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章 北京谭家

    三天的时间过的很快,而莫家的局势也是越来越危险,黑道之上,彭雄如今可是一飞冲天,对莫家的打击越来越激烈,彭家甚至已经侵吞了莫家的不少地盘,掌控了一些毒品的买卖,赚的盆满钵满,彭雄也是意气风发,丝毫看不到之前丧女之后的悲恸。

    而白道上,戴家也是势不可挡,几大家族的联合出手,让莫家在官场上的势力没有敢出手帮忙的,而俗话说的好,擒贼先擒王,莫家虽然黑白两道同时受重创,但是莫家的精英若是悉数尽出,也能挽回劣势。

    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莫家出动了精英,可是彭家这边却似乎有神秘的力量相助,这些人出手之狠,身手之强,让莫家根本没有招架之力,所以只能节节败退,似乎用不了多久,莫家在黑道上的神话就会破灭了。

    “我们是去参加晚上的订婚宴,你们这是?”沈书意刚换好了衣服下楼,就看见客厅里西装笔挺的陆纪年和莫念,不得不说,穿上正装的两个男人还真是耀眼帅气,可是为什么她感觉陆纪年和莫念哥好像是要过去砸场子搞破坏的。

    “小意,你可别冤枉我们,我们这是过去确保今晚上的订婚典礼能顺利完成,将你的前男友,面瘫的前情敌和沈素卿凑成一对,消除后患。”拉了拉笔挺的白色西装,陆纪年帅气的一挑眉梢,鄙视的小眼神瞅着沈书意,这丫头难道认为自己会过去搞破坏吗?

    不要说如今彭雄势力够强大的,陆纪年才会傻了吧唧的过去找虐,谁让他龙组身份不能曝光,最最关键的是谭宸这面瘫估计恨不能将秦炜烜和沈素卿给打包到一起,结婚生子,永不相见,陆纪年这要是去搞破坏了,秦炜烜一不小心又回来追求小意,陆纪年已经可以想象谭宸那张要杀人的面瘫脸有多么的可怕,所以他真的只是去凑热闹,绝对不会搞破坏,谁敢破坏婚礼,陆纪年和谁急。

    “我陪你过去。”莫念沉声开口,如今的莫家局势危险,落井下石的人必然很多,沈素卿给小意送喜帖,本意就是为了羞辱小意,所以莫念自然会跟过去,有他在,即使莫家垮了,相信只要是不想死的,绝对没有人敢在莫念面前对沈书意出言不逊。

    谭宸今天同样也是换了一身正式的西装,这还是之前从北京城带过来的,不过因为穿的机会太少,所以一直将西装压箱底了,黑色的高级布料,全手工的剪裁,衬托出谭宸挺拔的身材,再加上那一张冷酷的峻脸,五官冰冷如石刻的一般,凤眸冷沉,深邃不见底,这种强大的冷酷气场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

    “走吧。”谭宸沉声的开口,他虽然很少穿西装,但是一米八几的身高,略显得瘦削其实是精炼的身材却最适合穿西装,比起T台的男模,谭宸看起来更为的出色。

    一手摩挲着下巴,陆纪年不甘心的嘀咕着,以他专业设计师的眼光看来,谭宸这面瘫今晚绝对酷毙了!那种冷酷的气场,那种世家子弟的尊贵,那种军人的硬朗刚毅,陆纪年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怕了拍莫念的肩膀,“我突然很同情秦炜烜这个准新郎了,今晚上抢镜头的男人太多了。”

    莫念侧目看了一眼自言自语还乐的呵呵笑的陆纪年,眉头微蹙,再次感觉为什么自己和谭宸会和这个没个正经的男人成为死党,怎么看自己和谭宸都很正常啊,难道一时脑子抽了?莫念表情一沉,坚决不认为自己会一时脑抽。

    今天的订婚典礼选择的是汉爵酒店,完全欧式设计风格的五星级酒店,集餐饮住宿为一体,在市中心拥有一幢二十二层的大厦,汉爵酒店的前面是一个巨大的喷泉,五彩的灯光闪烁其中,喷泉将道路分为了左右两侧,而此刻,道路两旁都摆放着鲜花,铺上了红毯,每隔五米就是气球和粉纱搭成了一个一个美丽的拱形彩虹桥,美丽而梦幻,这绝对是任何一个女人都羡慕的订婚典礼。

