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章 祸水东引

    满座皆惊,各种复杂的目光震惊的看向谭宸,而此刻他身边座椅上的男人也猛然的惊起,直接将位置给让了出来,北京城谭家!如同一道惊雷,将在场的宾客都惊得脸色大变。

    彭雄整个人呆愣愣的,不敢相信的看着谭宸,从云端坠落到地狱的感觉莫过如此,彭家已经一跃成为N市黑帮中的第二把交椅,可是彭雄还没有风光够,却已经被打入地狱万劫不复。

    “这不可能,不可能,谭宸怎么可能是谭家的人。”彭雄低喃的念叨着,脸色煞白成一片,之前他有多么风光,不可一世,此刻他就有多么的落魄狼狈。

    一旁其他的宾客同情的看向彭雄,谁也没有想到事态竟然会有这样的大反转,彭雄今天打击莫家打击的多么痛快,日后,谭家就会让彭雄死无葬身之地,永不翻身。

    “坐吧,在坐的都是长辈,不用和我们晚辈客气。”沈书意一手将谭宸给拉坐下来,一面笑嘻嘻的和身边震惊的众人开口,态度亲和可人,“大家都这么站着,我和谭宸都有些不好意思坐下来了。”

    众人表情狠狠的纠结着,之前没有爆出谭家身份的时候,沈书意都敢和彭雄呛声,甚至还准备大打出手,这会北京城谭家的身份都出来了,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谁也不敢和沈书意、谭宸过不去,她还有什么不敢的?天都要被捅个窟窿了,至于彭雄,众人很是同情外加惋惜的瞅着脸色灰败的彭雄,这一次他被沈书意给阴狠了,太绝了,杀人都不带这么狠的。

    “坐。”谭宸低沉的声音冷酷的响起,他倒是没有一点世家子弟的纨绔和高傲,依旧面瘫着脸,可是之前面瘫着脸庞,别人至多当谭宸这个军区小连长有个性,甚至还隐隐的在心底嘲笑鄙视,没有资本还敢给别人脸色看。

    这会谭宸面瘫着脸庞,那绝对是谭家男人的标志,据说谭常委在政多年,终年也是冷酷着峻脸,不苟言笑,哎,这年头,果真是半瓶子醋才晃荡,这些高富帅根本就是低调的让人摸不着边,然后狠狠的阴你一下,让你死不瞑目!面瘫什么的太可恨了!

    看到众人都坐了下来,沈书意笑眯眯的向着彭雄身后的沈素卿看了过去,小模样极其的得瑟,挑了挑眉头,痛打落水狗,沈书意绝对是乐此不彼的。

    “秦总裁,其实你输的也不算冤枉,毕竟情敌太强大,你这输了妹妹捡了姐姐,也算是美事一桩啊。”陆纪年笑哈哈的开口,英俊帅气的脸上表情极其的陈恳,可是这话怎么听都不对味啊。

    秦炜烜脸色难堪的变化着,之前他还鄙视谭宸不识时务,不知道变通,如今才知道谭宸有狂傲的资本,这根本是打脸,尤其是陆纪年如此一说,更让秦炜烜脸色阴沉的厉害,一个男人被其他男人抢走了自己的女人,这还能叫男人嘛?打脸都没有谭宸这么狠毒的!

    沈素卿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在场的宾客很多都是军政商三界的,对于政治都非常的了解,更不用说北京城谭家,即使低调那也是世家贵胄,想不知道都难,可是沈素卿毕竟只是一个女人,她知道的并不多,所以此刻沈素卿难得有些呆愣,怔怔的看向沈书意,却也明白谭宸的背景只怕很强很强,强到彭雄都变了脸。

    “小意,你们?”沈素卿压下心里头的不安,僵硬的扯起笑容想要开口询问,可是一旁彭雄和秦炜烜同时变脸。

    彭雄和秦炜烜可都是聪明人,他们也都清楚的知道沈素卿楚楚可怜背后的阴狠和算计,唯恐她得罪了沈书意和谭宸,丝毫不给这个准新娘面子,直接怒斥,“闭嘴!”

