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章 筋脉崩毁

    黑暗一点一点的褪去,天色渐渐明亮起来,冰冷的水潭之中,沈书意依旧悄然无声的潜伏在了水下,浑身已经冻的冰冷麻木,失血和内伤让沈书意意识一点一点的远离,可是每一次即将要昏厥过去的时候,沈书意冻的苍白发紫的脸上却快速的闪过一抹坚定之色。

    不能晕过去!用力的咬着舌尖,鲜艳的血从舌尖蔓延出来,剧痛让沈书意清醒了几分,藏匿在一棵临水而横卧的粗壮树杆之下,透过枝叶,沈书意看向不远处又匆匆而来的李风云三人,心里头却明白只要再坚持半个小时,找不到人的李风云、彭涛必定会离开。

    “找不到!”怒吼着,彭涛砰的一脚狠狠的踹在一旁的树杆上,三个人围攻受了重伤的沈书意,可是最后还是让她逃走了,而在林子里不断搜寻了半个多小时,却依旧没有找到人。

    “再四处找找,不要太远,就在这附近。”李风云阴霾着脸色,鹰眼之中目光复杂的看向四周,带着冷酷的杀机和愤怒,他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真的能逃了。

    如果让谭宸见到沈书意,那么就不是岛上的大乱,谭宸第一个选择报复的对象就是自己,就是风云堂,原本李风云是想要在谈判失败之后,直接灭杀了沈书意和陆纪年,这样死无对证,谭宸因为挚爱的死亡必定疯狂,可是如今沈书意逃走了,这就真的麻烦了。

    “还在这里找?”彭涛皱着眉头询问着脸色阴沉的李风云,对上他冰寒的眼神,饶是彭涛张狂一世,此刻却也不敢多言,和一旁的狼哥又迅速的在四周仔细搜寻着。

    比起彭涛的张狂,比起狼哥的凶残,李风云绝对要阴险精明太多,此刻,李风云已经明白只怕是找不到沈书意了,以沈书意的重伤状况,她即使逃,只怕也逃不了多远,应该是在什么地方藏匿起来,最开始看见的血迹和脚印很有可能只是障眼法。

    当时沈书意应该就藏在四周,可是却利用血迹和脚印将自己引走去了其他地方搜找,让沈书意有时间重新躲避起来,想明白过来,李风云脸色愈加的阴沉,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沈书意给骗了,这说明沈书意比自己更加的聪明,而且即使重伤,危及生命,可是沈书意依旧冷静,甚至将自己给耍了。

    冰冷的水让沈书意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被冻结住了,当狼哥搜寻到了水潭边,沈书意深呼吸着,然后无声无息的潜入到了水中,在满是落叶的水潭之中,天色只是微亮,狼哥根本没有找到人,他也往水里看了一下,随即就收回了目光,这样寒冷的深秋,尤其是在山中,气温最多也就零度左右,这个时候正常人藏匿在水中都危险,更不用说受伤的沈书意。

    “风云,你说沈书意会不会藏在水中。”四周最显眼的地方就是水潭了,彭涛找了一圈,依旧任何蛛丝马迹都没有找到,此刻烦躁的询问着一旁思考的李风云。

    “应该不会,太危险。”走到水潭边,李风云看了看四周的地面,如果藏在水中,沈书意只可能最开始的时候藏匿在水中,等自己去了远处搜寻才出来,但是此刻水潭的地面依旧带着潮湿,但是并没有大滩的水渍,所以沈书意不可能藏在水中。

    毕竟只要她从水中上岸,身上的水就会滴落在岸边,天气阴寒,岸边没有水渍,所以沈书意不可能藏匿在水中,而且以李风云的判断,沈书意受了重伤,失血过多,藏在水中那绝对是自寻死路。

    “妈的,这个女人最好不要让我再看见她!”愤怒的咆哮一声,彭涛再次用力的狠狠往一旁的山坡踹了一脚,力度之大,将土块给踹的散落下来,而露出一条蜷缩在地洞里的蛇。

    晦气!眉头一皱,看着差不多要冬眠盘成一个团的蛇,彭涛更是火冒三丈,直接将有些僵硬的蛇用力的一脚踢向了水潭。

    “走吧。”再留下来一点用处都没有了,而且一晚上的搜找,李风云也累的够呛,只能带着不甘心的彭涛和狼哥离开。

    冰冷的水里,沈书意猛然的从水中站起身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突然之间,有种危险的感觉,敏锐的直觉之下,沈书意想要躲避,可是浑身已经僵硬到麻木的状态,而这一条金色小蛇游动的速度也是极快,瞬间,毒牙就尖锐的咬到了沈书意的脖子处。