    “谢谢,里面请。”酒店门口,一身梦幻的白色礼服,沈素卿挽起的发丝中间别着一支百合花,让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清纯。

    而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沈素卿脸上的笑容显得无比的幸福,隐隐的可见她眼中的得意和高傲,比起现场来参加订婚宴的女人,沈素卿感觉自己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在这些女人羡慕嫉妒的目光里,沈素卿感觉到从未有过的骄傲和高兴。

    “谢谢,感谢百忙之中抽空过来。”同样也是一身笔挺的西装,秦炜烜微笑的和眼前的男宾客握手,男才女貌素来就是天作之合,更不用说秦炜烜不但有才同样也是英俊的商界精英,倒是让不少女宾客多看了好几眼,这可是真正的青年才俊,可惜已经有了未婚妻了。

    “炜烜哥,我们会很幸福的。”沈素卿仰起头,柔柔的开口,一手亲昵的挽着秦炜烜的胳膊,上辈子,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沈书意这个贱人和炜烜哥走上结婚的殿堂,看着沈书意幸福快乐,而自己一无所有的病死在医院,可是这辈子不同了,沈素卿恨不能立刻就找到沈书意,告诉她,自己胜利了!而她沈书意只能落魄倒霉一辈子,给自己舔鞋都不配!

    秦炜烜英俊的脸庞上笑容却顿了一下,有些的僵硬,神色也有些的冷淡,和沈素卿相处越久之后,秦炜烜越来越感觉到无趣乏味,沈素卿并不是他认为的那么温良贤淑,相反的,在楚楚动人的虚弱背后,是阴险的算计和报复。

    诚然商界的每个男人都是城府极深,但是相信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自己的女人同样也是这样的精于算计,勾心斗角,而秦炜烜愈加的怀念以前和沈书意在一起的日子,小意是那么的聪明,但是她从来不会去算计谁去坑害谁,小意身上总有种大智若愚的单纯,她看得透,却有着赤子之心。

    幸福的笑容微微的扭曲了一下,不过瞬间又恢复了正常,沈素卿嫉恨的看着秦炜烜眼中那怀念之色,沈书意那个贱人有什么可以怀念的!这辈子自己绝对会让沈书意生不如死,让炜烜哥知道只有自己才是他的选择,只有自己才配站到炜烜哥身边!

    “干爹你来了。”这会看到走过来的彭雄,沈素卿立刻扬起笑容,热情无比,她用上辈子洞悉到的一些情报,拉拢了彭雄,让自己的身价跟着水涨船高,今天这订婚宴来的可都是些真正的大人物,黑白两道,军政商三界都有人出席,这绝对是这么多年来N市最盛大的订婚典礼。

    “素卿,今天你绝对是最漂亮的新娘子。”彭雄朗声笑着,拍了拍沈素卿的肩膀,老奸巨猾的看了一眼一旁的秦炜烜,“炜烜,今天之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都和干爹说,这N市还没有我彭雄办不了的事。”

    秦天朗即使身份尊贵,但是毕竟是京城的势力,俗话说的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如今秦炜烜有了彭雄这一层关系,秦天朗再想要针对秦炜烜也困难多了。

    “谢谢干爹。”秦炜烜也礼貌的道谢着,他和彭雄是互相合作的关系,彭雄如今在黑道上的地位直线上升,但是很多钱来历不明,他需要秦炜烜帮忙将这些钱漂白,而秦炜烜同样需要钱和人力来发展,所以两个人倒是不谋而合。

    随着沈素卿挽着彭雄的胳膊走向大厅,秦炜烜跟在两人身后,大厅里正说话的宾客都转过身来拍着巴掌欢迎着,若是以前的彭雄,很多宾客绝对不会买账,一个黑道中人,再强也是有限制的,可是如今的彭雄却不同了,是人都得给他三分面子。

