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公正不阿

    不得不说沈书意如此淡定的态度,再加上邯烨部队出来的身份,这让公安局的罗副局长也不敢随便动手打压沈书意了,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等待自己指示的手下,罗副局长摆摆手,“你先出去,暂时不要说什么,我了解一下情况再定夺。”

    “那行,罗局长,我等你的指示。”身为城南区公安局分二队的队长,霍丰也在这个岗位上摸爬滚打了十多年了,什么人什么事都见过经历过了。

    若沈书意是无权无势的普通人,这一次得罪了岳少伟和吴康,只怕不死也要脱层皮,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随便弄个罪名都能将人给弄死。

    可是之前带人去四合院抓人的时候,霍丰就知道四合院里住的这些人都不是简单的身份,普通人出手能那么规范,比起他这些警校毕业的警察还要强多了,所以霍丰看罗副局长也是态度不定,自己更不愿意踩这一趟浑水。

    霍丰离开办公室之后直接让两警察将沈书意和邯烨带到了会议室里,让人倒上茶水,自己也陪着笑脸走了过来,“沈小姐,邯先生,请坐,大致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不过有被害者报案,所以有些情况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核实,耽误沈小姐你们的时间了,还请多多配合一下我们警方的工作。”

    “我明白,霍队长你不用客气。”沈书意诧异的看了一眼态度转变的霍丰,笑着点了点头,看来北京城的水果真是深,即使之前岳少伟和吴康已经打过招呼了,但是公安这一块也没有怎么难为自己,只怕是因为查不到自己的身份背景,而自己又半点不畏惧岳少伟和吴康的身份,所以霍丰这才不敢乱动担心得罪人。

    邯烨依旧沉默着的坐在一旁,只是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对于谭宸的身份,邯烨并不清楚,只知道当年他的军衔就已经是上校了,而沈书意又是谭宸传了消息过来让邯烨保护的,在邯烨猜测沈书意所依仗的就应该是谭宸。

    可是比起谭宸这个上校,不管是吴康那个武警总队副政委的父亲还是岳少伟部队大校军衔的父亲,比起谭宸这个上校看起来都要强上几分,不过沈书意一点也不担心,邯烨也就静观其变。

    办公室里,罗副局长不得不亲自打了电话给吴康,想要确认一下沈书意他们的身份,“吴少你好,我是罗平原,事情是这样的,沈书意和邯烨我们已经带回局里调查了,不过对于这一次的冲突,他们说是正当防卫,吴少你的意思呢?”

    “罗平原,你搞什么?正当防卫这样的借口你也采纳了?我是让你将人带回公安局喝茶的吗?”电话另一头,吴康直接暴怒的吼了起来,暴躁的一脚踹在了茶几上。

    哐当一声,茶几上的茶杯和烟灰缸都掉在了地上,电话另一头罗副局长却依旧打着马虎眼,不愿意直接打压沈书意,这让吴康看起来更加的愤怒,拿着手机火大的低吼着,“罗平原我告诉你,那个女人我不管你怎么处理,但是那个男人,你要是敢将人给放了,我就将你给送到局子里吃牢房,你他妈的不过一个副局长,你和我横什么,这一点事都做不好,你给老子从公安局卷铺盖滚蛋。”

    “闭嘴,你怎么说话呢。”楼上刚下楼的吴父眉头一皱,不悦的看着胡言乱语的吴康,绷着脸,快步的走了下来,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手机,沉声的开口,“我是吴海峰。”

    “吴政委,您好,您好。”被骂的狗血喷头的罗副局长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态度极其的恭敬,“吴政委,您好,我是城南区公安局副局长罗平原。”

    “你好,罗副局长,出了什么事?”吴父狠戾的目光警告的看一眼暴躁的儿子,整个吴家一脉单传,早些年吴父在部队,回家的次数少,所以对吴康疏于管教,这让吴康这个独子被吴家人给惯的不成样了,等吴父被调到武警总队的时候,吴康性格已经定格了,根本改不了。

    听到事情的始末之后,吴父直截了当的开口,“罗副局长,这件事和沈书意他们没有关系,录完口供之后,直接让人给放了。”

    “是,吴副政委,我知道,我马上处理。”罗副局长连忙点头答应下来,他没有想到吴父竟然如此的大义凛然,半点不给自己的儿子撑腰,反而是公正公平的处理这件事。

    客厅里,听着吴父和罗副局长之间的对话,吴康愤怒的将地上的茶杯再次一脚给踢到了几米外,怒着一双眼看着板着脸的吴父,梗着脖子怒吼,“我的事,你凭什么插手?”

