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章 深夜之危

    “你说是什么人没事跟着我们?”一般赶路,陆纪年一边笑眯眯的开口,凤眸里闪过着诡谲的精光,这边从外门刚出来就被人给盯上了,不过都是些来送死的角色。

    “气息不稳,跟踪的手段有些拙劣,不过身上杀气很重,应该是决斗场的人。”沈书意看了一眼四周,这会已经是正午时分,她和陆纪年一路疾走了几个小时,也等于无形之中消耗了后面跟踪的敌人的力量,不过毕竟是内门通往外门的大道,路上也不是有人经过,所以后面跟踪的人一直都是远远的吊着,倒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

    看到陆纪年脚步一顿,直接笑着向着不远处的岔路走了过去,沈书意也无奈的笑了笑,会意的跟了过去,与其让对方在晚上动手,还不如抢占先机,大道上后面的人不敢动,只能将他们引到树林里去了,看起来是给敌人制造机会,其实却是为了一举灭敌。

    “小意,你在这里生火,我去看看林子里有没有什么野兔野鸡。”陆纪年故意的高声开口,对着沈书意眨眨眼,将背上的背包放了下来,直接拿着一把弩弓进了茂密的林子。

    岛上基本都是集中居住的,所以有很多地方都是没有开发的林区,高耸的树木遮天蔽日,林子里瘴气生生,野兽更是极多,不过靠近生活区的一些地方,树林里的野兽都被大规模的清剿过,基本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沈书意也就地生火,原本是带了食物的,不过后面吊着尾巴,自然要清除干净,所以陆纪年借着打野兔的名头动手去了,沈书意也就原地休息,做些准备工作,一会陆纪年解决了敌人肯定会带着野兔回来的。

    拿出匕首,沈书意选了不远处的毛竹林,刷刷的砍了几节毛竹下来,都有碗口粗细,在篝火上将竹筒装了水烧着,沈书意坐在地上慢慢的用匕首削着竹子,一会正好用来叉着野兔烧烤,岛上很多人都选择外出在林子里狩猎,所以调料用品都是一应俱全,即使在野外露宿十天半个月也不用担心吃食问题。

    瞄了一眼隐匿在草丛里的身影,沈书意无声的勾了勾嘴角,最开始的时候是十来个人断断续续的跟在后面,不过在沈书意和陆纪年一路疾走了半天的时间,估计有些人跟不上速度了,到最后,就剩下这一个人一直在后面吊着,估计这个敌人对跟踪格外擅长,所以才能追的上沈书意和陆纪年的速度,然后一路留下信号,让落在后面的人追上来。

    难道被发现了?潜藏在草丛之中的男人一动不动的趴着,呼吸收敛到对最低,整个人完全和环境融合在了一起,可是感刚刚沈书意不经意的瞥过一眼,让男人有种惊恐不安的感觉。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男人小口的喘息着,他在决斗场只能算是第十的高手,毕竟武力值不够强大,可是比起武力,男人被称为瘦猴,他最擅长的就是跟踪和潜伏,所以在决斗场是负责打探消息的小队长。

    这一路跟来,沈书意和陆纪年走的极快,而且三四个小时都没有休息,呼吸频率也是均匀,让瘦猴知道这绝对是高手,难道牢头会将决斗场前十的高手派出了五个,由狼哥亲自带队,连蔡朗都带上了,其他人越来越跟不上沈书意他们的速度,最后瘦猴只能一个人跟着,留下记号让狼哥他们随后找过来。

    却没有想到沈书意和陆纪年竟然会避开了大道,来到了林子里午休,这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虽然眼前这一男一女身手极好,但是毕竟经验不足,否则也不会选择在林子里午休,甚至还分开,一个人去猎野兔了。

    安静的树林里,沈书意依旧靠在树杆上休息着,眼前的火烧的挺旺,竹筒在篝火的烧烤之下,泛出一阵一阵的竹香,沈书意闲着也是闲着,又从竹林里挖出了两个冬笋,剥了笋壳,削成薄片,用竹子串着放在火上烤着,倒上调味料,味道倒也是非常的不错,多余的笋子干脆全都切了薄片丢到了烧水的竹筒里煮着,也算是笋子汤了,一会配上陆纪年带回来的野兔一起烤,午餐绝对算是丰盛。

    啾啾!

