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章 神秘强人

    推测出路易斯只怕会从天依服饰入手,通过对付沈书意从而将莫家拖下水,所以沈书意这段时间也格外的小心,尤其是自己经手的文件,又从莫家调了一些人过来,加强了天依服饰的安全,尤其是仓库这一块。

    下班之后,陆纪年过去在三流服装公司穷困潦倒时,唯一的外出休闲就是去酒吧喝酒,多年的习惯之下,陆纪年今天倒没有一下班就直接回揽月苑蹭饭,而是去了酒吧。

    不同于揽月苑里每日那种温馨舒适的气氛,酒吧总显得很是噪杂,过分的热闹,闪烁的七彩灯光,舞台上女歌手尽情的嘶吼着,一首藏族的民歌唱出悠长古朴的味道,而三三两两的客人坐在酒吧的角落里,或是闲聊,或是喝酒发泄,纸醉金迷的夜晚总容易让人迷失。

    “好久没有看见了。”调酒师看到陆纪年过来了,朗声一笑,“还是老样子?”

    “当然。”直接在吧台边坐了下来,这个位置很好,回头就可以看到整个酒吧的全景,陆纪年是在吧台最左侧的椅子上,背靠着墙壁,光线黯淡之下,看起来和这些来酒吧买醉寻欢的客人没有什么不同。

    “你最喜欢的狂暴。”调酒师将手里头刚调出来的一杯冰蓝色的酒送到了陆纪年身边,目光扫了一眼四周,这才低声的开口,“这几天有人在酒吧里踩点,都是高手。”

    陆纪年没有开口回答什么,一旁的调酒师也随即去招待其他客人了,一切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异常,女歌手也结束了豪情万丈的演唱,在雷鸣般的掌声里走下了舞台。

    有人踩点?陆纪年抿着酒,黯淡的光线之下脸上闪过一丝深思,这个酒吧是陆纪年收集情报用的一个据点,按理说即使有人察觉到了什么,也不会在这里踩点,毕竟只是收集情报的地方,在N市这样的组织多的事。

    “这位先生,请我们姐妹两喝一杯怎么样?”两个妖娆的女人向着陆纪年这边走了过来,撩起裙摆坐了下来,双腿叠在了一起,露出那雪白丰腴的大腿,性感撩人。

    “不怎么样!”可惜在所有男人都羡慕嫉妒的眼神呢里,陆纪年绝对是个不开窍的古板男人,阴冷着声音开口,嫌恶的看了一眼打扰自己清净的两个女人。

    两个性感的女人直接傻眼了,而四周观望的男人们看傻子一样看着陆纪年,“我说,这哥们该不会是情场失意了,所以现在有仇恨女人的心理,这送上门来的两个靓女都不要。”

    “你懂什么,说不定是个GAY呢,只爱男颜不爱红妆。”不远处的桌子边,几个男人哈哈大笑的议论起来,来酒吧虽然不一定是为了来一个一夜艳遇,但是一般男人都不会拒女人的主动邀请,说说话聊聊天那也是好的,尤其是两个身材和脸庞都一流的性感美女。

    一旁侍应生将托盘里的酒放在了桌子上,也瞄了一眼陆纪年的方向,对着桌子边正议论的几个年轻男人笑着开口,“几位客人不经常来我们酒吧所以不知道,柳先生可是酒吧的熟客了,性子很是孤僻怪异,所以才不会搭理前来搭讪的美女。”

    不得不承认这年头的确有孤僻怪异性格男人,而陆纪年在外的设计师柳一禾就是这样怪人中的一员,其实性子孤僻也是自我保护的一种简捷方式。

    赶走了搭讪的两个女人,陆纪年心里头那个悔啊,当初自己就不该为了安全,弄出柳一禾这个破身份来,倒是因为孤僻没有朋友,少了被暴露的危险,可是眼睁睁的看着美女离开,陆纪年悲愤的放下手里的酒杯子直接去卫生间悔恨去了,被酒吧这么多男人当白痴一样看待的滋味的确不太好受。

