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章 全部离开

    “你先去岛上探路,我和陆纪年迟一些时间过去。”病房外都是莫家的人严密把守着,还有绝杀的高手隐匿在暗中,所以沈书意这会也不需要装作重伤不治的模样,靠在床上和一旁冷着脸的谭宸说话,彭雄突然发难,沈书意只能先斩后奏,等谭宸知道的时候事情都结束了。

    看沈书意的脸色的确还不错,谭宸冰冷的面瘫脸也柔软下来,在床边坐了下来,大手握住了沈书意的手,看着她染笑的却带着几分苍白的脸,心里头却满是不舍,沈素卿死了,沈母也死了,唯独沈父中了一枪这会也在医院里救治着。

    “我没事。”对上谭宸深沉的黑眸,沈书意明白他没有说出口的意思,叹息一声,她也没有想到沈素卿竟然疯狂到这种程度,人已经死了,沈书意也不想多说什么。

    一时之间沉默在病房里蔓延开来,谭宸愈加的心疼沉默的沈书意,沈家给不了的亲情,他来给,至于沈父,谭宸也不会追究什么,毕竟他们都要离开去岛上了,沈父也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只要他不招惹小意,谭宸绝对不会理会。

    “等养好了伤,最多一个月我一定会去岛上的。”沈书意反握住了谭宸的大手,只怕最多就这一两天的时间就要分开了,而她肩膀上的枪伤还得调养,暂时瞒过了红霞,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谭宸只能尽快离开去岛上,顺便将红霞给带走,否则她若是知道被骗,以红霞那狂傲不可一世的性子,她真的敢大开杀戒,而红霞的身手太强,谭宸他们根本防不住。

    这个道理谭宸自然明白,何况自己先过去也好,岛上的情况谭宸可以先了解,站稳脚,等小意过去可以避免不少危险,可是一想到分开,谭宸冷峻的脸庞微微的暗沉下来,用力的抱紧沈书意。

    病房这边布置了最新的热感应设备,只要有人过来了,热感应设备会立刻发出警报,而暗中莫家和绝杀的人也都严密部署着,红霞即使身手再强悍,但是也强不过这些高科技的装备,而只有是自己人,才能进入走廊。

    “啧啧,我说谭宸你也太重口味了,小意这还伤着,你就这么忍不住了,也不怕莫念这个当大舅子的发威揍你一顿。”随着病房的门被推开,陆纪年站在门口暧昧的笑着,目光无比“淫邪”的看向床上相拥在一起的谭宸和沈书意,明明是融洽幸福的气氛,可是被陆纪年这张嘴这么一说,直接就成了旖旎暧昧,似乎再迟来一会儿就能看见两个人直接滚床单了。

    谭宸和莫念冷眼看着欠揍的陆纪年,突然怀疑让他和小意一起去岛上到底对不对?就陆纪年这性子,估计还没有上岛就会惹上无数的麻烦,到时候别说照顾小意了,能不连累小意就谢天谢地了。

    “哥,小意,先吃饭。”越过闹腾的陆纪年,谭亦径自的走了过来,邪魅的俊脸上依旧是优雅的笑容,将手里的食盒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我从路易斯那里了解到,红霞应该明天就准备离开回岛上而来,今晚上可能过来一趟。”

    “那个女人,早晚我要收拾了!”哼哼两声,陆纪年一想到之前自己被红霞给揍的鼻青脸肿,堪比猪头脸,陆纪年就恨的牙痒痒,“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我去了岛上,看我大杀八方!小意,以后就跟着我混,保你在岛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沈书意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谭亦已经无语了,一旁谭宸倒是动作迅速的将饭菜给端了起来,再被陆纪年这么嘴馋的用手拈着菜吃,自己和小意一会只能吃白饭了。

    “不至于这么小气吧。”陆纪年嗷嗷的抗议着,不满的瞅着面瘫着脸的谭宸,太小气了,不就是吃几口菜,谭宸有必要这么小气嘛,拘小节者,以后能成大器!

