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章 完全不敌

    “那个就是史浩。”这边沈书意刚介绍内向文静的汪小甜给陆纪年认识,忽然看见不远处人群里的史浩,毕竟都是三十六组的成员,而且明显穆导师要报复自己,所以沈书意还是想要争取最大的胜利局面。

    史浩冷漠着一张脸,木然着眼神看着走上前来的沈书意,“不要说和我合作的事情,也不要说让我们共同对敌,没兴趣!”

    “哥们,你难道准备好了被中年级的学长揍一顿?”陆纪年抢先的开口,笑眯眯的热络模样,一手拍在了史浩的肩膀上,“放心,虽然我们是弱的很,但是就算输也要输得体面,不能让中年级的学长给看扁了。”

    冷着眼神看着陆纪年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史浩皱着眉头,“放手,还有这是你们的事情和我无关!不要找我!”

    这还真的碰到一个难缠孤僻的角色,陆纪年将手收了回来,懒懒一笑,耸耸肩膀退到一边,将这么难搞定的史浩丢给沈书意处理,汪小甜只是性格内向羞涩,但是这个史浩看起来就像是谁欠了他八百十万一样,一副生人勿进,我被全天下都给背叛的模样,这样不相信同伴的人太难处理了。

    可是史浩根本不给任何人靠近自己的机会,漠然的迈动脚步就要离开,至于三十六组,只是抽签自己刚好抽到三十六组而已,史浩根本不在乎胜利,他也不在乎失败或者被揍,或许用行尸走肉来形容史浩的状态更为合适。

    “算了。”看得出史浩对任何人都不会相信,沈书意淡然的接受这个事实,毕竟比起方宁这样的内奸,史浩只是独来独往而已,也算是不错了。

    “小意姐,这样真的没事吧?”汪小甜看着冷漠离开的史浩,苦着小脸,原本自己就很弱了,现在史浩根本不和任何人合作,这样一来,三十六小组就又少了一个人了,而且小意姐还说让自己小心这个方宁,这样三十六组就剩下自己和小意姐还有陆大哥三个人了,比起其他五人小组实力弱的太多。

    “小甜,不用担心。”沈书意笑着安慰着明显忧心忡忡的汪小甜,这个上个月才过了十八岁生日的小姑娘其实性子真的太单纯,这担心的表情让沈书意暖暖的笑了起来,小甜是真的担心才会有这样焦急不安的表情。

    想到汪小甜那两个伯父为了谋夺武馆,不单从小对汪小甜冷暴力,甚至还想要在她成年之前制造车祸害死汪小甜,汪小甜会养成这样怯弱的性格也不奇怪,至少只是性格稍微的怯弱了一些而不是那些愤世嫉俗的狭隘偏执性格。

    “放心吧,小丫头,有我们在想让我们输那也是相当困难的。”陆纪年嘿嘿一笑的,大手揉了揉汪小甜的头,中年级最强的只怕就是穆佳和刘丰的九组,但是就这些人,陆纪年一个人都能单挑了他们一组,所以汪小甜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分组差不多已经快要结束了,沈书意和陆纪年带着汪小甜和其他人一样相继的离开,原本是准备先去这一次要进行月赛的林子那边稍微侦查一下地形,可是却是冤家路窄,竟然碰到了刘丰带着田飞还有其余几个跟班。

    “沈书意,你强,你真的很强,竟然找自己男人过来打了穆导师。”看到走过来的几人,刘丰站定脚步对着沈书意竖起大拇指,阴森的笑着,满脸的幸灾乐祸,“沈书意,你得罪了穆导师就等于得罪了这一次所有参加月赛的中年级小组,你再能打,你再强,但是你能胜过一个人两个人十个人,但是你能胜过中年级的几百人吗?沈书意,这一次你死定了。”

    “刘哥,你说怎么有这么蠢的女人,还有今天挑战穆导师的那男人也是蠢到家了,为了出风头什么事都敢做,真是活腻味了。”跟班的田飞哈哈大笑起来,“刘哥,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沈书意明天被人给打残打废的可怜样子了。”