    “什么东西。”角落里,周淮不屑的冷嗤一声,态度是一贯的狂傲,没有和谭宸接触之前,周淮这个周将军的独子那可是态度狂到没边,任性妄为,但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周淮终究发现如果没有了他老子周将军,他甚至连个小混混都不如,老老实实进了军区,跟在谭宸手下当一个小兵。

    不停的训练训练,变强变强,连周将军都特意从云南过来一趟,看到脱胎换骨的周淮,周将军这个强势了一辈子的男人眼眶都有些的红了,他要好好活着,这个儿子无法无天也就算了,可是周将军也担心有一天自己去了,到时候这个儿子的下场可想而知,如今周淮浪子回头,周将军也终于放下心来了。

    “静观其变吧。”周子安依旧优雅如同王子一般,微笑的拍了拍周淮的肩膀,这个表弟如今不再惹是生非,周子安自然是高兴的,两家的关系非同一般,日后老辈们下来了,就要看他们年轻一辈,周子安是从政的,如果周淮在军区站稳了脚,有了军权,对周子安而言也是极好的助力。

    “他们还真以为莫家会垮台?”嫌恶的看了一眼众人中心的彭雄几人,周淮突然很想要看看这些人哭的时候,以前周淮也是很狂,但是和谭宸接触之后,周淮却发现谭宸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连长这么简单,看他们军区袁德明那老男人,军衔高了谭宸一大截,可是每一次和谭宸说话那熊样,就差没有抱大腿了。

    而且少爷连都是些什么人?好多人和周淮一样那都是响当当的军二代军三代,可是为什么以谭宸马首是瞻,听话的跟小弟没什么两样,这些军区世家真的愿意看着自己的后代给一个小连长当跟班?

    周淮就是脑子进水了,他也知道谭宸绝对不是池中之物,那种气场,那种无形之中散发出来的尊贵气质,就连谭宸的内裤袜子都是顶级的品牌,这样的谭宸会是一个小连长,那全中国就没有官二代富二代了。

    “小意谭宸过来了。”周子安低声的开口,目光远远的向着门口看了过去,不单单是他们,其中宾客也都刷的一下将视线看向大门口,众人明白今天晚上的重头戏到了,彭家和莫家,竟然在这里相遇,到底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无法预料。

    “那什么,今天主角可不是我们,大家不用这么客气的行注目礼。”陆纪年一身白色的西装,邪魅英俊的脸上笑容扬起,慵懒的对着众人摆摆手,浑身上下也看不出那种孤僻怪异的性子。

    套用陆纪年的话,他都快要滚到岛上去接受惨无人道的训练了,他还装个屁,直接本色出演了,反正就算有人怀疑鬼才设计师柳一禾怎么性情大变,但是也找不到他人了。

    不得不说不管是走在后面帅气邪魅的陆纪年,还是冷漠到极点的莫念,还是走在前面的笑容柔和静美的沈书意和冷着峻脸的谭宸,绝对相当抢镜的,更何况他们的身份,更让众人将目光看了过来。

    “小意,你过来了。”沈素卿得意的笑了起来,随后挽着秦炜烜的胳膊快速的走了过来,如同姐姐看到自己的妹妹一般,无比的亲热,“小意你能来我太高兴了。”

    “哼,什么东西,这里可不欢迎你们!”彭雄老脸上的笑容直接冷了下来,面色很是难看,毫不客气的赶人,“害死我女儿的凶手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你们还真是够张狂的!”

    大家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彭雄是故意羞辱莫家了,以前莫家那是什么身份地位,彭娇娇死了,彭雄不是没有想过扳倒莫家,可是他豁出去老脸请了道上的大佬又如何?莫五爷都懒得看彭雄一眼,而彭雄也只能当缩头乌龟。

    可是风水轮流转,如今莫家败落,彭家上位,彭雄羞辱不到莫五爷,但是还是能折辱沈书意和莫念的,他们可是莫家的代表人物,而今天晚上,这事绝对不会善了,沈素卿和彭雄都不会想让沈书意好过的,这一点上,他们可是不需要商量就能达成共识。

