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章 凤凰喋血

    “外界之人,只是简单的锻炼身体的力量,这种只能算是后天武者三层之下的境界,而速度力度反应度都得到了进步一提升,这才是后天武者三到六层的境界,七层为后天武者巅峰状态,一步之遥就可以进入先天武者。”

    原啸在船上也无事,所以倒是详细的和沈书意还有陆纪年说着武者境界的划分,后天武者,一共为七层,岛上外门子基本都是这种状态,可以说是最底层的一群人,只有进入先天,才是鱼跃龙门,才能被重视,进入内门,可是后天武者很多在外界就是顶尖的高手。

    “比起已经学习了内功心法的外门子弟,你们在后天武者状态应该是拔尖的,可是却要从头学习内功心法。”原啸笑着着开口,只是看向沈书意的目光里却多了一种隐晦的担忧,如果没有得罪红霞,就凭着已经进入岛上的谭宸和谭亦,有这两个人护着,在外门也没有人敢动她分毫,但是得罪了红霞,只怕在岛上的日子会非常的艰难。

    沈书意天生就有敏锐的觉察力,所以原啸那隐晦的一眼,她自然也明白,可是纵然前路多么的危险艰难,她绝对不会放弃,更何况谭亦精通医术,进入岛上之后,一定会找到办法给自己调理受损的筋脉,事在人为,人定胜天。

    “小意,以后出什么事我给你顶着,我顶不住,还有谭宸和谭亦呢。”陆纪年朗声的开口,大手在沈书意的头顶上揉了揉,俊朗的脸上满是大无畏的笑意,多少危险,他们龙组的成员都闯过来了,如今即使局面危险,但是他相信这丫头绝对能跨过来的。

    船在海上又航行了两个多小时之后,终于靠岸了,远远看去,岛上绿树成荫,生机安然,有种返璞归真的原始韵味,少了现代社会的浮躁气息。

    走在青石板铺成的道路上,沈书意也好奇的看向四周,从码头上岸,沿路也遇到了一些人,他们对原啸非常恭敬的躬身行礼,看身手却都是后天武者的状态,基本都是后天五六层的境界,也有一些是后天武者巅峰。

    “这些是岛上的普通居民?”沈书意回头看向身侧的原啸,遇见的这些人虽然拿到外面都绝对是高手,但是看他们的精神状态,却显得平和很多,没有武者的戾气。

    “岛上每三年会召集到上千外门子弟,但是能三年来能进入先天的不足百人,其余人,有些在比斗中受伤,有些心灰意冷,他们就成了岛上的普通居民,其实一个岛和一个市差不多大,很多人都和外面的普通人一样生活在岛上。”原啸笑着开口解释着,比起敏锐,只怕自己都比不上小意,这是天生的能力。

    “我感觉回到远古时代啊,这住的都是木头房子。”陆纪年两眼冒着精光,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恨不能多生出几只眼睛多看看。

    岛上的布局很是规整,入眼看来就和古代一个城一般,只是没有高大的城门和城墙,街道两边都是店铺,毕竟岛上也有数十万人生活,自然也就需要买卖交易,岛上四分,眼前这块靠近码头,也是南城,依次还有东城西城和北城,而中心城也就是一眼就能看到的高塔的区域,这是岛上的内门所在地。

    “你们四处看看,我还有些事,一会回来就住这里,今天太迟了,明天我们再回外门所在的东城。”原啸将沈书意和陆纪年带到了一家住宿的店铺面前,四城间隔挺远,一来一回也需要大半天的时间,所以有时候时间太赶就会住宿在外面。

    “行,原大哥你去忙,我和小意四处逛逛。”陆纪年笑着摆摆手,直接拉着沈书意继续逛街去了,他们身上有一张原啸给的卡,岛上看起来很原生态,但是所有的消费却都是用岛上的积分来换取的,人民币美元在这里屁用不值,不过如果有金子宝石倒可以通过一些地下渠道换取积分。

