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章 解决后患

    低年级和中年级的月赛以低年级的学生完胜而结束,这对今年才入外门的学生而言只是高兴,但是对已经在外门低年级待了好几年的学生而言,这种胜利是如此的难能可贵,让很多学生甚至红了眼眶。

    毕竟他们在外门低年级待了好几年,因为身手不行,在只能依靠武力说话的外门,他们受了太多的委屈,被中年级的学生欺辱那是常有的事情,甚至经常被抢夺了积分,被辱骂为垃圾废物,可是今天的胜利,让所有低年级的学生都扬眉吐气着,让他们知道原来即使身手差一些,他们也可以反败为胜,将中年级的学长打的没有还手之力。

    “高兴?”谭宸诧异的看着面带着笑容的沈书意,不同于平日里那种习惯性的微笑,沈书意是真的高兴,这让谭宸都有些的好奇,毕竟这样的胜利对沈书意而言太容易了,利用地势地形的优势,利用战略部署,以少胜多,反败为胜并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嗯,很高兴。”沈书意点了点头,握着谭宸的手继续在外门闲晃着,看着不时从身边走过来的低年级学生,那种感激的眼神,沈书意只感觉心里头有种无法形容的荣耀,“谭宸,他们都在努力,可是却比不上中年级和高年级的学生,这一次的胜利让他们都感觉到了希望。”

    低年级的学生不是不努力,但是因为资质的关系,进步起来却缓慢了一些,比起中年级和高年级的学生,他们也许更加的勤奋更加努力,可是一次一次的失败,让低年级的学生都丧失了信心和希望。

    所以每一次碰到中年级和高年级的学生,低年级的学生总感觉低人一等,不自觉的放低了自己的姿态,可是这样的退让却只换来中年级学生的凌辱和嘲笑,用高高在上的姿态嘲讽着这些还在低年级努力的学生。

    可是这一次月赛的胜利,让所有低年级的学生都吐了一口恶气,让他们知道原来自己还是可以胜利还是可以成功的,所以所有低年级的学生都是如此感激着沈书意,若不是她和陆纪年的出现,每一次的月赛低年级的学生只有被虐打被嘲笑的份。

    谭宸峻冷的脸庞上划过一丝浅浅的笑意,看着小意高兴,谭宸的心情也变得轻松愉悦了不少,他原本在内门只是宅在大长老的屋子里,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提高自己的身手。

    可是看着沈书意因为帮助到这些低年级的学生而喜悦,谭宸也决定回到内门之后,他也可以成立一个小团体,以此为基础,当外门这些低年级学生的靠山,这样小意和陆纪年想要成立一个帮派组织也容易一些。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察觉到谭宸那深邃的黑眸过于灼热,沈书意被看的有点面热,娇嗔的瞪了谭宸一眼,可是白嫩的小脸上笑容却愈加的幸福,眉眼弯弯,甜蜜的笑意从眼中流淌而出。

    “内功心法不要着急,有什么不对就放弃,多询问蔡导师,你和陆纪年真的要成立一个帮派就成立吧,杂事都让陆纪年来做,他闲着也是闲着。”谭宸拉着沈书意坐在一旁的长椅上,秋日下午的阳光明亮而灿烂,暖洋洋的照射下来,谭宸仔细的叮嘱着,终究还是不放心沈书意学习内功心法,可是拦是拦不住了,谭宸也只能让沈书意更加的小心一点谨慎一点。

    “我知道,我不会让自己冒险的。”头枕在谭宸的肩膀上,阳光明亮之下,沈书意闭着眼,双手把玩着谭宸骨节修长的大手,享受着这一刻的温馨。

    对于谭宸的让步,沈书意明白这是因为谭宸太在乎自那个己,否则以谭宸的性格,明知道会有一定的危险,他一定不会退让,可是因为自己的坚持,谭宸终究还是软化了态度,这种深沉的爱意沈书意明白,所以她也绝对不会拿自己的身体来胡闹的,尝试之后,如果真的还是不行,沈书意也会放弃的。

    “等我们回去之后,我们回北京居住。”心境是从未有过的轻松,谭宸深沉的目光温柔而眷恋的看着懒洋洋的靠在自己怀抱里的沈书意,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为什么谭骥炎这个父亲宁愿将所有的时间都留在家里,在政坛一直低调着,比起权利比起富贵,厮守着自己爱的人,每天悠闲的过日子,这才是真正的幸福。

