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章 揭穿身份

    一个小时之后,处理好了刀疤男脚上的伤谭亦过来时,夏老爷子和药老头已经吃过晚饭正在喝茶,两个老头子依旧是针尖对麦芒,谁都不让谁,就差争的脸红脖子粗的要干上一架。

    “丫头,你这么殷勤做什么?”刚和药老头正在争论着,可是当看到沈书意从厨房里将留给谭亦的饭菜热好之后端了过来,夏老爷子皱着眉头,不满的瞪着沈书意,都有了谭宸这个臭小子了,没事做不知道坐下来歇歇吗?这么贤惠,要是药老头这徒弟又看上这丫头,自己的宝贝孙女儿怎么办?

    “你个老不休的,我徒弟忙了一个多小时,不能吃上一口热饭菜吗?你家那宝贝孙女儿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怎么?害怕和这丫头一对比,将你孙女儿比的一无是处了,嫁不出去了,所以还想要藏着掖着来祸害我徒弟?”药老头直接炸了起来,气呼呼的瞪着夏老爷子。

    “我家秋末可是国际知名的钢琴家,配你徒弟差了?再说了,现在哪里需要女人做家务,不是可以请保姆佣人吗?”被药老头戳中要害,夏老爷子声调拔高了不少,虎眼一瞪,态度强硬,强词夺理的给夏秋末找回场子。

    沈书意无奈的看着又吵成一团的两个老爷子,摇摇头叹息一声,果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两个老爷子凑到一起,简直就跟两没长大的孩子一样,什么都要争什么都要抢,谁都不服气谁。

    “怎么突然回来了?”将重新加热的番茄汤放到了谭亦身边,沈书意这才坐了下来,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谭亦突然出现的确让沈书意有点吃惊,她更没有想到谭亦和药老还有这层关系。

    “H国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我现在负责他们在中国地区所有间谍的工作事务,路易斯的事情我也打听了一下,藏的太深,查不出来,我现在的身份如果和路易斯接触倒是能取信他们。”谭亦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动作优雅,让人感觉这样的男人无论何时何地都绝对是从容而尊贵。

    和自己推断的差不多,沈书意也将最近彭家的事情和谭亦说了一遍,在E国的时候路易斯和蝎子帮合作,如今在N市又和彭雄合作,所以如果是谭亦现在这个间谍头目的身份,的确更容易让路易斯信任。

    “受伤了?你还瞒着我哥离家出走?”一口汤差一点呛咳出来,谭亦一脸敬佩的看着眼前的沈书意,无奈的扬唇笑了起来,目光里泛着揶揄之色,“果真是一物降一物。”

    谭宸那性子,谭亦和糖果倒还好一点,并不惧怕谭宸冷酷的性子,可是关煦桡他们这几个在谭宸最开始回北京城的时候,看到谭宸就跟老鼠见了猫一般,被训练的狠了,有段时间,远远看到谭宸齐刷刷的绕路走。

    在柳叶胡同这几个男人,从小到大都不怕自己老爹,唯独对谭宸的话信奉如同真理一般,谭宸一开口,立刻百分百的服从,不打一点折扣的执行,一度让关曜和顾凛墨这几个当爹的暗中吃味不少。

    自家儿子到最后都快要成谭宸的“儿子”了,言听计从,听话的跟什么似的,想想当初这些臭小子出生之后,天天晚上换尿布喂奶,都是他们这些当爹的牺牲睡眠时间,结果儿子养大了,当爹说的话不听,他们还能自我安慰这是叛逆期,可是对谭宸那叫一个乖巧听话,让往东绝对不会往西,让他们这些当爹的想不吃味都难。

    “手伸过来,我把把脉。”对于沈书意的大胆,谭亦是敬畏的五体投地,笑着开口,倒不是不相信药老的医术,只是还是有点不放心,所以这才亲自给沈书意诊脉。

    这边夏老爷子和药老正争的热火朝天,结果回头一看,蹭的一下,夏老爷子倏地一下站起身来,如同捉奸在床一般,火大的声音愤怒的响起,“臭小子,这丫头可是有夫之妇,你还不将你的爪子拿开!”要抓也该抓自己孙女儿的玉手。

