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七 仇人齐聚

    包厢里气氛显得热闹而和谐,当然,众人最在意最好奇的还是谭宸和沈书意之间的相处,以前沈书意和谭宸都在N市,想要问那也是鞭长莫及,再者有谭宸坐镇,他们也不敢蹦跶到N市去凑热闹,现在沈书意终于到了北京城,糖果这群人一个一个都好奇的跟猫爪了一般,心里头痒痒的。

    “嫂子,谭宸哥也会说甜言蜜语?”顾钧澈这个黑客宅满脸好奇的看向沈书意,在顾钧澈的记忆里,谭宸那绝对是黑化的恶魔啊,对于一个黑客宅而言,顾钧澈最大的愿望就是宅在家里对着电脑,直到发霉都没有关系。

    可是自从谭宸从绝杀的训练基地回到北京城之后,顾钧澈还曾想过消极怠工,可是谭宸直接冷着一张面瘫脸进了顾钧澈的房间,然后咔嚓一下拔了电脑线,三下两下将他电脑的硬盘和主板都给卸了下来,让还窝在床上睡眼蒙蒙的顾钧澈直接傻眼了。

    悲催的顾钧澈为了拿回自己的电脑主板和硬盘,只能每天早起跟在谭宸身后训练,身手倒是蹭蹭的进展,让顾凛墨和十一很是感慨,他们这当爹妈的拿顾钧澈这个黑客宅没有办法,还是谭宸这个当大哥的够厉害,二话不说就拆了顾钧澈的电脑,那可是他的命根子。

    听到顾钧澈的疑问,沐沐笑着接过话,“别指望,就谭宸哥那张面瘫脸也不可能说什么甜言蜜语,谭宸哥绝对是只做不说的好男人类型。”他实在没有办法想象谭宸顶着面瘫脸,花前月下的说着甜言蜜语的情景。

    众人附和的直点头,一旁糖果更是亲密的挽着沈书意的胳膊,笑的那叫一个暧昧,“小意姐,我哥有没有说我爱你,我喜欢你啊?”

    糖果这话一出,包厢里立刻就安静下来了,一双双目光都是饶有兴趣的盯着沈书意,年轻的脸庞上都露出无比暧昧的笑容,沐沐甚至还偷偷的将手机给拿了出来,准备来个现场录音,日后好调侃谭宸。

    “这个是必须说的。”沈书意话音落下,糖果等人刷的一下都瞪大了眼睛,百分百的不相信。

    “嫂子,你这不是忽悠我们的吧?”连谭沐这个稳重性子的男人此刻也怀疑的看向沈书意,就谭宸哥那性子,会说这种肉麻兮兮的话?

    其他人也是不相信,随即将目光看向一旁和谭宸还有沈书意接触最多的关煦桡,顾岸拍了拍关煦桡的肩膀,沉声开口,“谭宸哥还真有浪漫的时候?”

    “我作证,哥绝对说过。”关煦桡温和俊逸的脸上也带着无奈的表情,不就是谈个恋爱嘛,有必要一个一个看稀奇一样,其实关煦桡更好奇的是沐沐这个妖孽以后怎么谈恋爱,就他这一张酷似沐放叔,倾城绝色的脸,日后哪家姑娘敢嫁啊,老公比自己还漂亮,太悲催了。

    “看来爱情的魔力果真是强大的。”有了关煦桡的保证,众人自然也都相信了,无比的感慨,又笑着闹了起来,不过没有亲眼所见,只怕都没有办法想象谭宸甜言蜜语花前月下的模样,这会一个一个心里头都藏着猫腻,都等着谭宸日后回来之后,他们一定要偷偷的摸过去,亲眼看看谭宸和沈书意到底是怎么相处的,谭宸真的能顶着一张面瘫脸说着我爱你这样肉麻兮兮的情话吗?

    入夜之后,娱乐城显得格外的热闹,除了一个一个奢华的包厢之外,开放酒吧这边也是格外热闹,舞台上劲歌热舞,五彩的灯光忽明忽暗勾勒出酒吧暧昧的气息,男男女女喝着酒调着情,真有看对眼的,估计晚上也能出去找家宾馆来个419。

    “呦,这不是岳少吗?听说你看中了一房子,却没有弄到手,我手里头还有几处房子,如果岳少喜欢,我倒是可以成人之美。”酒吧这边,一群年轻男人三三两两的走了过来,为首的年轻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笑着讥讽着岳少伟。

    为首的男人和岳少伟从来都是不对盘,这也难怪,因为他们的父亲包括家族一直都是站在敌对面,所以这也导致他们这些二代们从小也是泾渭分明,自然也是交恶,甚至连面子上的和洽都懒得维系,每一次见面,都互相嘲讽着,有时候甚至也会大打出手。

    “涛哥,你这是说笑吧,我们岳少那可是北京城里响当当的人物,谁他妈的这么不长眼敢不给我们岳少面子,这不是活腻味了吗?”为首男人身边一个嬉皮风格的男人附和的笑着,含沙射影的嘲讽着岳少伟面子不够,竟然闹出这么一个笑话来,看中的房子竟然没有弄到手,这可真够丢脸的。

