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章 出门惹事

    “走!”路易斯也是果决之人,当失去了火箭筒这个强大的依靠,他虽然骄傲狂妄,但是杀手界第一杀手的名头太大,路易斯也不敢堵,所以直接对剩下的黑人保镖开口,身影向着马路这边快速的走了过去。

    谭宸没有再追,毕竟路易斯他们逃的速度也快,黑暗里,谭宸看了一眼陶和被炸的现场,其实他在莫家也待了不少日子,陶和性子开朗,人也精明,可是身手却不够好,谭宸也没有想到在那么危险的一刻,陶和竟然直接冲着火箭筒射出来的炮弹跑了过去。

    “小意。”低沉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谭宸拉起趴在地上的沈书意,看着她咬紧了红唇,红着眼眶的模样,也不由的心疼起来,直接将人揽到了怀抱里。

    绝杀是军方对顶尖的秘密武器,虽然绝杀成员身手都强悍到变态的地步,但是从事的也是最危险的任务,所以牺牲这两个字对谭宸而言太熟悉,就连他自己都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个任务里牺牲,所以陶和的死亡虽然让谭宸也很动容,但是不到悲恸的程度。

    “我没事。”声音沙哑的厉害,沈书意一把抱住了谭宸的腰,埋首在他的怀抱里,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她看起来心冷,其实骨子里却是无比柔软,谁对她好一点,必定百倍的还回去,当然,谁若是欺上头了,沈书意也绝对是六亲不认。

    说是没事,可是眼睛却酸涩的痛着,泪水不断的流淌下来被谭宸的衣服所吸收了,沈书意用力的抱紧谭宸,她自小被龙组秘密的训练,虽然艰苦,见惯了生死,但是在情感上沈书意依旧稚嫩如同孩子,陶和的死让她心里头酸涩的痛着,或许很久很久之后,直到时间才能冲淡今天的痛苦。

    “先回去。”谭宸第一次看到这么悲痛的沈书意,原本他以为小意身手很好,在莫家这段时间也是杀伐果决,却没有想到只是一个人的死亡都能让她心理奔溃,甚至如此的痛苦。

    谭宸揽着怀抱里的人向着树林外走了过去,或许他的内心更为的冷酷,即使绝杀的成员牺牲了,谭宸会难受,但是身为男人,一贯都是流血不流泪,谭宸也接受的坦然,可是看着沈书意牙齿将嘴唇都咬破了,隐忍着痛苦的时候,谭宸也感觉到无比的难受,只能重重的叹息一声,用力的拥紧怀抱里的人。

    湖边别墅。

    天色已经明亮,而此刻,所有E国黑帮中人都知道蝎子帮被灭了,这个曾经是E国第二的帮派,就在一夜时间被剿杀了,速度之快,下手之狠,让所有人都震惊,而调查之后更是明白,动手的就是莫家和战斧,之前认为莫家和战斧闹僵的人也都知道这是谣传。

    而在蝎子帮被灭之后,自然也有人蠢蠢欲动想要吞噬蝎子帮的地盘,毕竟战斧太大,不屑这些小钱,而莫家是外来势力,莫家这么多年来只从事毒品这条,自然也不会侵吞蝎子帮的地盘,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众人还想着如何分割利益的时候,瓦吉姆这个第一个和路易斯合作,想要贩卖毒品,沉寂了十多年的小黑帮竟然无声无息的已经将蝎子帮的势力收入囊中,当然,瓦吉姆也没有一人独吞,可是众人再想有什么动作终究还是太迟了。

    “大小姐,你一路保重,陶和的事情不要太在意,生死有命,他不会愿意看到大小姐为了他的死这么难受。”机场,孙立沉声的开口,莫家取得了重大的胜利,牺牲越少,可是却没有想到陶和竟然就这么死了,不过也算是死得其所。

    “我知道,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瓦吉姆,当然,如果解决不了,大使馆的常秘书也完全可以信任,再不行去战斧找莫洛斯。”声音有点哑,沈书意此刻看起来精神也好了不少,只是一夜没有睡,再加上陶和的死亡,神色并不太好。

    沈书意和孙立等人道别之后,直接过了安检通过贵宾室离开了,谭宸第一杀手的身份太惹眼,况且他之前都被莫家雇佣的,所以这会谭宸倒是不能和沈书意一起搭同一班飞机离开,若是被人查到了什么蛛丝马迹,谭宸过去杀的那些人哪个不是大人物,到时候会惹来无尽的麻烦。

