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章 月赛分组

    “筋脉虽然受损的不是很严重,但是想要学习内功心法的确很冒险,成功的几率不足两成。”蔡元伯的住处,大长老虽然很是难搞定,但是在知道沈书意竟然依靠后天境界直接干掉了穆导师,立刻来了兴趣,可是给沈书意仔细的把过脉之后,大长老也很是无奈,太可惜了,这丫头小时候训练的太狠,超过身体承受的幅度,损伤了筋脉,如今想要挽回却极其的困难。

    “我也知道,可是小意这孩子性子太倔,否则她也不会到岛上来了。”蔡元伯点了点头,他何尝不知道这一点,这一个月的时间,蔡元伯将时间几乎都花在这一方面,阅读了大量的典籍,想要找到可疑解决的办法,但是即使是最筋脉要求最低的《元气经》,一旦锻炼出内息,谁也无法肯定内息会不会崩坏沈书意已经受损的筋脉。

    而此刻,院子里,暖洋洋的阳光洒落下来,驱走了深秋早晨的冰冷,院子里的树叶都黄了,远远看去,有种萧索的美丽。

    “小师弟竟然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周梓幽摇着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从大长老过五关斩六将的将谭宸收回了关门弟子之后,周梓幽这个内门低年级的导师是真的高兴自己又有了一个小师弟。

    可是当看到谭宸那面瘫的脸庞时,周梓幽告诉自己,这是因为才见面,不是很熟悉,等时间长了就好了,可是周梓幽却发现自己真的错了,谭宸这个小师弟根本就是个面瘫,沉默寡言,可以几天都不开口说话。

    而一开始大长老还很高兴,终于收到这么一个全部精力都放在武学上的天才徒弟,悟性极佳,脑子也聪明,关键是还超级勤奋,到哪里找全方面都如此优秀的徒弟,可是几天之后,大长老终于怒了,他收的是机器人吧?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武学之外的问题,谭宸从来都不会开口,让大长老和周梓幽都深感无语,太面瘫了!

    “见识到了吧?谭宸这面瘫除了对小意融化之外,对其他人,那叫一个狠。”咬牙切齿着,陆纪年对此深有感慨,当初在N市,每一次谭宸这面瘫和小意之间闹矛盾了,你一个大男人不敢和自己女人计较就算了,说难听一点是怕老婆是妻管严,说好听一点那是有风度,好男不跟女斗,可是偏偏谭宸的性子也固执,所以吵架之后总憋着一肚子的气,然后陆纪年这个死党就无比可怜的沦为了出气筒。

    陆纪年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每一次谭宸和沈书意这对恋人吵架,最后倒霉被揍的总是自己?这也太欺负人了,再然后就看着谭宸和小意吵架和好,相亲相爱去了,一身痛的陆纪年还被谭宸冷酷的扫地出门,敢当电灯泡,不想活了吧!

    平常切磋,陆纪年倒也不怕谭宸,可是每一次谭宸总是和小意吵架了然后再和自己切磋,那脸黑的可以刮下一层锅灰来,气势上陆纪年就输了一大截,然后总是无比凄惨的被虐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谭宸消气了,和小意相亲相爱去了。

    “狠?”周梓幽诧异的看了一眼表情无比阴狠的陆纪年,不由诧异的愣了愣,总感觉有点不对劲的地方。

    陆纪年龇牙一笑,瞄了一眼晒太阳的沈书意和谭宸,无比同情的拍了拍周梓幽的肩膀,“兄弟,这个狠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会你就知道了。”

    一头雾水的周梓幽摇头笑着,不知道陆纪年在卖什么关子,对他而言,谭宸这个小师弟非常的话少,整日都是面无表情的训练训练再训练,当然了,和穆虹刚刚过招的时候,那进攻的招式的确算的上狠戾,可是平日里,周梓幽根本就看不到谭宸会有什么情绪波动。

    暖洋洋的太阳晒的人有点昏昏欲睡,沈书意看着身边还是皱着眉头不说话的谭宸,无奈的开口,“我保证不会乱来的,一旦有什么不对劲,我一定停下来。”

    “不行。”绷着面瘫脸,谭宸冷酷的嗓音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他过去跟在夏老爷子后面也学习了一些夏家的内功心法,所以谭宸的筋脉没有任何的损失,只是夏家祖传下来的内功心法并不齐全,到了岛上之后,谭宸才真正系统的学习了内功心法,也知道经脉受损在学习内功心法之后会有多么的危险。

