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章 发泄怒火

    “你是谁?”基米尔目光锐利的盯着眼前这个浑身散发出森冷酷寒气息的男人,莫名的感觉到一股被震慑住的危险和恐惧,如同自己是被狩猎的猎物,而面对的是真正强大而可怕的猎人,所以才给了基米尔如此大的压迫力。

    冷冷的眼神如同看死人一般看了一眼基米尔,随后冷漠的转开,这样弱小的对手根本不值得自己关注,谭宸顶着一张陌生的脸庞,修长挺拔的身影站到了沈书意的身边。

    被人如此的漠视,基米尔在巨大的恐慌里不由的生出一股愤怒,黑洞洞的枪口倏地一下从陶和身上转移到了谭宸身上,阴狠着眼神,基米尔第一次面对如此可怕的敌人,让他甚至不顾及场所直接就开枪了。

    “啊!”

    “杀人了!”

    “好可怕!”惊恐的叫声响起,尤其是之前和沈书意说话的几个千金小姐斯塔西娅等人,苍白着脸惊恐的叫喊了起来,枪声响起,火药味蔓延开来。

    基米尔单膝跪在地上,持枪的手被一只大手反扭住了手腕,枪口直接对准了自己的大腿,鲜血汩汩的从枪口里流淌着出来,基米尔脸在痛苦里狰狞的扭曲着,愤怒的眼神如同野兽一般凶残而疯狂的盯着谭宸,怒声咆哮着,“给我杀了他!”

    基米尔的两个手下,还有暗中隐藏在宴会里的两个蝎子帮的人也在瞬间拔枪,枪口冷酷而凶残的对准了谭宸,又是砰砰的枪声响起。

    灯光之下,谭宸的身影如同雷豹一般的灵活而迅速,飞起一脚踢开一把手枪之后,身影上前,一拳狠狠的将男人打飞了出去,同时回身又是一个漂亮的上钩拳,正中第二个敌人的下巴,拳头太重,男人同样还没有来得及瞄准谭宸,下巴直接被这么刚猛的一拳打的下巴骨错开,人也跟着飞了出去,鲜血从嘴角渗透出来。

    看到这一幕,基米尔疯狂了,这一条疯狗看着根本没有战斗力的下属,顾不得腿上刚刚被子弹射出来的血窟窿再次的向着谭宸猛攻了过去,甚至准备不顾一切再次开枪射杀谭宸,即使打到四周无辜的宾客也无所谓,至少能制造混乱给谭宸添麻烦,只要能杀了这个羞辱了自己的可怕男人。

    “疯够了?”可惜,容不得基米尔这条疯狗如此的张狂,宴会的举办者在哀求了莫洛斯之后,莫洛斯冷冷的开口,嗜血的眼神阴冷的骇人,直接冻结了基米尔疯狂的射杀,宴会现场的宾客这才放下心来,基米尔那么疯狂,谁知道他的子弹会不会射到他们这些无辜的人。

    谭宸收回手,冷漠的峻脸站到一旁,如同根本没有发生激烈的打斗一般,神色冷漠到极点,和莫洛斯的嗜血和阴沉完全不同,是真正的冷酷和漠然。

    基米尔气的浑身颤抖着,压制着要将谭宸给撕裂的怒火,尤其是腿上持续不断传来的阵痛更是让基米尔赤红了眼眶,狰狞的表情如同发狂的野兽,可是关押他的笼子却没有打开,让基米尔不敢任意厮杀,只能不断的在原地打转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睚眦具裂的表情都可以吓哭小孩子。

    “带出去。”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根本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说服,只有强制而冷酷的命令,莫洛斯冷冷的开口,嫌恶的看了一眼丢脸丢到家的基米尔,话音落下,二十四卫中的两个男人快速的走了过来。

    肃杀的眼神,冷血无情的脸庞,虽然没有谭宸那么强大的气场,但是比起基米尔的手下却也威慑了很多,两个男人直接架起基米尔向着外面走了过去,蝎子帮的其他几个手下也惨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跄的向着门外走了过去。

