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章 游说失败

    彭雄指控莫家,可惜却没有任何证据,有的只是怀疑,但是莫家却有证据证明彭娇娇的死亡和莫家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彭雄想要利用彭娇娇的死亡从莫家挖到一点好处,根本就是无用功。

    “难道我女儿就这么白白的死了?”阴沉着脸,彭雄愤怒的目光带着狰狞之色看向沈书意,“要不是因为你和娇娇起冲突,娇娇怎么会去风雅阁堵你,怎么会被人利用,最后被杀人灭口,你敢摸着良心说你一点责任都没有?”

    听着彭雄愤怒的咆哮声,沈书意笑了起来,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莫五爷,摇摇头,莫五爷将冷怒压了下来,经过E国的风波,莫五爷已经完全相信沈书意的能力了,放手让她处理这些事情。

    “不知道彭叔你想要怎么办?想让莫家如何补偿。”平静的开口,被彭雄这样恶意指控,沈书意并没有愤怒,面带微笑,眼神柔和,看起来沉静自若。

    对比沈书意和彭雄的态度,在场这些黑帮的大佬心里头暗惊,果真江山代有才人出,彭雄这个黑道老人此刻比起来倒是落了下乘,而莫家的确是非同凡响,这个认回来的大小姐,所有人都以为这是莫五爷私人的感情。

    可是谁曾想到就是这个半路冒出来的大小姐,却在E国一鸣惊人,直接将蝎子帮给灭了,所有骨干人员无一生还,莫家只有莫念和沈书意在,只怕再过几十年也没有人敢动毒品这一块的生意。

    心里头一惊,彭雄在勃然大怒之后,此刻心里头砰砰的跳动着,谨慎的看了一眼,莫五爷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端着茶杯品茶,将所有的事情交给沈书意处理。

    或许这个小丫头有点本事,但是终究还是太嫩了,和娇娇一样大的年级,大学才毕业半年,娇娇毕竟是因为她死亡的,沈书意终究会有些的愧疚,彭雄再次仔细的观察着沈书意,绝对不是心狠手辣的女孩子,这么一来,彭雄心里头倒也松了一口气,娇娇已经死了,他只能尽可能的争取最大的好处。

    “哼!”确定了沈书意有心想要弥补自己,彭雄冷哼一声,态度高傲,缓缓的开口,“娇娇已经去世了,她可以我唯一的独生女,我也就这么一个女儿,这件事我也不为难你们莫家让你们一命偿一命。”

    看来还要狮子大开口,沈书意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彭雄继续开口,她倒也好奇了,这个彭雄兴师动众的将黑帮这么多大佬都召集过来了,到底想要莫家如何“赔偿。”

    “我想要一条安全的线路,以后A省的毒品销售由彭家负责。”彭雄快速的开口,带着一份急切,这时候彭娇娇死亡带来的痛苦早已经被他的野心和庞大的利益代替了。

    一条安全的运毒线路,不要说彭家了,就是战斧都很想要,当初战斧不是没有想过和莫家决裂,然后自己从金三角这边购买毒品,但是莫家在金三角这一块的势力大到无法想象的地步,诚然战斧的实力可以一次两次突破莫家的包围成功运送毒品。

    但是对于金三角的这些毒枭而言,得罪了莫家,战斧可以逃走,但是他们的根扎在金三角这一块的土地上,谁将毒品卖给了战斧,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莫家血腥冷酷的报复,所以没有人会愿意得罪如同土皇帝一般存在的莫家。

    莫五爷虽然是莫家的分支,总管着亚洲这一块中国和E国的毒品销售,但是只要这两个最大的国家稳固了,其他小国绝对不敢有什么心思,莫家其他人在其他国家的地位自然也稳固了。

    一条安全的运送线路,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彭雄说完之后已经开始想象彭家日后的辉煌,虽然只有一个A省,到时候偷偷的送小部分的毒品去其他几个省市销售,只要小心谨慎一点,莫家必定查不到。

