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章 感情磨合

    “基米尔只怕近期会直接冲撞莫家,常秘书让我暂时避让?”沈书意听完常笑天的分析之后,慢慢的开口,目光清澈的看向常笑天。

    “退让一次是战略,退让两次是为了卷土重来,退让多次才是弱者,沈小姐暂时退让一次,不会影响到莫家的声誉,俗话说的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沈小姐不必要做意气之争,等准备周全了,再一击必杀,这才是上上之策。”

    常笑天缓缓的开口,虽然有了谭亦的保证,常笑天相信沈书意绝对不会出卖自己,但是有些话他还是得说出来,倒不是担心沈书意是冲动的人,毕竟他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他只是担心沈书意被莫家的关系所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样一来,只会让莫家徒增伤亡。

    “那日后若是和蝎子帮起了冲突,E国政府这边常秘书准备怎么帮忙?”沈书意没有说暂时是动还是不动,她此行来的目的原本就是为了和严大使通个气,日后和蝎子帮起了冲突,莫家是不怕的,不过大使馆这边还是需要作出相关的准备,否则E国问责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准备。

    但是现在有了常秘书这层关系,沈书意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了,想必常笑天必定会有圆满的办法解决这事,毕竟是黑帮之间的争斗,不管是E国政府和中国政府都没有立场插手,当然了,这还是需要常笑天去活动周旋。

    “E国这边黑帮林立,一般帮派之间的争斗政府和军方都不会介入插手,只要影响不会太恶劣,不涉及到普通民众的安全,当然,如果莫家做的漂亮,不留下证据,即使想要插手也没有立场。”看沈书意的样子,不像是冲动冒险的人,常笑天倒也放下心来,和沈书意大致的说了一下日后解决的办法。

    虽然是在异国他乡,有些事常笑天是没有权利去插手,可是他完全可以用子之矛攻子之盾,常笑天在E国政界里也有交好的人,当那,该给的利益也是一分不少,日后莫家和蝎子帮火拼了,势必会有人跳出来指责,而这些人必定是蝎子帮交好的政客,但是这些政客的敌人同样会跳出来打压,而常笑天势必会支援打压的这一方面,说白了就是借力打力。

    果真是和谭亦交好的,都是人精,明明看起来年纪轻轻,但是外交手段都让沈书意震惊,尤其是常笑天竟然和不少E国政界高层关系很铁,虽然是利益关系,但是也看出的常笑天的手段之高明。

    “常秘书,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客人被你半路给截走了?”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严大使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沈书意和常笑天,随后表情阴冷的看向常笑天,直接冷着脸训斥道:“年轻人不要太张狂,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领导?”

    “严大使,说的太严重了,我和小意是故交,看到小意在这里,将人叫进来喝杯茶叙叙旧而已。”常笑天倒是丝毫没有因为严大使这么严厉的斥责而生气,表情很是平静,是真正的平静,这么年轻,却有这样的气度很是难得。

    严大使一愣,没有想到常笑天竟然会找出这样的借口,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诧异的目光看向一旁的沈书意,看年纪倒差不多大,难道真的是认识的?不可能,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常笑天的野心勃勃自己早就知道了,他只怕是想要拉拢莫家!

    大使馆其实是一个很尴尬的存在,在异国他乡,要是M国或者E国这样军事大国,大使馆里的工作人员在外腰杆子也硬,但是中国这样发展中的国家,行事风格都比较柔软,所以在一些发展中的国家,处境还好一点。

    但是在一些大国,或者仇视中国的国家里,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大都数时候都有些的受气,放不开手脚工作,而这样就需要靠每个人的工作能力了,有能力的可以游刃有余,没有能力的就等着被召回国,而严大使手段能力都有。

    而在E国这样黑帮众多的国家里,想要打探一些消息,或者办些事,不但需要和政界高层和军方打好关系,和这些黑帮也需要有些的门路,而莫家无异于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莫家因为一些特殊的关系,和政府的关系并不太和谐,毕竟当年的莫家是国民党的将军,如今的国家是共产党执政,所以并不太融洽,好不容易盼到了和莫家合作的机会,可是却被常笑天中途给截走了沈书意,所以严大使才连笑容都没有了直接对着常笑天一顿训斥。