    “小意,孤夜难眠,你一个人窝家里也没事,出来喝酒。”四下无人,陆纪年只能打电话骚扰沈书意,两个美女啊,那胸够白的,那屁股够翘的,可是因为是龙组的一员,想要结婚那是比登天还难,军人结婚只需要过政审,可是龙组的成员要结婚那是麻烦到极点。

    “酒吧这边是什么人盯上了?”沈书意从训练室站起身来休息着,脸上有汗水不住的流淌下来,以前从龙组退下来,沈书意并没有怎么训练自己的身手,毕竟已经是普通人了,她的身手也绝对够用了。

    可是路易斯的出现,让沈书意也感觉到了危机感,尤其是路易斯身边的那些手下,不管是之前在E国死去的,还是如今碰到的刀疤男,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这样多数量的高手出现在一个组织里,而且还是仇视中国的组织,太危险了,所以沈书意也不敢掉以轻心,自己的训练也再次捡了起来。

    “没什么线索,不过只是收集买卖情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陆纪年靠在墙壁上,他之所以过来,也是因为之前就接到电话直到酒吧这边有人盯梢,陆纪年才过来看看的,不过或许是运气不够好,之前盯梢的人今晚上没有过来,“还在训练?小意,你难道还想当内裤外穿的超人?”果真是谭宸是一家的,训练起来,一个比一个变态啊!

    “停停停,别说了,我过来酒吧接你顺便去超市买点东西回家。”被陆纪年的碎碎念给念的耳朵都痛了,沈书意直接投降向着门外走了过去,清瘦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这段时间的训练,让沈书意的状态已经恢复到了以前的巅峰状态,可是再进一步是根本不可能的。

    沈书意如今和谭宸也算是顶尖的高手,用陆纪年的话来说就是一对变态,沈书意最擅长的就是潜伏和进攻,可是人类身体的局限,沈书意如今已经是饱和的状态,不可能再有进步。

    可是想到路易斯,沈书意总有种不安的感觉,路易斯的手下都是顶尖的,而路易斯其实并没有和沈书意真正的动手近战过,之前在E国别墅雨夜那一次,沈书意要逃走,没有试探出路易斯的身手。

    后来清剿蝎子帮围堵路易斯手下的时候,在马路上,沈书意差一点被火箭筒给轰了,后来和路易斯还有他的两个黑人保镖动手也是用枪,所以沈书意怀疑路易斯的身手至少和谭宸不相上下,可是关键是路易斯可能也只是他所在组织里的一个骨干力量,那么路易斯的上司呢,是不是还有很多超过路易斯的高手存在,超过了路易斯就等于是超过了沈书意和谭宸。

    这种危机感让沈书意有种不安的感觉,很多年了,沈书意已经很少有这样不安的预感了,她感觉自己只是碰触到了路易斯这个组织的一点外围,连皮毛都算不上,更不用说路易斯的组织内部了,敌人太强大而且神秘,这让沈书意真的有些不放心。

    黑暗里,沈书意慢慢的向着酒吧的方向走了过去,陆纪年是开车过去的,沈书意也懒得开车,刚好训练了两个多小时,出来走走也算是放松和透气。

    有人?瞬间,敏锐的警觉到了暗中有人跟上了自己,沈书意余光向后扫了一眼,脚步不变的沿着湖边继续走着,十来分钟之后,没有了路灯的湖岸,这边因为道路在重新铺建,再加上四周也没有什么漂亮的景色,基本很少有人过来了。

    “你是谁?”停下脚步,沈书意转过头看向身后的黑影,这十多分钟,比起过去游走在枪林弹雨中让沈书意感觉到了更加恐怖的感觉,她警觉到有人跟踪,并不是真正的发现了对方,只是一种敏锐的直觉,过去多年在龙组锻炼出来的直觉。

    “竟然能发现到我,不错。”意外的,说话的人声音倒是很年轻,男人从黑暗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三十来岁的年纪,乍一看很是普通,只是五官比较英气,可是那一双眼却异常的深邃黑暗,如同隐匿了无尽的力量,男人比起谭宸看起来要结实不少,脸上带着笑,倒没有什么恶意。

    一瞬间,心砰砰的加快了跳动,这是遇到强敌的时候自然的反应,不过仅仅是几秒钟,沈书意就冷静下来了,全神贯注的戒备着,这个看起来普通,笑的热情的男人,却让沈书意如此的紧绷,她甚至有种感觉,若是真的动手,自己即使能逃走只怕也是要重伤,一个不小心甚至可能当场死亡!

