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章 收购天依

    因为担心被谭宸找上门算账,陆纪年感觉只是手机关机太不保险了,而且住在外面的酒店宾馆,以谭宸的手段估计一个小时就能将自己找到,毕竟这会路易斯潜伏在N市,国安和军情处可以外松内紧将整个N市和周边市都给封锁的严严实实的,所以陆纪年大半夜的就蹭到了也药老这边准备睡一觉,至少涂个安稳。

    可惜谁知道翻错了窗户爬到了夏秋末的房间里,还被她直接在脸上给挠了一爪子,不过也还好,本着和谭亦不打不相识的因果,两人倒是凑到一块挤挤睡了一晚上,革命友情蹭蹭的冒上来,估计陆纪年这自来熟的性格,和谁都能打成一片,否则他也不会和谭宸还有莫念成了死党。

    “你这是要去上班?你就不怕给谭宸给抓个正着?”吃过早饭之后,陆纪年懒懒的坐在小院桂花树旁的藤椅上,眯着眼瞅着沈书意,他已经准备翘班几天,等沈书意的伤好了再回去,否则被谭宸知道自己知情不报,还帮忙隐瞒,肯定要被拉出去狠揍一顿,平日里陆纪年倒是可以和谭宸打个平分秋色,但是被自己女人给抛弃离家出走的男人那绝对是公老虎,一发威,陆纪年肯定得很惨,所以他直接避其锋芒,翘班了,顺便和谭亦好好在N市逛逛。

    “按理说我哥应该会过去抓人的。”朗笑的开口,今天的谭亦一身米白色的休闲衬衫,亚麻色的长裤,优雅的微笑着,就这么靠在陆纪年的椅子边,清晨的阳光柔和的洒落下来,让他看起来更加的俊美雅致。

    “没事,我们还没有达成协议,谁都不退让,谭宸不会过来的。”对于谭宸沈书意还是了解的,沈书意不让谭宸派人跟着严密保护自己,这样可以引路易斯动手,可是毕竟做法太冒险,谭宸不同意,这才闹了矛盾直接冷战了。

    如今没有一个结果出来,谭宸要是见到了沈书意,说不定心里头一软就同意了她以身涉险的办法,所以谭宸这几天是绝对不会主动出现在沈书意的面前,而沈书意要不是受了伤,她也不会主动去见谭宸,倒不是赌气,也主要是担心一看对方自己就心软了,意志不坚定,所以干脆来个眼不见不烦。

    “话说你现在过去古韵上班,你那名誉上的老爹找你怎么办?还真的来一出绑架?”一想到这里,陆纪年直摇头,说实话继父都没有沈勋这么狠着,帮着外人对付自己的女儿,而且彭雄那样的人,彭娇娇死了,他要是抓到沈书意,如今又有了路易斯的帮忙,只怕会直接下杀手,身为人父,沈勋的良心绝对是被狗给啃了。

    听到这话,谭亦那优雅俊美的笑容也是冰冷的一沉,谭家人都是护短,不要说沈书意和谭宸如今的关系,当初在源城的海岛上,沈书意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给谭亦帮忙狙杀了H国的那些间谍,将改善土壤重金属污染的芯片给保护下来了,就冲着这一点,谭亦对沈勋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这样的男人,枉为人父,如今想想,谭亦突然感觉谭骥炎这个老爸其实尽职优秀太多了。

    “路易斯已经知道我在茶楼的包厢里安装了监听器,他们之前的对话我已经知道了,利用绑架引诱我过去的计划肯定是行不通的。”沈书意笑着开口,眼神清澈,半点没有什么怨念和愤怒,看着陆纪年和谭亦都松了一口气的模样,眼中暖意更甚了几分,他们这是担心自己因为这事难受。

    “可是就奔着他是你老爹这关系,我感觉彭雄还会拿这个做文章,你还真能动手切萝卜一般咔嚓一下将你老爹的人头给切了。”知道沈书意并没有在意沈勋之前要陷害她的事,陆纪年多少也放心了一点,这会故意说出这些话来,也是为了用插科打诨的办法让沈书意宽心。

    其实要是其他人,不管是谭宸还是沈书意自己都可以将沈家给弄的远远的,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哪里容得他们在一旁瞎蹦跶,没事出来恶心一下自己,还不时被人利用动着心思陷害算计。

    可是就因为这血缘关系,陆纪年知道沈书意如今能做到不喜不悲已经是万幸了,可是下杀手却是不可能的,如此一来,陆纪年担心早晚有一天会出事,要是彭雄脑子一抽,抓了沈素卿当人质,逼迫沈勋在身上绑了炸药当人体炸弹去见沈书意,到时候如果出了事,可就真的麻烦了。