    “就是,就是,自以为有几分身手就敢在外门耀武扬威了,也不看看外门真的是你们这些新人的地盘吗?找死的话,我们明天就成全你,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

    “刘哥,听说这个女人之前还得罪了你。”另一个跟班走上前来,色迷迷的看着面容柔和平静的沈书意,盛气凌人的开口,态度极其的高傲,似乎在施舍沈书意一般,“现在跪下来给刘哥磕头赔罪,今晚上好好的伺候刘哥,说不定刘哥一高兴,明天你就平安无事,要是伺候的不好,明天你就不是伺候刘哥一个人了,只怕中年级的学长们都要轮流伺候一遍。”

    刘丰身边的几个狗腿子立刻哈哈大笑起来,眼神愈加的淫邪而猥琐,不得不说外门这地方虽然不算和尚庙,但是也是男人多女人少,漂亮的女人都攀上了那些高年级的学长,所以轮不到他们来享受。

    这会看着沈书意娇嫩白皙的小脸,扎着马尾辫,阳光之下,五官柔和而精致,突然的,心中邪念欲望蹭的燃烧起来,这么乖巧的女人干起来一定很带劲。

    沈书意笑着看着眼前大放厥词的男人,眼中笑意更深了几分,眼睛弯弯,看起来真的乖巧如同邻家妹妹,可是突然的,沈书意身体一动,直接飞起一脚踹了过去。

    满脸猥琐的男人还在脑子里YY着,突然感觉腹部剧烈一痛,想要稳住身体,可是沈书意这一脚踹的够狠,男人即使是中年级的学生,可是架不住沈书意的速度太快,男人感觉到剧痛的同时,整个人直接被踹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到了后面粗壮的树杆这才停了下来,撞击力度之大,让树叶都飘落了好几片下来。

    “唔!”男人刚想要开口,可是沈书意踹的够狠,直接是小腹下方,每个男人最薄弱的地方,所以男人脸色煞白的捂着腿间痛的都抽搐了。

    “继续啊,怎么不说不笑呢?”清脆的声音响起,沈书意还是一副笑容柔和的模样,可是那生猛狠戾的一脚,让在场所有男人都感觉腿间一痛,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更有胆小的直接捂住了腿间的命根子,这一脚踹过来,离断子绝孙也不远了。

    自己一直以为谭宸这面瘫够狠,每一次和小意闹矛盾置气了都拿自己来出气,这会看着沈书意,陆纪年突然感觉其实真正的狠人在这里啊,尼玛,这一脚踹出去,简直是惨绝人寰那!

    汪小甜满脸的震惊之色,眨了眨眼,随后敬佩无比的看着沈书意,小意姐太帅了!而汪小甜性格怯弱,所以最缺少的就是胆色和勇气。

    “既然都是中年级的学长,那么我就将话先放出来,劳烦各位替我传达一下,明天的月赛,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这就是榜样。”沈书意悠然的开口,嫩白的小手指指着不远处还痛的直哆嗦,半天说不出话来的男人,谁敢打群战围殴自己,那么沈书意就让他断子绝孙,要比狠戾,沈书意还真不怕谁。

    刘丰那原本幸灾乐祸的表情狠狠的僵硬在脸上,不得不说沈书意这一脚让所有男人都感觉命根子很痛很危险,虽然中年级的人被刘丰一煽动,再加上穆佳一挑拨,基本上所有人都准备摩拳擦掌的好好教训沈书意一顿,然后去讨好穆导师,可是比起讨好穆导师,估计所有男人还是认为自己的命根子更重要吧!

