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章 送上喜帖

    风雅阁包厢。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最上面那一位的心思谁也猜不透。”陆纪年也很是无力,政治的水太深,虽然有路易斯和红霞这些未知强敌虎视眈眈的在一旁,但是这些敌人只是武力强大,真正能威胁到最上面那一位的还是谭家,所以陆纪年也没有办法去猜测什么左右什么,而谭家暂时也是按兵不动,估计也是有所顾虑。

    沈书意皱着眉头,微微一动身体,腰酸的难受,让沈书意差一点给趴在了桌子上,谭宸这个禽兽!想到昨晚上谭宸的疯狂,沈书意表情无奈的,结果一抬头就对上陆纪年探究的目光,沈书意没好气的一翻白眼,“点菜吃饭。”

    “我还以为你脸上这黑眼圈是化妆化出来的,现在凑近一看还真是黑眼圈啊,这是怎么弄的?”绝对有大新闻,有猫腻!

    陆纪年睁大眼的瞅着沈书意,之前从公安局出来面对记者虽然是演戏,表情动作语调可以伪装,但是小意这脸可是真的憔悴,睡眠不足的典型征兆,这还有腰酸背痛,喉咙沙哑……陆纪年突然发现自己不纯洁了。

    “你,离我远点。”沈书意身体向后倾着想要避开,可惜陆纪年却直接凑了过来,满脸的好奇,笑的无比暧昧而淫荡,这绝对有奸情!

    陆纪年一手按住沈书意的肩膀,一手按在椅子把上,却没有料到包厢之前已经有一拨客人吃过饭离开了,服务员虽然打扫了,但是地板还有点的湿滑,所以陆纪年这么一折腾,只听见嘎吱一声,他的椅子在地板上一滑,失去平衡之下,陆纪年直接摔在了沈书意的身上。

    若是平常被陆纪年这大老爷们给撞一下就撞了,可是沈书意今天这小蛮腰此刻酸痛的如同千万只蚂蚁在啃咬一般,沈书意难受的嘶了一声,恶狠狠的瞪着摔趴在自己身上的陆纪年。

    “小丫头,纵欲过度了?”虽然摔趴在了沈书意的身上,但是近距离之下,陆纪年也看见了沈书意围巾下满,白皙脖子上那青紫的吻痕,不是一个两个,直接是一大片,再联想到沈书意的表情,陆纪年直接乐不可支的叫了起来,“我靠,谭宸这面瘫太奸诈了,竟然还会来这一招,小意你都不需要伪装颓废疲惫了,根本就是被做的蔫蔫倒!”

    沈书意难得的脸一红,刚要推开陆纪年,结果包厢的门嘎吱一声被打开了,“打扰一下,菜……”侍应生的声音直接卡在了喉咙里,目瞪口呆的看着椅子上的陆纪年和沈书意,小脸刷的一下红透了,谁知道还有人猴急的在风雅阁的包厢里就抱上了。

    而跟在侍应生后面的谭宸依旧是面无表情,一双黑眸就这么冷冰冰的看着手忙脚乱爬起来的陆纪年,太过于冷静,连一旁的侍应生都有些的不好意思打扰到别人亲热,可是谭宸脸上却丝毫看不到任何的表情变化。

    “我可以解释的。”被谭宸这面瘫的样子给弄的毛骨悚然,陆纪年倏地一下站直了身体,如同被教官检查的新兵蛋子!尼玛,太可怕了!陆纪年突然明白为什么沈书意有时候会怕谭宸了。

    一般男女朋友,尤其是谭宸还这么宠着沈书意,按理说沈书意都能爬到谭宸的头上做窝了,可是陆纪年却奇怪的发现有些时候沈书意却非常的“畏惧”谭宸,尤其是犯错的时候,沈书意乖的跟幼稚园排排坐的小屁孩一模一样,而这会眼瞅着谭宸这没有表情的脸,陆纪年小心肝颤抖着,他突然发现谭宸这死面瘫这样子看起来太可怕了,说是准备杀人分尸陆纪年都没有什么奇怪的。

    “菜送上来。”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的给罚站的陆纪年,谭宸冷沉的声音没有任何的音调起伏,听不出喜怒,冷声的让尴尬在一旁的侍应生将菜送上了桌。

    三分钟之后,谭宸在沈书意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给她拿了筷子倒了热茶水,“先喝一点汤,暖暖胃。”

    小意!还有我呢!陆纪年站在一旁对着沈书意不断的使眼色,他要是知道自己这么一闹腾会摔到沈书意的身上,还被谭宸这个面瘫给抓了个正着,打死陆纪年他也不敢闹腾啊!刚刚他可是趴在小意身上的,噢,谭宸肯定是在想是将自己杀了再奸,还是奸了再杀!