    一不小心内息将受损的筋脉崩坏的话,几乎可以伤到人的根本,筋脉若是断了,人就废了,尤其是谭亦在中医宗也努力了两个月,却依旧是没有办法,所以如今,不管沈书意如何坚持,谭宸对她要去学习内功心法都是极其的反对,太危险了,成功的几率不足两成,这根本是拿自己的命在赌博。

    又来了!沈书意斜着眼瞅着板着脸,看起来无比冷酷而严肃的谭宸,每一次有矛盾分歧的时候,谭宸都这样,根本不和你说道理,也不和你辩解,他就是这么一个态度,你口水说干了,喉咙说的冒火了,他直接就是一个不行,让沈书意都气的牙痒痒,和谭宸说话有时候真的太憋屈了。

    “虽然危险,但是也不是百分百的死路一条,我会循序渐进的尝试,一旦不对劲,我会立刻停下来,我保证不会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的。”耐着性子,沈书意继续开口,可怜巴巴的看着谭宸,小手握着着谭宸的宽厚温暖的大手,陪着笑脸,“你知道我的性子,你们都变强了,只有自己原地踏步踏,我不尝试一次绝对不死心。”

    “不行。”太危险,这根本不是尝试的问题,而是危及生命,谭宸黑眸沉沉的盯着沈书意,薄唇紧抿着,看起来极其的不悦。

    对沈书意非要拿自己的生命来尝试,谭宸是真的不高兴,不要说小意如今的身手已经是后天巅峰的境界,就算是普通人,谭宸相信自己日后一定可以保护好沈书意,绝对不需要她拿自己的生命来胡闹。

    “那我偷偷的练!”沈书意原本温柔握着谭宸的手直接改为了掐,她知道谭宸的顾虑,但是对沈书意而言,只有自己变强了,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让她不尝试就放弃,沈书意是真的办不到,而且红霞依旧在进步,谭宸虽然能保护自己,但是总不可能全天候二十四小时的跟在自己身边吧,所以沈书意需要自己变强。

    “不行!”面瘫脸彻底黑了下来,谭宸皱着眉头,对于沈书意的固执,他比谁都清楚,也清楚沈书意看起来冷静性格背后的固执和疯狂,她绝对敢偷偷的来,这让谭宸脸色愈加的难看。

    不远处,陆纪年撞了撞周梓幽的肩膀,挑了挑眉梢,一副过来人的模样,“看到了吧,这两个人绝对吵起来了。”

    而一旦吵起来了,身边的人就会倒霉了,哎,陆纪年再次同情的看了一眼周梓幽,如今这出气筒挨揍被虐的人选就换成周梓幽了,谁让这是谭宸的师兄,这一点自我牺牲绝对是必须的。

    周梓幽笑了起来,“我还以为小师弟总是面无表情,原来也会生气啊。”周梓幽真的以为谭宸是面部神经坏死,泰山崩于前都是面不改色,没有想到刚刚还和小弟媳还你侬我侬,片刻就能冷着脸。

    “除了不行,你就不能换两个字吗?”吵架吵到这种憋屈的程度,沈书意深呼吸着,她真的好像对着谭宸的面瘫脸啃上几口,太可恨了,就知道说不行不行,让沈书意想要给自己辩解都找不到立足点!

    得,谭宸这会直接冷着面瘫脸,连不行两个字都不说了,黑眸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沈书意,任由沈书意掐着自己的手臂和腰,至于沈书意想要学习内功心法,谭宸是绝对不同意!

    “你……我不和你说了!”不想自己被谭宸给气炸,沈书意呼啦一下站起身来,狠狠的对着谭宸的脚跺了两下,直接向着厨房的方向走了过去,再说下去,沈书意绝对要抓狂了。

    “小弟媳,就不担心小师弟一怒之下会动手吗?”周梓幽看着直接暴怒离开的沈书意,啧啧的感叹着,小师弟这表情看起来真的很恐怖啊,没有想到冷静的小弟媳竟然还敢暴力的跺上几脚。