    “夏老头,你在胡扯什么?我徒弟这是在把脉!你瞎嚷嚷什么!”一听夏老爷子这么污蔑谭亦,药老立刻不甘示弱的骂了回去,可是随即一想,不对啊,这丫头自己已经看诊开药了。

    “你这个臭小子,你这是不相信我的医术了?”火气比夏老爷子还要大,药老气的铁青着脸,就差没有扑上来咬谭亦几口,这个臭小子竟然不相信自己的医术!太可恨了!果真这个臭小子回来就是气自己的。

    “能将你伤到,看来路易斯这些人果真不简单。”无视着不着调的两个老爷子,谭亦收回手,沈书意受的只是内伤,调理一段时间就没事了,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得出路易斯这些手下都是高手,来者不善,这些人必定在酝酿着什么巨大的阴谋。

    想到此,谭亦依旧面带着微笑,凤眸柔和,可是邪魅俊肆的俊脸上表情却显得异常的危险,谭家人都是极其护短的,路易斯的人既然敢下杀手,就等着日后谭家天崩地裂的报复。

    “也不知道在暗中隐藏了多少年,如今路易斯既然高调的出现,早已经准备妥当,来者不善。”沈书意收回手,今天她也是大意了,从茶楼出来之后,她以为已经甩开了追捕的人,哪里想到路易斯他们竟然锁定了自己的车子,这才受了伤。

    沈书意和谭亦气氛和谐的说着话,到最后,谭亦吃完了,还不等沈书意动手,他自己倒是抢先一步要将碗筷给收拾了,要是被哥知道,自己知道小意受伤却知情不报,而且还敢劳烦受伤的小意洗碗,谭亦想想就知道自己会被谭宸借着切磋的名头给狠狠的修理一顿。

    “爷爷,药爷爷。”清脆的声音从院子里响起,夏秋末笑着走了进来,可是当看到一旁的沈书意时,那原本的笑容立刻僵硬下来,虽然算不上情敌,夏秋末也知道自己和谭宸没戏了,但是毕竟是夏家娇惯长大的大小姐,这会看到沈书意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秋末,你来的正好,赶快将这些碗筷端进厨房洗洗。”夏老爷子为了将夏秋末给嫁出去,直接打了电话将人给叫过来了,这会看着谭亦要洗碗,立刻瞅准机会让夏秋末动手,好让谭亦看看夏秋末贤惠淑良的一面。

    不得不说谭亦看起来高贵而优雅,面带着微笑,给人一种和善可亲的感觉,长身玉立,风度翩然,再加上原本就俊美的脸,君子端方,温润如玉,否则夏老爷子也不会一样就相中了谭亦,甚至还将夏秋末给叫了过来。

    沈书意笑着站在一旁,既然夏老爷子有这个打算,她自然不能插手了,否则绝对是出力不讨好!至于谭亦?沈书意瞄了一眼,可惜不同于谭宸的面无表情,谭亦虽然面带笑容,薄唇微扬,但是却根本无法看透他的真实想法,沈书意耸耸肩膀,站在一旁继续看戏。

    “夏小姐,你好。”谭亦将手里的碗筷放在了餐桌上,面带浅笑,风度优雅的对着夏秋末伸过手。

    “爷爷,你叫我过来到底做什么?”皱着眉头,夏秋末的确很漂亮,五官靓丽,身材高挑,因为本身是搞音乐的,带着一种艺术家的气质,只是此刻谭亦刚刚还端着油腻腻的碗筷,这会向着自己伸过手来,夏秋末一想到那种油腻腻的感觉,就借着说话转身的机会,直接无视了谭亦。