    忽然,林子不远处传来一阵啾啾的鸟鸣声,沈书意转动着手里的烤竹笋,瞄了一眼之前瘦瘦潜伏的草地,一人多高的荒草微微的动了动,如果不注意,只以为是不风给吹动的。

    将竹签放在了一旁,沈书意站起身来,等了片刻的时间,这才向着瘦猴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比起瘦猴的跟踪手段,沈书意这一方面的功夫绝对是顶尖的,无声无息的靠近。

    “老二,老五,你们俩过来了。”瘦猴低声的开口,刚刚的鸟鸣声就是暗号,决斗场这一次派了五个高手,而老二和老五是这五个人里身手最强的,所以他们也是最快跟着暗号追到了瘦猴这里。

    “情况怎么样?牢头是不是太大题小做了,不过是两个外门的嫩雏儿,竟然派了我们五个过来。”说话的老五是个魁梧的男人,脸上带着一道伤疤,看起来极其的阴鹜,说话的声音嗡沉的,看得出很是不满这一次竟然出动五个高手来对付沈书意和陆纪年两个人。

    “好了,老五,这一男一女绝对不是软角色,他们一路疾走了四个小时都没有休息,连我们俩都跟不上,之后绝对不是普通人,这一男一女都是二十来岁,能从外面被选入到岛上,手段经验只怕也是顶尖的,不比岛上那些只会修炼的学生。”说话的老二看起来精瘦了很多,眼神异常的锐利,并没有丝毫的轻敌,当然了,也没有太过于谨慎,毕竟决斗场前十高手的五个人,不要说是外门的两个学生,就算是内门的天之骄子,他们杀起来也是毫不手软的。

    “估计早上走了四个小时,这会去林子里休息了,那个男人到林子里去猎野味了,沈书意那个女人原地休息,生了火准备午饭,不过看她的动作异常的熟练,只怕在外满也不是普通人。”瘦猴不但追踪了一路,刚刚也仔细观察了,看得出格外的心细。

    在决斗场这样的地方,除了武力强大之外,也需要头脑,否则就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蚂蚁多了还咬死大象,从沈书意刚刚熟练生火一系列动作,瘦猴知道沈书意绝对不是只会修炼的单纯学生,“不过好在沈书意和陆纪年身上都看不出什么血腥味,估计也是没有杀过人的。”

    老二和老五倒也点了点头,同样都是武者,也许在比斗的时候是看谁的身手更强,但是如果是生死战,那么比的就不仅仅是身手了,更需要作战经验,决斗场里的后天武者绝对可以杀死内门的先天武者,凭借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生死之中的经验,没有杀过人见过血的人,身手再强那也是不足为惧的。

    “我们稍作休息,一会先将沈书意干掉,然后等老八老九过来之后,再将陆纪年给干掉。”老二立刻就有了决定,他们也是一路疾走了四个小时,力量消耗了不少,需要就地休息,一会就去杀掉沈书意,然后等后面的同伴过来之后,再去围攻干掉陆纪年。

    三个男人席地坐了下来,以他们先天武者的境界,即使在野外倒也不担心有什么未知的危险,毕竟能逃过他们的耳目,那基本是不可能的,只要四周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立刻就会察觉到。

    沈书意潜伏在暗中,三个男人都是席地而坐,这给沈书意的偷袭创造了最好的机会,但是机会也只有一次,她一旦偷袭,就等于暴露了身份,会让另外两个敌人有所防备。

    而此刻,沈书意的目光从三个男人身上掠过,瘦猴只是跟踪强,在三人中武力最弱,而余下的老二和老五,以老二身手最强,人也精明,老五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倒是因为很不屑沈书意这样的敌人,所以根本没有防备,所以沈书意已经决定将偷袭的目标定在了身材魁梧的老五身上。

    白皙的手中多了一把匕首,沈书意目光凛然,突然之间,动若疾风,清瘦的身影猛然从潜伏的地方飞掠而出,速度之快,只看见一把蝴蝶利刃在阳光之下寒光一闪而过,然后就是鲜血飞溅而出。

    快,太快了!

