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章 一拳折辱

    “总经理,这一次莲花、百亿还有其他三个商场的专柜签约都失败了。”会议室里,负责销售的经理此刻脸色煞白着,哆哆嗦嗦的将最新的结果报告给了沈书意。

    这几个商场都是天依服饰一贯的老顾客,虽然天依服饰如今被古韵给并购了,但是沈书意并没有大肆的改革,销售部这边也以为和这些商场的合作没有问题,毕竟每年都是如此,今年这几个商场的专柜是在11月份到期。

    原本在三个月之前就该重新签署下一年的合约,不过因为是老顾客,十几年的合作关系了,所以有时候天依服饰如果很忙,销售部这边也不会提前三个月去签署,甚至去年还是在合约期过后的十二月签署的合约,也很顺利。

    可是谁知道这一次销售部过去商场签署合约,11月还没有到,原本以为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有的商场却用坦言不能将专柜租赁给天依服饰,他们已经有了新的客户,而有的商场却百般推辞,负责签约的经理去欧洲出差了,半个月之后才会回来,也有商场大幅度的太高价格,明显就是变相的赶人。

    销售部这一下慌了,使劲了办法想要重新签约,可惜几个商场的态度很是一致,都坚定的拒绝了如今古韵的再次签约,失去了商场的销售专柜,这对才并购了天依服饰,扩大了生产的古韵而言损失会非常的巨大。

    其他在场的高层领导都同情的看了一眼销售经理,若是以前,工作上出现了严重失误,最多也就是丢了工作,可是如今看公司里里外外,那明显就是杀过人,见过血的那些保镖,谁不是提心吊胆,兢兢业业的工作,可是销售部这边却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篓子。

    这丢了商场专柜,11月合约一到期,所有的商场的柜台都要撤出去了,今年秋冬季的衣服要往哪里销售?尤其是这五个大型的商场,在全国各大城市都有连锁店铺,这对古韵的销售将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为什么不是提前三个月去签署下一年的合约,而是只有半个月合同就到期了才去签署合约,让我们如今连应对的时间都没有了?”沈书意平静的开口,并没有勃然大怒,但是她越是如此的平静,却越让在场的人感觉到一股威慑和不安。

    “这是我工作的失误。”销售部经理头低的不能再低了,天依服饰毕竟是几十年的企业了,所以自然也有些岁月沉淀留下来的诟病,销售部经理也是倚老卖老,自然不会真的按照约定提前三个月就签署合约,一直以来都相安无事,谁知道今年就出事了。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如今离合约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合约是一定要签到手的,即使签不到,也必须查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沈书意声音终于冷了几分,眼神也锐利了很多,“今天销售部的问题只是公司众多问题中的一个,我不想以后还看到同类的问题会再次发生,所以我希望各个部门回去好好的自省一下,查清楚自己部门有哪些陋习,该改的都给我该过来,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谁要是还和以前一样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行事在公司里工作,再出现什么不该出现的问题,不要怪我不客气。”

    而接下来的会议几乎成了反省大会,财务这边账目不清楚,后勤开支太大,很多不必要浪费的都成了习惯,工厂车间管理混乱,分工不明确,总是天依服饰这么多年来因为管理松懈而遗留下来的各种问题都被提了出来,而在场的每个人谁也不敢推诿,消极怠工,外面那些保镖可不是吃素的。

    散会之后,各个部门的领导直接回到自己的公办事又召开了小型的会议,对自己的部门进行整改,而销售部更是乌云盖顶,不过沈书意倒也大方,直接从利润里拿出百分之一出来当做年底的奖励,就看公司的人有没有本事拿到这份奖金了。

    沈书意并不担心古韵的事情,至于莫家,沈书意也不是很担心,一力破万法,只要查清楚了路易斯的背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是之前出现的神秘男人,包括路易斯的神秘背景,这才是沈书意真正不安的地方,似乎在无形之中,还有一个未知的区域,而这个区域里很有可能正酝酿着什么阴谋,而如果不查清楚这一切,不单单是莫家,沈书意担心会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掀起更大的风云和波浪。

