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章 丢了面子

    宴会现场突然之间呈现出一片诡异的安静景象,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沈书意和基米尔身上,当然看热闹的居多,毕竟莫家虽然出名,可是在E国并不算什么,蝎子帮的人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疯子,而基米尔更是其中之首,伊万死后,估计除了战斧就没有人敢和蝎子帮起冲突。

    “沈小姐,挡路了。”站定脚步,基米尔残酷的笑了起来,一手依旧强制的禁锢住身边女孩子的腰,一手放肆的在她的身上残暴的抓捏着,挑衅的神色里,目光阴沉的盯着沈书意,肩膀上隐隐作痛的伤口让基米尔无法忘记昨晚上沈书意是如何嚣张的从自己的包围圈里冲出去的。

    “放人。”对于无妄之灾的女孩子,沈书意有几分愧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和基米尔起了冲突,基米尔这条疯狗不会突然又抓了五个中国商人。

    冷笑一声,如同听到了多大的笑话一般,基米尔松开手,一手从口袋里拿出香烟点燃,喷吐出白色的烟雾之后,一张看起来英俊的脸完全的扭曲着,带着报复的疯狂,挑衅的看着沈书意,“这可是你情我愿,沈小姐这里可不是莫家的地盘,你管的太多了。”

    得意洋洋的放了话,基米尔看着泪水涟涟的女孩子,眉头一皱,暴戾的杀气从眼中迸发而出,一手突然猛的将女孩子的礼服用力的一个撕扯,哗啦一下,布料滑落下来下来,露出丰满白嫩的胸口,基米尔冷笑的看了一眼沈书意,一手揪着女孩子的头发,手动了动,烟灰掉在了皮鞋上。

    “跪下来,舔干净!”基米尔再次抽了一口烟,看着满脸泪水咬着嘴唇不甘羞辱的女孩子,冷血一笑,陡然之间,表情肃杀的冷血,声音陡然洪亮的几分,怒声斥责:“舔干净!”

    如果说一开始大家还在观望基米尔和沈书意之间是不是真的有冲突,如今看着基米尔当着沈书意的面这么羞辱意中国女孩子,不由都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一个一个都观望的看向沈书意,不知道这个莫家的大小姐会怎么做?

    当然了,大多数的人不认为沈书意会出头,毕竟虽然都是中国人,但是莫家可是黑帮,天知道糟蹋害死了多少无辜的姑娘家,混黑的帮派除了毒品之外,旗下的夜总会大酒店多少姑娘都是出来卖的,而获得的巨大利润可都是这些幕后黑帮,绝对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中国姑娘和基米尔这条疯狗对上。

    泪水汩汩的从眼睛里滚落下来,女孩子看了看沈书意,对上基米尔暴虐的脸庞,呜咽着,浑身颤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想到了还被挟持的父母,女孩子只能屈服,当然,她也不敢不屈服,基米尔的一个眼神就能让她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跪在自己脚步的女孩子,基米尔终于感觉出了一口恶气,冷冷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沈书意,随后目光扫过全场,“听说这些中国贱人在床上的时候特别的开放,不知道有没有谁想要试一……”

    “怎么不说了?”沈书意悠然的笑着,手里的酒杯已经空掉了,里面的酒直接泼了基米尔一头一脸,不要说基米尔没有防备到,在场的人也都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真的敢和基米尔这条疯狗杠上。

    一滴一滴的红色酒液从基米尔的头发和脸颊上滚落下来,如果说刚刚他的脸只是嚣张的报复,而此刻则已经完全扭曲的变形,因为愤怒眼睛从眼眶里凸起,脖子上青筋暴突而起,浑身的杀气都掩饰不住的暴虐而起,而杀戮的中心正是悠然自得,浑然不受一点影响的沈书意。

    “陶和,将人扶起来。”对着一旁也看呆的陶和开口,沈书意扫了一眼全场,果真是高端宴会,军政商三界的人都有到场的,当然黑帮也不少跺一跺脚就天地变色的大佬们在场,毕竟在E国黑帮可控制了不少财团,而财团背后支持的可是竞选的党派,这样的地方,基米尔不敢太放肆,所以沈书意倒真的有恃无恐。

    陶和吞了吞口水,莫家虽然实力强大,但是那也是在N市,这里可是E国,而基米尔可是蝎子帮目前的当家老大,可是沈书意开口了,陶和也不敢说什么,快速的将西装脱了下来,将地上泣不成声的女孩子给扶了起来,西装披在了她的肩膀上总算遮挡住了她裸露在外的身躯。