    毕竟岛上也需要生活,不可能真的自给自足,岛上的很多消费品都是去外界换回来的,而金子这一类完全可以卖给出海负责货物的人,他们才是有机会去外界的,所以能将金子变成物资,只是卖给这些人则亏的很,可是没办法,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离开,即使有了船,没有航海图根本出不去,外围的海域更是天然形成的诡异区域外加认为布置的八卦阵,一般人出海只会迷失在海域,直到船上物资消耗殆尽最后死亡。

    “小意,你看这边是卖武器的,这可比那些瑞士军刀品质更好。”两眼冒光的拉着沈书意进了一间武器铺,陆纪年扫了一眼之后,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了,这锻造技术太精湛了。

    龙组成员因为其特殊性,所以资金充足,配备的武器都是顶尖的,这让谭宸都很嫉妒,毕竟绝杀也是顶尖的存在,配备的武器装备也都是极好的,可是比起龙组还差了一点,虽然绝杀只是隶属军方的尖刀组织,可是龙组却是归最上面那一位管的私人组织,保护的可是最上面那一位的生命安全,所以钱从来不会缺,武器装备都好得不能再好。

    可是龙组配备的冷兵器那在市面上可是少见的,但是这一间武器铺子里竟然刷刷的都是这样高品质的冷兵器,匕首军刀三棱刺一应俱全,甚至连中国古代的长剑大刀也都有。

    外面的世界因为热兵器的使用,冷兵器已经没落了一些,毕竟你速度再快能快得过子弹吗?打造一把冷兵器花费的钱可比买一把枪便宜多了。

    但是在岛上,子弹再快,对先天武者而言完全是可以避开的,比起依靠武器,他们更相信的是自己的实力的,所以冷兵器则盛行多了,手枪再好用,弹夹里的子弹射光之后,不可能有时间更换弹夹,所以只能等死,可是手持一把冷兵器,则完全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老板,这匕首怎么卖?”陆纪年人都快要钻到柜台里面了,吞着口水,眼睛冒着森森的绿光,这匕首太好了,长大约二十厘米,匕身轻薄,黑色,陆纪年感觉这绝对是晚上杀人越货的好帮手。

    “小伙子眼光不错,一百积分。”店铺靠窗口的椅子上,一个老人家正悠然的晒着太阳,桌子上摆放着茶壶和茶杯,瞄了一眼陆纪年,笑呵呵的报出了匕首的价格。

    陆纪年根本不知道一百积分到底能买多少东西,但是不要说一百了,就算是一千,他也毫不犹豫,他可是一眼相中了这匕首,陆纪年可也是个冷兵器的高手,店铺里的兵器品质都极好,但是这把匕首绝对是兵中之王。

    “等一下。”沈书意拦住拿卡的陆纪年,视线定格在角落的架子上,柜台里放的兵器品质绝对要高一些,随意放在架子上的,兵器都是乱糟糟的摆放在一起的,怎么看品质都次了一些,可是沈书意莫名的就感觉那混杂的堆放在一起的兵器里,似乎有什么更吸引自己的目光。

    “小意,亲兄弟,明算账,这匕首你绝对不能和我抢!”陆纪年很是严肃的抗议着,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这时候谁和他抢宝贝他绝对和谁急。

    被陆纪年这表情给弄的很是无语,沈书意刚准备开口说什么,突然门口又走进来五六个年轻人,不同于岛上那些成为普通居民的武者,这些年轻人绝对是锋芒毕露,身上少了一种平和,多了一种厉气。

    “小意,先下手为强,若是被人抢了就麻烦了。”陆纪年高度戒备起来,再次要拿出卡来付账,这种桥段电视小说里太多了,每一次英明神武的男主角慧眼识珠的找到一件宝贝,必定会有无数的小喽啰来搅局,然后就是大干一场,但是这里毕竟是岛上,陆纪年看起来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可是骨子里比谁都精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绝对先付账将匕首弄到手。

