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六 小辈聚会

    “殷局长你处理就行。”吴康的母亲谢紫英笑着开口,看了一眼一旁的吴康,“小康,还不和你殷叔叔道谢。”

    一旁吴康和岳少伟自然也是起身致谢着,两个人对望一眼,他们更期待看着沈书意吃瘪的模样,所以在知道沈书意已经来房管所了解情况了,吴康和岳少伟相继走了出去看热闹,留下谢紫英和殷局长继续在办公室里寒暄。

    沈书意接到电话之后直奔房管所而来,而接待沈书意的正是房管所的一个工作人员,估计是事先接到了殷局长的指示,所以对待沈书意的态度极其的冷漠。

    “这房子当年的买卖手续不合法,存在违法违规,所以过户手续办理不了,房子暂时也要被查封,等案情查清楚了再说。”接待沈书意的工作人员冷着脸快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拿出一份文件让沈书意签字,毕竟房子要查封,廖先生已经出国了,目前这房子是沈书意购买的,所以也需要她的签字才能查封。

    “我就说了我岳某人看上的房子,还没有人敢要,原来这房子还有这么多的问题,啧啧,沈小姐,你这次也算是吃了个哑巴亏了,最可恨廖长水已经卷了房款跑到国外去了,这买房子的钱只怕是要不回来了。”站在门口,岳少伟得意洋洋的开口,这事被传出去之后,岳少伟着实被圈子里的人给嘲笑了一通。

    是岳少伟的朋友,那还好一点,最多就是玩笑几句就算了,可是和岳少伟吴康不是一个圈子里的那些二代们,可是着实将这事当成了笑话,每一次碰到岳少伟和吴康之后都会拿出来大说一通,这让岳少伟和吴康面子都给丢尽了。

    “不自量力。”冷声的开口,吴康阴沉着脸,沈书意要不是女人,他绝对不会将房子给弄走就算了,就凭着这房子当年购买存在着违法违规的问题,吴康他们就可以让公安机关来查沈书意,说好听一点,沈书意不知道房子有问题,她也算是被廖长水给骗了,算是受害者。

    可是如果将事情说的难听一点,沈书意就是明知道这房子有问题,但是她和廖长水勾结,用低价购买了这套房子,这就是欺诈国家财产,廖长水有罪,沈书意也逃不了干系。

    “是吗?”沈书意笑着看向前来挑衅的岳少伟,拿起手机快速的拨通了一个电话,中医宗的事情后来是谭骥炎处理的,当然,他也不会自己来处理这些小事,直接派了一个秘书接手的,所以沈书意将电话拨通之后,立刻就将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

    “沈小姐,这件事我还需要从林业局和房管所这边了解一下情况,你放心,最多两天就会处理好的,不会耽误之后的装修进度的。”电话另一头冯秘书态度极其的恭敬,谭骥炎既然让他来处理沈书意这些事情,冯秘书也就知道了沈书意和谭家的关系。

    这位可是北京城谭家未来的儿媳妇,而且还是极其受宠的,竟然还有人用这些小事来刁难沈书意,冯秘书都感觉吴父这个副政委简直是白活了,他倒是行的端做得正,可是架不住家里人给他扯后腿。

    吴父一贯是严于律己,可是这个儿子吴康在北京城也算是恶名昭彰,不过都是在圈子里,吴康倒也没有混蛋到敢惹上不敢惹的人,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这一次吴康终究是惹上不该惹的人了。

    “陪个礼道个歉,这房子我再给你活动活动,怎么样?”拦下要离开的沈书意,岳少伟笑着开口,一副贵公子的优雅大度,北京城里那些明星大腕,岳少伟早就玩的腻味了,那些京城名媛,岳少伟交往起来也没什么意思。

    比岳少伟家境背景差的,基本上就是奉承着岳少伟,小鸟依人,一点脾气都没有,玩起来没感觉,跟充气娃娃似的,那些和岳少伟家境差不多的,岳少伟也得忌惮着,总不能因为玩就给岳家竖立一个敌人。

    所以看着眼前的沈书意,面色虽然还是有点苍白,不过那种柔和宁静的气息,再加上精致的五官,让岳少伟突然就来了兴致,这个女人的确有点意思,就冲着这份胆量,岳少伟对沈书意也是刮目相看,更不用说如果将沈书意弄到手,之前丢的面子这一下就完全找回来了。