    时间无法倒转回去,陆纪年可怜巴巴的对着沈书意拼命的使眼色,若是以前,谭宸至多不痛不痒的给陆纪年一拳头,陆纪年倒也不感觉有什么。

    可是谭宸却这么无视着他的存在,直接当成空气一般,甚至在“捉奸在椅”的时候,脸色都没什么变化,太诡异太反常,物极必反,必有妖孽!所以陆纪年顿时就蔫了,难道谭宸真的准备将自己给咔嚓了。

    “坐下来吃吧,你不饿吗?”沈书意拿着白瓷的勺子慢慢的喝着汤,排骨炖的冬瓜汤,浓香四溢,挑着眉梢好笑的看着挤眉弄眼的陆纪年,这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我敢吗?陆纪年挫败的瞪了一眼沈书意,谭宸要真的发火给自己一拳头,陆纪年早就大咧咧的坐下来了,顺便还调侃一下谭宸够爷们,小意这两个黑眼圈都可以媲美熊猫了,谭宸晚上到底有多折腾,是不是真的一夜七次郎,才将小意给折腾的睡眠不足,满脸憔悴。

    可是谭宸却这么不愠不火,冷淡淡的,反而让陆纪年毛骨悚然,双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哪里还敢放肆的调侃谭宸和沈书意,摸摸鼻子,自己罚站了,毕竟俗话说的好不叫的狗咬人那才是最狠的!

    看着陆纪年这熊样,沈书意抿唇笑着,摇摇头,桌子下的小手在谭宸的腿上拍了拍,他明知道陆纪年这性子,还故意这样吓他做什么,谭宸这么不言不语的模样,有时候沈书意看到都有点发怵,更别说心虚的陆纪年。

    “上面那一位对小意是什么态度?”谭宸终于发话了,谭家目前按兵不动,毕竟想要扳倒莫家,目前还不行,谭家也不需要出手,不过最上面那一位的态度意味不明,即使是谭家也需要仔细部署。

    危机解除!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陆纪年顿时又活了过来,直接将椅子拉到了谭宸的身边,勾搭着谭宸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热络模样,笑呵呵的开口,“放心,小意如今只是普通人,而且大敌当前,上面那一位可没有心思来对付小意这种小虾米,不过谭家的话,态度依旧不明确,政治这东西太黑暗,谁知道上面那一位会不会在路易斯的危机结束之后,背后给谭家一刀。”

    目前,路易斯想要通过古韵来打击莫家,在黑道和政界同时发难,一举将莫家拿下,而彭家自然是黑道进攻的主要势力,而白道上,戴家联合其他几个世家威逼利诱,让官场上没有人敢护着莫家,彭家和戴家还在沾沾自喜,丝毫不知道他们根本就是棋盘上的一颗棋子。

    甚至连路易斯和红霞也只是一颗棋子而已,这一局是谭家和最上面那一位的对决,而在对决之前,谭家和最上面的那一位却还是合作的关系,至少明面上也是如此,路易斯肯定是会被牺牲的,局势晦暗,诡谲莫测,谁也无法预料最后会发生什么。

    “你和我们一起去岛上?”谭宸已经见过原啸一面,沈书意当年在龙组的训练太残酷,虽然也有调理,但是身体还是有些暗伤,可是谭宸却不同,他同样是后天武者巅峰的状态,可是身体却一点伤都没有,这也归功于容温对谭宸的爱护。

    谭宸是容温一手带出来的,也是谭宸唯一认可的老师,谭宸在国安部基地的训练虽然艰苦,但是所有的训练计划都是非常的科学,容温甚至动用了关系,以权谋私的成立了一个小组,就是专为谭宸的训练服务的。