    沈书意看着已经冲到老人家面前要付账的陆纪年,径自的向着货架走了过去,目光看着眼前这堆杂乱摆放在一起的兵器,有些都染上灰尘了,看得出这些次品武器的确不被重视。

    而刚进门的几个年轻人一看沈书意走向了货架,为首的男人脸色遽变,脚步快速的冲了过来,可是他们毕竟刚进门,而沈书意已经走到了货架前。

    “这把匕首也一起要了。”沈书意拿起一把看起来蒙了灰尘,不知道放了多久的一把匕首,比起陆纪年相中的那把黑色的匕首,沈书意手里头这一把看起来品质不知道差了多少,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沈书意就感觉冥冥之中有种认定的感觉。

    “这位小姐,这把匕首是我刚刚给我八岁的弟弟选中的,忘记带卡了,我刚刚回去拿了。”为首的青年脸色复杂的变化着,随后笑着向着沈书意开口,虽然他掩饰的极好,可是那眼珠子似乎都要黏到沈书意手里的匕首上。

    “是吗?不过这里匕首很多,你可以重新选一把。”沈书意笑着开口,手却握紧了匕首,看起来依旧是清和随意的样子,可是已经提高了警惕和戒备,岛上的人都是武者,一不小心都会丧命的。

    眉头一皱,为首青年脸色难堪了几分,不过依旧按耐住了性子,“小姐,这些匕首都是利器,就小姐手里头这一把并没有开锋,适合小孩子耍耍,小姐看中拿一把了,我来付账。”

    “这可不用了,我们选中的东西自己会给钱,劳驾你们重新挑一把吧。”陆纪年绝对是人精,一看这局面,立刻就知道沈书意肯定是找到宝了,所以眼前这几个人才会编出这么幼稚的理由想要将宝贝给弄走,可是他陆纪年是傻子吗?虎口夺食,那是找死。

    沈书意依旧面带着笑容,拿着手里这一把蒙了灰尘没有开锋的匕首向着一旁作壁上观的老人家走了过去,刚迈出几步,身后的男青年这一次脸色直接黑了下来,情绪再也不掩饰了。

    “两位,我实话说了,这匕首我们要了,你们可要掂量掂量,我不介意发死人财!”为首的男青年阴森的开口,眼中凶光暴露,势在必得的拦下了沈书意。

    死人财?看来原啸说的果真不错,岛上风气果真彪悍,这明摆的威胁已经出来了,沈书意要是继续固执下去,那么这几个人不敢在城内动手,但是绝对会想办法下黑手,将沈书意给干掉,然后将匕首给夺走。

    “我记得城内可不准随意动手,违者会被黑风卫队给干掉吧?”果真风水轮流转,以前只有他陆纪年威胁别人的份,现在刚到了岛上就被人威胁要干掉自己,陆纪年懒洋洋的勾着薄唇笑着,“几位真的要动手吗?还是说几位和黑风卫队的关系极好,即使破坏了规矩也不会被惩罚。”

    黑风卫队是维持岛上治安的一支队伍,是由岛上一些内门子弟和外门子弟组合而成的,岛上毕竟都是武者,冲突什么的随时都有,而岛上真正的强者是懒得处理这些小事的,所以就有了黑风卫队的出现,他们有着绝对的执法权,当然了,黑风卫队也是严格执法,任何人只要违背了岛上的规矩,就逃脱不了黑风卫队的缉捕。

    “小子,我看你嚣张的很,你们是外门子弟?”为首的男青年眯着眼打量着沈书意和陆纪年,岛上外门子弟人数众多,他虽然不可能全部认识,但是岛上的女弟子可不多,而且沈书意这样气息柔和静美的女人更少,他不可能不知道的。

    “我们今天第一天上岛。”沈书意回答,之前还答应原啸不惹事的,貌似麻烦就找上门来了,沈书意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匕首,可是没原则的退让,有一次就有两次,只会让敌人得寸进尺,所以,既然麻烦上头,那么该战就战吧。

    “第一天上岛你们就敢这么嚣张?”一个黑瘦的男人嘲讽的开口,不屑的看着沈书意和陆纪年,只怕是从外面带回来的种子,即使身手好,最多也就是后天武者三层的境界,了不起也就四层,这样也敢和他们叫板,简直是找死。

    “果真是不知者无畏,刘哥,还是让小弟我来和他们做做思想工作吧。”另一个男人谄媚的笑着,看得出对为首的这个男人刘哥很是巴结,可是转而看向沈书意时,那态度绝对的高傲不可一世。

    沈书意笑着站在原地,看着走上前来的男人,“先来后到,我们可是占了理,你们难道还想要强抢不成?”

