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章 和解谈判

    E国这段时间黑帮的气氛绝对是风云变幻/诡谲莫测,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想要看看战斧、蝎子帮和莫家之间到底会如何?小帮派也都悄然等待着时机,看看能不能从这样的帮派斗争里获取到一份利益。

    瓦吉姆秘密的想要从一个M国毒贩手里一次性花五百万的购买一批毒品,然后趁着莫家和战斧闹掰的时候在E国销售,趁机分割莫家在E国的毒品市场。

    虽然很多人都有这个想法,但是没有人愿意当出头鸟,毕竟第一个公开撬莫家生意的人,必定会遭到莫家的严厉打击,当然了,众人也猜测瓦吉姆之所以敢这么做,只怕是暗中已经和蝎子帮合作了。

    可是谁知道在交易的当天晚上,莫家带着人如同天降神兵一般,直接来了个伏击战,不单单是瓦吉姆,包括提供毒品的毒贩都差一点被莫家给灭杀了。

    清晨六点钟,天色渐渐明亮起来,别墅客厅里,孙立和俞一家正在汇报着今晚上的战果,有了瓦吉姆暗中的配合,再加上之前制定行动计划,今晚上莫家没有一个人死亡,只有两个重伤在医院抢救,其余人都是轻伤。

    “大小姐,毒品和钱都拿回来了。”孙立忠厚老实的脸上也露出了喜悦的笑容,莫家这一次立了威,相信即使目前莫家和战斧的关系还在僵持中,但是也没有人敢趁机做大批量的毒品交易,撬莫家的生意。

    “辛苦了,和瓦吉姆交易的路易斯找到了吗?”沈书意悠然的开口,一手叩击在沙发扶手上,基米尔想要趁机打击从毒品这一块打击莫家无可厚非,但是亚洲这一块的毒品市场,莫家一贯都是龙头老大,说一不二。

    莫家虽然把持着市场,但是并不是完全垄断,小批量的毒品交易,莫家也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和瓦吉姆交易的路易斯这一次则是完全挑衅莫家的地位,五百万的毒品交易,这可不是小数目。

    “抱歉,大小姐,我们也仔细查了,可是这个路易斯太神秘,如同是突然出现的一个人物一般,连名字都是从瓦吉姆那里知道的,只知道他来自M国,背景非同一般,今天我们的计划虽然完美无缺,可是路易斯却还是逃脱了,他身边跟着一个黑人兄弟,身手非同一般。”俞一家面色也严肃了几分,莫家和战斧闹僵也只是近期的事情,可是路易斯却已经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准备了大量的毒品,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小角色,只怕是M国哪个家族也想要插手亚洲这边的毒品市场。

    “继续查,严查,将风声放出去,莫家只要找到路易威,杀无赦!”清越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冷血的冰冷,沈书意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和布局。

    “大小姐,如果惹到不能惹的人怎么办?”没有想到沈书意比起他们这些男人还要果决狠戾,直接下的杀无赦的死命令!

    孙立皱着眉头,在没有查清楚路易斯的身份背景之前,他感觉还是不要如此的狠,否则如果真的和哪个家族死杠上了,对莫家也是有害而无益。

    俞一家坐在一旁沉思者,诧异的看了看沈书意,他一直负责莫家在E国的交易和应酬,也见过一些在黑帮女人,很多时候女人真的狠起来比男人那也是丝毫不逊色,可是那也是触犯到了底线,大都数黑道中的女人都是小心翼翼,部署周全,很少有冲动的时候,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女人能在黑帮中游刃有余的占据一方势力。

    可是晨曦的光亮里,沈书意靠着窗户边坐着,客厅里暖黄的灯光显得很是柔和,布艺的沙发,大小姐披散着一头黑色的长发,精致的五官,眉眼带着江南女孩子的婉约美丽,看起来也是柔柔和和的,嘴角带着浅笑,可是谈笑之间,却都是凌厉肃杀的风格。

    “不狠狠的立威,日后只怕还有人会想要在亚洲这片土地上挑衅莫家的地位,你们尽管去查,有什么消息立即汇报,不要打草惊蛇就行,至于最后执行的部分我会亲自来做。”知道孙立他们的担心,可是沈书意想的更为长远,既然这个神秘的路易斯背景强大,那么他和瓦吉姆交易,只怕就存着将莫家赶出E国的心思,所以这一次,沈书意必须下狠手。