    “走!”虽然不甘心,沈书意沈书意的身手可是摆在这里,连女疯子严铁男都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刘丰想要借机会狠狠的羞辱沈书意一顿只能以失败告终,灰溜溜的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

    “小意,你越来越凶残了。”陆纪年看着跑的比兔子还快的刘丰等人,大笑的对着沈书意竖起大拇指,他已经可以想象,除非是想当太监,否则明天绝对没有人会来围殴小意,“不过小意,对付女人这一招可不太管用。”

    沈书意和陆纪年看向林子深处,虽然掩藏的极好,但是在龙组最优秀的两个成员面前,这些人的隐藏术根本就是小儿科。

    “沈书意,你果真厉害啊。”穆佳带着自己的人从树林里慢慢的走了出来,她们之前就发现了对峙的沈书意和刘丰等人,所以穆佳就带着自己的人在暗中藏匿着,却没有想到竟然就这么被沈书意给发现了,还有刘丰那个蠢货,竟然就这么简单的被沈书意给吓退了,真是没种的男人。

    “不过沈书意,你再厉害,可是你的小组貌似是低年级最弱的吧?”恶毒的笑了起来,穆佳看起来绝对是个前凸后翘的妩媚女人,可是眼神却无比的阴沉,看了一眼陆纪年,倒是有几分忌惮,不知道这个男人身手怎么样?

    “沈书意,我很期待明天的到来。”穆佳也不傻,刘丰等人的教训刚刚就在眼前,所以穆佳绝对不会和沈书意正面冲突,毕竟她也忌惮沈书意的身手,但是到了明天的月赛,穆佳几乎忍不住的想要大笑,明天她会让沈书意好看!表姨说了,只要废了沈书意,保证自己一定能达到先天!

    “孔老夫子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陆纪年感慨着,比起直接挑衅的刘丰,这个穆佳可是恶毒多了,在背地里耍阴招下黑手,“小意,明天需要我出手?”

    沈书意是准备一直让陆纪年低调的,毕竟陆纪年目前的身手没有暴露出来,在外门这个一月的上课时间,即使是课堂上的对决,陆纪年也只是拿出了后天三层的身手,所以其他人根本不知道陆纪年也是实打实的后天巅峰的状态,而且战斗经验丰富,这也算是沈书意的一个后招,永远不让敌人摸清楚己方的实力。

    因为大长老和周梓幽都被留下来,所以几人也就没有去其他地方住了,直接留在了蔡元伯这里,空房倒是挺多,而且人多也是难得的热闹。

    沈书意和陆纪年回来之后,众人也知道了月赛的分组情况,对于沈书意他们这个三十六组的几人,要说不是暗中动了手脚,只怕根本就没有人相信,刚好将最弱的几个人都分到了沈书意的小组,至于陆纪年会分到同一组,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陆纪年和沈书意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想要借着月赛将两人一举都给干掉。

    大长老更是气的直拍桌子,怒火冲冲的要找洪长老去重新给沈书意换个组,不过被蔡元伯和周梓幽给劝了下来,虽然月赛是小组形式举行的,但是就沈书意的身手,再加上一个诡谲莫测的陆纪年,即使三十六组的其他成员都是弱鸡,有沈书意和陆纪年在,他们三十六组也绝对是立于不败之地!

    夜色之下,沈书意带着谭宸在四处走着,外门地方极大,风景也非常的漂亮,不同于外面那些完全经过人工改造加工的景区,这种原生态的环境更让人流连忘返,享受的或许就是这种天然的意境。

    “谭宸,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胡闹的,不过不尝试,我是真的不会死心的。”林子里,只有不远处的路灯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沈书意拉着谭宸坐在树林里的长椅上,侧过头看着身侧这个冷酷着峻脸的男人,他的担心她知道也明白,可是沈书意也有自己的坚持和固执。

    若是不知道还有岛上这种强大的存在,若是不知道红霞对自己一直存有杀机,若是不知道路易斯这些岛上外门的人在有心人的指使一下,已经离开岛上进入外面的世界,若是没有这些种种因素,沈书意又怎么会拿自己的安全来赌?