    “听瞳说柳叶胡同那边还有空的四合院,等我们回去之后,将庭院布置出来。”沈书意点了点头,上一次童瞳过来就和沈书意说了给他们在柳叶胡同那边留了一个四合院,让他们回北京之后去柳叶胡同居住。

    “院子的角落里种一棵桂花树,中间铺上鹅卵石的小路,左边当做花园,右边种一些大树,在树下弄个秋千,以后孩子可以玩,在树下摆上桌椅,冬天就可以晒太阳,房子我们要弄的温馨舒适。”沈书意已经在脑海里构思着屋子的每一个细节,睁开眼凝望着谭宸英俊的脸庞,狡黠一笑,“不过卫生我不做,你知道我打扫卫生从来都是弄不干净,做饭我来,碗筷我们买个洗碗机,一个星期让钟点工过来里里外外的彻底到扫一次,平常脏就脏一点吧。”

    “好。”附和着,谭宸虽然只有简单的一个字,但是那冷峻的表情此刻却显得如此的柔软,也许其他人会以为小意性子要强,可是只有谭宸知道沈书意其实可以慵懒如同一只小猫。

    只是以前在N市在沈家,让小意不得不坚强,不得不一个人扛起一切,而如今,谭宸愿意给怀抱里的人儿筑起一道坚固的墙壁,外面的一切风雨有谭宸来面对,他只希望小意可以慵慵懒懒的过日子,一辈子很长,其实也很短,他愿意守着怀里的小意,让她幸福安康。

    “谭宸,我真的很幸福。”沈书意喃喃的开口,她并不擅长说什么煽情的话,谭宸也是生性冷漠寡言,但是这一刻,沈书意感觉自己真的是如此的幸福,感谢上苍,让她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从此之后,相伴一生,即使到了生命的尽头,她也会幸福的合上双眼,而残留在唇间最后的言语必定是谭宸的名字。

    隔着长椅不远处,周梓幽再次诧异的看着远处沐浴在深秋阳光之下的两个身影,那种幸福和谐的感觉,不需要任何的言语都能感觉到。

    “小师弟竟然还有这么柔软的一面。”感慨着,若不是亲眼看见,周梓幽是真的不敢相信谭宸竟然还有疼爱到心坎里的女人,冰山融化,那总是冷漠的黑眸此刻却满满都是温情缱绻。

    “习惯就好。”打着哈欠,秋日阳光晒的人都软了,陆纪年远远的瞅了一眼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哼哼着,“没事就秀恩爱,不知道我还是孤家寡人吗?面瘫太过分了。”

    周梓幽笑着看着抱怨的陆纪年,很难相信谭宸这样的性格竟然会有陆纪年这么闹腾的死党,怎么看都不像是一路人,不过想到谭亦那邪魅的性子,兄弟两人的性格简直是天壤之别,谭宸冷漠寡言,整日面瘫着脸,可是谭亦却优雅邪魅,让人捉摸不透,所以谭宸会有陆纪年这样的死党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噢,被小意和面瘫发现了。”陆纪年无奈的哀嚎一声,他原本恶趣味的想要看看谭宸和沈书意会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亲热,谁让陆纪年实在太无聊了,结果隔了这么远,陆纪年还特意隐匿了气息,谁曾想还是被发现了。

    陆纪年正大光明的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哥两好的搭着周梓幽的肩膀,笑眯眯的向着面色不悦的谭宸走了过去,挑着眉梢,只准面瘫秀恩爱,就不准自己当电灯泡吗?

