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章 受伤逃跑

    茶楼包厢。

    “先生,有问题!”说话的是路易斯身边跟着的一个魁梧男人,脸上有一道刀疤,看起来很是嗜血阴冷,男人关了手腕上手表的警示开关正在闪烁着,检测到了异常的电磁波信号,刀疤男一双阴狠的眼睛快速的看了一眼四周,随后在包厢里仔细的检查起来。

    路易斯眼神一冷,阴鹜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彭雄,眼中杀机毕露,而几乎在同时,路易斯身边跟着的另一个黑人保镖,倏地一下将手枪拔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了彭雄的额头。

    “路易斯先生,这和我绝对没有关系。”脸色煞白着,即使是N市黑帮三巨头之一,彭雄声音有点的颤抖,他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还是很快镇定下来,快速的解释着,“这个包厢只是临时定下来的,而且我也没有必要这么做!”

    路易斯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一旁的刀疤男已经从桌子下面搜出来了之前沈书意安装的监听器。

    彭雄错愕的怔住了,突然想起了什么,表情一变,急切的开口给自己脱罪,“是之前送果盘的服务员。”

    彭雄的目光阴狠的盯着桌子上没有动过的果盘,之前沈书意伪装成服务员说是茶楼送的果盘,此刻彭雄算是明白过来了,自己这是被人给盯上了。

    果真被发现了!另一边包厢里,沈书意快速的将笔记本和耳麦都收到了双肩背包里,随后快速的打开包厢门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大门口,停着的一辆汽车上,一个亚洲男人快速的下了车,目光警觉的看了一眼四周,从沈书意的脸上扫过,没有发下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男人继续向着茶楼里走了过去。

    “抓住她!”彭雄也是匆匆的跟了出来,看到走到外面的沈书意,那短发让彭雄一眼就认了出来,随即高声喊了起来。

    沈书意清瘦的身影猛然快速的向前跑了过去,而路易斯身边跟着的人也迅速的追了过来,来不及开车了,沈书意看了一眼四周,随后直接向着不远处的商业区跑了过去,商场人多杂乱,却是逃脱的最好地方。

    商场八楼和隔壁的另一幢大厦中间使用天桥连接起来的,沈书意在卫生间里快速的将脸上的易容膏洗干净了,将短发头套扔到了垃圾桶里,直接混杂在人群里向着天桥走了过去。

    咖啡厅。

    秦炜煊淡漠的看着眼前端着咖啡杯看起来优雅至极的沈素卿,此刻,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如同咖啡厅里任意一个普通女人一般,没有订婚之前,秦炜煊对沈素卿还有几分暧昧不清的感觉。

    可是订婚之后,也上了床,也渐渐的发现沈素卿伪装柔弱动人背后的算计和狭隘,比起沈书意过去那种纯粹直白的性格,伪装阴险的沈素卿愈加的让秦炜煊厌恶。

    在商场多的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男人自己这样做,这是本事是手段,可是看着和自己订婚的女人也是这样的处处算计,秦炜煊莫名的感觉到越来越厌恶。

    “天依服饰出了问题,为什么不找我?”冷声的开口,秦炜煊眼神锐利的盯着沈素卿,不管如何,她都是自己名誉上的未婚妻,出了事,不找自己帮忙,却去外面寻求帮忙,如果成功了也就算了。

    关键是沈素卿找了不少人,不管是私人信贷公司,还是银行,陪吃饭陪喝酒,但是一分钱都没有弄回来,秦炜你煊对沈素卿并没有多么的关心,所以直到在饭局上,有个对手用这事来讥讽秦炜煊跌了秦炜煊的面子,他这才知道天依服饰因为资金周转不灵,即将面临破产的险境。

    “炜煊哥,我能处理好,总不能事事都依赖你。”笑了笑,沈素卿动作优雅的放下咖啡杯,她不傻,自然看得出炜煊哥对自己的敷衍,虽然男人都是事业为重,但是也不至于好几天一个电话都没有,一起吃个晚饭的时间也都没有,

    沈素卿眼中闪过骄傲之色,上辈子,天依服饰在沈书意的手里打理的很好,自己不比沈书意差,为什么要依赖炜煊哥,有句话说的极好,女人必须要经济独立。只有这样了,男人才会将你放在平等的地位上,才会尊重你,而不是将你当成菟丝花,所以沈素卿宁愿出去应酬,被那些男人趁机吃豆腐,也不会向秦炜煊寻求帮忙。