    米乐儿哽咽着,浑身不停的发抖,也幸好陶和心细才察觉到了,半搂半抱着扶着,米乐儿这才站稳了身体,泪水朦胧里惊恐的看了看如同恶魔一般的基米尔。

    米乐儿父亲在E国经商,生意做的不算大,不过也算不错,每年也有两百万左右的收入,在中国也算是中层阶级了,米乐儿今年高三毕业,大学考的非常好,N大的录取通知书已经下来了,九月中旬报道,因为还有一些天,所以米乐儿就随着母亲一起来了E国也算是旅游一趟。

    可是昨天明明他们就在中国城的高级餐厅吃饭,突然,一批人冲了进去,环顾四周之后,直接将米家三口给强行绑架上了车子,米家三口瑟瑟发抖的抱在一起,原本以为是米父生意上的敌人,是有人来寻仇了,所以米父也决定花钱消灾。

    可是等到了目的地,不但他们一家三口,还有两个人也被抓了过来,然后除了米乐儿这个女孩子,其余四人都被狠狠的打了一顿,听这些暴徒的话,被打的众人才明白抓了他们的是蝎子帮,而他们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只因为是中国人,而基米尔仇视中国人,所以他们就倒霉的被抓了,手机也都被搜走了,根本没有办法报警。

    而今天晚上突然被带来宴会,被基米尔当众羞辱着,米乐儿却连哭都不敢哭出声来,她不明白为什么只是出了一趟国来看望父亲,却变成了这样,这个在学校里成绩优异,长相出众,家境也不错的天之骄子,第一次认识到这个世界的残酷和可怕。

    米乐儿靠在陶和身边,终于慢慢的冷静了一点,当目光看向眼前的沈书意时,同样都是女人,同样都有着不错的脸庞,可是自己却被人这么当众凌辱下跪,而眼前这个女人却悠然的端着酒杯,参加着这样高端的宴会。

    米乐儿知道自己该感谢沈书意的,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在感激的同时,心里头也有一点点的嫉妒之色,嫉妒沈书意的从容淡雅,嫉妒她镇压全场的气势,可是这样的场合里,米乐儿是半点不敢有什么其他心思的。

    “你救得了一个,救得了第二个吗?”基米尔冷血的笑了起来,擦了擦脸上的酒水,阴森森的看着沈书意,如同一个疯狂的恶魔,若不是场合不对,基米尔绝对已经控制不住的拔枪要杀了沈书意,

    “无所谓,这些人的死活和我没有关系,不过蝎子帮动了一个人,我也会杀一个人来偿命!”纤细如画的脸上笑容平和,沈书意抿了抿嘴角笑着,露出脸颊上的小酒窝,让人无法想象这么冷血而张狂的话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

    基米尔可以用其他中国商人的性命来威胁沈书意,莫家势力再大,也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的保护在E国的中国人,可是基米尔和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这么的张狂,基米尔要动手她是阻止不了的,但是她可以杀掉蝎子帮的一个人来泄恨,或许这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比起狠比起冷血无情,沈书意丝毫不逊色。

    蝎子帮虽然恶名昭著,但是能成为第二大帮派,那也是有相当的实力的,蝎子帮里的不少人都是黑道高手,狠辣无情,在危险和死亡里走出来的高手想要杀掉可不是容易的事,但是在基米尔见识过沈书意和莫洛斯之间的对决,基米尔便知道沈书意绝对是说到做到,而不是在说大话。

    “当然,基米尔先生不相信的话,完全可以试试看。”脆声一笑,沈书意更为张狂的挑衅一下,在所有人诧异和各种复杂的目光里慵懒的拿着空酒杯转身离开。

    比起基米尔这个蝎子帮的头领还要张狂还要可怕,在场所有人突然明白为什么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女人能成为莫家的大小姐,甚至代表莫家和战斧谈最近的毒品生意,果真是不可小觑,黑道上的女人从来就没有善良角色,一个一个都是毒蛇。

    在沈书意当众挑衅了基米尔甚至还若无其事的离开,基米尔也没有暴动,但是所有人都猜测等离开了宴会,基米尔一定会动手,现在还在宴会里,不管是谁都不敢太过。

    “坐下吧。”这边等陶和带着米乐儿去楼上换了衣服下来,沈书意微笑的开口,毕竟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放柔了表情,“放心吧,已经有人去救你的父母了,不会有事的。”