    周梓幽早已经见识过了谭宸的身手,如果谭宸不够变态,就不会被大长老收为关门弟子,可是经过这一次的月赛,周梓幽明白不管是谭宸还是沈书意,甚至是身边这个没个正经的陆纪年,这些人都不简单,看来该来的终究会来,岛上要变天了,不过多了这么多的变数,周梓幽更希望一切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冷着面瘫脸,眼刀子咻咻的向着脸皮极其厚的陆纪年射了过去,对于这个损友,谭宸不止一次怀疑自己和莫念怎么就认识结交了陆纪年这混蛋。

    “我这不是看你们无聊嘛,而且难道你们不想知道穆导师为什么会看上我们的周大哥,所以我这才将人带过来,独乐不如众乐。”嘿嘿的笑着,陆纪年直接在长椅上坐了下来,笑的那叫一个欠扁,“周大哥,稍微透露一点内幕,满足满足我们的好奇心。”

    英俊的脸上表情狠狠的纠结着,周梓幽终于明白为什么每一次谭宸看到陆纪年都是一脸的冰渣子模样,这会儿,周梓幽也很想揍陆纪年一顿了,什么叫做独乐不如众乐?自己的隐私就是为了给他取笑逗乐的?

    被陆纪年这么一说,沈书意也来了兴趣,不厚道的瞅着周梓幽,毕竟穆导师比起周梓幽大了十岁,谭宸今年才二十九,而周梓幽大谭宸四岁,已经三十三了,可是穆导师已经四十三了,而且就是为了周梓幽,穆虹至今都没有结婚。

    “你们还真是一点不客气啊。”没好气的开口,周梓幽看着眼前的三人,虽然谭宸这个小师弟还是一脸面瘫的样子,但是那表情怎么看都极其的不厚道,什么含蓄什么风度,在这些人面前根本不用提,当然了,周梓幽也明白这是谭宸他们将自己当成了自己人,所以才会如此。

    “如果不方便就不用说了。”沈书意快速的补充了一句,比起陆纪年那欠揍的模样,沈书意这样笑靥如花的模样,倒是显得乖巧极了。

    陆纪年噗嗤一声笑了,不厚道的拍着周梓幽的肩膀,抬了抬下巴,示意周梓幽看向一旁的谭宸,小意这绝对说的是反话啊!

    “也没什么可说的。”周梓幽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交友不善这四个字,周梓幽再次真切的体会到了其中的真意。

    当年周梓幽也绝对是个武学天才,他也是从外面来岛上的,六岁被带入岛上,在来岛上之前周梓幽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从出生的时候就被母亲丢在了医院里。

    据孤儿院的院长说当初在医院生下周梓幽的女孩子估计还在上大学,应该是没有能力抚养周梓幽,所以入院的资料都是假的,周梓幽出生之后,女孩子连夜就失踪了,医院在几个月之后将周梓幽送到了孤儿院。

    而在外门的时候,周梓幽的武学天赋就展现出来了,当时大长老还是内门的导师,却一眼就看中了十八岁的周梓幽,直接将他带到了内门亲自教导。

    而穆虹当初已经二十八岁,终于内功和外功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也进入了内门,武学天才总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敬佩和嫉妒,不过身为女人,穆虹对周梓幽更多的是一种仰慕。

    周梓幽和穆虹是同一年进入内门,也算是同学了,可是周梓幽是大长老的弟子,不管是在武学上还是在药物调理上比起其他人都好太多了,而且有了大长老的经验,周梓幽的进步也是眼睛都可以看得见的。

    而在外门也算优秀的穆虹却发现自己在内门只能算是最普通的学生,内门的每个学生都是天才,这种落差让穆虹愈加的沉默,而一次意外,周梓幽帮了穆虹,免除了她被内门学长的欺辱。

    周梓幽也是好心的将自己的经验都告诉了穆虹,穆虹也终于看到了希望,进步也快多了,周梓幽原本只当是帮助一个学姐,却没有想到穆虹却将一颗心放到了周梓幽的身上。

    求爱失败之后,穆虹没有死心,反而借着一次外出的任务,想要和周梓幽生米煮成熟饭,在烧烤的肉里下了药,可是谁知道阴差阳错之下,烤肉被另一个一起出来的高年级学长给吃了,差一点两个人就天为被地为席的OOXX了。

    最后为了解除药性,大冷的冬天,穆虹和高年级的学长在冷水里泡了一个多小时,自此之后,穆虹的性格就变的越来越偏激,甚至离开了内门,直接到了外门成为了导师,这些年也有些的进步,已经是先天五层的境界。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啧啧着,了解了前因后果之后,陆纪年暧昧的对着无奈的周梓幽眨巴着眼睛,笑的无比淫邪,这可是送上门的艳遇。

