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章 主动反击

    看着短短一个照面,低年级的学生就被中年级的学长秒杀了,沈书意等人脸色也严肃了不少,难怪这么多年来低年级的学生从没有反败为胜的可能,因为实力悬殊太大了,低年级的学生就如同六七岁的幼童,而中年级的学生则是三十岁的青壮年,所以即使幼童手里拿着武器,信心十足,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却也只有被秒杀的份。

    “小意姐,我……”汪小脸脸煞白着,面容紧绷,虽然知道中年级的学长身手极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但是知道归知道,真的亲眼看见了,汪小甜才震惊的发现差距是如此的大,而自己才突破后天三层的身手,根本只能拖后腿。

    “没事,我们避其锋芒,不正面冲突。”安慰的拍了拍汪小甜的肩膀,沈书意微笑着,目光扫过一旁的方宁,自己虽然想要以潜伏为主,但是有方宁这个定时炸弹在,到底会发生什么事还真的说不准。

    汪小甜点了点头,跟在沈书意后面,一行四个人继续向着林子深处走了过去,不过这一路上的速度倒是放慢了不少,因为中年级的学生都潜伏在四周,随时都可能碰到。

    “有人过来了,是两批人。”密集的树林里,阳光只能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下来,沈书意站定脚步,仔细的听了听,和一旁的陆纪年对望一眼,前后都有人过来了,而右侧是悬崖,左侧是一个巨大的斜坡,想要躲避非常的困难。

    但是如果不躲避的话,前后都有人过来,一旦被包围住了,那么沈书意四个人就危险了,快速的看了一眼四周,沈书意忽然笑了起来,“我们去树上躲藏。”

    密集的林子人烟稀少,有的只是野兽和疯狂生长的参天巨树,而此时唯一能躲避的地方只有上树了,方宁皱着眉头,有些忌惮的看着已经隐匿在茂密枝叶间的沈书意,到现在,方宁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过来了,她不知道沈书意在丛林里的经验竟然如此的丰富,前前后后这一个小时里,一共遇到了五拨人,可是沈书意却都有惊无险带着众人避开了。

    若不是知道沈书意也是第一次来岛上,第一次进入林子,方宁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岛上土生土长的猎人,否则怎么会这个原始的林子如此的熟悉。

    沈书意四个人分别选择了四棵巨大的树木攀爬了上去,利用茂盛的枝叶做掩护,再加上深蓝色的衣服也不显眼,所以即使有人抬头向上看,只怕也发现不了藏匿在树叶中的人。

    “呦,看到中年级的学长,竟然不打招呼就想走,可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啊。”啧啧两声,从前面过来的三个中年级的学生懒懒的笑着,盛气凌人的看着想要掉头逃跑的低年级学生,讥讽的嘲笑着,“你们以为自己可以的逃得了吗?”

    “怎么办?”五个低年级的学生戒备的站成一排,没有想到选择了这一条路,竟然还是碰到中年级的学长了,不过看着对方只有三个人,另外两个人不知去向,五个低年级的学生倒没有准备投降。

    “陶哥,他们只有三个人,我们有五个,要不我们拼了。”一个低年级的学生低声的开口,看着眼前中年级学长那得意洋洋的如同看待蝼蚁的眼神,愤恨的攥紧了拳头,这一路上他们都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被撵着走,不停的跑不停的躲。

    如今挡在前面的中年纪学长只有三个人,他们可是五个人,而且中间休息了十多分钟,这会每个人都是精力充沛,真的拼了,说不定还能赢。

    “是啊,陶哥,逃是逃不了的,说不定刚逃出这里又碰到其他人。”另外几个低年级学生也是跃跃欲试着,毕竟他们也都是武者,这样一味的逃跑太憋屈了,如今在人数上自己这边有利多了。

    被称为陶哥的年轻男人是这个小组的队长,他们虽然也是低年级的学生,但是这个小组都是早几年入外门的,如今都是后天三层巅峰的境界,明天可能都会升入中年级,所以他们的实力在整个低年级还是非常强的。

    “我说你们竟然还想着打败我们?真是不自量力啊!”嗤笑着,三个中年级的学长摇着头,嘲讽的看着商量的众人,鄙视的啐了一口唾沫,“小子,现在你们五个跪着爬过来,将号码牌送过来,我们高兴了,就会放过你们,让你们平安无事的离开,否则的话!”