    不得不说当彭雄的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向彭雄,虽然每个人都有贪心,但是大家都明白有的时候不属于你的怎么强求都是无用功,而彭雄已经被利益给冲昏了头脑,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怎么?莫家不答应?难道我女儿死了就连这一点的价值都没有吗?如果死的是沈小姐你,你认为你的命连一条安全线路都不值得?”没有等到沈书意的回答,彭雄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愤怒的目光阴鹜的盯着沈书意,带着盛气凌人的强势。

    手指轻轻的叩击在桌面上,发出有节奏的清脆声,沈书意看着像是要吃人的彭雄,莞尔一笑,“彭叔,你似乎太入戏了,我之所以想要问问彭家要什么补偿,也只是好奇,所以询问一句而已,谁知道彭叔你这么天真,还真的信以为真了。”

    彭雄的确是天真了,死了一个女儿,而且这个女儿的死亡完全是咎由自取,和莫家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却想要趁此要挟莫家换取巨大的利润,或许说是天真已经是宽容了,彭雄这么狮子大开口的举动根本就是愚蠢至极。

    脸色狰狞的变化,彭雄这才猛然的警醒过来,他们彭家的势力和莫家根本无法相比,而且他之所以拉拢这么多黑帮大佬过来坐镇,原本是想要揪着莫家的短处,用众人的力量威逼莫家让步,这样有好处大家都可以分,不管是谁都愿意站到自己这一边。

    可是因为处理事情的人是沈书意,彭雄在巨大的利润面前一时脑子发昏,才有了这么天真的补偿条件。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啦,彭娇娇的死亡和莫家和我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管之前我和彭娇娇有什么恩怨,人死债消,我们莫家不会追究彭家,当然了,至于害死彭娇娇的凶手原本是要对我下手的,日后彭家如果在追查凶手这一方面需要什么帮助,我们莫家完全可以出手帮忙。”不再和彭雄墨迹什么,沈书意条理清楚的做了最后的总结发言,这也是莫家对彭娇娇死亡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

    莫五爷欣慰的笑着,不骄不躁,不急不缓,沉稳镇静,该收敛的时候善良无害,该出手的时候锋芒毕露,小意这孩子身上果真流淌着莫家人的血液。

    其他人虽然是冲着彭家的面子,也有些是好奇莫家对这件事的处理,所以今天才会过来的,无利不起早,谁也不可能帮着彭家去对付莫家,沈书意这件事处理的非常完美,让众人也算是明白为什么E国那么复杂的环境里,沈书意也能灭了蝎子帮,以后果真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曹爷,你也任由一个小辈这么信口雌黄吗?”见到大势已去,但是彭雄依旧不甘心,低吼的声音沙哑着,带着悲切和愤怒,彭雄知道沈书意比自己所认为的要精明厉害很多,所以他将目光看向N市黑帮三巨头之一的曹家。

    “小彭,这件事原本就是你和莫家的私事,我们过来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曹爷缓缓的开口,不要说莫家的势力比彭家大的太多太多,就算是曹家,如今也不敢和莫家正面冲突,毒品这一块的利润的确诱人,但是也要有命去享受。

    如果是以前,曹家或许还敢联合彭家来动手,毕竟墙倒众人推,莫家把持着毒品这一块的生意,的确也算是天怒人怨,可是没有办法,莫家太强了,谁也不敢强出头。

    可是在E国的事情之后,莫家一个据点,而且还在E国的地盘上,竟然在一夜之间将蝎子帮这个不亚于曹家的帮派给清剿了,骨干人员系数被杀。

    曹家除非是活腻了,才会傻了吧唧的去对莫家动手,一个据点都有这么恐怖的力量,更不用说莫五爷坐镇的本家了,曹家是绝对不会动手的。

    彭雄不甘心的攥紧了拳头,脸上表情极其的愤怒,三巨头之一的曹家不敢动,彭雄倒也理解,毕竟曹家这些年一直都是只求稳妥,很少有什么激进的行为。

    “不知道蔡老爷子您呢?我们彭家只要讨回一个公道。”特意强调了这一点,彭雄这话就说明了,如果蔡老爷子主持的顾家,莫家即使在N市是龙头老大,但是顾家可是整个中国最大的黑帮,早在二十年前,顾家家主顾凛墨就成了如今黑帮最年轻的教父,只要顾家愿意插手,莫家绝对不是对手。