    沈书意已经决定了,孙立和俞一家也遵从命令,两个人忙了一整夜,这会也累了,和沈书意道别之后,起身向着门外走了过去,等睡醒了补充了精力,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善后。

    “你说大小姐看起来年纪轻轻,也没有什么杀气,怎么行事比起少爷还要狠戾?”出了别墅,孙立诧异的询问着身边的俞一家,倒不是说沈书意这样的做法不好,相反在黑帮就需要狠戾,威名在外,才没有人敢对莫家不敬,可是孙立是真的诧异,他虽然也是黑帮中人,家里的大儿子上高中了,小女儿初三。

    两个孩子虽然知道他的身份,平日里行事虽然强硬了一些,但是也只是普普通通的孩子,可是大小姐今年才大学毕业,按理说不可能有这么老道的行事手法,怎么感觉有点奇怪,就算是当年的少爷,也是一点一点成熟起来的。

    “这就是起点不同,古代皇宫出来的宫女比起知府家的千金小姐那也是丝毫不逊色,大小姐不简单。”俞一家朗笑的开口,他们行事考虑的只是莫家,可是大小姐一出手,那是面面俱到,布局深远,他们只要跟着后面执行命令就可以了。

    客厅里,沈书意让佣人将食材准备好,自己在厨房里忙碌起早餐来,上好的培根慢慢的在平底锅上煎着,肉的香味在厨房里弥漫开来。

    “起来了?”听到背后熟悉的脚步声,沈书意回头看向走过来的谭宸,任由他搂住自己的腰,清瘦的身影依赖的靠在了谭宸的胸膛上,“今天早上是西式早餐,我这还是第一次做呢。”

    谭宸双手搂着沈书意的腰,看了看碟子里已经煎好的培根,再看了看放在流理台上手机,上面是沈书意搜索的西式早餐的做法教程,“随便弄点就行。”

    一边继续忙碌着,沈书意一边将孙立他们刚刚汇报的事情也说了一边,“你知道这个路易斯吗?是不是M国那边哪个家族的?”

    “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这么做为了取信艾布利?”谭宸比起孙立他们可是敏锐多了,沈书意这么狠戾的手段,让谭宸立刻就猜到了她这么做,其实是为了给艾布利一个信号,让他认为沈书意绝对是睚眦必报,甚至有些疯狂的黑帮中人,而艾布利同样也是这样的性格

    “嗯,之前在宴会上他见了我一次,但是根本没有谈到具体的合作,只怕还是不信任我,这一次也算是一个契机。”对于和谭宸的这份默契,沈书意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可是当目光越过厨房的窗户看到在别墅大门口的身影时,沈书意无奈的叹息一声,“看吧,情敌上门了。”抬起手肘往后撞了撞谭宸的腰,沈书意都不明白米乐儿怎么有这么大的勇气,就连孙立他们都有些的惧怕谭宸那一身冷酷肃杀的寒气,可是米乐儿竟然还喜欢上了谭宸,还一次又一次的上门。

    看着沈书意这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谭宸情不自禁的低头直接一口咬在沈书意的脸上。

    “喂,你还真的咬啊?”错愕的一愣,沈书意不满的瞪着谭宸,这要是脸颊上顶着一圈牙印,她今天一天就不用出门了。

    舌尖舔了舔被咬的脸颊,谭宸看着不满的沈书意,沉声的坦白,“太瘦,咬不到肉。”

    没好气的一瞪眼,沈书意直接狠狠的在谭宸的腰上掐了一下,将人往后推了推,“你招惹的麻烦,你自己去解决,要不早上就不用吃早饭了!”

