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接受调查

    “小心。”邯烨低声的对着沈书意开口,冷眼看向围堵过来的十来个来者不善的男人,看起来都是一身的血腥暴戾,狠戾十足,而为首的正是之前在咖啡厅起了冲突的岳少伟和吴康。

    “给我狠狠的打!”怒声咆哮着,吴康暴怒着一张脸,眼神狰狞,一把将自己的外套给拽了下来扔在了车子上,怒火中烧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邯烨,他吴康这辈子还没有这么丢人过,竟然被人直接打趴下了!

    这种奇耻大辱,让吴康暴躁的如同发狂的野兽,一双眼充斥着血丝,可怕的骇人,吴康这种北京城里圈子里的少爷,虽然也是打架长大的,否则他就不会养成这种暴虐的脾气,一言不合直接就动手。

    但是和何吴康动手的那都是圈子里的人,只不过是脾气不和,不是一类人,或者是外面喝多了,两帮人一言不合打起来情况也多,反正动手归动手,但是大家心里头都有数,年轻人打架闹事没关系,家里的老一辈是懒得理会的。

    伤了胳膊腿都没事,但是不能打死人,也不能将人给废了,毕竟动手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真的将人给废了,那就不是小辈之间的矛盾了,那就是两个家族的事情了。

    可是吴康他们这些权贵少爷们,可从来没有被普通人给打的经历,这对他们而言那就是奇耻大辱,他吴康是什么身份,邯烨又是什么身份,在吴康看来邯烨敢打了自己,那简直就是找死,所以从咖啡厅离开之后,吴康直接找了一棒子人过来,都是些狠戾角色,他也存了将邯烨给废了的心。

    岳少伟看着暴怒的吴康,知道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虽然他们一起出去,一般都是岳少伟拿主意,但是真的论起来,吴康的身份比岳少伟可是尊贵一些,而且邯烨不单单将吴康给打趴了,也将岳少伟给揍了,所以岳少伟虽然看起来没有吴康这么暴怒,但是眼神也是阴沉的厉害。

    看着呼啦一下冲过来的十来个人,手里都拿着钢管,沈书意脚步后退了一些,而邯烨则是冷静的走上前来,看得出他并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混战瞬间发生,吴康和岳少伟他们打架一般很少叫外面社会上的人,基本都是这些年轻有身份的少爷们亲自动手,毕竟他们身份摆在这里了,即使打的再凶,也不会出什么大事,最多伤筋动骨在床上躺上三五天。

    但是看出邯烨是从部队出来的,所以岳少伟直接叫了人过来了,这十来个人可不是普通的黑帮混混,大都是心狠手辣的角色,有的手里估计都沾过人命,今天在邯烨身上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吴康和岳少伟绝对要将场子找回来了,所以才会叫了这些狠角色来动手废了邯烨。

    看着出手的邯烨,沈书意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己显得过分苍白的双手,一时之间,感概万千,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学习内功心法的时候经脉没有出事,而且还凝念出了内息,虽然那内息似乎根本察觉不到,但是一切终归算是顺利的,可是被李风云和彭涛截杀那一次,却是经脉崩毁了一半,如今沦落成了一个普通人。

    “给我废了这混蛋,出了事我负责!”吴康怒吼着,整个人都疯狂起来,他带了这么多人过来找回场子,可是短短的七八分钟,自己这边的人却被邯烨给打趴了五六个,而邯烨依旧安然无恙,这让吴康更是怒火中烧,不顾一切的吼了起来,一手操起掉地上的钢管,如同野兽一般向着邯烨冲了过去。

    而一旁岳少伟也是心惊,他知道邯烨身手不简单,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强,岳少伟没有吴康的暴戾,所以此刻他不动神色的后退了几步,看起来也在打,不过却处于战斗圈的边缘,没有任何的危险。

    邯烨冷漠着一张刚冷的脸庞,动作利落,出手狠绝,又将三四个敌人给狠狠的打趴在了地上半天都没有爬起来。

    看到邯烨完全占了上风,沈书意自然也是一点不担心,突然的,沈书意感觉到一股危险,平静的目光快速的扫了一眼,却见她面前不到五米处,刚刚被邯烨趴下的一个黑瘦男人突然爬了起来,阴狠着一双三角眼,看了一眼沈书意,加速向着沈书意冲了过来。