    “小丫头,看来你也很有天赋,能进入岛上那是你的福分,可是你以为在外界你是强者了是天之骄女,我告诉你,到了岛上,是龙你也给我盘着,是虎你也给我趴着!这里可不是你们这些井底之蛙能撒野的地方,一把匕首而已,交给了我们,你进了外门,有谁敢对你不三不四的看,你直接报我们刘哥的名字,刘哥可是后天武者六层的境界,而刘哥的大哥如今可是先天武者。”

    看着恩威并施威胁沈书意的男人,一旁陆纪年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惹来男人狠戾的凶光,而一旁的刘丰也是表情再次森冷下来,阴冷的开口,“田飞,看来有些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和他切磋一下,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在岛上不能随意动手,但是如果双方同意,则是可以切磋的,只要找到见证者就可以了,当然了,如果一方提出挑战,另一方害怕完全可以拒绝,没有人可以强行拉着别人和自己切磋。

    “小意,退到一边去,既然有人想要找死,小爷我就勉为其难的动动手吧。”挑着眉梢,陆纪年看起来就没个正经模样,懒洋洋的看了一眼田飞,将手里头的卡塞到沈书意手里。

    “乔爷,就请你做过见证了。”刘丰看死人一般看了一眼陆纪年,这些从外面过来岛上的人,都以为自己在外面多么了不起,到了岛上依旧如此,真的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外界那些高手,到了岛上,就更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武器铺的老人家一直在一旁观望着,没有开口阻止什么,这会听到刘丰的话,倒是点了点头,“你们随意,可是拳脚无眼,不要波及到我的店就可以了。”

    武器铺很大,中间足有三十多平米的空间,两个人动手切磋也是可以的,听到乔爷的话,刘丰等人都笑着退到一旁,而挑战的田飞则是走到了中间,全身气势爆发而出,挑衅的一笑,“和我动手,你真是找死,不过也好,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你今天受了教训,日后你会感激我的。”

    “你废话还真是多,难道每一次和人对决,你都是用唾沫星子将人给淹死的,还是准备用你的婆婆妈妈将人给念得烦死,干脆来一个不战而屈人之兵?”陆纪年鄙视的一翻白眼,他都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结果这些岛上的人就以为自己是无敌了。

    “找死!”田飞暴怒的一吼,倏地一下,整个人如同利箭一般向着陆纪年冲了过去,一记狠拳直奔陆纪年的脸部,左手的一掌则是对准了陆纪年的小腹,这要是真的被这种开山辟地的攻击给打到了,没有半个月的时间,只怕都无法从床上爬起来。

    陆纪年似乎被田飞的狠戾攻击给吓到了一般,就这么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躲避,更不知道反击,只是那表情却丝毫不显害怕,嘴角染笑,眯着凤眸,看起来邪魅不羁。

    眼瞅着田飞就要重创陆纪年了,而刘丰等人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得意笑意,可是却只见陆纪年的身体突然向左一个侧移,小腹猛然一缩,如同凹陷下去了一般,就这么云淡风轻的避开了田飞凶神恶煞的一击,而他的手也在同时,看起来只是平常的一个抬手,很慢,但是却又似乎快如疾风。

    砰的一声,被陆纪年给劈到了后背上,田飞下盘不稳,整个人直接被打趴在了地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而刘丰等人也都傻眼了,谁也不曾料到陆纪年竟然就一招,一个照面就将后天四层的田飞给打趴下了。

    陆纪年刚想要得瑟几句,可是一旁沈书意云淡风轻的扫过一眼,陆纪年立刻就乖了,好吧,之前自己和小意说好了,在岛上要藏拙的,虽然他们都是后天武者巅峰的状态,但是毕竟经脉受损,虽然陆纪年比沈书意轻了一些,可是终究是有些麻烦的。

