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根正苗红

    咖啡厅。

    早晨客人很少,看起来有些的稀朗,沈书意和邯烨在服务员的带领之下直接向着廖先生走了过去,按理说一般会选择在包厢里谈事情,沈书意看着只是随意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来的廖先生,再次肯定他肯定是临时变卦了,所以都懒得和沈书意去包厢详谈。

    “沈小姐,实在对不起,可是我老婆说了这个价格太低了一点,简直就是贱卖,所以关于赔偿金的问题,沈小姐不用担心,连同定金我会全额赔偿给你。”廖先生虽然看起来依旧很热情,但是却不同于昨天沈书意去看房时的表情,态度看起来有些的不耐烦,只是因为已经和沈书意签订了合同,交了定金,所以才抽时间在这里应付。

    “价格上不能再商量了吗?”沈书意微笑的开口,坐了下来,并没有因为廖先生的临时变卦而生气,平和的目光定定的看着不耐烦的廖先生,莫名的,沈书意有种感觉,这件事只怕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

    “不行,抱歉沈小姐,我立刻就将定金和赔偿金转账给你,我们之间的购房合同也终止了。”廖先生态度倒是强横了几分,不过有些顾忌坐在一旁不言不语,但是看起来很不好惹的邯烨,所以倒也不敢对沈书意有什么恶劣态度。

    廖先生拿过放在一旁的ipad,快速的登陆到了银行账面上,然后将之前的定金和赔偿金一起转账到了沈书意的账号上,廖先生看向沈书意,“沈小姐,麻烦你将购房合同给我,这个合同已经作废了。”

    邯烨皱了一下眉头,他看得出沈书意很中意廖先生的那房子,否则地段那么偏,要价也有三百一十八万,沈书意不会连价格都没有还直接就订下来了,这会看到廖先生出尔反尔,邯烨看向身侧的沈书意,如果她不愿意中止合同,邯烨绝对不在意诉诸武力让廖先生遵守合同来办事。

    “地方再找就好了。”沈书意干脆的从电脑包里将之前签署的购房合同拿了出来交给了廖先生,虽然有点可惜,不过北京城这么大,再找一处合适的地方也不是太难。

    看沈书意并不准备追究什么,邯烨自然也就保持着沉默,一旁廖先生接过合同快速的翻阅了几眼,脸上露出笑容,“多谢沈小姐了。”

    廖先生快速的将是手里的合同给撕了丢在一旁的垃圾桶里,随后拎着公事包笑眯眯的向着楼上的包厢走了过去,看来他准备重新交易的人竟然也约在了同一间咖啡厅,不过不同于对沈书意的应付,这一次廖先生可是订了包厢。

    看着心满意足离开的廖先生,沈书意摇摇头笑了起来,对上邯烨疑惑的目光开口解释着,“他的房子地段太偏,不好卖,否则不会在中介挂了一年多都没有卖出去,廖先生既然临时变卦,肯定是有其他买主找到了他。”

    “而这个新买主不会是普通人,如果是普通人,三百多万也不算小数目,不可能再加价,而且廖先生干脆的赔偿了我五万的赔偿金,这说明新买主给的房价肯定要高很多,那么不是有钱就是有权的新买主,所以廖先生才这么干脆的中止了和我合同的。”沈书意慢悠悠的开口,喝了一口侍应生送上来的咖啡,继续分析道,“如果只是有钱人,廖先生或许会隐晦的提示我有新买主,给出的价格更好,问我愿不愿意加价,两个买主竞争,这房子的价格肯定要高出不少,可是他直接就拒绝了我,只怕新买主是个有权的。”

    在北京城这地方最不差的就是掌权者,廖先生的这房子并没有多少经济价值,那么新买主看中了这地方,只怕也只是因为个人的原因,建造一个山间别墅什么的,而且这个新买主只怕已经在楼上的包厢里和廖先生商谈了,行事作风这么急,绝对不是那些在政界打拼老谋深算步步为营的当权者,更可能是他们的小辈。

    所以在沈书意看来廖先生这房子能不能卖出去还是个未知数,有点悬,毕竟这房子三百多万并不值,沈书意只是很中意,所以才没有讨价还价,而三百多万买了房子,装修什么的估计也得几百万,一般这些权二代权三代们也不会出手就是上千万,所以这房子还是有点悬。

    楼上包厢,看着眼前的两个年轻男人,廖先生态度显得极其的恭敬,“岳少,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是不是将合同给签了?”