    “得,咱们老祖宗说的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不咱们岳少就碰到了这么一个不长眼的,不给岳少面子的小丫头,不过说实话我倒是挺喜欢这丫头的性子,赶明儿倒是需要认识认识,也让小丫头懂点道理,北京城这地怎么可以这么埋汰我们岳少。”哈哈的嘲笑声响起,为首男人这边跟随的都是他这一派系的人,所以自然都附和的嘲笑着丢了面子的岳少伟。

    “够了,多给我闭嘴!”一旁吴康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手里的酒杯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怒着一张脸,阴狠的目光看着眼前这群找事的权贵二代们。

    房子这事不单单是岳少伟丢了面子,吴康同样也是被沈书意抹了脸,这会听着他们这么阴阳怪气的嘲讽着,吴康第一个就受不了这酸言酸语的嘲讽讥笑。

    “康子,有些人还没有喝酒就醉的胡言乱语,我们不要和这些脑子不清的醉鬼一般见识。”岳少伟冷笑着,一手拉住了要动手的吴康,心里头也压着一股怒火,可是岳少伟因为沈书意的事情弄的不痛快,所以只带了吴康和另外两个兄弟出来喝酒,人数少了一半,这个时候起冲突,绝对不划算。

    “啧啧,我们岳少的脾气倒是越来越好了,之前不和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现在自然也不会和我们一般见识,赶明儿我让我家老头子给岳少颁发一个新世纪没脾气好男人的奖章。”看着岳少伟因为他们那边人数少想要隐忍,可是身为死敌,为首的男人自然不愿意放弃这一次打击岳少伟的机会,依旧得意洋洋的挑衅着。

    “我操你妈,给老子闭嘴!”吴康暴怒的一吼,直接抡起了拳头向着为首的男人的脸庞挥了过去,之前因为买房子的事情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虽然后来有吴母出面从房子的合法性这块入手,将沈书意的房子暂时给封了。

    可是沈书意知道这个消息时,淡定如水,这让吴康感觉到一股憋屈的怒火不上不下的,这会来喝酒就是为了发泄,却又遇到不长眼的人找碴,吴康直接就火冒三丈的干了起来。

    一看这边打起来了,四周的客人一个一个都端着酒杯子看热闹,而娱乐城这边的保安也都远远的看着,只要不出人命,他们绝对不会插手,毕竟打架的都是北京城里那些少爷们,一个一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他们也得罪不起。

    而且即使看着打的狠,其实都是皮外伤,如果真的情况不对劲了,娱乐城的保安才会过来插手阻拦,毕竟打架闹事和娱乐城无关,但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出人命了,那么这些少爷公子家里的长辈绝对不会放过娱乐城。

    一时之间,场面立刻就混乱起来了,啤酒瓶和酒杯子碎了一地,椅子都被拿起来当了武器,年轻气盛之下,一众人直接打成了一团。

    “哥?”郑宇龙过来时,就看见吴康和另外两个人打在了一起,郑宇龙脸一狠,直接操起一旁空桌子上的啤酒瓶,瓶底对着桌子哐当敲碎了,随后直接拿着碎酒瓶子冲了过来给吴康帮忙。

    吴康的大姐嫁到的就是郑家,吴家和郑家倒也是门当户对,郑家是从政的,吴康的姐姐吴敏慧经商,而郑宇龙和吴康关系倒是不错,虽然郑宇龙如今还在大学,不过和学校里的人玩的少,基本都是和吴康岳少伟他们这群身份相当的少爷们出来玩。

    沈书意和糖果原本是出来瞅瞅大厅里脱衣舞男的表演是什么时间,结果就看见这边乱成一锅粥的混战,而一把椅子刷的一下向着沈书意和糖果飞了过来,绝对的无妄之灾。

    “小意姐,果真不能做坏事啊!”糖果嗷嗷的叫着,这不就是想要和小意姐出来看脱衣舞男跳脱衣舞嘛,听说还有好几个从西欧过来的外国美男,结果还没有看到,倒是差一点被椅子给砸了。

    而一旁娱乐城的保安一直在战圈外,一看这把不知道被谁给丢过来的椅子,西装革履的保安快速的上前,一把将椅子给挡了下来,“两位小姐,麻烦战远一点。”

    “没事,没事,我们就看热闹。”糖果笑嘻嘻的开口,调皮的眨了眨眼,看着保安放在一旁的椅子,糖果突然一个上前,飞起一脚,椅子咻的一下再次飞回了战圈。

    而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一个男人还没有来得及加入战斗圈,得,被椅子哐当一下砸到了后背上,男人吧唧一下又摔回了地上,火大的吼了起来,“谁他妈的偷袭!”