    “小心!”老二身体猛然之间一蹦而起,可是他的提醒却已经太慢了,一旁的瘦猴身体就地一滚,即使姿势是很狼狈,但是至少避开了危险。

    老五一手捂着自己的喉咙,鲜血汩汩的从掌心里渗透而出,嘴巴里发出咕咕的声音,一双眼睛瞪的极大,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沈书意,魁梧的身体轰然倒地,鲜血不断的流出,却也是死不瞑目。

    “是你?”老二眼神锐利的眯了起来,浑身爆发出血腥的杀机,他虽然没有轻敌,但是也没有多重视沈书意和陆纪年,可是却根本没有想到仅仅是一瞬间,老五就被杀了,一击毙命,割破了喉咙和颈部动脉,这一刻,看着表情淡然的沈书意,老二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你是跟踪我过来的?你知道我在后面跟踪你们!”瘦猴全身戒备着,惊恐的目光看着沈书意,在岛上,瘦猴的跟踪绝对算是前三的高手,可是他根本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会发现,甚至还跟着自己过来了,而且一击就杀了老五这个决斗场第五的高手。

    忽然之间,瘦猴想起刚刚自己潜伏在草丛之中时,沈书意状似无意的扫了一眼自己藏身的地方,当时自己还以为是自己多心了,原来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藏在那里,甚至还敢反跟踪过来。

    “多说无益,你们是决斗场的人?”沈书意淡淡的开口,目光看着眼前的老二和瘦猴,手中的蝴蝶利刃上竟然没有一点血珠,足可以看得出她刚刚出手的速度有多么的快,快到割破了老五的喉咙和颈部动脉,但是利刃上却没有沾上血珠。

    “是,陆纪年不是去打野兔了,他是去截杀后面的人了。”老二缓缓的开口,脚步后退了几步,拉开了和沈书意之间的距离,沈书意既然发现了自己等人的跟踪,甚至还反跟踪瘦猴,而且一击就杀了老五,她敢出现,这代表着绝对的力量和自信,那么他们来树林里休息根本就是为了找机会杀了自己等人,陆纪年也不是去打野兔,根本就是为了去杀人。

    一瞬间,瘦猴和老二脸色都是如此的凝重,对于这样可怕的敌人,他们不会认为沈书意和陆纪年是狂妄自大,他们绝对是有信心才会这样做,即使沈书意和陆纪年是后天武者,而他们都是先天武者。

    这一次没有再回答,沈书意眼神一冷,陡然之间再次出手攻击,蝴蝶利刃带着慑人的寒光,不动如山,动若雷霆,沈书意的攻击凶狠,招招必杀。

    很强!老二主攻着,瘦猴在一旁辅佐偷袭,不得不说后天和先天之间却有极大的差距,如果普通的后天武者,根本避不开沈书意的攻击,可是先天武者却每每都能在最关键的时候,依靠着内息的支撑,让自己的速度快到极致。

    “猛攻!”老二低吼一声,让瘦猴不要只偷袭了,他已经看得出沈书意的战斗经验比起自己还要充足,即使没有内息的支撑,但是沈书意的速度力度和准度都高到惊人的地步,而沈书意的攻击比他们这些决斗场的死士还要猛烈还要尖锐,所以想要击败沈书意,只能破坏她的攻击。

    该死的内息!不得不说没有内息的支持,沈书意在和先天武者的战斗之中吃亏了很多,很多时候,明明知道这一招可以杀敌,但是速度就是跟不上,力度也跟不上,让沈书意气的牙痒痒,却也拿自己的身体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老二和瘦猴这样拼着重伤也要杀了沈书意的强攻,让沈书意的攻势也渐渐的被拖的减缓了不少,不过之前在外门和陆纪年还有蔡导师练手,沈书意已经渐渐习惯了先天高手的速度和力度,而她虽然没有内息的支撑,但是肉体的潜力却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所以才会即使面对两个先天高手的强攻也没有落了下风。

    腰身扭转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看着瘦猴眼中一闪而过的狂喜,沈书意面带着淡然的浅笑,左手一动,瞬间,瘦猴狂喜的表情僵硬在了脸上,身体猛然退后,不敢相信的低头,胸口处鲜血染红了衣服。

    谁也没有想到沈书意不单单是右手强悍,她的左手竟然也丝毫不输给右手,而正是没有防备到这一点,瘦猴直接被沈书意一刀给命中了心脏,陨。

    “你到底是什么人?”老二此刻红了眼,在决斗场的每个人都是狠角色,杀人不眨眼,但是此刻,他也怕了,怕了沈书意这份淡定和冷静,似乎杀了自己这样的先天高手如同屠杀猪狗一般,太容易,这让老二是真的害怕了。

    可惜,沈书意并没有回答,战斗之中,如果说话那就要思考,这是人的本能反应,而或许就是这一瞬间的思考,就会让敌人有机可乘,沈书意杀了瘦猴之后,冷然着眼神再次攻击。

    如果说之前老二他们还说沈书意是没有杀过人见过血的,那么此刻,他们已经明白这样面对杀人如此冷静,而且招招都是对准要害的攻击,这样的人只怕不知道杀过多少人,手里头沾染了多少鲜血,否则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冷静自若!