    “严大使,你好,冒昧打扰了,我是沈书意。”微笑的向着站在门口的严大使走了过去,沈书意笑着伸过手,“我倒是不知道笑天在这里工作,刚好碰到了。”

    “沈小姐客气了,他乡遇故知原本就是一件幸事。”一扫刚刚的冷脸,严大使笑着和沈书意握了手,态度慈和,倒像是弥勒佛,看起来很好相处,“我也是事情太多,沈小姐我们去办公室商谈正是如何,等结束了,我做东,沈小姐和常秘书一起赏脸吃个饭,好好的聚聚。”

    “那行,笑天我先过去了。”知道严大使这话也是试探,毕竟沈书意如果和常笑天合作,那么就等于莫家是支持常笑天的,这对严大使的权利是一个挑衅,可是沈书意却笑着和严大使离开去谈正事,让人无法捉摸沈书意到底要选择谁来合作处理这一次和蝎子帮的危机。

    难道常笑天没有拉拢到沈书意?严大使皱了皱眉头沉思者,至于说是朋友什么的,严大使倒是不太相信,如果真的是朋友,常笑天只怕早就和莫家搭上关系了,不会半路将沈书意给截走。

    而看沈书意的态度,似乎很愿意和自己合作,严大使倒也摸不透沈书意的打算了,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一个都是狠角色,年纪轻轻,却比自己这些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还要圆滑奸诈。

    不同于常笑天办公室的简朴,严大使这里倒显得奢华了不少,舒服了不少,沙发也是真皮的,外面的助理送过来的茶叶也是极好的大红袍。

    “沈小姐,你和基米尔的恩怨我也听到了一些,不知道沈小姐准备怎么办?”为了争取莫家的支持,也为了以后在E国的行事更加的顺利,严大使也很亲民的坐在沈书意对面的沙发上,带着几分身为长辈的担心询问着沈书意。

    “既然蝎子帮敢和莫家对上,黑帮有黑帮的规矩,不死不休!”淡笑的开口,可是神色里却带着几分冰冷的杀机,沈书意面色不变,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完全变了。

    果真是黑帮中人!严大使诧异的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刚刚看起来还像是小家碧玉的沈书意,瞬间就如同恶魔附身,那种嗜血的眼神,看来传闻说这个莫家大小姐年纪轻轻,可是却极尽张狂,果真一点不假。

    “基米尔仇视中国人,这一次因为和莫家闹翻了,竟然绑架了好几个中国商人,连夏设计师也给抓了,不过幸好被沈小姐你派人给救了出来,给蝎子帮一个教训也好,可是沈小姐要把握好一个度,毕竟我们还站在E国的地盘,事情做的太过了,只怕E国政府和军方都会插手,到时候于莫家就不利了。”

    点了点头,严大使表情也带着几分愤慨,他刚刚才让人接待了米家三口,也是这一次绑架案例的受害者,基米尔的确太张狂了,如果能借着莫家的手打压一下也好,严大使以后做事也方便一点,而且基米尔也不敢再对在E国的中国人动手,但是这其中需要注意的就是一个度。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既然要动手,自然不可能留下后患,再者严大使你该了解基米尔的性格,如果不一次将他给拔除了,日后这条疯狗绝对会变本加厉的报复。”沈书意状似怀疑的看了一眼严大使,心里头则在思索着。

    常笑天的态度是让自己暂时按兵不动,等安排好了,直接将蝎子帮一锅给端掉!可是严大使这态度,是让自己稍微打压一下蝎子帮就可以了,到时候还要好好相处。

    “沈小姐,过犹不及,这里毕竟是E国的地盘,我们动作太大了,即使政府和军方这边我能帮忙周旋,可是只怕战斧和其他黑帮也不会善罢甘休,日后对莫家可是非常不利,毕竟他们在内斗也是内部的事情,我们这些外国人如果动作幅度大了,E国的黑帮必定会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严大使叹息一声的开口,黑帮终究是黑帮,做事从来不讲究方式方法,在异国他乡这么的嚣张,即使莫家势力够大,也会死的很惨。

