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章 上门威逼

    “失踪”了二十四小时的陆纪年终于在一处黑暗的巷子里“醒了”过来,身上的钱包被搜了,衣服被扒的就剩下一条内裤,明显一看就是为了寻仇报复。

    “笑屁啊!你们俩少在这里幸灾乐祸!”上了车,看着连开车的莫念那冰山脸上都带着笑容,陆纪年咬牙切齿的开口,火大的厉害,“这一次牺牲大了,你们准备怎么补偿我?”

    “那什么,晚上准备了一桌子的好菜,你尽管吃到饱。”沈书意连说带笑着,回头看着后座裹着毯子一脸憋屈的陆纪年,笑的肚子都有些的痛了。

    谁知道那些混混这么缺德,关押了陆纪年二十四小时之后,竟然将他衣服扒光了给丢到了巷子里,也幸好天黑,没有被什么人看见,否则明天网络上说不定就会传出变态男裸身出现在暗巷。

    “空调开大一点,冻死了。”没好气的瞪着幸灾乐祸的沈书意,陆纪年将毯子裹紧了几分,要不是为了这丫头,自己有必要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吗?等事情结束之后,那些敢扒了自己衣服的混蛋,陆纪年表情显得异常的危险,他绝对会将他们一个个都扒光了,连内裤都不留,然后将人都给吊在闹市区的树上!

    汽车开回了揽月苑,陆纪年回家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过来时,沈书意已经将之前就烧好的饭菜都端上了桌子,关煦桡外出查案子去了,谭宸也出任务没有回来,所以这一大桌子的菜也就三个人吃。

    沈书意夹了一筷子菜,却没有什么胃口,陆纪年瞅了一眼,挑挑下巴,“不至于吧,不就是谭宸外出几天了,你这还茶不思,饭不想了。”

    莫念也停了筷子,抬头看着沈书意,依旧是漠然的一张峻脸,声音带着惯有的嘶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谭宸出任务也不是头一次,而且莫念也发现了沈书意似乎心里头压着什么事。

    “我这几天在查民间或者官方是不是有什么诡秘莫测的组织部门是我们所不知道的,不管隐藏的多深,只要存在,应该就能查到蛛丝马迹。”沈书意严肃的开口,她之前调查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沈书意还是在查路易斯背后的势力,所以大家也就没有多想什么,可是沈书意查的并不是路易斯,而是之前在湖边跟踪自己的神秘男人。

    沈书意刚准备继续说,突然院子外响起了汽车刹车的声音,谭宸提前回来了?沈书意站起身来向着门口走了过去,院子门被打开,谭宸将车子开了进来。

    “呦,这就回来了,不是说还有三五天?”陆纪年这会已经吃了半饱,也不担心谭宸和自己抢菜,端着饭碗站在大门口调侃着下车回来的谭宸,陆纪年眼神微微一变,回头看向身后的莫念,“面瘫表情不太对。”

    虽然陆纪年看起来没个正经,每天都是唯恐天下不乱,可是骨子里却是精明的很,这会看到下车的谭宸,陆纪年立刻就发现谭宸的面瘫脸似乎蒙上了一层阴影,阴沉的厉害,活脱脱是被人抢了老婆一般。

    莫念自然也发现了谭宸的脸色不对劲,虽然谭宸看起来终年都是面无表情,但是每一次见到沈书意的时候,那原本冷硬的脸部线条会柔软很多,眼神也会显得温和,带着浓浓的宠溺,可是此刻的谭宸明显因为什么在压抑着情绪,如同出鞘的利剑,浑身散发嗜血和冷厉的光芒。

    “吃饭了没有?”沈书意并没有去询问谭宸出了什么事,面带着柔和而包容的笑容,轻轻的握住了谭宸的大手,“饭菜还都热的,我去拿碗筷。”

    “我自己来。”将负面的情绪压了下来,谭宸反握住掌心里的小手,握的很是用力,似乎担心眼前的人会突然消失一般,冷峻如霜的脸庞上表情异常的深沉。

    沈书意还是第一次看到谭宸如此的压抑,似乎背上背了一座沉重的大山一般,任由谭宸牵着自己的手走近了厨房里,随着厨房门被关上,沈书意瞬间被搂进熟悉的怀抱,很是用力,几乎要将沈书意的骨头给折断般的用力。

