好一点,若是没有人知道,估计就成了失踪人口,而且即使有人知道,到时候警局说人问完口供之后就离开了,在异国他乡,估计还真的没有办法。

    “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米娜小姐请自便。”沈书意站起身来向着会议室门口走了过去,直接拐了弯向着洗手间走了进去。

    会议室里,米娜气的脸色发青,原本以为会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结果沈书意竟然不上钩,看着地上掉金子了都不去捡!真的有这么高尚的节操,莫家还会贩卖毒品吗?沈书意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不得不说沈书意太平静,不管是被警局恶意刁难审讯的时候,还是刚刚和米娜交谈的时候,荣辱不惊,淡定自若,让米娜根本没有办法摸透沈书意的想法。

    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沈书意快速的和国安部的人沟通了一下,将刚刚录下来的资料直接转交到了中国驻E国的大使馆,当然,如果要对外公布的话,沈书意的脸自然是要打马赛克的,她可不想一出门就被记者媒体给围堵住,毕竟这也牵扯到了国际关系,尤其还牵扯到了E国政府和黑帮的关系。

    沈书意再次出来时,米娜已经走了,瓦西里副局长眯着一双小眼睛,凸着地中海,肚满肥肠,若有所思的盯着沈书意,不愧是中国第一毒枭莫家的人,真的让人捉摸不透。

    “瓦西里副局长,我们谈个交易如何?”沈书意微笑的开口,看着诧异一愣的瓦西里,眼中笑意加深,“能坐到这个位置,只怕不少人在暗中想要将你拉下来吧?”

    从国安部这边送过来的消息,瓦西里这个副局长可以说是一只硕鼠,贪得无厌,但是能一直坐稳这个位置,一方面是因为当地的黑帮宁愿捧一个贪婪的副局长上位,只要喂饱了瓦西里,黑帮的一切警局这边基本不会太干涉,最多也就是走个过场。

    可是如果瓦西里下台了,谁也不知道上台的人会是神马秉性,有什么样的心思,所以黑帮自然愿意掌控一个只需要用钱就可以打发的警局副局,另一方面是瓦西里背后也有靠山,据说后台还很硬,瓦西里虽然贪财,但是行事倒也小心谨慎,所以因为这两方面的愿意倒是一直都在这个位置上坐稳了。

    “你想说什么?”不得不说沈书意突然这么一开口,让原本就看不透沈书意的瓦西里更加的不安了,总感觉事情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明明以前做这些事的时候很简单,可是到了沈书意这里,却完全失控了,从沈书意被精神折磨了三四个小时,却态度不变,神情不变,瓦西里就知道她绝对是一个难缠的角色。

    “伊万被杀,整个E国黑帮都震动了,凶手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不过蝎子帮倒是抓了一些替罪羔羊,而孟楠这个名字副局长应该不陌生吧?”沈书意压低了声音,伊万的死是多方面的原因。

    之前蝎子帮打压抢夺在E国商人的钱财,引起了众怒,所以他们才鱼死网破的悬赏了花红,找了杀人干掉了伊万,当然这其中也有蝎子帮内部的原因,基米尔想要上位,第一个要干掉的人自然就是伊万。

    而且战斧只怕也暗中插了一手,蝎子帮虽然说是乌合之众,都是些亡命之徒,但是伊万倒是个精明的男人,否则这样没有规章制度的蝎子帮也不可能成为仅次于战斧的第二大帮派。

    或许战斧也忌惮蝎子帮的扩展,所以伊万被杀,对战斧而言的确是一个好相信,基米尔这个人太偏执,像是一条疯狗,所以战斧完全不用担心失去了伊万的蝎子帮会威胁到战斧的地位。

    各方面的原因之下,伊万的死大家心知肚明,可是明面上,伊万被杀了,所有E国的帮派都要将这事给查清楚,给伊万报仇,否则丢的就是E国黑帮的脸,被基米尔当成替罪羔羊抓起来的一些人不说,孟楠之所以被这件事给牵扯到了,还是因为情报的关系。