    “滚!”周梓幽没好气的开口,他也没有想到穆虹后来的性格变得如此的偏激,甚至因为一点小事,竟然就这么针对沈书意。

    而因为周梓幽和谭宸之间是兄弟的关系,穆虹更加的仇视沈书意和谭宸,这一次月赛失败,穆虹不但不会收敛,只怕会变本加厉的要报复回来。

    “说起来就感情这事我真的佩服谭宸,当初小意可是名花有主,太爷们了。”陆纪年双手枕在脑后,笑着调侃着,“当初要是换其他人将你车子给刮花了,就你这张冷脸都能让人小姑娘给吓哭,我说当初你是不是预谋的啊?”

    刮了一次车子,竟然就相中个女朋友,这运气也太好了!陆纪年和周梓幽都羡慕嫉妒恨的瞅着谭宸,没天理啊,他们这么好的男人,陆纪年迄今就没有看对眼的姑娘家,至于周梓幽更悲催,碰到穆虹这么性格偏激的女人,还是老女人!

    谭宸的面瘫脸上难得浮现出得意的表情,说实话,当初第一眼看到小意的时候,谭宸就有一种感觉,那种愿意为了她改变,愿意和她携手到老,之后谭宸很不厚道的将沈书意从秦炜煊手里给抢了过来,当然了,其中秦炜煊和沈素卿勾勾搭搭也是一个原因。

    “我准备在内门成立一个组织,就叫绝杀。”沉声的开口,谭宸也懒得取名字,干脆套用,而且既然能进入绝杀,那绝对是谭宸信得过的人,是可以将后背交给对方的伙伴,日后若真的有什么风云变幻,这些人也将是谭宸的一大助力。

    周梓幽错愕的愣住,他是知道谭宸性格的,平日里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再加上绝佳的悟性,如此的勤奋,谭宸的进步简直到了变态的地步,可是对于训练之外的事务,谭宸根本是懒得花一点的时间,当然,沈书意除外,现在听谭宸这么一说,周梓幽直接愣住了。

    “那行,我和小意的组织也叫绝杀,一个在内门,一个在外门,以后外门这些人想要动我们,也要掂量掂量自己。”陆纪年第一个拍手赞同,他毕竟是龙组的总负责人,而陆纪年来岛上也是上面那一位的指示。

    若是日后岛上的局势有变化,岛上的人陆陆续续的到了外面,陆纪年必须得收拢一些人,保证这个国家的安全,如今有了谭宸当靠山,这一切就容易多了,毕竟外门低年级的学生实力太弱了一些。

    沈书意对着谭宸笑了笑,她自然明白谭宸决定这么做,更多的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在外门,低年级的学生要成立一个帮派组织,绝对会受到各方面的压力,尤其是这一次月赛,沈书意算是将整个中年级的学生都给得罪了。

    所以她如果和陆纪年成立了一个组织,必定会被各种刁难,说不定很多低年级的学生承受不住压力就离开了,但是有了谭宸在内门的支持,沈书意就等于有了后盾,完全不需要惧怕中年级学生的打压。

    “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周梓幽无奈的笑着,被谭宸这么冷眼给盯着,又被陆纪年这谄媚的眼神看着,周梓幽再次明白什么叫做交友不善,他们还真的一点不客气。

    “人员麻烦你负责,具体的训练计划我会拟定出来。”谭宸是真的一点不客气,直接将周梓幽当成了自己人,他在内门也只有两个月的时间,认识的人太少,所以什么人可以信任,这都需要周梓幽帮忙选定,至于能不能让这些人进入绝杀,那就是谭宸的事情。

    “能者多劳。”同情的看着周梓幽,陆纪年哈哈大笑着,幸好自己是在外门,和小意搭档,可比和谭宸搭档幸福太多了。

    “麻烦周大哥了。”沈书意也是顺杆子爬,笑着向着周梓幽道谢着,岛上的局势他们知道的都不清楚,所以很多事情都要仰赖周梓幽。

    这边周梓幽还没有开口,谭宸那毫不客气的眼神凉飕飕的看了过来,让周梓幽笑着开口,“放心,具体的事情我会负责,不过你们在外门也要小心一点,毕竟穆导师只怕不会放任你们成立绝杀组织和中年级的学生对抗。”