    大庭广众之下被斥责,沈素卿难堪的白了脸,似乎不敢相信的看着刚刚还维护自己给自己撑腰的秦炜烜和彭雄,摇摇欲坠着,配上她那娇弱动人的苍白小脸,还真是我见犹怜,可惜在场的宾客都是人精,这个时候就算沈书意当众扇了沈素卿几巴掌,也不会有人出来英雄救美,当英雄是要资本的,否则英雄做不成只会变为狗熊。

    “都坐下来开吃吧,否则胡老爷子只怕不高兴了。”沈书意不再看沈素卿一眼,从很早很早的时候,她就懒得和沈素卿计较,如同沈书意之前说的,他们根本不是同一个层面上的人,沈素卿不过是跳梁小丑,根本不够资格当她的敌人,如今同样如此。

    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放弃和谭家交好的机会,更何况彭家已经被判死刑了,莫家自然会重拾往日的地位,那么莫念也是他们巴结的对象,尤其是之前对莫家没有好脸色,对沈书意冷言讥讽,或者暗中投靠彭家的那些人,恨不能当众表明决心,否则彭家垮台了,他们离死也不远了。

    众人态度殷勤的和沈书意说着话,他们倒是想要和谭宸说话呢,但是那张面瘫脸,绝对能大杀四方,能让人憋屈的吐血,热脸贴了冷屁股太难受了,不过还好,沈书意态度极其和善,丝毫没有芥蒂,让众人这才暗中松了一口气。

    “沈小姐什么时候和谭少订婚,我们一定要去讨一杯喜酒喝喝,只是不知道我们够不够资格?”一旁一个老者笑着打趣着,平日里那耀武扬威的官威,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对待沈书意比自己家的孙女儿还要热情关切。

    “是啊,是啊,男才女貌,天作之合,这可是举国欢庆的大喜事,就算厚着脸皮我们也一定要去粘粘喜气。”张少将这会也是满脸堆积着笑容,幸好今天宾客来了不少人物,所以之前张少将虽然很是狂傲的鄙视谭宸,但是只是言语上有些过分,倒不至于不可挽回,否则张少将第一个要弄死的就是彭雄,要不是这个姓彭的,自己能得罪谭家的人吗?彭雄自己想死不要拉他们当垫背的!

    “各位客气了,到时候一定会将喜帖送上。”沈书意面带微笑,脸上表情依旧柔和,没有一点架子,也正是如此,众人心里头的大石才放了下来,要是沈书意和谭宸一样板着面瘫脸,估计在场百分之九十的人回去之后都要失眠了。

    身为订婚宴的主角,可是沈素卿却被所有人给遗忘了,不要说之前的众星捧月了,这会连个说恭喜的人都没有,更让沈素卿难堪的是,因为沈书意这边多了四个人入座,所以首席这边的四个客人只能移到了次席,以此类推,最后,沈素卿和秦炜烜都没有了座位,只有最角落的备桌才有位置。

    菜很快就送上来了,沈书意不再开口,低头慢慢的吃了起来,食不言,寝不语,让其他想要巴结的人也只能低头吃着,气氛倒也显得融洽了。

    “高兴了?痛快了?”吃着正欢的陆纪年嘿嘿的笑着,对着沈书意挤眉弄眼着,之前看小意好像是云淡风轻,对沈素卿的挑衅根本不在意,这会看这她眉开眼笑的模样,根本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爱记仇的丫头片子!

    沈书意笑着看了一眼揶揄自己的陆纪年,她又不是泥菩萨不会生气,沈素卿和彭雄之前的挑衅示威,沈书意早就憋着一口恶气,就等今天谭宸爆出谭家的身份然后来一个绝地大反攻,这会沈书意可是通体舒畅,食欲都大增了。

    看着沈书意笑眯眯的样子,一旁的谭宸瞥过一眼,深邃的黑眸里划过一丝宠溺的笑意,谭宸一般都是当面就报仇的,之前看小意对彭雄和沈素卿的挑衅都不在意,依旧笑呵呵的,谭宸也以为沈书意的性子比自己要和善大度,这会才明白这丫头是厚积薄发,等着最后出大招报仇呢。

    “我就这性子,后悔迟了啊!”沈书意对上谭宸那了然的目光,难得红了红小脸,她从来都不是大度的人,以前不计较,一是即使报复也是小打小闹,不解气,二是条件不成熟,这会天时地利人和了,沈书意自然十倍百倍的报复回去了。

    没有开口回答什么,谭宸面瘫的峻脸上表情却显得很是深情,目光灼热的凝望着巧笑嫣然的沈书意,不管

    发什么事,他都不会后悔遇到小意,这辈子,谭宸会不惜一切的护着她宠着她,至死方休。‘

    “不要在孤家寡人面前秀恩爱,太可耻了啊!”咬着筷子,陆纪年阴测测的盯着眼前的两人,各种羡慕嫉妒恨!当众秀恩爱太无耻没有人品了!

