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章 明着要挟

    “今年低年级的新生果真够狂妄。”冷笑着,戴振豪阴沉的目光看死一人一般盯着陆纪年,阴鹜的表情中带着讥讽的不屑,“不过从外面进入岛上的垃圾,短短一个多月,你的内功心法学到几层了?也敢在这里和我大呼小叫的!”

    说到最后,戴振豪的嗓音里已经夹带着内息,浑厚的声音如同黄钟大鼓一般直接震慑人的心扉,足可以显示戴振豪浑厚的内息。

    “戴学长不愧是高年级的学长,内功心法早已经炉火纯青。”一旁,中年级的学生立刻拍着马pi,眼中是掩饰不了的羡慕,当然那一丝嫉妒则被完美的隐藏了。

    “那当然了,听说戴学长明年就可以进入先天了,哪里是这些低年级的垃圾可以比拟的,敢和戴学长叫板,不自量力,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看着吧,敢忤逆戴学长,就算今天真的废了这些个低年级的垃圾,黑风卫队的人也不会说一个不字,谁会为了这些垃圾得罪大好前途的戴学长呢?”

    嘲讽声议论声不由的在四周响起,当然,其中中年级的学生自然都是得意洋洋的表情,之前的月赛,中年级输的太丢人,但是沈书意的身手太好,绝对称得上是外门第一,所以他们也不敢找沈书意报复回来,如今好不容易可以看到高年级的学长出来镇压,一个一个都痛快的恨不能等陆纪年被揍趴下的时候,再上去补上几脚。

    “小爷我一贯是狂妄,收拾你这样的垃圾,说实话,内功心法两层就足够了。”陆纪年懒洋洋的笑着,目光扫了一眼四周,越过看好戏的中年级学生,落在不少低年级的学生身上,“各位,你们认为我是不是会胜?走过路过的给点掌声如何啊?”

    清朗的声音响起,陆纪年期待的看向众多低年级的学生,不得不说月赛的时候,陆纪年和沈书意的确给他们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痛扁了中年级的学长学姐们,但是很多时候都是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困难!

    “我今天也想要看看谁会给你一个垃圾鼓掌助威,划出道来吧,如果不怕死的,尽可以去这些垃圾身边,我绝对不阻拦!”阴森森的声音响起,戴振豪双手环着胸口,得意洋洋的看着低年级的学生,“站到我这边的,我可以给你们保证,以后中年级的学弟学妹们绝对不会找你们麻烦,你们在外门这些年,可以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谁也没有想到原本只是戴振豪和陆纪年之间的矛盾,可是瞬间就变成了这样,戴振豪这话一出,就等于是让在场所有的学生选择站队。

    如果是选择了戴振豪,那么就等于背叛了沈书意和陆纪年,不过好处就是以后不用担心被中年级的学生给欺负了,毕竟戴振豪的话已经放出来了,在外门这种靠武力说话的地方,戴振豪绝对是一言九鼎,而如果选择沈书意和陆纪年的话,那么就等于和中年级和高年级的学长们同时为敌,他们若是有沈书意的身手,真的是敌人也就算了,可是他们很多都是后天两三层的境界,他们敢吗?

    一瞬间,整个食堂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气氛显得极其的诡异,几个中年级的学生直接吆喝着,“戴学长,我们绝对是拥护你的。”

    “就是,脑子坏了才会和高年级的学长作对为敌!”中年级的学生一个一个都得意洋洋的看向沈书意和陆纪年,态度极为的挑衅,当然,也都站到了戴振豪的身后。

    而方宁如今可以说是戴振豪的禁脔,在所有低年级学生都沉默不语的时候,方宁愤恨的看了一眼沈书意,随后扭捏着纤细的腰身,慢慢的走到了戴振豪的身后,随后巧笑嫣然的开口,“各位,这是明摆的事情,你们真的要和外门所有的中年级和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们为敌吗?”

    是啊,在外门低年级的学生原本就是垫底的,这么多年来,每一次的月赛,都是以低年级完败而收场,这一次是因为沈书意才有了反败为胜的机会,创造了外门的一个奇迹,可是他们敢和中年级和高年级的学生们都为敌吗?