    从谭宸身上的优点缺点,针对的进行训练计划,谭宸左腿内侧的力量最为薄弱,曾经为此进行了整整三个月的专项训练,更不用说什么营养师、中医推拿按摩师都是一应俱全,从国安部基地离开时,谭宸已经是后天武者巅峰的状态,而他的身体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所以谭宸去岛上是绝对可行的,而沈书意自然也会跟着过去,谭亦通过和红霞的合作,再加上他精湛的中医术,自然也是会去,不过关煦桡还有顾岸他们,却不在谭宸的考虑之列,一来他们的年纪小了一些,二来身手和经验上,关煦桡他们差了很多。

    谭宸虽然看起来冷漠古板,但是却也是深谋远虑,考虑周全,所有人都去岛上太危险了,鸡蛋不可能只放在一个篮子里,去岛上多则五年,少则三年,他们必定都会回来。

    若是一切无虞,自然可以让关煦桡他们再过去岛上接受训练。如果真的在岛上出了什么事,还有关煦桡和顾岸这些人在,也不担心谭家关家顾家会出事,谭宸他们过去岛上也只是探探路。

    “你们都过去了,你认为最上面那一位会放心吗?”陆纪年嘲讽的一笑,嘴角的笑容怎么看怎么的薄凉,虽然龙组的每一个成员都是绝对的忠诚,只要上面的命令下来,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的会挡子弹会自我牺牲。

    但是龙组对最上面那一位而言只是最忠实的武器而已,谭宸去了岛上,最上面那一位肯定不会放心,这是人的劣根性,换其他人过去,上面那一位同样不放心,所以唯一的人选只有陆纪年,毕竟龙组的忠心是丝毫不用怀疑的。

    一边说一边吃,时间倒也过的很快,吃过饭之后,莫念也准备过来,毕竟莫家如今的局势有些的危险,所以陆纪年选了个茶楼,下午的阳光暖融融的,从茶楼的玻璃窗户照射进来,让人都有种恹恹欲睡的感觉。

    “睡一下。”谭宸低声的开口,二楼的位置极好,下午虽然有点凉,但是这会隔着玻璃窗户晒着太阳太舒服了,看着沈书意打着哈欠,谭宸直接将外套给脱了下来,让沈书意屈膝横卧在沙发上,头枕着自己的腿,谭宸将外套盖在了沈书意的身上,茶楼原本也安静,倒是睡觉的好地方。

    “莫念哥过来了再叫我。”这两天谭宸太放纵了,沈书意严重睡眠不足,这会也不客气了,蜷缩了一下身体,双手抱着谭宸的腰闭上眼,暖洋洋的阳光之下,片刻的时间就昏昏欲睡了。

    冷峻如霜的峻脸温柔下来,铁汉柔情最为动人,谭宸低头深邃的眸光静静的凝望着沈书意的睡容,大手轻轻的抚在沈书意的头上,黑眸里满是温柔的深情,宠爱眷恋,让人明白这个男人真的爱惨了沈书意。

    陆纪年靠在窗户边晒着太阳,一手端着茶杯悠然的喝着茶,眯着眼,帅气的俊脸上带着羡慕的笑容,“你真的要将这小丫头给宠上天了。”

    “你有意见?”谭宸眉梢一挑,抬头看向陆纪年,不同于面对沈书意时的温柔缱绻,此刻的谭宸已然恢复了面瘫冷酷的一面,浑身气息都是冰冷无比。

    耸了耸肩膀,陆纪年笑着开口,“我将小丫头当妹妹呢,能有什么意见,我只是感慨等我们去了岛上,小意这性子,只怕会招惹到不少大野狼,估计有人得吃醋吃到酸死了。”

    谭宸是很强,身为北京城谭家的大少,真正的太子爷,这样的谭宸,不要说在中国了,就算拿到世界上,那也是跺跺脚的就能呼风唤雨的人物。

    可是到了岛上,强者入云,就一个红霞,都让谭宸和陆纪年他们没有办法,而红霞毕竟是女人,不是陆纪年他们歧视女人,但是在战斗上,男人终究要血性一些,在力量和反应上占了优势,像沈书意这样一旦战斗,就进入状态,直接化身拼命十三郎的女孩子毕竟少,陆纪年可以想象岛上的男人会有多么强悍,若是他们看上了沈书意,谭宸就有的忙了。