    可是沈书意明白日后的局面只怕会越来越复杂危险,岛上这些强者,即使是外门的子弟,那也是极其强悍的高手,更不用说内门那些绝对可以秒杀所有人的先天高手,所以沈书意必须变强,日后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入侵,想要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掀起血雨腥风,那么沈书意做为谭宸最在乎的人,她必须要让自己变强,而不是成为谭宸的累赘和弱点。

    冷沉着脸,谭宸并没有开口说什么,深刻的五官在夜色的阴影之下显得极其的峻美,黑眸定定的看着软着语调说话的沈书意,谭宸将人揽到了怀里,大手温暖着沈书意被秋风吹凉的手。

    “没事的,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我不会强求的,只是试一试。”任由谭宸揽着自己,沈书意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不去尝试就放弃,沈书意绝对做不到,但是如果真的在尝试之后还是没有办法,沈书意也会选择放弃。

    “小心一点,我让谭亦到外门来。”谭宸低沉浑厚的嗓音在沈书意耳边响起,低头轻柔的吻落在了沈书意的额头上,谭宸更担心的是沈书意会背着自己偷偷的尝试,所以在知道根本没有办法说服沈书意的情况之下,谭宸也只能让谭亦过来,有蔡导师在一旁,这样更加的安全。

    成功!沈书意眉开眼笑着,她知道谭宸的性子,那是绝对的固执而冷酷,可是谭宸因为自己而退让,这种被宠溺的感觉,让沈书意忍不住的再次笑了起来,一手抱住谭宸的脖子,将他的头拉低,直接吧唧一口亲在了谭宸的薄唇上,“奖励!”

    “太轻了。”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谭宸看着吻了一下就想要逃开的沈书意,强劲的手臂直接禁锢住了沈书意的身体,低头,不同于沈书意那蜻蜓点水的一吻,分别两个多月,沈书意这一吻绝对是导火索,让谭宸的欲望在瞬间炽热的燃烧起来。

    疯狂的吻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侵袭而来,谭宸的大手甚至控制不住的从沈书意的衣摆下探了进去,急切地抚摸着那细腻而柔滑的肌肤。

    唇抵着唇,交换着呼吸,可是不够,还是不够,谭宸这一刻真的直接化身为了野兽,直接将人压到了长椅上,两个月的思念,两个月的禁欲,这一刻,谭宸突然有种想要将身下的人给拆图入腹的强烈欲望。

    脸上的温度愈加的烧热起来,沈书意只能被动的承受着,呼吸急促着,低低的动人的细碎声音从喉咙传出,娇软的身体化成了一弯水,血液加快的在身体里流动着,脑子里已经成了一片浆糊状态,似乎灵魂已经从身体里飘飞了出来,在暖暖的云端享受着阳光。

    虽然在以往的时候,谭宸也是很是激烈刚猛,但是却从没有哪一次如同这一次这般的猴急,简直是化身成了野兽,只残留着最原始的欲望。

    “你压死我了。”终于得到了一丝自由,沈书意疲软无力的双手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谭宸,脸红的跟染了色一般,呼吸急促着,即使在外面,可是脸上身上却也出了一层薄汗。

    长椅毕竟是长椅,地方有限,谭宸突然这么猴急的直接将人压在了椅子上,所以原本身体的重量也有大部分压到了沈书意的身上,即使沈书意想要动一下,可是地方太小,长椅又硬,让沈书意终于不满的抗议了,她的小身板和谭宸这看起来瘦削,但是却很有料的身体根本不成对比。

    粗重的喘息着,谭宸定定的看着沈书意,突然有种深深的无奈,为什么小意就能这么煞风景呢!

    无辜的眨着眼,沈书意欠扁的笑着,快速的将自己已经被拉扯的松垮的衣服又给合拢起来,“那个你是不是太急切了一点?活脱脱就跟吃了药一般。”自己的老腰后背被长椅给磕的难受啊。

    自己有必要吃药吗?谭宸板着面瘫脸没好气的看着还左扭扭,右扭扭活动身体的沈书意,他原本就是有些克制不住,这会被沈书意这么一磨蹭,谭宸黑眸再次幽沉下来,要不是地方不对,谭宸还真想直接将人给办了!

    “我不动了!”立刻警觉到谭宸那要吃人般的目光,沈书意立刻就老实了,陪着笑脸,“要不我们回宿舍去?”蔡导师那里,沈书意是打死不会带谭宸过去的,那可是导师的家里,不过看谭宸这样,沈书意可不敢保证谭宸只会盖着棉被聊天睡觉。

    粗重的叹息一声,谭宸将沈书意从长椅上拉了起来,将她的衣服仔细的整理好,看着她这副可口乖巧的样子,心里头的烈火蹭的一下又烧了起来,他就不该心软让小意留在外门!想到以后每个月禁欲的日子,谭宸突然很想反悔了。

    拉着谭宸的手离开了林子,沈书意忽然扭头,表情很是认真的开口,“外门还有几个地方不错,要不我们继续去逛一下?”

