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章 凝念内息

    谭宸终究还是跟着大长老和周梓幽一起离开回了内门,毕竟谭宸还需要去内门组建新的绝杀,网罗一批可以信任的高手当同伴,至于岛上日后的形势,谭宸只是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预感。

    不过周梓幽倒是更加了解一些情况,而岛上的内门的一些学生同样也是了解,只是投靠某个势力,如果站错队了,日后说不定就会被抹杀,所以内门的人更加的谨慎小心,而谭宸和周梓幽想要组建新的绝杀也需要慢慢来。

    外门,月赛结束之后,整个外门的气氛都显得有些的诡异,低年级的学生卯足了劲在努力勤奋,一个一个都是精神饱满信心十足,而中年级的学生因为输掉了月赛,所以对低年级的学生格外的痛恨,两个年级之间的矛盾似乎一触即发,碰到面的时候,空气里都似乎弥漫着火药味。

    “你们不要太过分,明明是我先来重力室的!”重力室门口,低年级的学生愤怒的看着眼前两个中年级的学长,双手因为愤怒而攥紧成了拳头。

    “小子,不要以为你们胜利了一次,就一个一个目中无人,老子告诉你,在外门,谁的拳头硬谁就有权利,怎么,不服气是不是?好啊,我们去擂台打一场,老子输了,以后看见你,老子绕道走。”得意洋洋的开口,中年级的学生居高临下的看着还敢和自己争吵的低年级学生,态度极其的高傲和不屑,明摆着就是欺负人。

    在这一次的月赛之前,这样仗势欺人的事情太多太多,低年级的学生从来都只能忍气吞声,可是月赛的胜利,让低年级的学生无形之中多了一份骨气,所以此刻,明知道打不过,但是却还是据理力争着。

    这也是让中年级的学生看低年级的学生格外不顺眼的原因之一,以前对自己卑躬屈膝的这些垃圾废物,似乎在一夜之间都长了一身傲骨,就侥幸胜了一次,竟然敢和他们中年级的学长理论,简直是不知死活。

    一听到上擂台,低年级的学生怔了一下,可是他却知道自己和中年级学生之间的差距,即使愤恨不甘着,却也只能暂时的隐忍,低年级的学生深呼吸着,将这口恶气给压了下来,“重力室让给你们,请将我刚刚刷的十个积分还给我。”

    原来刚刚低年级的这个学生刷了十个积分,准备进入重力室训练,重力室是用高科技模仿外太空的环境进行改造的,重力有两倍四倍五倍十倍之分,在重力室训练,因为重力加重的关系,很多平常很流畅的招式动作,会因为重力的关系而显得堵滞生涩。

    但是适应重力阻碍之后,突破人体的迹象,再回到正常的环境,同样的攻击招式,却会有质的改变,动作会更加的流畅,力度速度也会提高好几倍,所以很多学生都会来重力室训练,寻求极限的突破。

    “小子,敢和我们要积分?你脑子没有进水吧?”中年级的学生哈哈大笑着,一手羞辱似的拍打着低年级学生的脸颊,耀武扬威的开口,“十个积分就当你奉送给我们的,快滚吧,否则不要怪我们动手修理你。”

    “你们!”低年级学生愤怒的看着明显就是欺辱自己的中年级学生,额上青筋暴凸而起,可是实力不如人之下,却也只能悲愤的退让,转过身就离开。

    “看什么看?都给老子滚一边去!”中年级的学生得意的开口,狂妄的向着四周同样来重力室的低年级学生叫嚣的赶人着,“一群垃圾,不要以为赢了一次就忘乎所以,真的惹了我们,让你们这些垃圾生不如死。”

    即使不甘心,即使愤怒,但是在外门就是靠武力说话,低年级的学生有些愤怒的转身离开,有些直接进了重力室训练,想要一雪前耻,那么只有让自己变强,变强了才有能力获取属于自己的尊严。

    角落里沈书意和陆纪年走了出来,陆纪年懒懒的笑着,“中年级和低年级之间的气氛越来越恶劣了,终究会爆发出来。”

