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章 九死一生

    身影迅速一动,李风云快速的加入到了战局之中,一拳狠狠的和陆纪年的拳头撞击到了一起,巨大的冲击力之下,陆纪年后退了好几步,而李风云也感觉拳背阵阵发麻,眼神阴鹜的沉了沉,李风云完全没有想到陆纪年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明明只是后天的境界,可是和自己八分力度的一拳却也只是后退了四五步而已。

    “啧啧,不是说单挑吗?怎么还想要二打一,原来内门先天也不过如此。”陆纪年懒洋洋的笑着,双手负在背后,一脸鄙视的看着愤怒的彭涛,背在身后的左手却快速的揉着右手,看得出刚刚这一拳头的力度真的不小。

    “风云,你让开!”被陆纪年这么一鄙视,彭涛更是怒火中烧,要推开挡在身前的李风云,杀人般的目光凶狠的盯着陆纪年,“你等着,即使是单挑,我也要宰了你!”

    “来吧,小爷等着,看看我们到底谁宰了谁!”眉头一挑,陆纪年邪肆的笑着,看起来极其的嚣张,心里头却也明白想要趁着彭涛大意杀了他估计是不行了。

    而面对先天高手,陆纪年和沈书意也的确很吃力,尤其是李风云的身手至少是先天六层,比穆导师还要强上一些,李风云看起来满脸笑容,可是骨子里只怕是阴狠毒辣,这样的高手,不管是沈书意还是陆纪年想要取胜都极其的困难。

    沈书意也提高了戒备,如果说之前陆纪年和彭涛单挑对决,沈书意也是存着让陆纪年杀了彭涛的念头,毕竟彭涛很大意轻敌,这是最好的机会,而如今机会已经失去,所以面临的将是一场恶战。

    李风云冷眼警告的看了一眼彭涛,制止了他愚蠢而冲动的举动,这才又恢复了笑容,“沈学妹不用紧张,今天我们过来只是想和沈学妹谈谈,这里人多嘴杂,不如我们去一旁说。”

    “好的。”沈书意看了一眼要阻拦自己的陆纪年,笑着摇摇头,倒也是大大方方的跟着李风云向着不远处走了过去,避开彭涛还有跟着一起过来的狼哥蔡朗等人。

    黑暗的山林在夜晚显得很是的安静,远远看去,山峦巨树,鬼影森森,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些山鬼恶魔一类,尤其是林中偶然有异常的响动,也不知道是野兽在林子里出没发出来的声音,还是风吹过树梢,静的让人毛骨悚然。

    一直远离了众人二三十米,沈书意站定脚步看向眼前的李风云,“不知道李学长大费周章的来找我们,到底要和我们谈什么?”

    “沈学妹,想必你也已经知道谭宸在内门准备筹建一个新的帮派,而周导师身为谭宸的师兄,自然也是在一旁帮衬着。”缓缓的开口,李风云靠在一旁的树上,狭长的眼睛微微的眯着,算计的阴冷寒光不时从眼底划过。

    对于沈书意,李风云是真的闻名不如见面,内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谭宸这个被大长老收为关门弟子的天才有个女朋友在外门,而因为被穆虹这个导师刁难了,才先天两层境界的谭宸竟然直接杀到了外门,单挑了穆虹这个先天五层的导师,竟然跨了三个境界将穆虹挫败。

    不得不说谭宸的疯狂和强大的实力让内门震惊,一般人即使战斗经验丰富,能跨越一个境界制敌已经是非常可怕,而谭宸竟然可以跨越三个境界,这样的实力就算是在天才倍出的内门也是可怕到极点,当得上天才中的天才。

    而沈书意也因为谭宸而出名,内门的人倒也是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国色天香能让谭宸冲冠一怒为红颜,直接杀到外门,而此刻,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李风云看得出沈书意和那些土生土长的内门女天才完全不同,这种强大并不是源于武力,而是头脑,沈书意太冷静了,即使面对强敌,却也是波澜不惊,淡定自若。

    而任由陆纪年和彭涛冲突,却是暗藏了杀机,一个聪明冷静却又心狠手辣的女人,在李风云看来绝对算是一个难缠而可怕的对手,不过好在沈书意只是外门学生,经脉受损,无法学习内功心法,止步先天,否则这样可怕的一个女人如果到了内门,势必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如果我我没有记错,不管是内门还是外门,这种组建的小团体势力貌似很多,李学长想说什么直接明说吧,不用拐弯抹角。”沈书意平淡的开口,心里头已经有几分揣摩出了李风云的来意了。