    沈书意眉头一皱,瞬间戒备起来,在黑瘦男人冲过来的时候,倏地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可是她如今的身体比起普通人还要虚弱了几分,沈书意即使已经戒备了,甚至用了最大的力气,可是力量上终究还是太弱了。

    “不许动,否则我不介意在你的小脸蛋上划上几刀。”黑瘦男人阴笑的开口,手里多了一把匕首,森冷银亮的刀尖正对着沈书意,刚刚那一脚虽然踹的够狠,但是黑瘦男人也是道上的好手,沈书意速度很快他没有避让开,但是这个力度却完全可以承受。

    “无耻!”沈书意冷着脸怒斥着,看起来异常的生气,可是因为被黑瘦男人的匕首威胁着,却也不敢再乱动了。

    吴康和岳少伟这些权贵少爷虽然对沈书意和邯烨非常的不满意,他们毕竟也是有身份的人,他们只会对邯烨动手,不会去动一个女人,这传出去不单单是他们的面子丢尽了,在圈子里没脸见人,估计也会让家族名誉受损。

    所以刚刚的打斗,吴康和岳少伟并不会对沈书意动粗,可是吴康带过来的这些道上的人,可都是真正的狠戾毒辣的角色,对他们而言,不管是女人还是老弱儿童,都是可以下狠手的对象。

    对他们而言只要胜利了就可以了,绅士风度对这些刀口舔血的人来说不过是笑话,只要可以制敌,什么手段都可以用的,不动女人这只是这些京城少爷的规矩。

    邯烨在打斗之中其实也一直在注意着沈书意的安全,不过他也看出来吴康和岳少伟只是针对自己,所以这才大意了,而这一瞬间的大意就让沈书意涉险了。

    眉头一皱,邯烨停下动作,冷眼看着黑瘦男人,原本冷漠的脸庞上神色凝重了几分,“放开她!”

    一旁吴康和岳少伟也是怔了一下,他们从不会动女人,太掉身价,所以黑瘦男人威胁沈书意的举动让他们两也有些的不悦,可是此刻他们这么多人根本不是邯烨的对手,吴康和岳少伟对望一眼之后,却保持了沉默。

    而黑瘦男人也是人精,看到吴康和岳少伟的表情立刻知道自己赌对了,右手依旧拿着匕首威胁着沈书意,左手却指向了投鼠忌器的邯烨,阴冷的开口,“你最好不要动,否则我不介意在这个女人身上扎几个洞。”

    而随着黑瘦男人的话,其他几个男人快速的向邯烨挥舞起了拳头,而这一次,邯烨却没有任何的抵挡,毕竟沈书意的安全可是握在黑瘦男人的手里头。

    拳打脚踢的声音响起,一直处于劣势的几个男人此刻都阴狠的对着不能抵挡的邯烨下着狠手,而黑瘦男人也是得意洋洋的看着这一幕,甚至没有多留意“愤怒”的沈书意。

    一瞬间,沈书意脚步一个上前,趁着黑瘦男人分神的那一刻,一掌猛然的劈向黑瘦男人握匕首的手臂麻穴上,在他吃痛的瞬间,沈书意右手快速的夺下了他手中的匕首,毫不客气的用力向着黑瘦男人的大腿猛然的扎了下来。

    杀猪般的痛苦嚎叫声响起,黑瘦男人单膝跪地的嚎了起来,右腿上却已经多了一个血淋淋的伤口,虽然没有伤到大腿动脉,但是却也让黑瘦男人痛的变了脸色。

    而被打的邯烨则是错愕的一怔,瞬间动手反击,快速的将围殴自己的几个男人打翻在地,身影迅速的到了沈书意身边,将她护在了身后,防止沈书意再次涉入到危险之中。

    这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愣住了,若不是黑瘦男人此刻正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捂住腿上的伤口,地上是殷红的血迹,其他人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刚刚还是被挟持的沈书意竟然会反击。

    而且还是成功的反击,再看着黑瘦男人捂着腿上伤口的双手,鲜血从指缝里渗透出来,看得出这一刀扎的绝对够狠够深,而对比着沈书意单薄苍白的模样,怎么看她也不像是这么狠戾的人。