    淡然一笑的收回手,谭亦表情倒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他见过很多比夏秋末更高傲的千金小姐,夏家虽然是百年世家,但是毕竟是隐世的家族,谭亦见过的那些可都是真正的京城名媛。

    对她们,谭亦都无所谓,更不用说眼前的夏秋末,谭亦这样做,无非是借着机会让夏老爷子明白夏秋末看不上自己,两人之间并不合适,这样委婉的做法,倒不会影响到夏老爷子和药老之间几十年的交情。

    夏老爷子虽然脾气暴躁,但是毕竟是夏家的泰山北斗,看到夏秋末这么失礼的做法,老脸一沉,不悦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夏秋末。

    “哼,还嫌弃我徒弟,我看沈丫头比你宝贝孙女儿可是好太多了。”药老头不满的开口,他可不是夏老头,只是握个手就嫌弃,还指望日后她给自己徒弟洗衣做饭。

    “秋末,你太失礼了,还不道歉!”夏老爷子脸色也是不好看,虽然他并不了解谭亦的家世背景,但是就凭他这手精湛的医术,能让药老头如此喜爱,就绝对不是等闲之辈,更何况谭亦这一身优雅尊贵的气息,一看就是真正的世家子弟,这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优雅和尊贵,只有真正的世家才能培养出来。

    “爷爷,你到底让我来做什么?”夏秋末毕竟是被惯坏了,此刻听到夏老爷子当着众人的面训斥自己,尤其还当着沈书意的面,夏秋末也不高兴的板着脸,态度依旧高傲,根本没有看谭亦一眼。

    “老爷子你们继续聊,我先去洗碗。”无端被扯进争吵漩涡的谭亦无奈的笑着,拿起桌子上的碗筷向着厨房走了过去。

    沈书意一看这局面不对劲,也随即跟着谭亦进了厨房,这让一旁的虾老爷子更是气的牙痒痒,恨铁不成钢的瞪着一旁摆着高姿态的夏秋末。

    “你看看,你看看,沈丫头他们也是第一次见面,就相处的这么融洽,你这样,这辈子就不要指望嫁人了!”夏老爷子也是气的够呛,都怪平日里太娇惯这孩子,如今才有了这眼高手低的臭脾气,除了对待谭宸时还一幅小鸟依人的模样,对待其他人,都是高高在上,让夏老爷子悔不当初。

    夏秋末如今的婚事可是夏家众人的心头病,夏家看得上的,他们嫌弃夏秋末这脾气,而夏家看不上的,倒是不少男人想要高攀,毕竟娶了夏秋末就等于少奋斗几十年,所以一时之间,夏家上上下下都在考虑着夏秋末的对象问题,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合适的,夏老爷子自然不愿意放过,可惜夏秋末不给力。

    “哼,我又不是阿猫阿狗,见到谁都要陪笑脸。”夏秋末这会也算是明白过来,夏老爷子让自己过来是给自己相亲,虽然谭亦长的的确很不错,看起来也是优雅,但是夏秋末却有种危险的感觉,更何况让她这弹钢琴的手去洗碗,这绝对不可能,而且从谭亦身上夏秋末能感觉到一种高高在上的气息,这让被人捧惯了的夏秋末很是不喜。

    药老头同情的看着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的夏老爷子,安慰的拍了拍他肩膀,反正想要祸害自己的徒弟是不行了,不过夏老头子倒是可以隐瞒这个孙女儿的脾气去祸害其他老头子家的青年才俊。

    厨房。

    “你趁机安了定位芯片?”沈书意错愕的看向笑的很是危险的谭亦,果真看起来是君子端方,可是骨子里却百分百的腹黑阴险,趁着手术的机会,竟然将微型芯片安装到了刀疤男的脚上。

    “谁让我们是干间谍的装备齐全,这是H国才研究出来的新型产品,可以屏蔽仪器检查的电磁信号,不过只是定位的作用。”谭亦危险的笑了起来,眼中冷厉的寒光一闪而过,让他出手医治,怎么可能不做手脚。