    “沈小姐,莫少,之前是我彭雄脑子进水,多有得罪,莫家的损失我会悉数赔偿,还请二位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先干为敬!”彭雄突然给自己的酒杯里倒上了一杯白酒,态度放的极低,站起身来,甚至不顾自己年长的辈分,直接给沈书意和莫念赔罪的。

    彭雄有彭雄的打算和考虑,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功败垂成,能挽回多少是多少了!谭家毕竟是北京城的世家贵胄,彭雄当众赔礼道歉,按理说谭家也要顾及自己世家的面子和地位,不至于再为难彭雄,他也没有办法只能以退为进。

    现场倏地一下就安静了,所有人都静静的注意着沈书意和谭宸这一桌,不得不说彭雄也算是个人物,能屈能伸,这会都将自己的脸踩在地上给两个小辈赔酒道歉,装龟孙子绝对合格。

    沈书意并没有开口接话,至于一旁的莫念就更不用说指望了,莫家从来没有一个善良角色,之前彭雄这么疯狂的打击莫家,态度嚣张,不可一世,现在就赔酒道歉,莫家这么好相与的吗?

    不过想到之前沈书意态度和善的好众人说话,大家也感觉说不定彭雄还真的能逢凶化吉,至少还能保存一点彭家的势力,不管怎么看,沈书意这笑眯眯的模样,平静柔和,似乎挺不记仇的。

    就这么干了一杯子白酒,彭雄这么站着,脸上也有些的火辣辣的,他纵横黑道这么多年,谁知道竟然阴沟里翻船了,看了一眼沈书意,彭雄一咬牙,又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白酒,“三杯为敬。”

    接连三杯白酒,几乎都没有喘息的功夫,没有吃一口菜,就算是彭雄酒量过人,这会也是满脸通红,其实彭雄也算是N市的三巨头之一,可惜沈书意和莫念不仅仅代表的是莫家,还有谭家,这根本是彭雄惹不起的势力。

    “莫家这一次倒是死了不少兄弟。”云淡风轻的开口,沈书意脸上笑容收敛,静静的看着彭雄,三杯酒就想要大事化小?

    看莫念冷漠至极的脸,众人感觉说不定还有挽回的余地,可是看沈书意这淡然的模样,众人忽然感觉心里头直发毛,根本无法揣测沈书意的心思,这一刻,众人明白什么叫做不叫的狗咬人最狠,莫家最可怕的不是莫念,而是这个莫家大小姐沈书意,不喜不怒,但是却杀人无形之中。

    “黑帮规矩我彭雄知道。”彭雄朗声开口,红着一张老脸,接过一旁手下递过来的匕首,咻咻三刀直接扎在肩膀上,鲜血瞬间就从伤口流淌下来,黑帮的规矩,血债血偿。

    好好的订婚宴,这会却成了黑帮帮会一般,鲜血横流,就算桌子上的美味再好吃,这会也没有人有心思品尝了,莫念依旧没有开口说什么,沈书意明显就是莫家的代表。

    “彭先生知道莫家这一次死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毁了多少堂口地盘吗?”语调轻扬的反问着,对于彭雄肩膀上的伤口,沈书意冷眼看着。

    彭雄眼神一狠,再次的举起了手里染血的匕首,似乎还要扎下来,可是沈书意瞬间抬起手,桌子上的勺子咻的一下射了出去,只听见哐当一声,勺子撞到了匕首上,竟然将彭雄自残的动作给阻了下来。

    “今天可是彭先生干女儿订婚大喜的日子,喜事变丧事可就不好了。”淡淡的开口,沈书意瞄了一眼沈素卿,果真气的脸都白了,似乎一口气都要喘不上来了,沈书意无辜的收回目光,人要作孽,那必须得有靠山,沈素卿的确很聪明,可是运气不够好啊!这谭宸要是看上的是沈素卿,沈书意突然感觉很不对味,直接将这种假设给掐死在了脑海里。

    “大小姐,其实我也是被人给算计的,否则就算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会和莫家过不去。”之前摆出了黑道枭雄的硬气,彭雄这会转了思路,软了态度,表情很是沉重和无奈,“娇娇死后,我对莫家总是有些的怨恨的,再加上被有心人一煽动,威逼利诱,这才做了错事……”

    彭雄毫不客气的将路易斯和红霞给出卖了,这些人再强,那能强的过谭家吗?强的过千军万马吗?彭雄这会是真的恨,若不是有路易斯他们在后面煽动着,彭雄怎么敢对莫家动手,即使他再觊觎莫家的毒品生意,但是也有有命去抢,一失足成千古恨!