    “是啊,等到爆发出来之后,我们再出来组建外门绝杀。”沈书意附和的点了点头,她能帮的了一次,帮不了两次,而现在成立绝杀并不是最好的时机,很多低年级的学生被这一次月赛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却没有明白在外门只能靠武力说话,而中年级的学生的确有狂傲的资本,他们的实力比起低年级的学生强太多了。

    所以沈书意必须等,等彼此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激化,到最后爆发的那一刻,而沈书意和陆纪年会在最后一刻成立绝杀,让低年级的学生明白他们想要堂堂正正在你外门立足,不仅仅需要团结,更需要让自己变强。

    “进哪一间?”陆纪年何尝不是老狐狸,笑着看向沈书意,虽然是询问,可是两个人却不约而同的向着刚刚五号重力室走了过去,既然低年级的学生被欺负了,他们同样是低年级的学生,怎么着也要欺负回去。

    五号重力室是四倍重力,一般低年级学生都会在一到四号重力室训练,四倍重力于他们而言太困难了一点,不过中年级学生最低也是后天四层的境界,所以完全可以承受四倍的重力,沈书意和陆纪年他们一般都是过去五倍重力室的。

    当推开门时通过走廊走进训练室时,四百多平米的训练室里,基本都是中年级的学生,只有少数几个低年级的学生,他们都是后天三层的巅峰境界,即将要进入中年级,所以才会来五倍重力室,只是此刻,四个低年级的学生却被中年级的学生给围了起来。

    “又来了几个垃圾……”一看陆纪年是生面孔,几个中年级的学生笑着,可是当看到沈书意转过身时,原本的笑容倏地一下都死死的僵硬在脸上了。

    沈书意虽然没有学习内功心法,但是身手却比得上后天武者巅峰的境界,绝对是外门第一人,即使是高年级的学生只怕也不是沈书意的对手,更不用说他们这些中年级学生,沈书意绝对能秒杀了他们。

    “沈学妹。”低年级被围困的四个学生眼中一喜,快速的推开眼前的人,向着沈书意和陆纪年走了过来,这一次的月赛,让沈书意的声望绝对到达了顶峰。

    “沈书意,这事和你没有关系,你不要管的太宽了。”为首的中年级学生曹鹰冷声的开口,虽然有些的忌惮沈书意,但是此刻五号重力室中年级的学生有三十多人,而低年级学生一共就六个,在人数上,曹鹰他们绝对占了上风。

    “如果我没有记错,外门的规矩里写明了严禁私下斗殴,情节严重者直接开除外门。”微微一笑,沈书意倒是丝毫不惧怕气势汹汹走过来的三十来个中年级的学生,她一直都在高年级训练用的五倍重力室,所以在四倍重力区,沈书意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重力压制。

    “当然,我们也没有准备私下斗殴,不过这四个人不长眼的惹到了我们,所以我们正和他们商量着去擂台上打一场。”曹鹰冷笑着,阴狠的目光看着沈书意六人,“沈书意,这里可不是山林,没有地形的优势,而且你们也只有六个人,识相的你就让开,否则不要怪我们以多欺少!”

    “沈学妹,算了,我们走吧。”低年级的学生压低了声音开口,在四倍重力室,他们境界还不够,所以不要说动手了,就是最基本的动作,都因为重力的关系被压制着,动作招式生涩的如同初学者,要是真的动起手来,低年级的学生绝对会吃大亏。

    这边一看低年级的学生要走了,曹鹰等人突然恶毒的笑了起来,“怎么?想要走了?可以,给我们磕头赔罪,以后看到我们绕路走,今天我们就看在沈书意的面子上,大人大量的放过你们。”

    “是啊,磕头赔罪!”

    “妈的,现在的低年级垃圾们,一个一个都以为自己多厉害,不过是月赛赢了一次,一个个的都鼻孔朝天了,不将他们好好的整顿一番,真以为我们中年级的学长比你们弱吗?”

