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章 意外收获

    一切看起来跟没什么事一样,但是任谁也能看得出沈书意和谭宸之间那冷战的氛围,虽然不至于沈书意做了早饭不给谭宸吃这么幼稚,但是不管动作上多么的和谐融洽,但是俩个人之间就是不说话,明显就是冷战。

    “怎么回事?”看着沈书意已经准备去古韵上班了,莫念终于找到机会低声询问着谭宸,而一旁的陆纪年蹭的一下就凑了过来,一脸好奇的要死的模样。

    倏地一下,谭宸和莫念同时皱着眉头,一个冷酷一个漠然,但是那种警告的目光却如同利剑一般直接向着唯恐天下不乱的陆纪年射了过去。

    “喂,你们俩够了啊,欺负我还欺负成习惯了。”不满的哼哼着,陆纪年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凑了过来,看了看面瘫的谭宸,“还和我装腔作势,要不是有求于我,你还能让我在这里安安稳稳的吃了早饭。”

    得瑟的开口,陆纪年一脸臭屁的模样,这点眼力劲他还是有的,早上看到谭宸那么可怜巴巴的在走廊外面打地铺,以谭宸这面瘫的性子,他没有将自己轰出去,还让自己留在这里吃了早饭,陆纪年就知道谭宸这面瘫肯定有求自己,不要看他是一脸冰山冷酷的模样,其实骨子里阴险的很。

    大致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对于沈书意固执的要以身诱敌,谭宸自然是不同意,所以这就莫名其妙的冷战起来了。

    “其实我感觉小意……说的很……很对啊……喂,君子动口不动手!”欠扁的声音结巴的响起,对上谭宸和莫念那凶狠的要杀人的目光陆纪年快速的后退三步,拉开和这俩个没有理智的煞神的距离。

    “我说你们俩个大男人理智一点好不好?”虽然还是嬉皮笑脸的模样,不过退后三步的陆纪年眼神倒是严肃了许多,正色的开口,“路易斯在暗,我们在明,潜伏着这么一个强大的敌人,如果错过这一次的机会,再想要查清楚就难了。”

    道理谁都知道,彭雄现在虽然还没有什么行动,但是在有了戴家明着的支持,有了路易斯暗中的支撑,彭雄肯定会动手,如果现在在沈书意身边安排了大量的高手保护着,说不定会让路易斯等人感觉到没有机会对沈书意下手而选择潜伏在暗中,日后有了机会再动手,其实这样对沈书意而言更加的危险。

    所以陆纪年感觉沈书意的冒险的确是值得的,毕竟在E国的时候她重创了路易斯的势力,还活捉了俩个部下,以路易斯的狂傲和冷血,必定会报复,而目前路易斯利用彭家来报复沈书意是唯一的选择,这个时候正是查清楚路易斯底细的大好机会,一旦错过了,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行。”不管是谭宸还是莫念,都还是固守己见着,路易斯的强大他们也都知道了,所以正是如此,才不可能看着沈书意去冒险,一旦有个闪失,那就会丢了性命。

    “俩个固执的老蛮牛,我懒得和你们说,反正小意决定的事情你们俩再固执也改变不了。”嘿嘿的笑了俩声,陆纪年得意的对着脸色黑沉的谭宸和莫念挤眉弄眼着,在俩个男人要暴怒之前,身影咻的一下向着门外蹿了过去,回头对着俩个男人大笑的摆摆手,身影再次快了几分跑了出去,他就知道这俩个混蛋说服不了小意,肯定会对自己动手出气。

    刚发动汽车,看着动作迅速打开副驾驶车门坐进来的陆纪年,那一脸逃出魔爪的样子,让沈书意无奈的摇头,“你就不能不刺激他们俩个?”

    “你可是罪魁祸首,再说了,我算是知道谭宸和莫念的本质了,根本就是俩混蛋,平日里倒是理智的很,一碰到你的事情,直接就脑子进水,根本没有理智可言,还喜欢拿我撒气。”陆纪年不满的哼哼俩声,小意可是龙组出来的顶尖高手,难道真的那么容易死翘翘吗?谭宸和莫念绝对是关心则乱。

    “你不招惹他们俩一天就不舒坦。”对于陆纪年欠揍的本质,沈书意也算是了解了,绝对百分百的唯恐天下不乱,所以即使是谭宸和莫念那不动如山的冷酷性格,也能被陆纪年给招惹的暴怒起来,直接卷袖子动手干一架。