    “大小姐,我彭雄已经错了,我愿意悔改,还请大小姐给一个机会,若是大小姐真的要下杀手,好死不如赖活着,我彭雄也只能拼死一战,就算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彭雄沉重的开口,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他已经豁出去了,将立场摆了出来。

    如果沈书意愿意放他一马,彭雄自然会以莫家马首是瞻,但是如果沈书意欺人太甚,那么彭雄只能继续投靠路易斯他们,和莫家不死不休。

    想到沈书意之前对众人和善的态度,再加上此刻彭雄这话里话外的狠绝,大家纷纷推测沈书意估计会暂时后退一步,将彭雄稳住,毕竟彭雄的确是被路易斯煽动的,当然了,众人也不认为莫家是善良角色,在铲除了路易斯,只怕彭雄也是难逃一死,最多是多活一段时间。

    “汉武帝当年曾说过,犯我大汉虽远必诛!我莫家是混黑的,讲的就是一个义气,我今天放过彭先生你,如何去面对莫家死去的那些兄弟,莫家素来与世无争,但是犯我莫家者,必杀!”声音从柔和转为了冷凝,沈书意肃杀着一张柔和的脸,眼神锐利如芒,一字一字铿锵有力,犯我莫家者,必杀!

    彭雄身影一晃,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这么狠,当众说出这样狠戾绝情的话来,必杀!这等于是断了彭雄的生路,不给他一丝希望,沈书意甚至连做过假象都不愿意,必杀!众人顿悟这才是莫家人,骨子里流淌着莫将军的血液,冷血狠戾,杀伐果断!

    “沈书意,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彭雄一手抓着椅子背,脸色狰狞的扭曲起来,阴鹜的眼神愤怒的盯着沈书意,他以为这个女人年轻好说话,可是此刻看起来沈书意比起莫家更加的可怕。“沈书意,你真的这么狠,我彭家的好儿郎也不是吃素的,就算死也要拉你们莫家的人来垫背。”

    莞尔一笑,看着神色激烈的彭雄,沈书意倒恢复了平和之态,淡淡的开口,“彭先生,今天的局面只是你一个人造成的,彭娇娇的死亡是意外,和我莫家没有一点关系,可是你刚愎自用,又贪图莫家的生意,所以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彭家的其他人也只是听从你的命令行事而已,莫家从来不嗜杀,所以我只追究主谋之人,其他彭家人三天之内退出彭家,既往不咎!”

    狠!好狠!众人都用一种可怕又敬畏的眼神看着沈书意,她这么说根本就是将彭雄逼上了思路,莫家只追杀彭雄一人,其余彭家的人概不理会,彭雄就算想要和莫家同归于尽,拉几个垫背的,可是他手底下还能拉到小兵吗?

    莫家的态度摆出来了,除非是想要送死的,否则绝对不会有人跟在彭雄后面了,彭家已经垮了,在沈书意谈笑之间中垮了,孤家寡人说的就是彭雄,要是有想要讨好莫家的人,说不定还会倒戈相向的杀了彭雄对莫家示好。

    “你!”彭雄也没有想到沈书意行事如此的狠戾老辣,一个你字说了半天,砰的一下跌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如同被抽干了精力一般,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彭家完了!众人同情无比的看着连斗志都没有了的彭雄,没有了手下,彭雄一个光杆司令,估计能莫家的大门都进不了,还想要同归于尽,这根本是异想天开!不过众人也都明白,莫家不主动招惹人,但是谁犯到莫家头上,只怕结局不会比彭雄好。

    该说的话已经说了,该达到的效果已经达到了,沈书意站起身来,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还准备继续吃下去的陆纪年,直接和谭宸迈步离开了,莫念自然也跟着一起走。

    “喂喂,我还没有吃好呢!”陆纪年嗷嗷的叫着,一手直接抓着一个糕点,然后急匆匆的追了上去,小意太可恨了,也不让自己吃个饱就走!

