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章 大赚特赚

    “小意姐,我去找之前的几个朋友。”吃过饭从食堂出来之后,黑丫停了下来,脆生的和沈书意开口,随后也不等沈书意回答就转身跑开了,“小意姐,你先回宿舍,我玩好了就回来。”

    看着跑开的黑丫,沈书意和陆纪年对望一眼,这孩子虽然装的什么事都没有,可是那滴溜溜转动的大眼睛,分明就是藏了事,“我跟过去看看。”

    “走吧,我也要看看小黑炭头要干什么。”陆纪年点了点头,和沈书意也向着黑丫离开的方向住了过去,黑丫毕竟是个小孩子,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追踪过来的两人。

    毕竟从小就在社会上混日子,所以黑丫这个九岁的小孩子看起来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但是性格却早熟世故,嘴巴甜的叫了几声哥哥姐姐之后就问到了女疯子严铁男住的甲院在什么地方。

    “看不出这个小黑碳头竟然还这么够义气。”毕竟都是人精一般的人物,陆纪年之所以跟踪是好奇黑丫支开沈书意独自离开到底是要去做什么,却没有想到黑丫竟然会大胆到去找严铁男。

    “她叫黑丫。”沈书意没好气的看着左一个碳头又一个黑炭头叫着的陆纪年,黑丫毕竟是个小姑娘,即使早早进入了社会,早熟世故,但是毕竟是个女孩子,这么叫着,这孩子肯定不高兴。

    陆纪年投降的耸了耸肩膀,看小意对黑丫很是喜欢,这么说来,即使谭宸这个面瘫在这里,估计也只能吃干醋了,谁让小意貌似很喜欢小孩子。

    虽然严铁男也是后天武者巅峰的状态,但是毕竟只是单纯的锻炼出来的,实际的战斗经验少了很多,而沈书意和陆纪年同样是后天武者巅峰的境界,他们两个隐匿了气息躲藏在暗处,即使是严铁男也完全察觉不出来。

    “干什么?”皱着眉头,院子门被打开,正在院子里练功的严铁男脸色不悦的走了出来,她完全看不出来是女人的模样,倒不是长的五大三粗,可是板寸头,有些黝黑的肌肤,穿着黑色的练功服,若不是骨架比男人小一点,真看不出是个女人。

    黑丫也明显被严铁男身上这种强者的威压给震慑到,脸色白了白,可是片刻的功夫却已经恢复过来,黑丫深呼吸着,努力的挺直了小身板,双手攥成了小拳头,要不是骨子里那股倔强,估计这会她已经被震慑的说不出话来了。

    “姐姐。”黑丫声音有点的抖,不过音量倒还算大,可是面对这样一个强者,黑丫知道自己不能拿出在社会上那一套,所以态度很是恭敬,睁大一双亮亮的大眼睛,“姐姐,你能放弃和我小意姐的挑战赛吗?她叫沈书意。”

    严铁男怔了一下,对于这么一个武学疯子而言突然来一个陌生的名字,严铁男根本想不起来是谁,不过片刻就想到了,是今天中午的时候穆佳那个女人亲自过来的,用一百积分让严铁男出手,教训一个刚刚从外面进入外门的新人。

    “可以。”严铁男看着黑丫冷冷的开口,看起来有些的孤僻难以沟通,无视着黑丫脸上的喜悦笑容冷漠的开口,“穆佳出了五百积分让我出手,只要你高于五百积分我就可以放弃挑战赛。”

    “姐姐,等我赚到了积分我会分期给你的。”笑容从脸上消失,黑丫手里头就一张积分卡,这是每一个新入的外门弟子都能领到的,卡上也只有三百积分,但是这一点积分根本不够用,尤其是正式训练之后,外门的重力训练室每一次进入就需要十个积分。

    兑换内功心法什么的需要的积分动辄上百,还有自己需要的冷兵器也必须用积分兑换,不懂的地方想要请教专门的学长学姐,同样需要花费积分,更何况黑丫总共也就三百积分是他未来一个月所有的资本。

