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章 坚定决心

    比起沈书意只挨了一拳头,陆纪年则完全是被凌辱的,一张脸被打的青青紫紫,不要说谭亦看了都压不住眼睛里的邪火,而沈书意的内疚更甚,毕竟她清楚的明白陆纪年被打完全是自己的原因。

    “走吧,回去了,小意,晚上你可得给我弄点好菜补补,我可是亏大了。”嘿嘿的笑着,陆纪年扶着沈书意站起身来,原本他是想要瞒着沈书意,谁知道她这么警觉,直接就发现了,所以没有隐瞒的必要,陆纪年自然也厚脸皮的想要蹭好吃的,这次估计谭宸想要拦着都不行了,陆纪年突然感觉自己被狠揍一顿太值得了,至少上今晚上他吃完饭绝对将碗筷一扔当大爷,让谭宸这面瘫去当小二子去厨房洗碗收拾。

    谭亦微笑着目送着沈书意和陆纪年离开,原本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暗沉下来,虽然路易斯的为人很是一意孤行,刚愎自用,但是谭亦原本是打算一点一点的接近路易斯,利用合作的关系,取得路易斯的信任,再摸清楚路易斯他们的情况。

    可是如今沈书意和陆纪年身上发生的事情,让谭亦知道如果自己继续这样缓慢的步骤,那么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谭亦俊美的脸上表情冷厉下来,片刻之后,却又恢复了一贯的优雅笑意,既然要玩那就玩大的,他也好奇路易斯到底来自什么地方!

    暗夜里,当谭亦不请自来的到达了路易斯暂时居住在N市的别墅时,路易斯有些的诧异,不过倒没有什么不高兴,毕竟他和谭亦目前是合作的关系,而且他们共同的敌人就是沈书意和莫家。

    “有什么事?”直接的开口,路易斯依旧保持者惯有的高傲,即使和谭亦说话的时候态度稍微好了一点,但是那种高傲依旧存在。

    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谭亦倒没有开口回答,而是端起茶几上泡好的咖啡,悠然的喝了一口,仪态大方,风度翩然。

    “今天陆纪年被人给打了,被打的很惨,而动手的是一个红衣女人,不,确切来说应该是女孩子,而且沈书意今天也被人给打了,一招就被打趴了下来。”笑意盎然的开口,谭亦挑了挑眉梢,邪魅不羁的表情显得更加的魅惑,“我很好奇这个红衣女人的身份。”

    路易斯紧锁着眉头,他没有想到红霞竟然直接就挑上了沈书意,甚至还动手了,不过即使引起了各方的注意,路易斯也不在意,在他们看来这些人都太渺小了,即使沈书意又如何,依旧如同蝼蚁,如果不是岛上规定,不能将事情闹大,引起各国政府的注意和干涉,路易斯早就对沈书意和莫家动手了,又怎么可能用这样迂回的办法来解决事情。

    “看来路易斯先生是知晓一些情况了。”谭亦笑了起来,将咖啡杯放回了桌子上,一双凤眸里闪烁着精明算计的深意,谭亦目光直白的看向路易斯,“既然是合作关系,我希望路易斯先生可以给我一点情报,我目前和沈书意可是交好的关系,若是也和陆纪年一样被无辜迁怒暴打一顿了,那就太亏了。”

    “这件事你无权过问,不过也不用担心,我会告诉对方,不会对你动手的。”岛上的一切都是最高的机密,绝对不可能泄露给外人知道,路易斯斩钉截铁的开口,警告的看着谭亦,看着谭亦不悦的神色,路易斯的表情也森冷了下来,“你最好不要自作主张的去打探什么,否则出什么事不要怪我没有事先警告你!”

    “路易斯你这是什么意思?”谭亦笑的很是危险,眼神冷了下来,邪挑着眉梢看向路易斯,“想要威胁我,路易斯你还不够资格!”