    “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依仗着家里在外面横行霸道,胡作非为?”一字一字冷声的质问着,吴父脾气有些的暴躁,此刻面对这个骄横的儿子更是火不打一处来,板着脸,表情异常的严肃,“有本事,你自己混出人样来,我就不会管你的事!不要依仗着家里就胡作非为,总有一天,你自己死了没关系,不要将吴家给连累了!”

    “老吴,你说什么呢,小康不懂事,你跟他较真什么。”快步走过来的吴母皱着眉头开口,看了一眼暴怒的儿子,对他使了个眼色,随即走向一旁板着脸看起来严肃无比的吴父身边,拉了拉他的胳膊,“你就知道责怪儿子,可是你知道你儿子在外面被人给打了吗?”

    “打的好!否则他以为全北京城就他是老大!整天不务正业,吃喝嫖赌,早晚有一天要出事!”可惜不同于吴母的慈母多败儿,吴父依旧冷着脸,不过目光倒是看了一眼吴康,确定他没什么事,这才放下心来,

    他虽然严厉,但是终究是自己的儿子,听到吴康被打了,吴父还是惊了一下,吴康虽然不成器,但是毕竟在部队里也待了几年,身手还是不错的,竟然会被人打了。

    吴父眉头不由的皱了皱,心里头有些的不安,吴家虽然在北京城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世家,但是真的算起来也只是三流的家族,他对吴康严厉也是担心吴康继续这么无法无天的下去,日后若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就算吴家倾其所有,只怕也护不了这个儿子。

    “不要以为我就只能靠你,我不靠吴家,也能整死邯烨,不过是个退役的军人,我他妈的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背景!”吴康怒着脸嘶吼着,憎恨的看着从来只知道怒骂斥责自己的吴父,年轻的脸上表情愈加愈加的愤怒扭曲,带着被吴父挑起来的叛逆。

    “你给我闭嘴!”吴父刚平息的怒火再次蹭的一下冒了起来,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如此忤逆的吴康,“今天你给我待在家里,哪里也不准去!”

    “好了,好了,你们父子两有必要像是仇人一样吗?”吴母不高兴的看了一眼依旧只是责备吴康的吴父,可是在吴家里,终究还是吴父做主,吴母对着吴康使了个眼色,“好了,明知道你爸在气头上,和我去房间,你身上可有不少的瘀伤,这几天好好养养,否则你爷爷和奶奶看见了还不知道怎么心疼呢。”

    吴康虽然怒着,可惜家门口吴父的两个警卫兵可都是响当当的高手,有他们看着,吴康就算是想要打出去也不可能,只能愤恨不甘的看了一眼吴父,怒火冲天的向着楼上的房间走了过去。

    “老吴,你也不要太严厉了,小康长这么大还没有这么受气过,我倒要看看谁家的小孩这么蛮横,和小康他们一起出去的那个姓姚的这会还在我们医院躺着呢,大腿被扎了一刀,差一点就扎到动脉上了,你责备小康,也不想想那些人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人。”吴母眼中闪过一丝阴冷之色,对没有见面的沈书意和邯烨却已经存了怒火和憎恨。

    “好了,这事我已经听罗平原说了,原本就是他们的错,和别人没有关系,你不要瞎插手,我去上班了。”吴父倒没有听信吴母的话来插手这件事。

    之前是吴父接的电话,所以罗副局长也不敢隐瞒,也没有添油加醋,大致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事情不过是源于买廖先生的房子,吴康和岳少伟原本以为有他们出面,没有人敢抹了他们的面子,可是谁知道沈书意就敢了,所以才有了之后的冲突。

    吴康和岳少伟带了人过去找沈书意和邯烨的麻烦,可不但没有找回面子,而且姓姚的黑瘦男人因为挟持沈书意,反而被她一刀给扎到了大腿上,送了医院,所以在吴父看来沈书意明知道吴康和岳少伟的背景,却还敢这么行事,只怕她的背景也不小。

    吴父走出了大门,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胡子,是我,替我查一下一个叫邯烨的人,已经退伍了,以前大概是在特种部队的。”

    “怎么了?老吴,出什么事了。”电话另一头是吴父以前在部队的老战友胡刚,吴父因为吴家的关系,所以离开部队之后到了武警总队,职位也是步步高升,而他的老战友胡刚终究背景差了不少,所以一直留在部队里打拼,不过如今也是中校的军衔,但是在人事关系这一块,在部队里差起来倒容易不少。

