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章 风水轮流

    会议室里气氛显得有点的紧绷,众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即使沈书意已经说了只动一个部门,但是谁知道会在哪个部门头上杀一刀,当然了,在场的所有人里以沈素卿这一派系的马元和滕海龙最为危险。

    看着端坐在上位,明明面带微笑,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危险感觉的沈书意,众人忽然就明白了,同样是沈家的女儿,同样都年轻,但是比起看起来柔柔弱弱和食堂大妈都礼貌相处的沈素卿不同,沈书意绝对是商场中的杀将,杀伐果断,雷厉风行。

    “不知道总经理你准备动哪个部门?”与其这样被沈书意架在火堆上煎熬着,滕海龙冷冷的开口,阴沉的目光盯着沈书意,不得不说他以为自己和马元两个人合作,完全可以压住沈书意这个黄毛丫头,即使她是总经理,但是经营一家公司可不是儿戏,不是这些大学才毕业的小丫头可以玩转的。

    但是此刻看着短短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就完全掌控了场面,给众人震慑的沈书意,滕海龙知道日后只怕有一场硬战要打,而且还会非常的艰难。

    “诸位放心。”悠然一笑,渲染气氛的效果已经达到了,沈书意看着等待自己最后裁决的众人,眼中笑意更甚了几分,“我只动保安科,相信各位没有什么意见吧?”

    如果说之前沈书意那新官上任三把火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那么此刻她的话绝冬天里的一把火,让众人都忍不住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只动一个保安科?这、这、这?众人齐刷刷的将目光看向沈书意,总经理不是逗他们玩的吧?

    “鉴于我个人的一些原因,为了确保我的安全,所以保安科目前的人不会裁员,不过我会重新聘请一些人进入保安科,至于其他的部门,大家都原位不动,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如果日后我发现有谁消极怠工,或者损害公司利益的,不管是什么人一律开除。”面容可亲,沈书意此刻的给人的感觉绝对是如沐春风,让刚刚从地狱走一遭的众人突然就感觉到了春日的温暖,只是对沈书意这一手依旧是不明白,不过不管如何,大家的工作和职位都保住了。

    一时之间,会议室里气氛和谐的不得了,众人都畅所欲言的交谈起来,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甚至就连马元和滕海龙都没有冷着脸,毕竟刚刚他们也被沈书意给吓得够呛,其实很多时候人就是如此,你好言相对,也许对方还端着架子。

    可是你直接上来就是一阵威逼狠戾,然后稍微表情柔和一点,对方立马就将你当成了好人,甚至还暗中感激你没有对自己动手,不得不说在经商和人际这一块,沈书意绝对是中高手。

    “好了,闲话也不多说,我之前也说了新官上任三把火,至于最后这一把火,自然是解决如今公司最大的问题,也就是大量库存的衣服,下个星期,我需要看到各个部门提交上来的解决报告,不管是请求外援,还是自己绞尽脑汁,我只看结果,报告优秀的,年底业绩考核时,绝对有一个大红包。”

    沈书意将最后的问题也给丢了出来,天依服饰之所以突然资金周转不灵,面临破产,都是因为之前沈素卿刚愎自用,想要将沈书意的古韵打垮,所以派出旗下所有的设计师去抄袭古韵的风格,然后压低成本大批量的生产,导致了库存衣服太多,而销售出去的衣服也基本是亏本买卖,这才导致了天依服饰如今的困局。

    “好了,现在让大家见见如今保卫科的科长和他的手下,毕竟都是生面孔,先见个面认认脸。”沈书意笑着开口,一旁的秘书脸色有点复杂的打开会议室的门。

    倏地一下,十多个黑衣劲装的大汉走进了会议室,让会议室原本和洽的氛围瞬间被冻结了一般,众人脸上的笑容和表情都僵硬住了,呆呆的看着这一个个凶狠十足,暴戾冷血的大汉,这些是保安科的保安。

    “大小姐。”为首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对着沈书意恭敬的开口,而后面十多个男人齐刷刷的站直了身体,异口同声的开口,“大小姐!”