    对于一而再打扰自己和小意相处的米乐儿,谭宸冷着峻脸转身向着厨房外走了过去。

    大门口,米乐儿一身运动的T恤和短裤,脚上是一双平板鞋,头发也利落的扎了起来,绕着湖边跑了一段路,米乐儿忍不住的看向镂空铁门后的别墅,脑海里期待着和谭宸不期而遇,或者他也正好出来锻炼,自己就可以和他一起跑一段路。

    想到此,米乐儿不由的红了脸,可是却也明白这只是自己的幻想而已,可是,当别墅的大门突然打开,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谭宸时,米乐儿直接傻眼的愣住了,在错愕不可置信之后,眼中熠熠的闪烁出期待的幸福光芒。

    大步向着门口走了过来,晨曦的光芒里,背后是奢华的别墅,谭宸峻朗着一张漠然的峻脸,颀长的身影,俊美帅气的让门口的米乐儿忍不住的攥紧了双手,心砰砰的跳动着。

    打开门,看着红着脸颊,微微仰着头看向自己的米乐儿,谭宸手腕一动,手掌里却已经多了一把黑色的手枪,配上他一身冷酷的气质,任谁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的手枪绝对是真的。

    “我?”错愕的愣住,米乐儿不敢相信用枪指着自己的谭宸,刚刚的巨大惊喜瞬间退却,眼眶倏地一下红了起来,嘴唇蠕动了几下,可是却没有办法说出一个字。

    “再有下一次!”冷酷的表情冰冷而无情,谭宸褐色的眼眸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米乐儿,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一般,枪口也毫不客气的对准了她的眉心,再有下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绝对杀无赦,当然谭宸是不可能真的开枪,可是他的眼神,他肃杀的气息,估计任何人都不会怀疑他的话语的真实性,尤其是之前的宴会他毫不客气的就对基米尔开了一枪。

    厨房里,沈书意原本还想要看看谭宸是怎么将米乐儿给劝走的,结果看到拔枪的那一刻,沈书意拿着锅铲的手一抖,无奈的叹息一声,果真自己不该太期望谭宸会处理好这事!

    “小米?这是怎么了?”陶和远远的看到门口的这一幕,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可是看着眼眶发红的米乐儿,看着肃杀着透露出杀气的谭宸,陶和吞了吞口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手腕一动,掌心里的手枪却已经收了起来,动作之快,让人根本看不清楚谭宸到底将手枪收到哪里去了,谭宸冷酷的转过身向着别墅走了过去,相信以后她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和小意面前,也不会打扰自己和小意的相处。

    “这是怎么了?你别哭啊,小米,你怎么招惹上这个大冰山了?”陶和快速的开口,无措的看着泪珠子直滚落的米乐儿,这小丫头到底做了什么,才惹得这冰山连枪都掏出来了!

    “陶大哥,我就那么讨人厌吗?”泪水涟涟,米乐儿哽咽的开口,模糊的双眼看向越来越远去的身影,嘶哑的声音里带着痛苦也带着不安心的愤怒,“为什么?难道我就比不上大小姐吗?我不漂亮吗?我可是今年的高考状元,被N大录取的高材生,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大小姐除了身份还有什么比我好的?”

    听着米乐儿越来越尖锐的喊叫声,陶和原本要安慰米乐儿的话又吞了回去,原本和善关切的表情也转为了冷淡,“大小姐不是你能置喙的,你回去吧,不要再出去在大小姐面前了!”

    错愕一愣,米乐儿呆呆的看着陶和,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刚刚一怒之下将不该说的话都给说了出来,米乐儿看着冷着脸的陶和,擦了擦泪水,不甘心的质问着,“难道我说错了吗?如果不是大小姐,我会被那些混蛋给抓住吗?我爸妈会差一点被他们给打死吗?她向我道歉了吗?凭什么高高在上的样子,还一脸施舍了我天大的恩情!?”

    “我只知道他是大小姐的保镖,如果你下一次再出现在大小姐面前,有什么后果你自己承担。”陶和冷冷的开口,直接越过米乐儿推开铁门向着别墅走了过去,脸色有点的难看。

    他将米乐儿当成小妹妹一样照顾的,看她平日里也是喜乐乖巧的人,谁知道人不大心里头竟然还藏了这么多的心思,这都是什么事啊!