    “不行,你走吧。”冷酷的开口,听到黑丫没有积分,严铁男自然不愿意再和一个小姑娘浪费口舌,看着依旧固执的站在门口的黑丫,表情一狠,戾气从眼中迸发而出,“再不走耽搁我训练,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姐姐,这里有三百积分,你拿去,剩下的三百积分,下个月我给你,请你放弃和小意姐的挑战赛!”黑丫将口袋里的积分卡拿了出来,带着破釜沉舟的勇气。

    “不行!一次性付清,否则免谈。”并没有接过黑丫的卡,严铁男冷着脸对于被黑丫打断训练已经非常不高兴了,不过看在她还是个小丫头的份上,严铁男并没有太计较,“你让沈书意将她的卡也拿过来,明天的挑战赛我就会放弃。”

    “好了,小黑丫,就算你小意姐输了,被人揍一顿,也好过这一个月你们两个喝西北风啊。”陆纪年清朗的笑声在一旁响起,戏谑的看着错愕一愣的黑丫,他真的没有想到这孩子竟然还这么的义气,竟然愿意放弃两个月的积分给小意化解灾难。

    要是其他九岁的小孩子这么做,陆纪年只当这是小孩子,不知道积分的重要性,但是黑丫这孩子却早熟世故,比起一般的孩子也算是狡猾聪慧了很多,她这么做,是真的想要帮小意。

    “我没事,将卡收起来吧。”沈书意脸上也是暖暖的笑意,轻轻的拍了拍黑丫的头,只是短短小半天的相处,这个对人戒备,性格又犟的孩子竟然为自己做到这么一步,真的是别人对她好一分,就要十分百分的报答回去。

    严铁男震惊的看着走过来的沈书意和陆纪年,那死板的脸上表情复杂的变化着,她已经是后天武者巅峰的状态,三年之后绝对可以进入先天境界,但是严铁男震惊的是自己竟然没有发现隐匿在暗中的这两个人,难怪穆佳要用五百积分让自己出手,原来真的是高手。

    “打扰了,明天我会准时出现的。”沈书意和善的笑了笑,虽然严铁男面对黑丫时的态度很冷酷,有些的不近人情,但是并没有难为黑丫,所以沈书意的态度也很和善,毕竟没有必要和人结仇。

    严铁男并没有再开口说什么,转过身进了门,砰的一声将院门给关上了,不过对于明天一战,严铁男则是高度戒备着,毕竟外界来岛上的人也有真正的高手。

    “走吧。”沈书意一把抱起黑丫笑着看着依旧忐忑不安的她,眯眼一笑,“放心,明天的挑战赛我有把握的,不会输得,也不会受伤,你的积分卡可要收好了。”

    黑丫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沈书意,过早的进入社会,让这个九岁的孩子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所以她第一时间就能发现沈书意看向自己的眼神很温暖,而此刻,黑丫发现沈书意并不是为了骗自己而说出来这番话的,也随即笑了起来。

    “我知道,谁也没有办法从我手里头拿走积分卡。”黑丫脆生的开口,耀武扬威的小模样,看起来才像是个孩子。

    “得瑟了,刚刚是谁连下个月的积分都要送出去?”调侃的笑着,陆纪年抬手在黑丫的额头上弹了几下,小孩子原本就招人喜欢,更不用说黑丫这孩子虽然早熟懂事,但是却有一份义气,更让陆纪年喜欢的很,直接将人从沈书意的怀抱里给抢了过来。

    看着走在前面闹腾的两人,沈书意无奈的摇摇头,看来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陆纪年绝对都是这副性子,指望他正经起来是不可能的,而黑丫太懂事成熟,和陆纪年这么一闹腾倒也好,更像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从小胖那里沈书意已经知道用积分就可以从外门的书楼里换取自己需要的内功心法,这些心法在外面的古武世家绝对是顶尖的镇家之宝,只怕有些世家拥有的也只是一些残缺本,毕竟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能保留下来的古籍少之又少。

    但是在外门,花上一些积分就可以兑换到相应的内功心法,而且也有导师会教授如何学习练习,沈书意看着眼前这三层的竹楼,这就是外门的书楼,外门的书楼更有三处,而沈书意眼前的这个书楼里藏有的就是更重关于武学的典籍。