    “谭宸。”低柔的开口,沈书意任由谭宸抱紧了自己,一只手伸到他的身后,轻拍着谭宸因为太过于用力而紧绷的后背,一点一点的抚摸着,直到谭宸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下来,那勒死人不偿命的力度也减缓了许多,只是这样静静的抱着。

    “出什么事了?”感觉到谭宸终于放松下来了,沈书意这才开口询问着,心里头有种浓浓的不安,能让谭宸的情绪压制到这样的程度,一定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情,否则就算是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对谭宸而言也只是坐镇战场而已,而不会有这样大的情绪暴动。

    谭宸并没有开口什么,只是将面无表情的峻脸埋首到了沈书意的肩窝处,似乎这样就能平复自己巨大波动的情绪,而此刻,他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在X省的一幕。

    这一次绝杀的任务并没有太大的难度,只是去X省调查一桩和恐怖袭击有关的行贿受贿渎职的案件,因为牵扯面比较广,而X省的少数民族比较多,所以在政治上,调查案件就有些的敏感,明面上也有调查组下来了,不过谭宸带的一个小队是在暗中调查搜集资料,将一些有用的资料和线索交给明面上的调查组。

    至于一些顽固的分子,依仗着少数民族的关系,谭宸他们的任务就是暗中动手,直接在对方的饮食里放了慢性毒,等调查的风波过后,一年之后内脏器官会慢慢衰竭而死,到时候没有人会将这一起死亡事故和一年前的调查案件联系起来。

    可是盯梢的一个目标竟然在绝杀成员的严密监控之下,无声无息的被人杀了,这让谭宸和绝杀的成员都震惊了,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杀人,而且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这几乎可以说是匪夷所思。

    而就在当天深夜,谭宸正在仔细看着案发现场的照片时,一个女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谭宸的窗户外,避开了四周警备的绝杀成员,虽然被谭宸发现了,可是这样一个女人,如果要动手,只怕绝杀的成员也不是对手。

    “不用看这些照片了,人是我杀的,你们绝对不可能查到任何线索的。”红衣女人高傲的笑着,靓丽的脸上那种表情是看待蝼蚁一般的骄傲,对于外人而言不管多么厉害的高手,对红衣女人而言,只是动动手就可以杀死的蝼蚁。

    “你是谁?”谭宸冷声的开口,眼前这个看起来莫过于二十岁的女人,乍一看和那些娇惯的千金大小姐没有什么不同,可是能无声无息的避开四周警备的绝杀成员潜入进来,绝对不是普通角色,尤其是即使此刻这个红衣女人给谭宸一种无比强大的感觉。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是过来告诉你,现在和我走。”红衣女人高傲的开口,如同施舍一般看了一眼谭宸,看着他冷着脸的样子,嗤笑一声,突然红色的身影一动,瞬间,整个人如同清风一般飘到了谭宸身前。

    “反应很快,可是和我比,你太弱了,我轻轻动手就能捏死你。”狂妄的开口,红衣女人一手挡下谭宸的攻击,一手并指向前伸了过来,指尖如同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无形之中好像形成了一圈罡气一般,竟然直接撞开了谭宸的手臂,指尖直接点中了谭宸的胸口几处。

    “看到没有,你现在已经丧失了反击能力,我要杀你易如反掌。”似乎很是高兴可以摧毁一个强大男人的尊严,红衣女人双手环着胸口,骄傲的抬起头,美丽的脸上表情格外的高傲,“所以不要让我说两遍,跟我走!否则我不介意将外面那些小喽啰都给杀了将你强行掳走。”

    点穴一直都是古代武侠小说和电影里才有的神奇功夫,谭宸在国安部训练的时候,曾经师从夏老爷子,虽然没有拜师,但是夏老爷子一直将谭宸当成自己的关门弟子,所以很多夏家的绝学还有内功心法都交给了谭宸,而其中就有点穴。

    在搏斗中,点击人体上某些主要穴位可产生麻、哑、晕、死、咳、笑等效果,有些穴位虽轻打亦承受不起,重则死亡,而这就是所谓的死穴,当然,至于那种点了穴道,人就完全不能动弹了,自然是夸张。