    孟楠如今在战斧里也小有地位,他的情报也比较精准,这些商人雇佣杀手干掉了伊万,其中有些消息就是从孟楠这边买走的,但是孟楠也小心谨慎,贩卖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消息,但是孟楠没有想到基米尔如此的仇视中国人。

    所以查到孟楠这里之后,一般人会因为孟楠是战斧的人而就此偃息旗鼓,可是基米尔这条疯狗却不同,他死死的咬住孟楠不放,直接将伊万之所以被杀,都是因为孟楠将伊万的消息卖给了杀手。

    伊万的死在E国黑帮里可以说是一件大事,所以基米尔如此疯狂的将罪名推到孟楠身上,战斧也不可能为了一个E籍华人而和基米尔对抗上,黑帮有黑帮的处理方法,所以孟楠没有被警局给抓走,而是直接被丢到了战斧的地牢里。

    “沈小姐想要我怎么帮你?”瓦西里心里头暗自揣测着,之前就听说莫家和战斧有毒品往来,如今看来果真是真的,孟楠这个名字,瓦西里自然记得,之前还吃过几次饭,而这一次孟楠被抓起来关到了地牢里,完全可以说是基米尔这条疯狗仇视华人造成的。

    “很简单,今天我们之所以被请来警局喝茶,只怕也是基米尔找了副局长你想要个我们一个下马威吧,这事若是牵扯大了,那可是国际纠纷。”沈书意笑着开口,原本她还准备借着莫家的面子去和战斧交涉,将孟楠给捞出来,但是如果是莫家出面,那么孟楠以后在战斧只怕也不会被信任了,他原本就是E籍华人,再和莫家牵扯上了关系,就等于是战斧的叛徒。

    可是如果由瓦西里出面将人给保下,到时候再让孟楠塞一些钱过来给瓦西里,众人只以为瓦西里为了钱将孟楠给捞出来了,原本孟楠的罪名就是欲加之罪,如此一来,他在战斧的地位丝毫不会有变化。

    瓦西里愣了愣,看着沈书意,听她话里的意思,今天这事只怕会闹大,可是手机都已经被收缴上去了,即使中国政府想要闹大,也没有理由和支撑的证据,而且莫家可是黑帮,是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毒枭,政府怎么可能出面给一个毒枭出头。

    但是看着沈书意但笑不语的模样,瓦西里心砰砰的跳动着,呼吸都有点的急促,如果沈书意说的是真的,那么一旦闹成两国纠纷,被推出来当替罪羔羊的必定会是自己这个副局长!

    “好!合作愉快!”小心驶得万年船,瓦西里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终究还是答应下来了,他一贯行事小心谨慎,虽然贪了一些钱,可是都不算是大事,但是如果牵扯到了国际纠纷,即使背后有人,也没有人能保下瓦西里。

    这边瓦西里忐忑不安等了半个多小时,也结束了对于天明不间断的审讯,突然电话响了起来,却是在外开会的局长亲自打过来的电话,瓦西里脸色一变,庆幸自己选择了和沈书意合作,“是,我知道,我立刻就出去接待!”

    中国大使馆的馆长亲自过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主管涉外经济贸易的主任,还有政府的副市长和秘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警局。

    “请贵国放心,关于提交上来的录像我们一定会调查的。”副市长陪着笑脸开口,平日里都是他们召见中国大使,有什么事也都是在办公室里沟通。

    可是今天这事非同一般,那些录像资料和对话如果曝光出去,那么E国的脸就在国际上丢尽了,而且其他国家一定会联合起来维护本国商人的利益,到时候一起制裁E国,这件事是一个极大的麻烦,不过幸好中国政府一贯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并没有要将事情闹大。