    听到沈素卿这么说,秦炜煊眉头皱了起来,英俊的脸上带着明显的不悦之色,刚准备起身离开,突然,看到走过来的人时,瞬间,那浓浓的不悦转为了惊喜,“小意。”

    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秦炜煊和沈素卿,尤其是看着沈素卿那毫不掩饰的嫉妒表情,沈书意突然笑了起来,刚她是准备只对秦炜煊点个头就离开的,可是看着沈素卿那嫉恨的模样,沈书意悠然一笑的走了过来。

    “好巧。”声音柔和,沈书意微笑的打了个招呼,对着脸色阴沉的沈素卿挑了挑眉头,看到她那原本就苍白的脸愈加的没有血色,沈书意发现自己非常低趣味的感觉到了痛快。

    “炜煊哥。”被沈书意这笑容给弄的一身的火气,沈素卿不甘示弱的站起身来,亲昵的挽着秦炜煊的胳膊,宣誓的自己的位置,这才看向沈书意,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和一点,“怎么一个人出来逛?谭宸没有时间陪你吗?”

    “小意,坐,这家店的咖啡口味很不错。”一听到沈素卿刻意提起了谭宸,秦炜煊脸色阴沉了一下,警告的看了一眼沈素卿,借着给沈书意拉开座位的机会直接甩开了沈素卿挽着自己胳膊的手。

    脸色一白,秦炜煊对待自己时的淡漠和敷衍,看到沈书意之后明显的喜悦和殷勤,强烈的对比之下,沈素卿脸色异常的难看,阴狠的目光毒辣的盯着沈书意,她还能张狂几时?

    彭家和戴家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到时候就算有一个莫家在后面给沈书意撑腰,但是多了敌得过彭戴两家的联手吗?

    “不用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说我想有些人也不会欢迎我留下来的。”沈书意拒绝了秦炜煊的邀请,潇洒的摆摆手直接向着出口走了过去,反正已经成功恶心到了沈素卿了,心里头痛快不少。

    在外面绕了半个多小时,沈书意这才慢悠悠的向着停车的地方走了过去,茶楼这边已经安静下来了,路易斯他们毕竟跟丢了,一般不会继续找下去。

    可是当沈书意上了车,汽车开出一段时间之后,突然,左边路口一辆车子直接加速撞过来时,沈书意脸色一变,但是前面刚好是红灯,所有车子都停了下来,根本没有办法开车离开。

    说时迟那时快,沈书意直接打开车门,一把抓了自己的背包,整个人向着车门外冲了过去,但是终究速度是比不上汽车的速度。

    砰的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响起,沈书意的车子被撞的向着一旁滑了出去,沈书意也被开着的车门狠狠的扫到了后背,整个人摔趴在地上,后背一阵剧痛,眼前阵阵发黑,撞击的力度太大,似乎连呼吸都显得痛了起来。

    果真是乐极生悲,早知道就留在咖啡厅继续恶心沈素卿!沈书意顾不得痛,深呼吸几口,用力的爬了起来,在一众人错愕呆滞的目光里直接越过绿化带向着不远处跑了过去。

    之前茶楼的刀疤男人和黑人也同时下了车向着沈书意的方向追击了过去,尤其是这个黑人,他的兄弟在E国的时候被沈书意和谭宸给杀了,这个仇不可能不报!

    咳嗽着,胸口一阵一阵的抽痛,沈书意抹去嘴角的血迹,撞击的力度太大,一定伤到了心肺,这一下真的惨了,谭宸要是知道了肯定得将自己给软禁起来。

    而且似乎一天的好运都用光了,当跑到地下停车场时,后面的刀疤男和黑人已经一前一后的将沈书意给围住了,之前的撞击造成的伤害让沈书意速度慢了不少,这才被两个人给围堵住了。

    “这么说你们是要赶净杀绝了?”停下脚步,将背包丢在了地上,沈书意动了动身体,后背又是一阵剧烈的抽痛,引起肺部也是一阵一阵的闷痛,沈书意这会也顾不上了,今天这事是没有办法善了。