    外门弟子他们倒是可以大杀四方,关键是很多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之间关系错综负责,亲属关系的就有不少,还有一些是归属关系,所以藏拙是沈书意的决策,不鸣则已,一鸣必要惊人,让所有内门子弟都不敢对自己动手,可是陆纪年这性子能藏拙那才是怪了。

    “很好,很好。”刘丰阴冷的开口,目光死死的盯着陆纪年,他倒是看走眼了,这个男人只怕身手不亚于自己,否则怎么可能将田飞一招给打趴了。

    “一共一百零五。”乔老依旧是云淡风轻的状态,接过沈书意递过来的卡走到柜台边,直接刷了一下,岛上看起来很原始,但是很多方面却格外的高科技,每个人除了自己的身份卡之外,还有这种用来消费的磁卡,上面刷的都是积分。

    “小姑娘眼光不错,这是诸葛大师最后一件作品,名为凤凰喋血,到达先天武者状态之后,再来我这里开锋。”乔老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能在众多兵器里相中这一件凤凰喋血,的确是一种缘分。

    凤凰喋血是岛上已故锻造大师诸葛大师最后的一件作品,三百年前,这一件凤凰喋血铸造成功之后,诸葛大师一口心头血喷到了匕首上,而这件惊世之作,诸葛大师根本没有开锋,遗言道这是一件绝世的凶器,很是邪性,诸葛大师留下:“不开锋,有缘者得知”这最后的遗言,诸葛大师就离世了。

    三百多年,凤凰喋血这件凶器也失踪了,只成为了一个传说,一般人只当是一个传说而已,根本没有人相信,而乔家是继诸葛家没落之后的第一锻造世家,世世代代都是锻造兵器,而乔老的爷爷辗转得到这一件兵器之后,只是摆放在店铺里。

    一直都无人问津,直到乔老十年前意外的发现,乔老没有将这凤凰喋血说出去,依旧是如同残次的兵器摆放在店铺里,同样是无人过问,他记得这事只和最亲近的几个人在一次醉酒之后说过,如今刘丰直奔凤凰喋血而来,只怕消息被泄露了出去,不过乔老看着沈书意,终究还是有缘者得知。

    果真是凤凰喋血!刘丰自然也听到了这话,眼中的光芒愈加的阴冷邪恶,狠戾的看了一眼沈书意,手一挥,众人拉起地上的田飞快步的离开了店铺。

    陆纪年眼巴巴的看着沈书意,“小意,我用我的宝贝和你换怎么样?”陆纪年眼馋了啊,这凤凰喋血绝对是神兵利器,否则刚刚刘丰等人就不会那么抢夺,如今就落到了小意手里头,那不就是落到自己手里头吗?

    “你一个大男人用凤凰为名的兵器不感觉别扭吗?”沈书意没好气的看着已经念叨了半个多小时的陆纪年,其实他才是唐僧转世,直接想要唠叨死小妖精的功力来烦死自己。

    “我绝对不别扭,坚决不别扭。”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陆纪年将胸膛拍的咚咚响,这可是好宝贝啊,即使没有传说的那么玄乎,但是也绝对是器中之王。

    沈书意无奈的看着陆纪年,没有犹豫的将凤凰喋血递了过去,而终于达成目的的陆纪年嗷嗷的叫了起来,那叫一个兴奋。

    在街上逛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天色渐渐黑暗了下来,沈书意对岛上也有了大致的了解,开店铺和种田种地还有一些类似锻造医疗,这些人都是岛上的普通居民,曾经都是外门子弟,只是因为没有办法进入内门,所以就成了普通人,岛上的消费包括外门内门的消费都是用积分的。

    普通人赚取积分只能靠出卖劳动力,而外门子弟每个月都会有三百积分,而外门子弟之间也可以进行比试挑战,可以赢得一些彩头,当然,岛上还有一些未知的原始丛林,这里面有很多生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中草药,这些天材地宝也可以拿回来换取积分。