    可是此刻,当红衣女人快速的点中了谭宸胸口几处穴位,却造成了他血脉的堵塞,从而导致脑部供血的部位的血液输送减少,人体各种动作就是依靠大脑的各个神经中枢,而此刻谭宸虽然可以动,但是反应速度却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力度也被削弱了九成,要杀他的确很容易。

    可是不同于其他被钳制住不能动弹的男人,谭宸依旧漠然着一张面瘫脸,没有求饶,没有害怕,也没有那种临死不惧的激昂,谭宸就这么冷淡淡的,面无表情的一张面瘫脸。

    “你?”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男人,明明弱小的自己随时都能杀死,可是却偏偏这样的面无表情,红衣女人愤怒的皱起了眉头,一手抓住了谭宸的手,指尖探向了他的脉搏,片刻之后,得意的笑了起来,果真是自己看中的人,虽然是后天武者巅峰的状态,在岛上绝对是最入的外门子弟,但是根基极好,经过训练之后,一定可以成为岛上的高手。

    突然的,谭宸手腕一动,大手却反抓住了红衣女人的手腕,用力的一个反扭,左手同时向着女人的胸口挥过去一拳,因为速度极快,红衣女人反应虽然避开了谭宸的一拳,可是手腕却被折的剧痛不已,让红衣女人瞬间冷了脸,眼中满是愤怒的杀机。

    “滚。”冷声的开口,大敌当前,谭宸原本面瘫的表情终于被打破,转为了深深的嫌恶,抬手从桌子上抽过纸巾擦了擦刚刚被红衣女人抓住的手。

    “很好,你是一个人这么无视我的男人!你让我滚,哈哈,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滚!”被谭宸这一系列的动作给气的俏脸铁青,红衣女人冷冷的盯着谭宸。

    在岛上,红衣女人如今的身手绝对算得上是岛上排名前十的高手,又年轻漂亮,关键是红衣女人的背景非同一般,这样的情况之下,红衣女人自然是岛上诸多男人追求的目标。

    不管多么强大的女人,终究是有虚荣心的,而谭宸却如同一个异类一般,让红衣女人气的恨不能杀了他,可是转念一想,这样杀了谭宸太便宜他了,她要让这个狂傲到没边的男人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让他如同狗一般的跪在自己面前给自己舔鞋子!

    “谭宸,出去吃饭吧。”沈书意已经盛好了饭,低声开口,很少看到谭宸竟然这么失神,而且脸色很是凝重严肃,让沈书意也有些的不安了。

    餐桌上,陆纪年原本也是想要去厨房凑热闹的,他倒想要问问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谭宸变脸,可惜被莫念给拉住了,让陆纪年只能眼巴巴的瞅着厨房的门,终于看到谭宸出来了,陆纪年眼睛蹭的一下亮了起来,精神十足,“面瘫,出什么事了?谁这么不长眼的敢惹你了?”

    莫念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陆纪年的头上,将他幸灾乐祸的话给敲停了,正色的开口,“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提前回来了。”

    “没事。”冷沉着嗓音,谭宸依旧板着脸,即使他说了没事,可是看他这表情,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出事了,而且还是大事。

    虽然说好奇心可以杀死猫,不过在莫念的冷眼镇压之下,而桌子下,沈书意又踩了陆纪年好几脚,愣是让他将话给憋了回去,可怜巴巴的被莫念给强制拉了出去。

    “慢走,不送。”沈书意笑着关上门,无视陆纪年那恶狠狠的眼神,回头看向上楼的谭宸,一丝担心浮上了心头,到底出了什么事?

