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 定要报复

    至于不远处的岳少伟等人,沈书意一行人根本就懒得理会,而被打的岳少伟等人此刻也顾不得面子了,纷纷拿出手机要找人过来,今晚上这个脸是真的丢大了,大庭广众之下,被打的起不来身,尤其是岳少伟被顾岸那一杯子给砸的挂了彩,这个场子找不回来,岳少伟从今以后是真的不必要在北京城里混了。

    “我说你们还是先去医院吧,别留下什么后遗症。”为首的男人走了过来,有些同情的看着被打的凄惨的岳少伟等人,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够狠了,谁知道沈书意这一行人才是真的够狠,这可是下狠手,岳少伟不单单脸上挂了彩,估计左胳膊也断了,身上还有不上伤,没有两三个月的调养只怕都怕不起来。

    而郑宇龙因为对糖果指手画脚,直接被顾岸给打的皮青脸肿,一张脸青青紫紫的,估计他妈都认不出来这就是自己儿子,在为首的男人看来,沈书意这一行个人要不是背景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地步,要不就是糊涂胆大,否则怎么敢这么下狠手,再打几分钟估计都能要了岳少伟他们的命。

    酒吧这边太闹腾,所以关煦桡和顾岸、谭谭虽然不明白沈书意和糖果为什么要在外面,而不是选择回包厢,而开始也没有问什么,倒是一旁顾钧澈嫌酒吧有些的吵闹,不解的看向糖果,“待外面干什么?”

    “小意姐刚刚打听了,今晚上半夜场有西欧的脱衣舞男表演,所以……”糖果话没有说完,就对顾钧澈暧昧的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你懂得表情。

    再次背了黑锅的沈书意此刻已经淡定喝着水,反正糖果这丫头是有贼心没贼胆,这会将沈书意拉下水之后,糖果自然是不客气的将看脱衣舞男表演的名头推到了沈书意身上,日后就算谭宸回来算总账,糖果也可以将自己给推的一干二净。

    脱衣舞?

    “嫂子?”齐刷刷的,一众男人同时开口,为难无比的看着喝水的沈书意,就算谭宸哥平日里面瘫了一点,古板了一点,就算谭宸哥现在不在北京城,嫂子也不能这么闹腾啊!

    关煦桡他们都知道脱衣舞男的表演尺度有多么大,想当年,他们也是看过美女表演的脱衣舞,据说现在这种舞男的表演比起美女尺度更大,表演到最后,如果给的小费多了,那都可以一丝不挂的秀肌肉秀长腿秀精瘦的窄腰,做着暧昧至极的挺胯动作,当然,最后性感的小裤裤也脱了之后,自然也等于秀了某一处,以前认为看到了会长针眼,但是现在绝对可以将现场气氛H到爆起来。

    所以看着沈书意表情很是平淡等待脱衣舞的表演,关煦桡他们都急了,这要是日后让谭宸知道他们陪着小意姐在娱乐城的酒吧看脱衣舞,而且还不是一个舞男,而是一群舞男在舞台上脱光光的,关煦桡他们只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他们会死的很惨,一定会的!

    沈书意看着纠结的众人,甚至连同最妖孽的沐沐,此刻也垮了一张倾城绝色的妖孽脸庞,可怜兮兮的看着沈书意,沈书意无奈的笑着,耸了耸肩膀,表情无辜,“我们都不说,谭宸不会知道的。”

    “嫂子,纸是包不住火的!”沐沐率先开口,他可不敢赌,知情不报,甚至还企图隐瞒实情,只怕会死的更惨!

    谭宸哥的规矩一贯都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绝对是死路一条,他们一定会被训练的半夜睡着了都会噩梦,梦到被谭宸哥操练的只剩下最口一口气,沐沐他们一直认为谭宸的训练要求,那绝对不是人类可以完成的!

    “北京城里什么消息都藏不住,尤其是今晚这事闹的也挺大的。”关煦桡中肯的开口,以前谭宸哥在的时候,也不见小意闹腾,就算要闹腾,也等自己回了N市啊,关煦桡突然很后悔为什么要回来,留在N市查查刑事凶杀案多好,抓抓杀人凶手还能为民除害呢!

    “我感觉谭宸哥的耳目绝对是无处不在,什么消息都知道。”顾钧澈一边吃一边含混不清的发表自己的意见,他不畏惧顾凛墨这个老爹,可是谭宸一个眼神,顾凛墨立刻乖的什么小胖猫似的,所以顾钧澈绝对不敢糊弄谭宸。

    顾岸和谭谭也都附和的点了点头,在他们看来,想要瞒住谭宸,那绝对是天方夜谭,之前糖果和顾钧澈还有沐沐神秘兮兮的弄这个杀手组织,顾岸他们都纷纷猜测这三人凑一块鼓囊什么呢,结果,糖果他们才冒了一点风,有点这个念头,谭宸竟然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在顾岸他们看来,想要瞒骗谭宸?估计太阳才从西边出来更容易一点。

    “那我们回去?”沈书意看着为难的众人,转而询问一旁笑眯了眼的糖果,敢情看关煦桡他们这么纠结,糖果则不厚道的在一旁偷乐着。

    “回去?小意姐,你真的回去吗?粗过了这一次机会,还要等到下个星期,每个礼拜就一次脱衣舞男的表演呢。”糖果头摇的拨浪鼓一般,拉着沈书意的手撒娇着,不满的瞅了一眼关煦桡等人,“你们也太怂了一点吧?不就是看个脱衣舞男表演,难道你们就没有看过脱衣舞女?没有在酒吧泡过MM?”