    其他中年级的学生立刻叫嚣起来,这里可是四倍重力室,他们已经习惯了在这里训练,但是这些低年级的垃圾连正常行走都有些的吃力,要动手的话,只有被痛扁虐打的份,当然了,他们是有些忌惮沈书意,可是沈书意只有一个人,中年级这边可是三十多个人,只要抓住了这些低年级的垃圾当人质,他们倒要看看沈书意怎么给这些低年级的垃圾废物出头?更何况在四倍重力的压制之下,沈书意没有内息,实力大打折扣,所以他们也不怕,到时候说不定是谁输谁赢呢。

    “有种我们出去上擂台,一对一。”低年级的四个学生既然来了五号重力室,也都是后天三层巅峰的境界,虽然比不上中年级的学生,但是也弱不了多少,此刻看中年级的学生如此欺人,一个个也火了起来,大不了在擂台上被打一顿,但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中年级的学生要欺负他们也做好被打的准备。

    “你傻啊,我们为什么要和你们上擂台,要打就在这里打。”曹鹰嘲讽的笑了起来,愈加的认为沈书意等人怕了。

    真的要在擂台上,即使输,低年级的学生也不至于输到哪里去,可是在重力室,因为重力的压制,再加上曹鹰这边足足有三十多个人,根本就是压倒性的胜利。

    “可以吗?”陆纪年低声询问着沈书意,这里毕竟是五倍重力室,动作什么的都会有些影响,尤其是没有学习内功心法,沈书意比起其他人在重力室其实吃力多了。

    沈书意笑着耸了耸肩,回给陆纪年一个狡黠的眼神,“试试看就知道了。”

    不得不说即使有了人数上的巨大悬殊,但是沈书意的确够生猛,刺激着四个低年级的学生也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

    四倍重力的压制作用下,每一次出拳或者出腿,沈书意都能感觉一种无形的力量压制着,让原本顺畅的动作变得生涩缓慢,似乎是如同在粘稠的液体里打斗一样,处处不顺,不过因为之前都是在五倍重力之下训练的,所以这种压力沈书意依旧能抗拒,但是总有种很是憋屈的压抑感觉。

    可是当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沈书意突然发现原本毫无动静的经脉之中,有股温热的感觉,那种被重力压制的身体,却渐渐的开始灵活了不少。

    错愕着,沈书意几乎有点不敢相信,在谭宸离开外门之后,沈书意在蔡导师的监督之下,终于开始第一次尝试着凝聚经脉中的内息,但是让沈书意无语的是,她不管如何的运气,经脉之中根本就感觉不到内息的存在。

    所以既不存在内息会将已经受损的经脉崩毁,也不存在凝聚出内息,沈书意只感觉自己不管如何的运气凝息,但是内息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沈书意在无奈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至少她学习内功心法不会将经脉崩毁。

    但是此刻,在四倍重力的压制之下打斗,沈书意其实是有些吃力的,毕竟其他人都有内息,有了内功心法的支持,其他人每一次出手,比沈书意省力多了,但是沈书意完全是依靠着肉体在抵抗四倍重力。

    就是这种感觉!手臂似乎轻松了许多,沈书意猛然之间的一拳狠狠的将眼前的曹鹰砰的一声打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连同他身后的一个中年级的学生也一起给摔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震惊了,在四倍重力压制之下,竟然还能爆发出这么强悍的力度,这还是人吗?可是唯独沈书意是喜上眉梢,终于,她终于感觉到了经脉之中流淌的那种温润的感觉,而似乎身体里蕴藏着无尽的力量,只要她愿意,随时都能爆发出来。

    如果说最开始中年级的三十来个学生是占据着完全的优势,可是此刻,所有人表情都狠狠的扭曲着,只见沈书意如同魔兽化了一般,力量和速度都提升到惊人的地步,每一次出手,中年级的学生都没有招架之力的被打飞了出去,然后失去了战斗力。

    一个两个三个……十个……二十个……终于,所有中年级的学生都如同见到了魔鬼一般,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反抗,跌跌撞撞的,惊恐不已的向着重力室外冲了出去。

    “沈学妹,你?”低年级的四个学生同样也是惊呆了,若是在外面,沈书意展现出这样的力度和速度,他们丝毫不会感觉到震惊,毕竟沈书意是后天武者巅峰的境界,但是在四倍重力室,却有这样的力度和速度,这是多么的骇人听闻!