    知道沈书意左右手都是灵活自如,老二已经不敢攻击,只能被动的防守,可是沈书意的强大,让他渐渐乱了阵脚,而一瞬间的疏忽就是致命的危险!

    蝴蝶利刃再次带出一连串的血珠,沈书意淡然的将利刃上的鲜血擦掉,没有再看倒在地上的三具尸体,龙组之人一旦出手,那是绝对的必杀,不可能留下活口,所以沈书意丝毫不用检查地上的三个人是不是已经死亡了。

    林子边,篝火依旧在燃烧着,沈书意仔细的看了一眼四周,没有任何人过来的迹象,她离开之前简单的布置了一下,如果有人过来了,沈书意会立刻发现蛛丝马迹。

    不知道陆纪年那里顺利不顺利,沈书意倒也没有太担心,陆纪年的身手原本就不比沈书意差,经验也是丰富,而且还有了内息,所以沈书意可以顺利的诛杀三个强者,陆纪年同样可以。

    在篝火上加了几根干树枝,沈书意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陆纪年竟然还没有回来,这让沈书意有些不安的皱了皱眉头,已然没有了刚刚的轻松随意,带着几分的戒备。

    又过了半个小时,沈书意已经休息够了,吃了一些东西,喝了半竹筒的笋子汤,陆纪年依旧没有回来,沈书意将两个背包放到了一旁藏好,需要的东西随身携带之后,立刻向着陆纪年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前面有人!沈书意立刻戒备起来,身影一个避让退到了粗壮的树木后面,当看到陆纪年的身影快速的出现时,沈书意随即迎了过去,“怎么回事?你怎么受伤了?”

    “别提了,遇到两个高手,绝对是先天的高手,比蔡导师都要强。”陆纪年淬了一声,很是火大,原本他是去截杀后面的敌人,成功的伏击干掉了决斗场的老八和老九,然后继续追踪下去,准备将余下的人再干掉。

    决斗场这一次派出了五个高手,其中瘦猴三个被沈书意干掉了,老八和老九实力差一些,落在老二和老五的后面,所以被陆纪年截杀了,按理说最后面的人身手也是最弱的,而事实也的确是如此,陆纪年赶到的时候,成功的将狼哥身边的两个手下给干掉了,可是变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先天高手?没有对你直接下杀手,看来他们是有所图,我们立刻走。”沈书意面色沉了沉,她不是莽撞的人,如果她也是先天高手,即使再多来接,沈书意也不惧怕。

    可是沈书意和陆纪年都是后天武者,虽然他们成功的杀了几个决斗场的先天高手,但是这些人最多也就是先天两三层的境界,不过是战斗经验丰富了一些,所以沈书意越级战斗也能胜利,但是如果是先天五六层的高手,如同穆导师这样的高手,沈书意要取胜就困难太多了,只能避其锋芒。

    “走大路。”陆纪年点了点头,和沈书意快速的向着林子外走了出去,这两个先天高手没有直接下杀手,看来是有目的的,到了大道上,人来人往,想必他们也要忌惮一些,不敢随意出手,“我还没有吃。”

    听到陆纪年的抱怨,沈书意无奈的摇着头,从口袋里掏出一袋压缩饼干丢了过去,察觉到陆纪年出去的时间太长了,沈书意判断肯定是出事了,所以背包自然没有带,这会陆纪年肚子饿了也只能吃压缩饼干了。

    “这两个兔崽子,等小爷到了内门,让谭宸和谭亦弄死他们!”咬牙切齿着,陆纪年不满的哼哼着,大口大口的啃着味道实在不怎么样的压缩饼干。

    或许两个先天高手并不是想要杀了陆纪年,所以追踪的速度也很慢,沈书意和陆纪年顺利的到达了大道,不过速度倒是放慢了一些,毕竟急速赶路的话,如果敌人来了,那么会消耗太多的力量而在战斗里吃亏。

    天色一点一点的暗沉下来,背包都丢在了之前的树林里,沈书意和陆纪年这会只能在林子里暂时休息,虽然说尽快赶到内门最为安全,可是天黑了,如果有敌人埋伏在路上,那将是致命的危险,而在林子里躲避一夜,第二天休息好了,再去内门就安全多了。