    甚至还有一些地下的角斗场,这种很是血腥的地方也是来积分最快的,去原始的丛林寻宝靠的是运气,而在角斗场靠的就是实力了。

    沈书意和陆纪年回到住宿的地方时,刚好原啸也回来了,笑着看向两人,“怎么样?岛上还不错吧。”

    “当然当然,原大哥,我们可是寻到宝贝了。”陆纪年嘿嘿的笑着,要多得瑟就有多得瑟,将诧异的原啸给拉到了房间里,关上门,一副做贼的小心谨慎模样,然后将凤凰喋血给拿了出来,“这可是神兵利器,凤凰喋血。”

    “什么?”原啸此刻才是真的一惊,身为岛上的一员,他自然知道关于凤凰喋血的传说,可是传说毕竟是传说,而诸葛家已经在五十多年前彻底没落了,连诸葛家的人都认为这是一个传说,其他人自然不可能再相信,而眼前这看起来很是普通的匕首,竟然是凤凰喋血?

    陆纪年得瑟的厉害,快速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那个叫什么刘丰的貌似也是外门弟子,还有个哥哥刘天宇在内门,得到凤凰喋血,也惹上一个麻烦了。”

    “是乔老说的,那这真的是凤凰喋血了。”原啸虽然也很是震惊沈书意的运气,竟然能一眼相中这把神兵利器,毕竟他也去过乔老的店铺很多次,却从没有在意过这一把很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匕首,不过原啸倒没有什么霸占的野心,笑着将匕首还给了沈书意,避开了陆纪年的手,“既然是缘分,只怕你拿着也没用什么用,还是给小意保管着吧。”

    沈书意倒无所谓,一旁陆纪年就直接垮了脸,指控的瞅着原啸,那表情活脱脱给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愣是让原啸这个爽朗的大男人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原大哥,刘丰和他哥哥刘天宇会是大威胁吗?”沈书意更关心的倒是这个,兵器虽然再锋利,毕竟也是一件兵器,自己实力如果上不去,配备什么武器都是无用的,不过为了这个凤凰喋血倒是和刘家两兄弟起了冲突。

    “无妨,刘丰目前还在外门,至多也就后天武者六层的境界,至于他哥哥刘天宇虽然是内门,不过也只是先天三层,比红霞还差了两层的境界,你小心一点,他拿你也没有办法。”若是其他兵器,原啸还要考虑一下为此得罪了人值不值得,但是既然是诸葛大师最后的遗作凤凰喋血,完全没有必要让出来,这也是小意的缘分。

    沈书意点了点头,不过今天这个梁子是结下来了,等进入外门之后,刘丰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但是沈书意不惹事,也绝对不怕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再说吧。

    黑暗之中,外面刘丰他们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可是当他的人看到原啸和沈书意陆纪年在一起之后,刘丰不甘心的放弃了,带着集结的十多个人离开了。

    “刘哥,就这么放过他们?”田飞阴森的开口,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丑,这让田飞脸阴沉的厉害,他在外门,虽然不算多么突出,但是身为刘丰的小弟,而刘丰的大哥刘天宇在内门,自然没有外门弟子敢招惹田飞,没有想到今天却被人一招给打趴下了。

    “闭嘴,那可是原啸,先天五层的高手,你想死我成全你!”刘丰怒斥着,他何尝不憋着一口恶气,但是陆纪年身手不凡,而且还和原啸在一起,除非是想死,否则刘丰绝对不敢去强抢。

    “刘哥,原啸只怕是这两个人的引导者,他能护着一时,但是护不了一世,等去了外门,原啸也是鞭长莫及,到时候我们有的是办法拿回凤凰喋血。”另一个手下低声的开口,有原啸在,他们绝对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等了,反正凤凰喋血也跑不了,只是迟些时候再拿回来。