    浴室里,冲了个澡,可是却洗不掉浑身的沉重,谭宸这辈子第一次这样烦躁,一手猛然的攥紧成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浴室的墙壁上。

    “记得,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事情,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起的,为了防止我的事情被泄露出去,如果你告诉了谁,那么我只能动动手清楚障碍了。”红衣女人张狂冷笑着,身影从窗口跃了出去,瞬间消失在黑暗里,而绝杀的成员从头至尾都没有发现红衣女人的踪迹。

    谭宸冷冷的抿着薄唇,他不知道这个红衣女人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身手好的几乎不像是人类,为什么会找上自己,她要带自己去哪里?谭宸越想脸色越是难看,他不能用小意来冒险,这个红衣女人的身手太好,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小意也不会是她的对手。

    对于真正的高手而言,如果他要杀一个人,不管你四周有多少保镖,他依旧可以如同进入无人之境一般,根本是防不住的,谭宸明白如果红衣女人真的要对沈书意动手,那么沈书意生还的可能性极低。

    卧房里,将被子铺好了,沈书意原本以为谭宸会和自己说说话,可是他洗完澡之后却去了书房,表情明显很是压抑,让沈书意终究没有开口问什么。

    黑暗里,一处看起来普通,可是内部却奢华的别墅里,路易斯突然从床上一跃而起,冷眼看着窗口,当看到红色的身影出现时,路易斯眼中的戒备散了去,原本该是无比狂傲的男人,此刻却没有了那种盛气凌人的傲气,“红霞小姐,你怎么出岛了?”

    “怎么?你这个外门弟子都能出来,我出岛还需要向你汇报?”红衣女人讥讽的开口,态度高傲,根本不将路易斯放在眼里,拉起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帮我查一个人的资料。”

    “什么人?”路易斯将不喜压了下来,态度倒还算不错,毕竟他只能算是岛上外门人员,虽然他们不是同一个岛上的弟子,可是眼前的红衣女人可是岛上排名前十的高手,红霞要杀了自己太容易了!

    “这个男人的一切资料,半个小时之后给我详细的汇报。”倒还算满意路易斯的态度,红霞将手里头的一张纸丢了过去,轻薄的纸张却如同利刃一般,在空气里咻的一声划过,割破了空气,向着床上的路易斯飞了过去。

    能将一张纸甩出利刃的力度和凶险,的确是真正的高手,而且和沈书意谭宸这样的高手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路易斯接过纸一看,当看到了谭宸的名字,诧异的一愣,随后笑了起来,“红霞小姐要的资料我马上就可以告诉你。”

    十多分钟之后,红霞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一旁的路易斯,“我不管你们在中国要做什么,既然我们的目的这一次一样,你尽管做,出了什么事我会帮你盯着,不过谭宸这个男人你不能动,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丢下了威胁的话,红霞打开窗户,身影迅速的掠了出去,黑暗里,快速的消失在黑暗里,那个冷酷如冰的男人,竟然也有喜欢的女人!莫名的,红霞心里头闪过一丝不悦,既然是自己看上的人了,就算要臣服也只能臣服在自己的脚下,至于这个叫做沈书意的女人,红霞也懒得动手,有路易斯出手就可以了。

    沈书意睡下时,谭宸还没有从书房里出来,黑暗的夜色之下,谭宸突然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快速的打开窗户,从二楼的书房直接跃了下去,回头看了一眼卧房的方向,谭宸冷着脸快速的出了庭院。

    “莫念,莫念,快起来,谭宸婚外情了。”如同捡到了五百万一般,陆纪年嗷嗷的叫了起来,将睡在客房里的莫念给拉了起来,“快点快点,我看到谭宸大半夜和其他女人出来约会呢!”

    莫念怀疑的看了一眼唯恐天下不乱的陆纪年,冷着脸跟着他向着陆纪年的房间走了过去,陆纪年卧房的窗户向着南边,正好可以看到外面的道路,忙了大半夜的陆纪年,刚好在窗口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谁知道竟然看到谭宸和一个红衣女人在林子里见面。

    “别开窗户,谭宸那么警觉,一开窗户肯定就发现了,用望远镜。”陆纪年压低了声音开口,拿出望远镜向着林子里看了过去,“嗷嗷,这红衣女人还真够年轻漂亮的。”

    莫念冷着脸,凉飕飕的眼神看了一眼如同打了兴奋剂的陆纪年,直看到他表情僵硬下来,这才拿过望远镜看向了窗户外。

    黑暗里,夜色吹起来很是冷,清冷的月光带着深秋的霜寒,谭宸面无表情的站在树旁,冷眼看着笑的很是张狂的红衣女人,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憋屈和愤怒,一个男人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能保护,这算是什么男人!