    吴康愣了一下,皱着眉头看着岳少伟,他对沈书意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因为沈书意是个女人,所以吴康才没有什么报复的心思,但是交往?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岳少伟既然已经开口了,吴康也懒得过问,毕竟他们再怎么交往,那也都是玩玩而已,以后真的要结婚那必须是门当户对的。

    “不怎么样,麻烦让让。”沈书意瞥了一眼自我感觉良好的岳少伟,虽然说岳少伟比起沈书意其实还大了两岁,但是毕竟是从小在圈子里长大的二代,岳少伟和吴康的身上都少了一份男人该有的成熟和担当,带着几分纨绔之气,对比而言,不要说谭宸和谭亦了,就算关煦桡和顾岸他们这些小辈比起岳少伟他们也要成熟多了。

    被沈书意抹了面子,岳少伟脸倏地一沉,不悦从眼底浮现而出,可是毕竟还是在外面,岳少伟冷冷的笑了起来,侧过身让沈书意可以离开,只是在她擦身而过的瞬间,压低了声音冷冷的开口,“那沈小姐可要准备好了,这件事可不是这么简单就能了事的。”

    沈书意连头都没有回直接就离开了,如果之前这些事谭家没有接手处理,沈书意还需要联络谭亦的人来处理,不过如今,沈书意是一点都不担心岳少伟他们能玩出什么阴谋诡计来。

    “不知好歹的女人!”岳少伟脸阴沉的厉害,他这还是第一次在女人身上接二连三的丢了面子,原本岳少伟也准备只将房子给弄回来,也算是挽回了自己的面子,可是看着如此不识好歹敬酒不吃的沈书意,岳少伟阴冷着眼神,心里头已经有了算计。

    ——分隔线——

    从房管所离开之后,沈书意也不担心房子的事情,有冯秘书处理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毕竟这房子当初廖家买的时候也肯定是存在问题的,当然了,如果没有吴母为了报复沈书意插一脚,自然是什么问题都没有,现在就看是谁的背景强,那么事情就向谁的这边倒了。

    入夜之后,北京城里倒是显得格外的热闹,灯火明亮,即使寒冷和雾霾也挡不住年轻人在结束一天工作之后出来休闲放松。

    沈书意的到来,着实让糖果他们欢喜,而远在N市的关煦桡和去了部队接收关家势力的谭沐也都请了假赶回了北京城,更不用说就在北京城的顾岸和顾钧澈。

    还有已经走上演艺道路用天王巨星当幌子,实则和糖果顾钧澈三个人成立杀手组织的沐沐,一群人订了最大的包厢,要给沈书意接风,也好热闹热闹一番,这会谭宸不在,他们才敢这么闹腾,否则谭宸回来了,估计这群当弟弟妹妹的,谁也不敢霸占沈书意不放,尤其是大晚上,那可是嘿咻幸福的时刻,谁将沈书意给叫出来闹腾,谭宸绝对能黑掉一张面瘫脸。

    吃过晚饭,此刻,北京城最大的娱乐城,沈书意和糖果正坐在包厢里,茶几上摆满了糕点和水果,也上了一些酒水,在沈书意看来糖果不是来娱乐城消遣逗乐的,她根本就是出来吃东西的。

    “小意姐,尝尝看,这是纯手工的糕点,百年老字号,味道很不错的。”沙发上,糖果直接将盘子都给端了过来,一边吃一边向沈书意挤眉弄眼的笑着,“晚上过了十二点之后,楼下还有脱衣舞男表演,那身材绝对的正点!”