    “我记得你晚上吃撑了。”莫念冷漠而嘶哑的声音响起,饶是莫念生性淡漠,此刻也很是鄙视的看着陆纪年,晚上他明明吃撑了,直说胃疼,还让莫念帮忙揉肚子,结果这才十五分钟不到的时间,竟然又嘴馋的吃了起来。

    “莫念,我就知道你最关心我,担心我吃撑了。”眼睛蹭蹭的冒着绿光,陆纪年兴奋的一把扑倒坐在沙发上的莫念,亲昵的揽着莫念的肩膀,整个人都挂上去了,“这才是兄弟死党,无时无刻都挂念着我的身体。”

    嫌恶的看着黏到自己身上的陆纪年,莫念将人给扒了下来,直接漠然着一张峻脸从沙发上起身站到了谭亦身边,自己绝对不认识陆纪年这混蛋!

    病房里倒显得很是热闹,冲淡了离别的忧伤,沈书意肩膀上有伤,吃的也不多,而陆纪年也知道即将和谭宸和谭亦分别,等沈书意的伤好了,他和沈书意也要离开,和莫念分开,陆纪年站起身来,“今晚上不醉不休!下一次再见面也不知道是何年哪月了。”

    “我去买酒。”谭亦点了点头,病房这边防守异常的森严,一般人根本闯不进来,即使在这里喝酒,外人也不知道,毕竟要分开了,男人之间,还是喝酒最合适。

    几分钟之后,谭亦回到病房里,谁也不知道他打劫了哪个酒柜,弄来这么多珍藏的好酒,谭宸依旧冷沉着一张面瘫脸,倒也和莫念喝了不少酒,“煦桡他们都交给你了。”比起莫念,关煦桡和顾岸他们终究经历太少,以后遇到事了还需要莫念帮忙照顾。

    “嗯。”同样是天生冷漠寡言的性格,所以莫念和谭宸之间的交谈也比较少,言简意赅,不过却彼此明白对方的意思。

    不同于谭宸和莫念之间只喝酒不说话的气氛,陆纪年绝对是闹腾的性子,拉着谭亦七扯八拉的说着,一个一个酒量极好,喝的多,却只是微醉而已。

    沈书意靠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偶尔也说几句,陆纪年还想要趁机灌沈书意几杯酒,直接被护短的谭宸和莫念给镇压了,惹得陆纪年又嗷嗷叫着要和谭宸莫念拼酒,不醉不归。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暗中的人也一直在高度戒备着,红霞并没有出现,不过谁也没有放松警惕,毕竟红霞随时都可能出现。

    “我去外面醒醒酒,你先睡。”快凌晨一点钟了,谭亦三人带着空酒瓶已经离开了,谭宸站起身来,一身的酒味,不想熏到沈书意,所以才准备去外面醒醒酒。

    “嗯。”点了点头,沈书意这会也是睡意全无,她倒是没有喝酒,不过看到谭亦陆纪年他们喝了这么多,那种闷闷的感觉压在心里头,让沈书意也有些的难受。

    男人不同于女人,纵然有再多的情绪,却也是压在心里头不说,只闷头喝酒,一切尽在不言中,这一次离开,少则三年,多则五年,谁也不知道在岛上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谭宸大手亲昵的揉了揉沈书意的头,给她盖好了被子,这才面瘫着峻脸向着病房外走了过去,看起来只是空无一人的走廊,暗中不单单有莫家的人在防守着,绝杀的成员也在暗中戒备着。

    医院大楼下的庭院里,谭宸站在背光的角落里,点燃了一支烟,黑暗中,一道身影快速的走了过来,突然出手向着谭宸发起猛烈的攻击。

    眼看着这一拳头就要击中谭宸的胸口,他这才侧身避让开,动作流畅,浑然天生,明明是猛烈的攻势就被谭宸云淡风轻的化解开。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要离开?”凌浩然收回手,对于谭宸变态的身手,凌浩然早八百年就明白自己不是他的敌手,只是每一次碰到依旧手痒痒的想要试探一下,残酷的事实却是每一次凌浩然都倍受打击。

    “岛上是一个未知的区域,路易斯既然出来了,日后说不定还有其他人会出来。”冷沉的声音回响在黑暗里,谭宸手里头夹着烟却没有吸,深沉的目光看向眼前的凌浩然,“绝杀就交给你了。”