    他们一开始并没有下杀手,只是利用超声波探测仪来跟踪自己和陆纪年,估计就是为了谈判,不过看李风云和彭涛的态度,沈书意明白如果谈判成功,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谈判失败,李风云将自己引开,只怕是存了杀心。

    “好,沈学妹果真快言快语,那我也不多啰嗦了,我找沈学妹的意思很简单,我想让沈学妹可以劝服谭宸加入我的帮派风云堂,而副堂主的位置我直接让给谭宸。”李风云爽快的开口,一双鹰眼却死死的盯着沈书意,似乎在判断她到底会如何回答,是同意还是拒绝。

    “这是谭宸的事情,李学长为什么不去询问谭宸?”笑着反问着,沈书意诧异的看着李风云,一脸的懵懂不解。

    如果那个面瘫可以交谈的话,李风云哪里需要费这么多的周章!一想到谭宸那面瘫脸,李风云的表情狠狠的扭曲了一下。

    第一次他得知周梓幽帮着谭宸准备筹建绝杀的时候,立刻就决定去找谭宸,内门不同于外门,内门都是真正的武学天才,所以弄这些帮派势力的人极少,一些人也都埋头苦练着,所以内门真正算起来也就是风云堂一家独大。

    所以李风云就去找谭宸了,在李风云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寒暄了一套客气话,可惜还没有进入正题,谭宸直接面瘫着峻脸无视着李风云离开了,让被当成空气的李风云直接气的脸变色。

    不过打听之后也知道谭宸是这个性子,所以第二次遇到谭宸,李风云不再啰嗦,开门见山的和谭宸说明了来意,希望谭宸加入风云堂。

    而谭宸依旧看面无表情,看着废话一通的李风云,继续转身就走,连一个字都没有开口,气的李风云恨不能教训谭宸一顿,可是想到谭宸那越级战斗的恐怖身手,李风云忍了,第三次找到谭宸,李风云甚至将姿态都放低了,想要通过利诱让谭宸归顺自己。

    而这一次谭宸终于开口了,丢出两个字“不去”直接拒绝了加入风云堂,让李风云算是彻底明白谭宸这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性格,而真的是闷骚男人也就算了,偏偏谭宸却是如此的强大,在内门两个月,据说挑战谭宸的人都输的很惨,而谭宸这种冷酷寡言的性格却偏偏让内门的这些天才崇拜,再加上周梓幽利用导师的身份游说,又有大长老当靠山,绝杀虽然没有正式成立,不过名头却已经打了出去。

    而谭宸也只是放出话来,任何加入绝杀的人都可以得到谭宸的指导和量身定做的训练计划,当然,也可以挑战谭宸,只怕你不怕被虐就行,就这么简单的一个条件,却让内门那些埋头苦练的天才们趋之如骛,恨不能立刻加入绝杀,李风云也知道事情不妙。

    如果内门出现了第二大势力,甚至超过风云堂的势力,那么真正危险的不是李风云,而是李风云背后那些革新派的势力,所以李风云这才找到了沈书意,如果谈判成功,那么皆大欢喜,如果沈书意不识好歹的拒绝,李风云直接杀了沈书意,让谭宸疯狂,甚至打开杀戒,这样绝杀就无法成立,那么也就威胁不到风云堂的存在。

    谭宸那性格,和谭宸谈判绝对比对牛弹琴还让人抓狂,沈书意同情的看着表情扭曲的李风云,估计就是圣人碰到谭宸也得抓狂。

    “我知道谭宸的性格,让他屈居人下是绝对不可能的,李学长如果真的有心拉拢谭宸的话,不如让出风云堂堂主的位置。”笑眯眯的开口,夜色之下,只有微弱的月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洒落下来,沈书意白皙着一张脸,笑容嫣然,乖巧无比。

    李风云刷的一下黑了脸,如果说谭宸只是让人抓狂的话,那么沈书意绝对让人可以气出一口心头血!让出风云堂堂主的位置,那自己还成立风云堂做什么!