    慢慢的,看着笑容得意的方宁,看着一个一个耀武扬威的中年级学生,低年级的人明白这些中年级的学生恨不能他们都站到戴振豪的对面,这样不单单中年级的学生可以凌辱他们,还有高年级的学生也会痛恨他们。

    在外门,武力至上,高年级的学生钻研武道,基本上从不过问外门的事情,也不会理会外门这些帮派小势力团伙,因为他们明白只有武力值高了,那才是真正的强者,但是高年级学长的威严不容亵渎,不管戴振豪有理还是无理,他依旧代表着高年级,沈书意和中年级的学生怎么闹,他们不会管,也懒得管,甚至之前沈书意在擂台赛上胜了女疯子严铁男,他们也不会管。

    毕竟沈书意是一个特例,而且能战胜严铁男,就绝对有可能战胜他们,没有人会傻了吧唧的去和沈书意死磕,即使有矛盾,那也要等自己进入先天之后,进入了内门,到时候碾死沈书意就更弄死只蚂蚁一样容易,但是现在绝对不行。

    可是不计较沈书意的一切,不代表他们会不计较其他低年级的学生,他们既然敢冒犯高年级的威严,那么只有死路一条。

    “叛徒!”黑丫愤怒的开口,绷着小脸,不满的看着几个起身站到戴振豪身边的低年级学生,“你们这些没种的叛徒!”

    “好了,黑丫,不许说脏话!”沈书意哭笑不得的看着怒的脸都青了的黑丫,抬手拍了拍她的头,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口无遮拦,活脱脱一个小流氓。

    “小意姐,他们!”黑丫气呼呼着,愤怒的目光盯着众人,随后看向那些才入外门的小孩子,一手叉着腰,摆出了大姐大的凶样,“你们都愣着干什么,都给我站到小意姐这里来!”

    不得不说比起大人,小孩子的心思更单纯一些,更何况黑丫是他们的大姐大,而且沈书意的身手这些小孩子是知道的,所以对沈书意有着绝对的崇拜,而陆纪年这个没个正经的大哥哥,则是这些孩子的死党好友,会跟着他们一起胡闹,所以黑丫这么一吼,所有孩子倒是非常讲义气的站到了沈书意这边,一个一个都同仇敌忾的瞪着那些背叛的低年级学生。

    “小意,看来我们想得倒挺好,可是架不住有些人没有骨气啊。”懒洋洋的笑着,陆纪年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可是那凤眸之中却闪过锐利的寒芒。

    陆纪年原本就是龙组的头目,龙组中人素来都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狠角色,身为随扈,说白了那就是盾牌,是用来挡枪子的,用自己的命来换最上面那一位的安全,所以龙组的人没有怕死的,可是此刻,看着这些在戴振豪强势之下选择屈服的低年级学生,陆纪年其实挺失望的。

    “习惯就好,人性一贯如此,不可强求。”沈书意倒是看得开,也没有什么生气,毕竟形势摆在了这里,高年级的学生太强势,让低年级的这些学生来选择,他们势必会选择强者一面,趋吉避凶这是人的本性,而日后如果真的成立了外门绝杀,这些人绝对不能进入绝杀的。

    “你倒是看得开。”陆纪年笑睨着沈书意,摇摇头,“你这丫头有时候就是看的太开太透彻,所以才会给人一种薄情冷酷的感觉。”其实真的交心了,才会明白沈书意看起来难以相处,过于冷静理智,其实才是真正可以为了朋友兄弟两肋插刀的人。

    虽然有些低年级的学生背叛了,趋于压力选择了站到戴振豪这一边,不过汪小甜这看起来性子有些怯弱的女孩子,倒是很干脆的站到了沈书意这里,看起来还是怯弱不安的模样,不过却坚定的和沈书意站到同一条战线上。

    而之前那个同样是三十六组,独行侠一般的史浩并没有选择站到哪一边,只是漠然着一张脸,继续低头吃饭,让沈书意和陆纪年都不得不佩服这人还真是有性格,而有了史浩这个例子,有些低年级学生也都低着头,没有选择投靠哪一边,至少比起那些背叛者要强多了。

    而也些低年级的学生撑着一身傲骨选择了陆纪年这边,或许是以前都被中年级的学生欺辱打压,如今在月赛上好不容易出了一口恶气,所以他们也不愿意再屈服了,倒是宁可背水一战和沈书意站到一起,也或许是沈书意的身手给了他们信心。

    “小心一点。”低声的叮嘱了一句,沈书意看向太阳穴鼓鼓的戴振豪,身为高年级的学长的确有狂傲的资本,只可惜这些人太过于狂妄了,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戴学长,那么我们就切磋切磋,如何?”陆纪年懒洋洋的开口,活动了一下手腕,虽然他的内功心法只有两层,仅限于将内息活动在双臂之中,但是沈书意能在没有内功心法的支撑之下直接秒杀严疯子,陆纪年这个龙组头头怎么可能会身手差呢?