    “该死!”看到毒蛇身上那鲜艳的色泽,沈书意就知道这必定是毒蛇,右手猛然的伸出,用最快的速度将蛇头抓住,用力的一扯,沈书意快速的将毒蛇扔了出去,可是清瘦的身体却猛然一个踉跄。

    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岸,沈书意浑身冰冷的直发抖,拿出蝴蝶利刃用力的在脖子处狠狠的开了一个十字的刀口,双手用力的挤压着,可是冰冷僵硬的手指已经没有什么力气,沈书意一咬牙,匕首直接在伤口处用力的削了一刀,一块皮肉直接被削了下来,黑血汩汩的流淌而出。

    眼前一阵一阵的黑暗,毒素蔓延的太快,如果没有受伤,沈书意在毒素之下至多也就支撑半个多小时,可是如今浑身冰冷,冻的发抖,失血过多造成的晕眩,让沈书意明白最多十分钟自己就会支撑不住,而她一直苦苦支撑,那也是因为强大的精神力。

    拖着僵硬的身体,沈书意用最快的速度向着山坡爬了过去,一面用染血的蝴蝶利刃在沿途的树杆上留下只有龙组成员可以看得懂的暗号。

    之前被李风云他们一路追赶,虽然是黑暗的夜晚,但是她却还是留心着四周的地势地形,距离山坡不远处就有一个山洞。

    不能晕!越来越靠近了,可是沈书意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沈书意牙齿狠狠的咬着冻得青紫的嘴唇,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自己继续向着山洞走了过去。

    山洞很是干爽,以前或许是一些野兽的洞穴,不过如今却空置了很久,山洞里有不少散落的野草和干树枝,地面干爽,没有任何异味,沈书意一手扶着冰冷的石壁,慢慢的走近山洞,将地上的枯草和树枝收集到了一起,从口袋里掏出防水火柴。

    双手不受控制的颤抖哆嗦着,沈书意喘息着,用力地上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将枯草点燃,又踉跄的爬了起来,双手此刻早已经血肉模糊,这一路,沈书意几乎都是半走半爬的才到了山洞。

    因为是深秋,天气干燥,沈书意选了一棵枯死的老树,将树枝用力的向着山洞里拖了过来,山洞里散落的树枝太细,最多烧半个小时就会熄灭,而一旦昏迷,沈书意估计就会冻死。

    用蝴蝶利刃将树杆一点一点的砍成木柴的大小,堆积在火焰上,这样至少会持续烧上几个小时,沈书意终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油尽灯枯的昏厥在地上。

    火焰炽热的燃烧起来,从最开始的小火苗到最后的熊熊火焰,沈书意冰冷的衣服渐渐被烘干,而此刻她昏厥在地上,双目紧闭,脖子处的血液也干涸了,或许挺过来就能活下来,如果继续昏厥下去,只怕就真的要死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山洞里了,尤其是此刻,被沈书意拖过来的树枝挡在了山洞口,远远看去,一般人绝对发现不了这里还有一个山洞。

    “啧啧,出动这么多先天高手来猎杀小爷,还真是给小爷面子啊。”放声笑着,陆纪年冷眼看着眼前三个内门先天的高手。

    眼前三人都是风云堂的人,李风云做事素来谨慎,虽然他不认为有自己和彭涛去截杀沈书意和陆纪年会失败,但是防患未然总是好的,所以在达到内门这边的大道上,李风云还是多派了三个手下过来,而这三个人也都是先天高手,不过最强的也莫过于先天二层巅峰的境界,余下两个人一个才进入先天,一个是先天二层初期。

    “废话什么,束手就擒。”为首先天二层巅峰的男人不屑的看着桀骜不羁的陆纪年,嘲讽的嗤笑着,“死到临头还敢耍嘴皮子。”

    “哈哈,李风云和彭涛两个人小爷都不惧怕,会怕你们三个小瘪三,手底下见真章吧,就你,看起来你身手最好,小爷看看你能不能杀了我。”陆纪年狂声一笑,对着为首的男人勾了勾小拇指,十足的挑衅。