    莫家不方便动手,但是还有国安部的人在E国,蝎子帮这么公然的对中国商人动手,国安部的特工动手救人,E国政府高层绝对不会干涉的,当然,至于如何收拾蝎子帮,国安就不能继续动手了,毕竟这里还是在E国,总不能做的太过抹了E国政府的面子。

    “谢谢大小姐。”米乐儿这会才算是真正的放下心来,感激的向着沈书意道谢着,这原本就是一场噩梦,等父母安全之后,米乐儿就会立刻回国,去她向往的大学,这一场噩梦永远都不会再被提起。

    “吃点东西。”再次安慰了米乐儿几句,沈书意也就安静的坐在一旁不再说话,盘算着如何收拾了基米尔,动作不能太大,毕竟这里是E国的地盘,动作大了,即使收拾了基米尔,那也是打了E国的脸,而且也会引起其他黑帮的共同仇视,莫家可以不再E国做生意了,但是其中中国商人以后的处境不会容易,但是不做的话,基米尔还不知道会如何疯狂的报复普通中国人,所以必须得干掉基米尔,还要做的漂亮。

    宴会再次恢复了热闹,觥筹交错,衣香丽影,而随着莫洛斯和他二十四卫中四个人到场,宴会再次的安静下来,不少人都站起身来,而莫洛斯身边的四个手下明显就是带着枪的,却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这才是真正的枭雄,跺一跺脚,政府都要退让三分的,那个基米尔……”陶和压低了声音和米乐儿说着话,沈书意看起来随和,可是刚刚气场太强,陶和也不敢冒犯沈书意,正好拉着米乐儿说话也算是缓解她的惊恐和不安。

    “大小姐和基米尔是不是有仇?所以他才抓了我来宴会上羞辱大小姐。”柔声的开口,哭的太久了,喉咙还有点沙哑,能成为市里的文科状元,考进N大的法律系,米乐儿的确很聪明,此刻,她低声的询问着有些愤慨的陶和,半点没有让陶和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

    “是啊,不过你放心,大小姐会处理的。”没有多想什么,陶和拍了拍米乐儿的肩膀,又安慰了她几句,毕竟谁也没有想到基米尔这条疯狗这么的疯癫猖狂,不过貌似大小姐更加的狂傲,基米尔敢对中国商人动手,大小姐就敢对蝎子帮的人动手,果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

    就是因为她!米乐儿低着头,慌乱和害怕过去之后,此刻,心里头不由的生出一股愤怒和嫉恨来,她已经大致的猜测出了事情的经过,基米尔是为了报复所以随意的抓着中国人,可是为什么是自己!

    瞄了一眼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怨恨的米乐儿,沈书意倒没有说什么,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遭遇了这样的事情,怨恨自己也是情理之中。

    在场的人和沈书意没有什么怨恨,莫家是混黑的,走的是毒品的路子,在E国该孝敬的地方都大把的撒了钱的,再者基米尔在沈书意这里都丢了面子,其他人更不会无缘无故的找沈书意的麻烦,所以倒也相安无事。

    可是当莫洛斯主动向着沈书意这边走过来时,所有人都再次诧异的愣住了,基米尔如果勉强算是个人物的话,那也是靠着凶狠的手段,当面不敢得罪,背后多少人吐口水。

    可是库帕拉家族那可不是同了,这可是百年的世家,牢牢掌控着E国最大的黑帮战斧,而明面上也是几个大财团的幕后人,政坛之上的不少势力也都是库帕拉家族的人,绝对是跺一跺脚天都要变的人物。

    “沈小姐,请。”丝毫不在乎自己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目光,莫洛斯今晚如同一个最尊贵优雅的绅士,微微的鞠躬,向着沈书意伸出手来邀舞。

    微微一笑的颔首,沈书意站起身来将手交到了莫洛斯的掌心里,两个人滑入舞池,特意压低了声音,再加上四周的音乐声,所以其他人并不知道沈书意和莫洛斯到底在谈论些什么,只是看起来有点的亲密。

    “凭什么?”宴会的右边,一个年轻的女人嫉妒的看向舞池里的两个身影,狠狠的绞着手里的手帕,带着明显的嫉妒和羡慕。

    “不过是一个中国女人,只是逢场作戏而已。”一旁的闺蜜连忙安慰着生气的女人,毕竟是市长家的千金,而且圈子里人都知道自从对莫洛斯一见钟情之后,斯塔西娅对莫洛斯就再也忘不掉了,而家族自然也希望可以和库帕拉家族搭上关系,全力支持斯塔西娅的爱情。

    可惜莫洛斯根本无意,也看不上一个市长的女儿,斯塔西娅只能单相思,不过幸好莫洛斯也从没有和其他女人交往,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可是今天却主动向一个中国女人邀舞,这说明了什么?