    “后天武者的巅峰状态,很难得了。”男人并不在意沈书意的防备,依旧爽朗的笑着,“让我试试看你的身手。”

    一瞬间,沈书意身影如同鬼魅般的动了起来,进攻进攻,面对强敌,只有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虽然沈书意根本不明白他口中后天武者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沈书意的动作再快,在男人眼中却依旧很慢,每一次当沈书意的凌厉攻击要打到男人的时候,他都会微微的一避,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危险,游刃有余,如同一个强者正在陪幼稚园的小孩在玩耍一般,绝对的压制。

    怎么可能?沈书意停下进攻的动作,之前她从训练室里出来的时候,还认为自己已经处于饱和状态,不断的训练只是为了让动作更加的流畅,让反应更加的敏锐,可是饱和就是饱和了,一个杯子只能装这么多的水,不管沈书意如何的努力也不可能进步了。

    之前沈书意甚至还和谭宸讨论过了,谭宸的状态也早在十多年前就是饱和状态了,再想要进步也几乎没有可能,除非是利用一些非正常的手段,如果当年R国的人体试验,用这些手段开发人类的潜能,但是这样的实验因为违背了人类的生存准侧,所以实验的死亡率几乎是百分百,即使成功了一两例,却也有可怕的副作用,当年R国的那些生化战士倒是成功了一些,但是每个成功的生化战士只有三年的存活期,三年时间一到立刻死亡。

    其实这也很正常,无限的用药物或者实验来刺激人体,虽然可能短时间里将人的潜能激发出来,但是身体这个容器只有这么大的强大,潜能爆发出来之后,会一点一点的挤破人体,导致身体机能的全面崩溃,紧随而来的就是死亡。

    可是今晚上突然跟踪自己的这个男人强大到根本不像是人类,也根本不是那种从实验室里走出来的生化战士,沈书意的直觉很敏锐,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绝对很正常,他的强大也很正常,一瞬间,沈书意如同人类第一次走出地球看到苍茫浩瀚的宇宙一般,有了全新的认知。

    看到沈书意停下动作了,男人笑了笑,能成为后天武者巅峰的状态,不可能是蠢人,而此时男人却动了,身影一掠,看起来只是简单的一个移动,可是却带着莫名的强大,似乎眨眼功夫就到了沈书意的面前,抓起了她的右手。

    力量很大,大到超过人类的范畴!沈书意的力气也不小,可是此刻她根本没有办法挣脱男人的手,而他看起来只是随意的一抓,周身也没有防备,可是沈书意明白只要她动手偷袭,只怕死的不是没有防备的男人而是自己。

    眉头皱了皱,男人抓着沈书意的手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后就放开了,看向沈书意的目光里带着失望和惋惜之色,“可惜了,暗伤太多,经脉受损。”

    说话的同时,男人的身体也迈步离开,黑暗的夜里,瞬间就到了百米之外,沈书意静静的站在原地,这种速度,让沈书意几乎想到了缩地成寸,这是真正的高手,她从来不敢想象的高手,可是暗伤太多?经脉受损?

