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章 黑帮会谈

    办公室里,沈书意静静的坐着,办公桌上是这一季度秋装的销售量,看着眼前的文件,沈书意脸色沉了沉,按理说古韵如今的名气已经打出去了,再加上和夏家的合作,销售量突然骤减,肯定是暗中有人在针对古韵。

    “估计是彭家做的,彭娇娇的死亡,彭家明面上没有说什么,当成意外事故处理结案了,只怕还是认为莫家是幕后凶手。”陆纪年懒散的坐在沙发上,一边啃着甘蔗,一边幸灾乐祸的看向思索的沈书意,“啧啧,坐一趟飞机,就能招惹一个黑帮家族的报复,小意,你这惹祸的本事可不小。”

    挑起眉头,沈书意没好气的看着优哉游哉的陆纪年,正色的开口,“彭家只怕没有这么大的手笔,说不定是路易斯在背后撑着。”

    不同于在E国那么高调张狂的行为方式,在N市路易斯和他的人似乎都隐匿到了地下,如同看不见的幽灵一般,随时准备着找到机会将沈书意和莫家给狠狠的咬死,而机会没有到,所以就一直藏匿在黑暗里,唆使着彭家或者其他莫家的敌对势力和莫家作对。

    咔嚓又啃了一口甘蔗,将渣子吐到了垃圾桶里,陆纪年英俊不羁的脸庞上闪过笑意,快速的站起身来走到办公桌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坐着的沈书意,“听说沈家要破产了,怎么样,总算还是有个好消息吧?”

    “滚。”沈书意毫不客气的将手里的文件夹砸了过去,可惜陆纪年动作迅速的一个侧闪,直接将手里头的甘蔗当武器裆下文件夹又给拍回了办公桌上。

    “我说真的,之前你从E国没有回来,你父亲可是打了电话过来约见,我说你出差去了,结果在电话里还狠狠的发了一通火,以为你是避而不见,后来直接找到了古韵问了厂里的职工才知道你真的是去E国了,这才消停了下来,这会有人暗中打压古韵的生意,想必你父亲已经知道你回来的消息了。”对于沈家的其余三人,陆纪年只能用奇葩来形容了,当初倒是断的干净利落,可是半年不到的时间,竟然又厚着脸皮来古韵寻求帮忙。

    “我说沈家这事让我处理,或者让你家面瘫脸来处理,保证处理的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嘿嘿的笑着,陆纪年不怀好意的向着沈书意建议着,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反正他是看出来了小意对沈家能做到不管不问,但是绝对做不到痛下杀手。

    “我也收到了一些消息,之前沈素卿为了打压古韵,成本价抄袭古韵的设计作品销售,想要利用资金将古韵给挤垮,亏本销售造成了大量的库存和资金周转不灵,而且在打压古韵之前,已经有人暗中打压天依服饰了。”眉头皱了皱,沈书意无法判断对天依服饰的打压是正常的商业竞争,还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天依服饰才会被人打压。

    提到路易斯,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强劲而可怕的敌人,到如今,不管怎么查都没有查到路易斯的消息,他如同凭空出现的一般,而且很有可能是仇视中国的恐怖分子,这一点不得不让所有人都有一份隐隐的担忧,不知道什么时候路易斯就会掀起血雨腥风。

    “时间差不多了,我约了银行的经理谈贷款的事情,我先过去了。”合起眼前的文件沈书意站起身来,因为路易斯的出现,问题倏地一下就多了而且复杂起来,沈书意也只能一步一步的走,不过古韵被打压,在资金这一块有缺口,谭宸那里倒是有不少钱,可是既然是经商,沈书意还是希望按照正常的发展步骤来经营古韵,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会借用谭宸的钱或者是莫家的资金。

    “走吧走吧,千万别将这事和面瘫脸说,他要是知道我因为私事没有办法替你应酬,还不知道怎么折腾我呢。”陆纪年摆摆手示意沈书意赶快走,不过是中午的饭局,基本不会喝太多的酒,否则陆纪年也只能洗干净脖子等着。

    有一个面瘫脸不说,莫念那个妹控同样凶狠狠的蹂躏自己,让陆纪年都无语了,两打一了不起啊,再说做生意没有应酬才奇怪,自己是搞服装设计的,又不是负责公关的,凭什么所有的应酬都让自己过去顶着。

    对于陆纪年这么一脸小生怕怕的模样,沈书意只能无奈的叹息,不是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这绝对就是说的陆纪年,整一个打不死的蟑螂。