    切萝卜一般切人头?沈书意被陆纪年这说法给弄的表情僵硬,虽然说是不在意了,看开了,但是沈书意毕竟不可能真的下杀手。

    “先去上班吧,路易斯再疯狂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过来,这里毕竟是N市中国的地盘。”谭亦优雅的笑着,一手搭在陆纪年的肩膀上,明明看起来是如此优雅翩然的一个人,可是却偏偏给人一种无比危险而可怕的感觉。

    沈书意开车去了古韵,而留在院子里的陆纪年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兴奋的瞅着身旁的谭亦,“好兄弟,你准备干什么?放心,我绝对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绝对不皱一下眉头。”

    谭亦似笑非笑的看着积极的陆纪年,“你这是闲的发慌,所以想要找些事情做,还是怕我哥因为小意受伤的事情秋后算账,所以你现在将功赎罪。”

    “说实话,你和谭宸真的是兄弟吗?这也差的太多了。”陆纪年撇撇嘴,为什么谭宸那么面瘫的男人,却有这么一个狡猾阴险的弟弟,让陆纪年再次感觉银狐这个绰号真的是名符其实。

    “先等着吧,我的病人估计一会就要到了,沈勋和彭雄的合作已经暴露了,暂时应该会安静一段时间,不着急。”笑了笑,谭亦迈步向着前屋走了过去,沈家!若是他们真的敢动手,就不要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可惜小意太精明,谭亦知道不管自己安排部署的多么完美,沈书意必定还是能察觉到是自己所为。那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家人,一瞬间,谭亦那原本俊雅的脸庞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他似乎回到了七岁之前,他原本以为的“母亲”和“舅舅”不过是利用自己来报复谭家,至于自己的性命,至于七年抚养自己长大的情分,根本什么都不是,自己只是一件工具而已,向谭家复仇的工具!

    古韵。

    沈书意将车子停了下来,看着站在大门口的沈父,眉头皱了皱,昨天在茶楼按理说事情已经暴露了,利用绑架来引诱自己过去的计划流产了,难道又发生什么事了?

    “小意。”仅仅过了一天一夜,沈父苍老的如同过了十年一般,眼下带着灰黑色,整个人看起来颓废不已,似乎是一夜没有睡,沈父疲倦的向着沈书意走了过来,声音都沙哑着,“小意,我有事和你商量。”

    “有什么事情请说吧。”语调很客气,如同对待陌生人一般,看着沈父这佝偻着身影的模样,沈书意猜测到了一些情况,只怕是因为算计自己的阴谋被自己提前知晓了,彭家拿自己没有办法,直接拿沈家出气了。

    沈父抬起头,一夜未睡的眼睛里还带着红血丝,看着表情冷淡的沈书意,沈父眼中染上了几分愧疚之色,可是为了沈家,为了沈素卿,终究还是开口了,带着请求没有了之前的盛气凌人,“我们进去说吧,一时半会在这里也说不清楚。”

    “走吧。”沈书意点了点头率先向着厂里走了进去,沈父终于送了一口气,抬起脚跟在了沈书意的后面。

    不同于之前两家公司合并,让沈书意当牛当马,而沈素卿屁事不做就享受的态度,沈父这一次开口已经做了极大了让步,似乎所有的经历都用光了,只余下满满的疲惫和无奈,“小意,这一次算爸求你,天依服饰已经走到末路了,这毕竟是沈家的祖业,不能断在我手里,否则我就算死了也没有脸面去地下见沈家的列祖列宗。”

    沈书意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翻阅着沈父带过来的合同,是天依服饰律师拟的合约,可以说对沈书意非常有利,而且沈书意有完全的决策权,沈素卿不参与经营,利润这一块三七分,沈书意拿七,沈素卿只拿三成利润,纯粹就是一个董事。

    “这份合约没有问题,不过我想问的是沈素卿会同意吗?我可不想接受天依服饰之后,天天被沈素卿一哭二闹的吵上门来。”放下文件,沈书意平静的开口,这事透露着一股诡异,。

    毕竟昨天还打算和彭雄合作,假意被彭雄绑架,引诱自己过去,今天一大早的就变了这么多,沈书意怎么看都感觉不对劲,更不用沈素卿这性子,这辈子都想要和自己抢天依服饰,如今拱手让不出来,这代表沈素卿认输了,她会同意才奇怪。

    “素卿那里你不用担心,我会说服她的,素卿性子弱,身体也不好,经商这些事她原本就不擅长,只是为了帮我才会进公司的。”提到沈素卿,沈父表情终于柔和了很多,带着一股欣慰和感动。