    “小意,你快和干爹道歉,干爹,你大人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有什么事,我们私下说,我让小意给你赔罪,今天是我和炜烜哥订婚的日子,干爹,你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吧。”沈素卿立刻装起老好人打着圆场,一面催促的沈书意让她给彭雄道歉。

    尼玛,这一唱一和的还真像是那么一回事!陆纪年嘿嘿的笑着,直接拉着莫念给退到一边看戏,这可是难得的机会,痛打落水狗并没有什么意思,陆纪年主要想要看看彭雄和沈素卿从高高在上的云端,吧唧一下摔在泥巴里,那表情,想想就够痛快的。

    莫念冷眼看着抓着自己胳膊大力将自己给拖到一旁的陆纪年,再次怀疑自己和谭宸到底为什么脑抽了,才会认识陆纪年,还会和他成为死党,这种混蛋性子,自己和谭宸不应该狠狠的一脚直接踹他心窝上吗?

    沈书意依旧悠然的笑着,静静的看着打圆场的沈素卿,和板着脸耍威风的彭雄,啧啧,目光绕了一圈,远远的对着人群后的周子安和周淮微微一笑,看向站在彭雄身后的戴磊,还有其他一些拥护彭雄的各方面的势力。

    “喜帖不是你们给我送的吗?现在又要赶我们离开,我说彭先生,你脑子要是不太好使就去吃药,又送请帖又赶人,你这不是抽疯吗?”沈书意无奈的开口,同情的看着脸色铁青的彭雄,自己虽然贤淑柔和,与世无争,但是论起嘴皮子,沈书意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别人。

    噗嗤一声,陆纪年第一个嗷嗷的笑了起来,拉着莫念的胳膊直得瑟,他就知道小意不是软柿子,够狠的!一张嘴绝对能将彭雄给气的吐血。

    其他人也没有想到在莫家如此不利的局面之下,沈书意竟然还敢这么的张狂,莫家没有出事之前,沈书意倒不像莫家人,很是低调,可是莫家出事了,沈书意却反其道的强势起来,直接敢和彭雄呛声,在场有些老谋深算的人不得不感慨,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要扳倒莫家,除非斩草除根,否则就一个沈书意,都能让局面翻盘。

    “你!”彭雄直接被沈书意一句话给堵的心窝子都痛了,你了半天,这个黑道大佬愣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直接给气的脸色铁青,面容狰狞。

    “莫家怎么回事?没有家教吗?让你一个黄毛丫头在这里大放厥词!”彭雄气的说不出话来,还有其他人给彭雄撑场子,其中一个黑道大佬就站了出来,疾言厉色的指责着沈书意,“莫安远不再这里,我就代替莫家的长辈来教训教训你这个没有教养的丫头。”

    “这位老先生,你该知道既然张狂自然就有张狂的资本,我脾气挺好,但是谭宸脾气可不太好,你确定要教训我吗?要是一不小心拍马屁不成功,反而断了手脚,你可就亏大了。”沈书意朗笑的开口,目光依旧平静,微微的勾着唇角,白皙的脸上露出小小的酒窝,可是她越是平静,越是让人忌惮,这个时候能张狂的确是有张狂的资本。

    “你!”男人愤怒的爆出一个你字,然后就没有下文了,道上的消息都是很灵通的,莫家之强,自然不用说了,不是没有人想过对莫家动手,但是莫五爷,你敢动吗?当年可是从金三角走出来的狠角色,杀人不眨眼!

    莫念这个莫家少爷谁敢动?比起莫念身边的那些保镖,莫念的身手可是还要强上三分,所有让这些忠心耿耿的保镖很多时候都哀怨的看着自家少爷,他们是保镖吗?他们不是累赘就谢天谢地了!