    宴会又恢复了正常,侍应生迅速的过来将地板上的血迹擦拭干净,也将被打坏的椅子和几个酒杯收拾了,重新铺上桌布,摆上酒水和糕点果盘,音乐声响起,众人三三两两的说着话,只是目光不时的向着莫洛斯和沈书意这边扫了过来。

    E国虽然黑帮横行,但是宴会里还有不少普通人,刚刚基米尔和谭宸的冲突可谓是真正凶残而可怕的战斗,天花板上还有两个弹孔,一不小心就可能命丧当场,所以众人讨论的焦点依旧是沈书意几人。

    “莫先生雇佣我保护小姐在E国这段时间的安全。”紧抿的薄唇终于开口,谭宸不但五官有了变化,身高也比之前高了几厘米,声音比起之前的低沉浑厚反而多了一份清朗,只是音色依旧冷酷。

    这是莫念哥找的理由,保护自己?分明是谭宸自己要过来的,不过沈书意在看到谭宸出现的那一刻,在惊诧之后,心里头的狂喜几乎都要流露出来,可是却只能淡然着一张脸,装作不认识谭宸的模样。

    莫洛斯看了一眼谭宸,他真正好奇的是眼前这个危险而冷酷男人的强大身手,至于他的身份,既然到了E国来了,不过半个小时,莫洛斯就可以查清楚,当然,莫洛斯倒也没有什么怀疑,和战斧这么重要的生意,莫念都能交给沈书意,派出一个高手来E国保护她也是情理之中,莫家虽然只是贩毒,但是底蕴深厚,高手如云。

    “这位先生,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不得不说强大的男人绝对吸引女人的注意力,尤其是谭宸这么冷酷冰山的模样,黑色的劲装,就这么站在沈书意的身边,再加上他刚刚那么强大而凌厉的身手,在场的女人可不管谭宸是什么身份,既然在宴会上遇到了,就要好好把握,如果能来一个419春风一度更好,实在不行,跳个舞也不错。

    斯塔西娅其他几人在一旁窃笑着,希望谭宸答应自己闺蜜的主动邀请,当然了,斯塔西娅跟过来也希望可以和莫洛斯共舞一曲,可惜莫洛斯根本没有任何邀请别人跳舞的意思,只是端着酒杯坐在沙发上,孤傲而尊贵。

    谭宸的五官易容的比较像是西欧人的血统,褐色的眼睛冷冷的漠视着前方,根本没有看眼前主动邀请的女孩子,浑身气势冷漠而疏离。

    笑容僵硬在了脸上,女孩子脸色渐渐从尴尬转为了难堪,也带着几分的愤怒,没有想到谭宸真的如此冷酷绝情,可是看着谭宸这么冰冷如霜的峻脸,似乎又矛盾的感觉这样的男人就该是如此。

    斯塔西娅几个女孩子安慰了失败的闺蜜,又看了看沈书意等人,终究是无法融入他们的氛围里,沈书意看起来倒是很亲切随和,可是同性之间即使不相斥,也不可能瞬间成为闺蜜。

    谭宸太冷,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冷漠的气息,莫洛斯同样如此,孤傲而尊贵,眼神锐利的骇人,气势强大,斯塔西娅几个女孩只能失望的离开,目光不时的向着这边扫了过来。

    “小姐,这是一位先生送给小姐的。”沈书意这边刚安静了不到十分钟,一个侍应生快步的走了过来,微微的弯了腰,将手中托盘上的一大束蓝色妖姬的玫瑰花递给了沈书意。

    难道是谭宸送的?沈书意诧异的愣了一下,毕竟在E国这地方,打交道的就是基米尔和莫洛斯这两个黑帮,不送自己几颗子弹就谢天谢地了,至于夏峰和孟楠倒是被自己给捞出来了,刚刚国安那边也发了消息过来,米乐儿的父母和其他两个中国商人已经安全了,可是沈书意不认为夏峰他们会给自己送花过来,这样的宴会,即使夏峰估计也没有资格参加。

    沈书意还暗自揣测着是不是谭宸送的,虽然感觉这基本不可能,果真如此,这边沈书意刚接过花,谭宸还是冷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但是沈书意却感觉到一把一把冰刀子无形的向着自己戳了过来,让沈书意拿着花束的手都颤抖了一下。