    想到此,陆纪年不由的嘿嘿的笑了起来,突然他感觉未来的日子一定会非常非常的热闹,谭宸冷眼看着幸灾乐祸的陆纪年,交友不善莫过如此!陆纪年永远都是在你吧唧一下摔一跤时,他一定会站在一旁拍巴掌看好戏的乐呵。

    莫念过来时,第一眼就看到枕在谭宸腿上睡着的沈书意,脚步立刻放缓了许多,冷绷着脸责备的看了一眼谭宸,同样身为男人,即使莫念并不风流,但是看沈书意这睡眠不足的状态,在外面都能睡着,再看谭宸这明显饕餮的模样,是个男人都明白发生过什么事,莫念自然心疼起沈书意来了。

    “苦主找上门来了吧。”笑的暧昧,陆纪年笑的无比的淫荡,对着谭宸挤眉弄眼着,谭宸这面瘫忒腹黑了,谁能想到他还借着机会狠狠的将小意给欺负成这样,太不要脸了,“莫念你可是面瘫的大舅子,不高兴就来一拳,我保证谭宸绝对不敢还手。”

    陆纪年绝对是唯恐天下不乱,莫念和谭宸对望一眼,直接默契的将陆纪年当成空气给忽视了,让一旁的陆纪年不满的瞅着两人抗议着,“喂,我说我们三个可是死党,为什么我总感觉你们两个有奸情,而我总是被你们给忽视了,难道你们真的背着小意发展出基情了?”

    “手痒。”莫念嘶哑着声音冷冷的开口,漠然的眼神冰冷冷的看着口无遮拦的陆纪年,莫念都有些奇怪,他怎么就和陆纪年认识了。

    “揍。”果真很有默契,谭宸直接开口,丝毫不在意陆纪年那嗷嗷抗议的模样,有些人天生就是欠揍欠虐。

    还说没有奸情!可惜在两个男人的冷眼之下,陆纪年绝对不敢继续闹腾,否则自己一定会被修理的很惨,而且这两个男人忒无耻了一点,还经常联手削自己一顿,陆纪年对付一个还行,对付联手的谭宸和莫念只有被打挨揍的份。

    莫家的形势看起来很是危险,不过莫家却早已经将重要的势力都转移出去了,之前被抓的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角色,而被狙杀的几个莫家骨干人员,却早有二心,莫五爷懒得动手收拾,毕竟杀了这个,自然还会有其他人出来,莫家垄断着整个亚洲地区的毒品。

    自然有些势力会想法设法的将自己的人送进来,真的没有办法将自己的人送到莫家当卧底,也要不惜一切代价将莫家的一些人发展成自己的人,威逼也好利诱也罢,终究会让有些人背叛莫家,所以莫五爷和莫念也毫不客气的借刀杀人,将这些内鬼奸细一并给铲除了。

    “其实我一直以为我陆纪年看起来更奸猾狡诈,可是和你们比起来,我发现我善良多了,谭亦趁机会利用路易斯借刀杀人,将H国潜伏在中国的间谍都给清剿了一遍,莫念你要是这个打算,你们也太狠了,这么利用路易斯和红霞,还不给他们工资,做人太不厚道了。”

    陆纪年摇着头,一副交友不善的感慨,都说相由心生,可是看看谭宸这面瘫脸,看看莫念这冷漠至极的冰山样,可是抛开外表,这两个男人可是一肚子的坏水,杀人不眨眼,利用算计那是丝毫不缺,当然了,至于谭亦,至少算是名副其实的笑面银狐,陆纪年突然很是同情路易斯和红霞了。

    想着想着,陆纪年突然想到什么了,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声音之大,将睡着的沈书意都直接给惊醒了,而正压低声音交谈的谭宸和莫念倏地一下将杀人般的凶狠目光射向陆纪年,他又发什么疯了。

    “小意,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兹事体大,陆纪年也懒得理会谭宸和莫念了,反正他们也不可能真的将自己给宰了!陆纪年一副火烧屁股的焦急模样,等沈书意起身之后,一把拽着沈书意向着包厢的角落走了过去。