    虽然男人刚刚的声音几乎是低喃,不过五官敏锐之下,沈书意自然也是听到了,她在龙组这么多年的训练,原本就是保镖,而且从幼年就开始训练,一次又一次的高强大,一次又一次的人体极限,才有了今天的身手。

    不过这么多年的训练下来,身体内部自然也有一些看不见的伤害,而刚刚离开的男人似乎就是因为这一点而感觉到失望,至于他的来意,既然沈书意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男人自然不可能再说什么,只会转身就走。

    根本想不透男人的来历和身份,沈书意继续向着酒吧的方向走了过去,而她也仔细的留意着,可是却再也没有人在暗中跟踪自己了,远远的就可以看到酒吧门口的招牌,不时有男男女女出入其中。

    陆纪年骚扰了沈书意之后回到吧台,他倒是更喜欢去骚扰谭宸和莫念,可惜这两个人太闷,如同对着木头柱子一般,谭亦倒是一个好选择,可是谭亦人太狡猾,陆纪年也占不到便宜,再加上谭亦正和路易斯的人在接触,也不方便见面,关煦桡因为案件去了外省,所以陆纪年这才骚扰沈书意去了。

    端起酒杯,陆纪年刚准备喝一口自己之前喝剩下的酒,可是当闻到杯子里散发出来的气味时,陆纪年动作一怔,将酒杯放了下来,装作来了短信一般,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起来,余光却不由的扫了一眼酒吧,竟然在自己的酒里下药,看来这几天在酒吧盯梢的人不是冲着酒吧来的,而是冲着自己来的,柳一禾这个身份固定来的地方就是这个酒吧。

    装模作样的将手机又放了回去,对着调酒师摆摆手,“朋友过来接我了,先走了。”陆纪年如同没有看到暗中盯梢的人那失望的眼神,直接向着酒吧门口走了过去,被下了药的酒杯孤零零的被留在了吧台上。

    出了酒吧,陆纪年向着巷子外走了过去,刚刚他已经给沈书意发了短信,这会是真的收到短信了,沈书意已经过来了,陆纪年无声的勾了勾嘴角,他倒要看看这些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之前不给我们姐妹面子,现在就想走了?”清脆的声音带着嚣张霸道的意味在酒吧巷子里响起,之前酒吧搭讪陆纪年的两个女人再次出现在了陆纪年的面前,而此刻她们身边还跟着几个人,来者不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找麻烦的。

    皱着眉头,表情像是很是阴鹜,陆纪年冷眼看着拦住自己的一群人,不耐烦的开口,“你们想怎么样?”若不是不能暴露身份,引起其他人的怀疑,陆纪年早就在这群人里杀个三进三出。

    “小子,够胆色,到想在还嘴硬,就不知道你能硬到什么时候?”两个女人身后,为首的男人嘲讽的笑了起来,阴狠的目光盯着陆纪年,眼神一冷,“动手!”

    陆纪年虽然如今用的是柳一禾的身份,但是也有一些的身手,只是不能暴露太多,所以在这些人冲过来的时候,陆纪年也直接抡着拳头干上去了,看起来倒是很狼狈,寡不敌众,其实陆纪年身上挨的那些拳头打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地方,比起和谭宸切磋时被打的痛,现在这样根本就如同挠痒痒一般。

    “够了。”十来分钟之后,看着陆纪年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蜷缩着身体,双手抱着头,痛苦的低吟着,根本没有了还手的力气,再打下去估计人都能被打晕死过去,“将人带上车,走。”

    虽然四周也有人看到这一幕,但是在酒吧这些地方,打架闹事太常见了,再加上还有两个女人在中间,一般人都以为是在酒吧里为了女人争风吃醋弄出来的矛盾,没有人会去报警,更没有人会出手帮忙。

    等到对方的车子开出去之后,沈书意直接从垃圾桶旁边将陆纪年刚刚丢出来的手机和车钥匙给捡了起来,开了车子也快速的跟了上去,刚刚打斗的时候,沈书意一直在暗中留意着,陆纪年肯定是没什么事,这些人也都是普通的黑帮小混混,沈书意和陆纪年此刻诧异的时到底什么人要找陆纪年的麻烦,龙组的身份肯定没有曝光,否则来的就不是这些不入流的小混混了。