    “战斧的态度我知道,有蝎子帮盘踞在第二的位置,其他人想要撼动战斧的位置,首先就需要先干掉蝎子帮。”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沈书意悠然一笑,眼神锐利的看了一眼严大使,“蝎子帮都是些狠角色,势力是有的,可是绝对不团结,所以蝎子帮不管如何壮大都威胁不到战斧的地位,所以战斧自然不愿意其他人干掉蝎子帮,日后发展壮大了再来威胁战斧的地位。”

    “严大使和莫洛斯见过面了吧?”脆生笑了起来,沈书意算是明白了严大使的目的了,和莫家拉好关系,再和战斧拉好关系,日后严大使要做什么可就容易多了,“不过?”

    眼神突然锐利了几分,沈书意懒洋洋的喝了一口茶,看向严大使,“蝎子帮被莫家削了面子,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这一点沈小姐可以放心,黑帮也是有黑帮规矩的,蝎子帮再张狂毕竟也是第二的位置,有战斧在上面压着,蝎子帮不敢胡作非为的。”严大使也开门见山的将目的说了出来,他的确不愿意莫家和蝎子帮不死不休的火拼。

    莫家败了,严大使也失去了合作关系,毕竟都是中国人,有莫家的支持,日后在E国办事绝对容易很多,莫家如果胜利了,蝎子帮被灭了,势必有其他黑帮势力上位,到时候威胁到了战斧的地位,战斧一旦不悦,肯定会迁怒到莫家,迁怒到中国人身上,严大使自然不愿意和战斧为敌,所以折中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也行,如果能兵不血刃的解决问题更好,毕竟莫家也不愿意流血牺牲,严大使你从中调和,如果能和平相处,我们莫家绝对不会主动生事,但是如果蝎子帮不识抬举,我们也不怕斗上一斗。”片刻之后,一转之前强硬冷酷的态度,沈书意柔软的笑了起来。

    这个沈书意还真是滑不溜手的,让人都不知道他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一开始那么强势的要和蝎子帮不死不休,现在又答应让自己从中调和,严大使看着低头喝着茶的沈书意,柔柔和和的性子,看起来自己自己的宝贝女儿一样。

    可是自己家的那宝贝丫头,除了要买豪车,穿名牌,没事和那些官二代富二代们去泡吧去旅游折腾,到如今工作都没有着落,虽然说一辈子不工作,自己也可以保证这孩子衣食无忧,可是对比一下,严大使感觉自己果真老了,自己家的宝贝和沈书意在一起,只怕被卖了都还帮人给数钱呢。

    可是一番两个多小时的交谈下来,严大使也确定了莫家的底线,想要和蝎子帮和平相处可以,以后大家进水不犯河水,蝎子帮如果继续无辜针对中国人报复,那么莫家绝对会百倍的从蝎子帮讨回来,就夏峰被绑架的事情,基米尔必须道歉,而宴会上基米尔被谭宸给开了一枪,那也是基米尔先动手的,就此揭过。

    倒也算是相谈甚欢,所以严大使已经安排好了饭局,当然常笑天之前说和沈书意是故交,自然也就被严大使邀请一起去吃完饭了,席间还有几个大使馆的人,不过都是严大使这边的手下。

    “小意,你到底是什么打算?”饶是常笑天精明,他也摸不透沈书意的打算了,按理说,从谭亦的交谈里,常笑天感觉沈书意绝对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的绝色,而且蝎子帮也不可能真的和莫家和品相处。

    可是听严大使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准备和解了,这让常笑天都有些的诧异沈书意到底是什么打算的,当然他是坚信和解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觉得基米尔是会和解的人?尤其是中了两枪,当众被削了面子,他还会和解?”沈书意压低了声音笑着开口,“严大使因为想要和战斧拉好关系,已经出面当和事老了,我自然不能驳了他的面子。”