    夜色之下,陆纪年倒不肯继续虐待自己的胃,所以还是成功的猎了一只野兔,这会正放在火上烤着,兔子身上被打了花刀,调味料倒在上面,被火这么一烤,兔油滴落在火堆上,发出哔哔的声音,香味四溢。

    “小意,我们在丛林里藏匿隐身的手段那是一流的,树林这么大,这些兔崽子没有这么容易找到我们的。”陆纪年知道沈书意不太赞同自己生火,可是茫茫的林子,绵延几公里,群山环绕,而且路上也没有人跟踪,所以陆纪年是一点不担心会被人给找到,这几乎不亚于海底捞针。

    “伤没什么大碍吧?”沈书意点了点头,这要是也能被找到,那真的算是太倒霉了,这会她转着竹棍上的野兔,看了一眼陆纪年,他的伤不太严重,胳膊上给划了一刀,已经上药处理了。

    “无妨,反正我真正厉害的可是左手。”陆纪年倒没有多在意,虽然他一直用的是右手,但是陆纪年其实是左撇子,而当年为了隐藏着绝招,所以他才一直锻炼右手,而真的用左手对敌的话,陆纪年整体的势力至少要提升三层。

    吃过烤野兔,四斤多的兔子,沈书意吃的不多,陆纪年估计是憋屈中午没有吃到,倒是啃了不少,这会吃太多,涨的厉害,所以沈书意靠在一旁休息着,陆纪年一边戒备一边消化胃里的野兔。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绵延的群山里,要找两个人的确不容易,所以到了后半夜,陆纪年也没有继续放哨,也选择了休息,毕竟休息好了,才有更好的战斗力,说不定明天早上去内门的路上会有一场凶险的战斗。

    “有人过来了。”篝火的光芒已经暗淡了许多,沈书意倏地从睡梦里睁开眼,而一旁陆纪年也快速的起身。

    “妈的,还真是背运,竟然还真能找到我们!”陆纪年没好气的骂着,恶狠狠的目光看着从黑暗的林子里慢慢走过来的两个人,果真是之前遇到的先天高手。

    而又等了片刻的功夫,狼哥才带着疲惫的蔡朗和决斗场剩下的三个手下走了出来,比起眼前两个先天高手的轻松,狼哥和蔡朗等人要疲惫多了,估计一整天的赶路,让他们已经吃不消了。

    “你们怎么找到我们的?”沈书意平静的开口,她并不相信真的会这么背运,在茫茫的深山里,也能找到两个人,虽然他们是生了火,但是被找到的几率太小了,而这些人能找到自己和陆纪年,绝对是用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手段。

    “用了一点小手段,毕竟比起岛上,外面的科技更好用,不过沈学妹真的很聪明,让我佩服至极。”李风云朗然的笑着,扬了扬手里一个手掌大小看起来像是游戏机的设备,而随着开关的打开,屏幕上正显示着陆纪年的方向。

    “超声波探测器?”沈书意眉头一皱,看向一旁的陆纪年,之前的背包已经被丢在了林子里,而这个超声波探测器既然能找到陆纪年的位置,说明陆纪年身上肯定藏了能发出超声波的微型设备。

    已经是深秋时节,陆纪年穿了两件衣服,贴身的衬衫不可能藏有东西,以陆纪年的小心谨慎自然能察觉到,那么只有身上的外套了,陆纪年低头快速的检查了一边,用匕首划开了衣领的线头,果真在后领口发现了藏匿其中一个拇指甲大小的设备,而随着陆纪年将这个设备用匕首给敲碎了,超声波的探测器也失去了效果。

    这种超声波发出的频率人耳接收不到,就如同海豚和蝙蝠这些动物发出的声波一般,需要特定的接收器才能接收到,而陆纪年也根本没有想到他的外套竟然被人做了手脚。

    “你们要做什么?”缓缓的开口,沈书意倒也平静,看来内门的人果真将手伸到了外门,而且洪长老说的不错,外门根本不算什么,真正的势力都集中在内门,不过沈书意好奇的是这些人并不是对自己下杀手,那么他们找自己做什么。

    “沈学妹不用担心,我们没有恶意,否则的话沈学妹也不会安全的活到现在。”李风云笑着,目光轻蔑的扫了一眼一旁脸色有点阴沉的陆纪年,不过是一个后天的武者,态度却极其的狂傲,在李风云眼里,陆纪年这样的高手,根本就是垃圾,在岛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内门谁不是天才?