    严大使这边和战斧已经沟通好了,和解选择的地方还是阿瑞斯,毕竟这是莫罗斯的地盘,也是最为奢华的娱乐场所,从各方面而言都是非常的合适,当然了,毕竟是黑帮的事情,严大使安排好了诸多事宜之后,自然不可能出现。

    暮色刚刚降临,谭宸将车子停了下来,前后各有两辆车子,不过莫家其他人也都只能留在阿瑞斯的外面,真正有资格跟着沈书意进去的也只有谭宸还有孙立、俞一家三个人。

    “大小姐,里边请。”身穿暴露的性感女郎恭敬的开口,今天的阿瑞斯停止了所有的生意就是为了莫家和蝎子帮的和解谈判。在沈书意来之前,已经有不少黑帮头目带着自己的得力干将都已经提前到了。

    沈书意淡然的点了点头,率先迈开步子走了进去,聚会的地点选择的的阿瑞斯的七楼,这是一个巨大的会议厅,战斧需要召开一些会议的时候也会选择在七楼,中间是一个长圆形会议桌,足可以坐下三四十人。

    “哼!”已经坐在第二把椅子位置的基米尔当看到沈书意过来时,脸色瞬间阴沉的骇人,一双眼森冷森冷的盯着沈书意。

    其他人也都抬起头看了过来,瓦吉姆和基米尔合作想要撬了莫家的生意,可是谁知道莫家也不是好欺负的,直接带了人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当场将所有的毒品和五百万的毒资都给抢走了,所以基米尔这嗜血的目光盯着沈书意,在场的人都没有什么感觉到奇怪的。

    “火气太大,吃点凉性的食物降降火。”悠然的开口,沈书意径自的走到基米尔的对面坐了下来,面带微笑,懒懒的表情和基米尔狰狞的神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算什么东西!”被沈书意挖苦了,基米尔砰的一拳头砸在会议桌上,猛然的站起身来,怒吼的咆哮着,狰狞的表情如同要吃人一般,若不是隔着会议桌,估计他真的能直接扑过去将沈书意给生撕活剥了。

    “这块表可真不错,意外之财买来的东西看的就是赏心悦目。”看了一眼怒吼的基米尔,沈书意慵懒的抬起手腕,白皙的皓腕上是一块限量版瑞士手表。

    而意外之财,在场的人都明白这是之前从瓦吉姆那里抢夺的五百万,而这五百万只怕有大部分是蝎子帮的财产。

    在场的人都同情的看了一眼怒不可遏的基米尔,想要撬莫家的毒品生意没有成功不说,还将五百万被莫家给抢走了,不单单是损失了钱财,这个面子丢的可是够大的,不过莫家大小姐还真的够张狂,竟然敢如此羞辱基米尔这条疯狗。

    牙齿咬的嘎嘣嘎嘣响,基米尔暴怒之下,额头上青筋一条一条的暴凸起来,毒品这一块可是巨大的利润,谁不想要分一杯羹,可是莫家把持了毒品这一块也有数百年了,所以基米尔即使想要破坏,却一直没有机会。

    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一次的机会,可是其他人都不敢当出头鸟,害怕被莫家报复,基米尔就想到了瓦吉姆,半是强迫的让瓦吉姆和自己合作,当这一次的出头鸟,而且只要这一次成功了,其他人自然也都跟随,莫家的毒品生意瞬间就会被众人给瓜分的干干净净。

    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一想到这里,再看着沈书意得意洋洋的挑衅笑容,基米尔恨不能拔枪将眼前这个女人给打成筛子。

    大小姐还真是嚣张!孙立和俞一家并没有资格坐到主会议桌这边,在沈书意后面还有三把椅子,是他们三人的座位,此刻看着沈书意如此的嘲笑奚落基米尔,孙立和俞一家对视一眼,其实大小姐这样才是真的狠,今天要是换成少爷在这里,绝对只是冷着脸不说话而已,绝对不是痛打落水狗将基米尔给气的差一点炸了。

    倏地一下,基米尔终于压制不住情绪的拔出了手枪,而几乎在同时,谭宸和孙立三人也同时拔枪对准着基米尔这边的四个人,气氛瞬间紧绷的充满了火药味。

    在场众人对于这样持枪对峙的紧张场面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奇怪,若不是在阿瑞斯这个战斧的地盘,只怕都可能当场开枪对射,死伤惨重

    “收起来吧。”沈书意倒是一点不在意,依旧面带微笑,示意谭宸他们将枪给收了起来,至少在风度上,沈书意比起基米尔可是高出了一大截。

    毕竟是战斧的地盘,基米尔也不敢真的开枪,更何况他也见识了沈书意和谭宸的手段,这两个人身手太好,而之前基米尔自己却身中两枪,如果他真的开枪,很有可能会被沈书意他们当场射杀,而这一切也都是基米尔咎由自取,死了都是活该,谁让基米尔沉不住气先动手开枪。