    手机突然嘀嘀的响了起来,却是谭宸发过来的短信,让沈书意中午出去吃饭,这几天谭宸都很忙,而且一贯谭宸都是直接打电话的,除非是不方便的时候才会发短信,沈书意拿起手机反拨了回去,可惜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去被挂断了。

    “似乎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虽然不确定谭宸的手机为什么会到陌生人的手里,但是沈书意相信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自己所不清楚的事情,或许和谭宸这几天不对劲的状态有关系。

    中午时分,阳光依旧浓烈,不过晒在身上倒是有种暖洋洋的舒适,沈书意悠然的走在人流往来的街道上,原本她一直以为路易斯会派人继续报复自己,可是这几天路易斯的人突然就失去了踪影一般,甚至连同彭家都偃旗息鼓了,但是这种短暂的平静却让沈书意感觉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

    “小姐,您点的午餐。”餐厅靠窗户的桌边前,侍应生将托盘上的饭菜放了下来,这样顶级的餐厅,基本都是提前一个多月预约才能拿到位置的,侍应生都有些好奇沈书意是怎么进来的,当时她过来在门口还引起了小波折。

    毕竟沈书意没有预约,而约沈书意过来餐厅见面的人也没有预约,所以基本而言沈书意是不可能有资格进餐厅吃饭的,可是就在这是,餐厅大堂经理却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将沈书意迎进了餐厅最好的包厢,态度恭敬的跟过去奴才见到主子一般,让餐厅所有的侍应生都惊奇了一把,好奇沈书意到底是什么身份。

    吃到一半,餐厅的门被推开了,沈书意停下进餐的动作,抬头看向从门口走进来的年轻女孩子,一件红色的长袖上衣,简单的牛仔裤,可是美丽的脸庞上却带着盛气凌人的骄傲,如同站在云端的王者一般,就这么站在门口,不屑的看着坐在窗口的沈书意。

    “谭宸我要带走,不想死的话,你最好识趣一点。”红霞倨傲十足的开口,当然,她的确是有狂傲的资本,岛上排名前十的高手,又是如此的年轻,前途不可限量。

    若是岛上其他的高手,红霞或许还会将对方当成对手,给予一些尊敬,可是这些普通人,即使如同沈书意这样的后天武者巅峰,在红霞看来依旧是蝼蚁一般,捏死都嫌脏了手。

    “你是谁?”沈书意笑着开口,很是平静的看着红霞,即使只是第一次见面,从她的身上沈书意看到一种熟悉的感觉,这是那天晚上从湖边神秘男人身上感觉到的相同气息,比起那个神秘男人的内敛,眼前这个红衣女人的气息更为的张狂也更为的危险,而沈书意知道自己并不是她的对手。

    “胆子的确不小。”鄙夷的看着沈书意,没有吓到脸色煞白,不过还是太弱了,红霞冷傲一笑,依旧站在门口,似乎连进来的欲望都没有,毕竟在她的眼中,这样屈尊降贵的和沈书意见面说话已经是她自贬身价了,而沈书意根本不具备和她同桌一座的资本。

    因为包厢的门并没有关上,所以当周子安带着戴磊还有其他几个权贵少爷过来吃饭时,自然是注意到了眼前这一幕,在这样的高级餐厅,即使真的有什么矛盾了,大家都有着尊贵的身价,绝对不可能如同泼妇骂街一般,在门口就吵起来。

    所以不得不说红霞这个女人颠覆了周子安这些世家子弟的认知,不过不得不说红霞的确很漂亮,那种狂傲,如同高高在上的火凤凰一般,带着天生的尊贵和后天的强大气势,更何况红霞有着一张绝对漂亮的脸,浑然天生,比起那些靠在脸上动刀子的美女漂亮太多太多了,根本是一个天一个地,红霞高傲的让任何一个男人都想要臣服。