    “那好,既然你想要死,我就成全你。”不得不说陆纪年这模样的确够挑衅够惹人上火,所以为首的男人怒着脸,直接冲了过来要和陆纪年单挑,“你们站在一旁不要动手。”

    要的就是这样的机会!陆纪年冷冷一笑,他现在可没有时间和这些内门先天的人过招,小意被李风云和彭涛追捕,生死未卜,陆纪年必须尽快的赶到内门见到谭宸,否则真的出了什么事,不要说谭宸会暴怒,陆纪年也不介意血洗了风云堂。

    短短一个罩面,陆纪年看着直奔自己胸口而来的拳头,却没有丝毫的躲闪,这让一旁的三个男人不由冷笑起来,对陆纪年的嘲讽意味更甚了几分,竟然吓到连躲都不敢躲了,外门这些人真的够垃圾的!

    一拳头狠狠撞击到了胸膛上,不过陆纪年将内息都调转了过来,所以此刻陆纪年并没有受什么伤,而大意轻敌的男人却被陆纪年直接钳制住了。

    “够了,都给我让开,否则我不介意杀了他。”陆纪年冷声的开口,右手掐着男人的脖子,虎口卡住了男人的咽喉,英俊邪魅的脸庞上此刻表情格外的阴冷,杀机毕露,让余下的两个男人也不敢上来,唯恐陆纪年真的动手杀人。

    挟持着男人,陆纪年快速的向着内门方向走了过去,而被卡主喉咙的男人根本没有办法说话,不能呼吸之下脸被憋的通红,大脑缺氧,脑子里也是一阵一阵的晕眩,丝毫没有任何的反抗力,而余下的两个男人也忌惮陆纪年手中的人质,只能远远的吊着。

    “怎么回事?”几个年轻的男人正背着一个竹篓走了过来,远远看见陆纪年他们这边不对劲,几个年轻的男人快速的走了过来,而他们身后则跟着一个看起来四十来岁的男人,很是清瘦,面容清癯,似乎也很诧异在内门的路上还有人公然挟持人质。

    两个男人一看过来的几人,尤其是他们背后背的小竹篓,立刻明白了他们的身份,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快速的迎了过去,态度很是恭敬,“我们只是有了小冲突,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张狂,挟持了人质。”

    “几位是中医宗的医师?不知道谭亦是不是在中医宗。”陆纪年快速的开口,直接将手里的人质扔了出去,向着面容清癯的男人走了过去,“人命关天,我必须立刻找到谭亦去救人。”

    “谭亦?”面容清癯的男人怔了一下,也知道事态紧急,“你跟我过来。”

    一旁风云堂的三个男人还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看到清癯男人那看起来温和但是却锐利的眼神,不由心头一颤,不敢多说什么,不管是内门还是外门,谁都不敢招惹中医宗的人,否则日后受了伤就不要指望有医师给你医治,而且想要中医宗那些特质的药丸,或者泡药浴,这些也都甭指望了。

    谭亦可以说是中医宗这五百年来最天才的医师,年纪轻轻,可是一手针灸术却是出神入化,聪明好学,举一反三,虽然进入中医宗的时间很短,但是却已经是二级医师,更被中医宗那些老医师看中,一个一个都想要收谭亦为关门弟子,传承自己的衣钵,只可惜谭亦只有一个,最后几个老医师争夺无果之下,只能都将谭亦收为徒弟,几个人轮流教导。

    “小亦,这是你开的方子?”此刻中医宗的大堂,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医师震惊的看着手里头的药方,这是一张药浴的药方,岛上的很多武者都用这个方子泡药浴,可以舒展筋脉,常年泡下来,温和的药性渗透到肌理,可以祛除身体的暗伤。

    但是药浴毕竟是辅助的效果,见效慢,需要长年累月的坚持,可是此刻,老医师看着谭亦更改过后的药方,在震惊之后,更是浓浓的喜悦,连连赞叹,“小亦,你果真是中医界的天才,青出于蓝,青出于蓝啊!”