    “我们绝对相信,我们先将沈小姐和于先生带回去了。”大使馆的馆长笑呵呵的开口,看起来像是一个面容慈祥的中年长辈,可是从事外交的都是人精,看起来温和,其实骨子里倒都是狠角色。

    有了官方的交涉,沈书意和于天明顺利被带出了警局,当然,那些审讯的录像资料都给了E国,可是真正的存根还在国安部这边,也因为沈书意和瓦西里达成了协议,所以这件事才风声大雨点小的解决了。

    毫不意外的瓦西里被狠狠的批了一顿,不过事情没有闹大,中国政府也不准备闹大追究,所以等送走一众领导之后,瓦西里这才软绵绵的坐了下来,背后愣是给惊出一身冷汗来。

    他竟然没有想到沈书意身上竟然拿还带着微型装备,将审讯里被审讯的画面和对话都传了出去,之前三四个小时的审讯根本就是精神折磨,几个警察轮番倒转的过来问同样的问题,虽然说并没有动刑,可是这样的审讯明显就是违法的,如果中国政府直接将这些证据给放到网上去,那影响就恶劣了。

    这边瓦西里好不容易逃过一劫,准备处理孟楠的事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却是银行短信过来了,瓦西里的账户上多了十万美金,瓦西里快速的打开电脑进入了网上银行系统,一查,这十万美金果真是从孟楠的账户上转到自己的账户上来的。

    “这些中国人办事还真是迅速。”感慨的开口,如今不但承了沈书意的人情,也收到了这十万块钱,瓦西里拿起手机拨通了基米尔的电话,直接劈头盖脸一阵骂,毕竟今天这事已经牵扯到了中国政府,闹大了,瓦西里第一个倒霉,而他之所以刁难沈书意那也是因为基米尔的原因,差一点官帽就丢了。

    正在会所喝酒的基米尔皱着眉头挂了电话,神色阴郁,四周的下属都不由的紧绷起来,基米尔根本就是一个疯子,看起来英俊潇洒,可是骨子里却是无比的疯狂和阴狠,再加上之前可是E国军区里出来的,身手也是一等一的好。

    “查一下,孟楠和瓦西里是不是有什么接触?”对着一旁的手下命令着,基米尔端起酒杯直接灌了一口伏特加,辛辣的味道顺着咽喉蔓延到胃部,刺激的基米尔脸色更加的阴霾莫测。

    片刻功夫,去查的下属走上前来汇报,“在二十分钟之前,孟楠的账户上转了十万美金到了瓦西里的户头上,孟楠被关押的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向外界求援。”

    “哼,这个贪财的老混蛋!”基米尔讥讽的冷笑着,看来孟楠之所以没有求援,只早就打算贿赂瓦西里来帮忙,而今天这事竟然闹到中国大使馆了,自己也算是欠了瓦西里一个人情。

    若是其他人来周旋,基米尔绝对不会放过孟楠,可是瓦西里毕竟是副局长,手里掌控着不少权力,二来今天这事的确是基米尔指使瓦西里给沈书意一点颜色看看,再者基米尔才接手蝎子帮,势力还不够牢固,这个时候不能和瓦西里和战斧同时闹僵,而且孟楠之所以会被莫须有的罪名给关起来,其实都是基米尔仇视华人的原因。

    可是基米尔是个疯子,既然是疯子,又怎么可能听从别人的命令?基米尔将酒杯哐当一下砸在了钢化玻璃的茶几上,站起身来,眼神阴霾,脸色阴厉的有些骇人,带着扭曲的疯狂,他的下属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肯定得出事,齐刷刷的都站起身来,有几个已经快速的检查了一下自己随身携带的武器。

    下午吃了晚饭就在警局前前后后差不折腾了五个多小时,这会天已经黑了,于天明被几个小时不间断的审讯折腾的够呛,也顾不得和沈书意客气,自己就先开车回家休息去了,毕竟夏峰还被蝎子帮给关押着,于天明还有不少事情要做。