    简易的出租屋,屋子里亮着灯,很是杂乱不堪,衣服鞋子堆积在一旁,桌子上更是不知道多久没有收拾的零食水果,垃圾桶里也堆满了快餐盒子,地上到处都是烟蒂,空气里都散出酸臭的味道,这也幸好是秋凉了,所以味道不算太重,否则屋子里估计都不能住人了。

    “将这小子绑起来,否则一会疯起来也麻烦。”为首的男人开口,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燃了,享受的抽了起来。

    几个小混混快速的将陆纪年给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也趁机将他口袋里的钱包给搜了出来,又细细的摸了一下,没有摸到手机,不由骂了出来,“他妈的倒霉,估计是刚刚动手的时候手机给掉地上了。”、

    当时他们人也多,又乱,再加上巷子里没有路灯黑的很,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陆纪年的手机掉了,少了一笔收入。

    一路的颠簸,陆纪年这会已经是“昏厥”的状态,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给绑了起来,一旁的混混笑着开口,“大哥,这小子摸起来还挺有肉的,就是不经打,这会都昏过去了。”这要是没有昏,估计一会就得将陆纪年给敲晕过去。

    “好了,将家伙准备好,这小子可是运气,这么好的面粉,我自己都是第一次遇到。”感慨的开口,为首的男人看了一眼陆纪年,也不知道这小子得罪了什么人,下了这样的血本,不过看这小子那孤僻傲气的臭脾气,不得罪人才奇怪。

    “好咧。”一旁一个手下快速的将桌子上的垃圾都给挥到了地上,将桌子简单的清理出来,其中一个人拿出一个黑色的包,从里面拿出一小袋的毒品,然后就是吸毒用的一系列的工具,看他们的动作,倒是熟练的很,估计没少干这样的事。

    “这东西你们可别眼瞅着,吸上了上瘾了,我告诉你们这些小兔崽子,这辈子你们就完了,这白粉可是高纯度的,之前莫家还出了一些事,听说就是和这批毒品的规格是一样的。”为首的男人一看四周手下那毛着绿光的眼睛,毫不客气的将其中两个人给踹翻在了地上,严厉的警告着。

    他们这些混混根本不成气候,又怕死,也不敢和那些帮派抢夺地盘,不过蟹有蟹路,虾有虾道,为首的男人带着这批手下,干的就是一些下三滥的事情,谁和谁有仇了,找上他们,将人教训一顿,或者婚姻里男人出轨了,他们也可以帮忙拍些裸照什么的,欠债不还,直接上门泼油漆,帮忙恐慌恐吓家里的老人孩子,反正面对的都是普通人,所以他们倒也赚了一些钱,为首的男人倒也聪明,招的手下也都是高中毕业以上的文凭,穿的好了,也是人模人样的,也算是在黑道中有一点生存之地。

    而今天他们接到的单子就是有人和陆纪年有仇,给他们十万块,代价是让陆纪年染上毒瘾,至于毒品由雇主提供,所以为首的男人之前就派人去查陆纪年的底,然后在酒吧盯梢,今晚上弄两个女人过去搭讪,原本想要无声无息的将陆纪年给弄走,可惜没有成功,最后只能用强的,不过酒吧这边即使有人看见了,也不会报警,所以他们倒也不怕。

    即使报警失踪了,那也必须在二十四小时之后,为首男人手里头的毒品,纯度高,隔五个小时注射一次,一天下来,基本就会染上轻微的毒瘾,等过些天,再将人给绑来注射,事情就成了,十万块也倒手了,虽然事情有点阴损,但是对他们而言只要有钱赚,没有危险的话什么事都敢干。

    “莫家,什么时候我们能进莫家该有多好。”一个手下感慨的开口,黑道之上,谁不知道莫家垄断了毒品的生意,那利润正常人都没有办法想象,而两个多月之前,莫家的毒品出了事,据说还死了不少人,可是莫家依旧好好的,让黑帮众人再次感慨莫家的强大,绝对是黑白两道都能通吃的狠角色。