    刘丰这才点了点头,不必急在一时,只要去了外门,原啸肯定要离开,那个时候刘丰就有办法将凤凰喋血给抢回来,那个男人虽然身手和自己奇虎相当,但是不是还有一个女人吗?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弱点,抓了这个女人,刘丰就可以兵不血刃的将凤凰喋血给夺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原啸就带着沈书意和陆纪年离开了南城直奔外门所在的东城而去,不同于在外界的汽车代步,在岛上,为了不污染环境,所以根本没有汽车这些东西,一般人都是直接步行,赶时间的话就小跑着赶路,无时无刻不锻炼着每个人的体力,真的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才会租赁一匹马代步。

    高耸的围墙,古铜色的大门,门前一块两米多高的岩石,上面是银钩铁画的两个字:外门,看起来是如此的简约,却给人一种古朴大气的感觉,而外门大门外直径五百多米都空无一物,青石板的路面尽头就是外门的建筑。最高不过三层的木制建筑。

    “走吧,到了,我去给你们办手续,到时候会有人带你们去住宿的地方,安排你们的课程。”原啸等沈书意和陆纪年看完四周之后,这才带着两个人走了进去。

    而等沈书意和陆纪年进来之后,暗中有不少人都侧目看了过来,而其中就有几道目光很是阴森,“快去报告刘哥,他等的一男一女过来了。”

    “是,”一个外门弟子快速的点了点头,瞬间就消失在人群里,刘丰他们连夜赶了回来,就是为了提前部署,毕竟外门里,刘丰也只是个后天刚刚跨入六层的武者,外门之中多的是后天武者七层巅峰状态,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刘丰只能抓紧时间,否则凤凰喋血的消息传出来,就轮不到他来抢夺了。

    沈书意瞄了一眼匆匆远去的背影,目光落到了另一个还留在人群里监视的男人身上,看来就是刘丰的人了,果真是在外门等着自己和陆纪年。

    “两位就是原大哥带回来的吧,我叫周大海,大家都叫我小胖,两位也叫我小胖吧,我带这位美女和这位兄弟熟悉熟悉外门环境,这是你们的身份卡还有外门的门规,一会生活用品会有人给送到宿舍的。”就在沈书意和陆纪年感觉自己是动物园里被人给观赏的猴子时,一个巨大的胖子快速的走了过来。

    “你叫小胖?你哪里小了?”陆纪年嘴角直抽搐,这胖子和自己差不多高,但是横着看至少有自己两个半这么宽,不过脸倒很是秀气,可是这身材走起路来,绝对能在土地上踩出一个一个的坑!

    “这位兄弟,你这是歧视胖子吗?”小胖哼哼着,直接无视陆纪年,随后一脸谄媚的看向沈书意,“小意学妹,以后有什么事都找我小胖,我绝对随叫随到,二十四小时都开机。”

    沈书意笑了笑,虽然周大海的确胖的有点离谱,但是走路的脚步很均匀,绝对也是后天五层的境界,“那就麻烦了。”

    “小胖子,我告诉你,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否则你这身胖肉会被折腾的只剩下皮包骨头。”陆纪年嘿嘿的笑着,一把揽着小胖的肩膀,这哥们既然敢老虎头上拔毛,不知道谭宸是不是也在外门,否则就有这小胖受的,不过这一身的肉,估计被谭宸揍上十拳八拳的也不会太痛,胖也有胖的好处。

    “苍天啊,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这已经是我接待的第八十二个学妹了,为什么都是名花有主的!难道老天也歧视胖子吗?”小胖直接就要泪流满面了,向着勾肩搭背的陆纪年靠了过来,一副我很受伤需要安慰的可怜模样。

    不过在察觉到陆纪年身体竟然在承受自己的两百多斤的体重之后,却没有丝毫的不妥,小胖眼睛亮了亮,这一次过来的绝对是高手啊。

    “小胖子,你哥哥我到如今还是老光棍呢,你就这一身肉,等下辈子再找女人吧。”陆纪年毫不客气的鄙视着小胖,两个男人对看一眼之后,立刻找到知音一般的相见甚欢,大吐苦水,越说越猥琐,直接将拆散一对是一对当成彼此的座右铭。