    “至少能查到路易斯他们落脚处了,不过你也小心一点,和路易斯接触的时候不要大意了,这个人非常的高傲冷血,很有可能一言不合就下杀手。”沈书意叮嘱着,毕竟她和路易斯也有过几次的接触,路易斯绝对不是那种谋定而后动的人,甚至可以说张狂到极点,随时随地都能下杀手。

    谭亦明白的点了点头,路易斯这种性格,谭亦知道一旦接触了,就需要直接挑明,玩什么心机手段根本是没用的。

    不过今天和刀疤男接触了,谭亦和沈书意都明白,以路易斯这些人的谨慎小心,他们绝对会仔细的查谭亦的底细,这样就会发现谭亦H国间谍的身份,如此一来,路易斯他们可能会主动联系谭亦。

    “我不管,这么多外人都能住这里,我为什么不能住下来!”夏老爷子火大的声音洪亮的在客厅里响起,瞪大眼看着药老,反正他是决定了,近水楼先得月,反正要让秋末先接触接触,说不定这小子就知道了秋末的才华横溢。

    “一个是我病人,一个是我徒弟,你们爷孙两住下来算什么事?”嫌恶的开口,药老不满的赶人,就夏秋末这性子,还想要觊觎自己的宝贝徒弟,不要说住几天,就是住几年都没用!

    “你不敢?”夏老爷子扬着眉头,很是鄙夷的看着药老头,哼哼两声,“我看你是怕了!所以才不敢!”

    “我怕?我徒弟才不会瞎眼了看中你孙女儿!”药老也火大的开口,一拍胸膛,“好,住下就住下!不过丑话可说在前头,衣服家务饭菜你们自己搞定!”

    夏老爷子嘿嘿的笑着,果真斗了这么多年,药老头还是这臭脾气,一激怒就会上当,自己的孙女儿虽然脾气不太好,但是优点也是一箩筐的。

    一旁夏秋末脸色格外的难看,可是夏老爷子平日里虽然宠爱她,但是真的决定了什么事,谁都没有拌饭更改,夏秋末也不敢离开,不过看着从厨房出来的沈书意和谭亦时,直接将怒火闲着两人发了过去,眼神狠的都能吃人。

    “好自为之。”同情的看着莫名成了夏秋末相亲对象的谭亦,沈书意不厚道的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自己也没什么事了,回屋子好好休息,过几天身体恢复过来了,就不用离家出走了,沈书意还是有点害怕谭宸的秋后算账。

    谭亦无奈的笑着,目送沈书意的身影离开之后,看着一双美目泛着怒火的夏秋末,再看着又斗到一起的两个老爷子,也说了声晚安,自己先回房间休息去了。

    而夏老爷子也终于死缠烂打的在药老这边住了下来,夏秋末根本没有办法反驳,在夏家佣人送了衣服过来之后,也只能在这里住了下来。

    暗夜,当一声尖锐的喊叫声,伴随着抓色狼的凄厉嗓音,沉睡中的众人哗啦一下都醒了过来。

    穿着睡衣,夏老爷子嘿嘿的笑着,看着同样开了房门出来的药老,“这一次你徒弟可赖不掉了!”

    “你个老不休的!”药老气的直咬牙,恶狠狠的开口,“我徒弟是这样半夜闯空门的流氓吗?你不要瞎诬陷我徒弟!”

    “不是你徒弟,这里就住了这几个人,你认为还有谁三更半夜摸到秋末的房间里,反正我不管,不管是半夜起来上厕所走错门了,还是怎么了,反正我孙女儿的清白是毁在你徒弟手里,你赶快找个黄道吉日,先让他们订下来。”夏老爷子一幅老无赖的模样,脸上的笑容怎么都压不住。

    沈书意一脸怀疑的站在房门口,想了想还是走到夏秋末的房间敲了敲门,至于夏老爷子那笑的合不拢嘴的表情,沈书意已经彻底无语了。

    “怎么了?”就在沈书意敲门之际,夏秋末隔壁房价的谭亦也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他一出现,一旁夏老爷子和药老都傻眼了,虽然他们认为夏秋末的那一声喊叫是误会,可是谭亦在这里,那出现在夏秋末房间里的人到底是谁?