    莫洛斯依旧品着酒,似乎根本不在意什么人会给沈书意送花,花束里还有一张卡片,打开,当看到卡片上所写的内容时,沈书意微微的诧异了一下。

    片刻之后,瞄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沈书意站起身来,陶和也随即站起身来,他的身份说起来是男伴,其实更像是保镖,尤其这个宴会凶险无比,陶和自然要跟着沈书意,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谭宸过来的理由是莫念请过来的保镖,所以他自然也要跟着沈书意,可惜沈书意回头对着陶和微微一笑,态度却很是坚决不容质疑,“不用,我去一下洗手间,都不用跟着我。”

    眉头一皱,谭宸不悦的看着阻止自己跟随的沈书意,陶和也是左右为难,可是却也不敢忤逆沈书意,左右为难着。

    “我很快就回来。”再次开口,沈书意看了一眼谭宸,目光若有所思的扫了一眼搁在沙发上的蓝色妖姬。

    一步一步向着洗手间的方向走了过去,可是沈书意却拐了个弯,直接上了楼梯,三楼是宾客止步的地方,可是看到沈书意独自一人过来时,楼梯口的两个人并没有阻挡。

    长行的走道里是顶灯白亮的光芒,沈书意一直走到了最里面的一个房间,敲了敲门,一个男人阴沉着目光,三角眼里射出冰冷嗜血的寒意,警戒的看了看沈书意的后面,随后侧过身让沈书意走了进来。

    房间并不大,莫过于六七十个平方,可是从门口到角落里都站着表情森冷的几个东突恐怖分子,而在沙发上,艾不利对着沈书意做了一个邀请的手指,“沈小姐,果真如约而来。”

    “既然要合作,自然是双赢,莫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更何况和你合作,比起和莫洛斯可要简单多了。”说起莫洛斯,沈书意冷嗤一声,明显有些的不高兴。

    莫洛斯想要利用E国毒品这一块来要挟莫家,要压低一成的价格,之前莫念和莫洛斯之间还在较量和商谈,可是沈书意看起来柔和冷静的一个人,性子却更加的狂傲张狂,直接和莫洛斯闹掰了,所以她有这样不屑的表情也不足为奇。

    “暂时放弃了E国这块地盘,如果能开通欧洲的线路,莫家不会有任何的损失,相反的,如果真的断了货源,即使是莫洛斯也只能妥协。”艾不利笑了笑,凹陷的眼眶里蓝色的眼睛带着算计,能知道沈书意和莫洛斯谈崩了,看得出从沈书意踏入E国这块土地开始,艾不利一直都在暗中密切留心着沈书意的一切行动。

    “谁知道呢。”沈书意耸了耸肩,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微微的侧过身,让衣服左胸口那伪装成水晶饰品的设备扫过了站在窗口戒备的两个东突恐怖分子,而国安部那边的特工快速的将传输过来的图像截图保存着,快速的将两张恐怖分子的脸庞在数据库里搜索着,建立更新更全的档案。

    沈书意和艾不利继续商谈着,沈书意已经不动神色的将屋子里几个恐怖分子的脸和他们手里的武器都成功的用微型监控设备给拍了下来,信号自动传送了国安部接收的终端。

    国安部在E国的秘密据点。

    “头,那个沈小姐到底是什么人?是我们潜伏到黑帮的特工?”国安部的一个特工一边快速的敲击着键盘,在图库里海量搜索着几个恐怖分子的脸,一边回头询问的看向据点的负责人。

    如果不是专业的特工,怎么能在进入房间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先后将恐怖分子的头像都给拍了下来,而且丝毫没有引起艾不利这个恐怖分子头目的注意,动作极其自然,神色眼神也平静,即使是他们都不一定能做的如此完美。

    “可是情报来看,沈书意只是一个普通人,她的母亲是莫家的大小姐,是莫五爷的妹妹,所以沈书意叫莫五爷一声舅舅,代表莫家和莫洛斯来谈判的,和我们国安没有关系,和军情处那边也是没有关系的。”另一个特工接过话。