    “我自己四处看看。”实在受不了陆纪年和小胖那猥琐无耻的模样,沈书意摆摆手径自的离开了,外门很大,分为三个年纪,后天一二三层是低年级,四五六是中年级,而后天武者巅峰状态,也就是第七层是高年级。

    每一个年级都有相应的老师教导课程,不要求每节课都要去,但是每半年的考核,还有每年末的考核不合格者,都会有严厉的惩罚,严重的直接开除,而每个外门弟子的终极目标就是进入内门,从后天到先天的境界。

    在外门中,最多可以待到三十五年,从入外门开始算起,如果进入外门到三十五年后依旧没有进入先天,那么直接被剔出外门,只能去岛上当一个普通人。

    四处看了看,因为这七天都有外门弟子进入,有些是岛上普通人的孩子,有些是内门弟子或者其他导师从外面带回来的人,所以这七天外门都停课,四周都是来往的外门弟子,一个一个都气势外露,看得出身手了得。

    沈书意走到一处池塘边,脚步停了下来,从她和陆纪年进入外门开始,就被刘丰的人给盯上了,而沈书意单独离开之后,盯梢的人更是紧追了过来,连气息都不掩盖了,看得出根本不将沈书意放在眼里。

    “沈书意,我们又见面了。”在沈书意待在池塘边十多分钟之后,刘丰终于带着田飞等人过来了,而盯梢的男人也狗腿的上前和刘丰说了一下陆纪年和小胖走了,这里只有沈书意一个人。

    “岛上禁止打斗,外门里更是严禁斗殴。”沈书意放下手里的书,刚刚的十多分钟她在翻看外门的一些门规,这里更是严禁私下斗殴,严重的直接开除出去。

    “规矩是给没用的人去遵守的,沈书意,你放心,我不对女人动手,你跟我们走一趟,等陆纪年将我要的东西送过来了,你也就安全了。”四个人分别站在了四方将沈书意能逃跑的线路封死,刘丰漫步走了过来,高傲而强势,对于凤凰喋血,他是势在必得。

    沈书意看了看四周,不时有人好奇的向着这边看了过来,不过因为看到刘丰之后,所有人都无视的直接离开了,刘丰原本身手就不弱,更不用说他还有一个内门的大哥,一般人是不会招惹刘丰的也不敢招惹。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沈书意,你听话一点,我刘丰绝对不会为难你的。”对于四周人的识相,刘丰还很是满意,此刻他目光有些淫邪的看向沈书意,武者中的女人很少,有些女人为了能留下来,都攀上了强者。

    而眼前的沈书意看起来很是柔弱文静,让刘丰突然有些心痒痒了,他也不缺女人,但是那些女人太软骨头了,玩久了一点意思都没有,只是单纯的发泄,眼前的沈书意倒是模样够漂亮。

    “我倒要想看看有什么人敢在外门威胁一个女孩子。”一道清越的声音响起,不同于那些远远避开的人,眼前的男人倒是直接走了过来,看起来有些的狂傲,五官俊朗,神色里带着强者的傲气,鄙夷的看了一眼刘丰。

    “周永恒,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和其他人无关。”刘丰表情一变,没有想到终究还是惹到了麻烦,不过他相信沈书意绝对不会傻了吧唧的将凤凰喋血给说出来,徒增一个抢夺者。

    “哼,我也不会和你一般见识,不服气我们去擂台。”周永恒鄙视的看了一眼刘丰,不过是才进入六层,而自己已经进入七层了,进入先天只是时间问题,周永恒目光看向眼前的沈书意,高傲的态度倒是稍微收敛了一点,“学妹是新人吧?我送你回去,以后学妹没事最好不要抛头露面,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这话听起来怎么如此的变扭,什么叫做抛头露面?沈书意看了一眼态度高傲的周永恒,她以为谭宸有时候就有些古板封建了,可是眼前这个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岁的男人貌似更加的封建,虽然给自己解围,但是确实一种施恩的态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09》,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09章 凤凰喋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09并对婚宠军妻209章 凤凰喋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