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章 开始冷战

    “不至于吧?不就是蹭饭吃,有必要这么狠吗?”晚饭后,看着沈书意和谭宸还有关煦桡直接端着果盘去一旁的沙发边坐着,准备闲聊,而自己面前却是一桌子油腻腻的碗筷,陆纪年嗷嗷叫的抗议着。

    “你可以离开!”冷酷的声音响起,谭宸手里的水果刀正熟练的将石榴给切开,狭长的凤眸冷冷的扫了一眼抗议的陆纪年,配上他手里那银亮森寒的刀锋,让陆纪年后背直发毛。

    “你狠!”咬牙切齿的开口,陆纪年愤恨不甘着,可惜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说什么都是空的,陆纪年认命的转过头收拾碗筷。

    哼哼!不就是找个会做饭的女人嘛,赶明儿自己也找个五星级大厨手艺的姑娘家,天天吃香的喝辣的,让谭宸得瑟!

    “明晚我洗碗。”关煦桡温和一笑的开口,毕竟蹭饭吃的可不是陆纪年,既然也是蹭饭中的一员,关煦桡自然不会逃避自己的责任。

    “煦桡,我就知道你比起某个面瘫脸好太多了。”陆纪年哈哈的笑了起来,丢下碗筷三两步蹭到了沙发边,一脸哥两好的模样看向关煦桡,笑的无比的阴险,“煦桡,要不你今天先替我洗了,等以后我还你,我们这样一人一天太麻烦,这个月你全包了,下个月我来洗。”

    至于到了下个月,陆纪年真的会洗碗吗?众人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陆纪年绝对会再次找个理由给推掉,所以有时候好人做不得,而陆纪年百分百是得寸进尺的典型。

    “当我没说。”关煦桡很不客气的白了一眼一脸奸诈的陆纪年,自己果真不该对脸皮比城墙厚的男人抱有任何的同情。

    沈书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拍了拍关煦桡的肩膀,煦桡就是太好心了,陆纪年这德性就得配谭宸和莫念的性子,说一不二,否则只要有一点点的软化,陆纪年绝对是蹬鼻子上脸。

    “小丫头!”狠狠的剜了沈书意一眼,陆纪年灰溜溜的回去继续收拾碗筷,否则等自己洗好了,他们都将水果给吃光了。

    客厅暖黄的灯光之下,沈书意坐在一旁,一只手被谭宸的大手握着,两人之间并没有任何的暧昧旖旎,可是这种融洽的气氛,却让人深深的羡慕,这是一种比轰轰烈烈的爱情更为深厚的一种感情。

    或许一般人会在一对相爱了二三十年的夫妻身上看到这种和洽的气息,不经过时间的沉淀,不会拥有这么如同一体的情感,可是沈书意和谭宸这两人,一个冷静理智,甚至带着几分世故圆滑,一个天生的冷漠,沉默寡言,按理说最不容易产生感情的两人,在碰到一起之后却诡异的和谐。

    或许这就是缘分,有个人注定了会是你的另一半,不早不晚,一直在等着你,携手之后,彼此都圆满了。

    “彭雄的心思只怕还是在毒品这上面,按理说他是蹦跶不出什么的,可是现在多了一个戴家在一旁搀和,估计路易斯也在暗中,估计事情有点棘手。”沈书意慢悠悠的开口,只是一个彭家,她完全不在意,彭家不敢真的对莫家动手,但是如今多了两道助力,天知道彭雄会不会被利益冲昏了头脑干出什么来。

    “路易斯这边,暂时不能查的太紧,毕竟要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在N市,路易斯还翻不了天。”关煦桡也开口,路易斯和他背后的势力只怕极大,而且很神秘,目前还查不到什么蛛丝马迹,只知道是从M国过来的,所以目前而言,局面只能这样,不松不紧,等路易斯再次出手。

    “小意,你自己要小心一点,这个路易斯行事嚣张,只怕会对你动手。”终于从厨房出来了,陆纪年一把抢过关煦桡手里的桔子丢到了自己嘴巴里,含混不清的提醒着。

    这么多年来,中国不管是军事还是经济都越来越强大,和E国的外交关系也是良好,虽然M国一直在暗中支援着R国和H国,想要控制亚洲,但是如今的亚洲根本就没有M国说话的余地,这个时候路易斯突然出现,而且如此的针对中国,背景神秘而强大,任谁都能想象出路易斯背后的势力是打着什么目的。

    “谭宸,有人这么针对小意,你就没有什么表示?”唯恐天下不乱着,陆纪年蹭到了谭宸身边坐了下来,一手勾搭着谭宸的肩膀,挑眉弄眼,幸灾乐祸。

    “小意出了什么事,为你是问。”冷冷的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爪子,谭宸抬头看向笑容僵硬的陆纪年,真以为自己家里的饭是这么容易蹭的吗?