    戴振豪倒是看都没有看沈书意一眼,反而是向着沈书意走了过来,目光里透着淫邪之色,狂傲的开口,“当我的女人,以后在外门我罩着你。”

    “这个就不用了,方宁比我年轻漂亮。”沈书意错愕一愣,随后笑着拒绝,她倒是没有想到戴振豪竟然一点都不将谭宸放在眼里,难道他之前一直在闭关,所以根本不知道谭宸能穆导师都给揍了。

    “小子,你强,你丫的太强了,今天我都打算认输了。”陆纪年哈哈大笑起来,对着戴振豪竖起了大拇指,妈的,敢挖面瘫的墙角,戴振豪还真是精虫上脑!果真是不怕死啊。

    一旁被无视的方宁脸狠狠的扭曲着,同样是女人,她根本不愿意屈就戴振豪这个有些变态的强者,但是被穆佳压迫着,方宁只能屈服,可是女人就是如此,虽然之前她恨不能让沈书意代替自己遭受这些凌辱,可是当戴振豪嫌弃自己而看上沈书意的时候,方宁竟然会嫉妒会愤怒,

    “你敢拒绝我?”脸倏地一沉,在女人面前,戴振豪还从没有失手过,此刻看着拒绝自己的沈书意,还是这么平平静静的模样,丝毫不臣服在自己的威严之下,戴振豪脸直接垮了下来,杀机四溢,“你以为这个小白脸能胜的了我?好,我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等我三分钟之内胜利之后,我再让你选择!”

    而这一次,戴振豪转过身来,阴冷的目光凶残的看着陆纪年,不同于寻常的切磋打斗,此刻,戴振豪这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不单单要和陆纪年打上一场,只怕还要废了陆纪年,不死也要让陆纪年脱层皮。

    食堂很大,外门规矩森严,但是那是对中年级和低年级而言的,高年级的学生绝对有着特权,即使是导师那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此刻,食堂中间的桌子和椅子快速的被搬到了一旁,空出一大块的地方。

    陆纪年和戴振豪瞬间就斗到了一起,没有动用全部的力量,陆纪年正适应着内息流淌在双臂筋脉中的感觉,一点一点的适应着,磨练着,让自己更加的招式和内息更为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所以一时之间,两个人倒是看不出谁胜谁输。

    “沈书意,你承认你很漂亮,你也很聪明,甚至很有能力,可惜你该明白什么叫做枪打出头鸟,你太锋芒碧绿了。”方宁冷笑的开口,目光恶毒的叮嘱沈书意波浪不惊的脸,这个女人太让人嫉妒了,不过,方宁相信沈书意的好日子已经快要到头了。

    “噢,怎么说?”挑着眉梢,沈书意看向得意洋洋的方宁,其实在绝对的势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无用功,而且在外门,沈书意倒不担心什么,岛上真正的势力其实是在内门,所以就让谭宸去烦吧,沈书意的脸皮其实也挺厚的,真的捅破天了,出事了,反正还有谭宸顶着呢。

    “如果陆纪年胜了,你们以为高年级的学生会善罢甘休吗?任由你们这些低年级的垃圾打他们高年级的脸?”方宁笑着开口,看着打斗中的陆纪年和戴振豪,“如果戴振豪赢了,那么你和陆纪年就会名声扫地,没有低年级的垃圾会依附你们,只有两个人,当然,还有这群小鬼,不过沈书意你以为你在外门还能混的下去吗?”

