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 回到谭家

    “小意姐,你?”糖果直接愣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沈书意在岛上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而且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导致筋脉崩毁了一半,这让糖果总是娇憨的小脸上此刻眉头紧锁着,目光关切的看着沈书意,突然变的比普通人还要弱,甚至都没有办法避开郑宇龙踢过来的一脚,这样的打击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

    “我哥竟然让你一个人回来!”震惊之后,糖果白面包子似的小脸转为了怒火冲冲,绷紧了面容,大眼睛里满是怒火,对谭宸这个不尽责的大哥恨的牙痒痒,这个时候,哥怎么能让小意姐一个人回北京城,哥难道真的以为小意姐看起来坚强,所以就可以一个人承受这些吗?

    “没事,只是有点不习惯而已。”被糖果这气呼呼的要咬人的模样给逗乐了,沈书意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吧,我还没有吃晚饭呢。”

    “小意姐,你真的不生我哥的气?”目光里带着几分不确定,糖果是真的担心那,这时候要是冒出个什么男人大献殷勤,等哥从岛上回来有他后悔的!

    邯烨已经点好了菜,看了一眼和沈书意一起回来的糖果,神色依旧淡漠,这让刚刚放下心来的糖果刷的一下就提高了警惕,哥这个大笨蛋!就算要给小意姐找个保镖,那也该找个年纪大的,要不长的丑的,实在不行找个姑娘家,竟然找了这么一个看起来挺不错的男人,这不是给别人提供撬墙角的机会吗?

    沈书意着实被糖果这表情给逗乐了,即使之前因为郑宇龙的那一脚而有什么压抑和不痛快,可是看着糖果那一脸纠结的小样,不时用看“仇敌”的目光瞅着邯烨,沈书意摇摇头拿起筷子菜来。

    自己或许是多想了!糖果纠结了一下,她之前已经吃饱了,可是看着沈书意和邯烨动筷子,糖果拍了拍圆滚滚的小肚子,决定化纠结为食欲,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少吃一点,你刚刚才吃的晚饭。”沈书意不得不提醒着一旁的糖果,以前听谭宸说起糖果这丫头,那绝对是谭家少有的另类,套用谭宸的话那就是小肥猪啊,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吃,糖果这丫头身上绝对找不到那些世家千金的各种贵气娇气,好养的很。

    谭宸和谭亦当初在糖果上学的时候一致杜绝她身边出现任何和吃的有关系的世家子弟,就担心糖果这丫头到时候就被某个男人用吃的给哄骗走了。

    而今天糖果之所以会冒着大冬天的寒冷天气和郑宇龙出来的原因,那也是冲着这家餐馆菜色一流的口味来的,所以这会沈书意看着糖果那羊毛衫之下的小肚子都吃的鼓鼓的,沈书意都咋舌了,不得不打断糖果的大快朵颐。

    “是吃的有点多了。”糖果揉了揉肚子,可怜巴巴的看着沈书意,不舍得放下筷子,“那我不吃了你们吃,小意姐,明天中午我们再过来吃,这里还有几道特色菜我都没有尝,这几天我们教授出国考察去了,我也没事,小意姐这几天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看着糖果那念念不舍的放下筷子,那表情活脱脱就像是她饿了十天半个月,可是却被残忍的剥脱了吃饭的机会,让沈书意都哭笑不得了,可是看着糖果那明显吃撑了的小肚子,沈书意终于还是狠狠心,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对于吃食,糖果这丫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虽然沈书意回到北京城,为了日后安置岛上的人,所以沈书意并没有联系谭家的人,她原本是准备将中医宗的人安定下来之后再去谭家拜访,不过这会遇到糖果了,沈书意准备吃过后之后就过去谭家一趟。

    柳叶胡同。

    北京城里这种老胡同四合院其实挺多,但是像柳叶胡同这样保持的这么完好的,看起来古色古香的却极少了,一些四合院被当成了景点重点保护起来,游客也只能走马观花的看看。

    有些四合院因为修缮的费用极高,已经败落的不成样子了,还有一些如同沈书意这一次租住的,虽然也是老北京四合院的风貌,但是因为被改建成了住宿的地方,也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走进柳叶胡同,透过那些围墙上镂空的花窗看进去,或是盆栽,或是庭院一角,却都让人感觉出这种古朴雅致的气息,胡同里是上了年数的老树在道路旁,巷子并不宽敞,蜿蜒曲折中透露出曲径通幽的韵味。

    沈书意和邯烨走进柳叶胡同之后,立刻就惊觉暗处藏匿的人,而且不止一个两个,有不少的好手都藏匿潜伏在暗中,如同蛰伏在暗处的猎豹,随时都能发出致命的攻击,黑暗之下,只有庭院前的门灯发出淡淡的光芒,看不到隐匿的身影,但是那种气息却让沈书意和邯也都明白柳叶胡同的安保有多么的严格。

    “小意姐,进来。”进了门,糖果就兴高采烈的的招呼着沈书意进来,而屋子里亮着灯,看来谭骥炎和童瞳也都在家。

    “小意?”客厅里,柔和的灯光透露出家的温暖,暖气开的足,所以童瞳此刻正窝在布艺沙发上看电视,身体懒洋洋的靠在谭骥炎的怀里。

    听到开门声时,童瞳原本以为是糖果回来了,谁知道却看见跟着糖果一起进来的沈书意,这让童瞳难得尴尬起来,快速的从谭骥炎的怀抱里爬了起来,高兴的迎了过去,“小意,你怎么会突然过来了?”