    中午吃饭的地点约的是一家私人会所,菜色很好,环境也雅致,最关键的是保密性极好,一般外人只以为这是一条老胡同巷子,绝对想不到里面还暗藏乾坤。

    包间里,菜吃了一大半,也空了几个酒瓶子。

    “沈小姐,你放心,只要审批手续合格了,银行这边的贷款随时都能发下来,我们也是绝对扶持民办企业的。”酒足饭饱,负责贷款的叶经理哈哈笑着开口,态度很热情。

    贷款给其他企业,他还担心企业如果亏损,贷款收不回来,但是古韵,叶经理完全不担心,毕竟古韵背后可是莫家,要多钱没有,这些小姑娘也真是脾气倔,宁愿和银行贷款,却不从莫家拿钱,不过自己正好接了这么一个没有风险的大单子。

    “叶经理放心,手续这边我会尽快弄好,周一的时候我亲自送到银行来。”沈书意喝的是果汁,不过从古韵公关这边带过来的两个女孩子倒是喝了不少白酒,看起来醉醺醺的,其实人清醒的很,比起叶经理这几个银行的领导清醒多了,女孩子在酒桌上还算讨巧,叶经理等人喝多了,她们倒还行。

    “那行,我们就约了周一,等过了手续,晚上我亲自约沈小姐吃饭,一定要赏个脸。”叶经理笑的眼睛都没有缝了,五百万的贷款虽然不够多,但是古韵毕竟是才成立的公司,业务也不错,有莫家这个靠山,完全不需要担心还款的问题。

    事情也算是九成把握了,沈书意又笑着和众人说着话,两个公关的女孩子也殷勤的给众人倒了茶水,茶香四溢,倒是很醒酒。

    喝多了,自然要去卫生间,叶经理顶着红光满面的脸晃悠悠的哼着小调向着卫生间的方向走了过去,呦,前面这女人还真的够勾人的,这温柔如水的神韵,啧啧,叶经理眼睛里冒着淫光,故意的向着前面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女人撞了过去。

    “抱歉抱歉,小姐,没事吧?”连忙道歉着,叶经理一手扶着女人的腰,果真够细的,一面仔细的看向被自己撞的一个踉跄的女人,这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

    “原来是叶经理,你好。”沈素卿原本是想要呵斥这个占自己便宜的老色狼的,可是当看到眼前的色狼是谁的时候,沈素卿立刻端起温柔婉约的笑容,柔柔的开口,目光如水,见他没有认出自己来,就这么直勾勾的看向叶经理,带着几分娇嗔,“叶经理果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天依服饰的总经理沈素卿。”

    “原来是沈经理,看我这记性,喝多了一点,我怎么会忘记沈经理呢。”原本准备放下的咸猪手再次的在沈素卿的腰上摸着,叶经理色眯眯的笑着,色欲的目光看向柔弱无骨惹人怜爱的沈书意,“沈经理也在这里吃饭,我们果真是有缘。”

    “叶经理,上一次我们天依服饰三千万贷款的事情不知道有结果了吗?”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经手几个月之后,竟然造成了天依服饰的资金亏损,沈素卿也拉不下脸面和尊严去找秦炜煊帮忙,所以只能从银行这边贷款,想要缓解资金周转的难关,可是叶经理这边却死死的咬着,总是打着马虎眼,根本是只拿好处不办事。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我们换地方说。”叶经理的咸猪手顺着沈素卿的腰向着下面游移着,摸上了那挺翘的臀部,掐了两下,叶经理此刻已经有点心猿意马了,这种看起来神女一般的女人,不知道尝起来味道怎么样,想必很是勾魂吧。

    眼中闪过一丝鄙视之色,可是为了贷款,沈素卿装作不知道被吃了豆腐,甚至还向着叶经理的怀抱里靠了靠,“我在这里订了位置,朋友还没有过来,叶经理进来再说。”

    沈素卿怎么也在这里?沈书意刚好出来接了个电话,便看见远处沈素卿半推半就的和叶经理进了一旁的包厢,看来天依服饰的资金已经快要断掉了,否则沈素卿绝对不会这样,甚至不惜出卖色相和叶经理虚与委蛇。

    一个转身,看着迎面走过来的年轻男人,沈书意怔了一下,还真是冤家路窄!而同样,戴磊正带着几个两个朋友过来,看到沈书意时,倏地一下,眼中满是报复的仇恨和阴狠之色,快速的走了过来。

    “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阴冷的声音夹带着愤怒和仇恨,戴磊死死的盯着沈书意,愤怒的咆哮,“我戴家的女人,你也敢动,真的以为一个黑帮有多么的了不起吗?”