    “就是跪着好好的求着大爷我网开一面放过你们这些垃圾废物。”另一个中年级的学长更是高声大笑着,不屑的目光看着愤怒的五个低年级学生,“虽然规定是不准恶意致人死亡,但是比赛就是比赛,受点伤还是允许的。”

    三个中年级学长里最黑的一个猥琐的笑了起来,看着身边两个耍威风的同伴,不怀好意的开口,“你们一个一个让他们跪着,是不是太长时间没有出去找女人发泄了,这会天为被地为席,想让这几个小子给你们吹吹箫啊?”

    “我操,曹黑子,你他妈的还真是下流无极限。”左侧的年轻男人直接爆粗口的骂了起来,不过当目光扫过气的满脸涨红的五个低年级学生,其中一个最小的,莫过于十五六岁,虽然是武者,但是却是肤色白皙,五官清秀,十五六岁的年纪,雌雄莫辨,让男人那原本恼羞成怒的态度倒是缓和下来了,“妈的,仔细一看,最后面这小子长的太真他妈的好看,都快比得上女人了。”

    外门毕竟男人多女人极少,而中年级这些学生在外门有些都待了七八年了,虽然都是独门独院的居住,但是男人碰到一块,除了修炼之外,自然也少不了开黄腔说黄段子,这会被这么一说,倒是有了几分感觉,

    “你们!”被点名的清秀男孩子愤怒的涨红了脸,气的浑身发抖,他天赋极好,才十五岁也已经达到了后天三层巅峰的境界,明年说不定就能升为中年级了,但是不管如何训练,却总是清清瘦瘦的身材,肤色也是白嫩,即使晒黑了,半个月下来又恢复了白皙,这会被中年级的三个男人当成女人看待,让清秀男孩怒的直发抖。

    “不要生气,我们拼了!”带队的陶哥也是脸色阴沉下来,他没有想到这些中年级的学长竟然如此无耻,甚至还这么龌龊,五个人对望一眼之后,瞬间向着三个中年级的学长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战斗瞬间展开,在人数上有了优势,可是后天三层巅峰和后天四层五层终究还是有差距的,片刻的功夫,低年级的五个人都带伤的退到一旁,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而对面三个中年级的学长虽然呼吸也有些的急促,但是却一个都没有受伤,看得出实力上还是差距很大。

    “我缠住中间这个,你们两个一组,上!”陶和一抹嘴角的血迹,随后再次发起了攻击,两个打一个,毕竟占了上风,不过陶哥自己要面对其中一个中年纪的学长,看得出他身上的压力最大,但是如果不这样安排,短时间里他们五个人根本没有办法取胜。

    原本处于下风的低年级五人这会倒是渐渐占了上风,而带队的陶哥也发狠的和中年级后天四层的学长打的激烈,竟然一时半刻也没有落下风,或许也是因为背水一战,所以战意旺盛,让陶哥等人暂时取得了优势。

    可是当后面有脚步声响起时,陶哥五人脸色煞白的一变,难道是三个中年级学长的援兵到了,毕竟是五个人一组,如今他们只有三个人在这里,剩下两个人如果过来了,陶哥他们必输无疑。

    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山道上,两个中年级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也都是二十二三岁的年纪,看着陷入胶着战局的几个人,为首的男人不悦的板着脸,冷声开口,“怎么回事?五个垃圾竟然也将你们给缠住了?”

    “大哥,你和老二过来了,哈哈,我们和这些垃圾玩玩而已。”回答的中年级学生高声一笑,“刚刚逃走的那个小组被大哥你们给灭了?”

    为首的男人冷哼一声,“快点结束战斗,没有这么多时间浪费。”说话的同时,一旁被称为老二的男人笑着扬起手里的五个号码牌,刚刚他们五个人分为两组,其中为首的男人和老二去追捕一个低年级的小组,而余下的三人就在这里等候,果真等到了陶哥五人。

    陶哥原本以为他们可以占据上风,可是没有想到对方的援兵已经过来了,可是容不得他们多想,刚刚还和他们打平手的三个中年级学长,突然之间发起了猛烈的攻击,陶哥等五人脸色煞白成一片,心里头薄凉薄凉的,他们三人竟然都没有用全力!