    陆纪年瞄了一眼胳膊上的划伤,慢悠悠的将外套重新穿了起来,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模样,懒洋洋的笑着,“难道是学长看中了小意?可惜啊,小意已经是名花有主了,学长只怕要含恨而归了。”

    “我们和沈学妹说话,有你说话的份吗?”这边李风云还没有开口,他身边站的彭涛却已经怒斥着,不屑的目光看着陆纪年,“一个垃圾,也配在这里插话,你要想死我直接成全你。”

    “这么多年来,想要杀了小爷的人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可是小爷到如今还是活的好好的。”陆纪年挑眉一笑,神色狂傲至极,身为龙组的头头,想要干掉陆纪年的人地区很多很多,尤其是那些国际间谍,可是所有人都查不到陆纪年的身份,最多将他当成了中南海保镖,看着轻视自己的彭涛,陆纪年可不是能受气的主,直接不客气的反驳了回去。

    “你以为之前你为什么能受伤像狗一般的逃走?真的是自己身手了得吗?那是我们不屑干掉你,还要靠你找到沈书意,杀你这样的废物,就如同屠鸡杀狗一般,真是给脸不要脸!”彭涛直接怒声骂了起来,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将超声波的发射器装到沈书意的衣服上。

    不过女人比男人要心细很多,而且沈书意居住的小院里,方宁已经搬出去了,黑丫直接带着自己的一群小萝卜头住了进来,外门的女学生并不多,要动手也不方便,所以最后选择了在陆纪年的外套上动手脚,而之前只是伤了陆纪年,也是为了让他有机会和沈书意汇合,现在陆纪年的作用已经完成了,在彭涛看来陆纪年是死是活根本无所谓。

    看着一言不合直接打在一起的陆纪年和彭涛,笑面虎的李风云双手环着胸口,诧异的看了一眼平静自若的沈书意,“沈学妹一点都不担心吗?”

    “学长严重了,陆纪年不是说了嘛,要杀他的人没有一千也有五百,祸害一千年,他没有那么容易死的,真的要担心还是学长你吧。”平静的开口,沈书意是真的不担心陆纪年,虽然彭涛的身手几乎和穆导师相当,至少有先天五层的境界,但是陆纪年也不是吃素的,想要杀了他,死的人绝对会是彭涛,这点信心如果没有的话,估计一会陆纪年肯定要和沈书意急。

    “哦,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拭目以待吧。”李风云诡异的笑了笑,同样对彭涛信心十足,不过看着沈书意这么淡定的模样,李风云忽然感觉想要将沈书意拉拢到自己这边只怕不容易。

    眼前这个女人太冷静,面临强敌,不惊不慌,神色自若,这样的女人必定聪明至极,而想要拉拢,就显得异常困难了,不过如果拉拢不到的话,李风云染笑的脸上快速的滑过冰冷至极的杀机,那么沈书意只有死路一条,她一死,谭宸肯定会暴怒,就让谭宸来当导火索,让整个岛上都乱起来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彭涛越打越怒,一想到自己一个先天高手竟然没能杀了陆纪年这个垃圾,彭涛眼神带着狰狞的疯狂,“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是吗?是死还不一定呢。”不同于彭涛的震怒,陆纪年得意洋洋的大笑着,故意挑衅着,在彭涛愤怒的那一刻,陡然之间一拳猛然轰出,竟然直接将彭涛一拳打的后退了好几步。

    而这一拳,陆纪年如果打上彭涛的胸口,会更有杀伤力,可是他却选择了击中彭涛的脸,看着已经完全失控炸起来的彭涛,陆纪年了然一笑,越生气死的越早!

    李风云脸色倏地一变,原本彭涛该是占据着上风的,可是因为狂怒,彭涛的攻击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水准,竟然让陆纪年占据了上风,如此一来,到最后胜利的人十有八九是陆纪年,瞄了一样一旁淡定自若的沈书意,李风云忽然明白她是故意的,故意让陆纪年和彭涛打,而陆纪年之前也是故意挑衅,到时候一个出其不意的杀了彭涛,那么就是陆纪年和沈书意联手对抗李风云了,好有城府的女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25》,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25章 深夜之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25并对婚宠军妻225章 深夜之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