    “西娅,不用担心,只是有生意上的往来,她什么身份能配得上库帕拉家族?”其他女孩子都连声安慰着,其实她们何尝不也是羡慕嫉妒恨。

    可是不管如何安慰,斯塔西娅看着共舞的沈书意和莫洛斯,眼眶还是红红的,这个娇气的市长千金,此刻心里头难受的跟针扎了一样,但是她也清楚的明白这样的场合不是自己能放肆的。

    沈书意这个小小的莫家大小姐她虽然不放在眼里,可是关键是沈书意和莫洛斯在一起,估计就是基米尔也不敢对沈书意如何,当然,很多人也同样有这样的猜测,是不是因为莫洛斯的关系,所以基米尔被当众挑衅了,但是却不敢发作,就是因为忌惮莫洛斯。

    舞池中央,沈书意和莫洛斯并没有外人认为的暧昧,甚至连融洽都算不上,而有种剑拔弩张的紧绷,莫洛斯虽然嗜血凶残,但是他风度还是有的,所以今天才会主动邀请沈书意跳舞。

    “降低一成,我们负责保密,消息不会泄露出去。”莫洛斯开口,这也是他最后的退让,之前因为莫家的坚持,再加上昨天沈书意的狂傲,莫洛斯直接联系了金三角最大的毒枭,可惜莫家在E国的势力不强,但是在金三角这边却是一条毒蛇,运输的线路都由莫家军把持着,即使是战斧想要开辟一条安全通道的可能性不到三成。

    “不行,价格上最多按照莫家一贯的规矩,销售量大相应的降低价格。”沈书意坚持的开口,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一旦消息泄露出去,莫家的生意会很难做。

    当然,这其中也因为莫五爷虽然在中国,和莫家在金三角越南这边的莫家人并没有决裂,可是谁也保不准背后有人会陷害莫五爷,莫家如果有人将降低价格一成的消息放出去,到时候再联系一些黑帮,挑衅闹事,莫五爷就很难把持住亚洲这边的毒品市场,信誉一旦坏了,再想要捡起来就困难多了。

    脸刷的一下黑了起来,莫洛斯没有想到沈书意如此的不识抬举,不等一曲舞曲结束,直接冷着脸,甩手就走,而沈书意倒是大方的耸了耸肩膀,优雅的迈着步子向着陶和这边走了过去。

    这一变故让现场所有人都诧异的愣住了,原本还因为莫家和战斧有了合作关系,所以莫洛斯和沈书意才会共舞一曲,如今一看这是谈崩了。

    虽然都好奇的够呛,但是莫洛斯这里没有人敢去触霉头,沈书意虽然表情柔和,可是刚刚她和基米尔呛声泼酒的气势也没有人敢上前来,可是唯独斯塔西娅终于展露笑容。

    “西娅,我刚刚打探到了,莫家和库帕拉家族的生意好像是谈崩了,莫洛斯先生刚刚是借着跳舞的机会在谈生意,根本没有什么暧昧。”一个女孩压低了声音开口,一个中国女人怎么可能配得上库帕拉家族!

    “真的?”一下子激动的站起身来,斯塔西娅脸上的笑容压都压不住,在一旁女孩子的怂恿之下,也想要向着莫洛斯邀舞,可是远远的看着莫洛斯阴沉至极的表情,却也胆怯了。

    “西娅,既然莫家人这么不识抬举,她得罪了莫洛斯先生,可是莫洛斯先生自然不会和一个女人计较什么,你何不去教训教训她,给莫洛斯先生留一个好印象。”一旁一个俏丽的女孩子低声的开口建议着,眼神极其真诚,似乎真的在帮自己的好姐妹出谋划策。