    “丫头,路易斯这边不简单,你自己也要小心一点,谭宸和莫念虽然脑子不清,不让你冒险,但是这也说明路易斯的可怕,你可别大意了。”难得恢复了正色,陆纪年俊美邪魅的脸上闪过一丝冷厉的寒光,能让军方和国安部都查不到的隐秘势力,绝对不容小觑,否则谭宸和莫念也不会这么固执的不让小意冒险。

    “我知道。”点了点头,沈书意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她不会轻敌,一切都会小心的,更何况和陆纪年在一起,平日里也是比较安全的。

    因为戴家的暗中插手,银行这一边的贷款暂时还发不下来,沈书意也懒得去银行了,而莫家的消息也的确灵通,莫五爷直接派人打了一千万到了沈书意的账户上,供古韵的周转运作。

    “你来有什么事?”此刻,办公室里,沈书意挥手让秘书退了出去,平静的看着好久不见的沈父,记忆里那个儒雅却偏心的男人,如今却显得很是苍老,而且那股平和的气息也消失了,如今的沈父看起来显得有些的阴翳,那眼中复杂的似乎夹带着仇恨怨怒的眼神虽然一闪而逝,却还是让沈书意捕捉到了。

    多少年了,她曾经一直追随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背影,一个小女孩对家和家人浓浓的眷恋,对这个被称为父亲的男人的儒慕,如今,再见面,却也只是平淡如水,终究还是放下了。

    “天依服饰如今周转很困难。”声音带着疲惫之色,沈勋面色阴霾,不管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父亲,如今让他对着被自己摈弃的女儿低头,都让沈勋感觉到难堪和屈辱,尤其是沈书意还是端坐在办公桌后面,那么的冷漠,更让沈勋脸色难堪了三分。

    “我知道,但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沈书意笑了笑,其实她也不知道沈父今天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毕竟之前已经撕破脸了,难道天依服饰周转困难,从银行那边贷不到款,还想让自己去支援?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沈父突然暴怒的开口,阴狠的目光盯着面带微笑的沈书意,这种尊严被踩到脚底下的屈辱,让沈父气的脸色铁青,恨恨的开口,“我没有让你出钱帮助天依服饰!

    沈书意没有开口,继续等待着,既然不是来借钱?那又是为了什么?说实话,沈书意倒是真的奇怪了。

    犹豫了瞬间,沈父阴沉着声音开口,”古韵虽然发展势头良好,但是毕竟规模太小,你以后想要打开销路也很困难,可是天依服饰不同,这毕竟是沈家多年的祖产,在服装业也是有一定的作用,所以我想让古韵和天依服饰合二为一。“

    ”你想要收购古韵?“错愕的愣住,沈书意眨了眨眼睛,几乎以为自己是幻听了,不要说天依服饰已经日落西山,就算是夏家服饰,也没有这么大的口气敢说这话,合二为一?

    ”你以为做生意如同你想的这么简单?合二为一之后,对古韵是最好的发展,更何况,也不是收购,只是合并而已,你可以全权负责古韵和天依服饰的生产销售!“沈父快速的开口,眉头紧锁着,似乎多在这里待一分钟都有些的难受。

    ”那沈素卿呢?“不是想吃掉自己的古韵,难道天依服饰真的生存不下去了,可是以沈素卿的性子,她估计就算破产了,也不会做这个选择,更何况还有秦氏集团在一旁,秦炜煊和沈素卿都已经订婚了,没有理由秦炜煊不出手帮忙。

    ”素卿的性子不适合商场的尔虞我诈,阴险算计,素卿太善良了。“感慨的开口,一提到沈素卿,沈父的表情终于柔软了下来,瞬间又抬起头看向沈书意,”但是天依服饰毕竟是素卿的,你虽然拥有执行权,但是日后合二为一的天依服饰,素卿才是唯一的董事长,你是总经理!“

    噗嗤一声沈书意笑了起来,摇摇头,看着如同陌生人一般的沈父,”沈先生你是不是没有睡醒?天依服饰都要破产了。你有求于我也就算了,还想让我给沈素卿做牛做马的去赚钱,我当总经理,她当董事长,我出力她获益,这世界上该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你的心就这么狭隘,这么势利吗?“沈父被沈书意的笑声给弄的火气四气,阴沉着脸开口,”你难道就没有好处吗?合二为一之后,天依服饰的优势都可以给古韵利用,否则你小打小闹两百人的小服装厂能有什么规模和发展?素卿虽然是董事长,但是她不会干预你的决策,就这么一点要求,你还要斤斤计较,这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唯一能喂素卿争取到了利益和保障了。“