    有些是已经失传的剑谱刀法一类的外功典籍的手抄本残缺本,还有一些是内功心法,外功锻炼的是筋骨是身体,可是人类的身体也是有限度的,再锻炼都不可能超过这个限度,否则只会崩塌,所以沈书意自己在进入后天武者巅峰的境界就感觉已经到头了,不管怎么训练都不可能有进步了。

    但是内功心法锻炼的却是精气神,改变的是人的内在经脉器官,一点一点的从内而外去改变人的身体,人体如果是一个瓶子的话,只锻炼外功,那么当水装满的时候,瓶子就不可能再加水了,可是如果从内部扩大瓶子的容积,那么就可以继续装水,而内功心法起的就是这个作用。

    沈书意和其他新入外门的学员一样,并没有立刻用手里头的积分去兑换什么内功或者外功的典籍,而是花了五个积分,兑换了最普通的一本《内功概述》,毕竟对从外面进入岛上的人而言,内功心法对他们而言仅限于武侠小说和电影,接触的人太少,所以这本《内功概述》可以让人大致的了解这一切,如何划分武者的后天先天的境界,内功和外功配合进步的意义,还附了一些前辈武者的心得。

    时间过的很快,两个小时一晃就过了,沈书意合上书,活动了一下有点僵硬的肩膀和脖子,虽然之前原啸已经说了沈书意的状况,她进入岛上也等于是无用功,经脉受损,根本没有办法学习内功,因为一旦学习,内息会将原本就受损的筋脉裂缝一点一点的撑大,最后崩坏。

    而黑丫这些孩子其实才是最好的培养对象,他们还小,外功锻炼基础,内功锻炼筋脉,身体正在发育的过程,内息让筋脉一点一点的扩张,被内息温养的筋脉富有韧性,日后随着内功心法的锻炼,筋脉完全的扩张开,等有一天外功和内功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直接进入先天境界。

    “难道真的就不行了吗?”沈书意眉头紧锁着,第一次感觉心里头压着一座山,她的筋脉已经受损,一旦学习内功,内息不但不能温养筋脉,很有可能会将受损的筋脉给撑断,雪上加霜。

    毕竟她早已经成年,身子骨都定格了,筋脉同样也是如此,如果没有受伤,还可以放缓进度辅以药物慢慢的温养扩展,可是筋脉受损,身藏暗伤,谁也无法保证内功锻炼出来的内息会不会撑断受损的筋脉,直接将沈书意给废了。

    “沈书意!”刘丰快步的走了过来,他原本还想着又没有什么办法从沈书意手里头弄到凤凰喋血,可是谁知道天助我也,穆佳的火玫瑰竟然传出消息,沈书意和严铁男要上擂台,这让刘丰喜出望外,派出自己的手下快速的寻找着,终于在书楼这边找到了沈书意。

    “你又有什么事?”心情很不好,所以这会看到刘丰,沈书意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原本柔和静美的笑容完全的消失,只余下冷冷的眼神看着走过来的刘丰。

    直接在沈书意的对面坐了下来,若是其他人给刘丰脸色看,刘丰绝对会勃然大怒,但是此刻看着沈书意这么难堪的表情,刘丰却一点都不生气,不管是谁被严铁男那个女疯子给盯上了,都会情绪不稳,穆家这个美女蛇也真的够阴狠的,竟然这么算计沈书意。

    “交出凤凰喋血,作为代价,明天的挑战赛我替你处理了,而且以后也绝对不会让穆佳这个女人找你的麻烦。”翘着二郎腿,刘丰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一副胜券在握的得意模样,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如果我不答应呢?”沈书意嗤笑一声,眼前这个刘丰还真是块狗皮膏药,思思念念的都想要将凤凰喋血给弄走。

