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章 初步接触

    眼见的自己身体能痊愈了,可以改变上辈子病死在医院的凄凉宿命,可是沈素卿却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切的契机竟然掌握在了沈书意的手里头,沈书意她高兴了,自己就能得到医治,可以健健康康的活着,她若是不高兴了,沈素卿知道自己难逃上辈子的厄运。

    恨!愤怒!不甘心!各种情绪复杂的纠结在了心里头,沈素卿低着头,眼中的仇恨几乎要实质化,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自己重生了,这难道不是老天爷给自己的机会,让自己重新回头来改变宿命,让她有机会报复沈书意,让沈书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是为什么洞悉了天机的自己却在命运一点一点的改变之后却走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

    沈素卿不甘心,真的不甘心,牙齿咬的咯吱响,一张苍白的脸此刻被仇恨覆盖着,完全的扭曲狰狞,上辈子,沈书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和炜煊哥相恋然后结婚,继承了天依服饰,过的幸福快乐,可是自己却病死在医院里。

    而这辈子重生之后,沈素卿发誓要改变上辈子悲惨的命运,她要抢走所有属于沈书意的东西,自己挑拨离间成功的让沈书意和炜煊哥分手了,沈素卿是那么的高兴,这代表她的宿命已经开始改变了。

    可是沈素卿却没有想到在改变之后,沈书意竟然认识了谭宸,这个看起来只是部队连长的男人,却是异常的强大而可怕,而天依服饰虽然也被沈素卿抢到手了,但是如今却因为经营不善又被沈书意给收回去了。

    沈素卿之前虽然也是如此的不甘,但是鹿死谁手,还需要看最后是谁胜利,沈素卿不介意让沈书意享有暂时胜利,可是为什么能医治她身体的大夫却因为沈书意而不愿意动手医治自己,心狠手辣的要看着自己就这么死去。

    沈书意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看起来乖巧的不得了,脸上也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笑容,不过心里头却也是格外的痛快,说实话对于沈素卿,沈书意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小的时候,每一次沈素卿使坏挑拨离间,沈书意都会毫不客气的将沈素卿给狠揍一顿出气,即使因此也算是中了沈素卿的陷阱,被沈家人更加的讨厌,但是沈书意就是犟脾气的每一次都狠狠的将沈素卿给收拾一顿,然后被沈父沈母厌恶之后,骄傲的挺直了身体回到小楼里,然后才会流露出难受和伤心。

    再后来岁数大了一些之后,沈素卿这些小手段,沈书意都看不上眼了,所以也就懒得和她计较,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龙组的训练上,只不过和沈家人的关系在沈素卿的努力经营之下,越来越差,同住一个屋檐下,都能算是陌生人。

    如今,看着沈素卿这么不甘心的样子,这二十多年来的怨气,咻的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让沈书意都忍不住想果真是善恶终有报,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我进去准备晚饭了。”清和的嗓音里夹带着笑意,沈书意遍体舒畅,和谭亦说了一声之后直接向着院子最左侧的厨房走了过去。

    余光看着离开的沈书意,沈素卿狠狠的攥紧了拳头,太过于用力之下,身体都有些的颤抖,她是真的明白,为什么这些人都会和沈书意成为莫逆之交!难道沈书意的人缘就这么好?

    “易大夫,真的不能帮帮我吗?”在沈书意离开了之后,沈素卿明白决策权还是在谭亦身上,所以此刻,柔弱无助的红着眼眶,沈素卿泫然欲泣的目光凝望着谭亦,娇弱的身影在夕阳的光芒之下显得如此的纤瘦,似乎风轻轻一吹就会折断了。

    在知道沈素卿的真面目之后,她这么的伪装,在谭亦看来根本就是可笑的做作,跳梁小丑莫过如此,谭亦笑容依旧,俊雅非凡,“抱歉沈小姐,我想我是不能医治你了,还请你另请高明吧。”

    说完不等沈素卿的回答,谭亦也迈步向着厨房走了过去,狭长的凤眸之中冷意一闪而过,既然不能动手杀了沈素卿,那么就让她尝尝这种痛苦等死的滋味吧!尤其是沈素卿上辈子只怕也是这样死亡的,所以这种痛苦等于无形之中加倍了许多。

    带着满满的不甘,沈素卿也知道事发突然,所以她只能暂时离开,但是她绝对不会放弃的!沈素卿将这口恶气吞了下来,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沈书意这个贱人,想要害死自己,不让易大夫给自己医治!自己一定会让沈书意后悔的!