    只可惜之前明明抓住了那三男一女中的两人,可惜人还没有运到北京城,两个人竟然都死了,他们的身体在心脏处都被植入了微型芯片,被抓之后,路易斯的人远程遥控启动了芯片,从芯片里释放出来的毒素瞬间麻痹了心脏,导致两人的死亡。

    “好吧,就算死,也让我死个明白,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沈书意快速的开口,恶斗一场是在所难免,但是若是能套出一点情报就更好了。

    可惜,黑人只是用阴沉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沈书意,直接就冲了过来,而几乎在同时,刀疤男也快速的冲了过来,比起黑人攻击的灵活多变,刀疤男的力度大的就如同是野兽一般,一拳头挥舞出来都带动空气发出咻咻声。

    好重的拳头!连连后退了三步,沈书意捂住胸口,刚刚她用手挡下了刀疤男的一拳,可是谁知道却小看了他的力气,虽然被挡下了百分之九十的力度,但是余下的百分之十撞击到了胸口,让沈书意直接一口血吐了出来。

    而黑人和刀疤男根本没有因为沈书意的受伤而停手,反而攻击的更加猛烈,一左一右的配合着,让沈书意连连后退,局面愈加的危险,险境环出。

    砰的一声,再次摔在了地上,刀疤男瞬间抬起腿向着沈书意的胸口踩了过来,这一脚下来,若是被踩中了胸口,沈书意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若是肋骨被踩断戳到心脏,沈书意直接就一命呜呼了。

    手腕猛然的抬起抓住了刀疤男的脚,可是手上的力度明显比起脚上的力度要小了很多,在刀疤男的脚继续向下踩着的同时,沈书意左手一动,指尖多了一把银色的蝴蝶利刃,之前一直没有动用,就是为了在寻找偷袭的机会。

    “吼!”刀疤男痛苦的嘶吼一声,一脚踩偏了,沈书意也趁机在地上一滚,快速的爬了起来,手上正是她最惯用的冷兵器蝴蝶利刃。

    而此刻,刀疤男痛苦的嘶吼着,右脚上鲜血淋漓的流淌出来,因为没有防备,所以刀疤男根本没有想到沈书意手里竟然还有兵器,而轻敌的结果就是他不但没有踩到沈书意,反而右脚的脚筋被沈书意给割断了,痛的他狰狞的如同疯狂的野兽一般。

    近战,枪失去了作用,真正能有威力的还是冷兵器,趁着刀疤男沉浸在痛苦里,而一旁的黑人也是错愕的一愣,沈书意瞅准机会迅速的向着一旁跑了过去,一把捞起地上的背包。

    机会也只是一瞬间,沈书意一逃,黑人就立刻追了过来,而因为拉开了一段距离,刀疤男顶着一张恐怖的脸,直接掏出了手枪。

    利用停车场里的车子当掩护,沈书意将背包背了起来,手里也多了一把枪,看着紧追不舍的黑人,身体向左侧快速的一拐,黑人立刻追了过去,而刀疤男也拖着受伤的腿,迅速的追赶了过来。

    就是这个时候,沈书意身体猛然的一个后倾,避开了射过来的子弹,身体在落地的一瞬间,枪口对准了前面汽车的油箱,直接开了一枪。

    后背再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痛的沈书意脸都变了色,而爆炸声随即响起,被打爆了油箱的汽车瞬间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浓烟滚滚,火光四起,沈书意则是趁着机会快速的逃离现场。

    逃走了!避开了爆炸的危险,等刀疤男和黑人再次冲过来时,早已经失去了沈书意的踪影,两个对一个,依旧没有见个人给杀了,而且刀疤男的脚筋还被割断了,这让两个人脸色异常的阴沉,对于杀掉沈书意的心更加的坚定!

    公园角落的长椅上个,沈书意喘息着,快速的给陆纪年发了一个短信之后就将手机给关了,这个时候她一点不敢大意,路易斯是铁了心要杀掉自己,手机如果开机说不定会直接找过来。

    等了大约二十分钟,陆纪年快速的跑了过来,当看到一身狼狈的沈书意时,错愕的愣了一下,眉头紧锁着,眼中的杀气怎么都遮掩不住,“怎么回事?”