    如今的N市,顾家主持的人就是蔡老爷子,当年那也是顾家呼风呼雨的人物,因为蔡老爷子是N市的人,所以才会来到N市。

    众人也都知道顾家的势力,所以彭雄的话一出口之后,刷的一下,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蔡老爷子,眼睛里也都忍不住冒出了一丝期待的光芒来,如果莫家真的被顾家给弄垮了,那么毒品这一块的生意就是大家分了。

    沈书意依旧很平静,悠然的笑着,让在场众人都有些的摸不准了,按理说现场唯一能和莫家对上的就是顾家了,虽然顾家早在多年之前就曾经说明顾家绝对不会插手毒品生意,但是毕竟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说不定顾家也眼馋毒品带来的巨额利润。

    “我想有件事需要提前说一下。”见到众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这边,蔡老爷子笑了笑,面色慈祥,完全看不出黑帮大佬的匪气和凶狠,蔡老爷子对着沈书意和善的点了点头,“顾家两位少爷如果在这里,那么他们也会称呼沈小姐一句嫂子。”

    如同平地一声雷,所有人都被蔡老爷子这个消息给怔住了,顾家两位少爷,那日后就是顾家的家主,他们称呼沈书意一句嫂子,这就说明顾家不但不会和莫家成为敌人,相反顾家甚至是莫家的靠山背景,谁要动莫家一下,顾家绝对会十倍百倍的报复回去。

    “谢谢蔡老爷子了。”沈书意笑着道谢着,顾家这一层的关系毕竟是因为谭宸的关系,不过对莫家而言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彭雄的脸白了又白,如果只是一个莫家,他还可以利用其他人,大家互相合作对付莫家,但是顾家竟然和莫家有着这样亲密的关系,不要说彭娇娇不是莫家害死的,就算真的是,彭雄也只能自认倒霉,将这口恶气吞下肚子。

    而其他人也都明白这一点,同情的看了一眼彭雄,不要说想要趁机要挟莫家了,莫家不报复彭雄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

    “舅舅,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就先回去吧。”见差不多了,沈书意转过头对着一旁的莫五爷开口。

    茶楼外忽然传来了嘈杂声,众人一怔,今天这个会议可是非同一般,来的可都是N市黑帮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外面更是层层把关,竟然还有人来这里闹事?

    “我告诉你们,都给我让开!”戴磊冷冷的开口,嚣张中带着家世带来的优越感,冷眼看着阻拦自己的保镖,“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省城戴家,这位是万家少爷万明,洪家少爷洪宇飞。”

    不得不说听到三人的身份,保镖们也不敢随意动手,毕竟省城戴家他们也知道的,眼前三人绝对是省城的三股势力,不是他们黑帮可以得罪起的。

    “磊子,你怎么过了?”看到走过来的戴磊三人,彭雄快速的走了过去,不过因为知道了顾家和莫家的关系非同一般,彭雄的脸色依旧很是灰败。

    “事情不成?”皱着眉头,看着彭雄的脸色,戴磊立刻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只怕没有成功,想到此,戴磊不由的抬头看向眼前的众人,阴沉的目光落在沈书意身上,“没有想到一个莫家还有点本事。”

    一听戴磊这话,黑帮众人忍不住的叹息,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只怕这个就是彭娇娇的未婚夫,省城戴家的二少爷,可是戴家即使有权势,但是想要和莫家抗衡还是太嫩了一点,更不用说如今顾家也是站在莫家这一边的。

    “戴少,这里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你一个小辈来这里大呼小叫的,子弹不长眼,要是不下心伤到哪里,戴家也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沈书意笑着看向一脸嚣张的戴磊,他难道真的以为黑帮就一定会惧怕这些权贵世家?莫家的具体情况沈书意不清楚,但是顾家而言,只怕戴家如今的当家人见到了顾家的人,那也是点头哈腰赔笑脸的份。