    这不是看电视看电影,这可是十足的黑帮作风,在场的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目光小心翼翼的从这些大汉脸上的刀疤,或者身上的纹身上扫过,那种凶狠可怕的气息,这些人绝对是黑社会。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为止,有什么事各位可以来找我,保安科的人明天过来工作吧。”达到了威慑的效果,沈书意笑着站起身来闲着门外走了过去,十多个黑衣劲装的男人同时转过身跟在沈书意后面出去了。

    而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呆坐在原地,他们已经有种可怕的预感,日后如果有谁对沈书意不敬,或者暗中做什么手脚,只怕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处理完天依服饰的事情,沈书意习惯的开车向着揽月苑的方向开了过去,十多分钟之后,这才想起自己目前还在离家出走的状态中,看了一眼揽月苑的方向,沈书意不得不调转车头向着药老的地方开了过去,估计还有一个星期伤应该就好了一半了,到时候回去说不定谭宸也不会发现。

    夏老爷子还想要撮合夏秋末和谭亦,可惜强扭的瓜不甜,当初太娇惯这个孙女儿,如今物极必反了,夏秋末的脾气也上来了,愣是在一大早就回去了,夏老爷子也没有办法,只能也跟着走了,回家继续给夏秋末做思想工作。

    “丫头,你太强悍了,竟然就这么将天依服饰给收购了,听说还从莫家弄了一批人过去,将那些中高层领导给吓的就差尿裤子了。”沈书意这刚到门口,就听到陆纪年那得瑟的大笑声,谁也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狠,直接用武力镇压。

    “不过我说小意你这么精明,当初怎么就看上谭宸这个面瘫了,怎么看我也比他好多了吧?”三两下蹭到沈书意的面前,陆纪年一手摩挲着下巴,这个问题实在太难回答了,到如今他都没有想透。

    谭亦也是面带着优雅的微笑,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碗中药,他周身也带着淡淡的药草味,“药方我给改了一下,不会苦了,趁热喝了。”

    “谢谢。”沈书意接过碗,同样是一饮而尽,不过比起之前药老煎熬的药,味道的确好了很多,有淡淡的甘草的味道。

    这边沈书意刚将药给喝完了,外面的诊所里再次传来了药老怒斥的声音,很是不耐烦,“怎么?彭雄,你还当我这里是你彭家开的,今天我要是不出诊,你是不是也要拿着枪指着我?”

    之前因为刀疤男的事情,药老对彭雄厌恶的厉害,结果今天他竟然又带人过来看病了,虽然说医者,悬壶济世,可是药老的脾气可不好,所以这会根本不给彭雄等人开口说话的机会,直接就要将人给赶出门去。

    “这位老先生,您不要生气,是我求着彭先生给指点到您这里来的。”沈父快速的开口,放软了态度,毕竟这牵扯到了沈素卿的身体,所以不要说是低声下气,就算是磕头恳求,沈父也是愿意的。

    彭雄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只可能会让药老更生气,甚至再次将自己痛骂一顿,所以彭雄直接转身就走了,早知道他就告诉地址就行了,这个死老头!最好不要有犯到自己手上的那一天!

    “爸。”沈素卿走上前来,看着为了自己而低声下气的沈父,心里头有着不屑,也不知道是什么场合,有求于人还敢耍脾气,幸好自己也跟过来了。

    制止了沈父之后,沈素卿抬头看向眼前的药老,因为彭雄的离开,药老的脸色终于舒缓了一点,沈素卿柔柔的笑了起来,“药爷爷,抱歉打扰你了,实在是我身体太差,我爸妈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办,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请见谅。”

    “体弱多病,这是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药老看了一眼沈书意,中医原本就是望闻问切,只一眼,他就看出沈素卿的问题,这的确是很难医治的事,得从小调理着,还得看病人体质对药物的吸收,更要心宽体胖,修身养性。

    当年扁鹊见蔡桓公的时候就曾经说过,疾在腠理,汤熨(中医用布包热药敷患处)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中医用针或石针刺穴位)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中医汤药名,火齐汤)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