    “所以你是准备在和解的时候激怒基米尔,让和解破裂,到时候再收拾了蝎子帮?”常笑天想了想,这倒也不错,一来可以暗中准备充分,到时候直接将蝎子帮一锅端了,而且莫家的态度已经摆出来了,不是莫家在E国的地盘上张狂,而是蝎子帮给脸不要脸,不愿意和解。

    常笑天仔细的琢磨了片刻,再次开口,“这样的打算倒很很好,一方面博得了一个好声誉,一方面有时间准备,可是听严大使的话,有战斧在一旁压着,基米尔估计也不敢太放肆,若是和解成了,日后再动了蝎子帮,莫家可是背上了背信弃义的恶名。”

    沈书意也明白这一点,不过要挑衅基米尔还是很容易的,尤其是今天晚上瓦吉姆就准备完成毒品交易了,之前瓦吉姆是受基米尔的挑唆,原本是准备三百万的毒品,不过在沈书意和瓦吉姆谈判合作之后,瓦吉姆又联络了基米尔,想要将购买的毒品增加到五百万。

    莫家和战斧闹翻,供应E国毒品的交易暂时就停了,基米尔想要借此交易五百万的毒品,然后投入到市场,挑衅莫家,也想要借此将毒品市场打乱分一杯羹。

    可是沈书意今天晚上却要将这笔生意给劫下来,毒品和毒资都一本捞了,和瓦吉姆五五分账,一晚上那也是有几百万的收益,这么一折腾,基米尔损失了几百万不说,而且信誉受损,之后的和解,基米尔必定想要让莫家将钱吐出来,到时候谈不拢,所谓的和解肯定得打水漂。

    正和沈书意说着话,突然,感觉到一股锐利的视线冰冷的扫了过来,常笑天一愣,快速的抬头看了过去,却见一个男人冰冷着峻脸,眼神锐利的有些骇人,即使在E国也认识了不少大人物,黑帮中人更是不少,可是却是第一次遇见压迫感如此强的男人,一个眼神就让常笑天有种后背发凉的不安。

    好慑人的气势!常笑天不由的看向身边的沈书意,身体侧移了几分,本能的将沈书意给挡在了身后,毕竟沈书意在E国待了几天,却直接招惹了黑帮中的莫洛斯和基米尔,如果有人来暗杀什么的,常笑天一点都不奇怪。

    自己不过离开半天,小意身边就多了一个碍眼的男人!谭宸板着脸,快步的走了过来,愣是用眼刀子不断的削着常笑天。

    不是敌人!常笑天松了一口气,看着沈书意眉眼弯弯的笑意,无奈的叹息一声,弄了半天还是熟人,不过这个男人气场真的很强。

    “你怎么找过来了?”沈书意笑着看向板着脸,眼神都可以杀人的谭宸,果真是借着保镖的身份,都快要眼神杀人了。

    没有开口,谭宸如同最尽职的保镖,挺拔的身影就这么冷酷的站到了沈书意的身侧,虽然没有什么亲密的动作,但是却也昭显了他的霸道的占有欲。

    “莫念哥找过来的保镖。”看到常笑天一脸诧异外加暧昧的样子,沈书意无奈的解释着,反正谭宸这顶尖杀手的身份在外而言非常的神秘,所以即使和自己这个雇主有点暧昧什么的,别人也当是正常。

    “走吧,出来时间够久了,严大使他们估计得出来找我们了。”率先站起身来,常笑天迈开步子走在前面,这男人眼神太冷,自己要是靠着小意走动,估计那眼刀子都是剐了自己。

    包厢里,“大使,让常秘书和沈小姐出去没关系吗?”一个下属低声的开口,包厢里都是自己人,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无妨,常笑天既然想揽权,必定不会放过这一次的机会,不过终究太嫩了一点,这里是E国,战斧的态度摆在那里,莫家也不是傻,真的和战斧闹掰了,毒品这一块的市场就不用做了,常笑天只是在做垂死挣扎,沈书意不会同意和他合作的。”严大使笑呵呵的开口,倒是不担心沈书意会和常笑天合作,毕竟真的和蝎子帮不死不休,还等于和战斧为敌,莫家不会做这样的蠢事。