    看着糖果站着说话不腰痛的小样,关煦桡他们只感觉手痒痒的很想揍人,谭宸哥对糖果这个妹妹那也是心疼宠爱,平日里绝对不会责骂一句,所以到时候倒霉的可是他们,反正在谭宸看来身为男人受苦受累,流血流汗都是正常,姑娘家自然要捧着护着娇惯着,所以即使都是一起捣乱做坏事,但是最后被罚的肯定是他们这帮子糙爷们,糖果有着绝对的豁免权。

    可是看着沈书意那笑眯眯的温柔模样,虽然说着回去,但是根本没有起身回家的打算,而一旁糖果还不是怂恿着沈书意,关煦桡等人都无奈了。

    “糖果,你真的想看,回家我脱给你看!”饶是顾岸也是豁出去了,反正他们都是从小长大的,糖果虽然还大一岁,但是一贯来都被顾岸他们当妹妹宠着,任由糖果闹腾,不就是脱衣舞,顾岸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很有信心的。

    听到顾岸这话,沈书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而一旁糖果眉梢一挑,突然贼兮兮的笑了起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那你们也脱给小意姐看?”

    吧唧一下!顾岸只感觉自己胸口插了一支利箭!他敢对嫂子跳脱衣舞,谭宸哥绝对会将自己五马分尸的,估计死了都要救活过来,然后再将自己活剐一遍!百分百的死无全尸!

    “所以糖果我们还是在这里看吧。”沈书意笑着开口,目光扫视了一眼顾岸他们,众人无奈的默认了,看舞男表演,最多就是被谭宸哥给训一顿,可是如果是他们表演脱衣舞,顾岸他们很怀疑自己能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此刻酒吧的灯光也暗了下来,四周的女客人一个一个都发出激动的嗷嗷声,两眼都冒出绿光,恨不能将眼珠子都给黏到舞台上,重头戏即将开始了。

    “小意姐,开始了。”糖果也兴奋的嗷了起来,直接和沈书意亲密的凑到一起,她们占据的位置很好,正对着舞台,“小意姐,准备好钱了吗?一会可是要给小费的。”

    “刚刚找服务员换了,他们说都要换成二十、五十的,这样可以多给很多次。”沈书意点了点头,晃了晃手里头的钱包,果真因为塞了太多的零钱都鼓了起来。

    关煦桡和顾岸等人彻底无语了,众人对望一眼之后,只能祈祷日后谭宸知道的时候,他们不在北京城,有多远逃多远!

    随着一声性感的男音学着野狼叫声回响在酒吧里,原本晦暗的舞台上突然出现了圆形的光圈,一个身材伟岸挺拔的男人随着光圈向着舞台走了过来,直接撩起t恤的下摆,一个向上掀起,古铜色的健康肤色,露出紧实的六块腹肌,和那诱人的人鱼线。

    一个小时之后。

    终于,酒吧里所有的男人都明白了一句话,女人腐起来色起来,绝对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而尤其是看到沈书意和糖果也跟着一群色女一起闹腾,甚至还真的将消费塞到了舞男的小裤裤里,关煦桡他们只感觉世界黑暗了,自己一定是在火星上!

    糖果这么闹腾也就算了,为什么看起来温柔娴静的嫂子,闹起来的时候,竟然也这么疯狂那!而且这些舞男有谭宸哥的身材正吗?有谭宸哥的脸帅气吗?

    可惜顾钧澈这个疑问刚问出口,就换来沈书意和糖果很是鄙视的眼神,这就是家花没有野花香,就算自己老公再英俊帅气,有美男养眼的机会自然不能放过!

    柳叶胡同,一行人闹腾到了凌晨一点半这才回来了,沈书意和糖果甚至决定今晚上一起睡,然后窝被子里继续讨论酒吧里那群脱衣舞男谁更帅,身材更好的,甚至还讨论着下个星期继续去捧场,这让关煦桡等人脸色发白脚步踉跄的向着自家四合院快步走了过去,不能再听下去了,否则他们都要打算是不是要出国移民了,好避开日后谭宸哥的凶残训练。

    对比沈书意和糖果一行人闹腾之后回家睡觉,而此刻,武警总医院里,吴康和岳少伟还有郑宇龙连同剩下的两个人都还在医院的病房里,倒不至于重伤不治,可是却也伤的不轻,估计今年过年都要躺床上休息调养了,甭指望可以活蹦乱跳的四处蹦跶祸害老百姓。