    “磊子,这位就是害死娇娇的凶手?”一旁的黑瘦青年暴戾的目光阴狠的看了看沈书意,带着不屑和鄙夷,“就这样的一个女人,你都没有将人绳之以法,磊子,这事要是传回去,你的名声在圈子里可是彻底坏了。”

    “看不出小姐你还真是心狠手辣啊。”另一个白皙青年戴着眼镜,笑眯眯的开口,只是这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更让人不喜,尤其是镜片后的目光比起黑瘦青年更为的阴险狡诈。

    “貌似是我先在这里的,真的说起来也是你出现在我的面前。”看着来势汹汹的戴磊三人,沈书意真想回去将陆纪年给揍一顿,让他这个乌鸦嘴说自己一出门就惹事,有必要这么准吗?

    没有想到事到如今沈书意还这么嚣张,黑瘦青年眼中怒气瞬间实质化,直接脚步一个上前,粗暴的模样看起来就要对沈书意动手了。

    “万明,得,和一个女人动手太掉价了,再说这事也得让磊子出面,毕竟死的可是他的未婚妻。”白皙青年笑了笑,抬手拦住了脾气粗暴的万明,眼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

    万明这性子,真不知道他家老头子那么精明算计的老狐狸怎么生出这么一个儿子来,虽然来了N市,明着是给戴磊帮忙撑场子的,可是白皙青年眼中的算计压了下来,家里的可是交待了,让他们将水给搅浑了。

    戴磊平日里傲气的狠,三个人也算是朋友,但是在政界哪里有永远的朋友,这一次戴磊要找莫家的麻烦,他们自然要添油加醋,火上浇油,最好是两败俱伤,如此一来,戴家的权利只怕保不住了,而分割戴家权利的自然是他们洪家和万家,所以闹的越厉害越好,他们过来,明着是因为三家关系不错,他们三个小辈也是一起长大的,彭娇娇死了,身为兄弟,他们自然要过来N市给戴磊帮忙。

    “我告诉你,等着吧,我不弄死你弄垮莫家,我戴磊的名字倒过来写!”阴森着目光,戴磊一字一字的开口,他和彭娇娇感情还不错,但是还不到生死相随的地步,可是彭娇娇死亡的事,却等于抹了戴家的面子。

    尤其是戴磊的面子,自己的女人被人给害死了,他如果不能将凶手给惩戒报复回去,那他戴磊真的不用再圈子里混了,这个面子不管如何都要从莫家找回来。

    当然,戴磊也知道莫家非同一般,不过他们戴家可也不是好惹的,戴家也知道不可能真的将莫家怎么样,但是该有的赔偿不能少,戴家的面子也是需要从莫家找回来,而且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彭家也想要趁机从莫家捞到好处,有了戴家在暗中的支持,如果能让莫家出让一条运输毒品的安全线路,毒品这一块巨额利润足可以让彭家和戴家吃到撑,富贵险中求,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包厢外的喧哗,让沈素卿和叶经理也不得不结束这短暂的暧昧和交际,双双打开门走了出来,一看到对峙的几人,沈素卿眼中闪过得意的笑容,叶经理则是快速的走了过来打圆场。

    “几位,这是出了什么事了?有话好好说。”叶经理笑呵呵的开口,看了一眼戴磊三人,倒是年轻气盛,看起来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少爷。

    “你什么东西,滚一边去!”戴磊火气正大着,若不是戴家和彭家都说了对付莫家要,慢慢来,切忌简单粗暴,戴磊早就将沈书意给弄的半死不活了,谁知道火气还没有发出来,竟然又来了一个不张扬的,戴磊阴沉着脸直接对着叶经理一脚就狠狠的踹了过去。

    砰的一声,叶经理直接被踹出去了,直接重重的撞到了墙壁上,整个人都傻愣住了,捂着肚子痛的脸都狞了起来,半天才喘出一口气来。

    “戴少,这位是银行的叶经理。”沈素卿快速的开口,心里头满是痛快,不过人倒是快速的走了过去,连拉带扯的将叶经理从地上给拉了起来,一脸的担心,“叶经理没事吧?”