    “沈书意,你今天才入外门,根本不知道严铁男的可怕,虽然挑战赛上只要一方认输了,就不会送命,但是看你这么傲气,只怕你也不会还没有动手就认输,否则你也不会和穆佳这个美女蛇打赌,你知道你要是输了,那个小黑丫头可就要归穆佳管了,为了立威,穆佳这个美女蛇绝对会废了小黑丫头。”刘丰毕竟有个先天的大哥,所以在外门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毕竟他靠山够强大,所以消息也就灵通的很,自然将事情的始末打探的清清楚楚。

    沈书意也许有几分身手和天赋,否则就不会被原啸带到了岛上,但是她和穆佳起了冲突,穆佳为了收服新人,必定要立威,杀鸡给猴看,如果只是沈书意一个人,情况还好一点,毕竟她还可以加入火玫瑰敌对的巾帼帮寻求庇护,但是沈书意和穆佳却打了赌,如果输了,黑丫和沈书意都要加入火玫瑰归穆佳管,黑丫这个有潜力的小丫头只怕必死无疑。

    “谁说我会输呢?”沈书意笑着反问着,冷冷的看着脸色一变的刘丰,“就算我输了,我也可以用凤凰喋血和穆佳谈判,我相信她一定会有兴趣的,毕竟我和黑丫只是小人物,穆佳只是为了立威而已,有了足够的利益,穆佳绝对会改变主意的。”

    “很好很好,沈书意,你够狠!”倏地一下站起身来,刘丰气的脸铁青,浑身直发抖,他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识抬举的女人,宁愿用凤凰喋血和穆佳谈判,却不愿意和自己合作,刘丰深呼吸着,这里毕竟是书楼,他也不敢乱来。

    “沈书意,你记住了,弄不死你,我刘丰将名字倒过来写!你最好一辈子都躲在外门不出去,否则我就让你生不如死!”狠狠的放出威胁的话,刘丰转身大步的离开,狰狞的表情满是愤恨,他一定会找机会弄死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

    才进外门第一天,这天还没有黑,貌似就惹上两个麻烦的人物了,沈书意扁扁嘴,自己好像也会挺会惹麻烦的,可惜谭宸和谭亦都在内门,否则自己也可以将这两个靠山搬出来,看谁还敢对自己动手,没有靠山的日子还真是艰难。

    第二天,因为之前穆佳的刻意运作,所以沈书意和严铁男的挑战赛已经在外门传的沸沸扬扬,才入外门的新人不知道女疯子严铁男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外门的老人谁不知道这个女疯子,更何况她如今已经是后天巅峰的境界,导师也成说过三年之内必定会进入先天。

    “你也过来了,看来大家都很好奇女疯子如今的实力。”擂台二楼,这里是只有高年级的人才有资格进入,也就是说此刻坐在二楼的这九个人都是后天武者巅峰的状态,而他们过来只是为了看看严铁男这个女疯子到底进步到什么程度了。

    不同于其他后天巅峰的武者,这些高手有着自己的矜持和骄傲,对于比自己弱的人,只要不惹到他们了,绝对是懒得理会,他们需要做的就是一心一意的训练,早日进入先天内门,可是严铁男不同,她早年甚至还去了岛上的地下决斗场,而且不管是和什么人动手,严铁男都是用十分的力气,没有一丝的保留,这也是她在决斗场学到的经验,雄鹰搏兔,亦用全力,所以今天这些后天巅峰境界的人都过来了。

    而至于一楼更是满满的都是人,毕竟才入外门的新人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而其他人则是为了赚积分来的,每一次的挑战赛都可以用自己的积分来赌谁输谁赢,而今天的局面自然是一面倒,没有人会认为一个才入外门的新人能胜利,尤其挑战的另一边还是严铁男。

    “小意,我这里借了三千多积分。”角落里,陆纪年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从知道可以赌积分,陆纪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直接出去找新人借积分了,因为陆纪年的身手,再加上他答应等到下个月,借得一百积分还五十的利息,一些新人都借了陆纪年一百积分,倒也不敢多借。

    “借多少无所谓,关键是赔率,估计我们这一年的积分都能赚回来了。”沈书意倒也想要去借积分,可惜大家都认为她必输无疑,自然不可能有人愿意借给沈书意,只能让陆纪年出面,而他也是自来熟,一晚上的时间,用五十积分当利息,直接借到了三千多分。