    “谭亦。”这边谭亦刚要开口,陆纪年的声音已经远远的传了过来,中医宗一贯安静,突然传来这样大呼小叫的声音,立刻引起众人的不满,不过因为叫的是谭亦的名字,中医宗的众人倒是没有多抱怨什么。

    “出什么事了?”略显得清瘦的身体快速的跑了出去,看到陆纪年的这一刻,谭亦立刻知道出事了,陆纪年看起来有些的狼狈,脸颊上有树枝划出的伤痕,伤口还很新,现在不过早上七点钟不到,这伤口应该在三小时之前划出来的,那就是夜里三点钟,这个时候陆纪年还在和人打斗,必定是出事了。

    “小意被风云堂的李风云和彭涛给堵住了,现在生死不知。”陆纪年快速的开口,神色阴狠,他身为龙组的头,身份太过于机密,所以基本没有什么朋友,而沈书意和谭宸他们是陆纪年的死党家人,更不用说之前沈书意让陆纪年先走,她去引开李风云等人,这份情,陆纪年接下了。

    中医宗的人一直都以为谭亦绝对是翩然绝世的小王子,气质优雅,尊贵不凡,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世家子弟的气息,而谭亦为人也很是和善,和中医宗所有人关系都是不错,聪明好学,这样的谭亦真的如同古堡里走出来的王子殿下。

    可是此刻,看着谭亦那原本俊美优雅的表情倏地一下冷酷,一双狭长的凤眸之中不再是点点的笑意,而是酝酿着狂怒的杀机,这一刻,谭亦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从优雅转为了狠戾,从王子转为了恶魔,那种骇人的气势让所有人都震惊甚至忌惮。

    “通知我哥了吗?”快速的开口,谭亦迅速的向着一旁自己的药房跑了过去,背起药箱,“走,立刻过去找小意。”

    “中医宗的人已经帮忙去通知谭宸了。”陆纪年快速的回答,和谭亦迅速的向着外面疾奔而去,这个时候,他们快一分,沈书意就安全一分,时间太宝贵,谁也不敢多耽搁。

    看着直接远去的两个人,一旁的老医师愣了一下,随即缓缓的低喃,“果真是兄弟。”

    中医宗的其他人也附和的点了点头,之前他们也知道谭宸和谭亦是两兄弟,可是不单单五官不相似,谭宸的五官更像谭骥炎这个当爹的,棱角分明,五官深刻,看起来就是冷酷古板的威严。

    可是谭亦则是优雅很多,嘴角总是带着浅笑,给人如沐春风的优雅尊贵,但是刚刚看着谭亦变脸,那种冷酷凛冽的杀机,这个时候再没有怀疑他不是谭宸的弟弟,原本的优雅只是一种伪装而已,真的狠起来,谭亦绝对比任何人的手段都要狠戾。

    没有人会责怪陆纪年,毕竟沈书意去引开李风云等人,让陆纪年逃走是最正确的选择,如果反过来的话,李风云等人绝对会对沈书意穷追不舍,而沈书意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回到内门来报信,而正因为陆纪年不是李风云他们截杀的首要目标,所以他才有时间有机会用最快的速度回来找谭亦和谭宸。

    清晨的山林泛着白色的雾气,远远看去,层林尽染,雾气弥漫,朝阳的光芒之下,宛若仙境,可是此刻,不管是冷着脸的谭宸,还是阴狠着眼神的谭亦,包括带路的陆纪年去都是肃杀着眼神,步履匆忙,在两个先天高手的围堵之下,沈书意想要安全离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可是谭宸却相信沈书意不会出事,正是这份信任让谭宸没有失控,没有暴怒,依旧保持着最冷静的心思,动作迅速的穿梭在丛林之中,寻找着沈书意的下落。

    “打斗到这里结束了。”山坡旁,陆纪年快速的开口,这里还有打斗的迹象,可是再往前面走却没有,看得出这里是沈书意最后停留的地方。

    “下面。”冷沉的声音冰寒的似乎每个字都是被冰渣子给冻过了一般,谭宸看着明显被压趴的草丛,快速的向着山坡走了下去。

    水潭四周脚步显得很是凌乱,来来回回的脚印,但是唯独沈书意的脚印只是延伸了几百米就消失了,谭宸双手紧紧的攥成拳头,凤眸冰冷,薄唇紧抿,可是谭宸依旧压制着自己几乎压制不住的狂暴情绪,冷静的观察着水潭边的地面。

    李风云虽然精明,但是实战经验毕竟少了很多,尤其是野外求生的各方面更是匮乏,所以李风云当时看到沈书意的脚印向着远方蔓延,就立刻带着彭涛和狼哥追了过去,可是谭宸一眼就看出这个明显的脚印是沈书意虚晃的一招,而谭宸则是仔细的沿着水潭慢慢的搜寻着,他可以肯定小意绝对是藏匿在了水潭中。