    一抹寒光从谭宸眼中一闪而过,若不是还没有摸清楚岛上的形势,若不是因为自己的势力还不够,谭宸不介意将这个危险给抹除掉,不过,在内门绝杀没有成立之前,谭宸只会韬光养晦,但是必要的手段也是必不可少的。

    “还真是悠闲啊。”清雅的笑声响起,谭亦迎着阳光笑着走了过来,英俊的脸庞沐浴在光芒之中,狭长的凤眸因为笑而微微的眯了起来,长身玉立,谭亦一身米灰色的长款风衣,脖子上随意的搭了一条格子的围巾,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英俊而优雅,如同从古堡之中走出来的小王子。

    “你怎么也过来了?”沈书意笑着开口,没有想到谭亦竟然也有时间过来外门,之前为了给沈书意寻找合适的药物调理经脉,谭亦这两个月都在中医宗里不停的看书看书。

    “再窝屋子里你就成了彻头彻尾的小白脸了。”陆纪年打趣着,谭亦原本就白,而且看起来有点瘦削,比起谭宸冷硬的五官,谭亦的脸庞总是带着一种病弱的英俊美,这两个月都在中医宗看那些药书典籍,所以看起来似乎更加白皙了,这肤质绝对能让任何一个女孩子都羡慕嫉妒恨。

    “这一次月赛可是震惊整个外门。”谭亦站在一旁敬佩的看了一眼沈书意,笑着道:“这一次我带了一些药过来,每天一次,温养经脉,药送到了蔡导师那里了,蔡师母已经在熬了,小意这会过去差不多可以喝了。”

    “那我先回去。”沈书意站起身来,知道谭亦估计是有事要和谭宸说,“你们继续聊。”

    “走吧,我送你一起过去。”陆纪年也跟着起身,毕竟这一次月赛胜利了,谁知道这些中年级的学生会不会恼羞成怒的要对小意动手,还有穆导师这个最大的威胁在,陆纪年也不放心沈书意,毕竟导师的住宅区离的也挺远的。

    目送着沈书意和陆纪年离开之后,谭宸这才向谭亦,“跟我过去走一趟。”有陆纪年这个万事通在,再加上小胖子的情报,所以外门几个最大势力的帮派,谭宸都准备过去走一趟。

    “走吧,周大哥一起。”既然是去示威,谭亦笑着看向一旁的周梓幽,这事绝对是人多力量大,更何况周梓幽可是内门的导师,用来镇场子绝对给力。

    如果没有内门的大哥刘天宇在,刘丰在外门绝对没有这么嚣张霸道,而如今沈书意有了谭宸这个内门当靠山,尤其是谭宸还是大长老的关门弟子,甚至直接将穆导师给打败了,所以绝对够分量。

    不得不说谭宸的示威绝对够嚣张,但是谁让谭宸有这个资本,而且一旁还有周梓幽在,“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动沈书意和陆纪年的。”外门一个帮派的老大低声的开口,虽然被人找上门来,非常的丢面子,但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在岛上就是靠实力来说话,谭宸连穆导师都敢揍,所以除非是脑子坏了,才会忤逆眼前这个面瘫着脸的冷酷男人。

    “好了,基本上只要有脑子的应该就不会去动小意他们了。”在连续见了六个帮派的老大之后,谭亦笑眯眯的开口,“现在我们就去见见那个穆佳吧。”

    火玫瑰都是由女孩子组成的,实力也不算弱,再加上有穆导师这个表姨在,除非是不想再外门待了,一般人绝对不敢动火玫瑰,当然了,沈书意除外。

    “我不甘心!”穆佳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双手用力的攥紧成了拳头,愤怒和不甘让她的脸直接狰狞的扭曲着,愤恨的看着眼前低着头的方宁,火不打一处来,直接上前,啪的一巴掌扇到了方宁的脸上。

    “没用的东西,是谁口口声声和我保证汪小甜根本没有发现被利用了,你给汪小甜的药就是巧克力豆?”怒声斥责着,穆佳原本妩媚的脸完全的扭曲着,眼睛里冒着怒火,“都是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害得我表姨在这么多导师面前丢脸,方宁,你说我该将你怎么办?”