    沈书意倒不算太累,慢悠悠的开着车,孟楠这事也算解决了一半,夏峰这事,基米尔再疯狂也不敢真的将夏峰给杀了,除非他自己准备和夏峰去九泉之下作伴,所以夏峰暂时也算安全。

    “大小姐,基米尔带着几个手下过去战斧了,而且还部署了一些蝎子帮的人出去了。”这边沈书意还在开车,莫家的人电话已经打了过来,从沈书意让他们打听情况,准备将孟楠从战斧捞出来,莫家就开始部署了人出去,一边去盯梢战斧,打探情况,一边去看着蝎子帮,这不刚刚就收到了最新的消息。

    “我知道了,你们继续派人打听着情况,不过不要和他们正面冲突,孟楠的事情我已经解决了。”沈书意快速的开口,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寒意,基米尔突然有了动静,只怕这条疯狗不准备让孟楠活着离开,不对,基米尔绝对不敢和战斧冲突,所以在孟楠被放出来之后,基米尔绝对会半路下杀手!

    嘎吱一声汽车转了个弯,沈书意在电子导航上找到了战斧所在地的大本营,汽车直接开了过去,随后又通知了国安部的人,莫家毕竟是黑帮,逞凶斗狠倒可以,可是相对而言,国安部的特工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绝对可以灭了基米尔的那些手下,然后全身而退。

    不过这样一来肯定会激怒基米尔,这样也好!到时候这条疯狗到处乱咬人,不管是E国的政府还是黑帮都不会护着基米尔,沈书意眼中一丝杀气一闪而过,这样即使干掉了基米尔也不会引起任何的问题。

    战斧如今是库帕拉家族所掌控着,已经延续了快两百年了,而负责毒品这一块是库帕拉家族中的小儿子莫洛斯,这个卷卷着头发,湛蓝色眼睛的库帕拉家族的孩子,肖像完全遗传了他美丽的母亲,可是性格却完全是父亲的真传,冷酷无情,带着天生的暴戾,如同伪装成王子的恶魔。

    E国首都最大的夜总会阿瑞斯,取名来源于古希腊神话中,阿瑞斯名为战神,而这家最大的夜总会也正是战斧的一个产业,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带着两个莫家的下属过来时,在出示了会员卡之后,沈书意习惯的打量着这个金碧辉煌的销钱窟,前凸后翘,性感妩媚的女朗,笔挺的白色衬衫,黑色小马甲的男侍应生,就看他们那精致漂亮的脸就知道阿瑞斯的档次有多高,这些人拉出去绝对都可以上大屏幕去演偶像剧。

    “大小姐,五分钟之前,基米尔带着手下刚刚进去了。”一个下属低声的对着沈书意开口,即使他们都是在外打拼,见过世面的人,可是不得不说阿瑞斯真的是一个销钱窟,八楼的赌场每天有多少人倾家荡产的被丢出来了,在这里,再有钱都不算是有钱人,因为有的是比你还要有钱的人。

    “那我们就在外边等一下。”今天过来了,主要还是为了谈一下莫家毒品的销售问题,E国是一个大的市场,莫洛斯也愿意和莫家合作,但是价格压的有点低。

    纵然因为销售量极大,即使价格低也很暴利,可是一旦给莫洛斯的价格被压低了一成,若是传出去,其他黑帮大佬只怕会很不高兴,对莫家而言可不是好现象。

    可是莫洛斯这个恶魔却死咬着价格不放,如果莫家不同意压低一成的价格,莫洛斯准备直接从金三角这边自己找毒枭购买毒品,甚至威胁E国其他的毒品都不能从莫家买,如此一来,绝对是砍掉了莫家在E国的毒品销售,这件事就这么卡在了这里。

    到了走廊这边,足足有二十多米长的走廊里,每隔两米左右各站着两个黑色西装的保镖,健硕的身躯,肃杀的脸庞,眼神刚毅而冷酷,这绝对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铁血战士,而不是普通的黑帮狠角色。