    他们真的很诧异沈书意的能力,单枪匹马靠着一杆狙击枪直接从基米尔的重重包围里杀了出来不说,而且安全无虞,又敢和莫洛斯闹翻,如今甚至和东突恐怖分子谈交易,要不是沈书意的背景真的太干净,高中三年大学四年根本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他们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国家培养出来的秘密武器。

    “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查的不要查,这点纪律还需要我重复的告诉你们?”为首的国安部负责人冷眼一扫,所有满脸好奇和怀疑的特工刷的一下都低下头,头不怒而威的模样真的挺恐怖的。

    “记住,沈小姐是不惜生命危险在和东突恐怖分子打交道,而每年我们有多少士兵和普通百姓死在恐怖分子疯子的枪口之下!”负责人冷酷至极的开口,确定几个下属只是随口问问了,嘴巴绝对紧,即使被抓了严刑拷打也不会暴露沈书意的身份,负责人这才敛了冷然严肃的表情。

    不要说沈书意目前所做的事情是多么的危险,就算不是因为这一点,容部长亲自打了电话过来,让自己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护沈小姐的安全,负责人就知道沈书意的身份绝对不简单,甚至比他们在场所有人的分量都要重。

    当然,在他看来也的确如此,如果能取得艾不利的信任,不单单能瓦解东突恐怖分子的势力,也能摸清楚境外的恐怖组织,哪些恐怖分子一直在暗中支援试图破坏国家的和平安定。

    宴会里,谭宸瞄了一眼沈书意离开的方向,知道她的离开一定和艾不利有关,也知道国安部的人必定也在暗中保护着,而且以沈书意的警觉和身手,一般不会出事,可是知道归知道,可是谭宸依旧无法放下心来。

    陶和就更加不安了,尤其是米乐儿过来之后对着陶和摇摇头,“大小姐不在洗手间里。”

    陶和的脸色刷的一下都白了,不断的拨打沈书意的手机,却没有接电话,看了看谭宸,毕竟他可是少爷派过来保护大小姐的,可是谭宸冷着峻脸坐在一旁,让陶和压根不敢和谭宸开口说话,也不敢私自离开去找沈书意,这里毕竟是E国的地盘,这个宴会又如此的高端,陶和担心自己随意走会惹来是非给沈书意添麻烦。

    米乐儿坐了下来,目光不时的闲着谭宸看了过去,高中的女生,花朵般的年级,以前为了迎接高考,别说谈恋爱了,和男同学说话的时间基本都是谈学习,而经历了基米尔的这场可怕的噩梦之后,米乐儿突然感觉找男朋友一定要找可靠强大类型的。

    若是没有经历过这么可怕的一切,米乐儿以为自己在大学里,会邂逅一个温柔多才的学长,然后坠入爱河,可是如今,她的心境早就改变了,陶和长的也很英俊帅气,而且还挺温柔,可是米乐儿如今绝对不会喜欢上陶和。

    可是对比之下,谭宸的出场太强势,那么利落的身手,真的如同电影小说里塑造的男主角一样,不单单有冷峻出色的五官,那种冷漠的气势,冰冷至极的眼神,让米乐儿忍不住的幻想着这么冷酷的男人会因为自己而柔软,冰山融化,他的温柔他的强大他的一切都只对自己展开,而其他女人不管身份如何,不管长相如何,在他的眼里都仅仅是一个路人甲乙丙而已。

    “先生,你是大小姐的保镖?”低声的开口,米乐儿这会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被撕裂的礼服也重新在休息室换了一件,刚刚去洗手间将凌乱的头重新弄了一下,而且他是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才出现,并没有看到自己屈辱难堪的一幕。

    陶和诧异的一愣,扭头看向脸红红的,眼眶也有点红红的米乐儿,不敢相信这个小姑娘竟然敢和眼前这个少爷找来的保镖说话。

    冰冷着峻脸,谭宸站在沙发旁,连眼神都没有看一眼米乐儿,对于这个莫名出现在沈书意身边的小姑娘,谭宸并没有多关注,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

    咬了咬唇,被谭宸这么无视着,米乐儿有点的难受,可是却又在心里头安慰自己,这样出色的男人如同冰山一般,本该如此,如果随意和女孩子说话聊天,那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男主角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沈书意给陶和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到门外等自己,马上就回去了。