    “看来沈学妹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冷声的反问着,李风云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冰冷下来,阴寒的杀机从眼中迸发而出,整个人也进入了战斗状态,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李风云直接向着沈书意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招式阴毒,直取沈书意的咽喉,必杀的一招让人明白李风云笑容背后的阴狠毒辣。

    脚步瞬间一个侧移,沈书意抬手挡下了李风云的鹰爪手,右脚直接飞起向着李风云的腰侧踢了过来,速度极快,沈书意从一开始就防备着李风云,自然不会让他偷袭成功。

    一瞬间,黑暗的林子里,沈书意和李风云激烈的斗在了一起,招招必杀,狠戾至极,李风云原本以为自己要拿下沈书意只是信手拈来的容易,可是沈书意却利用了四周林立的树木,一次又一次成功的避开了李风云的凶残杀招。

    李风云武力上的优势完全因为复杂的环境而被压制住了,而沈书意却在树木之间灵巧的躲避,然后必杀的招式直袭李风云,让战斗看起来竟然是平分秋色。

    “沈学妹果真有几分本事,不过你以为依靠环境就能战胜我吗?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你的战斗经验根本不堪一击!”狂声怒笑着,李风云招式愈加的狠戾,原本只是八分的力度,可是此刻却已经全力以赴,招招狠毒,步步杀机!

    沈书意躲闪的越来越困难,毕竟实力相差了太多,只是柔和的脸上表情依旧沉静,不能继续下去,否则自己只会被李风云给耗死!

    蝴蝶利刃猛然的从手中射出,沈书意清瘦的身体也如同利箭一般直奔里风云的正面,一拳狠狠的打向李风云的胸口,飞起的一脚同时踹了过去。

    李风云脸色骤变,蝴蝶利刃射的太快,将空气割破,发出了恐怖的咻咻声,而避开了蝴蝶利刃,可是却避不开沈书意的一拳头,李风云只感觉胸口剧痛,如同被锤子给砸中一般,让李风云鹰眼之中杀机狂胜。

    不过在沈书意一脚踹过来的时候,李风云冷笑着,真的以为一个后天的武者可以逆天的打败先天强者吗?李风云手上猛然出力,要抓住沈书意的脚踝。

    可是沈书意却是虚晃一招,腾空的身体陡然之间一个侧移,飞起的一脚踹到了一旁的树杆上,借着反作用力,沈书意瞬间后退了好几米,随后直接向着陆纪年的方向飞奔而去,实力不足之下,只能靠合作,而沈书意和陆纪年之间的合作,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默契的配合,绝对可以让他们两的战斗力飙升到新的高度。

    “呦嗬,你再不过来,我都以为你被干掉了,谭宸那面瘫肯定得将我给活剥了。”战局同样危险,陆纪年却还是有心思对疾奔过来的沈书意扬声大笑陶侃着。

    不同于沈书意面对李风云这个高手,陆纪年不单单要面对杀机毕露的彭涛,还需要面对狼哥好他的三个手下,不过对比起来,陆纪年比沈书意的局面还是要好一点,毕竟李风云的确是太强悍了。

    “走!”沈书意加入战局之中,和陆纪年快速的配合,让彭涛和狼哥等人瞬间落了下风,沈书意也不恋战,直接和陆纪年瞄准机会向着更茂密的山林里疾奔而去,准备利用地形上的优势避开后面这些追兵。

    夜色之下,在黑暗而且完全不熟悉的茂密丛林里疾驰绝对是一件困难无比的事情,不过沈书意和陆纪年受过专业的训练,倒是不担心会倒霉的被地上的树桩给绊倒,或者是被横生出来的树枝划伤脸部,倒也快速的离开了和李风云他们之间的距离。

    “这样下去不行,他们终究会追上来的。”陆纪年依旧是嬉皮笑脸的,脚下速度也丝毫不减缓,这样的地形优势只是小优势,李风云和彭涛他们武力上的优势才是真正的可以决定胜负的关键所在,这样一路狂奔下去,并不是最终解决问题的办法。

    “小意,我们分开走,我将他们引开,你直奔内门而去。”陆纪年再次的开口,神色之中已经多了一份绝然,两个人继续这样逃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如果分开走,凭借沈书意隐匿的功夫,她完全可以躲避到暗处,等陆纪年将后面的追兵给引开之后,再离开,最终脱困。

    “不,我去引开他们,你离开。”沈书意平静的开口,制止了陆纪年,“他们要抓的人是我,你离开之后被抓到只有死路一条,而如果是我将他们引开,他们绝对不会分出人来抓你,你完全有机会安全离开到达内门。”

    从这里距离内门只怕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如果沈书意离开去内门,谁也不能保证在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之中,李风云他们会不会还安排了其他人在暗中堵截追杀,可是陆纪年毕竟不是李风云他们的目标人物,所以相对而言安全不少。