    暗处,目睹着沈素卿那表情狰狞,眼神恶毒的模样,原本还算漂亮的脸此刻只会让人毛骨悚然,陆纪年啧啧两声,在沈素卿离开之后这才大摇大摆的向着厨房走了过去。

    “这是准备吃满汉全席吗?”当打开冰箱,看着堆满了冰箱的菜,沈书意没好气的看着心虚的陆纪年,他今天翘班一天就去市场将所有的食材都搬回来了吧!鸡鸭鱼肉,一应俱全,也不怕吃撑了。

    “这不是秋天了嘛,俗话说的好秋天要进补,多吃点好的才能猫冬。”陆纪年厚脸皮的笑着,之前在揽月苑的时候,有谭宸这个面瘫在,好菜他还没有夹几筷子,谭宸就护犊子一般唯恐小意饿了,好菜刷刷的送到了小意的碗里,这一下好不容易有了机会,陆纪年自然要敞开肚子大吃一顿。

    “把我哥也叫过来一起吃吧。”谭亦可是知道谭宸的厨艺,除了做的甜汤可以吃之外,其他的菜都能烧出甜腻腻的味道,小意这两天不在家,谭亦自然是心疼谭宸这个当哥的。

    沈书意择菜的动作停了下来,陆纪年的笑容也僵硬下来,随后直接炸了起来,“面瘫过来了,我还有饭吃?直接吃拳头吧!”小意受伤了,自己可是知情不报!

    “让谭宸过来吧,我身体看起来也算健康。”沈书意虽然有点担心受怕的,到底也是心疼,更何况这两天没有看见,心里头也是思念,到不至于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只是总感觉心里头有点空。

    陆纪年指控的瞅着沈书意和谭亦,为什么他有种吃过今晚上这一顿就见不到明天太阳的可怕直觉!

    菜的确很丰盛,沈书意将牛肉切成了细丝,然后配上辣椒丝,又切了一些罐头装的冬笋,直接炒了一大盘,至于买回来的小母鸡放到高压锅里用金针菇炖着,浓郁的鸡汤味直接从厨房里飘到了饭厅里,让药老都放下手里的书,直接坐在餐桌边等着了。

    “陆纪年剁椒放哪里了?你过来了。”沈书意正回头准备问陆纪年买回来的剁椒放哪里了,别看陆纪年不会做饭,但是对吃倒是讲究的很,一个大鱼头足足有三四斤重,正好做剁椒鱼头,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了谭宸走了过来。

    笑容不自觉的从脸上浮现而出,心里头的空落在瞬间就被填满了,沈书意笑着开口,“冰箱上面的橱柜打开,看看有没有剁椒。”

    “嗯。”依旧是峻冷的面瘫脸,不过那冷硬的面部表情也是柔软了很多,个子高的好处就是谭宸直接抬手就将柜子给打开了,要是沈书意估计还得踮着脚才行。

    厨房里香味浓郁着,尤其是高压锅里的鸡汤这会用小火炖着,可是当谭宸靠近沈书意的身边时,表情怔了一下,从背后抱住沈书意的腰将人给拉到了怀抱里,仔细的闻了闻,瞬间表情一变,小时候谭亦学医的那段时间,谭宸对中药的气味格外的敏感。

    “我说你们要亲热也等我们填饱肚子好不好,闻得到吃不到,很饿的。”厨房门口,陆纪年暧昧的笑着,冲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使着眼色,看谭宸这样子貌似是没有发现小意受伤了,也对,现在秋凉了,都穿着长袖长裤的,只要不去滚床单,估计谭宸是绝对发现不了,而陆纪年想沈书意除非是脑子进水了,才会顶着淤青一片的后背和谭宸滚床单。

    “出去坐一会,马上就好了。”沈书意抬起手臂,手肘撞了撞谭宸的腰,让他先出去,再等十分钟就能吃饭了。

    “嗯。”依旧是简单的一个字,谭宸松开抱着沈书意的双手,这才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靠在门框上调侃的陆纪年,凤眸之中光芒一闪而过,难怪昨天今天手机都关机了。