    “我刚刚在外面听了一下,估计这一场挑战赛的赔率至少有一比五十,所以我们这一次绝对能赚翻了。”陆纪年嗷嗷的叫着,可恨时间太短,他也是个新人,只能借到这么多的积分。

    “知足吧你,要是我输了,我们的日子就惨了。”看着陆纪年那还不满足的模样,沈书意笑了笑,毕竟严铁男也是后天武者的高手,而且还学习了内功心法,沈书意也不敢轻敌的,虽然她胜利的把握至少有九成。

    咚咚咚,黑丫也快速的跑了过来,后面原本还跟着一连串的小萝卜头,不过黑丫一摆手,这群小孩子都齐刷刷的站住了脚,在不远处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小意姐,我这里有五千多积分,都给你。”黑丫兴奋的开口,当陆纪年告诉她要她想办法去弄积分,然后可以翻倍赚的时候,黑丫先是怀疑的盯着陆纪年,直到陆纪年不卖关子直接说沈书意肯定能赢,黑丫这才出去活动了,竟然比陆纪年还厉害,直接弄了五千多积分。

    “黑丫,你该不是把那群孩子的积分都拿过来了吧?”沈书意看着不远处十多个小孩子,每个才入外门的子弟都有三百的积分,十个就是三千,黑丫拿了五千多过来,沈书意立刻就怀疑是不是这些孩子将自己一个月的积分都拿出来了。

    陆纪年笑着接过积分卡,对着黑丫竖起大拇指,“果真有小爷的风范,一下子就弄了这么多过来,放心,一会比赛结束,就给你们赚的盆满钵满,不过黑丫每个人只能多给三百,其余的放在我这里存着,以后如果不够用了,再来我这里拿。”

    “不行,放小意姐这里存着。”对于陆纪年,黑丫可不放心,她的小跟班都是毛孩子,所以在黑丫当了他们的大姐大,收服这群孩子之后,小孩子毕竟没有心机,直接都是将三百积分都贡献出来了,而陆纪年借的这些大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考虑,所以至多就借了一百积分出来,这还是冲着五十积分的利息,比起孩子,大人的世界的确复杂多了。

    小胖可没有陆纪年和沈书意这么有信心,所以当听到他们竟然赌了八千多积分,接近九千时,小胖差一点就吓尿了,半天没有缓过气来,“你们真的太疯狂了!”

    “小胖,不要说赚积分的大好机会哥哥我不告诉你,将你所有的家私都赌上,能借多少就借多少来赌上,绝对保管你赚到手发软。”陆纪年一把搂过小胖的脖子,嘿嘿阴笑的威胁着。

    小胖头摇的跟拨浪鼓似乎的,坚定的威武不能屈,他才不傻,即使小意身手再好,那也不可能比得过严铁男,这可是后天武者巅峰的状态,在外门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小意肯定会输,而他们九千多的几分也会输的一干二净,小胖捂紧了裤子口袋,他的积分还要用来支援小意他们呢,未来的日子里,他们只怕吃饭都得靠着自己。

    黑丫一看小胖这表情,气呼呼的哼了一声,扭头不看他了,陆纪年也切了一声,和黑丫站成统一战线,反正这一次他们赚的也够多了,多了小胖一个还降低赔率呢,既然不相信那就算了不过这小胖倒也可爱,要留着自己的积分给他们以后买饭吃。

    “时间到了,我先过去了。”沈书意站起身来向着擂台走了过去,而几乎在同时,严铁男也准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叫喊声响天动地,毕竟这些呐喊的人可是冲着严铁男来的,只要她胜利了,他们就可以赚到积分了。

    “严师姐必胜,也不知道是哪些白痴竟然还压了沈书意赢。”吆喝的一个低年级的学员大笑的开口,他们原本以为今天的比赛是一面倒,根本没得赌,毕竟都压严疯子胜利,怎么赌?

