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章 柳暗花明

    沈书意的隐匿功夫,敢称第二,绝对没有人敢称第一,龙组干的就是随扈的工作,而且还是暗地里隐匿的这种,所以此刻当听到彭雄的声音在诊所里响起时,沈书意收敛了气息,藏匿到了窗户边,仔细听着屋子里面的对话。

    “药老,这是我兄弟,这脚伤其他医生处理我不放心,还请药老出手。”即使是黑帮大佬,彭雄此刻的态度却很是恭敬。

    药老头是陆纪年都能看得上的中医,足可以知道他的身份绝对非同一般,之前在停车场围堵沈书意的时候,刀疤男和黑人明显是占了上风,毕竟两大高手围攻,沈书意之前又受了伤,就算身手再好也是不敌的。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这么隐忍,明明手里有了一把蝴蝶利刃,却愣是没有出手,一直到最好的机会,一举将刀疤男的右脚脚筋给割断了。

    虽然西医也可以完全用手术来医治,但是一旦伤了筋脉,日后刀疤男的右脚即使和正常人一样恢复过来了,不过想要恢复到如今巅峰的状态,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对于他们这些游走在死亡边境的人而言,右脚有伤,对于刀疤男而言将是致命的危险。

    所以彭雄这个地头蛇立刻就想到了药老,如果有人能让刀疤男恢复如初的话,那必定是药老了,这个在N市隐的匿了很多年的中医圣手。

    药老头脾气绝对是有些的古怪的,否则不会让陆纪年都气的牙痒痒,认命的给出了五万块的诊费和药费,所以此刻听着彭雄的话,药老头清癯的脸上表情冷淡淡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刀疤男,“下班了,不医。”

    “药老,您看我们这都求上门来了,您老就出出手帮帮忙,否则我这兄弟以后的脚可就废了,谁不知道您老可是杏林圣手。”彭雄心里头直骂爹,但是脸上还是陪着笑容,N市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多少只手遮天的人都拜托药老给自己开过药调理过身体。

    药老头原本就是杏林圣手,虽然脾气有点怪,但是一般还是会出手,再加上他只嗜好中医,也没有什么争权夺利的心思,所以在N市不管如何大的人物都要给药老头几分薄面,彭雄这会也只能装孙子,好话歹话的哀求。

    “不看就不看,快点出去,我要下班了。”眉头一皱,药老头不满的看着唧唧歪歪的彭雄,脸色阴沉下来,语调也差了很多,“彭雄,你难道不知道我的规矩吗?不要说我不高兴给他看脚,就算是人死在我面前,我不高兴出手救人还没有人敢逼我,更何况,这一身的血腥味,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的外国佬,你再不将人带走,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彭雄无奈的看着站起身来明显已经要发火的药老头,之前刀疤男他们去围堵沈书意,没有想到人没有抓到自己还受了这么致命的伤,彭雄也是为了巴结路易斯,所以这才打保票将人带到了药老头这里,只要他出手,刀疤男的脚绝对能恢复,丝毫不会有影响,可是关键是药老头不出手,彭雄也是无奈至极,如同入了宝山只能空手而归。

    刀疤男脾气原本就不好,再加上在沈书意手里头吃了瘪,此刻看着固执的药老头,脸色倏地阴沉下来,手腕一动,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了药老头的额头。

    “还敢对我动枪?彭雄,你很好很好啊。”怒极着,药老头气的浑身直发抖,他原本就是中医,钻研了几十年,一辈子没有任何争权夺利的心思,也没有什么理财聚富的概念,喜欢的就是这些中草药,所以这样的中医圣手,谁不是捧的上上的,唯恐得罪了药老头。

    可是临老了,还被一个外国佬用枪指着额头,不要说药老头原本脾气就暴躁,就算是脾气好,这会也被气的七窍生烟了。

    “先生,您不要冲动,我再和药老沟通一下。”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彭雄这一下已经后悔了,为什么要巴结路易斯,结果弄成现在的局面,如果药老死了,彭雄无形之中就等于树立了无数的敌人。