    关于路易斯和红霞,还有他们所在的那个神秘岛屿,凌浩然也知道的不多,这差不多算是一级机密,为了防患未然,谭宸必须离开绝杀前去岛上,凌浩然直接将谭宸指间点燃的还未吸的香烟夺了过来,深深的吸了一口,黑暗在他英俊的脸上勾勒出深沉的阴影,“放心吧,只要有我在绝杀就不会被任何人给抢走,不过你在岛上也要注意安全,那些人只怕比你还要变态,可别死在了外面丢了我们绝杀的脸。”

    谭宸依旧冷着面瘫脸保持着沉默,绝杀大部分的事务都是凌浩然处理的,谭宸只负责训练,还有一些S级别的危险任务,也是谭宸带队处理的,如今他离开,对绝杀的影响倒不是很大。

    “谭叔和瞳阿姨那里不过去说一声?”凌浩然也不指望谭宸开口,不过这一走只怕要好几年的时间,而且前路茫茫,谁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危险等待着。

    “不回去了。”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听起来依旧没有音调的起伏,就好像谭宸是多么的冷血无情一般,或许这就是男人,即使有再多的情绪却也只是压抑着,不会表露出来。

    凌浩然也说了一些绝杀的问题,绝杀虽然隶属军方,但是却也独立在军方之外,绝杀里的成员都是绝对的死忠,所以倒也不担心谭宸离开之后,其他势力染指绝杀,凌浩然不会同意,谭家也不会同意,“等你回来,只怕更加变态了,记得一定要好好偷师,让我们绝杀日后更上一层楼。”

    临别,凌浩然朗声开口,笑着和谭宸来了一个离别前的拥抱,随后身影直接消失在黑暗之中,这些年来,他们是生死与共,可以放心将后背交出来的兄弟,如今,谭宸即将远行,凌浩然会留守在绝杀,等待日后相聚的那一天。

    冷风吹拂着,目送着凌浩然离开之后,谭宸这才看向左侧的树林,冷着脸,并没有开口,但是他的动作却让人明白他已经发现了隐藏在树林里的身影。

    “果真很警觉。”脆声笑着,红霞依旧是一身红色的衣服,妖娆如同火焰,带着盛气凌人的姿态向着谭宸走了过来,闻到谭宸一身的酒味,不由咯咯的笑了起来,“怎么了?因为沈书意重伤,所以借酒消愁。”

    眉头一皱,谭宸冷眼看着态度嚣张的红霞,依旧抿着薄唇没有说什么,黑暗之中,冷酷的身影显得更加的漠然,气息冰冷,隔绝任何人的靠近。

    “明天早上我们一起走。”站定在谭宸身边,红霞仰起头凝望着眼前这个冷酷峻傲的男人,他越是如此的冷漠,目中无人,红霞愈加的想要征服这个男人,让这一座冰山只为融化!

    “谭宸,我既然能让沈书意重伤,也可以要了她的命,所以你最好不要有任何的异议,和我走,沈书意是死是活我懒得理会,否则不介意亲自动手。”张狂的笑着,红霞抬起手抚上谭宸的肩膀,还想要抚上那冷峻如刻的脸庞,可惜谭宸却冷漠的一个后退避让开了。

    “滚!”冷酷的声音冰寒至极,谭宸漠然的眼神如同看死人一般看着眼前的红霞,那凌厉如霜的脸庞,森寒的眼神,周身张扬起的气势让人明白,只要红霞再近一步,谭宸绝对会动手,怜香惜玉这四个字从来不会出现在谭宸的字典里。

    “你!”愤怒着,红霞将手收回,可是对于谭宸,她却总有一种忌惮,红霞深呼吸着,将怒火压了下来,骄傲的抬起下巴,不可一世的放出警告,“谭宸,明天早上六点,我来接你,我们离开,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话,唯恐再被谭宸给气到,红霞转身离开,等到了岛上,她会让谭宸知道沈书意这个后天武者根本不算什么,岛上的后天武者可是一大批!沈书意也就在俗世里耀武扬威,真去了岛上,只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谭宸也转身向着身后的电梯走了过去,明天早上六点,看来谭亦也会跟着一起走,卧房里,听到开门声,沈书意扬起笑容看向谭宸,“遇到红霞了?”

