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章 路遇麻烦

    “听说那就是沈书意。”这边教室里,很多外门刚入的新人此刻都低头议论着,如果说这一次外门最出名的人,那就是沈书意莫属了。

    之前沈书意在擂台上大败了严铁男,让百分之八十的外门弟子输的连内裤都不剩下了,不过外门的新人倒稳妥多了,没有搀和去堵积分,不过对于沈书意的威名他们可是如雷贯耳。

    而之后就传言低中高三个年级的导师争的面红耳赤的想要将沈书意收入门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谁都认为沈书意绝对是这一次的外门第一人,可是事情却又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从火玫瑰那里传出来的消息,沈书意筋脉受损,这辈子都不要指望可以学习内功心法了。

    所以一时之间,沈书意直接从天堂被打入了地狱,听说当知道这个情况之后,所有的导师立刻将沈书意弃之如敝履,经脉受损,止步先天,这样的弟子再天才那也是垃圾,所以此刻看到沈书意进入教室之后,所有人看向沈书意的目光显得极其复杂。

    “是啊,听说她得罪了火玫瑰,还得罪了刘丰,只怕在外门的日子不好过了。”年轻的男人低头和同伴议论着,大家在外面都是杰出的高手,可是到了岛上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做井底之蛙,什么叫做差距,而沈书意原本是这些新人的榜样和希望,但是沈书意身上却出了这样的事,让外门的人也都是议论纷纷。

    “那有怎么样?止步先天,但是在后天境界,在外门,有人能强过沈书意。”也有不认同的人摆出了另一番的观点,虽然是止步先天,但是在外门沈书意依旧是顶尖的高手,绝对没有人敢找她的麻烦。

    对于四周各式各样的模样,沈书意很是平静,直接寻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也或许是因为她的名头太响亮,所以沈书意身边倒没有其他人过来坐下。

    黑丫这些根本没有学过武的小孩子直接编成了一个班,这些有天赋的孩子才是外门最重要的资源,所以他们都是单独教授,不单单是外功和内功心法,也包括文化课和各方面知识的学习,比起沈书意他们这些成人,黑丫他们的课程则密集的多,几乎都被各种各样的课程给安排的满满当当的。

    陆纪年学的内功心法比较霸道,所以去的其他导师授课的班级,沈书意因为经脉受损,在将十多本内功心法的典籍都研究了一遍之后,她选择的是温养筋脉的《元气经》,这也是外门这么多内功心法中最普通的一个,但是正因为普通,所以对沈书意的筋脉造成的危害也是最小。

    而同样选择《元气经》这门内功心法的也都是资本相对差一些,或者是根本没有什么野心和欲望,当初小胖选的也是这门内功心法,而教授这门心法的是一个低年级的导师。

    “好了,安静,既然都来了,那么我就开始讲课了,在场的各位都是第一次接触内功心法,所谓内功,修炼的就是精气神,内功修炼三层之后,筋脉之中会产生内息,内息流转在奇经八脉之中,温养筋脉,锤炼内脏,等内功心法修炼到七层之后,直接可以用内息冲开任督二脉,二脉通,则奇经八脉顺,则百脉千脉畅,没有学习内功心法,一拳就是一拳的力度,而当筋脉流转内息之后,一拳的力量则是十倍百倍的叠加。”

    蔡元伯缓缓的开口,在外门,他的身手虽然偏后,但是对各种典籍的掌控则是顶尖的,所以才会让他来教导才入外门的子弟学习内功心法,拥有强大的理论知识和经验,蔡元伯耐性极好,东西说的非常细致,让这些第一次接触内功心法的子弟都听的清楚明白,也知道为什么自己和岛上这些高手之间会有那么大的差距。

    蔡元伯对着讲台上投影出来的人体筋脉和穴位的详细分布图开始一一细说各个穴道的位置,“这是基础,只有了解了自己的身体,在以后的打斗之中,才能避开要害处,即使受伤也不会伤到根本。”