    “这边有血迹。”谭宸眉宇狠狠的皱了起来,原本压抑的情绪此刻根本压不住,冷峻的脸庞冰冷如霜,地上有着一滩被冻硬实的泥土,而地上还有鲜血的血迹,只是看着那血迹的颜色不是红色还是泛着黑,谭宸表情愈加的冰寒。

    一旁陆纪年也是沉着脸,他已经可以想象得出沈书意九死一生的危险,受了伤却藏匿在冰冷的水潭之中,只怕还中了毒,即使逃开了李风云的截杀,却也是凶险万分。

    “看看四周有没有小意留下来的记号。”谭亦如今算是最冷静的一个,拍了拍陆纪年的肩膀,谭亦知道陆纪年和沈书意同属同一个部门,那么势必有联络的暗号。

    “这边走。”果真,在不远处的一棵树杆上,陆纪年发现了沈书意用蝴蝶利刃留下来的标记,而树皮上也沾染着鲜血,这让陆纪年的脸色再次一沉。

    山洞之中,光线依旧俺当年着,火光照亮着石壁,而此刻,沈书意正痛苦的蜷缩着身体,失血过多的脸痛苦的拧着,虽然还在深度昏迷之中看,可是身体里却似乎有两股力量正在战斗一般。

    谭亦为了给沈书意调理身体,开了不少的药,很多都是外面再也找不到的珍贵药草,外面的环境污染太严重,除了神龙架这些少部分的原始山林没有被人工开发之外,其他地方都有人类涉足的痕迹,环境被破坏了,那些天材地宝的草药也越来越少了,更多的都是人工培育出来的。

    可是岛上不同,环境保持的极好,基本都是原生态的,所以中医宗这边存有大量珍贵的药材,而谭亦正是用这些极其珍贵的药材给沈书意调理身体,温养筋脉。

    而此刻,肉眼看不见的身体筋脉之中,之前金色毒蛇的毒素正在血管之中扩散着,可是去遭遇到了筋脉之中内息的抵挡,如同仇人相见一般,两股看不见的力量在沈书意的筋脉之中直接厮杀了起来。

    其实沈书意之前一直都没有办法使用内息,也感觉不到内息的存在,只有那一次在重力室,沈书意才感觉到了内息,可惜那仅有的一次之后,内息再次消失,潜伏在了沈书意的身体里,无声无息,任凭沈书意怎么锻炼都调动不了,如果不是相信自己,沈书意几乎以为自己根本没有凝念出内息。

    而此刻,藏匿在筋脉之中的内息似乎被敌人给侵占了地盘一般,直接狂暴的和血液之中的毒素厮杀起来,被天地宝材滋养温润的筋脉之中,凝念出来的内息带着绝对的强势。

    “啊!”无意识的痛苦低喃,沈书意只感觉越来越痛,如同身体里的筋脉在一点一点的崩毁,她以前要学习内功心法,但是蔡导师就曾经担心过这一点。

    可是凝念内息的时候并没有出事,只是沈书意找不到筋脉之中的内息,可是此刻,那筋脉却在内息和毒素的厮杀之下一点一点的崩坏,原本还没有完全愈合的暗伤如同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边有浓烟的味道。”陆纪年快速开口,直接奔着不远处的山洞飞奔而去,可是却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更加的快速。

    谭宸踢开洞口的枯树枝,一眼就看到了蜷缩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沈书意,一旁火苗还在燃烧,只是火焰小了很多,山洞里有种淡淡的血腥味,沈书意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烤干了,不过那残留的血迹依旧怵目惊心,尤其是颈部,直接是被削掉了一块肉。

    “哥,不用动小意,纪年将火烧的旺一点,将枯草合拢起来,铺上衣服。”谭亦快速的开口,看着沈书意即使昏迷却还是痛苦的表情,心里头一沉,不安的感觉席卷上来。

    山洞再次热了起来,火烧的很旺,谭宸将沈书意重新抱起来放到了衣服上,而谭亦也开始给沈书意把脉,只是眉头却越皱越深,尤其是在看到沈书意颈部的伤口,再联系到沈书意青紫的嘴唇,这是中毒的迹象,而最让谭亦担心的是沈书意暴动的脉息。