    “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我今天就当着你们莫家的面废了你!”戴磊脸色一沉,直接对着沈书意放着狠话,同时手也向口袋摸了过去,毕竟之前在会所里,沈书意拔枪对准戴磊胸口的一幕让戴磊刺激不小。

    所以在洪宇飞有意无意的暗示之下,戴磊也弄了一把枪过来了防身了,毕竟他面对的都是黑帮里的人,要是不小心被他们一枪给崩了,那自己就真的是白死了,即使日后戴家如何报复,自己的小命是挽救不回来了。

    如果说戴磊一开始只是叫嚣着,这些黑帮大佬们没有发话,这些保镖也就没有什么动作,可是当戴磊的手摸向裤子口袋时……

    悲催了!沈书意同情无比的看了一眼戴磊,却见戴磊的手枪还没有掏出来,刷的一下,二三十把手枪刷的一下对准了被包围的戴磊三人,只要他们有一点异动,绝对会在瞬间被打成马蜂窝。

    不管戴磊如何的嚣张,一瞬间被几十把荷枪实弹的枪口对准了,脸色也是苍白成一片,而陪同他一起过来的万明和洪宇飞脸色也是难看的一变,这要是真的被杀了,可就白死了,这么多手枪,谁知道自己是被什么人给一枪崩了。

    “各位有话好好说。”洪宇飞的确是最精明的一个,一看局面不对劲,笑着开口,同时拍了拍戴磊的肩膀,“娇娇死了,你也别冲动,娇娇可是戴家的儿媳妇,不会不明白不白的死去的,我们是兄弟,有什么事说一声就行。”

    “就是,真以为你们黑帮就能只手遮天,不自量力!”万明阴沉着脸,怒声开口,带着暴戾和蛮横,这些黑帮难道以为现在的天下是他们的,真正能说话的还是他们这些权贵世家。

    莫念冷漠着一张脸,不过此刻目光却看了一眼洪宇飞,比起冲动狂傲的戴磊,暴戾蛮横的万明,眼前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白皙青年洪宇飞才是最狠辣的角色,一句话就将彭娇娇死亡的事情变成了和政府和这些权贵世家作对的高度。

    “枪都放下,这毕竟是私事,我们这些外人也不好插手。”曹爷对着手下摆摆手,看了一眼莫五爷,见他并没有不高兴,也放下心来。

    而在场其他人同样不愿意和彭家或者戴家为敌,毕竟这件事和他们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管怎么发展,那都是莫家和彭家戴家的事情。

    “我将话放在这里,娇娇死了,戴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莫家等着破灭的那一天吧!”见到指着自己的枪都收了起来,戴磊再次阴狠的放着话,恶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沈书意,她难道以为这些黑帮会为了一个莫家和他们这些权贵世家抗衡吗?

    “舅舅,回去吧。”沈书意淡淡的开口,直接和莫五爷还有莫念,带着莫家的保镖越过放着狠话的戴磊离开了茶楼。

    如同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被沈书意这么无视着,戴磊气的脸色铁青,浑身直发抖,“很好,很好,莫家这么狂妄,等到报复的那一天,自己倒要看看这些人还敢不敢这么的嚣张!”

    和莫家人相比,不管是彭家还是戴家都不够看,至少小辈们太嫩了,莫家的莫念和沈书意即使年轻,可是拿出来,那也算是黑道中响当当的人物了,众人不看好彭家和戴家,互相告别一声,也都相继离开了。

    汽车向着莫家的方向开了过去,莫五爷坐在后座上,看了一眼身边的沈书意,拍了拍她放在腿上的手,“终究还是将你给牵扯进来了。”

    “这事是我将莫家给扯进来的,至于戴家,有什么事让谭宸去处理就行了。”对于莫五爷的感慨,沈书意心头一暖,她并不是怕事的人,否则当年也不会从龙组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她不愿意打打杀杀,但是事情临到头上了,沈书意也绝对不会退缩,比起以前独自一人在龙组面对艰苦的训练,如今有了莫家有了谭宸,沈书意是一点都不惧怕的。