    娱乐城保安目瞪口呆的看着干坏事的糖果,随后无语的退到一旁,敢情刚刚自己出手救援根本就是多余的,这位小姐不主动闹事就谢天谢地了。

    沈书意回头看着蹿回自己背后,一脸表情无辜,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糖果,宠溺的拍了拍糖果的头,这丫头果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幸好糖果喜欢窝在家里,如果是喜欢出门的,那估计就是北京城一大公害了。

    “他们这要打到什么时候,接下来可是脱衣舞男的表演,可别耽误时间了,我们出来一次也不容易。”看打架可没有脱衣舞男来的有劲,糖果看了几分钟之后,对着一旁西装革履的保安挑了挑眉梢,“你们也该去阻止了,可别耽误其他客人的时间。”

    原本黑色西装,面容冷硬的保安彻底无语的看着糖果,这些打架的少爷一个一个可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他一个娱乐城的保全敢去阻止吗?估计他过去了一句话没有说完,就会被揍的连爹妈都不认识。

    “算了,回包厢吧。”看这场面,估计一时半会的结束不了,沈书意虽然也挺期待脱衣舞男的表演,可是打斗圈子里可是有几张熟面孔,沈书意也懒得多惹事,直接拉着还不甘心的糖果准备先离开。

    可惜沈书意倒是不惹事,但是麻烦事却赶着惹上来了,这边岳少伟他们因为人数少,所以打架的时候明显吃了亏,几个踉跄,岳少伟狼狈的一转头却赫然看到了保全后面的沈书意,一时之间,莫名的怒火蹭的一下燃烧了起来。

    说实话,这一场架,岳少伟打的是无比的憋屈,平日里,虽然都是不和,但是谁也讨不得什么便宜,可是偏偏买房子这事被沈书意落了面子,让岳少伟在圈子里抬不起头成了笑话。

    结果又碰到找碴的,此刻岳少伟脸上还是青紫的痕迹,看到人群之中的沈书意,依旧是那平静如水的模样,面带笑容和身边的大眼睛女孩子说着什么,这让岳少伟不由的怒火中烧,所有的怨气和怒火蹭的一下都撒到了沈书意的身上。

    “是你!”阴冷着声音开口,岳少伟直接越过想要拦住自己的保全,眼神一狠,直接粗暴的将保全给推开,三两步就走到了沈书意面前,面带着冷笑,“怎么?沈小姐看完热闹就想要离开了!”

    果真是做坏事就要倒霉!沈书意看了一眼抿着嘴偷笑的糖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自己不就是想要看看脱衣舞男表演嘛,有必要这么倒霉,差一点被椅子给砸了,这会又被岳少伟个仇敌给找上了,果真不能做坏事啊,连想都不能想。

    “难道还要我给岳少打赏之后才能离开吗?”沈书意淡笑的回答,对于岳少伟,沈书意是真的懒得理会,虽然年龄比自己还要大,可是因为是圈子里长大的权贵之子,所以那公子哥的脾气倒是十足,就因为买房子的事情抹了他的面子,在沈书意看来这岳少伟还赖上自己了,非要和自己不死不休。

    “小意姐,我带了钱,三五十的零花钱还是有的,原来是准备看脱衣舞的时候塞西欧美男的小裤裤里的。”糖果笑眯眯的开口,作势就要从口袋里掏钱。

    岳少伟脸倏地一下黑成了锅底,最开始他是真的不准备和沈书意计较什么,他岳少伟看中的房子,谁也没有胆子可以抢走,可是偏偏沈书意不给自己面子,而且这房子已经被查封了,但是沈书意却还是这么平静自若的模样,甚至还拒绝了岳少伟的邀约,这让他只感觉怒不可遏着,更是想要将沈书意给捞到手,这样才能找回面子。

    “沈书意,很好,很好!”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了出来,岳少伟森冷着脸,怒不可遏的冷笑着,“你够种,我岳某活到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这么戏耍我!”

    这边看岳少伟突然和两个姑娘家纠缠起来,打斗自然也就停了下来,吴康依旧张狂着一张脸,看到沈书意立刻就变了脸。

    倒是郑宇龙一把抹去了鼻血,原本还不知道怎么打的好好的就停下来了,可是当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到糖果和沈书意时,倏地一下,新仇旧恨都冒了出来。

    “是你!”怒火冲天着,上一次在餐厅,郑宇龙原本是打算等糖果吃完晚饭之后带她出来给自己的狐朋狗友看看,让他们知道自己可是真的将这个教授们最爱的乖乖女给把到手了。

    可是谁知道糖果出来那就是纯粹为了吃,吃饱喝足之后立刻就要走人,气的郑宇龙直接动粗了,要强行将糖果给带走,谁知道最后却被糖果一脚给踹飞了出去,幸好没有被其他人给看见,郑宇龙的面子算是保住了,这会看到糖果,也是怒火不打一处来。

    “小意姐,新旧敌人都上门了。”感慨着,糖果看着三两步也冲过来的郑宇龙,很是无辜的拉了拉沈书意的手,抱歉的咧嘴一笑,谁知道就是为了看个热闹,就遇到麻烦事了,看来北京城果真是太小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7》,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番外七 仇人齐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7并对婚宠军妻番外七 仇人齐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