    而娘胎里带出来的病和病在骨髓其实没有什么区别,想要医治的确是个问题,不过看沈素卿和沈父的态度,药老倒也没有再赶人,“坐下吧,我把把脉。”

    沈父表情大喜,沈素卿脸上也是压抑不住的喜悦,他们虽然也在N市,但是从来不知道还有药老这样的人物,只怕是真正的N市的泰山北斗才知道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旧房子里,居然还居住这样的杏林高手。

    隔着窗户,走廊外,陆纪年收回目光看向身侧的沈书意,啧啧两声,“说实话你这个姐姐真的该去演戏,百分百的奥斯卡得主,这伪装我看也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其实我更好奇的是从三岁的时候她就开始针对我,陷害我,难道她比我们还要聪明?”大言不惭的夸着自己是天才,顺带用一个我们将陆纪年和谭亦也都夸奖进来了,沈书意嘿嘿的笑着,一般天才记事都早,而沈书意也是从三岁就开始懂事的,随按是懵懵懂懂的,但是记性还是不错的。

    “怎么可能比我们还聪明,肯定是你那后妈教的。”鄙视的看了一眼沈书意,陆纪年可不承认沈素卿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比自己聪明,不过那么小就知道欺负人,至少心性就是恶毒,其他的估计都是沈母暗中教导的。

    毕竟沈书意母亲的出现是破坏了沈父沈母的婚姻,而从发现沈书意的母亲有了沈书意这个孩子之后,沈母更是被刺激的早产,心情抑郁,这才导致沈素卿的体弱多病,陆纪年估计沈母心里头堵着一口恶气,所以才会指导沈素卿从小到大的欺负沈书意。

    “不,和其他人无关,是沈素卿对我有恶意,或许这恶意真的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无奈的耸耸肩膀,沈书意透过玻璃窗户再次看了一眼正在被药老诊脉的沈素卿,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沈素卿仇恨自己的事情和其他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谭亦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目光深沉了许多,看了一眼在一旁插科打诨说什么上辈子的死地,八字不合,各种理由的陆纪年,谭亦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各大小说和如今电影电视剧里最常出现的桥段——重生。

    “你小子有什么坏点子?”不得不说陆纪年和谭亦绝对是秉性相同,骨子里都腹黑阴险的很,所以此刻看谭亦这俊脸上笑容优雅的模样,陆纪年愣是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的不安,这小子肯定要出去搅局。

    谭亦瞥了一眼陆纪年,笑着向着门口走了过去,至于沈素卿身上到底有什么幺蛾子,谭亦诡谲的笑了笑,试探一下立刻可知。

    “过来看看。”看到谭亦过来了,药老也知道这个徒弟的本事,倒没有因为什么面子问题,直接大方的让谭亦给沈素卿把脉。

    片刻之后,谭亦眉头皱了一下,他原本就英俊优雅,此刻皱着眉头,让人有种想要抚平他眉宇间褶皱的冲动,尊贵而俊雅的男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很引人注目的。

    “易大夫,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沈父担心的开口,虽然谭亦看起来太年轻,可是他身上那股自信和尊贵,让沈父丝毫不怀疑他的医术。

    “我有一说法,当然了,只是说法,两位听听即可,信也罢,不信也罢,只是信口一说。”谭亦收回把脉的手,目光静静的看向沈素卿,缓缓道,“体弱的确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这一点毋庸置疑,我母亲家族是隐世多年的家族,精通易学之术,占卜算卦倒也精通,所以我也懂一些皮毛。”

    沈素卿一听谭亦这话,心里头咯噔一下,若是上辈子,她绝对不会相信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可是这辈子重生之后,当听到谭亦的话,沈素卿虽然脸上表情变化不大,但是眼神却已然出卖了她真实的想法。

    “这位小姐体弱除了病理上的原因之外,身上自带的火力小,灵魂之力比较弱,所以也导致身体虚弱,若是信我一言,小姐可以去寻一块古玉,玉养人也养魂,对小姐的身体绝对有好处。”谭亦笑着开口,温和儒雅,倒是不会让人感觉他这是在忽悠人。