    “没什么事,替我查一下,我等你的电话。”吴父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上车去上班了。

    而另一边,公安局里,罗副局长因为吴父的话,所以直接叫了霍丰,让他将沈书意和邯烨都给放了,不过因为姚文斌还在医院里,所以还有些赔偿的问题需要善后。

    “沈小姐,今天耽误你时间了,不过等医院那边有了结果,沈小姐只怕还需要来局里一趟商量赔偿的问题。”霍丰笑着开口,半点不见之前在四合院被中医宗的人打时怒火,看起来就像是老朋友一样,对沈书意的态度倒是格外的热情。

    “可以。”沈书意倒是有些的好奇,这事就这么解决了,按理说谭亦那边的人如果出面了,估计霍丰的态度要比现在好很多,而且吴家那边也没有人过来。

    饶是沈书意也不明白怎么会这样,她哪里想到吴父倒是刚正不阿的性格,所以有了吴父的阻拦,吴康才没有报复沈书意和邯烨,公安局这边也将人给放了,所以事情就这么阴差阳错的给解决了。

    四合院这边的人倒是有些的担心,在岛上的时候,只要不犯了岛上的规矩,一般人基本都是平等的关系,真的有什么矛盾,也可以直接去擂台上解决,可是到了外面的社会,并不是靠拳头就可以解决事情了,靠的是关系是背景是家世,说句不好听的大实话,你跟国家讲法律,国家给你耍流氓,你跟国家耍流氓,国家给你讲法律,世道如此不公,个人能做的就只有去适应。

    从公安局出来之后,沈书意打了电话给肖老爷子报了平安,让众人放心,这才和邯烨去看房子,中医宗的人要在北京城立足,首要的就是开一个中医的诊所,名气打出去了,什么事都好解决。

    看房子的确是一件累人的事情,之前廖先生那地方倒算是简单的,毕竟他的房子挂中介都一年多了,地段偏了,所以不好卖,沈书意也算是碰巧就找到了,可是现在她要找的是给中医宗开门诊的地方,一来地方要有那么大,不能少于五六百平米,二来不能太偏僻了,虽然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但是中医宗如果要打响名头,诊所的选址也非常的重要,太偏远了,一般病人过来看病也不太容易。

    所以沈书意和邯烨从公安局出来一直折腾到天黑了,好几个小时都是辗转在各个中介看门面房,这会两个人倒都是饿了,所以也就没有回四合院那边了,直接找了一家看起来挺不错的店进去吃晚饭了。

    “你点菜,我去一下洗手间。”沈书意起身向着洗手间的方向走了过去,这会正是吃饭的时间,所以店里客人倒是很多。

    “你什么意思?吃饱喝足就要走了?”走廊里,一个年轻的男人怒着脸,抬手拦在走廊里,不让他面前的女孩子离开,看起来怒容满面,“你这是耍我吧?你去打听打听,在在北京城这地,还没有人敢这么耍我的!”

    “首先是你告诉我说这里的菜口味好,我才过来的,所以我只是过来吃饭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第二,你要是认为自己付了饭钱不痛快了,我结账就可以了。”说话的年轻女孩子声音软糯糯的,黑发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齐刘海之下,一双大眼睛圆溜溜的散发出吃饱喝足的光芒,饕餮一般的小模样,让人无法将她的样子和她姣好精致的面容划上等号。

    “你看我是缺这几个钱吗?我告诉你,我已经和朋友说好了,吃过饭带你过去给他们看看,你现在吃饱喝足就要走,你这是耍我,以后我在我兄弟面前还有什么面子可言!”男人怒不可遏着,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世上还真有就为了口腹之欲而出来吃饭的女孩子,一般女孩子说是出来吃饭享受美食,其实根本目的就是为了约会,为了钓凯子,可谁知道他就遇到个另类的。

    “你的面子和我有什么关系?”说话的女孩子张大一双眼,无辜至极的表情很是可人,嫌恶的摆摆手,“好了,我要回去了。”天这么冷,如果不是为了这家饭馆的菜,她早就窝在暖和的被窝里看电影了。

    “不准走!”年轻男人怒了起来,粗暴的抬手要将女孩子的手臂给抓住,可是他刚出手,眼前的女孩子身体微微一动,看起来只是轻巧的移了几步,可是却瞬间就避开了男人的魔爪。

    一抓失败之下,男人脸色变得异常的难堪,他之前早就和自己那帮兄弟吹了,虽然眼前的女孩子被称为是学校里的校花之一,而且成绩极好,被教授们格外的喜欢,可是从来不和学校里的男生出来玩,也不去夜店,也不怎么参加集体活动。