    “不错,办事效率挺快的啊。”说话的年轻男人正是廖先生口中的岳少,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岁,带着年轻人的嚣张气息,挑着眉头看了一眼廖先生,玩味一笑,“那行,合同拿过来吧,五十万我立刻转账给你,至于房产转让的手续你不用去了,将土地证和房产证,还有你的身份证复印件都拿过来,我自己去办理过户手续就行了。”

    “什么?五十万?”廖先生拿合同的动作顿时僵硬住,错愕的抬头看向眼前的岳少,“岳少,你这是在和我说笑吧?我们昨天晚上在电话里不是说好了,五百万我将房子卖给岳少你。”

    “开玩笑?你有什么资格值得小爷和你开玩笑。”冷嗤一声,岳少懒懒的靠在椅子上,优雅的端起咖啡杯轻啜了一口,年轻的脸上满是鄙视和不屑,“就你那破地方,给你五十万已经是我亏本了,要知道你那可是林业局的房子,当年你家老头子还不知道用什么不正当的手段将房子给拿下来的,这点破事我都懒得派人去查,否则的话,真查出什么肮脏事,你家老头子就不是跟你去国外享福了,而是准备进监狱养老吧。”

    廖先生整个人直接呆住了,他根本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么的变卦,他原本将房子卖给了沈书意,自然是高兴的厉害,可是昨晚上却接到了眼前这个岳少的电话。

    廖先生一打听才知道这个岳少可是个军二代,他老爹岳大国可是军中大校,而跟着岳少伟一起出来吃饭的几个年轻人都是同一个圈子里的少爷们,有的是军中的二代三代,有几个是官二代官三代。

    饭局里,岳少伟直言看中了廖先生的房子,开价五百万,直接要将房子给拿下来,不要说岳少伟给的这价格极高,比起和沈书意交易的价格足足高了快两百万了,就冲着岳少伟军二代的身份,廖先生自然宁愿毁约将房子卖给他,所以才有了之前和沈书意毁约的一幕,可是廖先生没有想到五百万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五十万。

    “和他啰嗦什么,直接将人给抓起来,一破房子,还敢和我们开价,什么东西。”坐在岳少伟身边的年轻男人理着板寸头,看起来一副凶相,眉头一皱,态度很是恶劣,似乎很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开口就要将廖先生给抓起来。

    “康子,何必这么麻烦,我看廖先生也不是不识趣的人。”笑着拍了拍吴康的肩膀,岳少伟意味深长的看向一旁脸色煞白的廖先生,懒洋洋的站起身来,“廖先生我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否则就不要怪我们公事公办了。”

    廖先生此刻懊悔的恨不能一头撞死自己,就因为贪了这两百万,结果就弄成这样,可是看着走在前面的岳少伟和吴康,廖先生也知道自己只能吃这个哑巴亏,可是五十万?廖先生懊丧的连路都走不动了。

    从楼上包厢下来,当看到还坐在一旁喝咖啡的沈书意和邯烨,廖先生脚步一顿,心里头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他即将要带全家出国了,虽然岳少伟这些权二代们可以在北京城只手遮天,但是自己到了国外,他们也动不了自己分毫。

    “廖先生,你可以去试试,我倒要看看北京城里,我岳少伟看上的东西谁敢动。”岳少伟倒也精明,一眼就看透了廖先生心里头的小算盘,玩味冷笑着,倒没有继续走,而是直接在一旁的空桌边坐了下来,有些人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廖先生一想到岳少伟所说的五十万,自然想要去沈书意这里试试,就算得罪了岳少伟又怎么样?反正他要出国了,手续都办好了,就等着这边房子卖掉之后直接就走了,廖先生完全可以打电话让家人先出国,他可以委托律师办理接下来的交易手续等问题。