    隐匿在暗中,沈书意脸色阴沉下来,一开始她以为路易斯的人是找到了自己,所以才会到了药老的诊所,结果他们竟然也是过来看诊的,只可惜彭雄的面子百分百没有陆纪年的好用,药老脾气上来了,竟然不愿意出手,对于路易斯的为人沈书意是知道的,绝对的张狂冷血,而他的手下只怕也都是同样杀人不眨眼的角色。

    手枪握在了掌心里,沈书意已经高度戒备了,如果刀疤男一出手,即使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沈书意也要先救下药老再说。

    若不是因为眼前这个老头子能医治好自己,刀疤男早已经开枪了,此刻阴狠着一双眼,满身的血腥气息暴戾而出,阴冷的目光威慑的盯着要药老,“想活命的就动手!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个洋鬼子中文说的倒是挺溜,可是你爷爷我是被吓大的?”冷嗤着,面对刀疤男那样恐怖嗜血的气势,药老依旧是一副硬骨头的嗤笑着,根本没有动手医治的打算,似乎根本没有看见自己的额头上还顶着一把枪。

    路易斯这些手下每一个中文说的都非常的顺畅,就好像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看来这个恐怖组织绝对存在了很长时间,而且背景强大,否则不会连这些手下都如此的精通中文和中国文化。

    沈书意悄然无声的走了两步,选择了最佳的射击位置,而屋子里的刀疤男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心悸,似乎有种被猎人给盯上的可怕预感,抬头看了一眼四周,虽然他也是小心谨慎,但是根本没有任何的异常,刀疤男倒也没有多想什么。

    又有人过来了!沈书意已经准备动手了,而同样的,屋子里的刀疤男也准备对药老动手了,可是当外面有脚步声靠近的时候,沈书意眉头一皱,路易斯的这些手下都非常的强大,如果再多来几个人,沈书意想要安全无虞的将药老给救走就困难不少,当然了,即使多来几个人,她还是可以将人给救走的,只是自己倒是要伤上加伤了。

    “哪里来的洋鬼子在我们的地盘上撒野了!”一阵洪亮而浑厚的声音暴怒的响起,在说话的同时,一道身影从门口快速的掠进了屋子里,直奔刀疤男而来。

    好快的拳,好诡异的身法!刀疤男并不是真的想要杀了药老,毕竟他以后的一切都看这一次的医治,如果右脚恢复到正常的模样,那么刀疤男还是路易斯最得力的下属,但是如果日后影响到了他的身手发挥,那么他只能退居二线了,组织的残酷刀疤男是知道的,所以他才没有第一时间就杀了药老。

    来人只是为了救下药老,所以在逼退了刀疤男之后,则收回了攻击,不过那警告的眼神依旧慑人,夏老爷子冷冷的收回目光,转而看向一旁的彭雄,冷笑道:“很好很好,竟然当了卖国贼,带着洋鬼子来对药老头动手了!”

    “夏老爷子,这是误会,误会,我这个兄弟脾气暴躁了一点,加上受了伤,所以才会一怒之下发了昏。”彭雄连忙陪着不是,他拿刀疤男没有办法,所以这会只能自己服软道歉。

    虽然在N市彭雄也算是人物,但是和真正的世家比起来,彭雄根本算不上什么角色,而夏家就是N市隐遁的世家之一,而夏老爷子更是一代宗师,古武大师,传闻不管是军中还是国安很多高手都接受过夏老爷子的指导。

    当年,曾经有R国的一个武术忍者曾经来到N市,对夏家挑衅,想要和夏老爷子一较高下,可惜这样的角色,夏老爷子根本懒得理会,直接让夏家小辈出手将人给收拾了,原本事情也该结束了,毕竟夏家是古武世家,上门来挑战的人每年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可是R国这个忍者输了之后却不服气,甚至散布谣言说夏家已经日渐式微,夏老爷子更是老乌龟,老态龙钟,得,这话出来之后,夏家人还没有动,这个R国忍者和他所带领的十八个学生都被人狠狠的给教训了一顿,最轻微的也是四肢尽断。

    当然,这不是夏家做的,夏家要做绝对不是暗中行事,这事一度还闹到了外交层面上,可惜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有知情人透露动手的就曾经是接受过夏老爷子指导的人,如今任职在某军区。