    “走吧。”沈书意淡淡的开口,手腕一扬,将手里头染血的匕首丢到了几米远的垃圾桶里,直接对着邯烨开口转身离开。

    而这一次吴康和岳少伟却没有出声阻拦,沈书意也知道这些京城权贵们的行事风格,虽然一个一个都是嚣张狠戾的角色,但是毕竟都是圈子里的少爷,他们有自己的尊严和面子。

    吴康和岳少伟是不屑对一个女人动手的,而且刚刚他们默认了黑瘦男人对沈书意的挟持,但是沈书意却完美的反击了,吴康和岳少伟自然不可能再动手,他们丢不起这个人。

    邯烨自然也不会恋战,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让沈书意坐上去之后,自己也回到驾驶位,发动汽车直接离开了,不过却有些诧异沈书意此刻的冷静。

    一般女孩子就算是大胆,但是刚刚这样的打斗场面一般人也会害怕,可是沈书意从头到尾都是如此的冷静,即使是被黑瘦男人用匕首威胁着也是如此。

    此刻,邯烨忽然明白刚刚沈书意怒斥着黑瘦男人,那生气的模样根本就是故意为之,让黑瘦男人放松了警惕,而沈书意则趁机出手,而且那一刀扎的够深,鲜血横流,沈书意也是淡然平静,似乎这样流血的场面对她而言很是稀松平常,她到底是什么人?

    四合院。

    “你们这是出去打架了?”肖老爷子正指导着几个中医宗的小辈如何晒药,保持草药的药性,看到沈书意和邯烨进门,错愕的一愣,目光快速的从沈书意的身上掠过,确定她并没有出什么事,放下心来,这才看向邯烨。

    邯烨因为沈书意被挟持,所以被几个男人给围殴了一顿,不过都是皮肉伤,当初进入部队,最开始学会的不是格斗,而是挨打,只有学会挨打了,才知道哪里是人体的要害,才会知道如何避开自己的要害,如何攻击敌人的要害,一击制敌,所以这样的围殴对邯烨而言并不算什么,只是脸上有些伤口,看起来有点的严重。

    “我没事,邯烨被打了,有化瘀的药膏或者药油吗?”沈书意致歉的看了一眼邯烨,他之所以被围殴,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不过好在中医宗最不缺的就是各种药物。

    这一次从岛上出来,肖老爷子可是将自己的小仓库给搬了出来,里面有不少的好药材,而谭亦因为沈书意的身体,也从中医宗那些老人那里搜刮了不少好的药材,都给带出来了。

    “小王,去配点化瘀的药膏出来。”知道没什么事,肖老爷子笑呵呵的让人去给邯烨配药了,自己则是起身向着屋子走了过去,“丫头,跟我过来,我给你把把脉,然后将药给喝了,如果情况恢复的好,我给你换下个药方了。”

    沈书意的身体痊愈的很快,比起正常人的恢复速度快了不少,肖老爷子收回把脉的收,瞅了一眼沈书意,“果真是妖孽,恢复力好的跟野兽一样。”

    表情一愣,沈书意哭笑不得的看着肖老爷子,“有你这么夸我的吗?”

    “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了,再调理一个星期,外伤和内伤基本都没有问题了。”肖老爷子将熬好的药汁端了过来递给了沈书意,“趁热喝了,经脉的损伤需要慢慢调理,你也不要着急,说不定日后还有痊愈的可能,只是时间需要久一点。”

    “还有痊愈的可能吗?”沈书意接过药碗,淡然一笑的看着肖老爷子,她知道这是肖老爷子安抚自己,担心自己会因为经脉崩毁了一半,变成一个普通人而接受不了,可是事已至此,沈书意即使无法接受却也只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事,一会吃过饭,我教你一套养生拳,对恢复你的经脉很有好处。”肖老爷子假意的生气,瞪了一眼沈书意,这丫头太冷静了,让肖老爷子总是担心沈书意是将难受压在心里头。

    不过看沈书意这平平静静的模样,又不像是将事情闷在心里难受的人,肖老爷子想到此再次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沈书意,这丫头太让人捉摸不透了,小小年纪心思藏的这么深,害得他一个老人家跟在一旁不停的担心。