    说到这里,蔡元伯不由的看向沈书意的方向,温和的脸上闪过惋惜之色,这个孩子的事情短短两天的时间在外门闹的沸沸扬扬,这样一棵好苗子却就这样毁了,止步先天。

    察觉到讲台之上蔡元伯的目光,那种惋惜之色,让沈书意微微一怔之后,随后回给蔡元伯一个浅笑,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自己也不会放弃,更何况谭亦也说了,希望渺茫,但是不代表一点希望都没有。

    这孩子这份心性还真的难能可贵!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如此平静,蔡元伯也慈和的笑了起来,这样就好,即使止步先天,但是生活还要继续,武学只是追求,并不能完全取代生活。

    一节课两个小时,蔡元伯解说的很细致,“好了,现在开始按照我之前所教授的,大家下课回到宿舍之后,可以按照《元气经》上的描述开始学习内功心法,最开始的时候就要做到摈除一切外物,心静神静,静静的体悟这种宁静空远的感觉,一直要达到只要盘膝打坐之后,就立刻能静心的状态。”

    众人起身离开,毕竟这个教室的都是成人居多,年纪最小的也有十六七岁了,课程一结束之后,众人都迫不及待的回去想要体验内功心法第一层的感觉。

    “我也无事,小意你和我一起回去,由我看着,即使学习内功心法的时候会有什么不适,我也能第一时间察觉到。”蔡元伯微笑的对着沈书意开口,或许是想到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所以看着如此乖巧,荣辱不惊的沈书意时,蔡元伯打心里头喜欢,更何况之前郑长老还特意交待了自己,如果可能多照顾照顾这孩子。

    “谢谢导师。”沈书意心里头一喜,脸上随即露出了笑容,以前在N市,因为曾经龙组的身份,再加上沈家的环境,让沈书意总有些的老陈而冷漠,但是到了岛上,没有了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又重新成为了一恶搞学生,沈书意反而放开了心,性格也偏的幼稚了一些。

    岛上面积极大,人口也都是集中居住的,而外门的占地更广,中年级的学员都是独门独院,更不用说岛上的导师了,这放到外面绝对都是占地几十亩的郊外别墅。

    蔡元伯的房子也是木制的结构,类似北京的四合院,只不过东西南北四栋两层的房屋之后,还分了前面的庭院和后面的菜园子,蔡元伯的妻子原本也没有什么事,所以在院子后面打理了一些菜地,还养了鸡鸭,看起来就如同自给自足的农家小院一般。

    “这是你的学生?正好,正午就在这里吃饭,早上刚好杀了一只老母鸡,炖汤吃正好。”蔡师母笑着开口,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蔡元伯。

    毕竟蔡元伯的武力不高,也就是先天三层的境界,在外门的导师里排名也是极其靠后,不过蔡元伯性子温和,博览全书,所以当低年级的导师最合适,可是也因为他这种温吞的性子,自然没有什么学生愿意拜师,毕竟外门武力强悍的导师太多了,这还是蔡元伯第一次带学生回来,让蔡师母也是喜出望外。

    “打扰师母了,我身体不好,所以导师要给我开小灶呢。”笑着开口,沈书意毕竟也是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人,此刻巧笑嫣然的模样,再加上那清澈如水的目光,乖乖巧巧的,不要说蔡元伯看了就喜欢,蔡师母更是高兴。

    “你去多做几个菜,小意中午就在这里吃饭,我们先去练功房。”蔡元伯温声的对妻子开口,蔡师母只是普通人,资质极其一般,是岛上土生土长的女人,当年就止步在后天三层的境界,若是拿到外面,也算是个中高手。

    但是在岛上,高手如云,蔡师母这样的身手绝对是最差最垫底的,也就蔡元伯并不看重身手,所以和蔡师母结婚之后,两个人夫妻恩爱,倒也和睦,可是唯独独生子蔡朗却让这个原本该是幸福的家庭蒙上了阴影。

    岛上以武为尊,小时候的蔡朗倒也是活泼开朗,也很聪明,可是当真正的开始习武之后,却发现不管如何努力,比起同龄人却差了很多,让中医宗的医师一检查,这才发现蔡朗的筋脉很细,很多地方静脉堵塞,这样的情况根本不适合习武,即使用功努力了,成就也只能是垫底,而这倒是和蔡师母的身体情况差不多。

    被同龄孩子抛下,不管如何努力如何勤奋,却依旧是最后一名,蔡朗从不甘心到绝望,最后将这一切都归纳到蔡师母身上,怨恨这个资质平庸的母亲,家庭大战终究爆发,“你自己没用资质平庸,就不要生孩子,你生下我就是折磨我!”