    外人在谭宸的面瘫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但是即使是细微的变化,沈书意也能察觉到,明显能看出谭宸脸上暗中不悦的表情,沈书意知道他肯定是遇到了红霞。

    “明天早上六点。”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了,谭宸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终究还是要分开了,万语千言,却也只化为一个暖暖的拥抱,“好好养伤。”

    “我知道,我不会急的过去岛上的,这边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即使知道很快就要分开,但是真的知道了,心突然就沉了下来,似乎坠落到了冰窟窿里,沈书意发现脸上的笑容都是如此的僵硬。

    凌晨五点,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沈书意和谭宸一夜没有睡,就这么靠在床上天南地北的说着话,可是时间却过的格外的快,再有一个小时就要分开了。

    “哥,别用这么嫌弃的眼神看着我。”当谭亦敲了敲门,对上过来开门的谭宸那嫌恶的表情,谭亦无奈的一耸肩膀,笑着开口,“爸妈还有糖果过来了。”

    谭宸这才看见在谭亦后面过来的谭骥炎还有童瞳和糖果,冷着的面瘫脸在看到童瞳和糖果之后终于软化了一点,或许少小离家,在绝杀这些年也是聚少离多,谭宸已经习惯了和家人的离别。

    “大哥。”糖果眯眼一笑,婴儿肥的圆脸上笑起来,大眼睛直接眯了起来,扑腾的直接冲到了谭宸的怀抱里,一把将人给抱住了,“大哥,要不是我过来,你是不是都不打算回家看我了。”

    “我去看小意嫂子。”糖果随后从谭宸的怀抱里溜了出来,快速的推开门向着病房里走了进去,张大着一双眼好奇的看着要从床上下来的沈书意,眉眼弯弯,看起来活脱脱是个没长大的小丫头,“嫂子,你别起来,受伤了就好好躺着。”

    “坐。”沈书意诧异的看着糖果,再看了一眼谭骥炎那死板的面瘫脸,这真的是兄妹,亲兄妹吗?为什么感觉差的是十万八千里,随后礼貌的看向进来的谭骥炎和童瞳,“谭叔,小瞳。”

    “别起来,中了一枪呢,扯到伤口就麻烦了。”童瞳也快步走了过来制止了要起身下床的沈书意,看着已经窝到沈书意身边,拿起一个枕头抱在怀里懒骨头一般的糖果,童瞳无奈的叹气,糖果这丫头能不能自觉一点,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这丫头已经懒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能自己的人都保护不好。”冷沉的嗓音显得很是鄙视,谭骥炎威严着峻脸,鄙夷的看了一眼板着脸的谭宸,这绝对不是亲生父子,生死仇人也莫过如此,不过对沈书意的态度倒显得很是温和,“小意,好一点没有?以后这些危险的事让这个臭小子去做。”

    在谭家女孩子就是宝,男孩子就是草,谭亦双手环着胸口,慵懒的靠在门口站着,邪魅的俊脸上表情却显得很是诚挚,只有在家人面前,谭亦才会褪去面具。

    “和你无关。”对于打扰自己和小意最后相聚的时间,谭宸冷着眼神看着不速之客的谭骥炎,原本因为要分开情绪就不好了,这会更是冰冻到极点。

    “事实如此,你最好小心一点,在岛上,要是小意再受伤了,你也不用回来了。”谭骥炎这个当爹的绝对是谭宸哪里痛就往哪里撒盐,明知道谭宸最见不得沈书意受伤,偏偏还是用这个刺激谭宸。

    “嫂子,见多了你就习惯了,反正爸和大哥碰到一块就要炸起来。”同样鄙视的看了一眼又斗到一起的父子两人,糖果软糯糯着嗓音,连夜坐飞机赶了过来,糖果这丫头打了个哈欠,有点困了,从柜子上的果盘里拿过一个苹果,直接咔嚓一口啃了起来,吃东西就不会想睡觉了。