    “是,大小姐,我知道了。”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陶和挂了手机站起身来,看着冰冷的谭宸,结巴的开口,“大小姐已经向停车场走过去了,让我们直接过去汇合。”

    谭宸也放下心来,他并没有和国安部的人联系,所以并不知道事情的进展,不过沈书意安全结束了交谈,谭宸也安心了几分。

    看着谭宸修长的双腿三两步之后就走到了门口,米乐儿快速的跟了过去,陶和一愣,也随即快步的追了过去,这样的宴会他再也不要参加了,即使大厨的厨艺再好,那也是消化不良,即使现场的美女再漂亮,说不定那也是美女蛇。

    谭宸也开了车过来的,黑色的奥迪车,半点不显眼,车子就停在了宾利车的旁边,陶和诧异的愣了一下,谭宸是宴会进行了一半的时候才过来的,他的车子到底是怎么将左边的车子给赶走的,然后将奥迪车停在自己的车子边。

    等了几分钟,沈书意终于在夜色之下走了过来,停车场的路灯之下,原本就妆容美丽的脸庞显得更加的妩媚,带着轻松和惬意的表情,如同真的是参加宴会无忧无虑的公主,而没有经历任何的凶险和危机。

    一瞬间,莫名的有些嫉妒,嫉妒沈书意的淡定,嫉妒她即使不是宴会里最漂亮的女人,但是绝对是最耀眼的一个,米乐儿回头看了一眼谭宸,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身边这个冷酷的男人似乎在大小姐出现的时候,那种冷气消散了不少。

    一定是自己多想了!大小姐安全了,陶和都笑的嘴巴都要裂开了,他也一定是因为大小姐安全了,所以放心了,米乐儿攥紧了手,目光不时的扫过谭宸冷酷刚硬的脸庞。

    “大小姐,你再这么消失半个小时,我都要向孙大哥自刎谢罪了。”心情也轻松了,陶和埋怨的看了一眼沈书意,今天陪大小姐参加一下宴会,自己的心脏好几次都快要被吓停了。

    “回去吧。”和艾不利初步谈了一下,沈书意并不指望一次两次的交谈就能让艾不利信任自己,不过也算是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始,后面的进展会顺利很多。

    陶和自然愿意回去,所以快速的打开了后座的车门,请沈书意上了车,看了看米乐儿示意她坐谭宸的车子,毕竟身份的尊卑摆在了这里,米乐儿是没有资格坐到沈书意这里的,陶和也准备开车了。

    可惜陶和刚离开驾驶位的车门,谭宸冷酷的身影直接站到了车门边,冷冷的看了一眼陶和,在他诧异而惊恐的目光里,直接喧宾夺主的坐了进去,将自己奥迪车的钥匙扔了出来,砰的一声关了车门。

    呆呆的站在车子边手里接过了谭宸的车钥匙,陶和愣是没有反应过来,而车窗玻璃直接降了下来,谭宸冷眼看着陶和,“让开。”

    “哦,是。”终于反应过来,陶和快速的让到了一旁,谭宸直接发动汽车,车速很快,但是架不住车技好,宾利车直接开出了停车场。

    “果真是少爷请来的保镖,气场太强了。”陶和打开奥迪的车门,看了看米乐儿,笑着开口,离开了沈书意和谭宸,陶和才真正的活过来,强者的气场太可怕了,呼吸都困难,“上车吧,先将大小姐护送回去,我再送你回家。”

    原本以为和谭宸可以同坐一车,却没有想到谭宸竟然换了一辆车将自己给丢下了,米乐儿心里头莫名的感觉到难受,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看了看开车的陶和,再加上想到自己之所以被抓被虐待,父母被打,都是因为沈书意得罪了基米尔,米乐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更加的怨恨沈书意,之前被她救下来的感激都快消失殆尽了。

    “陶大哥,刚刚那个也是你们莫家的人?专门过来保护大小姐的?”米乐儿低声的开口,不动声色的打听着情况,“我看他对大小姐很好,还特意开车送大小姐回去,是不是大小姐的男朋友啊?”