    “小意绝对不会担心,谭宸就算是气死了,也不会一巴掌拍死小意,他只会拍死你这个当师兄的。”陆纪年摇摇头,再次感慨着,谭宸这脸黑的就跟墨汁染了一样,周梓幽有难了。

    站起身来,谭宸目送着沈书意进了厨房,深呼吸着,随后转身看向不远处的陆纪年和周梓幽,对于沈书意,谭宸是真的没有办法,哄也哄不了,暴力镇压根本没用,当然,谭宸也绝对舍不得,所以这会谭宸烦躁的厉害,只是峻脸还是处于黑沉的面瘫状态,让人看不出他真正的情绪。

    “我去和蔡导师请教几个问题。”陆纪年快速的丢下一句话,随后火烧屁股一般直接蹿进了屋子,如今这个当陪练出气筒的任务就交给周梓幽了,反正他比谭宸身手高上许多,所以绝对不可能死人的。

    半个小时之后。

    看着终于发泄了情绪,冷静下来的谭宸向着厨房走了过去,去找沈书意继续你侬我侬的谭宸,周梓幽这个俊雅温和的男人,半天才反应过来,刚一动身体,浑身的伤痛,让周梓幽嘴角直抽搐,小师弟这也太欺负人了!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能者多劳嘛。”嘿嘿的笑着,陆纪年懒懒的靠在门框上,无比同情的看着被虐了一顿的周梓幽,果真是当师兄的,知道自己小师弟情绪不好,竟然还克制着不还手,只被动的防守,果真是好人啊!当初陆纪年可是卯足了劲和谭宸干一场,不过暴躁情绪之下的谭宸绝对是禽兽啊,所以陆纪年总是华丽丽的失败了,谁让他比不上兽化的谭宸呢。

    可是如今,看着周梓幽,陆纪年无比的敬佩,这才是兄弟友爱啊,面对兽化的谭宸,周梓幽竟然还压制了身手,啧啧,陆纪年再次感慨周梓幽人格之高尚,果真是自己这类小人没有办法比的,至于谭亦那狐狸,每一次知道谭宸和小意闹矛盾了,那跑的比兔子还要快。

    “你还能再幸灾乐祸一点吗?”周梓幽没好气的开口,他算是知道了,难怪之前陆纪年笑的那么阴险。

    “死道友不死贫道嘛。”哈哈两声笑,陆纪年侧过身让一身酸痛的周梓幽进门,哥俩好的搭着他的肩膀传授着经验,“你别以为面瘫平日里沉默寡言,这混蛋比谁都腹黑阴险,他和小意闹矛盾了,舍不得和小意吵架,又不愿意自己憋着气,所以总是拿我们撒火,我哪知道周大哥你竟然如此品格高尚,竟然不还手。”

    周梓幽没好气的看着笑的如此得瑟的陆纪年,他可是本着兄亲弟恭的高尚风格,谁知道小师弟竟然这么腹黑,下狠手啊,果真太狠了!自己这把老骨每个五六天都恢复不了。

    “你竟然打不过小面瘫?”屋子里的,大长老一脸鄙视的看着自己的大徒弟,“你可别说你是老子的徒弟,先天六层竟然打不过先天一层,丢人丢到你姥姥家了。”

    周梓幽无力的翻了个白眼,他这是招谁惹谁了,不过是看小师弟情绪不对,同门师兄弟,自己不帮谁帮?谁知道小师弟这么狠那,还有师傅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痛,你去试试看暴怒兽化的小师弟的身手,绝对的压制,那出招都是杀招,那眼神就跟看死人一样,太狠了!

    “吃饭了。”沈书意端着碟子过来了,身侧谭宸也端着两碟子菜,面瘫脸上丝毫不见一点愤怒的情绪,将碟子放到餐桌上之后,竟然还无比温柔的握着沈书意的手向着厨房走了过去。

    让一旁的周梓幽表情再次狠狠的纠结着,这就相亲相爱没事了,敢情对着自己撒了气,小师弟情绪就恢复过来了!

    陆纪年嘿嘿的笑着,也向着厨房走了过去,帮忙拿碗筷,对着沈书意眨眨眼,无声的开口,“说服面瘫了?”