    不要看陆纪年平日里嘻嘻哈哈,没个正经,可是骨子里却是极其护短,虽然他赞成沈书意冒险,可是真看到她这样狼狈的坐在椅子上,明显就伤得不轻时,陆纪年整个人神色都变了,如同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杀气蒸腾。

    “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低声的开口,沈书意倒也不敢大声说话,后背撞击的伤太严重,让沈书意也不敢大意,之前吐了几口血,绝对是内伤了。

    “你想瞒着谭宸?”眉头皱了皱,陆纪年坐了下来,沈书意虽然看起来狼狈,但是倒也不是致命的伤,他的脸色这才舒缓了一点,不过看沈书意这打算,根本就是要瞒着谭宸了。

    瞄了一眼一猜就准的陆纪年,沈书意点了点头,将沈父和彭雄见面,之后彭雄和路易斯见面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下,之前沈书意从咖啡厅离开之后,路易斯这些人绝对是没有找到沈书意,但是他们却找到了她的车子,所以尾随之后,趁机撞车,原本是想要撞死沈书意,却还是被她逃走了,这才有了后面的追击和堵截。

    “谭宸要是知道了,肯定能宰了我,而莫念绝对会在一旁给谭宸递刀子!”咬牙切齿的开口,陆纪年看了看沈书意,无奈的叹息一声,将人给扶了起来,不管如何,先检查了身体再说,路易斯明显是要杀人报复的,所以沈书意如果躲起来,只怕会更麻烦,只能继续和路易斯正面接触。

    诊所看起来不大,不过倒很干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看了一眼陆纪年,一脸的不高兴,活脱脱是要赶人出去,不过在沈书意咳嗽几声之后,抹去嘴角的血迹,老头皱着眉头,嫌弃的摆摆手,“将人送到里面的手术室。”

    “走吧,老头子在这里,只要你还有一口气,绝对死不了。”陆纪年笑了笑,没有想到老头子竟然在这里。

    半个小时之后,“外伤没什么事,内伤需要中药调理,半个月就能恢复。”老头是中医,把脉之后,快速的开了药方子递给了一旁的陆纪年,“药钱加上诊金,五万块。”

    “老头,你怎么不去抢?”陆纪年咋舌着,恶狠狠的盯着狮子大开口的老头,张口就五万块,陆纪年自己的工资一个月不就几万块,这老头也太黑了。

    “不高兴给钱,你出去啊,我可不留你。”老头挑着眉头,鄙视的看着还想要讨价还价的陆纪年,每一次都弄半死不活的病人过来,想要宰客,都没有时间,毕竟抢救病人重要,而每一次陆纪年也都趁机会逃了,老头对那些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逃回来的病人也下不了狠手宰客,这一次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轻伤的,老头阴森森的笑着,陆纪年这小滑头该庆幸自己没有再多加一个零。

    “你个死老头!”陆纪年气的牙痒痒,狠狠的一瞪眼,认命的抓着药方去前面抓药付钱去了,五万那,这死一个人安葬了估计也就五万了,太黑了。

    这诊所其实是一个名宅改建的,前面两间三间门面改建成了诊所,后面的小院子晒了一些中草药,两幢三层的小楼房则是住的地方,一般人来看中医,都直接拿了药回去,只有真正知道老头本事的人,也得到了老头的认可,才能在后面的楼房里住下来,也算是住院了。

    安静的房间里,装修的很是简约,看起来倒很是舒适,沈书意换了一身衣服坐在床上休息着,后背的伤之前已经擦了老头配置的药油,效果很好,缓解了不少疼痛。

    “这里倒是安全,谭宸一时半刻也找不到,不过我估计他能想到你肯定是受伤了,所以才避而不见。”陆纪年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他这可是帮凶,等事情暴露的时候,沈书意肯定没事,可是自己绝对会很惨很惨,知情不报也就算了,还助纣为虐,陆纪年都可以想象自己悲惨的下场。

    “没事,我之前和谭宸闹别扭,这会不回去,他不会多想的。”沈书意笑着开口,看了一眼陆纪年,“你不要给穿帮了就行。”

    “那你好自为之,东窗事发之后,千万别把我拖下水。”陆纪年点了点头,之前这两人还在在冷战,这会弄个离家出走也不稀奇,所以陆纪年这才放下心来,又交待了沈书意几句才离开了诊所。