    “小意,你好好的怎么兽化了?”陆纪年也是嘴角直抽搐,他已经习惯了谭宸的面瘫和变态,但是突然看着沈书意如同被附身了一般,身手强悍到变态的地步,饶是陆纪年一贯镇静,这会也有些的难以接受。

    沈书意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陆纪年,随后盘膝坐了下来,默默的温习着内功心法的口诀,静心凝息,想要再次体验内息在经脉里流转的感觉。

    可是当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之后,沈书意无语的睁开眼,经脉之中又是静悄悄的一片,之前的内息如同顽皮的小孩子一般,这会又不知道蛰伏到了身体的什么地方,沈书意再次出拳,只感觉到四倍重力的压制作用,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顺畅。

    “怎么了?”陆纪年也紧张的瞅着沈书意,之前看沈书意打斗时动作那么流畅,然后又看到沈书意盘膝坐了下来,陆纪年立刻就想到了一种可能,就是沈书意已经凝念出了内息。

    要知道沈书意因为经脉受损,想要凝念内息是多么危险的事情,为此,谭宸也是极度的反对,可是最后还是因为太在乎沈书意而妥协了。

    “没什么。”倒不是丧气,沈书意只是有些的无奈,她有种感觉,自己的经脉里绝对已经凝念出了内息,可是这内息貌似根本不听从沈书意的指挥,只在刚刚打斗的时候昙花一现的冒了出来,这会竟然又无声无息的找不到了。

    “刚刚是不是凝念出了内息?”陆纪年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直接拉过沈书意的手腕,指尖搭到了她的脉上,一旦凝念出了内息,脉搏的跳动会格外的有力,明显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隐匿在经脉之中。

    可是陆纪年仔细的探查了半晌之后,干巴巴的对着沈书意笑了起来,“我以为你刚刚凝念了内息。”

    “刚刚的确是,可是现在又找不到了。”沈书意同样是回给陆纪年一个干巴巴的笑容,任谁知道这种情况都会很无语,这也太坑爹了!

    “你这是什么状况?”听到沈书意的话,陆纪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厚道的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这内息竟然还闹脾气吗?想出来的时候就出来,不想出来的时候就躲起来?这也太逗了。

    沈书意何尝不是很无语,可是刚刚半个多小时,任凭她如何的努力,但是丝毫就察觉到不到内息的存在,沈书意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要不我们打一场?”

    “行,那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吧。”陆纪年点头答应下来,这里毕竟是四倍重力室,陆纪年如今外功已经是后天武者巅峰的境界,只是才接触内功,所以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他的进步也是神速,内功也到了两层巅峰的状态,虽然凝念出来的内息还不够强大,不过已经可以灌满两个手臂,而且比起其他内功两层的学生,陆纪年在对内息的掌控上更为的精准,内息也比其他人更为的厚实。

    在四倍重力室,没有内息的支撑,沈书意完全就是靠肉体来打斗,而陆纪年则是可以将内息运转到身体的各个部位,基本上他目前都是将内息流转在双臂,打斗的重心也是双臂,若是以后内息继续扩大,到四层的时候,不单单是双臂,双腿也会有内息的支撑,而到了内功六层,全身各处的筋脉都会有强大的内息。

    而内功七层,对内息的掌控到达巅峰状态,如果和外功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就可以一举突破后天到达先天境界。

    “差不多了。”陆纪年率先开口,和沈书意动手,想要取胜的确很艰难,即使有了内息的支撑,不过能打到现在,陆纪年也差不多要到极限了。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沈书意停下激烈的打斗,抹去额头上的汗液,气息有些的不稳,陆纪年毕竟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再加上有了内功两层的支撑,沈书意在四倍重力室里完全不是陆纪年的对手,出手的速度准度和力度都落后了很多,被四倍重力压制着,完全失去了胜算。

    “小意,习惯就好啊。”陆纪年原本是想要安慰着,可是一想到沈书意这内息竟然会躲藏不出来,陆纪年终究没有忍住,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一副欠揍的模样,“这也太搞笑了一点。”