    包厢里正说着话,听到开门的声音,众人立刻敛了话,打开门,常笑天看了一眼众人,随即走了进来,沈书意跟着走了进来,谭宸落在最后,这让严大使诧异的多看了几眼,“沈小姐,这位是?”

    “我的保镖。”简单的依据说明了谭宸的身份,沈书意在原先的位置坐了下来,众人虽然有点震慑谭宸的气势,不过也没有多在意。

    酒桌子上的应酬喜欢这种热闹的人倒还好,如同谭宸那样不喜欢的,都可以算是煎熬,不过沈书意还行,再加上年纪小,又是女孩子,倒也是八面玲珑,左右逢源。

    “小意不胜酒力,我代替她喝了。”常笑天再次替沈书意挡了一杯酒,仰头灌了下来,丝毫不在意众人那种鄙视的眼神。

    严大使依旧笑呵呵的,不是说几句逗乐子的话,对于常笑天的殷勤,严大使倒不在意,估计是想要和莫家拉好关系,这才给沈书意不断的挡酒。

    “小意不能喝。”就在常笑天都快要被灌多了,又一个男人不怕死的向着沈书意再次敬酒,谭宸冷冷的开口,直接拿过沈书意的杯子咔的一下反扣在桌子上。

    “你?”错愕一愣,敬酒的脸上脸色一变,有些愤怒的看着越殂代疱的谭宸,可是对上那一双褐色的冰冷眼睛,心里头一惊,讪讪的坐了下来。

    早知道这男人气场这么强,自己干嘛傻了吧唧的挡这么多酒?趴在桌子上,常笑天倒没有喝醉,不过也喝多了,瞄了一眼谭宸,常笑天闭着眼休息着,这不像是保镖倒像是小意的男人,不但冷酷霸道而且气势强大。

    “已经很晚了,我敬大家一杯,大家下次再聚吧。”沈书意笑着站起身来,将反扣在桌子上的酒杯拿了起来,倒了一杯子酒,笑着向着众人招呼着,倒也是爽快的一饮而尽。

    谭宸皱了一下眉头,不过看沈书意喝了这杯酒就准备走了,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冷眼扫了一眼在场还想要继续灌酒的人,直接和沈书意先离开了。

    “喝这么快,胃难受吗?”到了车子里,谭宸低声的开口,沈书意喝酒倒不上脸,所以也看不出来,只是谭宸依旧有点的不高兴,他自己的应酬也是如此,而小意以后做生意,只怕也少不了这些应酬,一想到饭局上那些男人用有色的目光看着沈书意,谭宸身上的火气差一点都压不住。

    明知道这只是正常的应酬,可是不管心里头依旧不痛快,只是谭宸也知道这不是沈书意的错,所以只能隐忍着发动汽车先离开,让沾染了一身烟酒味的沈书意回去先洗漱换衣服。

    汽车飞驰着向湖边别墅的方向开了过去,来E国之前,陆纪年就劝说自己,不需要勉强自己去应酬交际,本末倒置,没有时间陪伴小意反而是得不偿失。可是如今看着沈书意在饭局上的交际,谭宸再次犹豫了,如果自己只是勉强自己去应酬交际,有自己罩着小意,就没有人敢对小意如何,她就不需要出去交际应酬了。

    “你不喜欢?”看着谭宸明显不悦的板起来的峻脸,沈书意不用想也知道谭宸是因为什么在生气,无奈的笑了笑,“我以后尽量减少出去应酬的次数,不过既然做生意,只怕难免还是会有一些饭局。”