    砰砰几声,陶哥等五人直接被三个男人给狠狠的踹倒在地上,其中曹黑子耀武扬威的走了过来,一脚狠狠的踩在了曹哥的脸上,得意的笑着,“真以为你们五个垃圾可以赢?不自量力的蠢货,将号码牌都给老子交出来!”

    不甘心!但是在这些强势的中年级学生面前,陶哥五人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不得不将自己的号码牌送了上去,“我们可以走了吧!”

    “走?刚刚你们不是打的很开心吗?两个人打老子一个,现在就想走?没有这么容易的事。”曹黑子掂量着手里五个号码牌,哈哈大笑着,看着搀扶的站立的五人,“这样吧,刚刚你们不是合作的挺好,现在你们就两个两个护扇嘴巴,打的响了,让我们高兴了,你们就可以走了。”

    “你们欺人太甚!”陶哥等人愣住,虽然外门这样的地方存在着仗势欺人,但是陶哥五人过去也参加过月赛,即使输了被揍了,那也是轻伤,却从没有遇到这么羞辱事情。

    “就是欺负你们怎么着?有种继续打啊?”曹黑子鄙视的看着愤怒的陶哥,走上前来,突然脸色阴狠的一沉,啪的一巴掌扇了过去,“老子就是打你了,你还能回去找导师告状不成?”

    参天巨树上,沈书意并没有任何动静,外门这个地方虽然规矩森严,看起来像是学校,但是那是早几年,如今的外门局面愈加的诡谲莫测,否则也不会有路易斯等人会离开去了外面,甚至还想要占据地盘发展实力。

    岛上在经历了五百多年的时间,渐渐的,很多人不再追究武学的更高境界,有些人已经想要离开岛上,依靠着自己的身手去外面成就霸业,金钱美女的享受权利和生活,虽然明面上外门和内门似乎还很平静,但是在平静背后却是波涛汹涌,而曹黑子这些中年级的学生如此强势而霸道,只怕背后也有一些势力的。

    史浩从最开始就离开了沈书意他们的三十六组,他一个人行动,虽然看起来有些的危险,毕竟只要遇到中年级的小组,史浩必输无疑,可是一个人行动倒也迅速快捷,而史浩之前的运气也挺好,一直没有遇到中年级的小组,可是当他走到这里时,好运气去已经用光了。

    “啧啧,大哥,竟然又来了一个送死的,还是个落单的,只怕他的小组就剩下这一个光杆司令了。”曹黑子得意一笑看着掉头想要走的史浩,身影迅速的一个上前,快如疾风,瞬间就挡住了史浩。

    眉头一皱,看着眼前的局面,史浩不用想也知道陶哥这几个受伤的人肯定是低年级的学生,没有任何的犹豫,史浩将号码牌丢了过去,转身继续离开。

    “小子,谁说号码牌给我们了就能离开了,想要离开可以,刚好你们凑上六个人了,两个人一组,互相扇耳光,等我们高兴了,你们就可以走了。”曹黑子挡下史浩,眼神阴狠下来,“否则不要怪学长不给你们面子!真的断了胳膊断了腿,可不算触犯了规矩。”

    史浩站定脚步,原本就冷漠的脸这会看起来更加的难看,他没有想到自己交出号码牌竟然还不算完事,这些中年级的学长却如此的强势霸道。

    “拼了!”陶哥等人满眼赤红,他们都是男人,宁死死也不会受这种屈辱,所以此刻,也顾不得史浩了,五个人再次暴怒的一喝,不顾一切的向着眼前的两个中年级的学生发起了猛攻,“快,走!”