    “滚。”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陆纪年,沈书意迈步向着重力室外走了过去,十个积分,也就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会时间差不多到了,四倍重力,可以锤炼人的肉体,但是如果超过身体的承受,也会给五脏六腑带来不少的压迫和伤害,尤其是沈书意这样没有内息的人,这会差不多到达极限了,沈书意也就直接离开了。

    常常的走廊是一个缓冲区域,一号走廊进入重力室,重力是慢慢的加重,而二号走廊是出来的通道,中理会慢慢的减弱,所以当沈书意走出来时,整个人感觉猛然的轻松下来,似乎身上背负了上百斤的重物突然消失了一般,全身上下都有种说不出来的畅快。

    “我先回去了。”和陆纪年打了一场,一身的汗,沈书意和陆纪年道别一声,慢悠悠的向着宿舍的方向走了过去。

    院子里很安静,沈书意推开院子门走了进来,一旁的方宁看到沈书意,怔了一下,眼中快速的滑过一丝阴狠的神色,随后向着自己的屋子走了过去,不过那动作却显得有些的吃力。

    方宁这是?沈书意毕竟是过来人,方宁这明显气血不足的脸色,还有那不自然的走路姿势,都让沈书意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四个字:纵欲过度。可是方宁的脸上不见一点的春色,原本也就十六七岁的年轻脸庞却显得极其的阴郁,让沈书意明白方宁绝对不是自愿的。

    外门的水还真的有些深,沈书意走回自己的屋子,倒有种当年独居在沈家小楼的感觉,可是短短一年的时间,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沈书意不由的想到谭宸,心也跟着一软,暖暖的幸福和思念溢满了心头。

    洗了个澡,沈书意将湿漉漉的头发擦干,随后再次盘膝静坐在床上,凝神静气,默念着《元气经》的口诀,开始凝念内息,但是如同之前几天的努力一般,一切都是静悄悄的,不管沈书意如何的努力,筋脉之中根本察觉不到任何的内息。

    这也太诡异了吧!沈书意表情狠狠的纠结着,若不是今天在四倍重力室感觉到了筋脉里流淌的内息,热切出手的速度和力度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沈书意一直以为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凝聚内息的,但是为什么之前内息会出现,而现在不管如何努力,却一点都察觉不到?

    “小意姐,该出去吃饭了。”门外,黑丫拍着门喊了起来,他们这群小孩子和沈书意这些成人的课程是分开的,外门的孩子学习的时间非常的紧凑,不单单有文化课的学习,内功心法和外功招式一样都不少,可以说这些孩子才是外门真正的根基所在,也是着重培养的,毕竟这些孩子都是资质极好,二十年之后,基本都是可以跨入先天的。

    “来了。”沈书意叹息一声,不得不承认自己即使凝念出了内息,但是想用的时候也没有办法。

    屋子外天色已经有些暗沉了,四周的路灯都亮了起来,毕竟是深秋时节了,六点钟不到的时间,天就黑了下来,不过外门都是武者,倒也没有多少人会胃寒,所以吃饭的时间里,看起来还是很热闹,人来人往的。

    沈书意不由的想起以前大学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一大群人直奔食堂而去,“黑丫,学的怎么样?”

    “累死了,导师天天让我们蹲马步!还要打拳,文化课作业也多,我原本以为到了这里会轻松,谁知道比以前在外面更累更辛苦。”黑丫人小鬼大的抱怨着。

    她原本在外面是个小偷,虽然钱都被老贼头给拿走了,不过因为不需要学什么东西,倒也过的自在,谁知道到了岛上,外门根本就是军事化的管理,黑丫还算早熟懂事,所以虽然抱怨,倒也承受下来了,可是其他孩子一个一个都累的够呛,有的都想回去了,只可惜进了岛,想要回去,那是比登天还要难。

    “以后就好了,都是这样过来的。”沈书意笑着摸了摸黑丫的头,当初她在龙组何尝不是如此,那种训练真的是用命在拼,只有通过了基本训练,才会被龙组重点培养,七八个导师就教导沈书意一个人,那种压力也真的让沈书意累的够呛,不过她的性格就是看起来柔软,但是骨子里比谁都倔强,所以才会挺了下来,成了龙组最优秀到一员,可是也是因为超负荷的训练,让沈书意的经脉受损。

    “这边,这边。”小胖正坐在角落的桌子边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看到沈书意和黑丫打了饭,立刻站起身来招手着,“小意,低年级的学生都有任务,你们准备过去吗?”