    “穆姐,我知道错了,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方宁低着头,不停的求饶着,刘海遮挡之下的眼睛里何尝不是怒火,对沈书意的怒火对眼前穆佳的怒火,但是实力不够之下,方宁只能承受着。

    “知道错有什么用?你能挽回什么?”冷声笑着,穆佳再次一巴掌扇到了方宁的脸上,力度之大,方宁的脸瞬间就肿了起来,五指印清晰可见,“方宁,不要怪我不给你机会,戴振豪是我们目前唯一的机会,巾帼帮可是在一旁虎视眈眈着,这一次我们火玫瑰名誉受损都是因为你的关系,只要我们能拉拢了高年级的学长,那么巾帼帮的那些贱人就不敢对我们动手!”

    “穆姐,我……”猛然的抬起头,方宁红肿的脸上表情泫然欲泣着,有些惶恐的看着铁青着脸的穆佳,戴振豪可以说是整个外门女孩子眼中的恶魔,虽然他已经是高年级的学长,据说明年就可以进入内门,但是戴振豪却是一个阴狠至极的男人,而且喜欢玩弄女孩子,每一次都将人给折腾的体无完肤,甚至还喜欢用道具,最可怕的一次一个低年级的学妹被玩弄之后,整整一个月都不能下床。

    “怎么?你有意见?”穆佳不屑的看着还敢和自己讨价还价的方宁,冷冷的看着她,“你以为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是陪戴振豪一个人还是去陪整个中年级的男人,你自己选择。”

    方宁眼中含着泪水,认命的点了点头,有朝一日,自己一定会让穆佳和沈书意生不如死,让她们后悔这样对待自己!

    这边听到方宁的回答,穆佳这才舒缓了愤怒的表情,有了高年级的学长当靠山,而且明年戴振豪去了内门之后,这个靠山就更加牢固了,内门的女人可都不好惹,所以戴振豪想要找女人,只能通过自己,而火玫瑰里最不缺少的就是女人。

    “你们来做什么?”突然,门口传来了怒斥的声音,而拦住谭宸三人的正是穆佳身边的跟班,在外门被称为女汉子,和严铁男这个女疯子被称为外门最爷们的女人。

    严铁男长相就酷似男人,又疯狂的训练,所以被称为女疯子,而眼前这个女人则因为行为举止都酷似男人,而且因为暗恋的男人和其他女人走到了一起,所以对男人格外的愤恨,所以才被称为女汉子。

    “我们过来见见火玫瑰的老大穆佳。”不指望谭宸会主动开口,谭亦优雅的笑着,直接迈步向着院子走了过来,至于抬手阻挡自己的女汉子,谭亦眼中笑意微冷,手腕一动,举重若轻的一抬手,直接将攻击过来的女汉子给摔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到了围墙上。

    听到院子外的噪杂声,穆佳快速的开门冲了出来,方宁则是落在后面也跟了出来,看到谭宸和周梓幽时,穆佳脸色一沉,不过随后叫妩媚的笑了起来,“原来是周导师和谭学长,不知道三位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妩媚的风情,前凸后翘的傲人身材,穆佳笑容满面,暧昧的目光看向谭宸和周梓幽,至于谭亦,穆佳并不认识。

    “我们过来是告诉穆学妹,在外门,有些人是不能碰的,所以小意如果有什么事,被人找麻烦了,这个代价我想穆学妹是不愿意承受的。”笑着开口,声音清朗悦耳,谭亦姿态慵懒,这种尊贵的气质,完全不同于外门和内门这些只钻研武学的男人,尊贵的让任何女人都忍不住的放低姿态,唯恐亵渎了谭亦的尊贵。

    “学长说笑了,我和沈学妹虽然有点不愉快,但是以沈学妹的身手,我只怕还不够资格找她的麻烦。”穆佳笑着回答,虽然心里头一惊恨的如同有毒蛇在啃咬,但是脸上不显。

    跟在穆佳后面的方宁抬头呆呆的看着谭亦,她是岛上土生土长的女孩子,见的男人都是粗鲁的,而周梓幽这样英俊温和的男人极少,毕竟岛上是武力为主,所以男人都带着一种暴力和粗鲁,这是方宁第一次看到这么优雅的男人,不管是言谈举止,还是那种气息,都是如此的尊贵不凡。