    听到沈父这话,沈书意真相直接翻个白眼,沈素卿进天依服饰是为了给家里分忧?除了这两老之外,只怕没有人会相信,沈素卿不过为了和自己死磕,不死不休,不过如今没有扳倒自己,倒是将天依服饰给弄的要破产的地步了,沈书意总有种感觉,沈素卿这么针对自己,不仅仅是因为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关系,总感觉沈素卿身上压着什么深仇大恨一样,否则怎么会从三四岁就知道陷害自己针对自己。

    “合约没有问题,不过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毕竟我脾气不好,从小到大你也知道,到时候沈素卿过来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结果我不小心真的将人给吊死了那就不好了,所以这份合约还是等沈素卿过来之后再签字吧。”笑着开口,沈书意倒是一点不担心这其中有什么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诡计陷阱都是无用功,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沈书意从来不找沈素卿的麻烦,但是这不代表她是个以怨报德的好人,如今有这个机会,沈书意自然要好好的折腾一下,看看沈素卿服软认输的嘴脸。

    “你!”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还有这样的要求,明明这份合约已经是优惠到了极点,三七分,这等于是将天依服饰给白白的送了出去,可是沈书意却还是要将素卿叫过来,羞辱她!

    一瞬间,原本颓废疲惫的沈父愤怒的站起身来,“如果你不愿意签,我立刻就走,有的是公司愿意接手天依服饰!你想要趁机会羞辱素卿,只要我这个当爸的还活着,你就不要指望能欺负素卿。”

    以退为进?沈书意懒懒的一笑,耸了耸肩,将眼前的合约合了起来,“那好吧,就麻烦沈先生去找其他公司合作了,慢走,不送。”

    “你!你!”气的浑身直发抖,沈勋真的很想立刻转身就走,可是一想到沈家如今的厄运,想到了彭雄的威胁,沈父铁青着脸庞,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沈书意,他原本以为以沈书意的贪财,三七分的利润,她一定会立刻就答应签署合约。

    可是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还要让沈素卿过来,沈父刚刚的勃然大怒其实有一半也是做戏,以退为进,想要趁机会要挟一下,谁知道沈书意竟然这么干脆的就放弃了合作,让沈父难堪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将沈素卿叫过来吧,我也是为了后续问题,真要对她动手,这些年沈素卿早就死的连渣子都不剩了。”叹息一声,沈书意摇摇头,果真有些人一眼就能看对眼,成为生死之交,有些人,天生犯冲八字不合,所以只能成为仇敌,沈书意感觉自己和沈素卿绝对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敌,虽然她感觉这份仇来的很莫名其妙,从三岁开始啊,沈素卿就开始陷害自己,她难道这么早熟?

    摸了摸下巴,沈书意已经开始天马行空的想象了,难道沈素卿是投胎转世的?上辈子自己和她真的有仇?可是也不对啊,那也是上辈子的自己,沈素卿难道和白娘子一样,一眼就能看到自己上辈子是什么人?

    这边沈书意闲着无聊想象着各种可能性,而一旁沈父终于没有办法还是给沈素卿打了电话,让她过来一趟。

    “爸,没事的,你别生气,我马上就过来,小意有什么不高兴的有什么怒火对我身上发就是了,我们现在是有求于人,都是我没用,将公司弄成这样,否则也不会连累爸你去受气,这该是我承受的,爸,对不起。”电话另一头,沈素卿的声音夹带着哭腔,不断的道歉着。

    这让打电话的沈父也是红了眼眶,这才是自己的女儿,这么体贴的女儿,可是为什么就身体这么不好呢?不过也好,天依服饰合并之后,素卿也不用为了公司的事情烦了,好好的养身体,而且彭雄说了只要事情成了,他今天就介绍一个神医给自己。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沈素卿终于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红着眼眶,“爸,对不起,都是我不孝,让你承受了这些。”

    “胡说什么,是爸爸没用,保护不了你。”沈父欣慰的笑着,拍了拍沈素卿的头,给她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有这样的一个体贴懂事的女儿,不要说受点气,就算是刀山火海,沈父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看着说个没完的两人,沈书意笑着敲了敲桌子,反正恶人都是自己来当,从小到大沈书意都习惯了,更何况现在她的角色可是大恶人,自然要演的像模像样,“两位,你们是来谈生意的,不是来说父女情深的,如果你们还没有说完,麻烦请回去再继续,我很忙的。”

    “你!”沈父愤怒的眼神倏地一下射向了沈书意,刚要怒斥,却被一旁的沈素卿给拦了下来,“爸,你别生气,小意这是气我而已,让我和小意谈,你去外面等我一下,没事的。”