    “你他妈的敢打我?”叶经理也火了起来,他原本就是负责贷款这一块的,手里头握着权,谁对他不是敬畏有加,阿谀奉承,竟然被一个小兔崽子一脚给踹了出去。

    “这位老哥,磊子可不是你一个银行经理能动的。”白皙青年笑呵呵的开口,态度带着几分世家子弟的高傲,N市一个小小的银行经理,对他们而言可不算什么角色。

    叶经理捂着肚子,痛的厉害,一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不过倒也快速的冷静下来,眼前这三个年轻男人绝对不是普通小角色,不过N市的太子爷们叶经理也都认识,是周子安周淮等人,眼前这几个倒没有见过,面生的很,不知道是从哪里过来的。

    “叶经理,这位是戴少,从省城江城过来的。”沈素卿简单的介绍着,她今天要见的人就是眼前的戴磊,彭娇娇的死亡在N市还是传开了,有传言说是和莫家和沈书意有关系,彭家和莫家的关系也紧绷,战斗似乎一触即发。

    沈素卿也算是有手段,辗转联系到了戴磊,既然他们有共同的敌人,自然可以合作,所以才有了今天的约见,只是没有想到竟然巧合的和沈书意碰到了一起,还起了冲突,不过看沈书意和戴磊之间的剑拔弩张,沈素卿满意的笑了起来,看来果真是势如水火的敌人,这对自己而言的确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一听是从省城过来的,叶经理虽然心里头有着不甘,但是也只能自认倒霉,将这口恶气吞了下来,僵硬着表情开口,“原来是戴少,我刚刚喝的有点多,还请大人不记小人过。”

    “滚一边去,今天没你什么事。”戴磊嫌恶的开口,看都不看这种阿谀奉承的小人一眼,在省城,戴磊见过太多这样的小角色,更不用说眼前的叶经理明显和沈书意是认识的,刚刚开口也是为了给沈书意解围。

    不同于戴磊的暴戾和蛮横,白皙青年洪宇飞倒是笑了笑,看向赔礼道歉的叶经理,朗声的开口,眼睛里闪烁着算计的光芒,“原来是叶经理,幸会幸会,我这兄弟这几天心情不好,叶经理不要见怪,叶经理和沈小姐认识?是为了贷款的事情?”

    “是,沈小姐可是我们N市民营企业的生力军。”叶经理找到台阶下了,脸色也舒缓了一点,笑着和洪宇飞搭着话,不得罪这些少爷自然好,如果能搭上关系那更是锦上添花的大好事。

    沈书意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洪宇飞,果真是个狠绝色,已经可以想象的出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了,果真,洪宇飞笑着开口,带着几分算计。

    “沈小姐想要向银行贷款?古韵服饰资金周转不过来?”洪宇飞意有所指,目光看向一旁的戴磊,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戴磊只要不脑子傻了,只怕都知道该怎么做了。

    贷款?戴磊终于转过目光正色的看向一旁的叶经理,语调不善,态度恶劣,“你敢给她贷一毛钱,我就让你明天就滚回家吃自己!”

    叶经理脸色再次难堪了几分,可是看着戴磊这嚣张的架势,倒也不敢开口说什么,可是莫家也是不好善良角色,如此一来,叶经理不安的看了一眼沈书意。

    “没事。”笑着开口,沈书意自然不能让叶经理为难,毕竟这事也怪不到叶经理身上,看着来者不善的戴磊,沈书意也懒得说什么,“叶经理,今天就到这里吧。”

    “那好,那好,沈小姐我下午还有事就先回去了。”叶经理忙不迭的开口,毕竟现在留在这里就是夹在中间,两头都受气,所以沈书意话一出口,叶经理心里头满是感激之色,这事他也没有办法处理了,还是先回去再说。

    叶经理带着几个下属,古韵的两个女公关沈书意也让她们结了账先回去,看着依旧挡在自己面前的戴磊等人,沈书意看了看一旁的沈素卿,看来她是准备联合戴磊来对自己动手了。

    “沈素卿,你放心,古韵这个小破厂我还看不上,等古韵倒闭的时候,你直接接手,有什么事我来处理,我倒要看看在N市谁敢和我戴家作对。”戴磊态度蛮横,原本对于和沈素卿合作他也没有什么意思,不过如今这么一看,倒是感觉合作很好,将沈书意的公司直接弄垮,他倒要看看莫家能做到什么程度!