    沈书意带着两个莫家的下属在走廊外的消息区坐了下来,侍应生立刻恭敬的端着酒和果品送了上来,能进入这个楼层和莫洛斯见面的客人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那是莫洛斯的铁血二十四卫,据说是从委内瑞拉的猎人训练营出来的,三千人里挑了这二十四个人。”莫家毕竟和战斧打交道,所以一些事情也知道的比较清楚,保护莫洛斯的这二十四卫,单独挑出来是以一敌百的高手。

    猎人训练营可是国际顶尖规格的特种训练营,里面的教官都是各国赫赫有名的人物,有些是杀手,有些是雇佣兵,有些是退役的军人,而一些国家甚至也将自己的特种兵挑出来送去猎人训练营训练。

    而二十四个人如果组成一个小队,绝对是真正的尖刀利刃,和中南海保镖相比也丝毫不逊色,当然了,他们的武器同样精良而先进,所以这些年莫洛斯别说危险了,连受伤的机会都没有。

    “沈小姐,里边请。”这边沈书意正听着莫家的下属说着关于莫洛斯的一些事,啪嗒啪嗒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走廊里走出来一个妖娆的女郎。

    百分百的天使面孔,魔鬼身材,低胸的金色礼物上面盖不住那弹跳欲出的酥胸,直接露出圆润的半球在空气里,裙摆只到大腿根部,包住了挺翘的臀部,踩着黑色的高跟凉鞋,跟有些的高,走起路来,妖娆的摆弄着纤细的腰肢,足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直接喷鼻血。

    “谢谢。”站起身来,沈书意看了一眼严阵以待的两个下属不由笑了起来,示意他们不用担心,沈书意动作轻快的跟在女郎后面向着走廊尽头的房间走了过去。

    金碧辉煌的门足足有三米宽,欧式的设计风格,看起来格外的奢华,门上门环竟然是纯金打制的,上面镶嵌的绝对是货真价实的钻石,就这一道门就可以看出莫罗斯到底有多么的富裕。

    推开门,女郎站到一旁,对着沈书意躬了躬身将人迎了进来,随后又迈着蛇步向着真皮沙发走了过去,跪坐在纯白色的地毯上,给沙发上的男人捏着腿。

    会客厅同样是欧式的设计风格,壁炉正前面是沙发,一个男人正坐在长沙发的中间,一手搁在沙发的靠背上,一手夹着雪茄,也不过三十来岁的模样,但是那份毫不掩饰的肃杀和血腥之气,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莫洛斯刚刚从血腥的战场上下来,否则为什么周身似乎都带着死亡和血腥。

    基米尔坐在右侧的沙发上,他的下属恭敬的站在他背后三米远的墙壁处,而会客厅里还有几个二十四卫的人,散落在会客厅的几个角落里,而这几个位置绝对是整个会客厅最佳的地点,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守,都是极佳的位置。

    莫洛斯有着一口流畅的中国话,或许也是因为E国和中国接壤,而且同样是亚洲最强大的两个大国,所以沈书意和莫念的E国语言很是流畅,而莫洛斯也有一口流利的中国话。

    “莫念没有过来?”挑着眉梢反问着,莫洛斯给人的感觉太血腥,明明是一张英俊的脸庞,可是那种毫不掩饰的血腥之气,看人的眼神里都带着一股慑人的死亡气息和疯狂血腥。

    曾经就有一个下属因为看到莫洛斯的眼睛而吓的颤抖,当场就被莫洛斯开枪击毙了,子弹打的是大动脉,鲜血喷涌而出,莫洛斯就站在原地看着那殷红的血迹从伤口汩汩的流淌出来,地面瞬间就是一大趟的血迹,怵目惊心的骇人,所有人也都明白莫洛斯的疯狂,和对血液那变态的喜好。