    看着谭骥炎和谭宸这对父子都冷着脸如同仇人见面一般,沈书意无奈的笑着,对着一旁的童瞳看了过去,幸亏是聚少离多,这要是天天住一个屋檐下,估计每天都要上演全武行。

    “没事,即使打伤了这也是在医院,直接叫个医生就行了。”童瞳笑着开口,心疼的看着脸色还是有点苍白的沈书意,“谭宸明天就走了,你和我回北京去,不要急着去岛上,先将身上的伤给养好。”

    这才是一家人,沈书意不由的想到了沈家,如今却已经是死的死,伤的伤,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清晨六点,天已经微微亮了,湛青色的天空给人一种晨曦的宁静祥和。

    陆纪年和莫念没有再出现,昨晚上已经算是道别了,谭亦提前半个小时离开去了路易斯那里,谭宸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随后用力的抱紧了沈书意,这才大步的向着门口走了过去,红霞的车子已经停在了外面,随后发动汽车在晨曦的光芒里远去了。

    站在窗口,目送着汽车离开,沈书意的手用力的攥紧了窗台,静静看着,即使汽车的身影早已经看不见了,可是却依旧没有挪动一步,明明只是分别一个月,可是心里头却压抑的难受。

    不知道站了多久,当听到背后的轻微的脚步声时,沈书意终于回头,脸被冷风吹的有点干,眼睛也是涩涩的难受,看着推门进来的原啸,沈书意收敛了表情,微微一笑,“你怎么过来了?”

    谭骥炎和童瞳他们在谭亦离开的时候也离开了,毕竟要真的将最后的时间都霸占了,估计谭宸真的会翻脸无情,所以一行人先回揽月苑了,他们也是一夜没有休息,沈书意也是一夜未睡,原本是不想打扰沈书意补眠的,谁知道原啸竟然在这个时候过来了。

    “你该知道每一次受伤对你而言都是致命的损害。”语调有点沉重,原啸目光严肃的看向沈书意,见她这表情就知道她是知道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要将红霞先给骗走,否则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沈书意看向自己受伤的肩膀,她的身体原本就藏有暗伤,这一次用苦肉计将红霞给骗走,又中了一枪,这对沈书意而言可以说是雪上加霜,但是她没有选择,红霞太强大,沈书意不能看着红霞对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下杀手。

    原啸也明白,可是看着沈书意缓缓的开口,“一个月之后,即使恢复了,但是你的肩膀还是会有影响的,高手对决,一点点的失误都会是致命的要害,小意,你真的要去岛上吗?太危险了,不值得!”

    一开始原啸就不赞同沈书意过去岛上的,她虽然是后天武者的状态,但是经脉受损,深藏暗伤,这样去了岛上,大比或许可以安然无恙,但是挑战赛只怕会危险重重,更何况红霞已经回岛上去了,如果她知道小意也过去岛上了,在挑战赛的时候让人下杀手,那真的是凶多吉少。

    “我知道,但是我必须过去。”态度坚决着,沈书意目光平静的看着原啸,她不是赌气也不是任意妄为,沈书意是清楚的明白自己必须过去,岛上的人太强大,这一次路易斯会出现,下一次其他人也会出现,防患未然,未雨绸缪,不管如何,她都必须去岛上。

    叹息着,原啸没有再开口劝说沈书意,或许在岛上这丫头也奇遇也说不定,习武之人,除了天赋之外,最重要的也是耐力和毅力,而沈书意这两方面都具有了,“好好养伤,让药老给你调理调理身体,一个月之后我来接你。”

    交待完了,原啸也没有停留的就转身离开了病房,沈书意回到床上躺了下来,一夜未睡,却没有一点的睡意,想到谭宸已经离开了,至少一个月见不到,而且在岛上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沈书意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路易斯过来医院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送走了红霞,路易斯也松了一口气,毕竟红霞是岛上内门排行前十的弟子,比起路易斯的身份尊贵了许多,所以即使知道红霞进攻莫家的决定是错误的,路易斯也只能执行,如今送走了红霞,路易斯也是了了一桩大事。