    “你确定一会煦桡他们不会告状?”沈书意揶揄的看着一脸兴奋状态的糖果,今天可不是她们两个人呢,一会煦桡他们就要过来了,还脱衣舞男?这要是被谭宸给知道了,沈书意估计谭宸那面瘫脸上绝对能刮下一层寒霜来。

    “放心,他们绝对不敢说。”糖果得瑟的挑了挑眉梢,她太了解哥了,这要是知道小意姐出来看娱乐城的夜场,哥肯定会吃醋吃到酸死,又舍不得责怪小意姐,所以在糖果看来谭宸最大的可能就是将火气发到其他人身上,所以关煦桡他们绝对不敢告状,这不是找揍嘛。

    “那等过了十二点我们下去瞅瞅?”沈书意也来了兴趣,她以前在龙组,那日子过的紧绷,一旦有任务过来就是高度戒备,随时可能去挡枪子。

    后来离开龙组之后,沈书意因为沈家众人的关系,和独行侠一般,生活的也很是压抑,直到和谭宸认识之后,沈书意的性子才一点一点的放开,可惜和谭宸相处的日子,那也是大事小事危险不断,真的论起来,如今在北京城的这几天,沈书意过的才是真正的惬意放松,基本上不是和糖果窝家里看电视电影,要不就是帮着童瞳做饭,然后去中医宗那边,没有一点的压力,算是随心所欲了。

    糖果正乐淘淘的和沈书意说着,包厢的门被推开,一身黑色的长款风衣,脖子上围着米灰色的羊毛围巾,沐谭拿下脸上的墨镜,露出一张绝对妖孽至极的脸庞,肤色白皙,五官精致到极点,挑起的眉梢,微微狭长的凤眸,高挺的鼻翼之下,一张薄唇勾着浅笑,优雅而妖孽。

    “嫂子。”朗声开口,沐沐快步的走了进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沈书意,手腕一动,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刚从维也纳拍了广告回来,这是他们商家这一次主动的手链。”

    “沐沐,我的呢?”看到沈书意收到礼物,糖果哼哼着,不满的瞅着面如桃花的沐沐,翻起了旧账,“上一次你被某个外国帅哥看上了,可是我装女朋友给你解围的,你竟然这么忘恩负义!”

    眉梢一挑,沐沐坐在沙发上,长腿随意的架了起来,看了一眼抱怨的糖果,悠然的开口:“我给你带了一些糖果和零食回来,放在车子里,太多了,拿不下,你确定要是手链?”

    “这还需要问吗?我都怀疑糖果小时候是不是被谭叔和瞳阿姨给虐待了,整个一饿死鬼投胎啊。”爽朗的笑声从门口响起,身材修长的顾岸推开门和顾钧澈这个宁愿宅死在电脑前的弟弟一起走了进来,看向坐在沙发上不管走到哪里,绝对吸引眼球的沐沐,“你这次去维也纳也不和谭谭说一声,我这手机都快要被打爆了。”

    整个柳叶胡同的所有人都知道沐沐绝对是一个骗死人不偿命的妖孽,说起来他现在走的是演艺圈这条路,可是谁不知道他可是杀手界响当当的新人,糖果负责在家里接单子收钱,顺便和某个国外的情报组织的老大闲扯,谁也不知道糖果怎么就搭上这条线了,不过有谭宸把关之后,知道没有什么危险,所以大家也就放心了。

    而顾钧澈这个黑客宅,则负责在网上搜集情报,顺便保证沐沐和糖果他们身份的机密,可是唯独谭沐这个看起来沉稳却也精明的大哥,总是以为沐沐那是百分百的好欺负,出门都担心被人给欺负了,简直一个弟控。

    虽然沐沐这一张妖孽小受脸看起来很有欺骗性,但是从小到大,都只有他欺负人的份,可惜不管怎么解释,不管事实如何的清楚,谭沐坚定的认为自己这个弟弟需要保护,所以沐沐这一次突然去了维也纳,而且手机关机之后,谭沐差一点就杀回北京城了,顾岸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幸好沐沐之后开了机,否则顾岸估计自己都得买张飞机票飞去维也纳找沐沐。

    “嫂子。”说曹操曹操就到,这边顾岸的话音刚落下,谭沐的声音就在两人背后响起,谭沐看起来很是沉稳,身材高大,五官英俊,向着沈书意招呼一声之后,直接奔着一旁的弟弟走了过来,半点没有责备,只余下浓浓的关心,“下一次出去记得给我电话。”

    “知道了,哥,我保证。”沐沐笑眯眯的开口,对待这个弟控的哥哥,沐沐是很享受自己老哥的关心,撇了一眼一旁受不了的糖果和顾岸等人,眉头一扬,“这是羡慕不来的。”