    “既然不敢开枪就不要将枪拿出来,我们都有枪,也都认识枪,不需要蝎子帮拿出来当示范。”笑眯眯的开口,沈书意挑了挑眉梢,挑衅的看向基米尔,好像在说不敢开枪就不要拿枪吓唬人,大家也都不是吓大的。

    浑身气的直发抖!基米尔持枪的手抖了抖,一双眼狰狞的如同野兽的眼睛!在场的人也都诧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嚣张到这种程度,还敢如此刺激基米尔。

    随着门再次被推开,当莫洛斯带着二十四卫走进来时,原本还有些担心的人此刻都放下心来了,谁也不敢当着莫洛斯的面开枪的,二十四卫可不是摆设。

    不甘心的将手枪收了起来,基米尔坐了下来,可是眼神却依旧狠戾的盯着沈书意,只要一有机会,这一条疯狗绝对会亮出獠牙冲上去。

    “坐。”一身笔挺的铁灰色西装,年轻的莫洛斯有着一头金发,看起来俊美非凡,可是话一出口,在场所有人都正襟危坐起来,足可以看得出莫洛斯的威慑力,估计也只有沈书意敢和莫洛斯闹僵翻脸。

    莫洛斯的话不多,说的无非是黑帮之间的争斗不可以涉及到普通人,这也是莫罗斯和严大使之间的交易,毕竟中国商人如果在E国无辜被抓被殴打,这也有严大使的责任。

    “哼!”基米尔冷嗤着,不过有些忌惮莫洛斯,倒也不敢反驳,毕竟之前他抓了五个中国商人泄恨,这事的确被莫家给抓到了把柄,而且人还是从蝎子帮的地盘上被救走的。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有人敢对无辜的中国人动手,死一个,我让对方死十个!”在场只有沈书意一个女孩子,比起大部分黑帮大佬那一身危险的戾气,沈书意的柔和淡定看起来真有点格格不入。

    莫洛斯眉头一皱,没有想到到此刻沈书意还是如此的嚣张,不过之前她既然敢和自己闹翻,宁可丢了E国的市场,也不愿意降低一成的价格,让莫洛斯虽然有些不满意沈书意,但是却依旧没有说什么。

    “把五百万吐出来!”基米尔倒是不敢忤逆莫洛斯,也不揪着抓了中国商人迁怒这件事,此刻,基米尔直接对着沈书意开口,五百万虽然不算太多,但是这关系到蝎子帮和基米尔自己的脸面问题。

    沈书意笑眯眯的端着茶杯,似乎根本不知道基米尔这问题是对自己说的一样,在众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的时候,笑着开口,“这是怎么了?大家看着我做什么,我们莫家可没有去蝎子帮抢劫。”

    “你!”气的快要说不出话来,基米尔虽然是一条疯狗,但是并不擅长言辞,可是沈书意却百分百的牙尖嘴利,而且一张笑脸柔和,骨子里却比谁都要狠厉张狂。

    “既然没有本事去抢,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既然敢动手,就不要怪我用刀剁了你爪子!”声音清冷,笑容突然敛了下来,沈书意脸色一沉,瞬间转为了严肃和凝重,冷冷的目光锐利的盯着基米尔,“黑帮的规矩不需要我来教你吧?”

    “够了!”莫洛斯警告的看了一眼再次要暴怒的基米尔,其实这一点上,莫洛斯和沈书意倒是一样的观念,这里是黑帮,既然你想要抢那就有本事去抢,抢不到了,打输了,却又厚脸皮的让别人将东西还给你,这难道是办家家酒吗?

    “好,五百万我不要了,可是我腿上这一枪怎么算?想要和解,也让我在你的腿上开一个洞!”基米尔恨恨的看了一眼莫洛斯,他知道莫洛斯看不起蝎子帮看不起自己,这样的场合也不可能帮着自己说话,但是基米尔也不好被人欺负了还不敢开口说话的角色,这一枪他绝对要找沈书意讨回来。

    宴会上,基米尔突然对沈书意发难,刚好谭宸过来了,直接夺了枪对着基米尔的腿开了一枪,而这个仇基米尔不可能不报。

    要是其他人开的枪,众人感觉今天只怕腿上不开一个洞,基米尔这条疯狗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可是这个人是沈书意,所有人都明白基米尔想要讨回这一枪绝对不容易。