    可能吗?沈书意白眼瞪着陆纪年,要是能这么容易说服谭宸那就好了!不过沈书意倒也不怕,反正谭宸现在是在内门,自己是在外门,天高皇帝远,沈书意一点都不害怕。

    你强!陆纪年竖起大拇指,这丫头果真敢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明着一套,背后一套,不过以陆纪年对谭宸的了解,这事绝对不会这么容易解决,牵扯到了小意的安全,谭宸是绝对不会妥协的,甚至可能将小意给绑去内门,亲自看管着,他绝对不会让小意拿自己的生命去尝试的。

    蔡师母做了不少菜,难得家里来这么多的客人,蔡元伯对大长老很是尊敬,所以情绪也格外的好,沈书意这些小辈也都在,一顿午饭倒是吃的其乐融融。

    而大长老和周梓幽再次见识到了谭宸冰山融化的一面,沈书意都不需要夹菜的,只管埋着头吃就好了,谭宸总是会在最恰当的时候将菜夹到沈书意的碗里,而且绝对都是她爱吃的,关键是看着谭宸板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却做着这么温柔体贴的动作,实在让众人有点接受不良,视觉冲击太大了一点。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谭宸绝对是新世纪好男人,除了不会做饭这一点外,他上到内衣内裤,下到拖把抹布都是自己动手洗的。”陆纪年一副过来人的模样,他早八百年已经习惯了,谭宸对小意,那绝对是百分百的周道。

    听到内衣内裤四个字,刚喝汤的周梓幽一口汤直接呛咳了出来,狼狈的抓着纸巾擦着嘴巴,痛恨的看了一眼爆料的陆纪年,他就不能等自己喝完汤再说吗?

    大长老和蔡导师蔡师母表情怪异的看着冷着面瘫脸的谭宸,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谭宸蹲在一旁洗着内衣内裤的画面,刷的一下,画面破裂,太难以想象了!

    沈书意表情一僵,没好气的一脚狠狠的跺到了陆纪年的脚上,踩的用力,让没有防备的陆纪年嗷的一声惨叫起来,抱着脚在一旁来回跳着,可惜有谭宸坐镇,陆纪年只能自认倒霉。

    吃过饭,果真沈书意刚要帮忙收拾碗筷,谭宸立刻就制止了,自己要动手,让一旁蔡师母笑着连忙制止,“你们好久不见,去一旁说说话,吃点水果糕点,这些事我来做就行了。”

    陆纪年和周梓幽都无比恳求的看着谭宸,他要是去收拾,他们两个自然也不好意思站在一旁看着,也只能帮着收拾,可是对于洗碗这事,陆纪年和周梓幽是真的不擅长,所以两个人对着蔡师母抱歉一笑,一人一边直接将谭宸给拉走了。

    “大红袍?哈哈,我有口福了。”笑声从门口响起,洪长老乐淘淘的向着客厅走了过来,没有进屋子就闻到了这茶香。

    “洪长老,你怎么过来了?”蔡元伯快速的站起身来,一边拿过茶杯也快速的给洪长老倒了一杯茶,“今年的大红袍,味道还真的不错,比起岛上的绿尖丝毫不逊色。”

    洪长老笑着接过茶杯,坐了下来,闻了闻茶香,喝了一口,齿颊留香,让洪长老不由的赞叹,“的确是好茶,不过也需要元伯你这一手精湛的煮茶手艺,一般人可泡不出这么好的茶来。”

    “有事说事,七绕八绕的干嘛?”大长老对喝茶绝对没有什么讲究,也喝不出各种茶有什么不同,这会没好气的看着洪长老,这个老狐狸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这个老疯子,这么多年来这性子还真是一点都没有改变,洪长老没好气的看着大长老,然后继续好心情的品茶,直到一杯茶喝完了,这才制止住了给自己继续倒茶的蔡元伯,缓缓的开口,“既然大长老你过来了,梓幽又是当年外门最出色的弟子,这第一个月的低年级和中年级的对抗赛,你们就留下来看看,也给外门的学生一点指导。”

    一旁陆纪年玩味的笑了起来,怎么看都感觉有猫腻啊,虽然他早就知道每个月低年级和中年级都有各式各样的对抗赛,一方面是激励低年级的学生更加勤奋,一方面也是为了鞭笞中年级的学生不可懈怠,低年级的学弟随时都会迎头赶上,而比赛的项目也是五花八门,有的是两个低年级围攻一个中年级的学长。