    “老吴,你看,你看现在这些人还有王法吗?之前将小康给打了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将人给打到医院来了,你看看小康他们的病历,这是下狠手啊!太没有人性了!”吴母谢紫英此刻声音都有些的拔尖,怒不可遏的将手里的病历塞到了吴父手里,一贯高傲的面容上此刻表情是愤怒更多的还是一种要报复的阴沉。

    吴大国也是皱着眉头,翻了一下手里的病历,虽然这些伤不致命,但是也算是严重,至少得在床上调养两个月,不过如果痊愈之后,倒是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这让吴大国不由皱着眉头,这件事处处都透露着一股诡异之处,能将人伤到这么重,却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出手的这些人绝对是好手,经验老道。

    “妈,我的事你别管,我自己会处理!”病房里,吴康此刻正靠躺在病床上,他的脸倒没有什么伤,不过手和腿都骨折了,虽然依旧被医生给接上了,不过还需要好好调理,尤其是冬天伤势也难愈合,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两个月吴康真的得好好调养着。

    不过对于这份仇,吴康倒是没有让家里来给自己出头,吴康身上虽然也有着权贵二代们的纨绔之气,性子也暴躁,但是这一点倒是遗传了吴大国,是个男人就要自己去报仇,要自己靠拳头打回来,靠着家里下阴招去报复太掉份,吴康还不屑为之。

    “小康,这事你别管,你现在就要好好养病,你爷爷和奶奶一会就要过来了,看到你这样,还不得心疼死。”吴母责备的看了一眼要自己报复的吴康,自己这个傻儿子就是心善,至于动手的那些人,谢紫英面上不显,可是心里头却已经有了计较。

    而此刻双人病房里,郑宇龙伤的更重一些,门口走廊上传来咚咚的脚步声,吴敏慧此刻正和自己老公郑铎快步赶了过来,一起过来的还有郑家的两个老人,宝贝孙子被人打到住院了,而且伤的不轻,不亚于是在郑家投了一颗炸弹,让郑家所有人在震惊之后更是怒不可遏着,这也太没有王法了,连郑家的宝贝孙子也敢打,简直是老寿星上吊,活腻味了!

    “小舅,舅妈。”吴敏慧招呼了一声吴大国和谢紫英之后,就直奔病床而去了,这个商界女强人,此刻满脸心疼的看着病床上被打的儿子,精明干练的脸上闪过一丝锐利的狠色。

    “龙龙,告诉奶奶,谁将你打成这样的!”这边吴敏慧还没有来得及多说什么,郑宇龙的奶奶此刻含着泪水快速的奔到了床上,一把抱住打着点滴的郑宇龙,直接悲天跄地的哭了起来。

    郑老太太回过头来看着吴敏慧和郑铎,怒着满是皱纹的脸厉声的开口,“我不管你们怎么处理,反正敢打伤了我宝贝孙子的凶手,都要给我抓起来,太无法无天了,我可怜的龙龙,心疼死奶奶了。”

    “奶奶,我要将他们都抓起来,还有糖果那个贱丫头。”不同于吴康虽然暴躁,但是还有点原则性的性格,吴康不会打女人报复女人,可是郑宇龙这个从小被娇惯的公子哥就不同了,这一次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被打的住到了医院里,所以郑宇龙此刻恨不能立刻就将糖果他们都给抓过来,让自己好好的暴打他们一顿,出出这口恶气。

    “奶奶,不单单是他们,还有他们的家里,我都要将他们给抓起来。”郑宇龙怒火冲天的补充着,一脸的阴狠报复之相,说到糖果沈书意他们,更是恨的牙痒痒,这个女人敢耍自己,不给自己面子!郑宇龙一定会让她后悔,跪着哀求自己的原谅!

    “好,都抓起来,敢对我宝贝孙子动手的人都要抓起来!”郑老太太连忙直点头,不用郑宇龙说,她也会将这些人都给抓起来。

    “好了,你们是公安局的吗?说抓人就抓人!”郑老爷子板着老脸训斥着,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郑宇龙和同样重伤的吴康,回头看向身侧没说话的吴大国,脸色也有的难堪,“怎么回事?他们惹到什么人了?”

    北京城的水有多深,是个人都知道,等级清楚,泾渭分明,圈子里都有圈子里的规则,就好像吴康和岳少伟他们和之前在酒吧里挑衅打架的为首男人不和,虽然也常有矛盾会冲突,也打架,但是大家心里头有明白的很,不会出什么大事,出手也都有分寸。

    可是今天突然冒出一批人将郑宇龙吴康和岳少伟他们都给打伤了,出手也够狠,要不就是这些人根本不知道郑宇龙他们的身份,要不就是他们有恃无恐,但是在北京城这地方,真有人不知道郑宇龙他们的身份吗?

    “我刚刚听伤的最轻的于航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吴大国低声的和郑老爷子开口,大致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于航他们也不敢隐瞒,也不敢添油加醋,所以倒是原原本本的事情给说了一遍,毕竟这事已经不是他们小辈可以处理的,家里的长辈介入进来,谁也不敢乱说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宠军妻9》,方便以后阅读婚宠军妻番外九 定要报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宠军妻9并对婚宠军妻番外九 定要报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婚宠军妻9。