    谭宸视线直勾勾的看着提议的沈书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腿间,冷酷的面瘫脸狠狠的扭曲了一下,这个时候去其他地方逛逛?

    “好吧,回宿舍。”沈书意干巴巴的扯着嘴角笑着,谭宸现在这状态的确不适合去逛逛,可是看着谭宸这凶猛的模样,沈书意腿软了,“那个我明天还有月赛,按理说应该养精蓄锐。”

    “小意!”终于,再好脾气的男人也有暴怒的时候,谭宸深呼吸着,压制着一巴掌将沈书意给拍在自己身下的冲动,强制的牵着沈书意大步的向着宿舍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再和小意这么磨蹭下去,谭宸真的要抓狂了。

    宿舍这边倒也安静,虽然是十个人一个院子,但是大都数的时间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屋子里,要不就是在配备的训练室里训练,远远看去,一排一排的屋舍亮着灯,倒也显得安宁祥和。

    “小甜,你这是不相信我吗?”角落里,方宁低声的开口,受伤的目光看着犹豫不决的汪小甜,方宁脸上的表情显得愈加的难受,“我是真的想和小意和好,穆佳是中年级的学姐,她强迫我必须当她的跟班,否则就为难我爸妈,小甜,我真的没有选择。”

    汪小甜看着泫然欲泣的方宁,犹豫着开口,“那个不是我不相信你,可是如果你想和小意姐和好,为什么不去找小意姐呢?”

    “小甜,空口白话谁都会说,我就算是去道歉,小意姐也不会相信我,所以我想要趁着这一次的月赛,我会努力的,一定会打败中年级的学长,让小意姐看到我努力的成果,这样她才会相信我才会原谅我。”眼见着汪小甜的态度越来越软化了,方宁再接再厉着,一把握住了汪小甜的手,“难道你也不愿意相信我吗?”

    “不是,我相信你的。”被方宁这么一说,汪小甜毕竟也只有十八岁,而她比起满腹心计算计的方宁倒是稚嫩了很多,“那我要怎么帮你?”

    “其实很简单,明天的比赛,我会努力的,但是中年级的学长也是身手了得,我这里有偷偷从中医总弄来的药丸,这个吞下之后,可以在两个小时内让我们的身手提高至少一个境界。”方宁压低了声音,掌心里多了一个小药瓶,里面放着几颗药丸。

    其实这种药物和兴奋剂差不多,不过效果更好一点,是中医宗的人配置出来的,一般是外出任务冒险时,都会随身携带着,如果遇到了危险,可以吞服药丸,两个小时里能让人完全兴奋起来,精神亢奋,身手也会提高很多,不过事后却需要连续一个星期调养,将药物残留的毒素排出体外,否则残留的毒素沉淀在身体里会对身体产生影响。

    “小甜,等明天面对中年级的学长时,我会服用药物,这样我的身手就会提高一些,我会努力让小意姐看到我的努力的!”方宁信誓旦旦的表明着决心,看着汪小甜,诱惑的开口,“小甜,你也将这两颗药丸收起来,如果遇到危险了,到时候你也吞下,毕竟我们的身手有些的垫底,不过最好是不要服用,毕竟对身体也是有害的。”

    汪小甜是没有想到服用药物来提升自己的身手,可是听到方宁说她们的身手都是垫底的,汪小甜咬了咬嘴唇,自己的身手的确不好,到时候不但帮不了忙,说不定还会成为累赘,想到此,汪小甜接过药瓶,“我收下了。”

    “好,小甜,我们一起努力,小意姐一定会原谅我的。”笑容浮现上脸上,只可惜黑暗的角落里,方宁的眼神里却快速的闪过一丝阴毒的目光,只可惜汪小甜涉世未深,根本发现不了方宁的口是心非,满肚子的阴毒算计。