    “我先给小意针灸。”声音清冷着,谭亦动作迅速的打开自己的药箱,瞄了一眼脸色阴沉的谭宸,小意不能出事,否则哥绝对会疯狂的。

    岛上虽然都是身手高强的武者,可是现在毕竟是高科技的时代,岛上的人再强悍能强悍得过导弹热武器吗?谭亦不敢去想沈书意如果出了什么事,谭宸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或许每个谭家的男人都是如此的疯狂,骨子里带着一种绝然的狠戾和残酷。

    当年他老爸谭骥炎为了瞳,差一点导致和R国开战,如今,谭亦半点不怀疑谭宸对沈书意的感情,而谭宸如果真的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一点都不奇怪。

    一根一根的银针迅速而精准的扎到了沈书意的穴位上,让原本暴乱的脉细渐渐的平稳下来,当第二次把脉,谭亦饶是镇静,此刻却也是脸色煞白。

    “怎么了?”冰冷着嗓音,谭宸低声的开口的,他正给沈书意身上的外伤涂抹着药膏,看到谭亦骇然惊变的脸色,谭宸依旧漠然着脸,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疯狂,只是这种情绪被压制下来,让谭宸看起来依旧平静,但是却更让人不安和害怕。

    “没事,幸好我有所准备。”谭亦深呼吸着,在沈书意之前想要尝试学习内功心法,凝念内息的时候,谭亦就开始准备,如果沈书意的筋脉崩毁,该如何应对。

    只是之前这一状况并没有发生,谭亦当时还松了一口气,可是他没有想到沈书意的筋脉终究还是崩毁了,不过幸好有了之前的准备,谭亦倒没有慌乱,快速的从药箱里拿出他之前为此准备的药剂,“哥,给小意服下,我要先化验一下,看看小意体内是什么毒。”

    陆纪年这会也从外面走进了山洞,手里头拿着几个毛竹筒,装了清水,将竹筒架到了火上烧着,看着昏迷不醒的沈书意,陆纪年沉着脸,小意一定会挺过来的,只要没有被杀死,不管情况多么的危险,龙组的每个人都会在危险之中挺过来的。

    给沈书意服了药,身上的伤口也被上了药包扎了,虽然岛上的中医更为盛行,但是谭亦却也涉足了一些西医的知识,而此刻检查出沈书意是中了蛇毒,谭亦倒是松了一口气,如果是一些调配出来的毒药,想要解毒就困难多了。

    虽然没有设备检验出是什么毒,不过沈书意血液之中的毒素并不多,谭亦只当沈书意中毒不深,却根本没有想到在不久之前,她经脉中的内息和毒素展开了一场厮杀,而这也导致了沈书意筋脉的崩毁。

    “我给小意挂上了药水,这种是我配置出来的解毒血清,一般的毒素都可以清除,小意中毒不深,估计半天的时间就可以了。”谭亦此刻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足足忙碌了两个多小时了,给沈书意挂上了简易的点滴,谭亦最担心的还是沈书意此刻崩毁的筋脉,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筋脉崩毁,轻者武力尽废,重者日后生活自理都困难,沈书意此刻还昏迷着,谭亦并不能确诊沈书意的状况,只有一个大致的了解,而在情况没有稳定之前,也不宜挪动。

    山洞之中,谭宸大手紧紧的握着沈书意的手,原本白嫩的手指上此刻全是伤口,有些是被荆棘给刺的,有些是滚落下山坡的时候被乱石给刮蹭出来的,谭宸心疼的看着昏迷不醒的沈书意,黑眸之中的冷怒已经褪去,被心疼所代替。

    谭亦和陆纪年走到山洞外面,并不打扰谭宸和沈书意,陆纪年背靠着身后的石壁,一夜未睡的奔波和劳累,再加上愤怒和担忧,陆纪年看起来倒是有种憔悴和沧桑。

    “小意的身体是不是很严重?”缓缓的开口,陆纪年看向阳光之下的谭亦,虽然谭亦掩饰的很好,但是陆纪年也是人精,自然瞒不过陆纪年的眼睛。

    沉默着,谭亦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能做的他刚刚已经做了,外伤和内伤并不用太担心,有谭亦在,绝对不会让沈书意的身上留下任何的伤痕,可是真正棘手的是沈书意的筋脉。

    “毒素也不严重,外伤也不严重,小意的身体出了什么事?”陆纪年再次追问着,脸色严肃了起来,沈书意身上的外伤陆纪年也看到了,只是一些皮肉伤,而内伤的话,有谭亦在,痊愈只是时间的问题,可是谭亦面色如此凝重,让陆纪年不由的心惊。