    走廊外,陆纪年看着忽悠的谭亦,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我突然感觉其实谭宸还是比较不错的,至少实诚,谭亦这小子太会忽悠了,连灵魂什么的都给扯出来了,难道他还真以为沈素卿是上辈子重生回来的。”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谁知道呢。”沈书意倒是感觉谭亦似乎知道什么,毕竟沈素卿也的确奇怪,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沈书意倒是不怕的。

    虽然沈父是不太相信谭亦说的戴玉镇魂这么玄乎的说法,可是沈父对谭亦的医术还是比较相信的,“大夫,我女儿的身体还需要开什么方子调理。”

    饶是沈素卿这会也有些的紧张了,上辈子她就是病死在医院里的,这辈子虽然她一直积极努力的养生,可是身体只是比上辈子好了一点,但是治标不治本,想要痊愈是不可能的,如今有机会在眼前,沈素卿自然也是心砰砰的跳着,期待的看向谭亦。

    玩味一笑,想到沈家这些年对沈书意的亏欠,谭亦的眼神愈加的邪恶,一丝冷酷自眼底深处划过,在有了希望之后再残忍的打破这才是报复的终极手段。

    “师傅,你帮忙开个药方吧,我去后面看看小意。”谭亦却没有回答沈父和沈素卿,反而是站起身来,突兀的向着后面的庭院走了过去。

    这个小子到底要干嘛?药老眯着眼,满是皱纹的脸上表情带着怀疑,不过沈素卿的身体,药老来调理,也只是五成的效果,如果谭亦出手,再配上他那一手绝学的银针针灸术,至少有八成的效果。

    小意?不单单是沈父,沈素卿也是眉头一皱,莫名的,有种不详的感觉拢上了心头,可是两人对望一眼,不可能吧,一定是自己多想了。

    走廊里,陆纪年对着谭亦竖起大拇指,果真是个老狐狸,竟然这么恶毒!陆纪年都忍不住的想要看看沈家父女变脸的场面了,山不转水转,终于也轮到他们有求于人的时候,当年,他们若是对小意稍微好一点,如今的沈家只怕已经一发冲天了。

    沈书意也是看着谭亦无奈的笑着,心里头却是很暖,她明白谭亦这么做终究还是为了自己,比起这些年狠心绝情的沈家人,沈书意身边的这些朋友即使认识的时间不长,却足可以当成生死相交的家人。

    “你这是准备戏弄报复一下,还真的是准备见死不救?”哥两好的搭着谭亦的肩膀,陆纪年压低了声音开口,谭亦这小子果真是谭宸是兄弟,只是一个是冰山,一个是笑面狐狸,心倒是一样的狠。

    “为什么要救?”朗然一笑,谭亦回头看了一眼,或许其他人不知道,但是谭亦却是明白的,大千世界,有些事情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

    所以刚刚的试探谭亦已经明白沈素卿绝对是重生过来的,所以才会在那么小的时候就针对沈书意,打压陷害,挑拨离间,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谭亦要是出手相救,不要说谭宸这个当哥的会毫不客气的敲断他的手,谭骥炎这个当爹的估计也会大义灭亲,救治敌人?谭亦可不是善男信女,相反的他的心比起其他人更狠。

    诊所里,药老虽然不知道谭亦到底要做什么,不过还是有点明白谭亦的意思,看着一脸期待的沈素卿和沈父,如实的开口,“我开的方子至多比她以前吃的那些药方子稍微改良了一点,效果不大,我徒弟若是出手,虽然不可能药到病除,但是效果却会好很多,能不能让他出手,就看你们的缘分了。”

    “爸,你别急,我去看看。”沈素卿拦住脸色瞬间变得难看的沈父,心里头更是埋怨沈父不懂得人际交往!这些天才医师想必脾气性格都很怪癖孤僻,所以牵扯到了自己的身体,沈素卿倒是不敢让沈父直接发火得罪了人,到时候倒霉的可是自己。

    沈素卿看了一眼药老,见他并没有阻拦自己去后院的意图,这才深呼吸着,脸上染上柔弱无助,又带着几分期待的表情,莲步轻移的向着后院这边走了过去,

    “我先闪了。”陆纪年看到沈素卿过来了,直接一个闪身隐匿到了暗中,他目前的身份可是古韵的设计师,沈素卿这个女人可是恶毒的狠,若是找了人来围堵自己撒气泄恨,到时候身手一暴露就麻烦了。

    “易大夫?”话音顿住,笑容僵硬在了脸上,沈素卿表情复杂的变化着,最终将那份恨意和狰狞压到了心底,脸上再次露出诧异却显得很是温柔娇弱的笑容,“小意,你怎么在这里?是不是受伤了?你和易大夫认识?”