    “我们只是合作的关系,不该知道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打听,否则不要怪我动手。”即使是路易斯,却也不敢触犯岛上的规矩,而他之所以能出来,也是因为路易斯只算是外门子弟,没有入门,算不上内门子弟,这才有机会外出,否则十个路易斯也不敢违背岛上的规矩。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看到路易斯的态度坚决,谭亦直接站起身来,俊脸上表情显得有点难看,转身向着门外走了过去,看来路易斯这些人的来历的确是机密,他们根本不可能透露出来。

    离开了路易斯这里,谭亦仔细的留心了一下,并没有被人跟踪,这才将车开向了一处暗巷,将自己的车子停了下来,重新开上巷子里一辆普通的商务车,重新调转了方向直奔揽月苑而去,今晚上谭亦过来也只是为了试探一下,如今至少明白一点,路易斯他们所在的地方规矩绝对是森严无比,即使路易斯这样狂傲的人也丝毫不敢违背。

    不同于往日揽月苑里热闹的气氛,谭宸并没有和沈书意说红霞威胁的事情,但是他的情绪也非常的不好,冷酷的峻脸显得有些的阴沉,吃过饭之后,直接将碗端到厨房去洗了,几乎一晚上没有和沈书意说上三句话。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这种冷酷的男人的确很欠揍,遇到事了,绝对是压在心里头,宁愿自己去解决,绝对不会将这份压力带给身边的女人,谭宸更是如此,他天生就沉默寡言,更不用说红霞这件事太让谭宸无力,所以他更是一个人承担下了一切。

    客厅里,沈书意坐在沙发上,视线是看向电视机的,可是丝毫没有听清楚到底播放了什么新闻,思绪有些的飞远。

    陆纪年晚上并没有过来吃饭,从药老那回来时,直接在路上让沈书意帮忙买了一份水饺带了回来,陆纪年吃过之后就上床休息了,虽然是皮肉伤,但是却同样伤到了陆纪年身为男人的尊严,而这个时候他选择的是独处。

    “该死的。”越想越烦躁,沈书意挫败的抓了抓头发,将原本柔顺的黑发直接给揪成了鸡窝状,说不气愤那是假的,可是即使再气愤,沈书意也知道自己必须冷静,冷静的面对红衣女人带来的威胁。

    她已经派出所有的人去查找之前湖边男人的下落了,这是沈书意唯一的机会,不管前面是刀山火海,沈书意也绝对不会放弃,可是在没有查到男人落脚地点之前,沈书意只能继续纠结着,而谭宸那明显大男子主义的态度,让沈书意又是无奈又是感动。

    “你真不和我说到底出了什么事?”盘膝坐在沙发上,看着从厨房洗碗出来的谭宸,沈书意危险的开口,挑着眉头,撇着嘴,其实就算他不说,沈书意都从红霞那里知道是什么事了,无非是让谭宸离开自己跟着她走!而谭宸因为红霞的强大,所以不愿意告诉自己,让自己担心。

    “不要想太多,我会处理。”低沉浑厚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悦耳,谭宸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温暖的大手揉了揉沈书意的头顶。

    他是男人,这个时候,他会不顾一切的挡在小意的面前,不管前方有多么的困难和危险,只要谭宸还有一口气在,他就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小意身上。

    “我知道你这是不信任我,不愿意和我分享你遇到的困难,难道在你眼里我只能同甘不能共苦吗?”气鼓鼓着脸颊,沈书意直接无理取闹起来,将手里的抱枕狠狠的向着身边的谭宸砸了过去。

    “小意,别闹。”看着沈书意如此孩子气的举动,谭宸无奈的叹息一声,将抱枕放到一旁,直接将人给揽到了怀里,对于沈书意的无理取闹,谭宸这样天生沉默寡言的男人,基本不会哄人,所以谭宸最喜欢的就是将人直接压床上,到时候什么事都解决了。

    可是今晚上谭宸的确情绪不太好,红霞的出现,让谭宸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挫败,所以此刻,谭宸只能将人给抱着,任由沈书意直接掐着自己的腰发泄情绪。

    不满的沈书意依旧气呼呼的模样,直接挣扎的要挣脱开谭宸拥抱的铁臂,可惜比起谭宸坚定有力的动作,沈书意的挣扎只持续不到一分钟,直接被谭宸给抱在了怀抱里,牢牢锁住,想要挣脱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对付孩子气般闹腾的沈书意,谭宸只会这一动作,根本不知道开口说几句好话哄哄。

    “你不说我也知道,不就是出了个穿红衣服的小三,让你离开我跟她走。”洋腔怪调的开口,从谭宸怀抱里探出脸来,沈书意不屑的哼哼着,鄙视的看着面瘫脸的谭宸,“这点破事我早已经知道了!”