    “给我一队特种兵,我保证小意一根毫毛都不会掉。”将胸膛拍的咚咚响,陆纪年无比激昂的保证着。

    “我干脆天天跟在谭宸后面,还省了麻烦。”沈书意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陆纪年没个正经也就算了,谭宸竟然还一脸的认真严肃,似乎真的考虑陆纪年这不着调的建议。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最后制定的计划是外松内紧,看起来N市的局面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不管是国安还是军情处都部署了不少精英过来,蛰伏在暗中,随时待命。

    陆纪年最后还不愿意离开,直接被谭宸一脚给踹了出去,屋子这才安静下来,沈书意洗了澡出来,就看见谭宸正在铺床。

    夏天已经过去了,天突然就凉了不少,谭宸将凉席换了下来,铺上了被子,看向一旁的沈书意,“我派几个人在暗中跟着。”

    “不行,路易斯的人都是高手,很警觉,如果有人跟着,他们必定会察觉到,到时候想要顺藤摸瓜的找出路易斯这些人的底细就更加困难了。”沈书意一面擦着头发,一面摇头拒绝了谭宸的提议。

    峻冷的眉宇在瞬间皱了起来,谭宸停下手头的动作,目光深沉的看着沈书意,小意话说的是不错,可是这样的代价却是用她的安全换来的。

    “谭宸,你放心,我已经知道他们这些人的实力,不会轻敌的,我即使不能重创这些人,但是要离开,一般人还拦不住我。”微笑着开口,沈书意走了过来,轻轻的抱着谭宸的腰,脸贴在他宽阔的后背上,“再者今天如果是其他人犯险,你必定会同意我的看法。”

    “可你不是其他人。”声音依旧冷冷的带着不认同,谭宠转过身看向笑的一脸谄媚的沈书意,若是其他问题,谭宸绝对会退步,可是牵扯到了沈书意的安全,他怎么可能看着她冒险。

    “你这是徇私!”挫败的开口,对于谭宸这冷酷古板的性格,沈书意再次见识到了,这板着的面瘫脸,冰冷的都能吓哭小孩子。

    “而且,你看如果不将路易斯这些人解决了,如果日后他们隐藏起来,如同跗骨之蛆,到时候我们会更加危险,毕竟敌人在暗我们在明,所以这一次的冒险还是值得的。”再接再厉的开口,沈书意继续游说着谭宸,难怪之前自己和容叔说了这事,容叔的答案就是如果谭宸同意他就没有问题,可是要说服谭宸比说服容书难度强了上百倍。

    虽然沈书意说的这些道理谭宸都明白,而且也是这个理,如果失去了这一次的机会,路易斯背景强大而神秘,到如今更是查不到,一旦他们潜伏到了暗处,必定是防不胜防,会更加的危险,可是谭宸看着笑容嫣然的沈书意,半晌之后再次开口,“不行。”

    随后不再和沈书意说话,直接转过身继续铺着床,留下一旁的沈书意错愕的直翻白眼,纵容自己再口齿伶俐,可是碰上谭宸这面瘫也根本没有办法,他根本就不讲道理也不听你讲道理,估计最嘴皮子说破了,他也只会回一句不行,绝对能将人活活气死!

    “谭宸,我保证小心谨慎,你的人都在N市部署着,有人任何情况我立刻联系你。”哀求的开口,沈书意可怜巴巴的瞅着谭宸,就差没有挤出几滴眼泪来了。

    “不行。”头也不回的拒绝,依旧是冷沉的没有任何质疑的铿锵男音。

    软的不行,那来硬的!沈书意哼了一声,气鼓鼓着脸庞,不满的看着谭宸,“反正我不管,这一次你一定要听的,再不行我直接搬到外面去住!”

    拿着被套刚准备将被子装进去的谭宸怔了一下,终于缓慢的回过头看着冷着脸的沈书意,认识这么久以来,谭宸很少看到沈书意生气,可惜看了片刻之后,谭宸再次的转过身继续

    整理被套,硬邦邦的两个字丢了出来,“不行。”

    好想将谭宸咬上几口,除了不行,他不会说点其他的吗?沈书意挫败的对着谭宸的背影直瞪眼,好吧,软硬不吃!