    “嗯,少喝酒。”沉声的开口,谭宸揉了揉沈书意的头,顺势握住了她的一只手,可是脸上的冷色依旧没有舒缓下来。

    沈书意看了看谭宸,刚想要说什么,可是一身的酒味,终究还是停了话没有说,小手反握住了谭宸的手,沈书意侧过头看向车窗外的夜色。

    人在世上怎么可能事事如意,沈书意要不是在龙组训练了多年,只怕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沈家不受宠的小姐,被沈素卿欺负,眼睁睁的看着秦炜煊和沈素卿暧昧不清,无权无势,手里头也没有钱,她能怎么办?只能认命,让自己想开一点,让自己过的自由快乐一点。

    谭宸家世显赫,只怕一直都是顺着自己的想法去生活,他不喜欢自己应酬,其实沈书意自己也不喜欢,但是她既然经营了古韵,有些应酬是少不了的,一旦有应酬,自然少不了酒,这是免不了的,当然,以谭宸的家底,沈书意倒不必去经营古韵,完全可以不工作也过的很好,但是沈书意并不喜欢这样。

    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车子里的气氛显得有点的紧绷,都知道不是对方的原因,也没有责怪对方,可是心里头依旧有些的不痛快。

    别墅里亮着灯,陶和也被沈书意给赶出去去体验黑帮火拼的画面,佣人在沈书意回来之后,询问了一下,不需要准备什么就退出去了。

    “去洗澡吧。”卧房里,拍了拍沈书意的头,谭宸向着阳台走了,揉了揉眉心,他无法开口让小意不要去工作,既然经营了古韵,应酬肯定是少不了的,不喜欢这都是自己的原因,不过谭宸暂时还有些的无法克制情绪。

    沈书意拿了睡衣去了浴室,冲了个澡出来,谭宸脸色已经恢复了常色,自己也拿了放在床上的睡衣进了浴室,佣人早已经将谭宸的衣物都准备好了,而且也放在了卧房里。

    这还在生气?果真女强人不好当!沈书意靠在床头,之前谭宸应酬的时候,自己也是一脸不高兴,即使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就是克制不住情绪,如今换过来了,谭宸会生气,沈书意倒是一点不奇怪,毕竟谭宸比自己可是霸道多了,可是该怎么办呢?

    等谭宸从浴室里出来,错愕的看着大床上抱着被子东滚滚,西滚滚,不是发出哀怨挫败声音的沈书意,谭宸板着的峻脸微微的扭曲了一下,小意有时候果真很幼稚!

    “呵呵,见笑了。”察觉到谭宸的出现,沈书意快速的停止了滚被子的傻举,干笑两声,乱糟糟的头发,尴尬的小脸,睡衣被卷到了大腿处,看起来一点没有应酬时的精明干练。

    “不用烦,是我的问题。”坐到床边,谭宸将沈书意连人带被子的抱了起来,下巴抵着沈书意的头顶,知道她这么滚来滚去的是因为之前自己的情绪不好。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沈书意双手抱着谭宸的腰,可怜巴巴的抬头瞅着他,还好,虽然还是不喜欢自己去应酬,不过倒没有板着脸了。

    “我知道。”叹息一声,谭宸低头吻了吻沈书意的额头,峻冷的脸庞略显得有点的苦恼,“我只是有些没有办法接受。”

    “嗯,太霸道占有欲太强。”明白的点着头,沈书意自然知道谭宸的不高兴的原因,难怪说两个人相处需要不断的磨合,磨合性格,磨合生活习惯。

    “不想了,睡觉吧。”这会已经快十点了,谭宸抬手关了灯,卧房里黑暗下来,看着沈书意无尾熊一般直接滚到自己的怀抱里,谭宸勾了勾嘴角,应酬是免不了的,但是只要自己的势力够大,绝对没有人敢在应酬里给小意灌酒,眼睛不规矩,黑暗里,谭宸已经开始思索着如何在N市立立威,让所有人都知道小意的所有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73》,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73章 感情磨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73并对婚宠军妻173章 感情磨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