    “瞎说什么呢,估计是少爷从外面请回来的高手,也可能时候少爷的朋友吧,反正是来保护大小姐的,怎么可能和大小姐是恋人,之前大小姐都不认识。”陶和朗声笑着,只感觉这些才高中毕业的小丫头真的是电视小说看多了,什么都理想化了。

    “那为什么他会坐大小姐的车子?”米乐儿心头一喜,刚刚压抑的不悦和窒闷情绪似乎在一瞬间都消失了,脸上都有了,熠熠着目光期待的看向陶和。

    “身为保镖,自然要贴身保护大小姐,我身手不行,他这样肯定是为了保护大小姐。”陶和没有多想什么,既然是保护大小姐,基米尔在宴会里出了那样大的丑,那么的丢脸,说不定路上会袭击。

    沈书意笑眯眯的从后座爬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看着板着脸,不苟言笑,表情冷酷的谭宸,挑了挑眉梢,“你怎么过来了?”

    “莫念请的。”冷冷的开口,对于沈书意私自离开不顾危险来了E国,谭宸还是很不满的,板着冷脸,声音也是一板一眼的没有感情。

    “那什么价格?”沈书意笑着询问着,虽然谭宸这易容之后的脸也是帅气,有种中西合璧混血美男的感觉,可是沈书意更喜欢谭宸原来的脸。

    “杀手界第一杀手绝,出手价五百万。”瞄了一眼沈书意,没有瘦也没有受伤,谭宸这才稍微舒缓了脸上的冷色。

    “那个每年只出手一次,出价五百万,出道以来从没有失手记录,迄今为止最神秘的杀手?”原本以为谭宸说是莫念雇佣过来保护自己的,沈书意只当是一个借口而已,没有想到谭宸竟然还真的有第二个身份。

    看着沈书意那满是诧异又满是敬佩的眼神,谭宸这个冷酷的男人也幼稚的得意了几分,终于不再板着脸,大手揉了揉沈书意的头,带着缱绻的温柔。

    谭宸果真是闷声发大财的主,出手一次五百万,他从军区出来,这都不少年了,说不定以前在军区的时候就开始接任务,估计没有其他收入,就绝这一个身份,每年出手一次,也够普通人家富裕的过上几年了。

    看着沈书意这笑眯眯的小财迷样子,谭宸无奈的叹息一声,她过去到底过的有多穷,所以一说到钱就这么的眉开眼笑,谭宸都准备将家里的床垫下面直接铺满人民币,不知道小意每天是不是就不会在书房里忙,一回家就直奔床上来了,当然了,顺便做做运动也是好的。

    看谭宸不再生气自己来E国了,沈书意眼珠一转,这一下轮到自己来兴师问罪了,沈书意哼哼两声,挑着眉梢,“你怎么有时间来E国?中午说一次吃饭,没有时间,说好一起去公园看菊花展,没有时间,要

    忙,现在就有时间来E国了,我可是打算在这里至少待上十天半个月的,你过来真的没有关系吗?不行的话,让陆纪年过来暗中保护我就行了,我可不敢打扰你的大事。”

    看着沈书意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得瑟小模样,对着自己皱皱鼻子,挑着下巴问罪的模样,看来之前的忙碌,小意表现的不在意,其实将火气都压在心里头呢,所以一声不响的就跑来了E国。

    我就是生气了怎么着?沈书意哼哼着,扭过头看向车窗外,夜色之下的车窗玻璃映出沈书意的小脸,虽然绷着脸,可是漂亮的眉宇之间却都是笑意,沈书意快速的抿着嘴角将笑给压了下去。

    “生气?”谭宸沉声开口,看沈书意这小模样,倒不担心,最多只是有点抱怨,秋后算账而已,小意如果真的生气,估计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让自己都找不到。

    哼哼!表示自己很生气,沈书意又回头看了一眼谭宸,诧异一愣,“你要去哪里?这不是回去的路。”

    虽然来E国的次数并不多,但是记下路段和沿途的建筑物,这是龙组成员的基本能力之一,一旦真的出了事,他们就可以熟门熟路的撤退,而不是因为在异国他乡一头懵的四处乱撞,弄不好就自投罗网了。