    不过无理取闹之后,看着谭宸这冷酷峻脸,白天被红霞一招给打趴下的委屈倒是散了许多,沈书意直接将脸埋到了谭宸的怀抱里,心里头痛快多了,负面的情绪几乎都消失了,其实沈书意并不需要谭宸来哄着自己,她只需要在自己发泄的时候,这个男人如此包容的抱着自己,不管自己说了什么不可理喻的话,他依旧会牢牢的抱着自己,绝对不会放手,这样就够了。

    “她来找你了?”声音瞬间冰冷的有些骇人,谭宸低头看着无尾熊一般抱着自己的沈书意,峻脸越来越阴霾,那个女人,那样的脾气?倏地一下,谭宸将沈书意推出自己的怀抱,面瘫脸上的镇定表情也破裂开来,低沉的声音急切的失去了惯有的冷静,“她是不是对你动手了?”

    红霞的身手,谭宸明白,他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小意同样也不是!这一刻,杀意从心中升起,谭宸从没有如此痛恨过一个人,恨不能将她给生吞活剥了!

    “我没事,只是挨了一拳,陆纪年被打的狠了,没有半个月的休养根本没办法出门。”沈书意自嘲的扯了扯嘴角,她倒是宁愿被打的人是自己,也好过身边的朋友被自己连累,这种无力,这种屈辱,都能将沈书意给折磨成只知道报复的冷血恶魔,可是她还是太弱了。

    果真!阴寒着眼神,谭宸一把将沈书意给抱在了怀里,用力的抱紧,低沉的声音一字一字,铿锵有力的在沈书意的耳边响起,“交给我来处理,不要自己动手。”

    沈书意沉默着,这件事,她怎么可能置之度外,谭宸一直不愿意说,可是他们都明白,在红霞的威胁之下,谭宸只能选择离开,否则红霞真的可能对沈书意他们下杀手,而谭宸离开,沈书意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跟随而去,她要变强,强大到将所有折辱自己的人都狠狠的击溃!

    一时之间,沉重的窒息气氛在客厅里蔓延开来,从去国安部训练开始,这么多年来,谭宸这个冷酷而强大的男人第一次如此的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而同样的,沈书意这个超级冷静的性子,也是第一次这样的怒火中烧,都说沈书意的性子柔和,不会斤斤计较,可是那是因为没有触犯到她的底线,沈书意是典型的天蝎座女人,当触犯到她底线的时候,这个冷静的女人会瞬间化为恶魔,不惜一切代价发起疯狂的报复,即使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沈书意也绝对会在所不惜!一冲到底!

    谭亦过来时,透过玻璃窗户就看见客厅里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这一瞬间,谭亦突然感觉到一股温暖和欢喜,而他这个当弟弟的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守护这一切,不会让任何人来破坏这一份感情,这是谭亦这个笑面银狐的誓言。

    “哥,小意。”敲了敲门,谭亦直接开门走了进来,微笑的看向已经分开的两个人,暧昧的眨眨眼,“看来我来的可不是时候。”

    谭宸已经恢复了一贯的面瘫表情,只是声音却不是那么的冷酷,“坐。”对于谭亦这个弟弟,谭宸一直以来都是一种保护的状态,在谭宸看来,不管谭亦身手多好,不管她日后有多么大的势力,这是自己的弟弟,是他必须保护的弟弟,仅此而已。

    “笑什么?没事,你也找一个冬天回家抱着。”沈书意倒是大方的窝在谭宸身边,秀着恩爱刺激着如今还是孤家寡人的谭亦,“这会怎么过来了?”

    “路易斯还有那个红衣女人的事情,我会处理的,小意这几天你注意一点。”谭亦笑着开口,谭家的男人都是极其护短的,所以谭亦和谭宸即使性格迥异,但是态度绝对是一致的,这么强大的劲敌,谭宸和谭亦绝对会处理,他们两兄弟会有商有量的讨论解决办法。

    至于沈书意,绝对是属于被谭家兄弟保护的女人,这个时候该干嘛干嘛去,这需要动刀子动枪子的时候,他们处理就可以了,倒不是不相信沈书意的身手,完全是从谭骥炎这个当爹的身上遗传下来的大男子主义。

    “坐一下。”沉声对谭亦开口,谭宸握起沈书意的手,直接要将人给送上楼去休息。

    谭亦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这将自己给撇到一旁的兄弟两人,如同这事和自己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去了,沈书意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倒也不和谭宸和他亦争论,反正她也在查了,而且湖边遇到的神秘男人,沈书意还没告诉谭宸,说不定她还先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卧房里,看着沈书意腹部上方的淤青,谭宸脸色依旧阴沉的厉害,倒是没有说什么肉麻兮兮的话,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随后冷沉着面瘫脸,给沈书意盖好了被子,“先休息,我下去。”