    再后来莫五爷突然宣布沈书意是自己的小辈,是莫家大小姐,自然又有人将坏主意打到了沈书意的身上,可是到如今,沈书意依旧活的好好的,没有缺胳膊少腿,而E国蝎子帮,这个E国第二大仅次于战斧的黑帮,蝎子帮里可都是数一数二的狠角色,但是被灭了,无一生还。

    沈书意的身手据说已经逆天到即使派一个加强连的人都能杀个三进三出,所以除非自己想要让脑袋搬家,谁也不敢在沈书意面前动手,断手断脚那还是轻的,一不小心就一命呜呼了。

    谭宸天生的沉默寡言,但是他就这么一身冷傲的站在沈书意的身边,面瘫着脸,不喜不怒,但是任谁也不敢上前来。

    “张少将,看来军中也出了害群之马。”彭雄总算是冷静下来了,沈书意和谭宸的身手他也是知道的,所以这会,彭雄转而笑着看向人群里一个身穿军装的中年男人,谭宸只不过是军区一个小小的连长,官大一级压死人,一个少将,一个连长,谭宸绝对会死的连渣子都不剩下。

    “这是私人场合,既然是误会也就算了吧。”周栋这个市长笑着走了过来,不要说周子安和周淮对谭宸的坚信,就算是周栋自己也感觉谭宸不一般,不过对比在场这些军政商三界的强大实力,周栋也感觉谭宸再有背景也够呛,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困难,周栋主动出面帮忙,也算是卖谭宸和沈书意一个好。

    “周市长,不是我彭某人不给你面子,只是这些小辈太张狂目中无人,我女儿惨死,如今若不找回一个面子,我彭某人就没有脸站在这里!”彭雄话说的很死,谁再敢给沈书意和谭宸说话,那就是不给他彭雄的面子,他女儿都惨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难道还不能找凶手麻烦?

    “你是谁手底下的兵?”张少将看到周栋脸色不悦的退到一边,自然就走上前来,带着少将的强大官威,冷眼看着谭宸,冷哼一声,“一个小小的连长,还敢在外面耀武扬威,我们军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怎么说的?都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无法无天的兵痞子败坏了军队的名誉,败坏了我们军人的素质!我命令你立刻给彭先生道歉!”

    大帽子压了下来,沈书意瞅了一眼耍官威的张少将,回头看向身侧面瘫着脸的谭宸,果真还是面无表情,哎,多少有点表示啊,否则这位耀武扬威的少将大人一定以为谭宸是在无视他,将他的话当做放P,虽然沈书意知道谭宸就是这么个意思,可是毕竟也是少将,多少要留点情面。

    陆纪年的双眼里已经开始冒出精光了,用力的抓着莫念的胳膊,越来越越精彩了,谭宸这面瘫准备怎么办呢?照着这个少将的胸口来一脚,还是直接一个过肩摔呢?太紧张了,太勾人心魂了,嗷嗷,每天如果都是这么精彩的话,那生活就不会无趣了。

    莫念终于忍无可忍的将自己的胳膊从陆纪年的爪子里抽了出来,拉了拉褶皱的袖子,脚步向着一旁挪了几步,这个闹腾的疯子,自己绝对不认识。

    “说话。”现场一片安静,沈书意不得不对着脸色越来越难堪的张少将嘿嘿一笑,抬手撞了撞身侧的谭宸,他多少来句话啊,这么冷场可不行。

    谭宸终于将目光看向眼前挺着将军肚,将一身笔挺的军装给穿出臃肿状态的张少将,面瘫脸上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太胖,挡路了。”

    张少将有些胖了,心宽体胖嘛,毕竟已经爬到这样的位置了,好吃好喝的,缺少锻炼,身材自然就发福了,横着长,肚子也出来了,比起十月怀胎的女人也小不了多少,但是这还是有人第一个说张将军胖到挡路了,这得嘴巴多毒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现场死一般的安静,只有张少将大口大口穿着粗气,整个人都快气成圆球了,沈书意脸上的笑容也微微的扭曲了一下,转过身,低着头,压制笑,毕竟是个少将,将人给气出病来也不太好,可是谭宸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比自己还要狠。

    陆纪年在一旁已经开始揉肚子了,他是真的不行了,他以为小意已经够狠毒了,可是谭宸这面瘫也是不遑多让,太狠了,这个张少将已经气的脸上充血,一副要昏厥的样子了,不过这么胖,估计摔地上,不会将地板给砸出一个坑吧。