    “小意,谭宸是谭家的人,那么日后过个二十来年,谭宸若是上位了,那我不成了谭宸的随扈,给他挡枪子了?”陆纪年这才想起这一茬事来,龙组可是为了最上面那一位服务的,这若是有朝一日谭宸上位了,陆纪年发现自己竟然从死党损友沦落为挡枪子的小跟班了,这也太埋汰人了。

    睡眼惺忪着,沈书意睡的很舒服,可是时间太短,这会还没有完全清醒,眯着眼看着杞人忧天的陆纪年,转身向着谭宸这边走了过去,“你想得倒挺美,过个二十来年,你也老了,就算想当枪子也没有这资本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你早就被拍死在沙滩上了。”

    呃?陆纪年眨眨眼,靠,他竟然忘记这一茬了,等过了二十多年,自己不是退休回家,就是成了龙组的训练教官,还真的轮不到自己来挡枪子,果真想太多了。

    拿过谭宸手里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湿润着有些干燥的喉咙,沈书意总算清醒过来,对着一旁的莫念笑了笑,“莫念哥,莫家的损失很大吗?”

    “都在预测之中,谭家暂时不需要动手帮忙的。”莫念原本冷漠的表情也显得柔软起来,眼神温暖,示意沈书意不用担心莫家。

    莫家这么多年来,垄断毒品这一块,势力太大,自然也有不少沉珂,如今借着这一次的危机,来一个大清洗,将那些毒瘤给割除掉,否则过几年之后,等莫念完完全全的站稳了,他也会大刀阔斧的进行一次内部大清洗,如今只是借着路易斯的手将这件事提前了。

    从茶楼出来之后,谭宸还是回军区了,而莫念也回了莫家,沈书意和陆纪年则是直接回古韵了,如今的古韵已经从之前租赁的地方搬到了天依服饰,将天依服饰直接改名当成了古韵的总部。

    接二连三的事情冒出来之后,尤其是古韵涉嫌到了藏毒和运毒,虽然证据还不够确凿,不过如今的古韵倒也是人心惶惶的,尤其是原来天依服饰的一些中高层领导,更是担心不安着,而沈书意先后几次被公安局带过去问话,更让众人担心,若是古韵破产了,他们就得全部下岗重新出去找工作。

    办公室。

    “总经理,银行的贷款已经全部停下来,还有几笔资金,银行这几天一直在催。”财务部这边,汇报工作的经理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因为古韵如今涉及到毒品,所以过去合作的伙伴,如今都在催逼古韵这边湖还款,有些账目原本该是明年再还款的,但是担心古韵破产,自己的钱会要不回来,财务这边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

    银行也是如此,有几笔贷款资金明明该是明年四月才到还款日期,银行却也跟着凑热闹,整天的电话不断,甚至可以放弃利息,古韵只需要提前偿还本金就可以了,厂里员工也担心自己的工资能不能发出来,整个古韵都是事。

    “到期的就给他们打款过去,没有到期的,一律不理。”沈书意态度也很是强硬,尤其是银行这一块,没有到时间再催沈书意也不会理会,即使银行上告法庭,没有到还款日期,胜诉的自然会是古韵。

    这般财务部的人离开了,销售部的经理也眉头紧锁的敲门走进了沈书意的办公室,毕竟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目前的销售量还是没有多少变化的,但是关键是明年的合约很难签到手了,合作的公司都担心古韵会破产,谁也不敢和古韵签署明年的合约。

    销售这一块,沈书意倒没有太多的办法了,别人看古韵的形势不好,不愿意和古韵合作,这也是强求不来的,沉思了片刻,沈书意倒也平静,“所有销售部的成员月底奖金都提高一成,争取最大的业务,实在不行的话,就专门走出口销售,不过这一点我还需要多考虑一下。”

    处理完了一些事情,沈书意也思索着古韵未来的出路,她如果继续留在N市,倒也不担心古韵的发展,一旦她离开了,商场如战场,很多人只怕都准备将古韵给拆图入腹,想到此,沈书意拿起电话拨通了夏峰的电话。