    “谢谢你小甜,谢谢你愿意相信我!”目的已经达到,方宁“感激”的一把抱住了汪小甜,“那我先回去了,今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我们一起加油,不过药物的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小意姐,等她看到我的努力之后,我会主动去开口请求小意姐的原谅。”

    “放心,我知道。”汪小甜点了点头,目送着方宁离开之后,自己也转身向着自己宿舍的方向走了过去,将手里的药瓶收到了口袋里。

    如果明天中年级的学长和学姐们为了讨好穆导师真的对小意姐围攻,目光里带着坚定之色,汪小甜攥紧了口袋里的药瓶,到时候她一定会和方宁一样,即使服药之后对身体有危害,但是她也绝对不会让别人伤害到小意姐。

    黑暗的角落里,目送着方宁和汪小甜离开,沈书意叹息一声,“小甜太单纯了,不过方宁也的确会演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也以为她是一个热情爽朗的女孩子。”

    “回宿舍。”冷酷着嗓音开口,懒得将时间和精力放到这些不相干的人身上,谭宸直接拉着沈书意要继续回宿舍。

    “不行,我先得去小甜那里一趟,这个丫头被方宁给卖了估计还会给方宁数钱呢。”沈书意拉着谭宸要往汪小甜离开的方向去,结果就和谭宸一东一南的僵持住了。

    皱着眉头,谭宸定定的看着沈书意,为了一个外人竟然要将自己给丢下?这让谭宸心里头立刻不满的吃醋起来,直接拦腰将人给抱起,大步的向着沈书意的宿舍走了过去,果真,有时候就不该和小意说话的,直接行动就好。

    “喂,你到底多么的欲求不满啊?”沈书意挫败的瞪着抱着自己的谭宸,对上那快要喷火的黑眸,好吧,谭宸真的很不满!明天早上去找小甜也是一样的。

    夜很长,对某些化身禽兽的男人而言,宁可永远都是晚上,但是可惜了,白天终于还是到来了,整个外门除了高年级的学生正努力的让自己的外功和内功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其他人都关注到了今天的月赛上。

    新入外门的学生对第一场的月赛还是非常重视的,毕竟这是他们进入外门之后的第一场比赛,即使注定了会输给中年级的学长学姐们,但是每个人都努力着让自己的优点发挥出来,让导师看到自己身上的闪光点,如果能被导师看中收为弟子,那就不是叫导师了,而是老师,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是却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关系。

    每个外门导师都会教导很多学生,这只是最基础的传道授业解惑,可是如果被收为弟子,那么老师就会倾囊相授,甚至会争取更多的资源给自己的学生,尤其是内功和外功的修炼,不仅仅看个人的努力和天赋,也需要药物跟的上。

    好的药物可以调理人的身体,祛除暗伤,扩张经脉,而药浴更能滋养人的身体,但是没有相当的积分,就不要指望可以泡药浴,但是有一个老师就不同了,这些完全不需要自己来考虑的,老师绝对会给自己的弟子考虑的周周道道,所以对于今天的月赛,低年级的学生都是卯足了劲要好好的表现一番。

    比赛的规矩其实很简单,不可以恶意伤人,情节轻微的被外门开除,情节严重的直接废掉,甚至可能囚禁或者处死,除了不能恶意伤人致死死亡之外,其余就没有要求了,只要你能胜利,不管是用什么手段都可以。

    隶属三十六组的沈书意五人将代表他们身份的号码牌收到了背包里,如果被抢走号码牌,那么就代表失败,直接离开月赛现场,而等到一天时间结束之后,哪个组持有的号码牌最多就是优胜。

    而至于低年级组,则是需要尽可能的保有自己的号码牌不被中年级的学长学姐给抢夺走,哪个组坚持的时间越长则是优胜,迄今为止这样的月赛,低年级组最好的一次就是坚持了十六个小时,至于反败为胜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低年级的学生和中年级的学生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两个敌对的小组只要碰上,基本就是失败的份,偶然会逃走一两个,但是这个占地极广的林子了,到处都是四处掠夺的中年级学生,所以低年级注定了只有失败,只是优秀的低年级学生会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密集的树林,高耸的树木直入云霄,最细的树杆直径也有半米多粗,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了,而那些蓊绿着枝叶,树根虬结的古树有的都是上千年了,看得出岛上的环境的确非常的好,很原始,完全没有工业的污染,也不会随意的砍伐。