    若是平日李,斯塔西娅也不会这么容易的被挑唆,可是恋爱里的女人都是没有智商的,更不用说刚刚情绪大起大落的斯塔西娅,在其他人的附和之下,斯塔西娅拉了拉礼物的裙摆,金色的头发挽着一个美丽的发迹,侧面的发髻中间插着一支百合花,看起来清纯又尊贵,配上她漂亮的脸蛋,绝对是百分百的小美人。

    没有了莫洛斯的关系,莫家的人斯塔西娅根本不放在眼里,更不用说她还得罪了莫洛斯,所以斯塔西娅带着几个小姐妹盛气凌人的向着沈书意走了过来。

    看到一群千金大小姐来势汹汹的向着沈书意这边走了过来,陶和呆愣愣的傻住了,来参加宴会之前,孙大哥是说了让自己小心,就算掉了脑袋也要保护大小姐,最要当心的就是基米尔这条疯狗,还有莫洛斯,可是为什么突然有一批女人来者不善的过来了。

    “沈小姐,不介绍一下你的男伴吗?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少爷?”眼眶还红红的,可是论长相自己不输给眼前这个中国女人,论家世自己更是好过一个黑帮大小姐,斯塔西娅昂着高贵的头颅,目光直指一旁看起来有点呆傻的陶和。

    四周的女孩子随即也都格格的笑了起来,陶和这样子分明就是一个随从一个保镖,所以完全成为了她们的笑柄,也借此来羞辱沈书意。

    “几位是?”这些人沈书意还真不认识,她来E国一来是为了将孟楠给捞出来,帮陆纪年的忙,二来也是最主要的是为了艾布力这个东突恐怖分子,所以宴会上这官二代小姐或者是富二代的千金,沈书意还真的一个都不认识,不过看她们这找麻烦的架势,沈书意不由得想到了自杀而死的翟月,不管是中国人还是E国人,这盛气凌人的架势倒是一模一样的。

    “我是斯塔西娅,我的父亲正是M城的市长,这位是苏霍伊财团的大小姐……”斯塔西娅快速的介绍着身边的闺蜜,而这些出生尊贵的小姐们也都摆足了架子,因为莫洛斯的主动邀舞,所以一直将枪口对准了沈书意。

    陶和和米乐儿都听的有点傻眼了,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权贵之子,富家千金,不管是谁的身份拉出来,那都是响当当的,一时之间,陶和和米乐儿都有点的自卑起来,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眼前这些女孩子的身份太尊贵了,陶和也不过大学毕业每两年,因为家里的事情阴差阳错的进了莫家,也不是从事打打杀杀的,而是负责一些电脑方面的东西,米乐儿才十八岁,高考才结束,和这些真正的名流相比,他们的身份差太多了。

    “你好。”对方来者不善,沈书意倒懒得和这些千金大小姐们闹僵了,没有必要,而且看她们这架势,绝对不可能因为基米尔,那么就只有莫洛斯了,沈书意笑着打着招呼,扭头向着莫洛斯这边看了过去,果真为首的斯塔西娅表情立刻就变了。

    “我的男朋友有点小气,所以为了杜绝我在宴会上和其他男士有什么接触交往,才拜托莫洛斯先生和我共舞一曲,可惜莫洛斯先生实在不太情愿,半途就将我丢在舞池里了。”叹息一声,沈书意无奈的对着斯塔西娅眨了眨眼睛,一脸无奈又可怜的模样,毕竟被男伴丢在舞池里的确非常的尴尬。

    “你有男朋友了?”斯塔西娅原本是来兴师问罪的,顺便讨好莫洛斯,可是听沈书意这么一说,毕竟也没有真的矛盾,所以态度立刻就变了。

    “当然,他是一个非常冷酷而且霸道的男人。”真挚的感情从眼中流露出来,沈书意笑着开口,侧身让开了位置,示意斯塔西娅等人也坐下来。

    女孩子都是敏感的,沈书意这么一说,她们从她的眼中看出了真正的感情,这绝对不是虚假和伪装出来的,所以立刻就相信了她的借口,片刻的功夫,几个女孩子直接化干戈为玉帛,如同好姐妹一般的交谈起来,不得不说沈书意泼了基米尔一头一脸的酒,让几个女孩子都无比的敬佩。

    陶和已经被挤开站到了一旁,米乐儿也站起身来,在这些大小及恩面前,米乐儿太自卑,尤其是刚刚被那样的羞辱,她们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充满了同情和怜悯。