    在岳少伟戏谑的眼神里,为了这几百万,廖先生心一横向着沈书意和邯烨走了过去,反正到时候将交易的事情交给律师处理,岳少伟再有权利也没有办法将手伸到国外去。

    “沈小姐,刚刚真的很抱歉。”笑容很是牵强着,廖先生低声的开口,瞄了一眼沈书意,从之前廖先生毁约,到此刻,沈书意依旧是神色平静,看起来并没有生气,很好说话的模样,这样廖先生不由的有了几分期待之色,“沈小姐,这个房子你还要吗?我可以卖给你。”

    “噢?不知道廖先生怎么又要将房子卖给我了?”沈书意笑着开口,余光扫了一眼坐在不远处桌子边的岳少伟和吴康,看来自己推测的果真不错,这两个少爷只怕是将价格压的很低,逼得廖先生转头又找自己卖房子。

    廖先生尴尬的笑着,这事他做的太不厚道了,但是这可是白花花的钱,廖先生厚着脸皮看着沈书意,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沈小姐,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也就一个商人,在北京城这地算什么啊,出来个有身份的随便几句话就能让我蹲牢房去,我也是被逼着才和你毁了约,谁知道这些少爷太不地道了,他们只出五十万就要买我的房子,沈小姐,你看,要不这样吧,之前不是给了你五万的赔偿金,总价上我便宜你三万,就三百一十五万怎么样?”

    “廖先生,你房子卖给我之后你直接去国外,天高皇帝远了,可是我这房子只怕拿到手也住的不安稳。”意有所指的开口,沈书意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岳少伟和吴康,看来他们是一点不担心有其他人敢买廖先生的房子,估计就是买了,岳少伟他们也能将房子重新拿回来。

    被沈书意这么一说,廖先生饶是脸皮极其厚,这一下也是尴尬的厉害,他自然就是这个打算,等拿到钱了,他就出国了,至于沈书意会不会得罪岳少伟,那就不关自己的事了。

    “那好,沈小姐,我们也说开了,房子我三百万整的卖给你。”廖先生一咬牙,决定后退一步,虽然亏了,但是钱到手出国了才是正事,他也担心夜长梦多。

    摇摇头,沈书意神色悠然,抿唇一笑,“房子我会买,事后这些人如果找麻烦我也接着,不过这房子我只出一百万。”

    此言一出,一旁的廖先生直接傻眼了,一直沉默的邯烨也着实愣了愣,从刚开始到现在,他以为沈书意很好说话,脾气也好,所以廖先生这样出尔反尔的人,沈书意也不生气,甚至愿意继续买下这房子,可是当沈书意将价格杀到一百万时,邯烨才明白原来沈书意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之前好说话,那是因为房子是廖先生的,沈书意和他争论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不过是浪费口水而已,但是此刻廖先生有求于沈书意了,沈书意自然不会客气,直接将三百多万的价格杀到了一百万,干净利落,绝对够狠。

    “沈小姐,你这个价格太低了,太低了。”廖先生足足愣了几分钟这才回过神来,不敢相信的看着沈书意,脸色灰白,心里头也是薄凉薄凉的,他就算是贱卖,这房子也最少能卖到两百五十万,一百万,这简直等于是白送人了。

    沈书意但笑不语着,优雅的喝着咖啡,并没有多说什么,大家都是聪明人,不远处的岳少伟和吴康之所以这么淡定,是因为他们笃定他们看中的房子没有人敢买,就算买了,最后也会到他们手里头。