    所以陆纪年不管是胜利还是失败,其实沈书意都面临着两难的境地,赢了,成为所有高年级学生的死对头,输了,那么低年级的学生只怕也会纷纷背叛,投靠中年级,所以不管怎么看,沈书意的局面都是挺危险的。

    淡然一笑,沈书意倒是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陆纪年的一举一动,不得不说陆纪年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没个正经模样,但是悟性却是顶尖的,他一直在用双臂和戴振豪打斗,而他的动作越来越熟练,看得出对内息的掌控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不想很多低年级的新人,都有些不适应突然因为内息而突然改变的力度和速度。

    不过自己的内息?沈书意想到这里,难得纠结了小脸,她应该已经凝念出了内息,但是貌似就之前在重力室的时候感觉到了,之后不管沈书意如何努力,身体里的内息都是无声无息的,让沈书意都很想骂一句太坑爹了。

    戴振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此刻已经察觉到了,陆纪年根本没有用全力,而是拿自己当练手呢,毕竟十多分钟过去了,陆纪年只是用手臂,双腿根本没有任何的攻击,再联想到陆纪年说他的内功心法只有两层,戴振豪再傻都知道陆纪年的实力比自己强。

    越大越感觉到一种浑然天成的畅快淋漓,陆纪年懒懒的笑着,和戴振豪那阴沉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得不说有了内息的支持,那绝对是发生了质的改变。

    “沈书意,这就是你教唆的吗?不将外门弄的天翻地覆你是不是不甘心那?”怒斥的声音尖锐的响起,穆导师快步的走了过来,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穆导师自然看出来戴振豪已经处于劣势,只是陆纪年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不想立刻取胜,所以才在这里磨叽着。

    无妄之灾!沈书意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反正已经和穆导师撕破脸了,沈书意也懒得说什么,估计今天就算是岛上地震了,穆导师都能将这个罪名安插到自己头上。

    “哼!”冷哼一声,穆导师身影一动,迅速的介入到了打头之中,不过嘴上倒是说的冠冕堂皇,“外门严禁打斗,你们不知道规矩吗?”

    怒斥的同时,穆导师却对陆纪年不动声色的下着狠手,让原本打算收手保住脸面的戴振豪微微一愣之后,随即眼中杀机暴露,疯狂的向着陆纪年攻击着,他自然看出来穆导师这是在帮偏架,根本是要致陆纪年于死地。

    “哇,穆导师,这可不是我要打的,我只是自卫,戴学长发起的挑战。”眼中精光一闪,陆纪年大呼冤枉,陡然之间爆发出了八成的力量,避开穆导师凶残的攻击,如同泥鳅一般,话来一下,借着最后一记飞踢,反作用力之下,身影迅速的后退了三四米,直接跳出了战斗圈子外面。

    逃的还真是快!穆导师脸色更加的阴沉,她没有想到自己出手了,竟然还是让陆纪年给逃走了!不由愤怒的看向笑的慵懒的陆纪年,果真和沈书意是一路货色,奸猾无比。

    唯一松了一口气的是戴振豪,如果没有穆导师的出手,今天戴振豪就要丢脸了,不过此刻,逃过一劫,戴振豪却已然是怒火狂烧,这些低年级的垃圾,竟然敢挑衅他高年级的尊严,一个一个都该死!该杀!

    “沈书意,陆纪年,你们不知道外门的规矩吗?竟然敢私下斗殴,很好,很好!”穆虹阴冷着声音开口,恨不能立刻将沈书意和陆纪年给打死。

    “穆导师,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这事我只是正当防卫,还有,即使是我和戴学长犯错了,那也和小意没有关系,穆导师你不用伤及无辜。”嘿嘿的笑着,陆纪年还是一副慵懒懒的样子,就这幅阴狠小人的模样,难怪周大哥看不上了,这个老女人不但心眼小,而且还是睚眦必报的恶毒性子,是个男人都看不上。

    “闭嘴,我没有眼睛,我不会看吗?”穆导师怒声斥责着陆纪年,转而看向一旁的戴振豪,“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了之前穆导师的帮偏架,戴振豪可不是傻,立刻走上前来高声开口,“导师,是陆纪年故意挑衅,先动的手,我只是正当防卫,而且为了不伤及到低年级的学生,我只用了五分的力量,否则早就将人给打趴下了。这些学弟们都可以证明我说的话。”