    沈父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沈素卿羊入虎口,但是看着沈素卿这么坚持,他知道这个女儿是不想让自己看到她受委屈的样子,想到了彭家的威胁,想到了彭雄口中医术高明的中医,沈父终究还是妥协了。

    “爸就在门口,有事你喊一声我就听到。”关切的开口叮嘱着沈素卿,沈父又警告的看了一眼吊儿郎当的沈书意,这才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终于就剩下沈书意和沈素卿两个人了,沈书意笑了笑,指了指一旁的沙发,“怎么,你争了一辈子抢了一辈子的天依服饰就这么眼睁睁的送到我手里,你这么甘心?”

    “沈书意,你别以为你暂时胜利了就会一辈子胜利,不要得意忘形,天依服饰暂时交给你,可是你真的能吃得下吗?不要撑死了自己!”没有了面对沈父时的娇弱,沈素卿阴毒着眼神表情狰狞着。

    虽然她说的倒是铿锵有力,但是毕竟这一场是沈素卿输了,所以看着沈书意那胜利者的高傲姿态,沈素卿恨不能扑上过去咬几口沈书意的肉下来。

    “我不管你有什么阴谋诡计,我只告诉你一句,既然你敢用天依服饰来当赌注,那么我就收下来了,想要再拿回去,这辈子你是不可能了。”沈书意懒懒的笑着,眼中带着戏谑之色,得得,这感觉还真是痛快,东西都送上门来了,沈书意自然不会客气的,至于藏了什么猫腻陷阱,沈书意可是一点都不怕。

    “很好,很好,希望到时候你还能这么高傲的说这话!”气的脸都扭曲着,沈素卿咬牙切齿着,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要气,小不忍则乱大谋,可是看着沈书意这模样,沈素卿真的是气的一口心头血都要吐出来了。

    踩小人的感觉太痛快了,连身上的伤好像都不痛了,沈书意笑呵呵的看着脸色青青白白,扭曲的不成样的沈素卿,还是悠着点吧,别将人给气死了,到时候就是过失杀人罪了,“那好,既然我们已经达成协议了,那就签字吧,以后我就是天依服饰的主人了,果真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沈素卿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沈书意这话让她想到了上辈子,天依服饰就是沈书意的,而自己什么都没有得到,老死在病床上,难道这辈子自己还要重复上辈子的悲剧吗?不,不会的!这辈子自己已经和炜煊哥在一起了,自己的命运已经改变了!

    签字很快,片刻的时间,沈书意已经成了天依服饰的主人,有绝对的话语权,而沈素卿则成了只拿三成利润的小股东,不过天依服饰毕竟是沈家的祖产,里面的人也都是沈家的老人,沈书意这个新官上任想要完全掌控天依服饰只怕也没有这么容易。

    “慢走,不送。”笑着摆摆手,目送两人离开之后,沈书意脸上的笑容舒缓了下来,将合同丢到了一旁,将天依服饰丢给自己,绝对是别有用心,难道想利用天依服饰打垮自己?

    毕竟现在的天依服饰自己已经是主人了,如果出了什么事,要追究法律责任的话,必定会追究到自己身上,只怕彭雄他们打的也是这个主意。

    沈书意拿起电话拨通了莫念的号码,“莫念哥,我要一批人,暂时借用,要那种看起来很是凶狠血腥,最好脸上手上有疤痕这一类的。”

    “干什么?”莫念被沈书意这话给弄蒙了,当然了,莫家的高手还是很多的,不过沈书意描述的这种只能算是三类的高手,而真正的高手都是沈书意谭宸陆纪年这样的,看起来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一旦动手,那可是真正的凶残。

    “没事,天依服饰被我收购了,带批人过去放到保安科,算是镇场子,我也懒得和那些办公室的人勾心斗角算计过来算计过去的,这样的办法最简单明了。”不厚道的笑着,沈书意这办法的确够阴损的。

    天依服饰即使是沈家的祖产,但是毕竟都是普通人,沈书意新官上任,直接带了莫家这些凶残血腥的高手放到保安科,除非有谁不怕死,否则要和沈书意斗,担心下班还没有到家就缺胳膊少腿,黑社会也有黑社会的用途的。

    “我知道了,立刻去安排。”莫念倒是不担心,一来沈书意的身手够好,二来如今的N市隐匿了不少军方和国安部的高手在,沈家如同蚍蜉一般,翻不出什么波浪来。

    挂了莫念的电话之后,沈书意又拨通了天依服饰如今副总经理的电话,虽然沈素卿一直任总经理,但是生产上的事情都是其他人管的,“下午两点钟,准时召开中高层领导会议,不出席的或者迟到的,直接被辞退。”