    “换个条件。”莫洛斯自然也知道,他的目的是让蝎子帮和莫家和解,基米尔这条件根本不是要和解,而是双方厮杀,不死不休。

    基米尔刚刚只顾着对沈书意放狠话,可是莫洛斯却注意到了,当基米尔这话一出口,站在沈书意身后的这个男人眼神冷的有些骇人,看起来似乎一点没有变化,可是莫罗斯却明白只要基米尔有一点异动,这个男人绝对会如同猎豹一般发起猛烈的攻击,直接撕碎一切的敌人。

    莫家倒真的不容小觑,杀手界顶尖的杀手绝,每年只接一个任务,出手价最低五百万,这样的人都会莫家给找到了,只要有眼前这个男人保护着沈书意,莫洛斯可以肯定基米尔绝对不可能动沈书意一分一毫。

    换个条件?在场众人不由的心思活络了起来,基米尔要对莫家大小姐开枪是不可能的,不过基米尔腿上的这一枪也的确是莫家的保镖射出来的,既然换个条件,基米尔如果趁机想要从毒品市场上分一杯羹也可能,或者干脆让莫家将这一次抢走的毒品和五百万的毒资交出来也是可能的。

    “那好,我让这个女人和这个男人跪下来给我赔罪,否则这一枪我一定要找回来,大不了鱼死网破!”基米尔阴森的笑了起来,恶毒的目光看向沈书意和谭宸,这个面子一定要找回来。

    莫洛斯皱着眉头看着不着调的基米尔,如果是其他条件,基米尔决定利用战斧的势力和在场的人给沈书意施压,让她答应赔偿,可是基米尔这个条件,莫洛斯看白痴一般看着得意洋洋的基米尔,他直接开一枪还容易一点。

    “是让我给你腿上也开一枪,还是下跪,你自己想清楚!”啪的一下将手枪拍在桌子上,基米尔阴森森的冷笑着,表情疯狂而狰狞,一字一字的开口,“否则出了阿瑞斯,蝎子帮和莫家不死不休!”

    倏地一下,所有人都震惊的一愣,基米尔这话就等于是挑战宣言,如果沈书意不答应他的条件,那么莫家和蝎子帮就要火拼了,当然了,不管是哪边赢哪边输,对他们而言可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

    蝎子帮如果输了,他们可以趁机扩展势力,日后说不定也能成为仅次于战斧的第二大帮派,如果莫家输了,毒品这一块大肥肉势必要吐出来,蝎子帮虽然够狠,但都是独裁者是疯子,他们吃不下毒品这一块,那么他们就可以趁机瓜分了莫家的生意。

    相对于众人那期待不已的小心思,莫洛斯是绝对不希望莫家和蝎子帮火拼的,基米尔是条疯狗,不足为惧,但是完全可以震慑下面的人,可是如果蝎子帮被莫家干掉了,那么有些人爬上来之后,只怕会野心膨胀,到时候威胁到的可是战斧的地位。

    “换个条件。”沈书意倒没有生气,也没有被基米尔的挑衅而生气,靠坐在椅子上想了想,“我们还是按照黑帮的规矩来行事,来一场赛事,如果莫家输了,我们退出E国,如果蝎子帮输了,以后看到莫家人,你们低头哈腰的绕道走。”

    黑道有黑道的规矩,遇到两个帮派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又不能火拼的时候,一般直接来一场比赛,哪边赢了哪边就有话语权。

    对于基米尔不靠谱的说法,沈书意的提议明显就好多了,莫洛斯看了一眼谭宸,如果真的是靠身手来打一场,蝎子帮必输无疑,即使他们也有不少的高手,可是比起这个杀手界顶尖的杀手,绝对没有任何胜算,沈书意果真不是个善良角色,够阴狠,而基米尔这性格,绝对不会退缩,倒是上了沈书意的当。

    “比什么?比暗杀?比枪战,还是比谁的武器火力更强大?”对于沈书意的主动开口,基米尔挑衅的冷笑着,龇着牙,一脸的疯狂之色,“要不我们各自出五百人,找个地方,来一场决战如何?生死不论。”

    “不行!”沈书意刚准备答应下来,可是莫洛斯却抢先开口了,看了一眼沈书意,莫洛斯转过头看向脸色阴霾的基米尔,“大规模的死亡绝对不行,出了事,政府和军方这一块绝对不会置之不理的。”