    “我们也不缺积分。”陆纪年倒也知道,整个岛上的消费都是积分制的,外门的学生每个月都有三百的积分,但是用起来也快,想要赚积分最普通的办法就是做外门的任务,这也算是一种历练,毕竟完全靠闭门造车的自学,缺少实际的经验和能力也是不行的。

    “我也不打算出去。”沈书意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内息的凝念,谭亦也松了不少温养筋脉的药物给沈书意调理身体,她也没有时间出去,而且沈书意和陆纪年丝毫不缺实际经验,也不缺积分。

    “哎,我也不想去,可是我舅说我经验不足,以后想要在外门当个管事的能力不够。”小胖子有点的失望,他原本以为可以和陆纪年沈书意一起出去,但是他们都不准备,小胖子只好重新找人,“咦,那不是戴挣豪吗?”

    随着小胖诧异的话,沈书意和陆纪年包括一旁低头猛吃的黑丫都抬头向着门口看了过去,原本有些噪杂的食堂在戴振豪这个高年级的学长出现瞬间就安静下来了,毕竟高年级的学生基本都是闭关着,很少出来走动,也有专门的小食堂,他们都在为跨入先天而准备着,高年级的学长突然出现在食堂里,的确让人震惊,更何况此刻戴振豪还亲密的揽着方宁的腰,若无其事的走了进来。

    “这个戴振豪可不是什么好鸟。”小胖子刚一开口,沈书意警告的目光就看了过来,让小胖尴尬一笑,他都忘记这里还坐着黑丫这孩子了,嘿嘿两声笑,“戴振豪风评不好,不过身手可是一等一的高手,据说三年前就是后天武者巅峰的状态,内功心法也是七层了,外功也是七层了,听我舅说明年戴振豪应该就能一举突破后天迈入先天,不过他依仗着自己的身手,可没有少糟蹋外门的姑娘家。”

    揽着方宁,戴振豪这边刚坐了下来,一旁的人倏地一下都端着托盘撤的干干净净,将位置给空了出来,高年级的学长那是完全不能得罪的,那身手可不是他们能对抗的,直接就是秒杀。

    “听说今年的低年级很嚣张。”戴振豪看起来大约二十四五岁,人高马大,肤色偏黑,一双鹰眼看起来有些的阴沉,带着上位者的狂傲气息,淫邪的目光扫了一眼食堂,不由自主的落到了沈书意的身上,比起外门其他女孩子,沈书意的脸绝对要精致漂亮很多,五官柔和,肤色白嫩,看起来有种静美的气质。

    “戴学长,那个就是沈书意!”方宁陪着笑脸,心里头满是复杂之色,她一方面是高兴沈书意被戴振豪这个色胚混蛋看上了,另一方面呢却又嫉妒沈书意在众多女人之中是最为出色的,即使方宁比沈书意更为年轻,可是对比之下,方宁却没有沈书意身上的那种雅致的韵味。

    “看不出来竟然还有这样的身手。”戴振豪松开揽着方宁的手臂站起身来向着沈书意走了过去,鹰眼中快速的滑过一丝惊艳之色,这样的女人看起来格外的养眼,乍一看并不出色,但是仔细一品味,自然就会发现沈书意那种内在的气质,而这种内在的美丽不是依靠外貌,而是自小养成的优雅气质。

    “女人果真是祸水啊。”陆纪年懒洋洋的笑着,看来中年级的学生是有些忌惮小意的身手,但是这些高年级的学生貌似根本不在乎外面的传言。

    沈书意低头继续吃着饭,顺手给黑丫夹着菜,至于戴振豪,沈书意直接无视着,而这种无视,让戴振豪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激起了一股跃跃欲试的邪念来,在外门,戴振豪玩过的女孩子很多,很多都是不愿意,但是最后还不都是屈服了,求着自己上,在外门靠的就是武力来说话,而女人在这样的世界里永远都是弱者,只能依附男人。