    “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准备近日离开去R国。”依旧是狂傲的态度,路易斯冷着声音开口,他和沈书意之间只是合作的关系,而去R国,路易斯知道不能再草率行事,否则就会和在E国和N市一样,不但不能站稳脚,反而会惹到不该惹到的人。

    岛上的人虽然强大,可是却比不了一个军队一个强大的黑帮势力,路易斯明白自己之前太轻敌太高调了,所以他决定去R国要低调行事,这就需要沈书意的帮忙。

    “放心,我已经让莫家在安排了,顾家那边我也联系了,等你过去R国之后会有人接应你的。”同样也是公事公办的态度,沈书意平静的开口,和路易斯又谈了一个多小时。

    一直到路易斯离开了,门外的彭雄这才敲门走了进来,“大小姐,这是我在瑞士银行的密码,保险柜的钥匙和号码你们已经拿到了,这些是我所有的资产过渡书,都已经签了名字了,大小姐,你高抬贵手,我想在今天就离开N市。”

    瑞士银行号称全世界最机密安全的保险库,可是昨天彭雄打了电话过去询问才知道,他的保险库已经被人查询过了,而对方持有的就是他的签证护照还有开户时的资料,这些绝对只有谭家才能以假乱真的办到,而至于保险库的钥匙,彭雄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消失了,唯独密码外人不知道,不过彭雄也不敢和莫家对着干,干脆自己将密码给送上来了。

    “你走吧,莫家不会难为你的。”沈书意看了一眼彭雄递上来的资料,虽然莫家这一次也是利用彭雄来清除内奸,但是也死了一些莫家的兄弟,彭雄的这些资产是必须用来充当抚恤金的,至于彭雄没有了一切,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沈书意也不用赶尽杀绝。

    “谢谢大小姐。”直到这一刻彭雄才真的松了一口气,他不敢将这些送去莫家,担心被莫家的人给杀了,只能来医院找沈书意,而他也算是害的沈书意中枪了,彭雄也担心沈书意会恼怒的找自己算账,不过幸好大小姐并不嗜杀,也不冷血,彭雄感觉自己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离开,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却都是离开了,沈书意起身向着病房外走了过去,沈父昨天也是被送到这家医院,他身上的那一枪是谭亦打的,也算是在乱战里救了沈父一命,可是沈母和沈素卿的死亡,谁也不知道沈父如今会是什么模样。

    “大小姐,沈先生已经离开了。”病房门口,莫家的一个手下快速的走了过来,看着诧异的沈书意,恭敬的回答,“莫少将当时货船上的监控录像送给沈先生看了。”

    通过彭雄之前安装的监控探头拍下来的录像,可以清楚的看到沈母之所以会死,完全是沈素卿将沈母推出去挡了子弹,而沈父如果不是谭亦那一枪,也会被沈素卿给当成诱饵枪杀了,至于沈素卿,真的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最后自己也死在了乱枪之下。

    “走了?”沈书意怔了一下,看着空空的病房,久久之后,叹息一声,这样也好,真的见面了,又能说什么?走了也好,“你回去吧,我这里不用派人守着了。”

    红霞离开了,路易斯也准备走了,彭雄估计从医院离开之后就直奔机场了,而且有了谭家的身份,绝对没有人敢对沈书意动手,她在医院里绝对是安全的。

    “怎么,谭宸走了,你就失魂落魄了,不就是一个月的时间。”沈书意回到病房这边的时候,陆纪年已经过来了,调侃的笑着,晃动着手里头的食盒,“谭亦走之前给你开的方子,我刚去药老那里,药已经熬好了,趁热喝了吧,也不知道岛上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果真有陆纪年的地方永远就不会感觉到寂寞,沈书意也笑了起来,精神恢复了一些,“一个月之后我们就知道了,不管是不是龙潭虎穴,我们也是要闯一闯的!”