    莫念倒很是满意,他一直感觉谭宸太面瘫了,话也少,担心沈书意和谭宸生活在一起会无聊,不过想到谭宸那精湛的身手,出了什么事,谭宸至少能充当打手,如今看到谭宸还有这气死人不偿命的口才,莫念这个当大哥的放心多了。

    而角落里,谭亦端着酒杯笑着看着不远处的一幕,微微的侧了一下身体,让别在领带上的伪装成领带夹的探头将这一幕连图像带声音的都传回了柳叶胡同,看不出哥还有这么狠毒的时候,果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而此刻柳叶胡同,电脑连接着投影仪,而雪白的墙壁上正在现场直播,当谭宸这话一出口之后,糖果这丫头第一个笑喷了,谭骥炎这个当爹的还很是诧异的盯着屏幕多看了几眼,这果真是自己的儿子吗?这个小面摊竟然也很毒舌?岁月不饶人,当年那个小屁孩,如今也独当一面了。

    沈书意和谭宸这么张狂,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立刻成了众矢之的,倏地一下,所有人都开始指责起来,有的含沙射影,有的直接怒目相向的骂了起来,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

    “小意,你不要狂了,还不快向干爹和张少将他们道歉!”沈素卿说是在劝,可是那态度却是如此的高高在上,这一刻,沈素卿感觉一切都值得了,她是众人眼中的公主,而沈书意却是千夫所指的贱人,而只要她一句话,沈书意是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谭宸!”秦炜烜也冷着声音开口,责备的看向一旁面瘫着脸的谭宸,这个男人没有狂傲的资本,却还是狂的没有边,不识时务,不知道变通,他根本配不上小意!如果谭宸稍微聪明一点,低下头,小意也不会被他连累!

    “小意,不要犟了,你就道个歉吧。”比起沈素卿的高高在上,洋洋得意,秦炜烜压低了声音,带着几分无奈和心疼,他只能劝沈书意服软,可是一想到沈书意的性格,秦炜烜也很是无奈。

    小意就是太固执太倔强,否则他们怎么会分手,但是想到沈素卿身后的彭雄,想到已经没落的莫家,秦炜烜终究没有公开的站出来帮沈书意,他还有大仇要报,不能因为一时心软而坏了大事。

    沈书意静静的看着曾经在她生命里有着重重笔墨的两个人:沈素卿和秦炜烜,可是如今,这两个人只能存在她的记忆里,很淡很淡,尤其是看着秦炜烜一脸语重心长的模样,沈书意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她和秦炜烜终究无法真正的走到一起,无法交心。

    这是因为秦炜烜太识时务,太懂得变通,他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可以卑躬屈膝,只要最后成功了,秦炜烜是不会在意过程的,也是什么人都可以牺牲都可以利用的,但是沈书意不同,她有自己的底线,如同今天这个局面,就算谭宸真的是没有身份背景的小连长,沈书意也是并可站着死,绝对不会跪着活,而谭宸和沈书意是同一类人,他们和秦炜烜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终究是这个理。

    “关首长,谭宸可是N市军区的,也算是您手底下的人,您老说句话吧。”等不到谭宸和沈书意的服软道歉,张少将自然不肯罢休,直接将关家的人给扯了出来,不过态度很是陈恳,带着几分谄媚和巴结。

    如今的N市军区虽然有种三足鼎立的状态,关老爷子离世之后,关家一分为二,关首长也算是关曜旁系的大伯,这是一方势力,而另一边也是旁系的亲戚,关曜当初也要叫一声三爷爷,如今是三爷爷的大儿子当权,两边都想要收拢对方的势力,却都没有成功。

    第三方则是新兴的势力,是军中一些没有投靠关家的人抱成团成立的势力,他们更向往自由,不愿意投靠谁,三足鼎立,形成了如今军区的势力,而此刻被称为关首长就是关曜的大伯,谭宸如果跟着关煦桡的辈分也该叫一声爷爷。