    “这位小姐,出什么事了?如果遇到任何麻烦,我绝对可以帮忙。”跟在周子安身边的一个风流男人快速的走上前来,这样的绝色美人,可是第一次看见,人不风流枉少年,这可是男人本色。

    周子安眉头皱了一下,毕竟红霞刚刚的说的很清楚,谭宸两个字,让周子安忍不住怀疑包厢里的人是不是沈书意,而这个看起来狂傲尊贵却显得很是危险的女人似乎看上了谭宸。

    戴磊这些纨绔少爷们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一次的机会,毕竟美女难遇,更何况如果能征服这样高傲的火凤凰,绝对是让男人长面子的大事,比起眼前的红衣女人,戴磊突然感觉已经去世的彭娇娇根本就是个乡下村姑,没有资本,还傲的跟老母鸡似的。

    没有解决眼前这个红衣女人的事情,却又碰到了周子安和戴磊,沈书意心态依旧平静,淡泊如水,不管是在沈家这么多年的遭遇,还是在龙组这么多年的训练,沈书意早已经锻炼出了处事不惊的态度,这是一种超脱生死的从容。

    “小意。”周子安微微一笑,依旧是优雅如同绅士,对于沈书意,周子安的感觉一直很是复杂的,有欣赏也有一些喜欢,但是因为知道求不得,所以总存着几分念想,或许在周子安自己看来,这也许就是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感觉,他很喜欢这种朦胧的感情,毕竟周子安很清楚,他和沈书意是完全不可能的,日后他会结婚生子,而他的妻子必定是门当户对,但是不管如何,看到沈书意,周子安总是高兴的。

    “是你沈书意?”比起周子安那带着几分暖意的笑容,戴磊的脸色倏地一下就阴沉下来了,彭娇娇死了,打的是戴磊的脸,他的女人就这么死了,而他甚至没有办法讨回面子,所以戴磊才会留在N市,不单单是为了给彭家找回面子,更是为了给自己找回面子,当然,更深层的,彭家和戴家想要吃下莫家,不管是基于什么原因,看到沈书意,戴磊的脸色立刻阴霾的厉害。

    之前想要和红霞搭讪的少爷一看这架势,立刻聪明的明白过来了沈书意的身份,再加上之前听到红霞的那番话,忍不住的在心里头骂了起来,这到底是哪个兔崽子值得这两个女人在这里争风吃醋!太他妈的让人羡慕了!

    不同于红霞那种狂傲不可一世火凤凰的美丽,沈书意的美是一种恰到好处的柔和宁清,五官原本也出色,关键是那种气息,淡淡的,带着柔和,面容染笑,或许第一眼不如红霞这般惊艳,却很是难看,越看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你看上她的男人了?尽管抢,我给你做主!”戴磊阴森的开口,吃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沈书意,若不是彭家突然就放弃了一切行动,戴磊总就不顾一切的对莫家展开报复了,可是这里毕竟是N市,戴磊的能力有限,彭家暂时平静下来,戴磊也只能跟着暂停,不过对沈书意的恨意倒是越来越深。

    周子安原本俊雅从容的脸上表情微微的一变,不同于他见过的那些千金小姐,眼前这个红衣女人给周子安一种非常可怕而不安的感觉,这一刻,周子安也忍不住的担心沈书意了,即使身为半个情敌,谭宸的不凡,周子安自然明白,能看上谭宸的女人又怎么可能简单。

    红霞回头看着凑到自己身前大献殷勤的纨绔少爷,眼中闪过嗜血的冷光,红霞手腕一动,眼前的纨绔少爷只感觉喉咙剧烈一痛,瞬间就被红霞一手掐着脖子给拎了起来,不能呼吸之下,一张脸憋的通红。

    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一个一米七五的男人就如同小鸡一般被一个女人给拎了起来,而最关键的是红霞的眼神,是那种毫不掩饰的不屑,如同看待垃圾一般,而人命在她的手里只怕也根本如同垃圾,要杀便杀了。

    不管是戴磊还是周子安都被镇住了,这一刻,他们突然明白这个红衣女人绝对是一个恶魔,心狠手辣的恶魔!