    谭宸的车速快了不少,所以这会陶和根本没有追上来,谭宸直接拐到左边车道之后,过了大约五分钟,陶和根本没有察觉的继续向着湖边别墅开了过去。

    将车子停到了辅道上,谭宸看着还绷着脸要算账的沈书意,直接解开安全带,倾过身将人抱在了怀里,“不会了。”

    不会为了揽权,为了忙碌,反而本末倒置的忽视了小意,陆纪年这混蛋倒是看到的清楚,所以在和莫念联手揍人的时候,谭宸可是放水了。

    “回去……”可惜话还没有说完,沈书意还准备矫情一下,谭宸根本不买账的直接亲了下来,薄唇狠狠的封住了沈书意的红唇,热烈而狂野的磨蹭啃噬着,似乎要将沈书意柔软的双唇给吃下去一般。

    熟悉的气息笼罩下来,谭宸忙碌的这段时间,两个人见面说话的时间都少,更不用说亲密了,谭宸这么急切而激烈的吻着,沈书意也柔软了眼神,轻轻的合上双眼,双手抱住了谭宸的脖子,仰起头,亲密拥抱在一起的身影时如此的契合。

    暧昧的气息在车子里弥漫着,沈书意原本穿的就是礼服,谭宸的手指熟练的挑了几下,肩带就从瘦削白嫩的肩膀上滑落下来,谭宸的吻从那柔软娇艳的唇瓣慢慢的转移下来。

    “呃……”脖子处一阵微微的疼痛伴随着酥麻的感觉,沈书意承受不住的昂起头,露出雪白的颈项,而此刻白皙的肌肤上已经多了一个红色的暧昧吻痕。

    “喂,我现在……可是莫家……大小姐……”断断续续的开口,沈书意闭着眼,艳色从脸颊上浮现而出,让抗拒的声音也显得软糯而娇媚,这要是被莫家众人知道了,会不会一起举刀要砍了谭宸?

    可惜,因为忙碌而饥渴了十多天的谭宸此刻顾不得什么了,直接在此封住了沈书意的唇,大手如同带着魔力一般,或轻或重的抚摸下来,让沈书意原本就不是抗拒的身体直接软了下来。

    嘀嘀!

    刺耳的喇叭声从车道上响起,一辆车子呼啸而过,车窗打开,几个年轻男人探出头来,对着沈书意的车子吹着口哨,嗷嗷的叫喊着。

    “回去!再不回去孙立他们估计都得担心了。”被打断了亲密,沈书意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还没有来得及整理衣服,谭宸已经侧过身,大手无比迅速的替沈书意将衣服给穿好了,动作之快,让沈书意的手还僵硬在半空中,估计她都傻眼了,没有想到谭宸竟然这么快。

    地点不对!时间也不对!谭宸皱着眉头,一脸欲求不满的看着沈书意,而他的黑色长裤之下,被忽略的某一处此刻正凶残的抗议着!

    “你是保镖,莫念哥付钱了,我可是雇主,绝对不卖身的。”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谭宸那哀怨不满的样子,让沈书意得意洋洋的勾着嘴角,每一次说不过就直接扑过来亲过来,得,受罪了吧!

    女人就这一点好,基本不会欲求不满,而即使自制力如谭宸这样的,少少那么火热一下,立马就起反应了,沈书意担心的瞅了瞅谭宸,“多来几次,会不会真的废了?”

    垮下来的峻脸直接黑了下来,谭宸看着幸灾乐祸的沈书意,路边的车子一辆一辆的呼啸而过,谭宸终于还是发动汽车,不过火气太大之下,汽车车速直接飙到了极速。

    “不准我开快车?”一看这车速,沈书意如同抓到了谭宸的小把柄,嗷嗷的叫了起来,谭宸什么都好,就是太霸道,一旦牵扯到自己的安全,根本是又封建又古板,说都说不通,色诱也没用。

    黑沉着峻脸,谭宸看了一眼腿间,又看了一眼沈书意,眼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好吧,你用车速来发泄!”这会的谭宸绝对是暴龙,一招惹立马就得发火,为了自己可怜的小贞操,沈书意立刻做投降状,老老实实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谭宸将火气化为车速狂飙而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69》,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69章 发泄怒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69并对婚宠军妻169章 发泄怒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