    “夏设计师,是我,沈书意,有件事还需要麻烦你。”不同于古韵这个才成立的服装品牌,夏家毕竟是多年的老企业了,是服装界的泰山北斗,早几年就是上市公司了,夏峰认识的专业人才绝对比沈书意多了去了。

    “有什么事尽管说。”夏峰自然也直到目前莫家和古韵的危机,不过当初在E国,是沈书意派人将夏峰从蝎子帮给救了出来,就这个人情,夏峰也会竭尽全力的帮忙。

    “是这样的,我想找一个人可以帮忙管理古韵,过段时间我有可能会暂时离开N市,不过你放心,古韵等过了这一次的坎之后,会越来越壮大,绝对不会破产的。”半是玩笑的开口,若是其他的公司,沈书意也就放手了,但是古韵毕竟是她母亲的心愿,所以不管如何,不管多么的艰难,沈书意都不会放手的,“至于工资待遇这一块,我愿意分出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你要离开?”夏峰倒是吃惊了,他是相信沈书意的,当初在E国,蝎子帮那样的帮派都被莫家在一夜之间清剿了,如今的彭家和戴家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夏峰没有想到沈书意会离开,只怕离开的时间不会太短,否则也不会拿出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根本就是将古韵分出一半给其他人了。

    “是啊,有些事必须离开,大概也就三五年,所以这段时间我需要有信得过的人帮忙打理古韵。”虽然有些的不舍,但是岛上对沈书意而言是一个莫大的诱惑,不管如何,沈书意都不会放手的,她必须去,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

    “我知道了,我手头有几个合适的人,不过我还需要和他们沟通一下,三天之后给你答复。”夏峰毕竟只是才华横溢的设计师,这些勾心斗角的门道,他不懂也懒得去琢磨,不过夏峰想起昨晚上的家庭聚餐,其他人说起莫家和古韵都是一副惋惜的模样,可是唯独老爷子却嗤笑一声,说了一句莫家不会倒,古韵更不会倒。

    如今再结合沈书意的话,夏峰明白,莫家背后的势力只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还要强,老爷子当年想要收谭宸为关门弟子,却被拒绝了,只怕谭宸的背景也是非同一般,否则一般人能如此干脆的拒绝老爷子的提议吗?这可是一步登天的大好机会。

    沈书意这边将事情安排的差不多,突然秘书的内线电话打了进来。“总经理,沈素卿小姐想要见总经理。”在沈书意之前的新官上任三把火之后,整个公司再没有人将自己当成天依服饰的人了,都以沈书意马首是瞻,所以对沈素卿也只是尊称一声沈小姐而已。

    “让她进来。”沈书意挂了电话,倒是有些的好奇,这个时候沈素卿过来做什么?难道是来嘲讽自己的,落井下石来了?

    片刻的时间,办公室的门被敲响,秘书打开门侧身让沈素卿进了办公室,随后自己又倒了两杯茶放到了茶几上,这才关上门退了出去。

    “有什么事?”依旧面容平静,嘴角染着笑,沈书意站起身来走到沙发旁在沈素卿的对面坐了下来,莫家虽然目前局势危险,但是莫家还没有垮,以沈书意对沈素卿的了解,沈素卿小心谨慎,在莫家没有完全倒台之前,沈素卿是不敢落井下石的,毕竟莫家要弄死一个人太容易了,而沈素卿是绝对的惜命。

    “沈书意,你倒是泰山压顶也是面不改色,还真是冷静,只是在我面前你没有必要装的这么坚强,我们姐妹一场,即使你落魄了,我也不会笑话你的。”沈素卿尖酸刻薄的开口,字里行间都是嘲讽和畅快,她以为这辈子自己都斗不倒沈书意了。

    即使自己重生活了一辈子又如何?沈素卿很聪明,所以她明白只要有莫家在,谁也动不了沈书意,可是没有想到风水轮流转,莫家竟然要破了,这让沈素卿睡着了都要笑醒了,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着沈书意穷困潦倒,跪在自己面前求自己放她一马的可怜虫模样了。

    “放心,就是你死了我也会活的好好的。”这话说的很毒,沈书意毫不客气的争锋相对着,“钱财身外物,健康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慧极必伤,你也少动歪脑筋,但是累垮了自己。”