    有的是场地比赛,据说有一次的比赛完全是比试耐力,让所有低年级和中年级的学生给累的够呛,而这个月的比试据说就是场地赛,至于具体的比赛方法还没有出炉。

    周梓幽也诧异的看了一眼洪长老,心里头有种不好的预感,毕竟今天小师弟在外门直接挑战了穆虹,甚至还取得了压制性的胜利,现在让他们留下来观看低年级和中年级的比赛,周梓幽不用想也知道这绝对藏着事,穆虹的性子越来越尖锐偏执,今天丢了这么大的面子,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至于沈书意倒是一脸的平静之色,她不是不知道这比赛只怕会有什么玄机,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未知的危险还不知道,所以也用不着提前烦忧。

    而谭宸就更是坦然了,面瘫着峻脸,谁要是敢对沈书意下黑手,谭宸绝对会毫不客气的报复回去,而且至少是十倍百倍的报复回去,所以谭宸一点不担心,而且在外门,想要伤到沈书意不容易,不管什么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无用功,对于沈书意的身手,谭宸还是非常相信的。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奸诈吗?洪长老将沈书意陆纪年几个小辈的表情收入眼中,随后笑着对着大长老开口,“这个月是外门学生才入外门的第一个月,所以比赛考验的是各个小组之间的团结合作,取长补短。”

    低年级的学生每五个人为一个小组,而中年级同样也是五个人一小组,虽然战斗力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但是外门考验的是学生之间的团结合作,不需要低年级胜过高年级,只需要看看低年级在绝对弱势的情况之下,第一是能坚持多长时间才失败,考验的是学生的耐性,第二是看看低年级的学生有没有勇气去迎战明显强于自己的中年级学长,考验的是学生的勇气和胆量。

    “小丫头,不用怕,有我在,我倒要看看谁敢在外门的月赛里动手脚。”大长老声音洪亮的开口,看了一眼洪长老,这个奸猾的死老头,外门这些年里也不安生了,死老头不自己动手,反而想要借自己来动手,不过被利用就利用吧,大长老可是一点不担心,这些小鱼小虾可翻不起什么波浪。

    月赛的事情外门的学生也早就知道了,低年级里各个学生之间的小组也是随机决定的,沈书意和陆纪年这会也赶了过去,不过黑丫他们这些小孩子倒是剔除在外了,毕竟他们还太小,一点身手都没有。

    “小意,你说他们这是想要怎么算计你呢?”站在队伍里,陆纪年笑着开口,这会众人正排成五支队伍,轮流上去抽签。

    沈书意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坐在一旁的几个导师,目光停留在穆导师的身上,之前谭宸这么高调的报复回来,沈书意明白穆导师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至于怎么算计自己?这么多学生和导师都看着,明着是不可能了,只能暗着,莫过于让将自己编到一个最差的小组,到时候想要最战中年级的小组,只有失败被虐的份。

    等了十多分钟,轮到沈书意上去时,一旁负责的导师登记了沈书意的名字之后,沈书意将自己的竹签递了过去,上面写着三十六号。

    “好了,你是低年级三十六号小组,现在你们小组已经有四个成员了,等第五个学员名字出来之后,你们可以过去那边查查看谁是三十六号小组的,可以事先熟悉一下,明天早上正式比赛。”导师将沈书意的名字下写了三十六组,让沈书意下去。

    陆纪年走了过来,当自己的竹签也抽到是三十六组时,陆纪年眯着凤眸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导师,还真是无巧不成书,我竟然也是抽到了三十六组。”

    “嗯,是挺巧合的,看来你和之前的学生也认识,这样也好,在同一个小组里,明天比赛的时候配合起来更加的默契。”导师倒也笑了起来,给陆纪年登记着,“好了,你们三十六小组的五个成员都抽出来了,你们可以过去那边了,找找看你们小组还有哪些成员。”

    沈书意等在一旁看着陆纪年带着诡异的笑容走了过来,立刻明白过来,笑着开口,“你也是三十六组?”

    “聪明,看来他们不仅仅是要算计你,连我这个和你一起来外门,关系密切的死党也要一起给算计了。”陆纪年笑着开口,他还真是小看了穆虹的报复心,不单单要算计小意,连自己也给算计进来了,是想要一锅端了吗?