    “之前小意学习内功心法的时候,我担心她会筋脉承受不住而崩毁,不过这并没有发生,可是刚刚小意筋脉暴乱,虽然已经被针灸镇压下来了,但是筋脉却已经崩毁了,很严重,具体还需要等小意苏醒之后再判断。”谭亦俊美的脸上闪过阴冷的杀机,看起来显得有些清瘦苍白的俊脸,此刻冰冷着眼神,骇然的凶光让人惊恐,对于伤害到沈书意人,不要说谭宸不会放过,谭亦也绝对会让对方生不如死,悔不当初!

    安静的山洞里,不时传来柴火燃烧的荜拨声,陆纪年走了进来,看着给沈书意继续检查的谭亦,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最多还有十分钟,小意应该就会醒过来。”

    龙组有过专业的训练,只要人不死,即使在昏迷之中,潜意识中也会给自己下命令,让自己苏醒过来,只有苏醒过来,才能脱离危险,而这个过程最长是五个小时。

    而再有十分钟就到五个小时了,所以陆纪年判断沈书意就要苏醒过来,若不是受伤到了极限,沈书意绝对早就醒过来了,这种强制苏醒已经成了一种烙印在脑海里的死命令。

    十分钟之后,沈书意眉头皱了皱,身体猛然一震,而一旁谭宸快速的按住了沈书意的手,防止她手背上的点滴针头会移位。

    这是哪里?睁开眼,意识还是迷离的状态,按照常理,沈书意绝对不可能苏醒过来,以她身体受伤的程度,尤其是筋脉受损崩毁,沈书意至少要昏迷两天,可是在龙组的训练,让沈书意即使昏迷,即使重伤,却也会强制让自己醒过来。

    全身剧痛,而这种痛也让沈书意的意识慢慢的清醒,之前被李风云和彭涛追杀的一幕一幕慢慢的浮现在了脑海里,获救了!

    沈书意咧嘴一笑,可是干裂的嘴角却因为笑而龟裂,血迹渗透出来,沈书意只能困难的转动脖子,看着身边满脸心疼之色的谭宸,调皮的眨了眨眼,沈书意倒也想要开口,可是喉咙里干的冒火,肺部也有些的抽痛,说话有些的困难。

    “别动,我给你喂一点水。”谭宸沉声的开口,声音带着嘶哑,大手温柔的抚着沈书意的额头,接过陆纪年递过来的水,用棉棒蘸湿着,然后湿润着沈书意干裂的嘴角,“有点发烧,不过没事了,谭亦过来了。”

    点了点头,沈书意笑着看着一旁满脸关怀之色的谭亦和陆纪年,“我没事,只是全身有些的痛。”

    而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最为了解,虽然只是苏醒过来短短几分钟,可是沈书意却已经感觉到身体内部那种断裂的剧痛,像是被人将全身的筋脉都给剪断了一般,即使呼吸,但是身体里却也是难以忍受的疼痛。

    “蛇毒已经祛除了,外伤也敷了药,内伤还需要慢慢调理,没事的,小意。”谭亦放缓了声音,温柔一笑,只是从沈书意过于冷静的表情里,谭亦明白她已经发现了自己身体的问题。

    “谭宸,不要担心。”目光重新的转向一旁的谭宸,昏迷的时候还感觉不到筋脉锻炼的痛,如同火烧如同刀割,此刻,沈书意努力忍受着一波一波侵袭而来的剧痛,努力的对谭宸扬起笑容,可是太痛之下,沈书意疲惫的闭上眼睛,慢慢的让自己陷入到黑暗之中。

    “昏睡也是身体自我调理的一种。”谭亦低声的开口,看向脸色再次冷酷下来的谭宸,“哥,我们将小意抬回去,到了中医宗治疗会更好。”

    在沈书意昏迷的时候,陆纪年已经做好了一副担架,谭宸俯身在沈书意干裂的嘴角亲吻着,随后动作温柔的将人抱起,慢慢的放到了担架上面,一旁谭亦举着点滴瓶子,此刻蛇毒已经去除了,点滴瓶里是谭亦配置的温养筋脉的药水,对沈书意已经崩毁的筋脉最为有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27》,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227章 筋脉崩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27并对婚宠军妻227章 筋脉崩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