    “也好,告诉谭宸一声,戴家不傻,事情不会做的太绝,警告到位就行了,那个白皙青年根本是在一旁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莫五爷毕竟是老江湖,从洪宇飞短短的几句话立刻就—判断出洪宇飞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挑唆莫家和戴家火拼,两败俱伤之后,洪宇飞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舅舅,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回揽月苑了,要不晚上你和莫念哥过来一起吃饭。”这么一折腾都到下午了,谭宸估计还有两个小时就要从部队回来了,沈书意准备先下车,回去的途中去一趟市场买些菜回去,差不多做好晚饭谭宸也该回来了。

    “不了,彭家只怕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回去还有些事情需要安排一下。”彭家势力毕竟也不小,莫五爷需要提前做好一些准备,这样即使彭家发难,莫家也会用最小的牺牲换来最大的利益。

    等汽车停了下来,沈书意下了车回到自己的车上,开车向着揽月苑这边开了过去,彭家这一次只怕会有大动作,明面上有戴家支持着,暗地里,不单单彭家本身的势力,只怕路易斯这个定时炸弹也会暗中支持彭家,莫家的压力不小。

    夜色降临之下,揽月苑里灯火明亮着,“啧啧,每天下班回来就能看到客厅里温暖的灯光,桌子上摆放着美味的佳肴,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莫过如此啊。”陆纪年无比感慨的开口,每一次为了晚上能多吃一点,他中午都是吃的半饱,为的就是留肚子回来吃。

    谭宸阴冷冷的目光盯着感慨的陆纪年,考虑着是不是该将这个天天厚脸皮过来蹭饭吃的混蛋直接丢到院子外面!

    “喂,不用这么小气吧,我只是发个感慨而已,这是你的家,你的女人,我就是蹭饭吃而已,谭宸,我们可是兄弟,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陆纪年一看谭宸这表情不对,立刻凑过去,一幅哥两好的谄媚模样。

    关煦桡摇摇头,他倒是真不明白了为什么谭宸哥会和陆纪年这不着调的人成了朋友,貌似感情还不错,谭宸对关煦桡一般都是照顾为多,可是和陆纪年倒像是平等相处的朋友,这让关煦桡都有些的吃味了。

    “煦桡,放心,我最喜欢的兄弟还是你,不用在一旁伤心难过。”回过头来,陆纪年一脸深情的看着身后的关煦桡。

    “滚!”

    “闭嘴!”异口同声着,实在被陆纪年这肉麻兮兮的态度给弄的起鸡皮疙瘩了,谭宸和关煦桡毫不客气鄙视着,谭宸将陆纪年给推到一旁,关煦桡一脚踹了过去。

    “尼玛,果真是半路兄弟啊,没有你们哥两感情深厚。”陆纪年跳到一旁避开了关煦桡的一脚,啧啧两声,直奔大门口而去,一路高喊着,“小意,我下班回来了,晚饭做好了没有。”

    “谭宸哥,如果你哪天宰了他我一点不会感觉到奇怪。”听着陆纪年那喧宾夺主的喊叫声,关煦桡很是平静的吐露真言,难怪谭宸哥隔不到几天就会动手修理陆纪年一顿,他绝对是活该!欠揍!

    “小意,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是代替你家面瘫脸喊的,你难道指望面瘫脸会热情的喊着,老婆我下班回来了,晚饭做好了吗?”对上沈书意那鄙视的目光,陆纪年嘿嘿的笑着,跑到餐桌边直接捻起一块牛肉丢到了嘴巴里,果真味道不错,比起食堂的饭菜好太多了。

    “你就不担心谭宸揍你一顿?”对于口无遮拦,而且打不怕的陆纪年,沈书意无奈的摇摇头,陆纪年绝对是M体质,欠虐。

    “得,要不是他和莫念那冰山联手,想要揍我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我虽然打不过谭宸,但是逃跑能力还是有的,面瘫脸想要秒杀是绝对不可能的。”陆纪年得意洋洋的一笑,回头看向进屋子的谭宸,单打独斗虽然比不了谭宸,但是自己也不是弱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86》,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86章 游说失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86并对婚宠军妻186章 游说失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