    “谭宸,从E国回来,我们好久都没有……”欲语还羞着,沈书意小手在谭宸的后背上画着圈圈,柔柔的声音压的有点低,似乎是从喉咙深处吐出来的一般,再加上刚刚才洗了澡,带着沐浴后的清香,软硬不吃,沈书意直接连色诱的手段都拿了出来。

    “不行。”可惜回答沈书意的依旧是这两个字,谭宸将被子装到了被套里,用力的抖了几下,弄平整了铺到了床上,拿下在自己后背放肆游移的小手,板着面瘫脸,“我去洗澡。”

    哼!终于还是冷哼一声,沈书意直接一扭头向着门口走了过去,脚步踏的咚咚响,可惜直到开了门,走了出去,背后的谭宸依旧没有一点挽留的声音。

    “这个该死的面瘫脸!难怪连陆纪年碰到谭宸都没有办法!”挫败的靠在墙壁上,沈书意无奈的摇着头,虽然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冒险了一点,但是这是唯一的办法,毕竟路易斯他们隐藏的太深了,根本一点痕迹都查不到。

    犹豫了一下,沈书意又回到房间里,浴室里传来了水声,不满的皱了皱鼻子,沈书意从床头柜上拿了手机直接下了楼去了客厅。

    “谭叔,你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谭宸改变态度吗?”坐在沙发上,沈书意无奈的向着谭骥炎求援着。

    谭骥炎听了事情的经过之后,沉默了半晌,低沉浑厚的嗓音在电话里响起,“半夜等那混小子睡着之后,他对你没有防备,直接敲晕了,然后直接注射肌肉松弛剂,让人全天二十四小时看着,直到事情结束,还不行的话,直接卸掉手脚,用铁链锁起来,然后将人送到未知的海岛。”

    拿着手机,沈书意表情僵硬着,狠狠的抹了一把脸,这是亲父子吧?谭叔是不是太狠了一点!

    “除此之外,没有办法了。”电话另一头谭骥炎肯定的开口,谭宸这个臭小子的脾气,从小就是又臭又硬,让他改变主意,太阳打西边出来更容易一点。

    “那个谭叔,当我没有问。”干笑两声,沈书意终于算是明白为什么谭骥炎和谭宸这对父子每一次碰到一起比起生死仇人还像是仇人,这果真是都是够狠的!“那个小瞳在吗?”

    比起不着调的谭骥炎,童瞳这个当妈的绝对要靠谱多了,一把抢过谭骥炎的电话,没好气的在他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他这是对待亲生儿子吗?对待仇人都没有这么狠的。

    “小意,谭宸虽然脾气臭了一点,不过你撒撒娇,估计是可以的。”童瞳用过来人的看法建议着,毕竟有其父必有其子,谭宸这臭脾气和谭骥炎几乎是一模一样,童瞳碰到什么事的时候,直接没脸没皮的和谭骥炎撒个娇,服个软,一般都能成。

    “试过了,没用,我连离家出走都说出来了,还是没用。”叹息着,沈书意头痛的厉害,虽然知道谭宸这是为了保护自己,可是不解决了路易斯这事,她真的连睡觉都睡不安稳。

    片刻之后,当沈书意和童瞳连色诱什么的都想过之后,却发现谭宸绝对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什么办法都没用!

    “小意,你就牺牲一点,呵呵,谭宸找到个姑娘家不容易,你多包容一点啊。”干笑几声,童瞳安慰着电话另一头的沈书意,这要是小意一个不高兴闹分手了,谭宸估计这辈子就得打光棍了。

    “好吧,我继续想想看有什么其他办法,很晚了,小瞳晚安。”叹息一声,沈书意挂了电话之后,直接倒在沙发上,看着头顶的水晶灯,这会她算是明白为什么谭宸的这些兄弟看到自己第一面时都会那么的惊奇,还都会来一句,谁家姑娘这么不长眼的看上谭宸哥了?

    这会沈书意算是彻底明白了,谭宸这性子还真是!“啊啊啊,不想了。”沈书意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回头看着站在二楼走廊的谭宸,没好气的冷哼一声,今晚上让谭宸睡地板!