    可是谁知道竟然还有白痴,还不是一个两个白痴,据说是几个男人看上了沈书意,所以花了几千几分压沈书意赢,给她撑面子,这让其他围观的人都乐傻了,不顾一切的将手里头的积分都给压上去了,这是看着天上掉积分那,谁不赌谁就是傻子,听说二楼那些后天武者巅峰状态的学长和学姐们也赌了,毕竟没有人会嫌弃积分多。

    “你们不知道吧?我刚刚过来看到竟然又出现了一个白痴,长的人模人样的,竟然脑子不好使,一次压了两万积分赌沈书意赢,这一次我们要赚死了。”一个男人快速的走了过来,兴奋的几乎语无伦次。

    他将所有人都借了一遍,可是所有朋友兄弟都将自己的积分去赌严疯子胜利了,这么明显捡积分的机会,没有人愿意放弃,更不会傻了吧唧的将自己的积分借出去,所以男人最后只能将自己一千多的积分拿去赌了,竟然又看到一个白痴赌了两万积分。

    “我靠,这些男人脑子都进水了吗?”四周的人都炸了起来,直接爆粗口,两万积分那,这得多有钱那,竟然这么傻的将两万多积分打水漂。

    “看,那就是沈书意,长的够漂亮的,难怪能让这些二世祖几千几万的将积分给打水漂,你小子要是女人,说不定也能勾上几个男人为了你神魂颠倒。”

    “就是,就是,女人的确吃香那,对我们来说积分那就是命根子,但是对有些人来说积分多的用不光,为了追女人花点积分算什么。”

    “不算什么,只不过便宜我们了。”哄笑声随即响起,大家心里头都特别高兴,毕竟很多时候挑战赛都是身手差不多的两个人,想要赌,那也只是靠运气,像今天这么一面倒的挑战赛可是史无前例。

    擂台上,沈书意正色的看着走上前来的严铁男,不同于红霞那种高傲,严铁男从踏上擂台的时候就高度戒备着,小心谨慎,直接亮出了自己的冷兵器双节棍。

    “请。”沈书意微微一笑,手里头也赫然多了一把兵器,正是凤凰喋血,毕竟她也不想太出风头,所以即使胜利了,也可以推到凤凰喋血这把利器上,而且也展露了身手,刘丰这样的人绝对不敢继续纠缠。

    擂台之下,所有人再次呐喊起来,甚至有人赌起来,严铁男用不了一分钟就能胜利,毕竟严铁男只要一出手就是十分的力度,绝对不会有任何的保留,即使今天上台的是黑丫,严铁男也会拿出全力来搏击。

    好快的棍法!竟然没有一点的拖拉和花架子!沈书意身影快速的一个后退,手里头的凤凰喋血也同时挡在了身前,面带微笑,清瘦的身影在后退之后,却陡然之间宛若疾风利箭一般,直接向着严铁男冲了过去。

    “她竟然主动攻击?”

    “不是吧,这个沈书意是傻了吧,她手里头只是一把匕首,而严疯子可是双节棍!”

    “我靠,老子今天又看到了一个疯子,还是这么漂亮的疯子!”

    所有人都被沈书意的打法给弄傻了,在沈书意第一招后退的时候,他们认为很正常,毕竟严铁男太强,只能退避,寻求机会,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直接发起了猛攻。

    呐喊声没有了,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眼珠子几乎要掉下来,他们看到了什么?如果严铁男是个女疯子,那么沈书意绝对是一头雄狮,猛烈的攻击,一波接着一波,招招都是必杀的凶狠,没有任何漏洞,让人根本无法躲避。

    严铁男也震惊了,她从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如此强势的对手,和角斗场上那些亡命之徒一样,进攻进攻,不断的进攻,宁可没有防守也要进攻,而这么猛烈的攻击之下,严铁男只能被动的防守,但是却还是被沈书意给逼的节节败退。

    二楼雅座上,所有后天巅峰的武者都刷的一下站起身来,如果说严铁男都挡不住这么狂风暴雨般的猛烈攻势,那么他们就更加不行了,沈书意手里的利刃如同挥舞出一道一道的剑网,严严实实,密不透风,让人只有死路一条,根本没有任何后退的生机!