    沈书意站起身来,也懒得和沈父说什么了,估计再怎么说也是说不通的,”沈先生,古韵虽然小,但是这是我辛苦建立起来的,我也不想靠着天依服饰这棵大树来乘凉,所以您好走不送,当然了,你可以去找其他的公司,说不定他们愿意和你合作,毕竟在沈先生看来这可是大好的生意,我想也许会有很多人愿意合作的。“

    ”你!好,好,好,你不要后悔!“被拒绝了,沈父眼神冰冷的有些骇人,带着嗜血的冷光,阴沉沉的盯着沈书意,这是她的选择,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沈家出了这样的女儿,果真是作孽,这骨血完全没有遗传到了沈家人的宽容温和,反而像极了莫家人的阴狠无情,既然如此,就不要怪自己心狠手辣!

    看着愤怒离开的沈父,刚刚临出门时的眼神,却阴冷的有点可怕,难道会发生什么事?沈书意凝眉思索着,如今的沈父,对一般商界大佬而言就如同一只蝼蚁一般,要掐死太容易了。

    当初沈家因为和翟家还有一层关系,再者因为沈书意和莫五爷的关系,所以暗中想要打沈家主意的人都被收拾警告了,可是如今,沈书意早已经和沈家决裂,没有了莫家的震慑,翟正椿在女儿自杀之后也远走国外定居了,所以如今的沈家真的是一点势力都没有,可是沈父临走时那样的眼神。

    绝对有什么事!沈书意快速的站起身来向着外面走了过去,对着外面的秘书开口,”如果陆设计师问起来,就说我去沈家了。“

    沈父速度并不快,先离开也莫过于十分钟,沈书意开车很快就追上了,而且没有任何的防备意识,所以沈父自然不知道被沈书意给跟踪了。

    ”你说的我答应了,不过有些事我们要当面说清楚,签署合约!“拿着手机,沈父阴沉的开口,他生平最不愿意的就是和这些黑道中人打交道,但是如今为了沈家为了素卿,他也是别无选择。

    ”沈先生你放心,和我有仇的是沈书意,她害死我的女儿,这个仇不共戴天,但是我们黑帮中人也是讲义气的,冤有头,债有主,这事我只和沈书意算,绝对不会连累到沈父,更不会连累到沈小姐。“电话另一头,彭雄的声音掷地有声的响起,让人听起来很是可信。

    ”再有二十分钟我就到了。“挂了电话,沈父快速的将车子向着约定的地点开了过去,脸上带着孤注一掷的狠戾,他已经给了机会了,是沈书意这么冷血无情,见死不救,日后真的出了什么事,也不怪得自己!

    将汽车远远的停了下来,目送着沈父进了一家茶楼,沈书意快速的拿起车子里放的东西,不过是假发易容膏一类的东西,十分钟的时间给自己做了个简单的易容,再加上脸上表情的变化,如果不是熟悉的人,绝对认不出来。

    利落的齐耳短发,肤色有点的暗黄,脸上还有些雀斑,带了眼镜,看起来有点的木讷俗气,沈书意进了茶楼。

    ”小姐,您点的糕点和果盘都送来了。“包厢里,茶楼的服务员快速的将托盘上的糕点和水果放到了桌子上,刚一转身,突然感觉脖子一痛,却已经被沈书意给勒住了脖子,服务员脸色瞬间的苍白,眼神直发愣,估计是没有反应过来。

    ”刚刚进来的男人进了哪个包厢?“声音有点的沙哑,沈书意厉声的询问着,手腕微微一用力,服务员立刻就感觉到窒息的痛苦,也在瞬间反应过来,满脸的惊恐之色。

    问出了情况之后,直接将人给敲晕了放到了沙发上,沈书意换下服务员的工作服,端着果盘走出了包厢快速的向着沈父之前进的包间走了过去。

    敲了敲门之后,沈书意推开门走了进去,当看到包间里的彭雄之后,沈书意如同最普通的服务员一般,带着笑容,”这是我们茶楼今天免费派送的果盘。“

    将水果放到了桌子上,沈书意手不动声色的在桌子下面摸了一下,一个微型的窃听器就安装到了桌子下面,然后转身离开了包厢,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再次回到自己的包厢之后,沈书意关了门,拿出背包里的笔记本戴上耳麦之后,开始监听着沈父和彭雄的对话。