    “我倒是期待我们的组员是哪些人了?”陆纪年眯着眼睛,懒懒的模样,看起来就像个纨绔子弟,而外门认识陆纪年的人也都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吊儿郎当的没个正经,至于身手,别人倒也不知道,陆纪年逢人就是三分笑,所以也没有什么敌人。

    只要五个小组成员都被抽出来了,那么就可以过来查看小组的其他成员,然后可以一起过去讨论一下明天月赛时的战术战略,所以这边已经站了不少外门的人,而中年级是早两个小时抽签的,所以他们的小组名单早已经出来了。

    “天哪,这要是对上九号组,不是只有死的份。”

    “是啊,太强了,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对手,只期待林子足够大,让我们不要倒霉的遇到中年级九号组。”这边低年级的学生在看了中年级的分组之后,嗷嗷的叫了起来。

    刘丰,内门刘天宇的弟弟,后天六层境界;穆佳,穆导师的侄女,后天六层境界;兰草地,绰号女汉子,穆佳的跟班,后天五层境界,田飞,刘丰的跟班,后天五层境界,侯奎,后天五层境界,而这五个人正是外门中年级的九号组,其中刘丰和穆佳都是后天六层的境界,在中年级也绝对是最强的两个,而剩下的四个人都是五层境界,一般低年级碰到九号组只有被虐的份,这绝对是强强联合。

    沈书意和陆纪年看了一眼,相视一笑,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啊,九号组的五个人正好碰到一起了,而其中刘丰因为凤凰喋血和沈书意起了矛盾,穆佳就更不用说了,她就是穆导师的侄女儿,如今这五个人成为九号组,绝对是来者不善!

    沈书意向着低年级的分组名单慢慢的找了过来,大屏幕上,低年级三十六组五个成员名单都出来了,不过不同于中年级的名单,低年级的名单只有性命而已,并没有标注武学的境界,这一点也算是低年级占了便宜,毕竟知己知彼,他们知道中年级每个组成员的境界,但是中年级的人并不知道低年级的境界。

    “方宁,那个和你一个院子的女孩子?”陆纪年眼中笑意更甚了几分,方宁根本就是穆佳的狗腿子,将这样的人安插到三十六组,根本就是来当奸细,泄露秘密的,至于剩下的两个人,陆纪年倒不认识,“史浩和汪小甜是谁?”

    “我认识。”沈书意接过话,这两个人她之所以认识,是因为史浩和汪小甜内功心法都是选的最差劲的《元气经》,一般选择这本内功心法的学生,都是基础非常差,对于武学也没有太多的要求,而这两个人根骨倒是不错,否则不会被选中从外面带回岛上,但是史浩看起来很是难以相处,而且对什么都无所谓,说不好听的那就是没有上进心。

    而汪小甜性子有点的弱,这两个人都是因为根骨极好,适合学武,所以才会被带过来,至于他们的性格,或许带他们来岛上的引导者认为这两个人会在岛上有所改变,毕竟不能浪费了好根骨好资质,但是却忘记了,有时候性格决定了一切。

    “所以比起九组强强联合,我们三十六组是弱鸡组合,其中还有一个奸细?”陆纪年啧啧两声,这还真的够不要脸的,也好意思这样安排。

    “不管怎么样,先和他们见见面再说吧。”沈书意默认了,目光向着嘈杂喧闹的人群看了过去,片刻之后,就看到了站在角落里的汪小甜。

    看到走过来的沈书意和陆纪年,汪小甜快速的站直了身体,还没有说话,脸就有些的红,“沈同学。”

    “汪小甜,你好,我是沈书意,这是陆纪年,我们都是三十六组。”沈书意微笑的开口,或许是她的态度很好,让一旁的汪小甜也冷静下来了。

    汪小甜家里原本是开武馆的,所以她的基础很好,可是她父母早死,武馆被几个叔伯继承下来,而汪小甜成年之后就可以继承武馆,所以两个伯父在汪小甜六岁的时候就开始有意无意的让武馆的学生排挤汪小甜。

    长此以往,导致汪小甜性子越来越内向,即使是学武的,却比普通人胆子都小,而汪小甜十八岁成年之前,两个伯父为了武馆的房产,竟然想要制造车祸弄死汪小甜,被她意外知道之后,当夜跑出了武馆,躲躲藏藏了一个多月,被岛上的人给相中了,汪小甜也不愿意留下来,直接就跟着来了岛上。

    而汪小甜的基础还算不错,但是也就是后天两层的境界,刚刚好在这个月进入两层,沈书意笑着看着有点不安的汪小甜,虽然弱了一点,但是至少不是奸细。

    ------题外话------

    光棍节快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17》,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17章 月赛分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17并对婚宠军妻217章 月赛分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