    而廖先生回头找沈书意,也没有存什么好心思,不过是想要多卖一些钱,他这房子,除了沈书意敢接手之外,一般人绝对不敢接手买,而且这么一拖,廖先生也担心再生什么变故,如果岳少伟他们真的从林业局这边动手脚,到时候不要受房子了,估计廖先生的父亲都要被牵扯抓到牢房里。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着,廖先生猛然的抬头看向沈书意,带着几分壮士断腕的狠心,“沈小姐,我们明人不说暗话,这房子两百万,我卖给你了。”

    “一百万,如果你卖我就买,我们立刻去办手续,我保证你可以安全的离开北京城,要不我就继续看其他的房子,为了一处房子,得罪几个权二少不值得。”沈书意面带微笑,笑容平静,但是态度却格外的坚决。

    廖先生此刻是真的悔,他如果不是贪财,那么这房子已经卖出去了,三百一十八万,可是如今,一百万?但是不卖的话,廖先生偷偷的瞄了一眼不远处正抽着烟,优哉游哉的岳少伟和吴康,他明白这根本容不得自己选择。

    “好,一百万,我卖给你,不过你要负责将我安全的送到机场登机离开。”廖先生狠狠心,终于还是决定一百万卖给沈书意了,毕竟如果卖给岳少伟他们只怕就五十万的价格,虽然都是亏,但是能少亏一点总是好的。

    不远处看着似乎谈拢的沈书意和廖先生,岳少伟危险的眯了眯眼睛,表情很是阴冷,他没有想到还真有不怕死的人敢接手这房子,只要长了脑子的就知道这房子绝对买不得。

    “康子,那女人你认识吗?”低声的开口,岳少伟脸色有些的不悦,不过却还是压住了怒火,北京城这地,谁也不敢太嚣张,水太深,弄不好自己死了不说,还牵连整个家族都跟着倒霉被铲除,所以岳少伟询问这一旁的吴康。

    岳少伟的父亲岳大国调到北京军区之后,岳少伟也跟着过来了,在北京城也莫过于十年的时间,不过吴家可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家里三代,在北京城很有一些关系。

    吴康的爷爷虽然退下来了,可是他老爹如今正红,北京武警总队副政委,母亲也是武警总医院的心外科主任,而吴康的姐姐在商界也是小有名气,姐夫家里也是从政的,比起岳少伟而言,吴康家的关系更为深厚。

    “不认识,不过她身边那男人绝对是从部队出来的。”吴康绝对是根正苗红的二代,所以从小脾气就暴躁,性子蛮横,但是眼光还是有几分的。

    吴康如今也不过二十四岁,和他这一辈的人,基本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不管是谁家的,关系好或者不好,吴康基本都认识,再生疏也见过面,毕竟圈子就那么大,老一辈有什么生日寿辰,圈子里的小辈肯定都是要到场的。

    沈书意的脸太生,吴康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所以沈书意绝对不可能是圈子里的人,即使家里小有关系,但是绝对不够资格和吴康他们平起平坐,所以吴康倒是一点不在意。

    “估计是什么三流家庭出来的。”吴康这个土生土长的北京城少爷既然都不认识,岳少伟也担心会得罪什么不该得罪的人,站起身来,面带着冷笑向着沈书意和廖先生走了过去。

    看到岳少伟过来了,廖先生表情一怔,立刻就紧张起来,眼神里带着惶恐之色,偷偷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却见她丝毫不在意,依旧淡定悠然,廖先生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沈小姐只怕也是有身份的人。

    “小丫头,这房子我看上了,你要是喜欢,赶明我给你留心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这房子就让给我了。”站定在桌子边,岳少伟懒懒的靠着一旁的椅子,笑着看向沈书意,话语倒是还中听,可是那态度却说明了一切,带着几分威胁几分高傲。

    “不好意思,我也看上了这房子,以后有合适的房子我也给你留心着。”态度从容,沈书意笑着站起身来,“而且合约我们已经签了,就剩下最后的过户手续了。”

    岳少伟脸色一沉,他是懒得和沈书意这样的小角色多废口舌的,不过看是个丫头,岳少伟自认还是有几分风度的,可是却没有先到沈书意竟然敬酒不吃。

    “这房子我既然看上了,那就是属于我的,你难道以为签了合约就万事大吉了?”冷声的开口,岳少伟不悦的看着沈书意,他之前客气,不过看她是个女人,而且是一个看起来很舒服漂亮的女人,但是既然给脸不要脸,岳少伟自然也冷了脸。