    “下次你再玩失踪,看谭谭不将你所有的广告和电影都给推了。”关煦桡无奈的摇着头,对于沐沐和谭谭这双胞胎兄弟,他们早已经习惯了,一个愿意装乖宝宝,一个愿意当弟控。

    关煦桡目光看向好久不见的沈书意,温和一笑,“小意,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了,继续调理着。”一下子所有人都到场了,若不是因为沈书意的原因,至少关煦桡和谭沐这会还在N市呢,其他的几个只要有时间每个星期都会出来聚一次,闹腾一下,沈书意来了之后,估计以后聚会闹腾的机会更频繁了。

    包厢里很是热闹,因为沈书意的身体不好,所以倒是没人吸烟,几个年轻的男人只是喝着酒,沐沐不愧为演艺圈里最火的妖孽美男,嗓音也是极其的好听,带着沙哑性感的磁性,而身为弟控的谭沐,自然是坐在一旁听的专注,连酒杯都放下了,百分百的有弟万事足。

    糖果和顾钧澈正窝在一起大吃特吃着,不时还小声嘀咕着什么,估计是在说他们杀手情报组织的事,关煦桡和顾岸则是坐在一起,当然,众人不时都会有人陪沈书意说话,气氛显得和谐而热闹。

    沈书意静静的看着众人,这就是谭宸生活的圈子,这些都是他最在乎的家人,这种和谐而热闹的氛围,让沈书意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或许是以前在沈家的日子太孤单了,所以老天才会让她遇到了谭宸,才会拥有这些以前不曾想过的幸福生活。

    “莫念前几天去了金三角那边处理一些事,我已经联系了,估计最迟后天就会过来。”关煦桡低声的开口,笑着看向因为抢最后一块糕点而闹腾起来的糖果和顾钧澈,无奈的摇着头,这拿出去一个一个都能独当一面,可是凑到一块,立刻就幼稚化了。

    “嗯,我知道,之前我打了电话。”沈书意之前也打了电话给莫五爷,也知道了莫念出去了,不过因为沈书意的身体如今不太好,她也没有告诉莫念实情,只说自己回来了,怕莫念担心自己急着赶回来会出了什么事,毕竟金三角那边太危险,容不得一点的大意。

    “嫂子,你说你怎么就看上我谭宸哥呢?天天对着谭宸哥那面瘫脸,不会感觉到无趣吗?嫂子,我谭宸哥和你在一起是什么样子?”放下话筒,沐沐笑着询问着,他可是一脸的好奇,毕竟这群小辈对谭宸可是敬畏有加,所以当初听到谭宸有女朋友的消息,一个一个都目瞪口呆着,没办法想象。

    “这话你也就是谭宸哥不在的时候你敢说。”吃东西的顾钧澈含混不清的嘀咕着,这要是谭宸哥在这里,保管一个一个乖的跟小宝宝似的,谁敢问这话,那绝对是想要和谭宸切磋切磋,看看身手进步了没有。

    “谭宸有你们说的这么可怕吗?”沈书意无奈的开口,虽然最开始她和谭宸认识的时候,对着谭宸那一张面瘫脸,威严冷漠的样子,沈书意也有见到教官的感觉,但是时间久了之后,沈书意发现谭宸绝对就是一个纸老虎。

    “绝对有!”异口同声着,甚至连一旁吃东西的糖果因为嘴巴里塞了太多食物,这会高高的举着拿着叉子的小爪子,态度那叫一个积极。

    看着众人这如出一辙的模样,沈书意直接无语了,之前有一次闹矛盾了,谭宸冷着面瘫脸瞅了沈书意半天,然后直接转身出去,一个电话将贪吃的陆纪年叫了过来,然后在吃饭之前直接和陆纪年切磋了一番,将坏情绪发泄完了之后,谭宸立刻就乐颠颠的回到屋子里和沈书意你侬我侬,培养感情去了,然后一起做晚饭,至于被揍的陆纪年悲催的被谭宸以打扰两个人浪漫之夜为理由被扫地出门了,当然陆纪年被扫地出门之前,谭宸还很是大方的塞了两张一百的人民币到了陆纪年手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6》,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番外六 小辈聚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6并对婚宠军妻番外六 小辈聚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