    戴振豪说完之后,挑衅的看了一眼陆纪年,随后将威胁的目光冷酷的看向四周的人,他倒是没有将沈书意拖下水,毕竟在戴振豪看来,只要陆纪年被废了,沈书意没了靠山,还不是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其他中年级的学生立刻高声附和着戴振豪的话,颠倒是非黑白,而低年级的学生有些之前就选择了中立,此刻必然还是选择了沉默,而在沈书意这边的低年级学生一个一个都气的浑身直发抖,高声反驳着,一时之间,整个食堂乱成了一锅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几乎都要成掐架的菜市场了。

    “够了,沈书意,这些中年级的学生都指认了你,你还想要狡辩什么?你以为你收买几个低年级的学生,颠倒是非,胡说一气,就能逃脱责任了吗?立刻跟我去黑风卫队走一趟!”穆导师厉声开口,打断了吵闹的众人,直接将责任再次推到了沈书意的身上。

    “那就走一趟吧。”沈书意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制止了黑丫和汪小甜要开口说什么,和陆纪年一起向着食堂外走了过去,即使被如此的冤枉,看得出沈书意是一点都不担心,就冲着这份镇定,也不得不让人佩服。

    黑风卫队是岛上的执法队伍,可以说是有权处置犯了错的任何人,不管是岛上的居民还是外门的学生,而此刻,穆导师带着戴振豪和其他几个中年级的学生,美其名曰是当人证,但是沈书意这边低年级的学生则是一个都没有带过来当人证。

    “这是怎么回事?”不得不说当看到沈书意的时候,负责黑风卫队的长老脸倏地一下沉了,冷着脸,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斥责道,“沈书意你来外门才一个多月,可是你看看你到底弄出了多少事来,我在外门几十年,还从没有看见过你这样会闹事的学生!”

    “哼,仗着自己有几分身手,她还将我们导师和长老放在眼里吗?”穆导师附和着,冷冷的看着沈书意满脸的嫌恶,快速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既然他们犯了错,自然有吴长老你来处罚。”

    “按照规定在外门私自斗殴,影响恶劣,警告处分,不尊重学长,又是一条,对导师不敬,沈书意,依照外门的规矩,直接废除你的身手,开除出外门,不过你也可以放心,即使被开除了,你也可以在岛上生活,当个普通人倒也好,省的你天天兴风作浪,最后将自己的小命给弄丢了。”吴长老大声的开口,倒是一副慈悲的模样,似乎这样已经是宽大处理,给了沈书意莫大的好处。

    “戴振豪,你身为学长,即使是正当防卫,那也不该动手,好了,罚你积分一个月,紧闭三个月。”为了显示自己的公正,吴长老也说出了对戴振豪的处罚。

    不得不说,这话一出,几个中年级的学生都是喜上眉梢,得意洋洋的看着沈书意,戴振豪也很是高兴,毕竟沈书意成了普通人更好,至少不敢反抗自己,而穆导师达成了要求,同样对着吴长老点了点头,“既然判决已经出来了,直接动手吧,省的日后麻烦。”

    “你去将废除功力的药剂拿过来。”吴长老对着一旁的手下开口,片刻的时间,一个手下拿过来一个小盒子,吴长老亲自拿出钥匙开了锁,里面装了十来支药剂,都是中医宗配出来的,喝下去之后,可以摧毁人的筋脉,而沈书意之前只是经脉受损,但是这种药剂却可以将筋脉几乎要断掉,即使不断掉,但是日后手脚比起普通人都要弱上几分,其实说白了就是直接成为了废人。

    看着自导自演的一群人,沈书意倒是面不改色,依旧平静自如,一旁陆纪年也是懒懒的笑着,双手环着胸口,如同在看一出闹剧一般。

    而这会,穆导师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沈书意太冷静了,没有求饶,也没有给自己狡辩,这让穆导师反而有些的不安了,和一旁吴长老对望一眼,“快让她喝了吧,我倒要看看有人是不是敢不服判决!”