    沈书意走了,其他人自然也没有留下来的,陆续起身离开,原本热热闹闹的一场订婚宴自然是惨淡收场!“他说他是北京城谭家的人,就是谭家的人吗?”突然的,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戴磊不甘心的开口,恶狠狠的盯着沈书意和谭宸离开的方向。

    众人脚步一顿,看了一眼戴磊,难怪彭雄会失败,竟然找这么白痴的对手当合作伙伴对付莫家!谭家的人还有谁敢冒充吗?众人摇摇头继续离开,就凭谭宸那张面瘫脸,那气场,不是谭家人才奇怪呢!再白痴不知道拿出手机百度一下谭常委的照片吗?这父子两人不但气场相似,五官更是翻版的一般,只是谭骥炎后期出现的少,谭宸又年轻,所以根本没有人往这方面去想。

    “为什么会这样?”众人都走了,冷场了,沈素卿喃喃的开口,不敢相信的看着清冷的大厅,呆呆的目光看着傻愣愣的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的彭雄,慢慢的转过头看向一旁脸色难看的秦炜烜,“炜烜哥,这不是真的。”

    直接站起身来,秦炜烜此刻的心情复杂的无法描述,他原本以为和沈素卿订婚,就和彭雄攀上了关系,就可以对抗秦天朗和秦家,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秦炜烜狠狠的一抹脸,直接甩开沈素卿的手大步的离开,他失去了爱情也失去了事业!

    “爸妈,这不是真的,为什么沈书意那个贱人可以找到这么好的男人,为什么我到头来什么都没有?为什么啊?”情绪终于失控了,之前沈书意没有离开,沈素卿一直压抑着,她不能在沈书意这个贱人面前丢了场子,可是如今,人走茶凉,什么都没有了,沈素卿终于承受不住打击的尖叫起来。

    “我不相信,这都是假的,假的!”狰狞着表情,沈素卿愤怒的喊叫着,用力的桌子上的碗碟都摔在了地上,她不甘心那!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是自己胜利了,自己得到了炜烜哥,有了彭家的帮忙也可以拿回天依服饰,甚至还可以吞并古韵,可是为什么一切都没有了,没有了!

    不管沈素卿多么的不甘心,多么的疯狂,不管彭雄多么的悔恨,多么的愤怒,沈书意这边倒是气氛极好,因为陆纪年只吃了个半饱,所以回揽月苑的路上,众人至极去烧烤店买了一大堆的烧烤和啤酒,回家继续吃。

    客厅里亮着灯,柔和而温暖,茶几上堆满了烧烤,啤酒也都打开了,陆纪年一边吃一边说着今晚上的事,比起沈书意还要痛快。

    “莫念,等之后我们离开去岛上了,你在N市就可以横着走了。”陆纪年笑着举起酒瓶直接碰向莫家的酒瓶子,仰头干了一口,今晚上真的很痛快,可是前路茫茫,谁也不知道那个未知的地方会是什么样的。

    莫念漠然着脸,直接挪了个位置避开闹腾的陆纪年坐到了沈书意面前,抬起手臂,大手落在沈书意的头上轻轻的揉了揉,若是没有莫五爷,不需要负责莫家的事情,莫念自然也会跟着一起过去,他舍不得沈书意去冒险。

    过去那么多年里,他一直在暗中关注着沈书意的一切,看着她一点一点的长大,看着她收敛锋芒,可是如今,好不容易可以放心将沈书意交给谭宸,可是却又要去岛上,莫念真的舍不得,也放心不下。

    “莫念哥,我会好好活着的,你放心,好好的经营莫家,等我们回来之后再相聚。”沈书意笑着开口,目光眷恋的看向莫念,这才是家人,是真正的家人,即使没有血脉相连,但是这种被人关心挂念的感觉,让沈书意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谭宸冷着面瘫脸,看着莫念的手落在沈书意的头上,一直到一分钟过后,谭宸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将沈书意给揽到了自己身边,不满的看了一眼莫念,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

    被谭宸这眼神给看的很是无语,莫念没好气的将手收了回来,他突然感觉陆纪年有时候说的也挺对的,谭宸这个面瘫真的让人恨的牙痒痒,想要好好的揍一顿!