    就这么一句狠毒的话,让蔡师母几乎当场昏厥,蔡元伯这个温和性子的好男人也是第一次勃然大怒,狠狠的给了儿子一巴掌,从此之后,蔡朗就变了,越辩越坏,越变越桀骜,也幸好他的身手就只有后天三层的境界,所以在岛上,即使想要为非作歹也没有资本,只是却让蔡元伯和蔡师母夫妻两人备受折磨。

    沈书意按照《元气经》上的描述,盘膝打坐,摈除一切外物,凝神静心,一般人要想做到这种程度,至少需要半个多月的时间,而且才开始进入这种状态,一般也就持续十多分钟。

    可是当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已经到了十二点钟吃饭的时间,蔡元伯震惊的发现沈书意第一次凝神静心,竟然就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而且丝毫不为外物所影响。

    这孩子的天分真的惊人!蔡元伯震惊的同时,心里头的惋惜更甚了几分,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儿子的不争气,蔡元伯越看沈书意越心疼,同样都是孩子,自己的儿子,他真的宁愿没有生下,而经脉受损之下,沈书意却没有怨天尤人,甚至能做到这样平和,淡然处之,真的差太多了。

    静下心来之后,沈书意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很玄的状态,似乎身体四周是真空的一般,完全隔绝了外界的一切,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能感觉到血管里血液的流动,全身的毛孔似乎都打开了,心静平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惬意。

    当敲门声响起时,沈书意从境界里退了出来,睁开眼,只感觉视线似乎都清晰了很多,这种感觉,让沈书意两眼冒着精光,“导师。”

    “非常不错,是不是有种耳清目明的感觉?这就是内功心法的妙用,不过一般人至少三个月才能有你这一次的进步。”蔡元伯笑着开口,“走吧,去吃饭了,你师母的厨艺可是极好的,下午我继续给你说说内功心法,日后你也好有个应对。”

    “谢谢导师。”能感觉出蔡元伯这种真心实意的关怀,沈书意心里头温暖,眯眼一笑,倒像是个吃了糖的孩子,“请导师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餐桌上蔡师母的确做了不少菜,三个人根本都吃不完,老母鸡是用蘑菇炖出来的,香味扑鼻,炒了两个素菜,还去外面买了一些熟菜回来,桌子上满满当当的摆了八个碟子,真的太丰盛了,比起食堂可是美味多了。

    “小意,你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家里空房子也多,不用住什么宿舍,直接搬这里来住吧。”难得有了外人在,感觉气氛热闹多了,再加上沈书意是从外面过来岛上的,言谈之间说了不少外面新鲜的事物,让独自一人在家的蔡师母直接将沈书意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让人搬过来一起住了。

    “是吧,你在我这里住,我也放心一些。”蔡元伯点了点头,他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亲传的子弟,不管是有天赋还是没有天赋的都看不上蔡元伯这个低年级的导师,毕竟大家的目标可是先天,是内门,对蔡元伯至多就是尊敬而已,如今沈书意这般乖巧懂事,让蔡元伯也希望尽可能的帮忙照顾她。

    “导师,我是和几个朋友一起来岛上的,住在导师这里不方便,不过有时间的话我会常来的,我经脉受损,还有很多问题都要导师帮忙。”沈书意只能婉拒了,毕竟黑丫他们这些小孩子,沈书意也需要多照看着,陆纪年也在外门,住在蔡元伯这里的确不方便和他们见面。