    “这要是给你强来了。”陆纪年对着沈书意眨了眨眼睛,“啧啧,这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估计是铁了心要弄死你了。”

    吴长老走了过来,将药剂递给了沈书意,盛气凌人的开口,“沈书意,你不要做无畏的抵抗,当一个普通人,在岛上也可以好好生活的,但是如果你敢抵抗的话,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可不要怪我们不客气!这药剂我多的很,你打翻了一瓶,还有更多。”

    接过药剂,沈书意在手里把玩着,抬头看着紧绷的穆导师等人,唯恐出了什么变故,沈书意莞尔一笑,估计这会蔡导师也快要过来了。

    “沈书意,你快喝!”穆导师催促着,冷冷的看着沈书意,恨不能走上前来直接给沈书意灌下药剂。

    “穆虹,你不要太过分了!”门口传来蔡导师急切的声音,带着愤怒,蔡导师快速的冲了过来,几乎有些的形态尽失,看得出蔡导师是真的担心沈书意。

    洪长老和郑长老此刻也过来了,看着对峙的几个人,无奈的叹息一声,不过瞅着表情无辜的沈书意,再看着眼神尖锐残酷的穆导师,也明白她们两人之间的矛盾只怕是无法化解。

    “蔡元伯,沈书意公然违背外门的规矩,人证物证都在,你难道还要包庇她吗?”穆导师尖声斥责着,疾言厉色,神色狰狞,似乎不将沈书意弄死,她是绝对不甘心,“而且沈书意自己也承认了!”

    这边不等沈书意开口,戴振豪还有其他几个中年级的学生也快速的开口,恨不能直接将沈书意的罪名给落实下来,霹雳啪啦一阵说,而沈书意和陆纪年却依旧老神在在的保持着镇定之色。

    洪长老和郑长老对望一眼,彼此心里头都明白,不管是这些指控沈书意的学生,还是穆导师,他们根本不是沈书意和陆纪年的对手,不要看沈书意和陆纪年一句话都没有辩驳,那不是理亏更不是承认,分明是胜券在握,所以懒得浪费口水和这些人争论,外面来的人果真都是经历过风雨的,一个一个精明的跟人精似的。

    “好了。”洪长老毕竟是外门的掌控者,此刻他一开口,乱糟糟的场面就控制住了,洪长老有些挫败的看着沈书意,这丫头也不能安生一点,“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我只是在食堂吃饭,动手的是戴学长和陆纪年,我也不知道穆导师怎么就眼神不好的将我看成罪魁祸首了,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手吧。”沈书意无奈的笑着,表情很是无辜,目光看了一眼戴振豪,“学长我没有说错吧?”

    “是。”戴振豪即使再颠倒黑白,但是沈书意毕竟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手,他也不能诬陷。

    穆导师眼神阴沉下来,洪长老再次询问着一旁的几个中年级的学生,的确动手的是陆纪年,这让洪长老准备的看了一眼吴长老,“你这是怎么查的,根本就是瞎胡闹!”

    “没有沈书意的唆使,陆纪年会和戴振豪动手?”穆导师依旧不愿意放过沈书意,强词夺理的开口,依旧要将脏水泼到沈书意的身上。

    洪长老都无语了,有气无力的看着穆导师,“够了,你也不用说了!”难怪沈书意这丫头从头到尾都不给自己辩解一句,她根本就没有动手,看起来穆虹想要扳倒沈书意,根本是没有一点可能。

    蔡导师这会也松了一口气,他只知道黑丫来说出事了,蔡导师赶忙让人联系了洪长老和郑长老,自己率先就赶过来了,唯恐沈书意出了什么事,谁知道这根本和沈书意无关。

    “洪长老!”穆导师看向洪长老,她算是看清楚了,洪长老根本不愿意给沈书意定罪,想到此,穆导师脸色阴冷着,有些的不甘,自己在外门多少年了,而洪长老却宁可帮着才入外门不到两个月的沈书意,而且沈书意经脉受损,根本就是一个废物,这让她怎么甘心!

    “洪长老,我今天就明说了,只要沈书意在外门,有她没有我!”穆虹冷声的开口,态度坚定,她也懒得兜圈子了,如果洪长老真的要瞎了眼的放弃自己,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外门和内门看起来平静,谁不知道根本是惊涛骇浪的凶险,穆虹之前一直没有表态,但是如今,真的逼急了,她不在意站到另一边去!

    洪长老脸色一沉,他没有想到穆虹竟然这么不顾身份,而她的话,洪长老自然明白,这是威胁,是让他不得不重视的威胁,穆虹并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几个爱慕的导师,如果穆虹站到了另一边,那么外门就更加危险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23》,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23章 明着要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23并对婚宠军妻223章 明着要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