    “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杀这样的蝼蚁还脏了我的手,如果是你的话,我不介意亲自送你上路的。”狂傲的笑着,红霞直接将已经快要窒息的纨绔少爷直接向着包厢的地上丢了过去,冷冷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转身离开,而这一刻,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拦住她了。

    “如果我不答应,你以为你杀了我就能了事了?”一直很是平静的沈书意终于再次开口了,面对这样的强敌,沈书意并没有什么害怕。

    技不如人,这是事实,即使她想要更进一步,想要变强,但是她的身体已经到了饱和状态,根本没有办法前进一步,而那未知的神秘区域,沈书意即使想要进去,可是之前神秘男人的话依旧清晰的响在脑海里:经脉受损,深藏暗伤。

    “你找死!”冰冷的声音带着杀机,而话音落下的同时,红霞却已经到了沈书意的面前,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无法想象人类的速度竟然还可以这么快,如同瞬移一般。

    “我死了,谭宸不会独活,你的打算依旧会落空。”挑起眉梢,沈书意很是平静的承受着红霞愤怒的眼神,这种上位者对于下位者威慑镇压的气势,对沈书意而言并没有多大的作用,无欲则刚,她经历过很多,面临过太多次的生死存亡,所以红霞即使可以杀了她,但是想要用眼神让她屈服害怕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得不说沈书意的话让红霞脸铁青的一变,恨不能立刻就将沈书意给杀了,可是她的高傲让红霞明白,杀了沈书意,那么谭宸必定会报仇,不惜一死的报仇,真的死了一个好苗子,红霞也是无所谓的,岛上这样的天才太多太多了。

    可是谭宸的无视,让红霞心里头升起了一股征服欲,所以这样的情况之下,红霞不会杀了沈书意,真正的高手,即使再狂傲,又怎么可能是没有脑子的蠢货。

    残忍的笑容从脸上浮现而出,红霞看着如此平静的沈书意,表情愈加的残忍而危险,“我见过太多太多你这样的人,自以为视死如归,不在乎一条命,可是你这样的人,却比任何人都要骄傲,比任何人都要重感情,而我会一遍一遍凌辱你的骄傲,我会让你悔不当初。”

    红霞说完的同时,突然对沈书意动手了,而面对这样的高手,沈书意自然不可能不戒备,红霞扇过来的一巴掌,若是平常人,绝对挡不住,不管是她出手的速度还是力度,这一巴掌下来绝对能让沈书意被打掉几颗牙齿。

    可是沈书意毕竟也是个高手,是个在实战里走出来的高手,身影快速的移动,右手也同时挡了下来,可是红霞的动作却更快,这种强大是本质上的,如同一个稚童面对成年的强者,即使反应再快也根本是蚍蜉撼树。

    砰的一拳头,狠狠的撞击在了小腹处,沈书意猛然后退了好几步,一手扶住了桌子边缘,稳住了身体,五脏六腑似乎都在这一拳头之下被轰碎,这种力度,至少有千斤重,沈书意紧咬着牙关,将血腥味给压了下去。

    “看到了吗?你在我眼里不过是个随意践踏蹂躏的蝼蚁!”红霞笑着开口,可惜没有从沈书意的眼中看到畏惧之色,这让红霞很是不满意!不过这种天生的贱骨头,她也见过不少,都不怕死了,再打也是没用的,今天这一拳头,她打破了这个贱骨头的骄傲,而之后,她会让她一遍一遍的后悔,会让她来跪着哀求自己!