    “我和易大夫认识不到一天的时间,所以你有什么事直接对易大夫说,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沈书意快速的撇清自己和谭亦的关系,她可懒得面对沈素卿一会那泫然欲泣的脸,太做作,让沈书意总有种一拳头挥过去的冲动,小时候这样的事情沈书意没有少干。

    谭亦看着表情难过,眼中甚至含了几分泪水的沈素卿,这如果是一般人只怕真的会被骗过去,陆纪年这话说的的确不错,沈素卿这个女人的确应该去演戏。

    “之前小意和我说一些沈家的事情,所以很抱歉,我不能医治你了,我不想医治我朋友的敌人。”依旧面对着优雅的笑容,谭亦淡淡的开口,即使如此狠心的拒绝一个人,却丝毫不会让人感觉到他面目可憎,毕竟长的俊美的男人总是比较让人产生好感。

    沈素卿的表情僵硬住,死灰般的失望一点一点的在眼中扩散开,在好不容易可以健康活下去的情况之下,突然就活生生的将这份希望给掐灭了,这让沈素卿恨不能将沈书意当场给杀了!

    “小意,就算你不当我是姐姐,可是我们毕竟流淌着相同的血液,你真的这么狠心看着我这个姐姐去死吗?”沈素卿沙哑着声音开口,楚楚可怜,眼眶都红了,病弱而苍白的脸上表情是如此的绝望哀伤。

    暗中,陆纪年翻了个白眼,尼玛,这个女人还真的会演戏,得意的时候那张狂的跟女恶魔一样,现在又能装出这么可怜巴巴的样子,陆纪年突然感觉沈书意的性子真的很好很善良,否则沈素卿只怕早就被沈书意给干掉死的不能再死了,还能容忍这个做作虚伪的女人在自己身边生活了二十多年。

    沈书意身上鸡皮疙瘩也都冒了出来,沈素卿演戏的本事早已经炉火纯青,出神入化了!太恶心人了!不过看着沈素卿这可怜不已的模样,沈书意也只好顺着充当恶人,懒洋洋的开口,“风水轮流转,如果你知道日后为了活命要求我,在沈家这么多年,你就不会处处算计陷害我了,这就是善恶终有报。”

    沈素卿气的牙齿咬的咯咯响,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否则就算是忍,她也会忍到自己身体痊愈之后再对付沈书意,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易大夫,你和小意真的才认识一天?”不得不说沈素卿的确很能忍,此刻她知道从沈书意身上下手根本就没有用,沈书意一旦狠下来,那绝对是六亲不认,所以沈素卿还是将希望转移到了谭亦身上,只要他愿意帮忙,自己就会拥有一副健康的身体,为此,不管付出生命代价,沈素卿都是愿意的。

    “有些人,即使只见了一面,却已经是莫逆之交,这就是缘分。”谭亦笑着开口,看了一眼沈书意,当初哥和小意只怕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明明看起来一个冷酷默然,一个冷静精明,但是却就是看对眼了,这就是缘分,不早不晚,茫茫人海,等待的就是这个人。

    谭亦不是其他人!沈素卿能感觉到谭亦身上那种威胁的气息,诡谲莫测,比沈素卿见到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要强大而可怕,即使他看起来是如此的俊美尊贵,笑容可亲,但是那种感觉不会错,所以沈素卿明白不管自己如何恳求如何低头,眼前这个天才医生的男人都不会出手医治自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93》,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93章 风水轮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93并对婚宠军妻193章 风水轮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