    “你尽管可以试试看,不过丑话我说在前面,戴少你要小心一点,否则的话也不要怪我不客气。”沈书意笑了笑,倒是不太在意,只是在经过戴磊身边要离开时,手腕一动,一把黑色的手枪握在了掌心里,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着戴磊的胸口,莞尔一笑,在戴磊震惊的目光里,沈书意飘然离开。

    戴磊他们这些少爷虽然狂妄,但是绝对不到沈书意这个地步,尤其是竟然随身携带着手枪,戴磊三人脸色复杂的变化着,刚刚他们甚至没有看到沈书意是什么时候掏出手枪的,只是在她经过身边时,赫然已经将手枪窝在了掌心里,而枪口已经对准了戴磊的心脏处。

    出了会所,沈书意原本是准备回古韵的,虽然资金有点紧张,不过倒也不是周转不过来,所以沈书意也不担心银行这边,却没有想到接到了莫念的电话,要解决的是彭家的事情。

    调转了方向,汽车直奔彭雄约的茶楼方向开了,彭家的事情早晚要解决,毕竟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解决好了,倒也无妨,如果解决不好,只怕N市的黑道局势都会有新的变化。

    茶楼里里外外都是黑帮众人,戒备森严着,看得出这今天不单单是莫家和彭家见面,只怕一切黑帮中的老一辈也都过来了,否则防备不会如此的森严。

    “大小姐,这边请。”留在外面的莫家下属快速的走了过来,打开车门让沈书意下了车,将人领着想着茶楼里走了过去,男人压低了声音开口,“五爷和莫少都已经过来了,大小姐无须担心。”

    如今的N市黑帮倒不是一家独大,而是三足鼎立,除了彭家之外,还有曹家,然后就是顾家,莫家虽然也是N市说一不二的黑帮势力,但是莫家除了毒品这一块,并没有插手其他生意,所以基本上和三家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

    “小意过来,这几位都是长辈。”莫五爷依旧是一袭长衫,当看到沈书意过来时,立刻起身走了过去,面带着柔和之色,任谁都看得出莫五爷对沈书意这个外甥女的疼爱,在场中人也都明白,彭家想要对沈书意怎么样,只怕是不可能成功的,毕竟比起莫家的势力,彭家还是差了不少。

    不久之前在E国,莫家只是一个据点,但是却还是将E国第二大的帮派蝎子帮在一夜之间给灭的干干净净,所有蝎子帮的骨干成员,没有一个活口,这样的狠戾手段,任谁都知道莫家的势力到底有多么强,尤其是这事还不是莫念所为,竟然是沈书意做的,让N市这些黑帮大佬们也明白这个看起来柔和,礼貌有礼的小丫头绝对是个狠角色。

    沈书意跟在莫五爷身边倒是将长桌四周的一行人都给问候了一边,随后安静的坐在莫五爷的身边,倒是莫念并没有坐下来,而是坐在莫五爷身后的椅子上,过了片刻的时间,彭熊终于过来了,身后带着刘爷这个忠心的下属。

    “彭雄,节哀顺变。”上位的一个黑帮大佬沉声的开口,安慰的拍了拍彭雄的肩膀,其他人也都如此说着,混黑帮的,最痛苦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尤其是彭雄只有这么一个独苗女儿,出了这样的事,只怕彭雄都会一蹶不振。

    “诸位,多谢了,我没事。”对着众人拱拱手,彭雄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脸色看起来的确有些的差,差不多人都已经到场了,彭雄深呼吸着,目光沉痛的看向在坐的众人,只是在扫过沈书意和莫五爷时,眼神复杂。

    “好了,既然人都过来了,有些话也都当面说清楚,我们黑帮有黑帮的规矩,不管什么事,不祸及妻子儿女,一旦有人犯了规矩,那就是死罪,人人得而诛之!”上位的老者再次开口,虽然胡子已经花白,可是说话的力度却是铿锵有力,眼神锐利,看得出年轻时绝对是一代枭雄。

    老者这话一出口,众人也都附和着,毕竟黑帮众人仇怨都很多,为了争抢地盘,为了利益金钱,哪有不结仇的,当然明着是有这样的规定,但是谁都知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一般人既然要斩草除根,都会做的漂亮,不落人话柄。

    “彭雄女儿的死,我们莫家当着众人的面明说吧,绝对和我们莫家没有一点关系,今天我们过来,我也让小意过来了,也是给彭雄的面子,毕竟谁也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莫五爷第二个开口,神色沉静,声音并不大,但是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敢反驳忤逆的。