    “你是军队哪个部分的?”吴康更是不将沈书意放在眼里,既然确定她不是圈子里的人,那么吴康自然不会在意一个没有背景的女人,吴康看向邯烨,能让一个部队出来的当保镖,只怕家里也是有几分背景。

    邯烨却根本没有回答,漠然着一张刚硬的脸庞,对于邯烨这种曾经是特种部队出来的军人,岳少伟和吴康这种完全依靠着家里横行霸道的少爷们,邯烨打从心里头瞧不起,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态度。

    “妈的,给脸不要脸!”比起岳少伟的脾气,吴康绝对是暴躁多了,此刻看邯烨竟然无视自己,吴康怒喝一声,一手直接操起桌子上的咖啡杯向着邯烨砸了过来。

    可是吴康的动作虽然突然,但是比不了邯烨的动作够快,他依旧冷漠着一张脸,大手却直接抓住了吴康的手腕,用力的一个反扭,吴康痛的嘶了一声,手里的咖啡杯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半杯子咖啡也都淋了吴康一裤子,卡其色的长裤沾了咖啡,看起来异常的狼狈。

    “我草你家的祖宗,你敢对我动手?”彻底怒了,吴康从小到大还没有这么被人埋汰过,此刻一张年轻的脸上怒火中烧,嘴巴不干不净的骂了一句之后,直接向着邯烨抬脚就踹了过来,表情极其的凶狠暴戾。

    不要说只是吴康和岳少伟,就算多来几个人,也根本不够看,邯烨出手极快,而且也非常狠戾,将吴康和岳少伟直接几个动作就给撂倒在了地上,出手也重,摔在地上的吴康和岳少伟脸色阴霾的骇人,一双眼狰狞的迸发出熊熊的怒火和仇恨。

    “合约已经签了,钱也给了,我们过去房管所办理过户手续吧。”沈书意从头到尾都没有在意邯烨和岳少伟吴康之间的打斗,将合约收拾好了,这才向着一旁惊呆的廖先生开口提议去房管所办理过户手续。

    “好,好的。”回过神来,廖先生连忙点头答应,昨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已经知道岳少伟他们的家世背景,今天这些少爷们吃了这么一个大亏,丢了这么大的脸,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廖先生连忙追上了沈书意和邯烨,他只求尽快将过户手续给办了,否则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房管所这边倒是格外的忙碌,前来办理手续的人很多,不过廖先生联络了之前的中介,又找了一个律师过来,草草的将事情交给律师来处理,自己就立刻回宾馆拿行李要离开北京城。

    中介的人对这些手续办理的流程极其的熟悉,带着沈书意在各个窗口办理过户的相关手续,终于到了最后一个窗口,沈书意将相关的材料交到工作人员手中之后。

    柜台的工作人员刚打开沈书意递过来的材料,突然一旁电话响了起来,女工作人员接起电话,态度瞬间转为恭敬,“是,是,我知道该怎么做,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挂了电话,看着窗口的沈书意,女工作人员抬头冷淡淡的开口,“材料我已经收了,这是接收单,如果没有问题你签个字,三十个工作日之后就可以过来到五号窗口拿你的房产证了。”

    沈书意拿过接收单看了一眼,签上自己的名字,手续的问题等于全都办完了,正常情况之下,三十个工作日之后沈书意就可以拿到新的房产证了,可是真有这么容易吗?

    出了房管所,中介和律师都直接走了,沈书意和邯烨向着停车的地下车场走了过去,果真,随着他们的到来,呼啦一下,停车场里七八辆车子的车门刷的一下都打开了,走下来十来个人,而为首的正是之前被邯烨揍的岳少伟和吴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2》,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番外二 根正苗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2并对婚宠军妻番外二 根正苗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