    谭家啊!在场其他人都不会在意这个姓氏!可是关家的人不同,当年的七大军区之中,为首的就是北京谭家,而关曜和谭骥炎可是政坛的两颗新星!关老爷子离世,关家一分为二,为什么其他势力没有趁机而入,那是因为N市军区是关家的,只要是关家的,不管在谁手里,都不可能传到外人手里,关曜不会同意,那么谭骥炎就不会同意,所以根本没有人敢动关家。

    如今谭家低调了,但是关家的人对谭家依旧是非常忌惮,成也萧何败萧何,当年关曜没有接手关家的势力,而是直接去了公安部,可是关家只要愿意,有谭家在一旁,如今关家的势力终究会回到关曜的手里,更何况关煦桡已经回来了,虽然他同样进的是公安系统。

    就凭着关煦桡和谭宸的关系,关家这些当权者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个谭,可是千斤之重,只是关煦桡没有进军区,关家当权者也放下心来了,不过让他们对谭宸落井下石,关海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彭家和戴家不管怎么蹦跶,那是因为谭家没有出手。

    “关首长,你看这?”彭雄态度也软了很多,他在张狂也知道该在什么人面前收敛,关家可是军区响当当的龙头老大,彭雄除非是脑子进水了,否则他绝对不敢在关家人面前摆架子。

    关海已经老了,但是那份气场并不会因为年纪而减弱,反而更为的强盛,看着谭宸,关海态度很是慈和,笑着开口,“既然是误会,那就都退后一步,今天可是订婚宴,扯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没有想到关海竟然是帮着谭宸说话,彭雄脸色倏地一变,张少将也是脸色一沉,他们已经和沈书意谭宸闹到撕破脸的地步了,如果就这么不了了之,那么以后他们还有脸出来见人吗?

    沈素卿同样是狠的攥紧了拳头,沈书意是不是运气太好了,总是能逢凶化吉,有人帮着护着!可是看到彭雄阴霾的脸色,沈素卿倒是微微的放下心来,看来想要善了是不可能的。

    “不是七点半开始?还要拖到什么时候?”一道声音不高兴的响了起来,穿着白色的厨师工作服,风雅阁大厨胡老爷子不高兴的走了过来。

    能请到胡老爷子掌勺,这可是相当的面子,毕竟老爷子当年可是在中南海掌勺的,那可是真正的国宴,只是老了回到家乡N市之后,胡老依旧喜欢做饭,所以才开了风雅阁,N市不管是谁都不敢在风雅阁闹事。

    众人里有很多并不认识胡老爷子,所以看到他穿着厨师的工作服出来,都微微的诧异,哪里来的厨子这么狂傲啊,这样的场合还敢出来,而且态度还这么横,可是当看到彭雄一脸陪着笑容走过去时,众人都傻眼了,却也明白这个厨子只怕也是个人物。

    “闹腾个什么!”胡老爷子不高兴的开口,丝毫不给彭雄面子,不过倒是转过身看向了沈书意这边,突然一愣,定定的看了看沈书意,随后大笑了起来,态度和善,“你这丫头怎么在这里?”

    “老爷子你果真是老当益壮啊。”沈书意眯眼一笑的走了过来,一手拉着谭宸,“这是我男朋友,谭宸,现在在军区,今晚上是老爷子您掌勺,我们有口福了。”

    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谭宸,胡老爷子还很是满意,他虽然是厨子,可是却是中南海的厨子,这份眼光可是很毒的,这个孩子虽然面瘫了一点,但是绝对是个人物,不过这张脸怎么就这么熟悉呢?

    胡老爷子见得都是大人物,但是谭骥炎这个好男人基本都是餐餐饭都回家吃,所以老爷子见到谭骥炎的次数自然就少了,而且他回N市也好些年了,只感觉谭宸看着面熟,倒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随后也懒得想了,笑着看向沈书意,“你这丫头当年在我那里蹭吃的还少吗?多少好东西都被你给偷吃了,可惜到现在还是这么瘦,怎么都长不胖。”

    胡老爷子这话一出口,倏地一下,现场很多人的脸色都变了!关海倒还好一点,毕竟他知道谭宸只怕就是谭家的人,那么沈书意又怎么可能简单呢,但是彭雄、张少将还有周栋等人的表情可都变了,震惊的看向沈书意。

    胡老爷子当年可是中南海的大厨,能在中南海蹭饭吃,沈书意是什么身份?要不是她的的确确就是沈家的小女儿,叫莫五爷一声舅舅,在场这些人都要以为沈书意是不是哪个世家的私生女,可是就算撇开这层关系,沈书意也绝对不是普通人!