    “你!”沈素卿铁青着脸,她的身体不好,是沈素卿这辈子还有上辈子最为无奈的事实,可是气归气,想到莫家如今的局面,想到自己和彭家示好,等沈书意一完蛋,古韵就成了自己的,沈素卿又笑了起来。

    “我今天来不是和你斗嘴的,这是我和炜烜哥的订婚请帖,到时候你一定要出席啊。”沈素卿笑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大红的烫金喜帖来,之前她虽然和秦炜烜在一起了,也决定要订婚了,但是沈素卿感觉的出,秦炜烜一直在拖延时间,似乎不愿意和自己订婚。

    但是在沈素卿和彭家合作之后,如今莫家处于劣势,而彭家上位,彭雄甚至认了沈素卿为干女儿,沈素卿如今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而秦炜烜也改变了态度,订婚的时间和地点也终于确定下来了,而且女方这边,彭雄这个干爹绝对给沈素卿撑场子,很多请帖都是他发出去的,他彭雄已经死了一个亲生女儿,如今给干女儿办订婚酒宴,也算是冲淡悲伤的心情。

    沈书意打开请帖,当看到彭雄的名字时,沈书意眨了眨眼,几乎以为自己打开喜帖的方式不对,而一旁沈素卿却已经咯咯的笑了起来,脸还是那种娇弱动人的脸,只是表情却显得很是得意,“我的订婚典礼就是干爹一手操持的,炜烜哥也同意了。”

    彭雄如今可是一跃成为了N市黑帮的第二大人物,如果真的灭了莫家,就毒品这一块的生意就能让彭雄吃到撑死,秦炜烜自然同意了和沈素卿的订婚,没有任何的拖延,而有了彭雄的保驾护航,秦天朗原本对秦氏集团的打击瞬间就失效了,如今的N市还没有人敢对彭家出手,而且有了戴家在一旁,就是周栋他们也得量力而行,毕竟A省的势力可不小,而且莫家一旦倒台,多少人会从中谋取到巨额利润。

    N市也有不少的人在暗中帮衬着彭雄,想要卖个好,到时候也能分一杯羹,自古以来都有官商勾结,也有黑白两道成朋友的例子,所以在莫家形势不妙的时候,落井下石的人自然不少,所以即使周子安想要护着沈书意,但是也不敢犯众怒,而即使日后莫家侥幸躲过这一劫,但是法不责众,大家也不会害怕莫家的报复,牵扯的人太广,莫家也只能吃闷亏,这还是莫家安然无恙的渡过,但凡出现一点意外,莫家就是被吃的连渣滓都不剩。

    “那恭喜了。”沈书意合上喜帖放在一旁,原来沈素卿好彭雄勾搭上了,这样也好,日后彭雄死了,多少有个披麻戴孝的干女儿,也不至于死了都没有人送葬。

    沈素卿就最痛恨的就是沈书意这一点,明明一无所有了,可是她却偏偏死撑着,平静的笑着,好像还有资本一般,小时候也是如此,明明爸妈都讨厌她,可是沈书意却被谁都骄傲,明明自己和炜烜哥暧昧不清,可是沈书意却一点不生气,不管沈素卿如何设计陷害,如何挑拨离间,可是总有种一拳头打到棉花里的错觉。

    “沈书意,记得带谭宸一起过来,怎么也是我未来的妹夫,而且当天会有不少政要和军区的领导出席,对你和谭宸都是有帮助的,我会和干爹说的,让他介绍介绍你们认识,日后对你和谭宸也有提携作用的。”冷笑讥讽的开口,沈素卿洋洋得意的看着沈书意,她已经准备好了在订婚现场如何奚落沈书意!让她知道和自己作对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我打电话问问谭宸有没有时间。”自然发现了沈素卿的恶意,沈书意笑着开口,走回办公桌前拿起手机拨通了谭宸的号码,“嗯,三天之后,对,订婚宴,你有时间过去……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看着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沈素卿,沈书意抿唇一笑,想要给自己下马威,好吧,沈书意倒是个普通人,不过给谭宸下马威?沈书意突然很恶趣味的想知道当那些所谓的官场政要和军区领导知道谭宸的身份时,他们还敢动手吗?