    所以此刻彭雄更是后悔将刀疤男带到了药老这里,不但没有巴结到路易斯,说不定还会惹了一身骚,他要是再想对莫家动手,只怕就困难多了。

    以前动手,这些世家绝对不会插手黑帮中的事情,但是如今,只要这些世家老爷子发出一句话,黑道白道上,就没有彭雄立足的余地,更不用说对付莫家了。

    “废话什么,药老头不高兴了,直接带着你的人滚。”夏老爷子也是个暴躁脾气的,如果说药老只是脾气古怪,有点孤僻,不容易亲近,那么夏老爷子绝对是炮仗,一点就着。

    “说了当年让你跟着我学几招防身,看吧,被人拿枪指着头了,你活该。”对于彭雄没有什么好态度,夏老爷子这会倒是幸灾乐祸的嘲笑着药老。

    “不要以为你会几手三脚猫的功夫就到我这里耀武扬威了,当年不是我给你接的骨头,你这会还半身不遂的躺在床上!”药老也不甘示弱的嘲讽了回去,两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老爷子大眼瞪着小眼,争斗了一辈子,碰到一起依旧是谁也不服气谁。

    刀疤男阴沉着脸,如果说药老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医治好自己,刀疤男直接抢了就行,但是他的脚需要动手术,如今看药老这架势根本不可能给自己动手,即使动手了,只要药老留一手,耍点阴招,刀疤男的脚也无法完全恢复到巅峰状态。

    所以此刻,刀疤男也不忌惮什么了,阴鹜的眼睛里杀机毕露,虽然夏老爷子那一手攻击的动作让刀疤男有点在乎,但是毕竟夏老爷子已经老了,而刀疤男这些年可都是枪林弹雨里活下来的,对付两个老爷子还是不在话下。

    而一直在暗中观察的沈书意自然没有错过刀疤男眼中冷酷残忍的杀机,再次戒备起来,可是就在这时,门外再次有了脚步声走了过来。

    “师傅,怎么了?这天都黑了还有病人。”清越的声音响起,夕阳的光芒从门口照射过来,一道修长的身影在金色的光芒里走了出来,眉宇俊雅,神态翩然,宛若绝世公子,尤其是嘴角勾着浅笑,更是给人一种舒服无比的感觉。

    “你小子怎么过来了?”药老头诧异的一愣,比起面对夏老爷子时的争锋相对,这会明显能看出药老很高兴,那脸上至少带了笑。

    “最近没什么事,自然过来看看您老了。”年轻男人依旧面带着微笑,眼中的光芒一闪而过,随后迈步走了进来,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屋子里这种剑拔弩张的可怕氛围。

    而一旁的彭雄虽然没有听说过药老有什么徒弟,但是眼前这个英俊优雅的男人却给人一种强大而自信的感觉,既然药老不愿意出手,说不定他的徒弟愿意,至少眼前这个年轻人丝毫不见药老身上那古怪的脾气。

    “药老,这位是您的高徒,您看,要不让贵徒出手替我兄弟医治,毕竟我这兄弟的脚拖不得了。”彭雄快速的开口,满脸堆着笑,他这会已经被逼到没有办法的地步了。

    要是药老被刀疤男给杀了,彭雄也算是彻底毁了,可是如果药老不出手医治,自己在路易斯这边也算是毁了,如今突然来了一个药老的徒弟,彭雄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只感觉天无绝人之路。

    “让你们滚你们听不懂人话是不是?”药老愤怒的开口,毫不客气的赶人,之前他一个人面对刀疤男的枪口都没有什么惧怕,更不用说此刻夏老爷子过来了,而且这个小子也过来了。

    刀疤男眼色再次阴沉的一变,虽然接二连三的变故让他一直没有出手,可是如果自己的脚恢复不了巅峰时的状态,他不介意血洗了这里给自己出口气!

    “师傅,你这个脾气怎么还这样,您老回去吃饭,这个病人我接手了,也好让你看看我的医术到底超过了你没有。”年轻男人笑着开口,倒是直接忤逆了药老的意见,而且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如今他的医术已经胜过药老了,只是药老不服输,所以才一直不承认被自己徒弟给超过了。

    药老气的脸色很是难看,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年轻男人,“那好,你处理,哼!夏老头,我们进去吃饭!”