    吃过午饭,沈书意回到屋子里,房子的事情已经搞定了,可是后续还有不少的事情都需要她去处理,而也正是这么忙碌,让沈书意也没有去想自己经脉崩毁的事情。

    “谭亦他是故意的吧?”沈书意握笔的手怔了一下,不过倒也明白过来谭亦这么安排的原因了,笑了笑,沈书意继续在纸上记录着需要办理的事情。

    中医宗这些人户口的事情,沈书意不用担心,谭亦在这方面很有人脉,沈书意到了北京城之后,就按照谭亦之前给的姓名和电话号码联系了对方,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所有人的身份都落实下来了。

    至于承包农田和山林种植中草药的事情,沈书意也不着急,这需要和地方政府交涉,沈书意准备等行医执照办下来了,再去处理这个,而且她也准备在闹市区租个地方开一家中医的诊所,等名气打出去之后,自然会有人愿意上门拜师。

    行医执照这是一个麻烦事,还需要中医宗的人去考试,沈书意拿过一旁的笔记本,快速的搜寻着相关的信息。

    “怎么回事?”听到院子里的噪杂声,沈书意快速的站起身来,站在窗口向着院子里看了过去,却见几个警察正在大声说着什么。

    “抓人?你们凭什么抓人?”院子里,肖老爷子绷着脸,皱着眉头,不高兴的看着上门要抓人的几个警察。

    在岛上,肖老爷子这样的身份,不管是谁看到肖老爷子那都是恭恭敬敬的,这会看到几个警察那嚣张蛮横的态度,肖老爷子的脾气立刻就上来了,厉声怒斥着,“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十多个人行凶你们不去抓,却跑到我这里来抓两个受害者,这就是你们警察的办事方法?”

    “你让开!我们要抓捕的是沈书意,和你没有关系,你再阻碍我们警察执法,连同你一起抓起来!”为首的警察看着肖老爷子不让开,冷着脸,直接抬手要将肖老爷子给推开。

    可是却发现肖老爷子看起来年纪一大把,但是站在这里却稳如泰山,为首警察脸色一变,猛然的加力,但是却如同推的是一堵墙一般,肖老爷子脚步丝毫未移。

    “就你这一点力气,也好意思当警察?”嘲笑着,肖老爷子鄙视的看着因为用力脸憋的通红的警察,比起岛上内门和外门的那些弟子,这些警察简直弱的跟小鸡仔一样。

    四周几个中医宗的年轻人也都笑了起来,他们虽然是学中医的,但是在岛上这种崇武的环境里,中医宗的人也都学习了内功和外功,只是他们在武学上没有多少的天份,但是比起这些警察,他们只怕还要强悍几分。

    几个警察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他们没有想到一个老头子竟然这么古怪,再听着四周的嘲笑声,为首的警察怒火中烧着,“叫三队过来支援,我今天倒要看看有什么人敢阻碍我们警察执法,都给我抓起来!”

    “要抓我们,也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肖老爷子绝对是火上浇油,原本几个警察就是丢了脸不能下台了,肖老爷子却毫不客气的又嘲讽了几句,冲突瞬间爆发。

    这一下,为首的警察终于压制不住怒火,直接动起手来,其他几个警察也随即冲了过来,而中医宗的几个年轻人也随即拦了过来,岛上就是尚武,他们对动手什么的自然已经习以为常,更不用说如今到了外面,这边一看警察先动手了,中医宗的人自然是不甘示弱。

    邯烨也是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结果就看见四个警察直接被中医宗几个笑嘻嘻的年轻人给放倒在第,而肖老爷子笑呵呵站在一旁看热闹,这样的画面,让邯烨不得不好奇这些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像是从哪个深山老林出来的一般,似乎对什么都很好奇。

    邯烨原本以为他们是哪个隐世中医世家的人,但是看到几个中医宗的年轻人动手,邯烨却惊奇的发现他们的身手竟然如此的惊人,出手的动作极其规范,力度很大,速度极快,丝毫不亚于邯烨这个特种部队出来的正规军人,这些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沈书意走出来,冲突已经结束了,以中医宗的胜利而结束,看着被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四个警察,沈书意无语的看向一旁的肖老爷子。