    一个月的时间过的很快,沈书意并没有和童瞳他们一起回北京城,一来她身上的枪伤还需要药老帮忙调理,二来N市这边还有一些善后的问题需要沈书意处理,所以一晃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离别让人感伤却又让人对未来的道路充满了期待。

    “原大哥,为什么岛上到如今从没有被人发现过?”从直升机到海上,如今这片海域,陆纪年满是诧异,按理说岛上已经存在五百多年了,不可能到如今没有人被发现过,就算是南北极都有人类进入的痕迹了,外太空也有飞船去探索了。

    甲板上,原啸坐在椅子上,喝着茶,看着湛蓝的海面,“海洋占据着地球百分之七十一的面积,未知的海域过来的船只原本就少,海上最神秘莫测的百慕大三角迄今为止也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船只和飞机会在这个海域莫名的失踪或者被击毁或者沉入海底,我们所在的这个岛屿和百慕大三角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是先人在这片海域设定了阵盘,利用先天的海域优势,通过易经八卦让这片海域成为了未知区域,外人根本进不来。”

    “我已经开始期待了。”陆纪年端起茶杯灌了一口茶水,整个人都精神亢奋着,未知的岛屿,存留了几百年的岛民,还有神秘莫测的身手,甚至超越了人类身体的极限,这一切都让陆纪年痴迷和期待。

    “岛上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沈书意笑着看着已经坐不住的陆纪年,还有一天的时间才能到岛上的外围区域,陆纪年已经恨不能插上翅膀飞过去了,沈书意倒是更希望将岛上的一些事情了解清楚,可惜之前原啸一直在忙根本联系不到,直到要离开的这一天才回到N市,所以沈书意对岛上也是根本不知晓。

    “岛上的人才分为很多的派系,有的是研究医术的,有的是研究这些阵法玄学的,也有做科学研究的,不过我们都是武者,这也是岛上人最多的一个派系,分为外门和内门。”原啸也开始解说岛上的一些常识,各类型的人才都有。

    在研究上,一般顶尖拔萃的人才都有些的孤僻怪异,而岛上有着几百年保存下来的典籍资料,所以很多人才知道这一点之后,直接就放弃了在俗世的成就和名利,都愿意来到岛上继续他们的研究,而岛上的资源也可以让这些人的研究更上一层楼。

    “我和陆纪年这算是外门,红霞还有原大哥你是内门子弟。”沈书意明白的点了点头,岛上的优势绝对可以网罗到大批的顶尖人才,真正的人才根本不会在乎名利和荣誉,他们真的是呕心沥血的做研究,所以会选择去岛上一点都不奇怪,日后只怕即使有人后悔了,也没有办法离开,岛上的武力绝对堪比一支精良的军队。

    “内门和外门的分别就是先天好后天的区别,外界的训练都是训练力量训练反应,这些都是浅显的训练,很是粗糙,再强也有一个限制度,但是一旦达到先天武者的状态,会有一种质的飞跃,先天是外功和内功的完美融合,岛上外门的子弟也都有内功心法的训练,而你们在外界根本没有内功训练,即使有些古武世家也有内功心法,但是真正训练有成的极少。”

    原啸缓缓的开口,目光严肃的看向沈书意和陆纪年,“所以在没有内功心法的训练之下,你们进入外门,其实已经很吃亏了,毕竟别人已经学了十几二十多年,不过好在你们战斗的经验丰富,可以弥补这一方面的缺失,但是这仅仅是和外门子弟,如果是内门子弟,红霞这样的身手,你们知道有多么强,根本是无法弥补的差距。”

    沈书意和陆纪年对望一眼,他们自然是清楚的知道红霞的强悍,而这就是先天武者的力量,比起他们多了内功心法不说,而且内功和外功完美的融合到一起,产生了质的飞跃,而他们进入外门,必须从头学起内功心法。

    “在岛上,不要和内门子弟起冲突,他们都是一个团体一个团体的,一旦有了冲突,必死无疑,至于外门子弟,真的欺负到头上了,也不需要客气,武者,毕竟是狭路相逢勇者胜,愈战愈勇。”原啸再次开口,他虽然能照顾到沈书意和陆纪年,但是他们已经来到岛上而来,真正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安全,所以原啸并不准备出手干涉太多,除非他们两人生命有了危险。

    沈书意笑了起来,这些年来,她的生活很平静,离开龙组之后,过的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如今即将发生遽变,沈书意却没有丝毫的害怕,目光看向湛蓝的海面,她会努力,努力的变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05》,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05章 全部离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05并对婚宠军妻205章 全部离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