    “谭叔,瞳。”沈书意礼貌的喊人,这毕竟是谭宸的父母,即使谭骥炎和童瞳对待沈书意如同是对自己家的孩子一样,可是接触的时间毕竟太短,沈书意多少还是有一点的拘束。

    “出什么事了?”低沉的声音响起,谭骥炎素来都是威严冷峻的面容,此刻他明显看出来沈书意的脸色有些的苍白,比起之前在N市看到的样子,虚弱了很多。

    “爸,都是我哥那个笨蛋!”糖果气鼓鼓的开口,直接蹭到了沙发上,拉起之前童瞳盖在腿上的毯子将自己给盖了个严实,依旧气愤难平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不忘记再次数落抱怨了谭宸一通。

    说完之后,糖果窝在沙发上对着沈书意眨眨眼,一副圆润讨喜的小模样,不要说沈书意并不因为谭宸不在身边而生气,就算真的有点不高兴,这会被糖果这么一说绝对也是一点意见都没有了。

    谭宸和谭亦长大之后,他们的事情,谭骥炎都不会插手,在他们小时候,谭骥炎就恨不能将这两总喜欢霸着童瞳不放的熊孩子给空投丢出去,所以他们大了之后,谭骥炎自然乐得一个人霸占着童瞳,所以从来不会插手他们的事情。

    这一次谭宸和谭亦去了岛上,谭骥炎也只是知道这件事,具体的情况这还是刚刚沈书意说了,谭骥炎才知道,不过在知道沈书意是因为岛上受了重伤而导致筋脉崩毁了一半,谭骥炎直接冷了脸,“小意,他们的这些破事你别管,让他们回来之后自己处理,你直接回家住,好好养着身体。”

    谭骥炎一听沈书意是因为谭宸他们没有保护而受伤,立刻就是火冒三丈,他原本就是面容威严冷峻,此刻染了怒火,气势全开,看起来更为的骇人,不过这怒火倒是对还在岛上的谭宸发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沈书意是谭家的女儿,而谭宸才是想要拐骗谭骥炎女儿的混小子,所以一听沈书意受伤了,立刻就是怒火中烧,如果谭宸在这里,谭骥炎恨不能直接给谭宸几脚。

    “谭叔,我没事,中医宗的人也跟着我出来了一些,肖老爷子一直在给我调理着。”看着动怒的谭骥炎,沈书意心里头感觉到一股暖暖的感激,并不是每个父母都能这样护着自己而训斥责备自己的儿子。

    “小意姐,你放心,等我哥回来了,我和我爸一定狠狠的教训他。”糖果附和着开口,谭家人素来都是护短的,所以不管是谭骥炎还是糖果并不需要去报复伤害沈书意的李风云和彭涛,他们自然有谭宸来处理,可是在谭骥炎和糖果看来,沈书意之所以会受伤,谭宸也绝对有责任,所以这会父女两人正同仇敌忾的训斥着谭宸了。

    “喝点水,这段时间还是回来住吧。”童瞳也是心疼的看着看起来苍白单薄许多的沈书意,他们对沈书意的身手都很放心,可是谁知道还存在这样一个岛屿,岛上有那么多真正的高手,这才让沈书意受了重创。

    “谭宸和谭亦的打算我知道,不过你放心,谭家在北京城根深蒂固,这两个混小子知道的不过十之三四,中医宗和以后岛上的人我来处理,你好好养着身体。”对于谭宸和谭亦,谭骥炎这个当爹的可是一肚子的意见,让小意在他们身边受伤了不说,还让她回来处理这些破事,也不看看北京城的水有多深,就他们那一点关系,在北京城里够用吗?这要是再出了什么意外,谭骥炎绝对能敲断谭宸和谭亦的腿。

    童瞳和糖果也都同意着,谭亦会让沈书意过来北京城处理这些事,一方面是为了保密,给谭家留有一个不被外人知道的神秘力量,二来也是为了让沈书意有些事操心,不至于因为身体的重创而胡思乱想。

    可是在谭骥炎看来,中医宗和岛上的这股力量的确非同一般,但是谭骥炎还不看在眼里,谭亦和谭宸这么部署,在谭骥炎看来只不过是小孩子家的举动,谭骥炎韬光养晦这么多年,虽然一直是常委之一,他并没有进一步,并不是因为实力不够,而是谭骥炎并不想进一步。