    “谭宸?”如同众人的震惊还不够一般,胡老爷子突然提高了声音,诧异的看向谭宸,这张脸,他终于想起来了,原来竟然是谭家的人,难怪难怪。

    “好了,老爷子我们这就入座开席。”彭雄压下震惊,这会他可不敢找沈书意和谭宸的麻烦了,连忙和胡老爷子开口,结束这场闹剧。

    众人虽然不懂彭雄为什么示弱了,但是却也明白沈书意只怕也是有备而来的,难道敢在莫家败落的局面之下这么张狂,还真是有底牌没有掀开来。

    一时之间,众人倒也不敢多说什么,陆陆续续的入座了,不过在位置安排这一块,沈素卿和彭雄之前根本不是邀请沈书意他们过来参加订婚典礼的,不过是为了找个名头羞辱他们,如今多了四个客人,这位置可不太好安排。

    前面的位置都是给有身份有背景的宾客的,沈书意和谭宸还有莫念、陆纪年总不能四个人单独开一桌,但是如果让他们插到其他桌子,又查到谁的桌子上去做呢,又让谁挪位置给谭宸他们呢?这弄不好就得罪人了。

    “这儿位置挺好,就坐这里吧。”沈书意知道谭宸今天过来也是准备爆出谭家身份的,毕竟他们离开之后,不管是莫家还是古韵都需要更强大的背景当靠山,而今天是最好的机会,不过胡老爷子刚刚出现,让彭雄直接偃旗息鼓了,沈书意这会只能自己找位置了,当然这位置找的极其准,直接让彭雄等人黑了脸。

    “我感觉小意今天的确是来砸场子的。”陆纪年笑着低声开口,在沈书意说话的同时,快速的拉着莫念坐了下来,直接抢了张少将和彭雄的位置,而这一桌自然也有周栋市长还有关海等人,绝对的首席。

    谭宸依旧面瘫着脸,看起来冷酷十足,却绅士的给沈书意拉开椅子,让她先坐了下来,回头看向身边的人,冷沉着脸,虽然没有开口,但是这可是十足的赶人!

    “你们不要太过分!”彭雄气的牙痒痒,恶狠狠的看向两人,一桌十个人,而这是首席,坐的都是相当身份的人,可以说是跺跺脚,N市的地都要震三震,结果沈书意他们四个人直接要抢位置,这根本就是打彭雄的脸,他虽然忌惮沈书意未知的身份,但是彭雄如今也算是个人物了,总不可能在这么多宾客面前丢大脸。

    “彭先生,你是说我们不够资格坐这里?”沈书意笑眯眯的开口,倒是依旧没有起身让位的意思,陆纪年就更加不可能了,如果不是他的身份不能暴露,陆纪年更愿意让事情变得更加闹腾。

    “你们的确没有这个资格!”彭雄森冷着声音开口,就算沈书意认识胡老爷子又如何?那说明她以前可能在中南海工作过,但是沈书意如今在N市,看来也是有了什么变故,彭雄虽然忌惮,但是也不傻,不可能任由沈书意蹬鼻子上脸。

    谭宸站在沈书意身边看着众人,冷酷低沉的嗓音缓慢的响起,“我姓谭,北京城谭家。”而在座的人,除了陆纪年和莫念还有关海之外,其他的人猛然的站起身来,现场一片安静,耳边似乎还回响着谭宸那浑厚有力的嗓音,我姓谭,北京城谭家!

    ------题外话------

    这一章写的太痛快了,谭宸最后的介绍太霸气了,嗷嗷,不行了,颜自己都已经无限YY了,感觉好痛快啊!绝地反攻大胜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04》,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04章 北京谭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04并对婚宠军妻204章 北京谭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