    “你居然出来见我?怎么怕我动手杀了沈书意那个女人?”吃吃的笑着,红霞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房子,眼中闪烁着得意的光芒,尤其是看到谭宸那原本冷漠的表情瞬间阴冷下来,红霞更是高兴,“只要你跟我走,我可不屑杀了这些蝼蚁,还脏了我的手,不过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否则的话我不介意亲手料理了这些人,让你好无牵无挂的和我离开。”

    依旧面瘫着峻脸,只是袖子下的大手狠狠的握紧成了拳头,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谭宸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他从来就不惧怕死亡,当年他年幼生活在森林里时,整日都是和野兽为伍,生生死死,谭宸见得太多。

    可是他不能用小意的安全来冒险!眼前这个女人太强大,让谭宸清楚的明白,即使调集了千军万马,可是这个女人只要藏匿到了人群里,百密一疏,她要动手,谭宸根本没有办法防备,也不能保证沈书意的安全,所以他只能妥协,暂时的妥协。

    “你也不必要用这么可怕的要吃人的眼神看着我,等你和我离开之后,你会发现你的成就比起现在要强了很多,什么权势富贵,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空谈,只要你强大了,你想要什么女人没有,想要多少财富没有?”红霞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很是不爽谭宸这么面无表情的模样,但是能看到这么高傲冷酷的男人只能在自己面前屈服,心里头就是说不出来的痛快,若是其他人这样不识好歹,红霞早就将人给杀了,绝对不可能大半夜的过来,还苦口婆心的在这里劝说。

    谭宸冷眼看着红霞,等她说完了,漠然的转身离开,从头至尾都没有开口说一个字,他还不够强,不够强,还不能保护小意的安全!

    真是一个高傲的男人,可惜在世俗社会,让他以为自己是最强大的,却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红霞目送着谭宸离开,冷冷一笑,抬头看了一眼陆纪年卧房的方向,随后红色的身影迅速的消失在了黑暗里。

    “看吧,看吧,谭宸真的半夜出来鬼混了。”陆纪年嗷嗷的叫着,“我就说今天谭宸回来的时候表情不对劲,你还拦着不让我问,这下出事了吧?莫念,你说该不会是谭宸和那个红衣女人有一腿,不小心有了孩子,现在人家女人找上门来让谭宸负责了吧?”

    “闭嘴!”对于陆纪年这思维,莫念毫不客气的冷眼扫了过去,将望远镜放了下来,转身向着门口走了过去,即使是用望远镜,可是莫念却发现红衣女人还是察觉到了,这样的警觉性,只怕也是个高手,难道是谭宸的手下?可是刚刚这个女人说话的态度却很是高傲,那表情比起谭宸都要狂傲几分,莫念怎么看都感觉红衣女人不像是谭宸的下属。

    “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过去。”陆纪年摸摸鼻子,快速的迈步追了上去,心里头倒也奇怪红衣女人的身份,陆纪年虽然嘴上没个正经,但是他心里头可是透亮的很,谭宸绝对不可能和其他女人纠缠不清,这大半夜的会有女人找上门来,谭宸还外出和她见面,让陆纪年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潜在的危机。

    红霞发现了暗中偷窥的陆纪年和莫念,谭宸自然也发现了,而此刻,院子门口,谭宸靠在冰冷的墙壁上,修长的手指间夹着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白色的烟雾环绕的喷吐而出,让谭宸的峻脸看起来格外的颓废。

    莫念走了过来,拍了拍谭宸的肩膀,从他的口袋里也拿出烟来,烟盒里只剩下三四根烟了,莫念眉头皱了皱,谭宸很少抽烟,可是这包烟几乎都抽完了,这几天谭宸一定抽了不少。

    “给我一根。”陆纪年也凑了过来,拿出一支烟,三个男人就这么靠在墙壁上,深夜里,谁都没有开口说什么问什么,甚至连陆纪年都没有开口,他们都明白,如果可以说,谭宸自然会开口,既然谭宸选择了沉默,必定有不得已的原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96》,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96章 上门威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96并对婚宠军妻196章 上门威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