    莫名的,有种危险的感觉,陆纪年仔细的瞅着沈书意,脸上脖子上还有手上都没有伤口,所以一定是自己想多了!毕竟谭宸这冰山脸常年都是这样冷冰冰的,而不是发现自己隐瞒了小意受伤的事。

    “我们出去说。”意外的,走到门口的谭宸竟然主动的抬手搭在了陆纪年的肩膀,若是其他人这么做,陆纪年自然会认为是哥两好的表现,可是谭宸突然来了这么一手。

    陆纪年的脸刷的一下就僵硬了,毛骨悚然的感觉之下,陆纪年同手同脚的被谭宸“亲密的”搭着肩膀带出了厨房直接到了院子里。

    “那个我要帮忙去摆碗筷了。”嘿嘿的笑着,心虚啊,陆纪年忍不住的想要转身回屋子,至少屋子里有药老在,而且地方小,谭宸动手也不方便。

    “小意受伤了!”一记冷眼射了过来,谭宸的脸此刻则是彻底的淤青下来,冰冷冷的眼神看着试图逃跑的陆纪年。

    尼玛!果真东窗事发了!陆纪年恨不能一头撞死自己,为什么之前谭亦提议让谭宸过来吃饭的时候,自己没有坚定的阻止,就算阻止不了,自己也不该因为贪吃而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应该溜之大吉啊!谁给自己一瓶子后悔药!

    “那个我可以解释的。”陆纪年快速的开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陆纪年这会也不狡辩了,争取宽大处理!噼里啪啦一阵说,陆纪年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路易斯身上,自己装成无辜受害者的可怜模样,眼巴巴的瞅着谭宸,“不是我军大意,实在是敌军太强大,所以小意就受了一点伤,不过没事,过几天就好了,我们主要是不舍得你担心,所以才会选择隐瞒的。”

    谭宸阴冷着脸庞,眉宇蹙了起来,能伤到小意,路易斯的这些手下的确很棘手,而且对小意是百分百的杀心。

    一步一步,陆纪年小心翼翼的向后挪移着,眼瞅着就要到门口了,谭宸突然从深思里回过神来,咻的一下抬头看了过来,让刚退到台阶的陆纪年浑身一毛,一个踉跄,一屁股跌坐在了台阶上。

    “你这反应也太大了吧?”谭亦刚从屋子里出来就看到这一幕,俊脸上扬起揶揄的笑容,陆纪年看到哥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

    “笑屁啊,知情不报,你也算是元凶之一。”陆纪年哼哼两声快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跐溜一下窜进了屋子里,自己是胆小吗?那也是被谭宸给揍怕了,谁让这死面瘫一碰到小意的事情就直接兽化,根本没有理智可言,果真是损友不可交!

    “哥,小意的伤没什么事,一点瘀伤,吃几副药调理一下,至多十天就痊愈了。”谭亦笑了起来,俊雅的脸上表情柔和,走上前来和谭宸一个拥抱,虽然是两兄弟,可是自从谭宸小时候去了国安部基地训练,却也是聚少离多。

    虽然还是板着面瘫脸,可是表情却明显的软化了一些,谭宸拍了拍谭亦的肩膀,沉声的开口,“和路易斯接触时安全第一。”

    “放心哥,我知道。”谭亦虽然在外人看来一幅邪魅莫测的模样,可是面对谭宸时,却也显得很是乖巧懂事,站在院子里和谭宸大致说了一下自己的打算,直到沈书意出来叫兄弟两进去吃饭。

    果真是兄弟两,看起来就是亲,对自己这个死党的时候,谭宸下手可狠了!陆纪年化悲愤为食欲,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谭亦刚准备坐下来,手机却响了起来,虽然是陌生的号码,不过这个号码谭亦自然认识,彭雄的电话,看来他等的鱼儿终于上钩了,“你们先吃,我出去一趟。”

    拿起筷子夹了一口牛肉丝,谭亦笑着摆摆手,自己接起电话向着门外走了过去,谭宸倒也没有阻止,直接坐到了沈书意身边,至于陆纪年更是喜上眉梢,少一个人吃饭,那自己就可以多吃不少了。