    战斗结束的很快,二十分钟不到,严铁男虽然也是后天巅峰的高手,但是比起沈书意终究还是差了一些,而且这一战,沈书意只用了八成的力度。

    原啸当初也说了,在外门,沈书意绝对是第一人,即使外门子弟都学习了内功心法,但是没有生死存亡之间的经历,没有枪林弹雨之中锻炼出来的经验,外门的人绝对不是沈书意的对手。

    一片寂静,针掉在地上几乎都能听见,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甚至不敢没有想到将所有的积分都赌严铁男胜利,输的裤子都不剩,他们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

    “你很强,可是你没有内劲。”严铁男面色沉重的开口,从昨天她没有发现沈书意和陆纪年藏匿在暗处,严铁男就知道他们绝对是高手,却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这么可怕。

    “我毕竟是从外面来的。”沈书意笑了笑,等严铁男进入先天,绝对会有质得飞跃,那么沈书意说不定就不是她的对手了,毕竟红霞只是花架子,可是严铁男的攻击却也很是精炼,不是纸上谈兵的招数。

    看到沈书意走了过来,陆纪年兴奋的叫了起来,一把扑过去要来一个胜利的拥抱,可惜沈书意侧身避开了,让陆纪年不甘心的抱起一旁的黑丫,“小黑丫,这一次我们赚死了!”

    “这怎么可能。”小胖呆呆的开口,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笑的云淡风轻的沈书意,突然走上前来,“小意姐,你是我的偶像,我以后就跟你混了。”

    “不用这么客气。”沈书意看着一脸要抱大腿的小胖无奈的摇摇头,果真和陆纪年是臭味相投,这表情都是如出一辙。

    “你小子,让你去赌积分,你还不敢,这一下后悔了吧。”陆纪年抱着黑丫,鄙视的看着谄媚的小胖子,这小子要不是看他还有点良心,陆纪年早就将人给踢走了。

    “陆哥,你的就是我的,我们兄弟还这么见外做什么!”小胖嘿嘿笑着向着陆纪年蹭了过去,尼玛,这一次亏大了,早知道他也去借个几千积分!

    沈书意懒得理会耍宝的两人,看着同样笑呵呵的黑丫,“去和你的小伙伴去玩,积分一会我给你们送过去。”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孩子如果有很多积分,尤其是在其他人都输的裤子都不剩的情况之下,就太危险了。

    “我知道。”黑丫聪明的点了点头,从陆纪年的身上跳了下来,向着不远处同样兴奋的小跟班走了过去,昂首挺胸着,看起来不是沈书意赢了而是她自己胜利了一般。

    等震惊过后,所有人这才想起来之前他们可是将自己所有的积分都赌了出去,这一下倾家荡产了!瞬间,惨叫声接二连三的响起,谁也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赢了。

    “这一次的新人太强了。”擂台的后边,一个中年级的学长震惊的看着沈书意,他倒是没有赌,不过今天来赌的人太多了,简直疯狂了,可是物极必反,最后这些人也输得够疯狂。

    “为什么赔率是一百二十?”陆纪年震惊的开口,他相信除了自己绝对没有人会赌小意胜利,按理说赔率至少是一比五十,怎么突然降了这么多。

    沈书意也诧异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目光快速的向着出入口的方向看了过去,能将赔率降低这么多,必定有人赌了自己赢,而且至少赌了几万的积分,而这么相信自己会胜利的肯定是自己人。

    小胖也傻了,甩了甩头,不可能吧,真的有人能未卜先知去赌小意胜利?陆纪年已经暴躁的要吃人了,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学长,“这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在比赛要开始的最后三分钟里,有个人压了两万积分赌沈书意赢,赔率自然就降低了。”学长当时还以为是一个要追沈书意的男人给沈书意撑场子,这会才明白这根本就是来赚积分的,一比二十的赔率,两万积分,啧啧,一下子就赚了几十万的积分,太疯狂了。

    对比起来,陆纪年和黑丫这一共九千的积分,最后也就赚了十多万,再加上陆纪年这五千积分里基本都是借来的,再还回去之后,陆纪年立刻就蔫了,谁这么狠!虎口夺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11》,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11章 大赚特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11并对婚宠军妻211章 大赚特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