    一瞬间,房门突然打开,一道身影从房间里掠了出来,脸上还多了一道五指痕,看到陆纪年,刚准备动手抓色狼的夏老爷子也愣住了,毕竟之前夏家服装发布会的时候,陆纪年和沈书意一起过去了夏家服饰,老爷子也见过。

    “误会,绝对是误会!”陆纪年挫败的开口,可是当目光扫到一旁的谭亦时,倏地一下,陆纪年眼神一沉,瞬间向着谭亦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当初在源城的时候,陆纪年护送芯片,当时就和谭亦有了接触,不过那个时候的谭亦可是H国的间谍,而且和陆纪年斗的互不相让,后来陆纪年也派人查了一下,只查到一个银狐的代号,至于谭亦的脸只有一个侧面。

    但是陆纪年这样的龙组高手,即使一个侧面,但是那身高体型,还有谭亦的脸,包括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都让陆纪年熟悉,这可是H国的间谍。

    所有人都傻眼了,就看着陆纪年和谭亦直接打在了一起,出手之狠,绝对是置对方于死地,招招都是冲着要害下手的。

    “爷爷,我要回去,立刻回去!”夏秋末也穿着真丝睡衣从方将里冲了出来,还没有注意到打斗的陆纪年和谭亦,脸色异常的难看,谁知道半夜睡着之后竟然还有色狼摸进房间!

    药老这会也回过神来,看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两个人,不由的眉头一皱,“你们两个做什么?都给我住手!”

    “还是我来吧。”沈书意揉了揉眉心,这还真是巧合!纤瘦的身影直接向前掠了过去,准确的插入到了陆纪年和谭亦中间,左右手各自挡下了他们的攻击。

    “小意?”陆纪年这会也停下了动作,虽然看到谭亦的一瞬间,陆纪年就反应迅速的发起了攻击,但是随后就响起来沈书意也在药老这里,而且当初她也去了源城,没有理由自己认出了这个H国的间谍,沈书意没有认出来,这会再看到沈书意挡下自己的动作,陆纪年大致已经猜测出谭亦的身份了,只怕是双面间谍。

    “身手不错,幸会。”谭亦风雅的笑了起来,向着陆纪年伸过手,当初他是用间谍的身份和陆纪年接触的,而他现在能一眼就认出自己来,绝对是个厉害角色。

    “去我房里说吧。”毕竟谭亦和陆纪年的身份都非同一般,沈书意笑着开口,看着错愕的药老几人,“没事,误会一场。”

    三个人直接进了房间,关上房门,让外面的药老和夏老爷子面面相觑着,而一旁的夏秋末脸色更是难看,女人有时候就是如此,即使她看不上谭亦,但是谭亦这样无视自己,却和沈书意走的很近,甚至三个人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让外人知道的秘密,夏秋末莫名的就感觉到了嫉妒。

    “你徒弟到底是什么人?”夏老爷子可不是外行,刚刚的打斗一眼就看出了谭亦和陆纪年的非同凡响,夏家虽然是古武世家,但是优秀的小辈拉出来只怕根本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而且一开始两个人可都是下狠手的打斗,活像是生死仇人一般。