    月赛试炼的林子危险如同外面的原始森林,不单单有一些凶猛的野兽,还需要防备着一些毒虫毒草,当然了,最大的敌人则是同样进入林子里的中年级的学长学姐们,他们等于是猎人,强大而可怕的猎人。

    方宁在打过招呼之后,就一直沉默着,表情有些的忧心,似乎也为了自己和沈书意之间的隔阂而纠结着,汪小甜想要说什么,可是在方宁目光的示意之下终究还是保持着缄默。

    至于史浩,冷冷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四人,随后连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就背着自己的背包跨入了林子里,片刻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看得出史浩真的非常不合群,他宁可一个人行动,也不愿意和三十六组的成员配合,而他这样,只要碰到中年级的小组,只有失败的份。

    “那好,我们就开始行动吧,因为中年级小组实力很强,所以我们采取的战略就是以躲避为主,不正面冲突。”看着史浩离开,沈书意也没有强行将人给拦下,没意思,这会沈书意这话也主要是对汪小甜说的。

    四个人中方宁还是奸细,汪小甜实力的确弱了一些,陆纪年的身手最好不暴露,依旧保持在后天三层的境界,所以沈书意也不准备大出风头什么的,直接是采取防守攻略,林子够大,只要小心谨慎,完全可以避开敌人,在林子里安全的渡过十二个小时。

    “走吧,我压后。”陆纪年懒洋洋的笑着,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一眼方宁,似乎根本不相信她,所以沈书意带头打头阵,陆纪年押后,而汪小甜跟在沈书意后面,方宁站第三的位置,这样她只要有什么异动,陆纪年会立刻察觉。

    清晨六点,林子还是有些的黑暗,光线不强,正是隐匿潜伏的最好时间,所以沈书意的三十六组是全力的向着林子深处赶了过去,外围太危险,进入林子深处就可以利用地势地形来藏匿行踪。

    手快速的举了起来打出暂停的手势,沈书意蹲下身来,慢慢的向着不远处的灌木丛挪移了过去,因为过去丰富的经验,所以沈书意根本没有发出一点的声响,人已经到了十多米之外,悄然的潜伏在灌木丛里。

    微微的扒开了眼前的灌木,透过缝隙,沈书意看见不远处二十来米处正对峙的两组人,低年级组今天都是蓝色的练功服,而中年级组则是黑色。

    “上!”被围堵的低年级四十二组知道逃是逃不了了,五个人对望一眼之后,立刻呈现五角形的队伍,直接向着中年级的小组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既然不敌,那么只有拼死一战,能逃出去几个是几个,至少不要全军覆没。

    可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再猛烈的攻击也只是纸老虎,中年级的学生冷酷一笑,等到低年级的学生冲到面前来了,这才懒洋洋的动手制敌。

    短短五分钟不到的时间,低年级五个人都被制服了失去了活动能力,而他们背包里的号码牌也被夺了过去,这五个人直接被淘汰了,比赛开始才半个多小时,而战斗只有短暂的五分钟,可是这五个人已经被淘汰了。

    “下一次记得不要瞎逞能,直接将号码牌给我们递过来多好,省的我们动手,我们弄死你们就跟掐死蝼蚁一般。”中年级的学生高傲的笑着,右手羞辱的拍打着低年级学生的脸颊,啧啧两声,“走吧,可惜林子太大,这些垃圾太会躲藏,害的我们要一组一组的去找,要是直接对战多好,半个小时,全部解决这些没有的垃圾。”

    低年级的学生脸憋的通红,愤怒的看着羞辱自己的敌人,可是身手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即使再愤怒却也只能承受着,因为他们已经被淘汰了,没有一点还手的能力就被淘汰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18》,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18章 完全不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18并对婚宠军妻218章 完全不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