    分开走之后,李风云和彭涛都会紧追着沈书意不放,所以陆纪年是绝对的安全,而他安全之后就可以找谭宸他们过来救人,所以目前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分开走,而沈书意引开追兵,陆纪年潜伏在暗处。

    “好。”果断的开口,陆纪年并不是拖泥带水的人,或许龙组的每个成员都有这样的果敢,这毕竟是最优的选择方式,陆纪年深深的看了一眼沈书意,“不要出事了,我会尽快找面瘫过来的。”

    黑暗里,沈书意和陆纪年兵分两路,不得不说沈书意的判断是绝对的正确,在发现陆纪年向另一侧逃走的时候,李风云和彭涛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带着众人直奔沈书意而去,陆纪年是死是活根本就无足轻重。

    黑暗里,力气消耗的越来越严重,沈书意明白继续疾奔下去,那么对自己只有害处,毕竟没有内息的支撑,她在力量和耐力这方面完全没有办法和李风云这些先天高手相提并论,即使有龙组这么多年的训练,但也是枉然。

    这就如同沈书意是一个六七岁的稚童,而李风云他们则是长跑健将,完全没有可比性,在龙组的多年训练,让沈书意可以将被抓到的时间推延了一会,但是却完全没有逃脱的可能性。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天上的月亮被云层完全的遮挡,天幕黑暗下来,见不到一丝的光亮,沈书意潜伏在黑暗之中,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利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来偷袭,边战边逃的打游击。

    “仔细找,不要让她逃走了。”李风云冷声的开口,虽然他的视力也是极好,即使是此刻,李风云也可以视物,但是毕竟是在茂盛的丛林,人烟罕至,遮挡物障碍物太多,沈书意完全隐匿了身影气息,所以李风云一时半刻也根本找不到沈书意的踪影。

    彭涛点了点头,慢慢的搜索着,他们倒是不担心沈书意偷袭,毕竟沈书意只是一个后天武者,再强大境界也是后天,根本不足为惧,而真正要担心的则是狼哥这些人,他们一路狂奔过来,虽然终究是跟上了,但是累的跟狗一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要说应付沈书意的偷袭了,就算是正面战斗,他们也是连手都没有力气抬起来了,双腿直颤抖,这一路的疾奔耗尽了他们所有的力量。

    如同隐匿在黑暗中的死神一般,沈书意身影从树上猛然的滑下,双腿勾住树枝,身体倒垂,蝴蝶利刃的刀锋一闪而过,树下的男人只感觉脖子一凉,汩汩的鲜血顺着锋利的伤口流淌而出。

    偷袭得手,无声无息之下,沈书意已经从树上离开藏匿到了草丛之中,而一旁决斗场的另一个人感觉有点不对劲,回头一看,却见同伴已经躺在了地上。

    “死人了。”男人惊恐的开口,呼吸急促着,眼神恐惧的看着茫茫的黑夜,这一块,他深切的感觉到了死亡的阴影。

    李风云和彭涛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死了一个人他们根本不在意,这说明沈书意就藏匿在这里,这样最好,他们终究可以将沈书意找到。

    而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当又一个决斗场的人无声无息的被沈书意杀了,而下一个五分钟,又死了,到如今,决斗场就剩下狼哥和蔡朗两个人了,而沈书意依旧完美的借助着黑暗潜伏在暗处。

    “沈书意,你出来,否则我就杀了蔡朗!”狼哥突然发难,一把勒住了蔡朗的脖子,身体迅速的后退,靠到了一棵大树杆上,阴冷的声音愤怒的响起,他是看明白了,沈书意是打算无声无息的将他们都给干掉。

    比起先天强者的李风云和彭涛,决斗场之前那五个高手都已经被沈书意和陆纪年给杀了,剩下的三个人都是后天武者,此刻也都死了,狼哥明白沈书意下一个偷袭宰杀的人肯定是自己,所以此刻,狼哥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将蔡朗给抓住当人质了。

    之所以在追捕沈书意的时候带着蔡朗,狼哥和牢头存的也是这个心思,毕竟沈书意的身手太可怕,虽然是后天武者,但是却可以越阶战斗,所以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狼哥将蔡朗当人质,完全可以逃过一劫。

    “沈书意,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对蔡朗不客气了!”用力的勒紧了手臂,狼哥阴狠的威胁着藏匿在黑暗里的沈书意,手臂勒的太紧,蔡朗脸因为缺氧而憋红着,可惜却是发不出一点的声音。

    她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沈书意无奈的看着不远处的一幕,从看到蔡朗跟着狼哥他们一起追踪过来时,沈书意就明白这一点,毕竟蔡朗是蔡导师唯一的儿子,这样的人质不用白不用,可是自己能无视蔡朗的安全吗?