    “我徒弟可不是一天两天的,有什么事。”不以为然着,药老不满的看了一眼怀疑的夏老爷子转身向着房间走了过去,药老自然知道谭亦的非同一般。

    当年他认识谭亦的时候,还是一次意外,在商场,有个中年男人突然发病了,而随行的女人看谭亦只是十来岁的初中生,就诬陷是谭亦将人给撞到了,抓着人不放,想要讹诈。

    药老脾气直接上来了,虽然指明了这个中年男人是家族遗传病,可是妇女却如同泼妇一般,不依不饶,诬陷药老和谭亦是一伙的,撞了人还想要跑。

    药老身上也没有带药箱,也不擅长辩解,被气的够呛,而一旁的谭亦却突然打开了随身的包,拿出了一套银针,刷刷的几下,动作熟练的在中年男人的身上扎了几下,最后警察也过来了,有药老的身份在,中年男人和女儿灰溜溜的揍了,而药老也和谭亦算是认识了,而谭亦那一手精湛的针灸术,让药老都震惊。

    药老明白一个十来岁的少年都能拥有这样的医术,而且对药草熟练的比很多从事了几十年的老中医还要细致,这绝对是从小就有真正的中医高手在一旁指点,所以对谭亦的家世背景,他没有说,药老也从来没有问,不过药老可以肯定的是谭亦绝对不是什么歹人,更不是谋求自己的医术,毕竟如今的谭亦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你徒弟和沈丫头肯定认识!”夏老爷子倒也不怀疑谭亦什么,毕竟药老除了医术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可图谋的,这会夏老倒是想起来白天的时候,药老被刀疤男用枪指着,当时沈书意就在外面。

    后来谭亦出手医治刀疤男之后,沈书意则是放心的跟着药老他们来了后院,还准备晚饭着,这说明沈书意早就知道了谭亦的身手,根本不担心刀疤男会对谭亦动手,如此一来,他们是早就认识了。

    “反正不关你的事。”药老得意的哼了哼,关上房门继续睡觉去了,认识就认识吧,反正以后的世界都是年轻人的,他可是老了。

    夏老爷子如今是越来越喜欢谭亦了,和沈书意认识,说不定和莫家也认识,只怕背景绝对不简单,关键是身手也够好,一般人如果没有几分过硬的身手,即使和夏秋末在一起了,估计夏家也不一定能接受这个姑爷。

    “爷爷,你都认识的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半夜还翻窗户!”可惜不同于夏老爷子满意的态度,夏秋末脸色格外的难看,直接对着夏老爷子发起火来了。

    “你这丫头怎么一点眼光都没有,易南这样的身手这样的医术,长的也英俊,气度不凡,你还想要找什么样的男朋友?”夏老爷子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发脾气的夏秋末,这丫头果真被惯的无法无天了,一点眼力都没有!

    谭亦,代号银狐,H国间谍,中文名易南,职业是中医,可惜夏秋末还真是没有看出谭亦的潜力,尤其是谭亦和沈书意他们不但认识,而且还很熟悉,就冲着这一点,夏秋末对谭亦就没有什么好印象。

    “反正我不管,明天一早我就回去!”这会毕竟凌晨一点多了,夏秋末直接丢下夏老爷子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而卧房里,沈书意盘膝坐在床上,看着被夏秋末挠了一爪子的陆纪年,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让你没事爬窗户,报应来了吧。”

    “夏家这丫头还真是母老虎,叫的那叫一个尖锐,而且夏家不是古武世家吗?她遇到色狼不出拳头,竟然给我一爪子。”郁闷的够呛,陆纪年从浴室走了出来,啧啧几声,自己的帅脸可是破相了,关键这还是被女人给抓的,太跌面子了。

    “我说这位银狐大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陆纪年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模样,笑眯眯的看着谭亦,弄了半天,当初在源城自己就是被银狐给耍了,猎了一辈子鹰结果还被老鹰给啄眼了。

    “千万别想要对我动手。”谭亦自然没有错过陆纪年眼中那算计的光芒,优雅一笑,“我哥可是很护短的。”

    “你哥?”陆纪年诧异的愣了一下,突然眼睛一瞪,倏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我靠,你是面瘫的弟弟?这也差太多了?”一个是笑面狐狸,一个是面瘫,谭宸的母亲大人到底是怎么生出性格迥异的两儿子来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91》,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91章 揭穿身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91并对婚宠军妻191章 揭穿身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