    “不用跟过去?”沈书意倒是有点担心谭亦的安全,毕竟路易斯不好相处,这个男人冷血狠戾,说动手就会动手,狂妄高傲,决定的事情即使是错的也绝对不会更改,所以沈书意还是担心谭亦的安全。

    “吃过饭再过去。”谭宸平静的开口,给沈书意夹了菜,自己也开始吃了起来,路易斯这件事上头的决定也是外松内紧,暂时按兵不动,所以谭宸也只能暂时不动。

    彭雄牵的头,约了谭亦出来吃饭,毕竟刀疤男的脚还需要谭亦后续的治疗,不过因为上一次在茶楼被沈书意安装了监听器,所以彭雄也怕了,担心又被沈书意给找到了,所以干脆将吃饭的地点选择了自己的一处隐秘的宅子。

    “易大夫,您来了,快请进快请进。”彭雄笑脸相迎着,如果只是因为谭亦的医术卓绝,彭雄倒不至于如此殷勤,关键是他也查了,而且路易斯对待谭亦的态度非同一般,让彭雄也感觉谭亦绝对不是一个中医这么简单,这个男人看起来就非同一般,那份优雅那份隐匿的危险和诡谲,让彭雄知道谭亦绝对是一个人物,而且是自己看不透的人物。

    “彭先生客气了。”微笑的开口,谭亦目光扫了一眼四周,看起来只是随便的一眼,却已经将院子外的地形和暗中隐匿的保镖都收在了眼里。

    客厅里,路易斯也站起身来,正色的打量着笑容优雅的谭亦,第一眼,路易斯就感觉这个年轻的男人绝对是个危险的人物,不过也对,既然是H国的间谍,若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看透,那他真的要怀疑H国情报部门的能力了。

    “路易斯先生,闻名不如见面,你好。”谭亦也仔细的打量着路易斯,果真是高傲而冷血的男人,谭亦笑着伸过手,两个人握手之后随即放开。

    “请。”路易斯倒没有什么架子,毕竟对谭亦他还是非常看好的,如果能合作的话,将会有莫大的好处,至少比起眼前这个彭雄用处大了很多。

    不同于沈书意精心准备的中餐,因为路易斯是M国人,所以彭雄在征询了意见之后准备的是西餐,请的是五星级酒店的法国大厨来家里烹饪的。

    虽然彭雄有些的奇怪,既然路易斯是要邀请谭亦来吃晚餐,为什么不选择中餐,这才是最客人的尊重,可路易斯既然知道谭亦是H国的间谍,只怕也不是中国人,所以自然不需要准备中餐,西餐倒是更合适。

    “易大夫和沈书意认识?”餐桌上,彭雄笑着开口,询问的看向一旁动作优雅至极的谭亦,不得不说此刻的谭亦,看起来如同是从古堡里走出来的王子殿下,一言一行都带着一种岁月沉淀的尊贵。

    谭亦看了一眼好奇询问的彭雄,对于他眼中的仇恨很是不屑,虽然彭娇娇死了,但是彭雄针对莫家和沈书意,明显就是为了利益和金钱。

    “在我师傅那里遇到的,虽然只认识了两天,不过也算是朋友。”很是坦然的回答,谭亦神色不变,如同根本不清楚彭雄和沈书意之间的仇恨,也不清楚路易斯要杀沈书意的心思。

    “食不言。”看着还准备说话的彭雄,路易斯眉头一皱,冷冷的开口,丝毫不给彭雄一点面子,如同大人训斥小孩子一般。

    彭雄脸色难看至极,可是如今地位不同,却也只能讪讪的低下头吃起了西餐,而餐桌上只有银质餐具和咀嚼的细微声音,不过五星级大厨的手艺的确精湛,再加上食材也是顶尖的,所以这一餐众人吃起来也很是和洽。

    饭后,直接让彭雄离开之后,路易斯这才准备和谭亦近一步的交谈,至于彭雄,对路易斯而言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根本不够资格当自己的合作伙伴。

    “能取得沈书意的认可,可不容易。”路易斯冷声开口,虽然他狂傲,但是在E国的失败,让路易斯明白沈书意的确不简单,莫家也是高深莫测,如今又是在N市,在沈书意他们的地盘上,想要动手对付莫家就更不容易了。