    黑暗里,静悄悄的,狼哥阴狠一笑,手臂终于松开了一点,在蔡朗痛苦的咳嗽呼吸时,狼哥手腕一扬,匕首狠狠的向着蔡朗的腿扎了下来。

    蔡朗痛苦的哀嚎声瞬间打破了黑暗的宁静,李风云和彭涛倒是冷漠的站在一边旁观着,如果可以用蔡朗引出沈书意,他们不介意在蔡朗身上戳上百八十刀。

    “为什么?”蔡朗痛苦的开口,脸色煞白,呆呆的看着狼哥,从不能习武之后,蔡朗就和蔡导师闹翻了,最后离开了外门投靠了牢头。

    而在决斗场这种血腥的地方,完全靠着实力来说话,蔡朗一直被牢头看重,好几次其他人挑衅蔡朗,都是牢头狠狠的将这些人教训了一顿,有一次甚至杀了一个人,对外说蔡朗就是自己的另一个儿子,谁和蔡朗过不去,就是和他牢头过不去!

    蔡朗一直将牢头当成了家人,将决斗场当成了家,可是此刻,看着面色狰狞而可怕的狼哥,蔡朗突然顿悟的明白过来,他似乎错了,错得离谱。

    “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不能习武的废物,留你在决斗场,不过是因为你爹蔡导师在外门的权力,否则你这样的废物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让你活着的唯一用途就是当人质了。”狂乱的大笑着,狼哥恶毒的开口,字字诛心,看着蔡朗痛苦不堪的表情,只感觉到一种变态的畅快。,“沈书意,你再不出来,下一刀就是蔡朗这个废物的心脏了。”

    在李风云看来,沈书意这样“狠心绝情”的女人绝对不会因为蔡朗这么一个废物而出现,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牺牲那是必须的,不要说蔡朗这个无关紧要的废物,关键时刻,自己的朋友家人那也是可以牺牲的,用他们的牺牲来奠基自己成功的霸业。

    “放了蔡朗吧。”清幽的声音响起,沈书意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目光同情而无奈的看了一眼陷入无尽痛苦之中的蔡朗,认贼作父莫过如此,只希望这一次可以让蔡朗幡然悔悟,这样蔡导师和蔡师母也可以有所安慰。

    “女人果真是心软。”李风云洋洋一笑,脚步侧移,和一旁的彭涛形成了左右夹击的队形,让沈书意绝对没有办法再逃脱。

    蔡朗呆呆的抬起头看着沈书意,又看了一眼推开自己的狼哥,突然痛苦的狂啸一声,甚至忘记了腿上的刀伤,疯了一半向着林子出口处狂奔而去。

    李风云、彭涛加上狼哥,三个人完全将现身的沈书意包围着,而此刻,再想逃走,估计真的得太上老君显灵了,否则沈书意绝对是无处可逃。

    “你为什么会出来?”疑惑的卡扣,李风云此刻也不着急,毕竟沈书意已经无路可走了,他只是好奇,沈书意白天手段凌厉的击杀了瘦猴三人,刚刚又偷袭击毙了决斗场的三个人,按理说沈书意绝对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可是她为什么会为了一个废物蔡朗而现身,让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有所为,有所不为。”淡淡的开口,沈书意也知道这一次是真的危险了,可是她也不可能真的看着蔡朗被狼哥给杀了,看着提问的李风云,沈书意淡然一笑,“这也是为什么我不会帮着你劝服谭宸加入风云堂的原因,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从来不是一路人。”

    似乎明白沈书意为什么会出现的原因了,李风云冷酷一笑,“幼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敌人的人,却枉送自己的性命,在李风云看来沈书意这是幼稚至极,不过无所谓了,他的目的只是要击杀了沈书意!