    ”沈先生你放心,冤有头债有主,沈书意害死了我女儿,这个仇不管如何我都要报的,如今沈家只需要答应帮忙,天依服饰的资金问题我来解决,而沈先生你对我彭雄有恩,日后在N市这地界上,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只有和沈先生你过不去,只要你一句话,我都给你解决。“喝了一口茶,彭雄豪爽的开口,一副黑道大佬的阔气和热情。

    ”你准备怎么做?“不得不说彭雄开出的条件的确让沈父动心,沈家如今没有了依靠,根本就是大海里风雨漂泊的小舟,想要安生却是没有任何可能,只怕任何一个公司都能吞并掉天依服饰,可是沈书意害死了彭雄的女儿,沈勋也知道彭雄不会善罢甘休,很有可能一命换一命,如此一来,沈勋担心彭雄会让自己动手,毕竟虎毒不食子,真的让沈父去杀了沈书意,他还是做不到的。

    ”这就不是你沈先生能管得着的,沈书意害死了我女儿,这个仇我就算是倾家荡产也会报的,我彭雄不是什么浑人,祸不及家人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的,所以沈家的人我不会动,毕竟凶手是沈书意不是你们,可是沈先生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真的惹怒了我,沈家三口我可是一个都不会放过。“恩威并施着,彭雄脸色一沉,包厢里几个保镖也在瞬间露出了暴戾血腥的气息。

    一瞬间,只感觉呼吸都有些的困难,沈勋脸色煞白着,后背不断的冒着冷汗,看着阴沉的彭雄,沈勋缓缓的开口,”我不会插手,但是我也不会亲自动手。“

    ”原来沈先生担心的是这个,你放心,这个杀女之仇我会亲自报的,不会让沈先生你动手杀了沈书意的。“看到沈勋脸色终于舒缓了一点,彭雄那阴狠暴戾的气息也收敛下来,爽朗的笑着,”不过沈先生你要帮忙将沈书意给引出来,她有些身手,一般人只怕近不了身。“

    沉思着,沈勋叹息一声,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如果不答应,这个彭雄是黑帮中人,而且他的女儿彭娇娇被被害死了,这个仇不可能不保,还好彭雄也算大义,并没有牵扯到沈家其他人。

    ”沈书意和我的关系并不好,我即使约了,她也不一定会出来,实在不行,你就将我绑架了过去,打电话给她,我想她还是会过来的,不过彭雄你答应我,绝对不能动我妻子和素卿。“沈勋脸色也阴沉下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彭雄,确定他并没有什么不高兴,也没有想要对沈家其他人动手的意思,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俗话说的好一报还一报,沈书意她多行不义,到了今天这一步,也算不得是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害了她,终究是她那脾气性格害了她!沈勋心终于完全硬了下来,不再有任何的犹豫和不安。

    ”好,我们就这样约定了,沈先生你先将人约出来,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再实施绑架的计划。“彭雄朗笑出声,亲自给沈勋倒了一杯茶,”天依服饰的问题你放心,银行这边我立刻让人给你发放贷款,至于那些库存的服装,我彭家也管着好几个服装批发城,到时候我派人过去说一声,那些商家一定会个我彭雄一个面子,天依服饰那点库存,到时候几百个商家都出手支援一下,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一听到彭雄这话,沈父大喜着,连忙道谢着,和彭雄热络的交谈起来,如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

    包厢另一边,沈书意拿下了耳麦,目光显得有点呆滞,片刻之后,懒懒的笑了笑,将笔记本放在桌子上,这会还不能离开,否则有服务员过来收拾就能看到被自己打晕的这个服务员,等彭雄他们离开之后自己再出去。

    可是在等了十多分钟之后,沈父倒是先离开了,可是彭雄却没有走,让服务员将包厢里的茶给撤走了重新换了新的茶杯和茶水进来,这让沈书意诧异的愣了愣,难道彭雄还要在这里和其他人见面?

    等了大约五分钟,通过耳麦,沈书意听到了开门声,而彭雄的声音也从面对沈父时的恩威并施转变成了低姿态的谄媚和巴结,”路易斯先生,您终于过来了,快请坐请坐。“

    路易斯?沈书意一怔,眼神严肃了很多,却没有想到竟然会等到路易斯这一条大鱼!看来路易斯果真要和彭雄合作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88》,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88章 意外收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88并对婚宠军妻188章 意外收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