    听沈书意这么一说,蔡元伯倒也没有再强求,而一旁蔡师母导师很是可惜,不过随后又笑着开口,“有时间就多过来吃饭吧,我这里比食堂的饭菜好一些,你们训练也不要太拼命,伙食营养也得跟上来,我和你导师就两个人吃饭,多一个人倒也热闹。”

    不得不说在陌生的外门,能遇到蔡元伯和蔡师母这么和善的长辈,言谈之间都是真切的关心,让沈书意很是动容,原本因为经脉受损而有些压抑的情绪也完全放开了,更何况蔡元伯的确是博学多识,对内功心法了解的极其透彻。

    饭后,蔡元伯就和沈书意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喝着茶,详细的给沈书意拟定了一个训练的计划,尤其是知道谭亦竟然进了中医宗,还是二级医师,蔡元伯也感觉到了一线希望,慢慢温养筋脉,调理修缮,也许花费的时间长一点,但是也不是没有一点的希望。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是深秋时节,天愈加的寒冷,外门的子弟也日渐熟悉了现在的生活方式,新入外门的子弟中,天赋极好的一些人甚至已经达到了内功心法三层的境界,筋脉之中已经产生了内息。

    “小意,我绝对是天才啊,你看我的!”院子里,陆纪年兴奋的叫嚷着,眼神凛然,瞬间,陆纪年感觉到胳膊上流转的内息,倏地一下,一拳猛然的挥出,重重的打在了眼前的木桩上,咔嚓一声,碗口粗的木桩应声碎裂。

    “怎么样?怎么样?小意,这内功心法还真是厉害,绝对能让力量十倍的发挥出来,可惜我现在才是内功三层,内息太薄弱,只能流转在身体的某个部位,如果日后内功七层圆满了,内息遍布全身的筋脉,力量至少能得到二十倍的提升,而且速度精准度同样是这么大幅度的提升,难怪先天内门比我们强太多了,果真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你显摆什么!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我以后一定比你强!”黑丫不满的看着陆纪年,他明知道小意姐筋脉受损,到如今都无法进步,还故意在小意姐面前得瑟,黑丫气鼓鼓着脸,在岛上的日子,衣食无忧,身边还有关心自己的长辈,黑丫的心性也越来越孩子化,倒没有了最开始时候的世故圆滑。

    “黑丫,不理他,我们进去去街上。”沈书意笑着拍了拍黑丫的头,已经过了一个月了,陆纪年能修炼出内息,的确是非常的妖孽,导师说一般人至少得三个月,天赋好悟性好也必须得两个月,陆纪年这样绝对算是变态型的天才了。

    “小意姐,我们走!”黑丫还是不满的瞪了陆纪年一眼,不过听说能上街,倒是满脸的喜悦,毕竟在岛上,黑丫他们这些孩子才是真的苦,绝对的军事化训练,一点多余的时间都没有,相反的,沈书意陆纪年他们的时间才灵活多了,完全可以自由支配,只要你每年的学期末的考核过关就可以了。

    黑丫也带了四个最好的小跟班,小胖早就在外面等着了,上一次沈书意和严铁男的挑战赛,他们赚了盆满钵满,这么多积分还没有花多少,这一次出去可以狂购一番。

    “你准备挑战周永恒?”沈书意和陆纪年并排走着,这一个月的时间,她一直都是冥想,持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已经做到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入冥想的状态,而且也连续一个月都收到谭亦送过来的药物,调理了一个月,沈书意也准备修炼内息,这是一个冒险,沈书意只怕没有多余的时间给陆纪年帮忙。

    “周永恒这男人倒不坏,可是就太自以为是了一点,简直就是老学究老古董!我看黑丫这孩子很有风范,就准备成立了团体,就收黑丫这些小孩子,结果这个周永恒就莫名其妙的找上门来,愣说我是想要骗这些小孩子的积分,那叫一个疾言厉色,说教说的我都差一点吐了。”