    虽然在E国黑帮林立,但是黑帮和政府之间也有一个平衡,这样大规模的死亡和械斗,影响太恶劣,而且战斧是绝对不会让蝎子帮就这么被莫家给干掉的,这对战斧而言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听说最新型的侦察机雷鹰W552系列已经公开对外出售了,不如我们就试试看谁先被对方击落!”突然,基米尔语不惊人不死不休的开口。

    侦察机雷鹰552系列虽然不算是一级机密,不少国家的军方都进口了这个系列的侦察机,当然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买回来自己研究,毕竟这可是天价,一架雷鹰侦察机可价值三千万。

    基米尔自己是从军区出来的,军衔中校,曾经也驾驶过雷鹰550系列,如今的552系列是升级版,但是对基米尔而言半个小时就可以掌握驾驶技术了,可是对莫家而言,他们只是黑帮,这种军事侦察机根本连摸都没有摸过。

    “怎么?不敢了?也对,你们中国到现在用的侦察机还是我们淘汰不用的类型,这么先进的侦察机只怕你们军方都没有摸过。”得意洋洋的笑着,终于找回了场子,基米尔嘲讽的眼神侮辱的看向沈书意。

    “只要你不怕我将这价值千万的侦察机撞翻了,我有什么不敢的。”懒散一笑,沈书意清澈的目光里带着自信和狂傲,她倒是只会开普通的客机和直升机战斗机,不过谭宸绝对比自己更为全面。

    “不过这可是军方的东西,你能弄到手?我说还不如直接挑个人出来,当场打一场,生死不论,这样的比赛更为简单方便。”沈书意接着开口,心里头倒有几分不详的感觉。

    虽然在E国黑帮和政府和军方关系也都是非同一般,可是这么先进的侦察机可不是普通黑帮人能弄到手,能开的,基米尔敢提出来,只怕他背后有什么人,而且这一场阴谋绝对不是针对莫家,而是针对中国。

    “既然我们都同意了,那么三天之后,我会派人来接你的。不过每个人都先拿出三千万摆着,如果输了,这可是赔偿金。”基米尔快速的开口,看了一眼莫洛斯,双方都答应下来了,即使是战斧也没有办法插手。

    所有人都被基米尔这个提议给弄的云里雾里,想不明白怎么会突然扯到了军方,不过其他人不知道,莫洛斯倒是知道雷鹰W552系列并不是军方的王牌侦察机,如果真的是王牌,就不可能对其他国家出售,毕竟核心技术可都是顶尖保密的。

    但是基米尔突然这么开口,他肯定是有些手段,当然,三千万这个数目可不小,基米尔倒是是为了钱,还是为了其他目的,还是说基米尔和他过去所在的军方还有联系?而且沈书意为什么就答应了,难道她身边也有军方的人?

    虽然是一场和解谈判,不过也算过程顺利,只是这个比赛还真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你说基米尔到底要干什么?”出了阿瑞斯回到汽车上,沈书意低声的开口询问着,她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的结果。

    “我会让人去查。”沉声的开口,谭宸脸色也严肃了几分,虽然E国的军事侦察机也对其他国家出售,但是基米尔用这个提议当比赛,就航道这一块的申请就非同一般,到底藏了什么猫腻,谭宸一时半刻也不清楚,他也只能派人先去查清楚。

    “嗯。”沈书意点了点头,她也是一头雾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基米尔这个疯子绝对居心叵测在算计什么。

    而在众人离开了阿瑞斯之后,莫洛斯立刻打了电话让人去查基米尔到底和哪些人接触了,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真的想要借这个机会杀了沈书意,削了莫家的面子,还是因为一些政治或者军事上的目的。

    基米尔也乘车离开了阿瑞斯,在车上就波动了一个电话号码,“是我,还有三天时间来安排后面的一切,希望一切部署好,路易斯先生,你的目的我不管,但是我的目的很明确,莫家必须从E国的地盘上滚出去!这些中国人凭什么在E国耀武扬威!”

    “放心,合作愉快。”手机里传来路易斯的爽朗而热情的笑声,似乎之前丢失的毒品对他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损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74》,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74章 和解谈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74并对婚宠军妻174章 和解谈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