    “彭娇娇虽然和小意有了冲突,我想彭雄你也知道,在机场的时候,小意并没有动手,甚至还放过彭娇娇,这事刘管家你是亲眼目睹的,在风雅阁,彭娇娇带了人过来围堵,那些混混如今还在我们莫家关着,至于彭娇娇车祸死亡,是人为还是意外,都不是我们莫家做的,我们莫家要真的动一个人,绝对是无声无息,连尸体都找不到,这么粗暴浅显的方式还真是丢了我们莫家的脸。”

    莫五爷难得说了这么多话,不过态度倒是格外的明确,莫家真的要动手,彭雄只怕上天入地都找不到彭娇娇的尸体,直接将人撞死,这样的报复根本不是莫家的手段,莫家也不屑为之。

    莫五爷这话一出口,在座的人有些脸色的确不太好看,不过却不得不承认莫家的确如此,这些年来,毒品这块的巨额利润,多少人眼红着,但是眼红的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谁都知道是莫家动的手,但是却一点证据都没有,莫家势力很强,既然动手那就是无声无息,绝对不会留下把柄给人抓。

    “五爷这话是说我家女儿就白死了?和莫家一点关系也没有?”彭雄脸色异常的阴沉,带着愤怒看向莫五爷,只可惜实力比不上莫家,虽然愤怒,彭雄倒也没有失去理智。

    “彭娇娇去了,所有之前她对小意的两次冒犯,我们莫家也不说什么,如果她还好好的活着,我们莫家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莫五爷脸色一沉,一股煞气从眼中迸发而出,锐利的让一旁的彭雄脸色倏地一下苍白了不少。

    “说不定是反其道而行之。”一旁的刘爷沙哑着声音,愤恨的眼神盯着沈书意,都是她,都是她!否则小姐怎么会死!

    莫五爷冷笑着,“我今天将话搁在这里,谁敢动了小意一根头发,我莫行远绝对让他全家偿命!彭娇娇一个小辈,我还不屑和她计较,彭雄你听着,有些话最好不要乱说,否则别怪我真的动手!”

    莫五爷这话一出,瞬间,整个大厅局面就变了,气氛显得格外的紧绷,蔓延着火药味,众人其实心里头都明白莫家真要动手,彭娇娇绝对是尸骨无存,莫五爷虽然行事冷酷,但是一般的事情还真的不屑为之,彭娇娇的死亡,和莫家是绝对没有关系,当然了,幕后凶手找不到,彭家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个碰头会。

    “舅舅,有话好好说,动气做什么。”沈书意无奈的开口,舅舅明知道彭家是借着事情想要从莫家捞点好处,结果舅舅却将态度摆的这么强势。

    “是啊,五爷,好好说,彭雄老年丧女,心情自然差了。”其他人也快速的打着圆场,莫家在E国的一个据点就能灭了蝎子帮,只怕是个彭家也不够莫家剿灭的。

    “我这里有点证据,虽然不是直接证据,但是也可以证明彭娇娇的死亡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沈书意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里面是当时自在风雅阁门口自己被车追撞的监控录像截图。

    还有几张照片是彭娇娇在大桥上被车撞毁的视频截图,沈书意将文件夹传了过去,“当时风雅阁门口,彭娇娇的确带了一批人,我想她也只是大小姐脾气,想要出口气,但是这黑色汽车里的司机绝对是要置我于死地,我想这并不是彭娇娇派的人,只怕还有第三方介入了,而彭娇娇的死亡,只怕是第三方杀人灭口了,毕竟彭娇娇的小打小闹我不会计较,但是真的要将我撞死的人,莫家绝对是一查到底,对方或许是因为这个杀人灭口。”

    随着文件夹一路传了下来,大家看了看,倒是更加倾向沈书意的说法,毕竟彭娇娇再胡闹也不会真的要下杀手,那肯定是莫家的什么仇人趁机下杀手,利用了彭娇娇,失败之后,反而对彭娇娇动了杀机来灭口。

    “彭雄,这事如果是真的,娇娇的死亡和莫家只怕是没有关系的。”上位的老者看着彭雄,事实都摆在这里,如果说莫五爷之前的说法只是片面之词,但是沈书意这个绝对是证据。

    ------题外话------

    国庆节快乐!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85》,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85章 黑帮会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85并对婚宠军妻185章 黑帮会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