    原来攻击是假,陶哥五人是想要趁机逃走,毕竟已经没有了号码牌,只要他们突破包围逃了出去,相信这些中年级的学生也不至于穷追猛打。

    可是希望是好的,但是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为首的男人冷嗤一声,看着陶哥五人,身影一动,砰砰砰,接连五脚,力度之大,速度之快,陶哥五人只感觉眼前腿影一闪,五个人却已经被踢翻在地,痛苦的捂着小腹或者胸口,这一脚力度之大,让他们都受了内伤。

    “想逃?不自量力。”曹黑子等余下的四个中年级学生哈哈大笑起来,在大哥面前,这些蝼蚁垃圾竟然还想要逃,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为首的大哥摆摆手,曹黑子也停下了话,规矩的站到一旁,看得出,对于为首的大哥,曹黑子等人还是非常的忌惮,他们看起来不像是合作的小组,倒是像下级对上级,态度异常的恭敬。

    “你们在低年级实力太差,只有被欺辱的份,如果加入我们的火焰帮,以后就没有人会欺辱你们。”为首的男人冷声的开口,竟然是要放过陶哥史浩几人,不过条件是加入他们成立的火焰般。

    “我不加入!”陶哥五人刚刚被踹了一脚,这会都还没有缓过来,所以他们还没有开口,一旁史浩却冷冷的拒绝了。

    “找死!”没有想到史浩竟然如此的不识抬举,为首大哥脸色倏地一沉,眼中戾气迸发而出,脚步一个上前,一手抓住了史浩的衣领,冷冷的开口,“你再说一遍!”

    “我不加入!”史浩再次重复着,态度依旧坚决。

    曹黑子等人都错愕的愣住了,没有想到还有一个硬骨头,不过几人此刻双手环胸的看好戏,敢惹怒大哥,这个低年级的垃圾还真是不拍死。

    “好,既然你不加入,那么你就没有活着的机会了。”为首的大哥冷声的开口,可惜即使发出了死亡的威胁,史浩却依旧漠然着眼神,不反抗不挣扎,但是同样也不求饶。

    为首的大哥直接抓着史浩的衣领将人拖到了左侧的悬崖边,这个原始的林子野兽格外多,除了采药或者是打猎,要不就是外门的训练,基本上很少有人来林子里,为首的大哥将史浩抓着拖到了悬崖边,“我将你丢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会被野兽给吞吃入腹。”

    史浩这会连开口都懒得了,就这么漠然着眼神,看得出,即使是面对死亡,史浩也根本不在意,而为首大哥第一次气的脸色铁青,而陶哥等人都直接吓傻了,如果说最开始曹黑子等人恶意的羞辱,让陶哥五个人不能接受,那么此刻,看着为首大哥竟然要将史浩丢到悬崖下去,陶哥几人是真的被吓住了,不敢相信他们竟然真的敢草菅人命。

    “我们三十六组的同伴,可不是你说要杀就杀的。”清脆的声音突兀的响起,让为首的男人震惊的一愣,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一个女人在,而他丝毫没有察觉到。

    沈书意靠在一棵粗壮的树杆旁,嘴角勾着笑,懒懒的看着诧异的几人,对上为首大哥戒备的眼神,莞尔一笑,“还请将史浩和他的号码牌都还过来,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是你!”为首的男人脸色微微一变,沈书意的名声在外门还是非常响的,即使她刚入外门也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能打过严铁男,这说明沈书意至少是后天武者巅峰的境界,即使因为经脉受损止步先天,但是在外门,沈书意绝对称得上第一人,“就你一个人?”

    “我一个人难道还不够吗?”笑着反问着,沈书意迈开脚步走了过来,看着突然冲过来的曹黑子四人,悠然一笑,瞬间动起手来。

    如果说曹黑子四人对战陶哥五人时是秒杀,那么和沈书意此刻也绝对是秒杀,脚步未停的向着为首的男人走了过来,而拦截她的曹黑子四人此刻都狼狈的摔在地上,右手直接被扭断,看得出,沈书意下手可是万分狠戾,比起为首的男人只怕还要凶狠了几分。

    陶哥五个人快速的站到一旁,退到了安全的角落里,他们虽然已经在外门待了好几年了,也参加过好多次月赛,也上过擂台,但是确实第一次看到沈书意这样下手迅速狠戾的人,看起来明明是美丽柔和的一个年轻女孩子,但是那种骇人的气势,却让陶哥五人震惊。

    “好,算你狠!”为首的男人一把将被自己抓住的史浩向着沈书意推了过去,虽然面有不甘,但是似乎真的忌惮沈书意的身手,所以只能退让。

    沈书意扶住丝毫,看了一眼陶哥五人,微微一笑,“你们五个将号码牌都拿过来吧,我们一起走。”