    在沈书意面前不管如何都讨不得便宜,言辞刻薄,沈书意能比你还要刻薄,武力镇压,估计十个沈素卿也不够沈书意一只手打的,所以沈素卿此刻憋屈的厉害,猛然的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等到订婚宴的时候,自己一定让沈书意吃不了兜着走!让她和谭宸颜面扫地!

    “其实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总是笑眯眯的?”靠在办公桌前,沈书意把玩着手里头的手机,笑着看着转过身的沈素卿,一看她这表情沈书意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懒懒的一耸肩膀,沈书意很是无奈的开口解释,“从小到大,你虽然设计陷害了我很多次,可是沈素卿,对我而言,你只是一只小蚂蚁,随时都会因为身体不好而丧命,换位思考一下,你会因为一个半死不活的蚂蚁生气吗?所以有时候狗咬了你一口,你不会再咬回去的。”

    “沈书意,很好,很好,你现在只是死鸭子嘴硬,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蝼蚁!谁才是猪狗不如的畜生!”被沈书意这云淡风轻的比喻给气的浑身直发抖,沈素卿铁青着脸,眼前阵阵发黑,她一定会让沈书意这个贱人生不如死的!

    “慢走不送。”潇洒的摆摆手,沈书意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变坏了,好像和谭宸认识之后,自己骨子里的劣根性就一点一点的冒出来了,哎,过去的自己多么纯良啊。

    啪啪啪!拍着巴掌,陆纪年对着沈书意竖起大拇指,“我一直以为沈素卿这女人是脑子不清,精神有问题,才总会和你作对,不死不休,现在我才发现你这丫头也是个狠角色,都能将人给气吐血。”

    陆纪年一直以为是沈素卿没事找事的天天和沈书意过不过去,这会才明白沈书意那也不是省油的灯啊,沈素卿挑衅一下,沈书意绝对是十倍的还回去,没有最狠只有更狠,这丫头和谭宸还真是骗死人不偿命的狠角色。

    “你以为杀过人的人还有多善良。”没好气的淬了一声,沈书意懒得理会大发感慨的陆纪年,“我倒是好奇彭雄怎么会认了沈素卿当干女儿,还大张旗鼓的给她操办订婚典礼,我以为他们只是合作的关系。”

    说是合作都抬高了沈素卿的身价,如今的彭家可是势不可挡,沈家有什么?而且看这架势,彭雄还挺看重沈素卿的,难道是准备利用这一次的订婚宴来立立威?

    “我倒是收到一些消息,沈素卿之前和彭雄秘密的见了几次,连彭雄身边的保镖都被赶到了屋子外面,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谈了什么,小意,你说这干爹干女儿的会不会滚到一起去了?”陆纪年笑的一脸的淫荡,一手亲密的搭着沈书意的肩膀,这年头的干爹和干女儿可是寓意不纯。

    “你也太胡扯一点了吧?”对陆纪年的人品表示深深的怀疑,沈书意嫌恶的甩开肩膀上他的手,虽然沈素卿是无耻了一点,但是她可是很喜欢秦炜烜的,不至于和彭雄这个胖老头子滚到一起了吧,脑海里浮现出这一幕,沈书意立刻深深的被惊吓到了,太重口味了!

    “好吧,当我没说,否则面瘫又说我带坏你了,不过听说彭雄这段时间投资的几个股票都大赚特赚了,而且时间都和沈素卿见面的时间相差无异,我怀疑沈素卿也不简单,背后只怕有什么人,至少股票这东西,不是一般人可以玩得转的,沈素卿能有内幕,还将内幕透露给了彭雄,彭雄之所以和沈素卿合作,还认了干女儿,或许是冲着她背后的人过去的。”陆纪年也不胡扯了,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虽然陆纪年和沈书意都没有想到沈素卿是重生了一次,上辈子知道一些股票的发展前景,所以她聪明的利用这个当诱饵,和彭雄勾搭上了,而彭雄也的确是冲着沈素卿幕后的人,只是谁知道这幕后并没有人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03》,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03章 送上喜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03并对婚宠军妻203章 送上喜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