    “听说沈学妹和中年级不少人都有矛盾,放心,这点面子我还是有的,找个时间,我会帮沈学妹化解的,以后在外门,绝对没有人敢对沈学妹动手。”站定在了桌子边,近距离之下,戴振豪发现沈书意的肤色极白,水嫩嫩的,似乎一掐都能掐出水花来。

    比起年轻的方宁,沈书意肤色竟然更好更水润,这让戴振豪不由的心生邪念,不知道将她的衣服脱了下来,全身的肌肤是不是也这样白嫩,到时候留下一个一个的吻痕,那将会多么的勾人媚惑。

    这种毫不遮掩的淫邪目光,让沈书意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在外面,即使有不少衣冠禽兽,但是有法律的制衡,很多人倒也不敢这么放肆,但是在岛上,完全依靠武力来说话,所以戴振豪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忌惮,所以才会如此光明正大的无耻着。

    “噢。”桌子下的脚被沈书意狠狠的踩了一下,陆纪年吃痛的嗷了一声,想要看热闹是不成了,这种低级的色狼,沈书意懒得理会,陆纪年只能出面处理,“这位学长,抱歉,小意已经是名花有主了,所以学长你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吧,谢谢。”

    一刹那,整个食堂都静了下来,沈书意并不给人嚣张的感觉,毕竟她总是面带微笑,只有犯到沈书意面前了,她才会展露狠戾果决的一面,而陆纪年一直都是慵懒的样子,没个正经,可是陆纪年这话一出口,那真的是十足的嚣张,着实让所有人都震住了。

    “很好,你很好。”戴振豪的脸倏地一下黑了下来,眼神狰狞着,冷冷的目光看死人一般看向陆纪年,“我在外门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让我戴振豪滚,都说今年的低年级学生嚣张,如今我算是真的见识到了。”

    “既然学长见识到了,那就请滚吧,不要打扰我们吃饭。”陆纪年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他可不怕得罪高年级的学长,谭宸连穆导师都敢揍,戴振豪算什么东西,还没有进入先天呢,他要是真的敢继续调戏小意,陆纪年用自己的脑袋瓜子保证,戴振豪一定会死的很惨很惨,所以陆纪年此刻是真的是在救人,他让戴振豪滚,那绝对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可惜陆纪年怎么看戴振豪似乎都不想要领情。

    “不如我们去打一场,让我学习学习到底要怎么滚?”戴振豪阴冷着表情,眼神恶毒,已经动了火气,他没有想到陆纪年竟然如此嚣张,敢让自己滚,那么他不介意亲自动手让眼前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男人成为一个废人。

    “抱歉,我正在吃饭,而且我是爱好和平的人士,对于打打杀杀没有兴趣。”陆纪年龇牙一笑,晃了晃手里头的筷子,他是真的没有兴趣在吃饭的时候动手,这绝对会消化不良的。

    四周的人,尤其是在场的中年级学生都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陆纪年,这让沈书意也诧异了一下,不解的看向表情不对劲的小胖子,“怎么回事?”

    “那个高年级的学长如果提出挑战,中年级和低年级的人是没有资格拒绝的。”小胖子吞了吞口水,同情的看向陆纪年,他也太嚣张了一点,难道不知道这种由高年级学长提出的挑战是不能拒绝的,这也是高年级学生的权力,谁让他们都即将迈入先天境界,这就是直白的偏袒,谁不服气,可以啊,你也成功的进入高年级,那么你也有这种特权。

    陆纪年傻眼了,沈书意不厚道的一笑,他们都是今年的新生,所以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条规定,而戴振豪眼中杀机更甚了几分,他已经可以确定陆纪年之所以这么嚣张,敢让自己滚,完全是以为他可以拒绝自己的挑战,却丝毫不知道高年级的学生是有特权存在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22》,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22章 凝念内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22并对婚宠军妻222章 凝念内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