    比起经济舱,飞机上商务舱的环境要好了很多,沈书意此刻正靠坐着休息,陶和的死虽然让她难受,不过也接受了,蝎子帮已经被清剿了,包括基米尔在内所有身手强悍的人都被绝杀的成员给直接宰了,战斧的毒品价格压低了一成,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这个路易斯太过于神秘,沈书意不能直接暴露绝杀的存在,只能借助战斧的力量。

    “这位小姐,你好,可以请你换一个座位吗?刚好有两位乘客,他们想要坐在一起。”空姐走了过来,柔声的开口,笑容宁静,只是有点抱歉的看向沈书意,而在空姐的身后不远处站着一对年轻的男女。

    “没事。”沈书意一个人坐倒也不在意换个位置,刚刚闭幕眼神了半个多小时,精神也恢复了不少,站起身来,拿起自己的包,“我的位置在哪里?”

    空姐表情有点的无奈也有点的纠结,而沈书意自然也察觉到了,回头一看,商务舱这边早已经坐满了人,飞机已经快要起飞了,唯独沈书意刚刚座位旁边是空的,她是准备换个位置,可是貌似也没有位置可以换了。

    “你直接去经济舱,你的机票钱我们双倍给你。”年轻的女孩子盛气凌人的走了过来,嫌恶的看了一眼穿着简朴的沈书意,直接将自己的包包放在了座位上,回头看向身后的年轻男人,“快来坐吧,还有不少小时呢,烦死了,下次一定让我爸买个转机,省的每一次出来都要乘这些国际航班。”

    “经济舱?”沈书意眨了眨眼,看着态度蛮横的年轻女人笑了起来,刚站起来的身体又坐了下去,“抱歉,如果是经济舱的话,我不想换位置了,你让其他人给你调换位置吧。”

    从E国飞回N市可是有十多个小时,有钱了谁会亏待自己,经济舱的环境可是差多了,沈书意昨晚上一夜没有睡,这会正疲倦着。

    “嫌钱少?我给你五倍的钱,快滚!”年轻女人米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还坐了下来,眉头一皱的娇斥着,快速的弯腰将一旁的包包拿了起来,打开钱夹,刷的一下抽出一沓人民币递了过去,“做人不要太贪心,拿了钱快让座。”

    空姐很是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飞机都快要起飞了,而这对年轻的男女才到机场买了票,商务舱这边就剩下一个位置了,所以直接过来商务舱这边用钱压人,而其他位置也都坐满了人了,就剩下沈书意和她旁边的空位,所以年轻女人自然想要用钱将沈书意给弄到经济舱,将位置空出来。

    眼睛一闭,沈书意侧了个身懒得理会眼前这个娇贵蛮横的年轻女人,可惜谭宸不再这里,否则就他那一张面瘫脸,估计没有人敢惹过来。

    “你?”没有想到沈书意敬酒不吃吃罚酒!年轻女人气的脸上瞬间狰狞了起来,尤其是其他乘客都刷的一下将目光看了过来,更是让年轻女人愤怒的够呛,声音猛然的拔尖了不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告诉你,你今天给我换了位置,拿了钱就走,一切好说,否则下了飞机,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是怎么回事?没有听到娇娇的话吗?”一旁的男人原本是不准备插手的,女人之间的事情,他一个男人插手太掉价,可是看沈书意这么不识抬举,男人也是脸色变了变走了过来。

    “让我吃不了兜着走?你可以试试看,现在废话说完了,请不要再开口了。”沈书意懒懒的看了一眼气的浑身发抖的彭娇娇,原本看起来柔和随意的表情瞬间阴冷下来,杀机迸发而出。

    彭娇娇被沈书意给看的浑身一个激灵,噤若寒蝉的僵硬在一旁,到口的话也卡在了喉咙里,那种心脏似乎停顿下来的威慑感太恐怖了。

    “女人,你够狂的!”看到自己的未婚妻彭娇娇被沈书意给吓住了,戴磊将墨镜拿了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座位上的沈书意,冷笑着,眼神狰狞,“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娇娇,我们换个位置。”

    虽然说商务舱的人不缺钱,不过彭娇娇他们也的确给张狂,直接将一张机票开到了两万块的价钱,一个来E国出差的男人拿了钱直接换到了经济舱的位置,而他原来座位旁边的一个男人也换到了沈书意这边来坐了,空出了两个位置给彭娇娇和戴磊。