    大小姐太厉害了!陶和无比敬佩的看着利落的E国语言和这些千金小姐们聊起时尚聊起美容的沈书意,尤其是沈书意和国际最知名的服装大师梅特尔认识,能拿到限量版的服装时,所有女孩子都哦的一声叫了起来,拜托沈书意帮忙弄一张大师专属品牌的贵宾卡。

    基米尔忌惮宴会里一些宾客的身份,倒也不敢真的在这里对沈书意动手,可是当接到手下打过来的电话,蝎子帮的大本营被人给冲了,而之前抓的几个中国商人直接都被人给救走了,临走还丢了一颗手榴弹,爆炸差一点引起火灾。

    怒火在眼睛里炽热的燃烧起来,基米尔终于顾不得什么了,咻的一下站起身来,带着自己的两个手下,气势汹汹的向着沈书意大步的走了过来,这口恶气不发出来,基米尔和蝎子帮的脸面都不用要了,传出去,蝎子帮被人差一点给烧了大本营,对于才上位的基米尔而言无疑是巨大的耻辱,所以为了自己的地位,基米尔必须得在消息传出去之前找回场子。

    几个女孩子虽然和沈书意谈的比较好,可是毕竟有些事她们是不会参与的,“这里可是宴会。”斯塔西娅皱着眉头开口,这样的高端宴会,没有人敢动手。

    “我来处理就好了。”感激的对着斯塔西娅笑了笑,沈书意站起身来,示意几个女孩子先离开,免得被波及到。

    米乐儿拉了拉陶和,也想要离开,可是陶和虽然有点害怕,却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快速的站到沈书意的后边,米乐儿再次嫉妒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却悄悄的退到了安全的角落里,看着对峙的双方,突然忍不住的期望着沈书意也被打也遭受和自己一样的羞辱。

    “怎么要动手?”看着基米尔突然拔出了手枪,沈书意只是稍微后退了几步,远离了沙发,毕竟动起手来在沙发边不方便。

    “你以为我不敢吗?”冷血的笑着,基米尔将枪口对准了沈书意的额头,这个女人太嚣张了,一次又一次的羞辱自己!“你能避的开,你的这个手下呢?”

    枪口一动,倏地一下,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了陶和,沈书意的身手基米尔是亲眼所见,但是陶和不要说避开基米尔的射杀,只怕是一般的高手陶和都抵不住。

    莫洛斯并没有动,如同不知道发生了双方对峙的危险一般,其他人一看,心里头再次肯定莫家肯定和战斧闹掰了谈崩了,否则战斧不可能不插手,基米尔也没有胆子敢在宴会里动枪。

    “你敢杀莫家一个人,我就敢杀蝎子帮两个人!”笑容冰冷下来,沈书意扫了一眼虽然害怕,但是还是站直了身体的陶和,果真是莫家的手下临危不惧,对于普通人有这样的表现已经非常不错了,沈书意的声音说的有点大,不单单是说给基米尔听的,也是将莫家的态度放出去,日后其他黑帮想要动莫家人的时候最好考虑好,莫家绝对不是好欺负的,即使是在异国他乡。

    “很好,很好!”基米尔怒极反笑着,看着一次又一次挑衅自己的沈书意,手腕一动,刚要开枪,突然宴会的大门再次被人给推开。

    宴会都进行到了一半,这个时候还有人过来?所有宾客包括沈书意和基米尔,甚至莫洛斯都转过目光看了过去,毕竟这样的宴会,莫洛斯也只是踩着时间点过来的,迟到太失礼了,更不用说宴会都进行一半了。

    一身黑色的劲装,冷酷的目光,刀斧般凿刻出来的冷硬脸庞,这个身材修长的男人如同是从冰雪之巅走下来的,眼神冷酷到极点,明明看起来还有点清瘦,但是那种强大的气场,却让所有人都明白这绝对是一个高手。

    陌生的五官,甚至可以说是陌生的浅褐色眼瞳,可是即使伪装了,沈书意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谭宸,却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到了E国,甚至还伪装改了面容。

    这个男人很强!莫洛斯皱了皱眉头,可是他却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五官看起来有点偏西欧的血统,很高,略显得瘦削,但是劲装之下包裹的身材,却是精炼到极致才有的流畅线条,蕴藏着强大的爆发力和力量,一旦动手,莫洛斯都不敢肯定自己能不能从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的攻击里安全活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68》,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68章 丢了面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68并对婚宠军妻168章 丢了面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