    谭家的势力早已经根深蒂固,错综复杂,根本不是其他家族可以比拟撼动的,所以即使岛上的事情曝光了,被人查到了谭家的头上,谭骥炎也是半点不担心会掀起什么波澜来,在他看来沈书意目前调养身体最为重要。

    沈书意听着谭骥炎的话,着实怔了一下,她和谭亦的看法是一致的,谭家虽然实力强大,但是有些秘密的力量肯定是好的,谭家越强大敌人也是越多,所以给谭家藏有一张底牌,日后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也绝对是有一份保障。

    可是听谭骥炎话里话外的意思,沈书意这才明白谭家的强大早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只怕也是超过了谭亦的想象,所以即使岛上的事情曝光了,岛上的人都被谭家给收编了,谭骥炎也是半点不担心,或许这就是因为谭家绝对强大,所以在真正的实力面前,谭家不惧怕任何人任何势力。

    沈书意也是直到这一刻才突然明白,为什么最上面那一位会派陆纪年去岛上,甚至让陆纪年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收拢岛上的势力,只怕正是因为最上面的那一位忌惮谭家的强大,所以才想要多收拢一些力量,可是对谭家而言,根本不在乎,对比之下,沈书意立刻就明白了谭骥炎为什么会这么说,甚至并不将岛上的力量放在眼里,所以在谭骥炎看来谭亦这番举动其实真的不必要。

    沈书意终究是暂时的住在了柳叶胡同这里,中医宗的事情,谭骥炎也让人去处理了,不管是门诊的房子,还是行医执照,甚至是肖老爷子他们这几个中医宗的泰山北斗,谭骥炎直接让人给安排到了军区医院去了,也联系了几所医科大,几所医科大将肖老爷子他们聘用为教授,偶然过来讲课,对沈书意而言需要一步一步去处理的事情,在谭骥炎的运作之下,一天的功夫就解决了。

    “小丫头,姜还是老的辣,你和谭亦那小子还是太嫩了啊。”肖老爷子乐呵呵的开口,他刚刚从军区医院回来,在军区医院,老爷子也认识了不少杏林高手,大家切磋了一番,这让肖老爷子也明白了如今科技的强大,科技在医疗上的应有和作用。

    “要是让你小丫头来处理,弄个行医执照,我还得去考试,太跌面子掉身价了。”啧啧两声,肖老爷子如今可是军区医院最火的中医师,而且还是大学里的特聘教授。

    之前去上了两堂课,场面那叫一个火爆,肖老爷子也好好的发挥了一把,他精湛的医术和经验让那些医科大的学生和教授们也都震惊的厉害,一个一个都是甘拜下风,恨不能拜肖老爷子为师,着实满足了肖老爷子的面子和自尊。

    “好了,我知道您老现在是医疗界的大红人,泰山北斗,想要拜师的弟子都能在门外排出几千米远了。”沈书意也是无事一身轻,少了奔波劳累,整天和糖果闹腾着,日子过的轻松惬意,看起来气色恢复了不少。

    肖老爷子得瑟着,刚想要开口,沈书意手机响了起来,却是房管所那边打来的电话,“什么?我这一次购买的房子手续存在问题?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一趟。”

    挂了电话,沈书意笑了笑,看来岳少伟和吴康只怕还是不罢休,倒没有继续派人上门闹事,竟然玩起了阳谋,沈书意从廖先生那里买了房子,按理说手续都送去了之后,就等着过户之后拿房产证和土地使用证了,可是谁知道房管所却打了电话说房子有问题。

    房管所的局长办公室里,吴母淡笑的开口,“我也是听小康这么说了,这才过来了解一下情况,看看这房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谢主任你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工作不到位,查的不清楚,不知道这房子原来是林业局的,当初买卖的时候就存在疏漏,现在既然知道了,我们自然要处理了。”殷局长热情的接待着吴母和坐在一旁的岳少伟和吴康。

    这事他也是听到了一点风声,也没有多在意,毕竟公安局那边,吴父已经放了话,让罗副局长公事公办的处理,可是谁知道吴母这个武警总医院的主任医师却并不罢休,当然了,谢紫英也不会下阴招,这样传出去,吴家那就真的没有面子了。

    听到岳少伟的介绍,谢紫英立刻就知道了这房子既然当初是林业局的房子,又是被内部人给买走的,肯定存在一些手续问题,一般情况之下,绝对不会有人去追究,所以谢紫英让岳少伟直接去林业局那边调查了一下。

    不要说原本廖家从林业局买的房子就存在一些问题,就算没事也能查出事来,首先价格上就超低的,当年也是内部价购买的,手续上也有些的问题,买房子之后,契税和土地增值税这一块也玩了手脚,只交了几万就了事了,所以这么一查,得,廖家这房子根本就是违规了,而沈书意买了违规的房子,只怕不但房子弄不到手,这买房子的钱也只能认着亏,毕竟廖先生已经出国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5》,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番外五 回到谭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5并对婚宠军妻番外五 回到谭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