    “莫念,我们离开了,大任就交给你了,谁知道还有没有第二个路易斯第三个路易斯出现,你的担子也不轻。”陆纪年还是凑了过来,亲密的搭着莫念的肩膀,他们日后若是衣锦还乡还好,若是倒霉到顶,刷刷的在岛上嗝屁了,那么小一辈里,就需要靠莫念帮忙支撑了,煦桡他们还是太年轻了,见识好经验都不够。

    “我说有必要这么煽情吗?”清雅的笑声从门口响起,谭亦推开门走了进来,俊美邪魅的脸上带着不羁的笑容,“只要不死的断气了,我有办法将你从阎王爷手里给抢回来。”

    “谭亦,我感觉认识你才是一辈子的福气,谭宸和莫念根本就是配角!”陆纪年嗷了一声,兴奋的向着谭意扑了过去,“好兄弟好哥们,让我们去岛上耀武扬威吧。”

    谭宸和莫念对看一眼,再次怀疑当初他们怎么就脑抽到和陆纪年认识了,还成了死党,这么丢脸的死党,不提也罢!

    “路易斯和红霞那边有什么反应?”沈书意笑着开口,对于陆纪年的闹腾她已经习以为常了,心情大好的时候也会一起闹腾,不过谭宸在这里,沈书意可不敢,否则有了肢体接触,谭宸绝对会黑着一张脸,然后将陆纪年给修理一顿。

    “气得够呛,不过路易斯还好一点,红霞那性子,估计都能直接杀上门来。”谭亦耸耸肩膀,慵懒的姿态看起来魅惑十足,他迟来了一个小时,就是回去路易斯那里探口风了。

    果真即使红霞身手再好,但是路易斯更宁愿和谭亦交谈,女人有时候太不理智,路易斯考虑的更多,红霞只是仇恨沈书意,所以可以不顾一切,等事情结束之后,拍拍屁股就回岛上了,路易斯可要面对谭家的报复,如今这样的局面,路易斯感觉最好,彭雄倒台了,路易斯虽然失败,但是大部分的势力都保存下来了,日后想要图谋什么还是可以的,只是目前需要避其锋芒的蛰伏一段时间。

    “其实我们可以祸水东引。”沈书意缓缓的开口,这个问题她之前就想过了,红霞早晚要离开回岛上的,但是她和沈书意之间绝对是不死不休,女人最喜欢的就是难为女人了!

    “你想怎么做?”谭亦眼睛一亮,笑了起来,目光期待的看向沈书意,就这一点而言,谭亦更喜欢和沈书意这个嫂子说话,谭宸这个当哥的只能充当打手,想要有什么好计划,还是得和沈书意还有陆纪年商量。

    “怎么了,小意你又有什么坏水了?”陆纪年也来了兴趣,蹭的一下凑了过来,直接将谭宸给挤开了,和谭亦一左一右的坐在沈书意的身边。

    而谭宸和莫念自然被挤到了角落里,即使这两个男人也是聪明绝顶,但是架不住脸上都是冷漠的没有表情,商量起计划来太没有气氛了。

    “我准备和路易斯合作一次,他只需要将红霞骗走回岛上就行了,何不来一个苦肉计,但是路易斯不要指望在中国继续蛰伏,直接去R国吧,反正对路易斯而言,他需要的只是筹建自己的势力,一味的打压路易斯,起不到本质上的作用。”沈书意缓缓的开口,路易斯并不是非得留在中国,只是他更看好中国,感觉在中国的发展情景更大。

    但是目前这局势容不得路易斯选择了,弄不好,他都能被谭家给整锅端了,所以沈书意感觉与其花大力气灭了路易斯,让最上面那一位有机会抓到谭家的把柄针对谭家,不如祸水东引,将路易斯给弄到R国去,这样才是治标治本。

    谭亦凝着眉头思索着,推敲着沈书意这建议里是不是有什么漏洞,不过想到路易斯对红霞的怨念,谭亦明白这件事成功的几率很大,但是既然是苦肉计,想要骗过红霞,只怕沈书意需要入局。

    “如果路易斯针对小意动手怎么办?”陆纪年脑子转的也快,很快就想到了这一点,一脸小生怕怕的看向一旁的谭宸,小意要是出了什么事,谭宸还不将自己和谭亦给灭了,谭亦是亲弟弟,陆纪年很悲催的发现最后被灭的可能就是自己了!面瘫欺负起人来从来都都不讲道理的!

    “富贵险中求胜,这是一劳永逸的办法。”沈书意倒没有考虑自身的安全,虽然有一些的冒险,但是她相信路易斯不会真对自己动手,没有一点好处,不过想要骗过红霞,这个苦肉计可不好演,皮肉之苦是免不了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05》,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05章 祸水东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05并对婚宠军妻205章 祸水东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