    夏老爷子诧异的看了一眼服软的药老,他的脾气夏老爷子可是知道的清楚明白,不要说是徒弟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药老头只要不高兴了,就绝对不会出手,看来这个徒弟还真是不简单。

    “这位就是病人是吧?请到里面的手术室来,耽误了病情可不好。”年轻男人笑着开口,很是专业的将刀疤男和彭雄向着一旁的手术室引了过去,虽然是中医,但是也有开刀动手术的时候,所以这边的手术室倒也是器械一应俱全。

    刀疤男原本是要动手血洗了这里,不过事情有了转机,他倒也敛了眼中浓郁的杀机,要杀人不必要赶在这个时候,等自己的脚安全好了,还是可以过来将这些人都给杀了。

    彭雄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算是放下来了,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长长的喘了一口气,抹去额头上的冷汗,总算是圆满解决了。

    看到彭雄和刀疤男走向着手术室这边走了过去,夏老爷子这才低声的开口,“怎么回事?彭雄带的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你也真的不怕死,不知道先将敌人给稳住,直接倔牛一样冲上去,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要你管!”药老哼哼着,他就这脾气,所以就算是死了,也还是这脾气,不过那个臭小子怎么突然回来了,绝对有猫腻。

    “那个小子就是你那宝贝的跟什么样的徒弟?天天没事跟我炫耀?你丫头怎么在这里?”夏老爷子刚想要询问药老头他徒弟的事情,结果突然发现走廊里有人,刚提气戒备起来,结果竟然看到沈书意笑靥如花的小脸。

    “我一直在这里,总不能看着药老被人威胁。”沈书意笑了笑,将手枪收了起来,要是一个刀疤男沈书意自己就能解决了,不过如今也算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样也好,没有打草惊蛇。

    夏老爷子依旧紧盯着沈书意,刚刚在屋子里他发现刀疤男拿枪指着药老头,自然也是将状态调整到战斗层面,高度戒备着,内劲更是游走在全身,五识全开,防备的自然是刀疤男,也担心他有同伙。

    可是这样的状态之下,就算是有只苍蝇飞进屋子里,夏老爷子也能察觉到,毕竟夏家的内功心法可是顶尖的,流传了上百年,但是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一墙之隔外潜伏的沈书意。

    这样的发现,让夏老爷子都惊出一身冷汗。

    “这丫头在这里怎么了?”药老头诧异的看着一脸见鬼模样的夏老爷子,认识这么多年了,药老头还是第一次看到脾气火爆的夏老爷子这样子,不过看着沈书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刚刚自己叫人下来吃饭,结果被彭雄这么一闹给耽搁了,沈书意在门外没有现身也很正常,毕竟当时的情况危险,药老虽然脾气孤僻,但是他可不傻。

    沈书意是陆纪年带过来的,而且身上有不少伤,都是激烈的战斗留下来的,所以沈书意在窗口潜伏着,药老感觉挺正常的,要是沈书意明知道自己有危险,却去当缩头乌龟,不要说药老以后不会给沈书意开药医治,就算是陆纪年过来药老都要绝交了。

    “你这个只知道弄花花草草的老头子知道个屁,除非这丫头不呼吸,心脏不跳了,否则就算是只蜘蛛在墙壁上爬我也能发现!”夏老爷子火大的开口,他知道沈书意身手很不简单,但是竟然能躲避自己的五识,这绝对不可能!

    “你吼什么吼,就准你夏家内功了得,就不准这丫头是个变态,能避开你的察觉?”药老头没好气的冷哼两声,夏老头子也太高傲了一点,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吗?总有那么几个变态天才会出现的,不能用常理来论之,刚刚过来的那个小子就是一个变态,他学中医才多少年,自己多少年了?

    虽然对外说是自己徒弟,其实药老知道比起来,自己的医术可是完全比不上的,现在的年轻人,太变态了!

    夏老爷子又看了看沈书意,随后丧气的开口,“也对,能让谭宸那臭小子看上的丫头,肯定也是变态中的变态,否则你们怎么能王八看绿豆就看对眼了!”