    虽然飞机时间有点长,不过在吃了两顿饭之后,沈书意几乎是一路睡到了N市,谭宸还要迟一天才能回来,他跟着绝杀的成员一起离开的,之前堵截路易斯的时候,三男一女四个人有两个被活捉了,所以导致了谭宸等人的行程耽搁了一些。

    终于下飞机了!活动着酸痛的肩膀和身体,沈书意随着人流向着出口走了过去,而一旁的彭娇娇和戴磊经过沈书意身边时,眼神阴冷的有点骇人。

    不知道是官二代还是富二代,还真的够横气的!沈书意摇摇头,笑了起来,回到家的感觉还真是好,这边刚下飞机,手机就响了起来,“莫念哥,我拿了行李就可以了,大约还有十五分钟吧。”

    接机处,莫念和陆纪年还有关煦桡都过来了,此刻三个男人正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不得不说陆纪年的邪魅,关煦桡的温和俊雅,莫念的冷酷冰寒,三个各有千秋的男人这么坐在一起的确是太养眼了,不单单是四周的女乘客会不时的将目光看过来,就连路过的空姐和机场地勤人员也刷刷的将目光看了过来,三个极品男人,而且一个一个都是身材修长挺拔,俊美非凡,这气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煦桡,要不要勾搭一个回去当女朋友,你也太清心寡欲了,难道你真的准备将处男身份留到新婚之夜?”陆纪年嘿嘿的笑着,邪魅的目光暧昧的从四周的女人身上扫过,空姐果真都漂亮,腿又细又长。

    一直漠然着脸庞的莫念也不由的将目光看向关煦桡,虽然男人不应该像陆纪年这般的没有节操,但是处男?

    “你们俩够了啊!”关煦桡挫败的开口,直接将肩膀上陆纪年的胳膊给甩开,不得不说再好的风度,遇到陆纪年都得消失的无影无踪。

    “难道已经不是处男了?小煦桡,几岁找的女人啊?坚持了几分钟?”结果陆纪年一听这话,更是来劲了,再次亲密的揽住了关煦桡的肩膀,笑的更个色狼似的。

    “莫念,我们换个位置。”关煦桡再次懊悔当初为什么会和陆纪年认识,这个男人就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以前关煦桡已经谭亦够难缠的了,太精明,跟狐狸似的,现在才知道谭亦虽然邪魅腹黑,但是那也是王子级别的,陆纪年整个就是老油条。

    被换到了中间位置,莫念虽然还是冰冷着一张峻脸,不过倒是看了一眼陆纪年,让他适可而止,不管如何,煦桡比他们都小一些,也算是弟弟辈的了,欺负一下可以,欺负狠了,等谭宸回来,他绝对会和陆纪年好好的切磋一下身手。

    “好吧,好吧,我继续看美女,哎,真的不知道莫念你以后找个老婆,怎么受得了你这张冷脸,不过想想小意这丫头竟然会看上谭宸,啧啧,怎么看我也比谭宸优秀多了吧。”双手交叉的枕在脑后,陆纪年无比感叹的摇头,突然眼光一亮,这个美女不错,身材够火辣!

    习惯了男人注视的目光,彭娇娇倒也不在乎,扫了一眼,对上陆纪年那笑容,倒是微微的愣了一下,毕竟陆纪年和莫念三人太出色,比起自己未婚夫戴磊那种官家子弟,陆纪年他们看起来更为的成熟优雅。

    “小姐,怎么回事?谁这么不长眼的和小姐你过不去。”这边一个老头带着七八个黑色西装的手下快速的走了过来,而这几个手下也迅速的对彭娇娇和戴磊行礼。

    “一个不长眼的女人,刘爷爷,给我好好的收拾一顿。”一想到沈书意在飞机上的态度,彭娇娇就火了起来,还从没有人敢和她这样说话。

    “刘爷爷,稍微教训一下就行了,不要闹大了。”戴磊毕竟是官家子弟,而且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倒也不是那么气了,不过教训是肯定的,只是现在网络太发达了,闹大了对家里也不好。

    “姑爷放心,该怎么做我有分寸。”刘爷态度倒也算恭敬,毕竟彭娇娇和戴磊也算是门当户对,不过当转头命令下属去拦住沈书意的时候,刘爷的表情瞬间就阴冷了很多,彭家虽然明面上看起来是洗白了,但是那也只是明面上而已,彭家可是N市的黑帮三巨头之一。