    “丫头,怎么样?我们的人身手那可是顶呱呱的。”肖老爷子得瑟的对着沈书意显摆着,指了指地上狼狈不堪的四个警察,笑眯眯着开口:“比起他们可是强太多了,这些人,我们都是一手一个,来再多人都不够我们动手的。”

    “老爷子,现在不讲究武力,讲究法律!”沈书意无奈的摇着头,看着终于从地上爬起来的四个怒不可遏的警察,沈书意只感觉头立刻大了,却也只能走上前来,“抱歉,老人家脾气不太好,几位警官没事吧。”

    “你就是沈书意?有人在公安局报案,说你恶意伤人,现在被害者还在医院接受治疗,你跟我们走一趟,回局里接受调查。”为首的警察冷着脸,他也是被中医宗的这些人精湛的身手给打蒙了,不过却没有忘记这一次过来的目的,冷声对着沈书意说完话,看了一眼众人,最后定格在邯烨身上,“被害者说当时你还有一个同伙,就是你吧?你也要一起接受调查。”

    公安局这边通过房管所的资料查到了沈书意的名字和暂时的住址,不过关于邯烨的情况,吴康和岳少伟并没有查到,所以公安局这边也没有确切的资料,只从咖啡厅的监控录像里看到了邯烨的面容长相。

    看来岳少伟和吴康果真不罢手,沈书意倒也冷静,看着要抓人的四个警察,“稍等一下,我去拿一下包就和你们去公安局。”

    虽然有人报案,但是也只是传唤沈书意去公安局里接受调查,录口供而已,所以为首的警察只是点了点头让沈书意暂时离开,虽然他也很愤怒肖老爷子他们的动手,但是能住得起这样的四合院,也绝对不是普通人,所以虽然有吴康的交待,为首的警察也不敢做的太火,谁知道会不会惹上不该惹的人。

    回到房间里,沈书意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联络的人都是谭亦之前给的,这些人和谭家没有一点的关系,完全不用担心被人查到什么,“好的,谢谢。”

    “沈小姐客气了,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可以了,你放心去公安局接受调查。”电话另一头的男音听起来很是年轻,在听沈书意说完事情的经过之后,二话不说的就将事情接了下来。

    虽然肖老爷子也坚持要跟着沈书意一起去公安局里,不过还是被沈书意给拒绝了,让肖老爷子气呼呼的绷着脸,扭头就进了屋子不出来了,看来果真是越老越是宝,这脾气和小孩子没什么不同。

    公安局里,沈书意和邯烨分开接受询问的,不需要事先对好口供,沈书意和邯烨将事情都原原本本说了一番。

    “罗局,这事要怎么处理?”为首的警察正是二队的队长霍丰,此刻看着手里的口供,霍丰也感觉这事有些的难处理。

    首先沈书意的身份不明,至于邯烨倒是查到了一点,他现在闲在家里,但是当年在部队的资料却是机密,公安局这边的系统根本查不到,这说明邯烨当年在部队的身份绝对非同一般,这样的人即使离开了部队,但是却会有不少的关系还在部队里,而且都是铁打的关系。

    沈书意就更麻烦了,查起来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但是这样一个人出手却是几百万,甚至敢和岳少伟吴康这样的少爷起冲突,这绝对就不是个普通人,普通人也没能力让邯烨这样的军人跟在一旁保护着。

    “吴少那边怎么说?”罗副局长此刻也有些的头痛,论起来吴康的老爹职位比他要高出不少,罗副局长在公安局的分局,可是吴康的老爹那可是北京城武警总队的副政委,如果是一般的小打小闹的事情,罗局长都直接处理了。

    但是沈书意和邯烨的身份看起来都非同一般,这让罗局长也不敢随便处理,北京城的水太深,谁知道会不会惹上不该惹的人,而且很多看起来低调的人,那才是真正有身份的人。

    就这件事看起来,沈书意和邯烨似乎知道吴康和岳少伟的背景,但是人家是半点不担心的,光明正大的来公安局接受调查,这让罗副局长愈加的感觉沈书意和邯烨绝对不是一般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3》,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番外三 接受调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3并对婚宠军妻番外三 接受调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