    三对一,没有一点的优势可取,沈书意身上的伤口多了一道又一道,腹部被一脚狠狠踢到,沈书意整个人直接被踢飞了出去好几米,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咳咳。”连连咳嗽着,而咳嗽牵动着身上的伤口,沈书意狼狈的摔在地上,抹去嘴角的血迹,看着狠戾逼过来的三个人,即使到了这一刻,她也没有放弃求生的希望,有些涣散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坚定之色,沈书意跌撞的站起身来。

    可是身上的伤口太多,内伤外伤都有,再加上失血,让沈书意眼前一暗,刚站起来的身体又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何苦呢。”李风云残酷而冷笑的嘲笑着,居高临下的看着还想要负隅顽抗的沈书意,眼神愈加的冰冷,只要沈书意死了,那么谭宸必定暴怒疯狂,就不可能成立绝杀,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

    沈书意冷眼看着嘲笑自己的李风云,双手用力的抓紧成拳头,慢慢的蓄积着力量,冷冷一笑,一身傲骨,“这就是我们的不同!”

    “即使用自己的性命来换?”看着还想要反抗的沈书意,李风云摇着头,“可惜了,你是一个连自己生命都能舍弃的人,这样的人也非常可怕,原则性太强,所以我也不会浪费力气来说服你,沈书意,受死吧!”

    冷冷一笑,看着狠戾杀过来的李风云,沈书意已经重伤的身体根本避不开,再次被一掌击中了腹部,可是就这时,沈书意手腕一扬,刚刚攥紧的拳头里却是一把泥土灰尘。

    “该死!”眼睛被泥土迷到,李风云暴怒的一吼,不管是多么强大的武者,眼睛永远都是最薄弱的地方。

    而就是这一瞬间的机会,沈书意猛然向着左侧狂奔而去,身体就地一倒,蜷缩成婴儿状,双手抱着头部,清瘦的身体直接向着山坡之下滚了过去。

    “追!”;李风云怒吼着,整个人濒临疯狂,他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是让沈书意逮到机会逃走了!

    山坡很是陡峭,之前就是担心沈书意会从这边逃走,所以李风云才亲自占据了这个方位,可是终究是比不上沈书意的战斗经验。

    逃是逃不走的,滚落的速度极快,身体在树杆和荆棘岩石中滚落着,沈书意狠狠的咬着舌尖,让自己清醒过来,她庆幸此刻还是夜晚,所以想要追查自己的踪迹非常的困难。

    看着不远处的水潭,沈书意快速的向着另一边狂奔而去,根本不在乎身上流淌下来的鲜血,而在狂奔了一段路之后,沈书意却改变了方向,此刻却小心谨慎了很多,重新回到了水潭这边,动作轻缓的滑落到了水中。

    黑暗之中,水潭里有一个人根本不会被发现,可是这样寒冷的深秋,人潜伏在冰冷的水中,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尤其是深山之中的潭水,更为的冰冷刺骨。

    “追,不要让她逃走了。”李风云他们也终于从山坡上下来了,沈书意滚落下山坡的时候,根本不在乎受伤,所以滚落的速度极快,而李风云他们要避开山坡上的树木荆棘,速度自然也就慢了。

    一个是不顾生死的逃,而追的敌人却不愿意受伤,就是这种差距,让沈书意有了足够的时间藏匿自己的身影,李风云和彭涛带着狼哥四处张望着,到处都是一片黑暗,寂静无声,根本找不到沈书意的踪影,比起藏匿的手段,沈书意认了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认第一。

    “这里有血迹。”狼哥快速的开口,因为是靠近水潭边,土地有些的潮湿,所以可以轻而易举的看见地上的脚印,还有散落在地上的血迹。

    顺着血迹和脚印的方向,;李风云彭涛狼哥三人向着前面追了几百米远,远离了水潭,地面硬干了很多,脚印也消失了,而血迹也同时消失了,茫茫的深山,丛林密布,瘴气横生,在这样的环境里,要找到一个人,不亚于大海捞针,而沈书意即使受伤了,但是没有人会怀疑身手的本事,她真的躲避起来,只怕根本就找不到。

    “分头找,发现了立刻高喊一声。”李风云冷声的开口,脸色异常的难看,他没有想到三个人围堵,将沈书意重伤了,可是最终还是让她逃了,而李风云有种直觉,今天找不到沈书意,只怕就真的找不到了,而随后而来的将谭宸疯狂而血腥的报复。

    李风云的计划原本就是谈判不成功,直接杀了沈书意和陆纪年灭口,这样谭宸根本找不到仇人,至于决斗场的这些人,自然也只有被灭口的份,谭宸即使查也只能查到决斗场。

    可是如今沈书意却逃走了,李风云脸色愈加的阴沉,至于先逃走的陆纪年,李风云一点不担心,他根本没有可能逃到内门,途中李风云也安排了人手将陆纪年击杀,只是沈书意却活着,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26》,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26章 九死一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26并对婚宠军妻226章 九死一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