    这边刚拿了行李,沈书意刚准备四周看一下寻找莫念等人,突然三个男人快速的走了过来,呈现包围的趋势,防止沈书意逃走,而不远处彭娇娇和戴磊正站在角落里,他们身边同样跟着几个黑色西装的下属。

    “小姐,跟我们走一趟,不要想要喊叫,否则就不要怪我们动粗了。”刘爷缓缓的走了过来,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沈书意,陌生的面孔,至少在彭家的聚会上没有看过,而且看衣着打扮,也不像是有什么背景的人。

    “动粗?光天化日的,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动粗了。”沈书意依旧一手拉着行李箱,嗤笑一声,直接无视脸色阴沉的刘爷继续走着。

    一旁的三个男人快速的上前就要抓住沈书意,可惜砰砰三声,所有人都错愕的一愣,刚刚要抓住沈书意的三个男人直接被她三脚给踹了出去,踹的用力,三个大男人摔出去了好几米远,让四周的人也都愣住了。

    这边刘爷一看手下失手了,脸色也是一变,手腕一动,那原本带着皱纹和老年斑的手瞬间化为了鹰爪向着沈书意抓了过来,倒是看走眼了,竟然是个练家子。

    “你敢动我们莫家的人试试看?”冷酷冰寒的声音响起,莫念没有想到还没有接到人,就看到有人来围堵沈书意,脸色直接阴沉下来。

    “小丫头,你还挺会惹事的啊。”陆纪年依旧懒懒的趴在关煦桡的肩膀上,幸灾乐祸的笑着,对着沈书意摆摆手,“一下飞机就惹上麻烦事了,这老头看起来还有几下子,你要是一脚将人给踹出去,七老八十了,一不小心给摔死了,到时候苦主状告,让你陪上几十万就太亏了,关键是,要是这老头真死了,就当是花钱消灾了,这要是被你踹个半死不活,到时候一辈子赖着你,隔三差五的找你讹上几十万,那你就惨了。”

    “放心,半死不活还不容易,直接补上一脚不就死透了,我还怕被人讹诈吗?”沈书意笑着开口,看着脸色阴沉的刘爷,“年纪大了,就不要学年轻人出来混,他们被踹飞出去一会就爬起来了,你这把年纪,难道还真的准备用自己老命来讹诈一笔钱?”

    刘爷抬起的手收了起来,深深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刚刚看走眼了,这个看起来普通的女孩子,竟然出手这么狠,而且说话更狠,当然真正让刘爷停手的还是背后莫念那一句莫家。

    快速的转过身来,刘爷看向走过来的莫念三人,都很出色,而且非常出色,刘爷目光落在莫念身上,莫家的人?当视线从莫念那缺失了一截小指头的手上扫过时,倏地一下,刘爷脸色苍白一变,惶恐浮上心头。

    “莫少,大小姐,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大小姐!”这一次还认不出莫念和沈书意的身份那就奇怪了,莫家神秘,但是前段时间莫家大小姐那可是在N市传的风风火火,莫五爷甚至亲自放出话来,谁敢对沈书意不敬,那就是和莫家为敌,刘爷根本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会遇到莫念和沈书意。

    “累吗?”沉声的开口,莫念根本没有看鞠躬道歉的刘爷,直接走上前来拿过沈书意手里的行李箱,原本冷酷的脸上浮现出关切和心疼,陶和死亡的事情莫念也知道了,他也没有想到在E国竟然出了这么多事。

    “还行,不过倒是饿了,飞机餐太难吃了。”沈书意笑了起来,神色也柔和下来,倒也不计较刘爷他们之前的嚣张跋扈。可惜她却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陆纪年。

    啧啧两声,摇摇头,陆纪年走了过来,这年头出门果真得有背景有靠山,否则还真是不安全,“我说老头,你们这么无礼的对待我家大小姐,打算一句道歉就了事了?未免太看不起我们莫家了吧。”

    沈书意无奈的看着陆纪年,他什么时候成了莫家的人了!陆纪年笑了笑,继续开口,“就这么道歉也可以,不过之后我们做了什么,你们可不要说我们莫家欺负人那。”

    “莫少,大小姐,稍后我们彭家一定携礼亲自上门赔礼道歉。”刘爷头低的更低了,虽然眼睛里滑过阴狠和不甘之色,但是局势摆在这里,他只能屈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82》,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82章 出门惹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82并对婚宠军妻182章 出门惹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