    “莫家从事的是毒品,这原本就是高危的赚钱项目,中国有句古话,站得高,摔的很。”谭亦慵懒的靠坐在欧式的沙发上,面带微笑,优雅自信,“毒品这一块,莫家的确很成功,但是垄断了这一块,多少人在暗中咬牙切齿着,我们只需要提供一个机会,这些人自然会一拥而上,将莫家给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下。”

    “这就是中国古典里说的成也萧何败萧何。”路易斯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谭亦的话直接说到点子上来了,要动莫家不容易,但是只要打开一个缺口,他们都不需要出手,像彭雄这样的人自然会为了利益将莫家给生生的拖垮,蚂蚁多了还能咬死大象。

    谭亦挑起眉梢,笑着看向路易斯,赞美的开口,“我以为我对中国文化已经非常精通,原来路易斯先生也是有个中高手。”

    话里话外,谭亦都丝毫不隐瞒自己不是中国人的“事实”,毕竟大家都是聪明人,路易斯既然找到谭亦,自然也查出了H国间谍的身份,也不需要做无谓的遮掩。

    “路易斯先生是准备利用天依服饰当成击破沈家的突破口。”谭亦再次开口,直接将沈书意和天依服饰给点了出来。

    彭雄威逼利用,他可是N市的黑帮三巨头之一,有彭雄放了狠话在外面,没有人敢收购天依服饰,再加上他用沈素卿的生命安全威逼利用,让沈父只能妥协,更何况沈素卿也在一旁敲侧边鼓。

    沈素卿的理由很简单,天依服饰是沈家的祖产,与其给其他人收购了,还不如亏本交给沈书意,毕竟也是一家人,沈父自然感觉沈素卿这个女儿的懂事和宽容,可惜沈书意却处处刁难,不过沈父也没有办法,最终还是将天依服饰并购到了沈书意的手里。

    “一个两三千工人的服装公司,在货物里夹带毒品什么的太简单了,扳倒了沈书意,自然就等于打破了莫家的缺口。”路易斯也没有任何的隐瞒,黑帮争斗,并不一定要从黑帮入手,打蛇打七寸,而沈书意就是莫家的七寸,只要部署好了,一步一步,将莫家给扳倒也不是困难的事情。

    两个小时之后,谭亦笑着和路易斯告别,两个人相谈甚欢,毕竟他们都有共同的敌人,莫家只是他们任务里的第一步,莫家从事毒品,只要毒品行业乱了,那么中国的黑帮势必会跟着乱,这就是蝴蝶效应,南美洲亚马逊热带雨林里的蝴蝶煽动翅膀,几周之后太平洋上甚至会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暴。

    中国黑帮动乱了,蝴蝶效应带来的后果谁也无法预测,再加上有路易斯和谭亦在中间煽风点火,他们的目的势必能达到。

    黑暗里,当谭亦开车离开之后,在远处的一直用望远镜检测的沈书意和谭宸也离开了,而陆纪年依旧苦哈哈的被拉过来的当司机。

    两辆汽车在确定没有任何跟踪之后,半路上直接向着一处H国间谍的秘密据点开了过去,而这个地方是谭亦负责的,也只有他知道。

    “小意这段时间要小心一点,毕竟天依工人这么多,监视不太靠谱,谁也不知道路易斯的人什么时候会潜伏进来。”给众人倒了茶,谭亦正色的开口,路易斯的矛头虽然是莫家,但是却准备从沈书意这边入手,这也是因为他们在E国的矛盾。

    “其他的话我不敢说,在中国这地,即使真的查出来天依服饰藏有毒品,或者走私毒品什么的,有你们谭家在,还怕小意这里会出事?”陆纪年懒懒的开口,虽然这话有点不对味,但是的确是事实,中国的人际关系太复杂,什么人什么事,就算是杀了人,也可以找人顶罪,即使顶不了罪被抓入狱,直接来一个保外就医,谁会天天盯着你,在中国,法律只是对普通而言的法律,这是事实,即使陆纪年不愿意承认都不行。

    谭宸和谭亦直接无视了仇富仇权的陆纪年,商讨着应付路易斯的办法,谭亦和路易斯才接触,想要进一步的挖掘到路易斯身上的情报还不容易,不过目前而言,N市不会太平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94》,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94章 初步接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94并对婚宠军妻194章 初步接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