    天依服饰的水沈书意倒是一点不担心,她过去召开会议,也只是让他们知道天依服饰换人了,以后当家作主的是自己可不是沈素卿了,至于其他的地方,沈书意暂时还不准备动,了解清楚天依服饰的内部情况之后,再将一些人踢出去。

    不得不说沈书意这一通电话之后,天依服饰上上下下都震动了,原本天依服饰就要破产了,滞留积压了太多的库存,资金周转已经不行了,所有人都知道天依服饰要不是被收购就是破产,不过谁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沈书意收购了天依服饰。

    上到中高层领导,下到门口的保安和前台接待人员,所有人谈论的都是沈书意收购天依服饰这件事,心里头都有些七上八下的,当然有些人则是很高兴,毕竟古韵如今的势头可是一飞冲天,收购绝对是好事。

    可是有些沈家的老人,被沈素卿收买的这些人则很是反对沈书意的到来,而其中就以马原和腾海龙这两个老人为首,他们都是沈家的老人,当年受了沈家的恩惠,其中一个负责的是天依服饰的人事,一个负责的是财务这一块,以他们为首,其他被沈素卿收买的人都一个个义愤填膺着,今天中午这会议只怕不会顺利。

    下午两点,会议室。

    因为之前签署的合同上个已经说明,沈书意全权接收天依服饰,而沈素卿和沈父都没有任何话语权,所以他们也没有出席下午的会议,也没有人敢通知他们。

    “摆到会议桌上就可以了。”长圆形的会议桌两边都坐满了人,这一次连车间主任都出席了会议,沈书意在秘书打开门之后,就让人将一个两米多长,四十厘米宽的纸箱放到了会议桌子上,让所有人都错愕的愣住,不明白沈书意这是干什么。

    “各位很准时,很好。”沈书意站在首位上,笑着看着表情各异的众人,对着一旁的秘书开口,“拿剪刀过来将纸箱打开,顺便叫两个保安在门外等着。”

    “是,总经理。”秘书点了点头快速的走到一旁拿出了剪刀,三两下,在一旁一个领导的帮忙之下将纸箱给打开了。

    “你什么意思?”倏地一下,滕海龙站了起来,愤怒的看着眼前的沈书意,气的浑身直发抖,其他一些人也是一惊。

    “腾先生怎么脾气这么大?这是我让广告公司加班付了双倍的工钱做出来的照片,如今天依服饰已经被古韵收购了,自然不可能再挂天依服饰的牌子了。”理所当然的开口,沈书意笑着看着很是愤慨的几人,这一招就是先发制人,不等别人给自己找麻烦,沈书意直接出手给他们找不痛快了。

    “让保安进来,将招牌挂到大门口去,至于所有的文件还有公司一切有天依服饰字样的东西都在一个星期内都给撤换掉,至于钱,让财务弄个报账出来。”沈书意再次开口,一旁秘书直接出去将门外的保安给叫了进来。

    滕海龙恶狠狠的盯着沈书意,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坐了下来,沈书意再次看了看众人,笑着开口,“记得,以后我不希望再有人说天依服饰这几个字,抓到了可是要扣工资的!好了,废话也不多说,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我已经烧了,招牌换了,现在就是第二把火了。”

    在场的人心里头都扑通扑通的,比起沈素卿的怀柔政策,沈书意太雷厉风行,果敢干练了,让众人一下子都有些接受不良,当然,自然也有人害怕这火烧到自己身上。

    “我接手了天依服饰,自然要将我的一些人带过来,所以人事这一块会有一些变动。”沈书意面带微笑的开口,看起来亲和,可是在场众人看沈书意就如同看着露着獠牙要吃人的野兽,太可怕了。

    人事这一块的变动牵扯到在场的每一个人,毕竟谁也不愿意被其他人取代了自己的位置,不过不管是谁家公司被收购,人事这一块的变动都是免不了的,一些机要的口子和职位都会换上自己的人,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接手新公司,才能将公司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头。

    看到众人的脸色复杂的变化着,小声讨论着什么,一个一个严阵以待,沈书意笑着喝着茶,“放心,各位,我只动一个部门,其他部门照常运作,所有人员也没有变动。”

    哗啦一下,众人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还好只是一个部门,大都数人的职位是保了下来了,众人不由将同情的目光看向滕海龙和马元,他们两个可都是最重要的部门,而且都是沈家的老人,是沈素卿的人,沈书意既然要烧第二把火只怕就是从他们身上开刀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92》,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92章 收购天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92并对婚宠军妻192章 收购天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