    在场所有人都让开一条路,沈书意的身手周子安和戴磊都是知道的,可是在这个红霞面前,沈书意根本没有招架之力,这让周子安他们都震惊住了,为什么现在的女人都是如此的恐怖,出手都是必杀的凶残。

    清瘦的身体挺的笔直,这是沈书意的骄傲,流血不流泪,龙组虽然不是沈书意最后的归属,但是在龙组那样的环境之下,身为最优秀的随扈,沈书意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这种从容赴死的态度也造就了她如今的冷静,但是红霞的确击溃了她一直以来的骄傲。

    “咳咳。”终于承受不住,沈书意剧烈的咳嗽起来,鲜血顺着嘴角流淌下来,沈书意扬唇笑了起来,抬手擦过嘴角的血迹,原本娇嫩的脸上带着点点殷红的鲜血,让总是柔和冷静的沈书意此刻看起来却带着一种危险的美丽,染血的鲜花,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危险邪魅。

    周子安第一个反应过来,快速的上前,抬手要扶住沈书意的身体,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女人总是那么的冷静淡定,聪明却又恰到好处的圆滑,这是周子安第一次看到受伤的沈书意,让他心里头生出一股浓浓的怜惜。

    “我没事。”微笑的开口,沈书意后退一步避开了周子安的搀扶,她看起来是如此的冷静,但是骨子里比谁都要固执都要倔强,而这种固执何尝不是一种骄傲!

    一步一步,沈书意挺直了身体向着包厢外走了过去,双手用力的攥紧成拳头,如果没有在神秘男人和红霞出现之前,沈书意即使训练,也是锻炼自己而已,毕竟谭宸和莫家都非同一般,她需要这种强大来震慑敌人。

    可是如今,沈书意心里头如同一把火在炽热的燃烧着,她太弱小了,沈书意从没有如此迫切的希望自己变强,即使经脉受损,即使深藏暗伤又如何?沈书意唯一相信的就是人定胜天!即使前方没有路,她也会披荆斩棘的开出一条血路来,她沈书意从来不是认输服软的女人!

    如同谭宸被红霞胁迫的事情,他没有告诉沈书意,同样的,沈书意受伤的事情也没有告诉谭宸,不想让他担心,沈书意直接去了药老那里,毕竟有谭亦在,基本即使呼吸停止了几分钟,谭亦都能将人从鬼门关给拉回来。

    “你这怎么又受伤了?还一次比一次严重!”药老眉头一皱的开口,说是责备,可是却已经快步的上前,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沈书意,他是中医,望闻问切是本行,而此刻的沈书意,不要是药老了,就是普通人也看得出她的脸色又多么的苍白,脚步有多么的虚浮。

    “没事……”刚一开口,沈书意再次咳出血来,不过将淤血咳了出来,呼吸倒是顺畅了许多,借着药老的搀扶,沈书意躺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浑身都是冷汗,这一拳头,太重,若是普通人,只怕都已经重伤昏迷。

    “谁将你打成这样的?”夏老爷子也是脸色阴沉的厉害,不管沈书意是不是抢了夏秋末的谭宸,但是这是小一辈的事情,夏老爷子自然不可能插手太多。

    而身为古武世家的泰山北斗,夏老爷子自然知道沈书意有多么的强,只怕夏家都没有人是她的对手,而这样的人,却口吐鲜血的受了内伤。

    若是沈书意身上还有其他的伤,夏老爷子也还能接受,可是沈书意看起来根本没有经过激烈的战斗,这让夏老爷子在关心沈书意的同时也震惊了,就算是自己年轻的时候想要一招重伤沈书意也不大可能。

    沈书意眼前阵阵的发黑,此刻她已经闭着眼躺在了病床上,任由药老来医治,夏老爷子的话,沈书意也听到了,但是却没有多少力气来回答,这不单单是身体上的伤,毕竟沈书意过去受过比这严重许多的伤,关键是精神上。

    红霞说的不错,沈书意比任何人都骄傲,而此刻她的骄傲被人践踏在地,沈书意看起来平静,只是将一切都压在了心底,所以她还能谈笑自如,只是心里头却酸涩到了极点,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屈辱,这也是导致她此刻看起来格外的虚弱的原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97》,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97章 一拳折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97并对婚宠军妻197章 一拳折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