    “莫念哥国内有些事,所以就让我过来一趟了。”沈书意倒也不需要招呼,自顾自的坐了下来,两个莫家的手下也恭敬的退到沈书意的后面站着,神色还是有点的紧绷,而对比之下,沈书意的淡定自若不得不让人佩服。

    “莫念这是看不起我了?让一个女人和我来谈生意?”话锋突然一变,莫洛斯那原本该是湛蓝的眼睛此刻却像是充血了一般,如同恶魔竖立起来的瞳孔,恐怖的骇人,而他的腿边跪在地上给他捏腿的妩媚女郎此刻也被吓的脸色一白,低着头不敢看莫洛斯,唯恐触动了这个恶魔。

    “女人对我而言只有一个用处!”莫洛斯那血红的眼睛,狰狞的表情很是可怕,他突然揪住腿边女人的头发,猛然用力的将人给拉了起来,手里的雪茄直接烫向了女人丰满裸露在外的胸口上。

    莫洛斯突然发难,莫家的两个下属神色凛然,完全的戒备起来,而一旁的基米尔也惊了一下,带着几分戒备,不过更多的还是看好戏的得意洋洋,这个中国女人就该被教训!

    被烫了之后,空气里似乎散发出皮肉被烧焦的味道,妩媚女郎痛苦的咬紧了红唇,却不敢发出一点的声音,只是身体克制不住的颤抖着。

    可惜对沈书意而言,这样的开场白没有任何的重量,即使莫洛斯当场将这个妩媚女郎给分尸了,沈书意估计也不会变一下脸色,嘴角淡淡的勾着笑,眼神平静,似乎只是在看一场演出,莫洛斯的演出。

    “我不和女人谈生意!”没有收到意外的效果,莫洛斯突然将手里被抓的女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手一动,后面二十四卫中的一个男人快速的上前,将一把手枪递给了莫洛斯。

    这一刻,所有外人的脸色再次严肃了几分,这里是战斧的地旁,而莫洛斯是E国黑帮里最赫赫有名的嗜血恶魔,谁也不知道他会突然做什么杀了什么人。

    “沈小姐,不怕吗?”笑了笑,莫洛斯给手枪装上了消音器,枪口对准地上脸色煞白的妩媚女郎,眼神嗜血的赤红,一字一字的开口,“我手里从来不会握没有子弹的手枪!”

    话音落下,灭音枪的枪声响起,火药味弥漫在空气里,子弹打在了女郎的大腿上,白皙的大腿上立刻开了一道血洞,鲜血汩汩的从白皙娇嫩的肌肤上流淌出来,不过因为是近距离开枪,子弹直接射穿了,所以虽然流血不止,但是却没有生命危险。

    对上莫洛斯看过来的目光,这么疯狂的不将人命当回事的疯子,沈书意终于开口了,声音清越,吐字清晰,很是平稳,半点没有被这么血腥的一幕给吓到,“我为什么要怕?莫家干的就是刀口舔血的生意,即使开枪又如何?能躲避子弹就可以了。”

    这边沈书意话音刚落下,莫洛斯突然将枪口对着沈书意直接开了一枪,如果说最开始莫洛斯的举动只是下马威,那么此刻他的开枪绝对是实打实的疯狂,沈书意如果出事了,那么莫家和战斧绝度会死磕上,不死不休。

    清瘦的身影突然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沈书意直接向着沙发后面避了过去,而子弹打到了沙发的木质靠背上,因为是上好的红木,所以子弹虽然射进去了,但是却没有射出来。

    “来而不往非礼也!”沈书意冷然一笑,手腕一动,却是一把银色的蝴蝶利刃射了出去,锋利的刃口割破了空气,发出咻的一声,估计其他人也没有料到沈书意的回击是如此的迅速,即使是避开子弹的同时手里的蝴蝶利刃就射了出去。

    ------题外话------

    周末愉快!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65》,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65章 争锋相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65并对婚宠军妻165章 争锋相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