    陆纪年一听到周永恒的名字立刻就蔫了,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男人,沈书意和周永恒倒是见过一次,当日在湖边,沈书意被刘丰等人围住,就是周永恒解得围,当时他对沈书意也是一番说教,女人就不该抛头露面,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让沈书意也是敬谢不敏,谁知道这一次周永恒直接闹腾到了陆纪年这里。

    “他性格就是如此,只怕是被其他人唆使的吧,毕竟黑丫他们日后的进步才是最大的,才是最有利的力量,而且从小培养,一个一个都忠心,比起那些成人要好多了,你直接将黑丫他们都收到了自己这里,自然是犯了众怒。”沈书意沉思的开口,外门也是各自为政,女学员这边就是火玫瑰和巾帼帮,男学员这边的团体势力就更多了。

    而陆纪年竟然要将这些孩子“一网打尽”都收到名下,这些势力自然不愿意,但是知道沈书意的身手,陆纪年看起来邪魅不羁,虽然没个正经,但是绝对不是善茬,各方的势力也不敢主动出手,所以到最后就唆使了周永恒前来找事,也就周永恒相信陆纪年是为了骗小孩子的积分,蒙骗孩子。

    “无所谓了,我也正好杀鸡儆猴给其他人看看。”玩味一笑,陆纪年狭长的目光里闪烁着骇人的冷光,外门内功心法的修炼,陆纪年也是才入门,但是外功的训练,陆纪年这个龙组的头头绝对有话语权,在他的带领训练之下,黑丫这一批小孩子绝对会有惊人的进步。

    而黑丫在一群小毛孩里也很有威信,愣是收服了四五十个孩子,每天去上课那都是前呼后拥着,绝对的气派,陆纪年倒是一点不担心这个孩子帮的发展,日后绝对惊人,当然,面前才成立阶段有点麻烦,可是有沈书意和陆纪年在,外门绝对没有人能动得了这个孩子帮,至于内务内勤,小胖就被利用上了。

    出了外门,到了东城区的街道上,黑丫几个孩子简直乐疯了,一家店一家店的逛,陆纪年可没有心思陪小孩子闹腾,直接和小胖两个人找乐子去了,沈书意倒是远远的跟在几个孩子后面,岛上的安全还是不用担心的,有黑风卫队的存在,没有人敢对外门这些小孩子动手。

    “这位哥哥,我看你也是年纪不小了,竟然还用这么拙劣的碰瓷手法,你当我们是被骗大的吗?”黑丫嗤笑的开口,鄙视的看着眼前的几个男人,弄个破罐子,就栽赃陷害,想要自己赔积分,黑丫拍了拍一旁吓得脸色苍白的小跟班,“多学着一点,不要被人一唬就骗到了。”

    “小丫头,滚一边去,没你什么事!”说话的男青年也大概二十三四岁,很瘦,看起来有些的营养不良一般,黑眼圈,头发也会乱糟糟的,此刻凶狠的对着黑丫一瞪眼,冷声训斥着,“再啰嗦担心我撕了你的嘴!”

    “你动手啊,我怕你不成,你前脚打了我,后脚黑风卫队就会将你抓起来。”黑丫虽然只有九岁,看起来黑黑瘦瘦的,可是一双大眼睛里却满是聪慧的光芒,她以前是小偷,老贼头认识的狐朋狗友也都不是什么好货色,所以这些坑蒙拐骗,黑丫比其他孩子都清楚。

    “蔡朗,你今天被一个黄毛丫头给骂了啊,还真是够窝囊的。”一旁的男人笑哈哈的开口,拍了拍蔡朗的肩膀,这话说的很是讽刺,谁不知道蔡朗就是个垃圾,筋脉细得跟头发丝一样,没有办法习武,可是在他们的帮派里却站着三当家的角色,所以这些人都很是不服气,逮到机会自然是冷嘲热讽。

    蔡朗脸色狰狞的一变,可是却不是说话男人的对手,这让蔡朗更是愤怒不堪,看着黑丫,直接扬起手扇了过去,都是这个黄毛丫头让自己被这些人给侮辱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13》,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13章 路遇麻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13并对婚宠军妻213章 路遇麻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