    谭宸并没有开口,但是他冷酷的面瘫脸已经是最好的威胁,毕竟他是连穆导师都敢揍的男人,其他人如果真的对沈书意动手,谭宸绝对会从内门杀到外门来。

    “如此最好了。”笑着点了点头,穆佳这样的女人的确有些手段,但是对谭亦而言还太嫩了,根本不足为惧,而他之所以和谭宸过来,就是为了将话挑明了,毕竟如果这些蚂蚁多了,也是一个麻烦,所以谭宸和谭亦干脆将外门所有帮派势力都“拜访”了一遍,给沈书意解决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穆佳,你竟然这么孬?”嗤笑声从院门外响起,刘丰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冷眼仇恨的看着谭宸等人,“这里还是外门,轮不到你们来管,就算你们想管,但是不要忘记了,内门和外门可是有半天的路程,远水解不了近火,你们以为真的可以罩得住沈书意吗?”

    不得不说男人终究要血腥暴力一些,这一次外门中年级的学生丢了这么大的脸,刘丰他们的声望也是一落千丈,此刻,刘丰恨不能将沈书意给生撕了,听到穆佳这么软弱的退让,刘丰更加的不屑,别人怕,他刘丰可不怕!沈书意得罪的是外门所有中年级的学生,得罪的可是穆导师,一个学生和老师有了仇恨,沈书意真的以为可以只手遮天?

    “这位就是刘丰?”谭亦笑着回过头看向气势汹汹,来者不善的刘丰,优雅一笑,“据说刘学弟有个哥哥在内门,据说刘天宇还有些出色。”

    “知道又怎么样?”刘丰冷嗤着,倨傲的看着谭宸和谭亦,即使他们身手好,但是这里是外门,沈书意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只要抓不到自己的把柄,他们这些内门学生即使想要救援也是来不及的。

    “既然知道了,自然就要想办法来解决。”对于刘丰的狂妄,谭亦倒是一点都不在意,他见过很多狂妄的人,刘丰只是其中一个,“不知道如果我废了刘天宇,让他只能被内门开除,是不是可以解除后顾之忧?或者我可以让中医宗所有医师拒绝对刘学弟和你哥哥的服务,是不是可以让你稍微收敛一点呢?”

    周梓幽看着笑容优雅,可是话语却如此狠戾的谭亦,突然感觉比起面瘫脸,直来直往的谭宸,其实真正可怕的是眼前这个尊贵不凡的男人,这绝对是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见血的狠角色。

    方宁和穆佳也是愣住了,她们都是惧怕谭宸的,毕竟这个看人看起来太狠戾,而且对穆导师都敢下狠手,对于他们这些外门学生只怕更加凶残,但是谁曾想谭亦比起谭宸这个当哥哥的可是丝毫不逊色,对待敌人绝对是怎么狠怎么来。

    “你以为你是谁,有这么大的权利吗?”刘丰着实被吓到了,说出来的话也是气势不足,声音甚至带着几分颤抖,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不管是刘丰还是他哥刘天宇都是生不如死。

    “刘学弟可以勇敢的尝试一下,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能力。”薄唇微微的勾着浅淡的笑意,谭亦看向一旁的穆佳,“看来还是穆学妹更加聪明。”

    “走吧。”谭宸冷声开口,身影突然一动,瞬间,谭宸的身影快的如同瞬移一般,直接到了刘丰面前,大手冷酷的卡住了刘丰的脖子,冰冷的声音低沉,但是却冷的没有一点温度,“你最好记住我的话,小意不是你能动的人。”

    太快了!刘丰呆愣着,直到谭宸松开手和谭亦他们离开之后,刘丰这才回过神来,不敢相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他丝毫不怀疑谭宸会真的杀了自己!

    方宁和穆佳都沉默的看着远去的谭宸三人,突然之间对沈书意多了一种深深的嫉妒和恨意,为什么同样都是女人,可是沈书意却有这么多男人不惜一切的保护着,甚至亲自来他们这里放狠话威胁着自己!而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保护沈书意,让她可以再外门随心所欲的生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21》,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21章 解决后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21并对婚宠军妻221章 解决后患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