    貌似柳叶胡同的女人们都有这么一招,惹我不高兴了,可以,直接睡地板,什么时候消气了,再滚回床上来,貌似连关曜这个绝世的好男人都睡过好多次地板,这一次终于轮到小辈的男人们开始尝试睡地板的日子了。

    咚咚的跑上楼,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谭宸,沈书意哼哼着,迅速的打开柜子,找出了刚刚两床被子,直接塞到了谭宸的手里,然后拿起刚刚换下来的席子,再拿过床上的枕头。

    “你睡外面的地板!”女王十足的开口,沈书意终于从谭宸那面瘫脸上看到了错愕之下,这才解气了不少。

    入夜之后,卧房外的走廊里,谭宸睡在地板上,皱了皱眉头,以前看到谭骥炎睡地板,谭宸这个当儿子的绝对是幸灾乐祸,虽然峻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来,可是心里头绝对是高兴的,可是轮到自己的时候,这滋味还真是难受。

    第二天,阳光明亮着,谭宸晚上睡的迟,直到凌晨三点多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以前也是一个人睡了二三十年,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这一次沈书意在卧房里,隔着一道门,突然一个人睡,这种孤枕难眠的滋味,让谭宸愣是失眠了大半夜,也在心里头终于明白睡地板的确比被揍一顿更难熬。

    “不是吧?哈哈,谭宸,你也有今天!”爆笑声响起,陆纪年来谭宸家里最喜欢的就是翻窗户,只是之前翻的是卧室的窗户,有几次撞见不该撞击的画面,直接被谭宸从二楼的窗口给踹了下去。

    后来陆纪年也学乖了,翻走廊的窗户进来,可是谁知道今天刚来竟然看到这么惊悚的一幕,虽然陆纪年来的时候,谭宸已经惊醒了,可是毕竟来不及地铺收起来,这也让看到的陆纪年在震惊之后爆笑出声。

    “闭嘴!”孤单的睡了一夜,脸色自然不好,谭宸冷冷的眼神看着大笑的陆纪年,为什么有种想要将这个混蛋给狠扁一顿的冲动。

    “不行了,笑死我了。”陆纪年一看谭宸要炸毛,直接一手按到了栏杆上,大笑一声,利落的翻身跳到了一楼,随后拿出手机拨通了莫念的电话,“喂,冰山,我告诉你,谭宸这面瘫不知道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被小意给赶出了房间在走廊打地铺。”

    大清早的被吵醒,莫念倒没有什么不高兴,只是听到陆纪年的话之后,脸色冷了冷,“他做了什么?”

    “别,你要想知道自己过来问,现在谭宸可是炸药桶,一点就炸,我可不去找揍。”陆纪年窝在沙发上嘿嘿的笑着,大新闻那,可惜小意还没有出来,否则自己就可以去问问小意了。

    “半个小时后到。”干净利落的挂了电话,莫念也没有睡意了,皱了皱眉头,却也不明白谭宸到底做了什么?不管如何,还是要过去一趟的。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陆纪年睁大了眼,好奇的看着沈书意和谭宸,这两口子绝对是吵架了!尼玛,小意肯定还是气的不轻,否则为什么连个眼神都不给谭宸,这分明就是冷战!

    沈书意倒没有真的生气,谭宸会这么固执都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不过一想到谭宸这脾气,沈书意也难得执拗起来了,貌似他们好像还没有冷战过呢。

    “这真的吵架了?”关煦桡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两人,之前陆纪年那一通电话,关煦桡还以为陆纪年这又是胡诌呢,谁知道还真是不对劲。

    “煦桡,你说是不是谭宸精力太旺盛了,小意懒得应付了,所以直接将人给赶下床了啊?”暧昧的笑着,陆纪年目光不怀好意的向着谭宸的腿间扫了过去,毕竟有时候男人精力旺盛那也不是好事,毕竟女人更喜欢的还是精神上的满足,而男人基本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你还能不着调一点吗?”没好气的开口,关煦桡摇摇头,陆纪年这厮绝对就是欠揍,这话要是让谭宸哥听见,两个人之间绝对少不了一顿架。

    院子外有汽车声响起,莫念也在最快的时间赶了过来,看了一眼厨房里明明还在一起忙碌,但是明显没有任何交流的沈书意和谭宸,莫念漠然着一张脸走到了沙发边坐了下来。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陆纪年这会就感觉心里头跟猫爪了一样,可惜谭宸那张脸摆在这里,陆纪年还真的不敢去触霉头,对着莫念眨眨眼,这个时候他这个当哥的不该过去训一顿谭宸,顺便问出事情的原有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87》,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87章 开始冷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87并对婚宠军妻187章 开始冷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