    给自己注射毒品?陆纪年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开口说什么,因为路易斯的出现,所以陆纪年沈书意他们身上都随身携带着微型定位仪和联络器,这会沈书意正在询问陆纪年需不需要动手,不过陆纪年倒选择了冒险,宁愿冒险一次,也好趁机取信路易斯,看来路易斯是想要通过控制陆纪年来将毒品弄到莫家,毕竟设计师柳一禾可是沈书意最信任的手下和朋友,如果陆纪年背叛了,沈书意绝对没有什么防备,而毒品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五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陆纪年的胳膊上已经被注射了一次毒品,不过守着他的混混早已经呼呼大睡了,黑暗里,沈书意撬开了锁,无声无息的进入了客厅,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陆纪年,低声的开口,“没事吧?”

    “放心,只是一次,轻微的剂量,没什么影响。”陆纪年动了动被绳索给绑的麻木的身体,抬抬下巴,“不过再多注射几天,我怕我也扛不住。”

    沈书意走到了桌子边,将放在一旁的毒品给收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另外一袋,倒在了桌子上的塑料袋上,除非是用仪器来检验,否则根本不会发现毒品已经被人给换了,回头走向陆纪年,“吃了吧,这是谭亦弄出来的药丸,据说效果非常好。”毒品这东西毕竟不是好东西,即使剂量少,对身体也是有危害的。

    “回去休息吧,我这里没什么事。”陆纪年催促的开口,这些小混混都是普通人,暗中出手的应该是路易斯,所以沈书意也不需要留下来。

    “我在暗中守着,谭宸这几天出任务去了,我也没什么事,小心一点为好。”不管是路易斯,还是今晚上出现的男人,都让沈书意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所以她自然不放心陆纪年,将毒品换掉之后,给陆纪年吃了解毒的药丸,自己又无声无息的离开了,不过却是守在暗中,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陆纪年对着联络器喊一声,沈书意就能过来。

    陆纪年如果有家人,一晚上没有回来,白天也不见人影,基本上家人在找不到人之后都会报警,可是陆纪年如今的身份只是孤儿出生,所以即使一天没有去古韵上班,同事也不会直接就去报警,即使他的手机也不打通。

    而此刻,总经理办公室。

    “柳设计师没有来上班?嗯,我知道了,中午我会过去一趟。”做戏做全套,沈书意这会正坐在办公桌后面,让汇报情况的秘书出去之后,拿起手机拨了莫念的电话,早上沈书意离开之前,直接让莫念过来接班,“哥,没什么事吧?”

    “嗯,每隔五个小时给陆纪年注射一次毒品,基本没什么事。”暗中,莫念冷沉的声音响起,陆纪年现在的状态依旧是“昏迷”,刚要醒了,这些人就会将陆纪年给敲晕,隔五个小时注射一次毒品,针孔也不大,所以一般人根本想不到自己昏迷的时间里会被人注射了毒品。

    办公室里,沈书意挂了电话,路易斯到底是什么人?昨晚上出现的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可惜谭宸出任务去了,这几天联系不上,让沈书意都没有一个能商量的人,而她也在今天早上联系了谭宸留在N市的人,甚至还冒昧的联系到了容温,可惜所有人都不知道还存在什么强大的组织。

    不可能是军方和国安部的,否则容叔肯定知道,如果是民间的什么组织势力,按理说谭宸的部下也该知道,他们的情报部门可是非常的强大,一般的消息都能搜罗到,而且身为中国最大的黑帮,顾家这边也没有任何的线索,这让沈书意只感觉自己如同井底之蛙一般,知道暗中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强大存在,但是却什么线索都查找不到,不过越是如此,沈书意倒越是冷静。

    ------题外话------

    家中一个长辈突然去世,明天早上去送葬,感觉人真的很脆弱,短短五天的时间,一个好好的人,突然之间就从生到死,变成了一抔黄土,亲们,保重身体,活着就该快快乐乐,人死如灯灭,真的太脆弱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95》,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95章 神秘强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95并对婚宠军妻195章 神秘强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