    人就是这样,若是一个丑女这么另类,这么不合群,只怕早就被指指点点了,可是一个甜美可爱的小美女这么另类,看起来有些不合群,却让男生们一个一个趋之若鹜,甚至都打赌着谁能将她把到手,可是不管他们怎么邀约,却都是失败告终。

    直到郑宇龙意外知道他们心目中的甜美校花对美食没有任何抵抗力,所以这才让人查了查,终于找到了这一家看起来档次中等,可是口味却极好的餐馆,也终于将人给约了出来,他的计划是吃过饭之后,将人带去歌厅,好好炫耀一番,等喝了酒,将人灌醉了,说不定晚上还可以被翻红浪,成就好事。

    可是谁知道这女孩还真是个吃货,吃饱喝足了就准备离开了,根本没打算和他去续摊,这让已经吹嘘了的郑宇龙怒火中烧着,直接就动起粗来。

    “你别过来了,我晚上吃多了,动手对消化不好。”女孩子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的看着来势汹汹的郑宇龙,低头看了看自己饱饱的小腹,早知道她就自己出来吃饭了,果真不该因为懒的开车就蹭车,结果就等于惹上牛皮糖了,甩都甩不掉。

    “和我过去,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郑宇龙看女孩子这表情,以为她害怕了,态度立刻就高傲起来了,“女孩子有点小脾气没关系,可是不要给脸不要脸,否则不要怪男人对你动粗。”

    这是听不懂人话吧?女孩子抬头懒洋洋的看着眼前纠缠不休的郑宇龙,抿了抿唇,她真的懒得动手啊,可惜有些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女孩子刚准备出手,忽然瞥见拐角处靠在墙壁,面带微笑的沈书意,倏地一下瞪大了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喜上眉梢,蹭蹭的小跑了过去,“小意姐,你怎么在这里?”

    “刚来没几天的。”沈书意笑着看着蹭到自己身边将手又缩回口袋里的糖果,看来这家饭店的菜口味绝对很好,否则糖果这丫头怎么会大冬天跑出来吃饭。

    “小意姐,帮帮忙。”能不动手就懒得动了,糖果对着沈书意挤眉弄眼着,示意她看向一旁的郑宇龙。

    “你是什么人?让开!这里没你的事!”郑宇龙眉头一皱,他原本就是公子哥的脾气,被糖果这么接二连三的拒绝,火气立刻就上来了,这会看着脸色有些苍白,身材单薄的沈书意更是怒火中烧。

    虽然说沈书意也绝对算的是个美女,可惜不是郑宇龙喜欢的类型,再加上此刻脾气上来了,郑宇龙直接就对沈书意动起粗来,不管如何,他今天绝对要将谭果给带去歌厅,这个脸他郑家小公子丢不起,否则日后他也不用混了。

    走廊原本就狭窄,再加上糖果在身后,沈书意抬手挡住了郑宇龙的手,一击不成之下,郑宇龙脸色阴霾的骇人,直接一脚踹向了沈书意的腿。

    虽然筋脉崩毁了一半,但是郑宇龙的动作在沈书意看来还是非常缓慢的,要避开很是容易,可惜的是沈书意知道要避开,但是速度却跟不上,而这一瞬间的迟缓,再加上走廊的狭窄环境,沈书意虽然避开了大部分的力度,可是小腿却还是被踢到了。

    “小意姐?”糖果直接愣住了,她根本没有想到沈书意避不开,毕竟沈书意的身手糖果是知道的,和谭宸都能打的平分秋色,更不用说眼前的郑宇龙虽然也在部队里待过几年,但是他的身手根本不够看。

    “滚开!”终于感觉找回了一点面子,郑宇龙不屑的看了一眼被自己踢了一脚的沈书意。

    “你给我滚!”糖果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此刻,原本看起来娇憨的小脸却完全冰冷下来,一股肃杀的气息从身上流淌而出,糖果脚步一个上前,一脚直接向着郑宇龙踹了过去,速度之快,根本不给郑宇龙一点反应时间,砰的一声,直接将人给踹飞了出去。

    “没事,只是被踢了一下。”沈书意拉住冷着脸的糖果,不看她生气,根本无法将糖果和谭宸这对兄妹联系到一起,但是此刻生气的糖果却真的像是谭家的人,那种冰冷锐利的眼神,肃杀的气息,完全不同于她之前懒洋洋的模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4》,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番外四 公正不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4并对婚宠军妻番外四 公正不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