    “去吧。”摆摆手,沈书意也懒得理会谭宸了,直接将床头柜上的笔记本给拿过来架到了腿上,傍晚的时候因为察觉到陆纪年出事了,沈书意直接就冲药老那去了,之前查的监控录像还有些没看完,这会沈书意继续查看着,追踪着湖边神秘男人的下落。

    第二天,一大早,沈书意还没起来,谭宸倒是先起床煮了稀饭,从冰箱里将速冻的紫薯球给放蒸笼里蒸熟了,沈书意刚洗漱完还没有换衣服,谭宸这个面瘫着脸庞,冷酷着气息的男人,却无比“贤惠”得端着早饭直接进卧房了,“就在这吃,今天不去古韵。”

    沈书意坐床边上,斜着眼睛瞅着谭宸,他这是让自己彻底当缩头乌龟给缩家里!其实虽然打不过红霞,可是人穷志不穷,沈书意的性格绝对做不到锁家里躲着。

    可是不管沈书意怎么看,谭宸也不说话,就这么端着早饭,石柱子一般站在床边,直到五分钟之后,沈书意败下阵来,认命的吃起早饭来,反正她算是明白了,以谭宸这固执的性格,就不要指望和他说道理,古板封建根本就说不通!

    “我会尽快处理。”看着闷着头吃早饭的沈书意,谭宸放软了嗓音,他知道这样委屈了小意,可是比起她受伤遇到危险,谭宸宁愿沈书意生气,宁愿她埋怨自己,却也不愿意看到她再受伤。

    “我知道,你去军区吧。”点了点头,沈书意自然不是真的生气,谭宸就这古板的性子,又沉又闷,所以当初关煦桡他们都无比惊诧的感叹,沈书意这到底多么想不开才会看上谭宸了,难怪不会感觉天天对着这面瘫男人会无聊到极点吗?

    见沈书意不是口是心非,是真的不生气,也没有打算在自己离开之后再偷溜出门去古韵上班,谭宸这才放下心来,其实如果沈书意真的闹腾起来,谭宸根本不知道怎么劝解,估计到之后他只能将人给拎着一起带军区亲自看着。

    等谭宸离开之后,沈书意刚准备出门去药老那里喝药,谁知道谭亦已经将药给送到揽月苑了,可是突然有事,谭亦来不及过来,直接让门口的保安帮忙将药送给了沈书意。

    也不知道谭亦突然发生什么事了?沈书意有点的担心,打开保温盒,刚准备将熬好的中药趁热给喝了,突然,沈书意敏锐的警觉到一丝不对劲,这只是一种天生的直觉,沈书意快速的回头看向左侧。

    “很敏锐的警觉力。”一道身影从黑暗的阴影里闪身而出,男人笑着开口,目光里带着赞赏之色,他知道沈书意并不是真的发现自己过来了,以沈书意后天武者巅峰的状态,自己如果要隐藏,沈书意绝对发现不了,可是她的警觉性却如同野兽一般,精准的厉害,这是一般人不管训练多久都没有办法达到的天赋。

    将食盒里的中药一口给喝了,沈书意这才看向男人开口,面容异常的平静,可是眼中的却是无比的坚定,“我想知道如何才能去你所在的地方。”

    沈书意清楚的明白谭宸必定会离开,不管是因为路易斯这种危险的存在,还是因为红霞的威胁,不管如何,谭宸都会离开,于公他不会放弃这一次查清楚这个神秘组织的机会,于私,红霞用沈书意的安全来威胁,谭宸只能妥协,所以沈书意也必须去,不惜一切代价的跟过去,让自己变强,让任何人都没有办法要挟自己和谭宸。

    “我说过你经脉受损,身藏暗伤。”男人没有想到沈书意是如此的坚决,即使她看起来是和和气气的样子,可是那眼神,男人无奈的开口,“其实以你的身手,如今能伤到你的人很少很少。”

    沈书意的身手已经是后天武者的巅峰状态,而且还有着常人没有的敏锐直觉,在如今的社会,沈书意绝对算得上是高手,完全没有必要跟自己走,而且她想要跟也去不了,根本不合格。

    “可是只要有希望我就不会放弃,至少那个红衣女人可以一招杀了我。”沈书意平静的笑着,没有任何的愤怒和屈辱,技不如人,再生气那也只是自取屈辱,而她需要做的是让自己变强,然后将这个屈辱给十倍的还回去,即使为此要付出血汗,但是她也在所不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199》,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199章 坚定决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199并对婚宠军妻199章 坚定决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