    “是。”事情峰回路转,陶哥五人眼睛一亮,随后快速的将自己刚刚交出去的号码牌又拿了回来,而曹黑子四人已经愤怒的盯着沈书意,但是却也只能站到为首男人的身后,不敢多嘴。

    史浩此刻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跟着陶哥五人一起向着一旁走了过去,沈书意背对着身后的几人,看起来很是随意,但是却暗自戒备着,手中此刻已经多了一把蝴蝶利刃,凤凰喋血被交出去之后,沈书意又用起了自己一贯使用的蝴蝶利刃。

    几步之后,突然,为首的男人手中也多了一把薄薄的飞刀,而此刻,男人眼神阴狠着,手腕一动,咻的一声飞刀划破空气,直接向着沈书意的后背心扎了过来,这种飞刀极快,和武侠小说里李寻欢使用的飞刀是一模一样的,正面对敌并不占优势,但是偷袭绝对是顶尖的冷兵器首选。

    史浩和陶哥几人根本没有察觉到,沈书意眼神一冷,身体突然的一个扭转,手腕同时一动,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蝴蝶利刃从她掌心里飞射了出去,直接将飞刀给撞停了,而此刻史浩等人才错愕的回头看了过来。

    蝴蝶利刃是沈书意用了多年的武器,而撞停了飞刀之后,蝴蝶利刃并没有落地,竟然一个旋转,还是高速向着为首的男人飞了过去,看得出沈书意发射利刃的速度和力度比起为首的男人要强悍了很多。

    沈书意清瘦的身影同时快步上前,宛若疾风,瞬间就握住了飞在前面的蝴蝶利刃,后脚猛然一个蹬踏,身体瞬间弹跳而去,握住利刃的同时,沈书意已经到达了为首男人的身后,而蝴蝶利刃锋利的刀口已经对准了男人的脖子。

    “偷袭?”笑着开口,沈书意手腕用力了几分,蝴蝶利刃割破了男人的脖子,鲜血顺着伤口流淌下来,而此刻,沈书意依旧是笑靥如花,但是任谁此刻都是非常忌惮,这种看起来乖乖巧巧的女孩子,真的狠起来,只怕比在场这些男人都要狠戾冷血多了。

    “这一次看在你们是学长的面子上,我就不计较了,不过再有下一次的话,手起刀落,只怕世界上又多了一条亡魂了。”沈书意将蝴蝶利刃收了起来,清澈如水的目光警告的看了一眼为首的男人,他既然敢偷袭自己,那么就绝对不怕事后被外门的导师追究,看来外门的水真的很深!

    “等一下,将你们搜刮的号码牌都拿过来。”沈书意这一次没有选择先离开,而是毫不客气的将他们的号码牌都拿了回来,这才放五个人离开。

    “沈学妹,你的同伴呢?要不我们一起走。”终于转危为安,陶哥有点尴尬的开口,他这会也算是被吓到了,之前以为最多就是被夺走了号码牌,但是刚刚曹黑子等人是真的敢杀人,陶哥他们也不敢单独行动了,毕竟在低年级他们的身手算是强悍的,但是在这些中年级的学长面前,根本不够看,要是再遇到这些人,只怕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沈书意点了点头,抬头看向树上,呼啦一下,陆纪年还有汪小甜方宁三人快速的从树上滑了下来,让陶哥五人错愕的直瞪眼,根本没有想到沈书意他们竟然都是藏匿在树上。

    “既然这些中年级的学长这么不客气,那么我们也不用客气了,何必一直躲藏呢,反过来将他们给打垮就安全了。”沈书意朗然的开口,之前她一直是采取避让的战略,但是看到刚刚离开的曹黑子五人,沈书意的态度改变了。

    这些中年级的学长只怕不单单要抢夺号码牌,甚至还恶意的凌辱低年级的学生,而且他们似乎还想要将人收到自己的帮派里,沈书意眉头皱了皱,虽然她不知道外门的水有多么深,但是未来的局面绝对会非常的危险,沈书意单靠自己和陆纪年两个人是根本不行的,所以她决定借着这一次的月赛,将低年级的学生收编组织到一起,这样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倒要看看外门这些隐匿在暗中的人想要做什么!

    “啧啧,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陆纪年哈哈笑着,看着同样战意十足的陶哥五人,“走吧,我们现在就去找其他人,遇神杀神,遇佛诛佛!”