    沈书意无奈的陪着笑脸,夏老爷子这话明显是因为自己和谭宸成一对了,夏秋末这个夏家大小姐单恋失败了,夏老爷子这会不客气的挤兑自己几句。

    餐桌上饭菜已经摆放整齐了,因为耽搁了一下,倒是凉了一些,沈书意这会身体也恢复过来了,所以自然是她端着菜去厨房里热一下,让两个老爷子留在一旁说话。

    谭亦怎么过来了?厨房里,沈书意将菜倒进了锅里重新加热着,要是其他人,沈书意自然不会安心在这里热饭菜,不过因为来的是谭亦,沈书意倒不担心,而且谭亦还是顶着易容伪装的脸,只怕他的身份如今还是H国的间谍。

    当初在源城,谭亦终于取得了H国的信任,成了中国地区所有间谍的头目,沈书意和谭宸回N市之后,谭亦则是去了H国,如今突然回来了,只怕还是打着H国间谍的名目,他和刀疤男接触?

    沈书意笑了笑,说不定谭亦还可以打到路易斯的内部,毕竟谭亦的身份不管怎么查都是H国间谍,这样的身份路易斯不会太怀疑,有了谭亦这个间谍头目的合作,路易斯必定会愿意,如此一来,沈书意倒是放心不少,至少有个渠道可以打探出路易斯这些人到底有什么目的,都是些什么身份背景。

    “药老头,你那徒弟结婚了没有?我不是吹的,我家秋末可不差,只要我将消息放出去,那些臭小子只怕都能将夏家门槛给踩塌了。”夏老爷子得意洋洋的开口,他比起药老头可是强上不少,至少自己女儿齐全,这个孤僻的老头子一辈子没有结婚,最宝贝的估计就是被要药老头不知道炫耀了多少年,但是连夏老爷子都没有见过面的徒弟,说起来今天还是第一次看见,不过倒是长得一表人才,配自己的孙女儿绝对行。

    “少打我徒弟的主意,你不是说要将你家宝贝孙女儿配给你那关门弟子?怎么,对方知道你家宝贝孙女儿那大小姐脾气,不要了,所以你又想祸害我徒弟?”药老头说的可是一点不客气,怀疑的瞅着夏老爷子。

    当初夏老爷子一直想要收谭宸当关门弟子,甚至还想要将他和夏秋末配成一对,可惜夏秋末倒是追谭宸追的紧,但是谭宸那面瘫,除了训练之外,基本就是一木头人,对儿女私情根本就没有概念。

    夏老爷子也是想的好,近水楼台先得月,自己的孙女儿比起外人总算是多了机会,虽然夏秋末的大小姐脾气是重了一点,骄傲了一点,可是在谭宸面前倒像是个乖乖女!

    可惜谭宸一直不愿意拜师,虽然对老爷子很是尊重的,但是谭宸一直认为自己的师傅就是容温,不愿意再拜夏老爷子,而之后和沈书意走到了一起,夏老爷子直接是鸡飞蛋打,什么都没有算计到。

    “谭宸那个臭小子有女朋友了!”咬牙切齿的开口,夏老爷子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端着菜走过来的沈书意,虽然不愿意承认,不过这丫头比起秋末倒懂事出色多了,也难怪谭宸那小子会选择这丫头。

    药老头诧异的一愣,两个老头子斗了一辈子,自然是连徒弟都要拉出来比一比的,可惜谭亦很忙,谭宸同样很忙,两个老头炫耀一辈子了,但是两个徒弟倒是根本没有被他们拉出来斗上三百回合,不过倒是从对方口中了解到不少,药老头自然从夏老爷子口中知道谭宸冷漠寡言的性子,毕竟多少人争着拜师,夏家小辈更是想要拜到夏老爷子门下由他亲自教导,可是偏偏谭宸还不愿意,这性子够冷傲的。

    这会听到谭宸有女朋友了,药老倒也好奇,不过当夏老爷子那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沈书意,药老头傻愣了一下,突然大笑起来,“就是这丫头将你宝贝孙女儿给比下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90》,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90章 柳暗花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90并对婚宠军妻190章 柳暗花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