    沈书意也累了,不过因为后背的伤,只能侧躺着,片刻的时间久睡着了,而再次醒来时是因为门外的脚步声。

    “药好了,喝了吧。”看到沈书意从床上一坐而起,那种戒备警觉的状态,老头并没有多在意,将手里乌漆墨黑的药汁端了过来,蓝色的花边瓷碗,整整一大碗,再加上浓郁的中药味,不要说喝了,就闻着也有些的难受。

    “谢谢药老。”沈书意皱了皱眉头,笑容僵硬的接过药老头递过来的中药,深呼吸一口,然后一仰脖子直接将一大碗的中药给灌了下去,一阵一阵的反胃,也幸好沈书意知道这是调理身体的中药,所以这才压着没有吐出来。

    老头这才收回目光,笑着点了点头,“安心休息,这里一般人找不到,很安全。”比起对待陆纪年的态度,老头神色和蔼了不少,接过空碗,“再休息一下,半个小时之后吃饭。”

    虽然中药很是苦涩,可是真的喝下去之后,过了半晌,沈书意明显能感觉到心肺处的闷痛减缓了不少,呼吸之间也没有那种一抽一抽的痛了,这倒是让沈书意不得不承认比起西药,中药的确博大精深。

    拿起手机,沈书意给谭宸发了个短信,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问题,也不会让谭宸怀疑到自己受伤了,沈书意这才将短信发了出去。

    军区,谭宸正在监督着周淮这些少爷连的少爷们训练,比起其他教官要不鼓励要不打击的训练手段,谭宸就如同冰山一般站在这里,冷着面瘫脸,就这么看着你,看到你头皮发麻,后背冒冷汗,认命的一遍一遍的完成自己认为无法完成的训练。

    手机响起来时,周淮这些个身体素质好的终于先一步完成了训练,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要不是谭宸的冷脸摆在这里,周淮他们干脆就能死狗一般瘫软在地上,还顾个屁面子。

    “连长,是不是我们嫂子的爱心短信。”嘿嘿的笑声揶揄的响起,他们也是见过沈书意了,所以谭宸有短信,除了沈书意绝对没有第二个人会傻了吧唧的给谭宸短信。

    【鉴于我们目前的意见不能统一,而天冷了,我也不能让你继续打地铺,所以我决定暂时离家出走几天,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我再回来!】

    皱着眉头,谭宸再次的将目光转向了手机屏幕,却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真的离家出走了,之前打地铺已经让谭宸孤枕难眠,折腾了一晚上才睡着,没有想到沈书意这会更直接,来了一个离家出走。

    谭宸拨了沈书意的手机,可惜却是关机状态,冷着脸,转而拨通了陆纪年的手机,竟然也是关机状态,不用问也知道陆纪年是担心谭宸找上门来,所以干脆也学着沈书意关机。

    “不是吧?连长,你和嫂子吵架了?”有眼尖的在谭宸再次看短信的时候也瞄了一眼,这才震惊的发现这不是什么爱的短信,而是离家出走的短信。

    “看吧,我就说嫂子早晚有一天受不了连长这张臭脸,高兴是这样,生气也是这样,天天对着一张面瘫脸,不离家出走才奇怪。”

    “连长这一次惨了,要是其他人遇到这事,一定想着办法将女朋友给哄回来,可是看连长这性子,估计连服软的话都不会说,更不用说哄人了。”

    有的时候男人绝对比起女人更为的八卦,所以片刻的时间,众人已经议论开来了,可怜巴巴的看向冷着脸的谭宸,第一步是离家出走,第二步说不定就是分手了。

    “训练量加倍。”冷声的开口,谭宸直接将手机收了起来,对上众人错愕之后要抗议的表情,眼神一冷,阴沉沉的声音响起,“有意见?”

    平时候的谭宸都没有人敢惹,更不用说此刻面临失恋状态的谭宸,众人认命的对望一眼之后,迈着步子继续去训练,尼玛,当连长了不起吗?有本事和嫂子去耍横逞凶那,欺负他们这些不敢反抗的小兵兵太可恨了。

    活动了一下身体,沈书意刚准备出来吃饭,突然听到前面的声音,身体迅速的向着一旁躲了过去,路易斯的这些手下怎么找过来了?难道自己藏身的地方暴露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89》,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89章 受伤逃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89并对婚宠军妻189章 受伤逃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