    十多分钟之后,沈书意一行人不再向着林子深处进发,而是四处找寻低年级的小组,而此刻,又是一组中年级的学生,他们原本以为又可以多赚几个号码牌,不过看到沈书意一行十个人,不由脸色一变。

    “哈哈,学弟学妹好,既然你们人多,我们也不动手了,省的伤了和气。”中年级的学长笑着开口,他们倒是想要继续抢,可是刚刚抢走了这五个人的号码牌,而沈书意这边竟然是两个小组十个人在一起,中年级的学长也不敢托大,毕竟人数太悬殊了,“我们走。”

    “几位学长认为你们还走的了吗?”沈书意笑着开口,微微的一点头,陆纪年和陶哥九个人刷的一下将五个中年级学生的退路都给封死了,沈书意无辜的看着愤怒的中年级学生,“既然碰到了,还请将号码牌都留下来,否则我们就要动手了。”

    “你们竟然敢反抢我们?”五个中年级的学生傻愣愣的开口,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被沈书意给反抢,这都是什么事啊!

    刚刚被抢的低年级二十小组也是错愕一愣,随后五个人呼啦一下站到了陆纪年等人的身侧,他们刚刚被抢走了号码牌,这会看沈书意这架势,是要帮助他们抢回来。

    “动手!”不再啰嗦什么沈书意直接开口,陆纪年和陶哥率先发起了攻击,在十多个人的强攻之下,五个中年级的学生再强也不是对手,更何况陶哥五个人都是后天三层巅峰的境界,所以十多分钟之后,五个中年级的学生被抢走了所有的号码牌和食物,而没有了食物,他们在林子里也是非常危险的,毕竟月赛要持续十二个小时。

    “走了。”沈书意并没有动手,毕竟实战是增长实力的最好机会,所以她任由陶哥等人动手,不断的配合,在实战里增长经验,对他们以后也是极有好处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越来越多的低年级小组加入到了沈书意的队伍里,而很多人被抢走的号码牌也都夺了回来,除了最开始有几支队伍一入林子就被抢走了号码牌,尔后这些人直接离开了林子,所以号码牌一直在沈书意这里无人认领。

    中午时分,六七十人的队伍扎营在林子平坦的山坡下,此刻,低年级的学生都热情洋溢着,每个人都从背包里拿出食物吃了起来,也不担心会被中年级的学长盯上,人多力量大,所以打斗的时候,也没有后顾之忧,实力都是超强发挥,让众人更是心情大好着。

    沈书意瞄了一眼跟着几个女生去林子深处方便的方宁,低头继续啃着手里头的饭团,一旁陆纪年嘿嘿一笑,挑了挑眉头,“我们抱成团了,只怕中年级的学生也会抱成团,到时候只怕就是一场大战了。”

    “不大可能,低年级的学生加入帮派的并不多,可是这些中年级的很多都有帮派,只怕也存在着竞争的关系,所以他们不可能完全抱成团和我们斗的。”沈书意并不担心这一点,就像是穆佳的火玫瑰和巾帼帮就是死敌,所以绝对不可能合作,其他一些帮派只怕也是如此。

    “你说外门这些帮派都要做什么?”陆纪年靠在树杆上,瞄了一眼沈书意,英俊的脸上闪过一抹深思,这些帮派竞争的如此激烈,甚至有种不死不休的感觉,这其中绝对存在着某种利益关系,否则这些帮派之间不可能如此交恶,如同死敌仇人。

    “岛上存在五百多年了,或许路易斯他们出去只是小部分的意思,但是如果路易斯等人在外面占据了一定的势力,或许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想要离开去外面,而这些帮派就是基础,是他们出去到外面之后的根本。”沈书意平静的开口,她之所以一直要到岛上来,甚至宁可冒着危险学习内功心法,防的就是这一点。

    日后如果这些岛上的强者都离开去了外面,那么一定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沈书意不能被动的等待危险的到来,所以她只能主动出击。

    陆纪年也收起吊儿郎当的表情,脸色严肃了不少,他何尝不是想到了这一点,如果外门就是如此,那么内门呢?是不是同样分化了好几个帮派,这都是顶尖的高手,日后真的不太平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19》,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19章 主动反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19并对婚宠军妻219章 主动反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